第 116 部分阅读

作者:1145892305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你千万不要买色情录像带,被学校的老师发xiàn

    就麻烦了。不要做出使妈妈伤心的事。」

    「我不想买那种东西,我想自己**。」

    「好了,脂粉口红也吃够了,说话也有了,也充份的**,我,要用功了,回楼上去用功吧!」

    「还不用。」

    「不行!快去用功。」

    「妈妈,你听说过轮姦的事吗?几个日本学生干的,二年级的太保头青木淳是主谋,他们干轮姦,对象是一年级漂亮的女生和她的妈妈。把母女二个同时轮姦。酒井伊代被看中,在自己的家里被强姦。」

    「你说什么?是日本人那个酒井药房的女孩儿吗?」

    我点点头,做出看天边的眼神。

    「酒井伊代真可怜。」

    「妈妈也被强暴了吗?」

    「嗯…好像是的。」

    「是真的吗?我今天在那里买东西,还和她的妈妈谈话,我觉得和平时一样,不像发生那种事情。」

    「那么,这件事是假的罗?」

    我一面说一面站起来。

    「妈,我去用功了。」

    「你,你是听谁说的?」

    「青木的喽囉,叫村田的小子说的。」我又坐下来回答。

    「那个村田是怎么说的呢?」

    「他说,他们干了了不起的事,把妳们班上的酒井代轮姦了,还有她的妈妈,棒不棒!然后还恐xià

    我们不准说出去。我问他是不是真的,村田笑着说是假的,但我觉得不是假的。」

    「伊代的情形怎么样呢?」

    「不清楚,好像怕什么东西,我去用功了,今晚谢谢妈妈。」我笑着看妈妈的表情,那种样子非常可爱。

    高中二年级的太保头青木淳,跟父母来到台湾。

    青木很早就看中一年a班的日本美女酒井伊代。伊代是非常漂亮可爱的少女,头脑也聪明,准bèi

    考回东京的一流大学。伊代的父亲是在她国中二年级时病故,从此是母女的单亲家庭。父亲是药剂师,母亲也是,所以变成寡妇后也亲自经营酒井药房伊代的美就是继承美丽母亲的血统。

    青木向美少女伊代要求做朋友,他自以为是按照正常的程序来的。

    「你肯和我做朋友,我就会做一个好人。」

    伊代感到困扰,甚至于超过困扰产生恐惧感。虽然如比还是拒绝做朋友。地点是在学校大门附近的走廊。

    「说的也是,你这样的好学生,不可能和我这样的人来往的。」青木看着伊代的胸部说,然后突然看她的脸说出一句话。

    「我想吻你的**。」说完就离开。

    「我向那个酒井伊代老老实实的要求做朋友,她根本理都不理我。」青木对自己的同学说。

    「妳们说该怎么办,我已经没有面子了,我的面子完蛋了。」

    青木大叫。他一面叫一面心里感到哀愁。

    「干了她。」村田立kè

    回答,这意思是轮姦。

    青木瞪着眼睛看。七个人,其中有三个举手包括青木在内共有四人。这一天晚上九点钟左右,四个人假装去酒井药房买药,计划将伊代母女轮姦、凌辱

    「有人在吗?」四个人突然进入里面的房间。

    母女正在起居室看电视,正准bèi

    打烊的时候,突然有人冲进来,母女都紧张的站起来,但看到他们手理有刀刃。

    首先是用刀恐xià

    母女。

    「不准叫,叫了就没命。」青木发出恐xià

    声,刀是闪闪发光的菜刀,用刀对正伊代的脖子。伊代不敢叫出来,脸色苍白,双腿发抖。

    「要钱的话,有多少全给妳们。」

    「把我看成强盗,你真笨。」村田用菜刀拍打雪子的脸。

    「脱衣服,我们想和妳们玩一下。」

    雪子默默的点头,顺从的一面脱裙子一面哀求,「求妳们一定要放过我女儿伊代。」

    村田摇头。

    雪子很快脱光衣服跪在榻榻米上,露出雪白的丰满屁股,不听也哀求放过女儿。

    「就用我的身体吧!我求求妳们。」

    一这种话当然不会发生效果。

    雪子的嘴上也贴胶布,雪子的恐惧感达到极点。

    「你的屁股真漂亮,要比较你和伊代的屁股,看谁的更漂亮。」

    店里是开灯的。在青木的命令下关灯,也放下店门的铁门。

    伊代哭着抵抗,很快变成**的

    「伊代,对不起了。」

    青木对全裸的伊代笑,那是皮笑肉不笑的怪模样。心里好像有哀愁的感觉青木在心里鼓励自已,事到如今祇好干到底了。

    强迫哭泣的伊代趴在地上,也让母亲在旁边趴下,二个雪白的屁股排列在一起,为恐惧和羞耻颤抖。

    房间里异常的清静。这四名高中的学生,对佔己的行为好像也感到害pà

    。心里产主无比的恐惧感。虽然一口气恐xià

    母女脱衣服,可是看到雪白的屁股併排的残相,自己也产生恐惧感。轮姦还是第一次,四人之中还有一个是童男子。平时开口就说强姦或轮姦,但实jì

    上这还是第一次。

    「哼,事到如今祇有干下去,绝不能退缩」青木扭着嘴说,脸上苍白。

    「我要干!」

    开始脱学生制服的上衣。这时候其它三个人也口口声声的站着脱光衣服,房里的气氛充满凶暴的兽慾。

    在酒井药房的起居室里,有一群**的人在活动。母女二个人像美丽的白色野兽趴在榻榻米上。雪子扭动屁股。不能发出声音的母亲雪子淫荡的扭动**的屁股,是请求对她姦淫,放过女儿的意思。雪子用手拉开屁股的沟,露出**和肛门。

    伊代的母亲拚命的做出媚态,那是又大又漂亮的屁股,摇动的**也很大。

    但这样的媚态也没有发生效果。正在播放新闻的电视被关掉。

    对美丽的母女开始凌辱。

    村田、高滨,还有童贞的深川;这三个人同时围绕寡妇雪子的身体。三个同学自然不敢和老大青木争伊代,同时冲向雪子,把趴在那里的雪子身体翻转过来,村田立kè

    抚摸有茂密阴毛的下腹部,高滨是摸**,而童贞的深川竟然大胆的从雪子的脸上拉下胶布,就突然把性器插入雪子那涂满口红的嘴里。

    用手指玩弄**的村田,以及正在吸允成熟丰满**的高滨都对深川的大胆行为表示惊讶。脸上涂脂抹粉的雪子,闭上眼睛张开嘴把深川的性器含在嘴理开始吸允。村田表示他了不起,而深川本人发出像是射精时的哼声。

    村田插在**里的二根手指开始滑润。是雪子有了性感,被高滨玩弄的丰满**,也使**勃起。雪子就这样胸部不停的起伏,嘴里吸允深川的**。

    女儿伊代就在母亲的身边像狗一样趴在那里,低下头闭上眼晴。

    「我拜託你交朋友的。」

    伊代张开眼睛,看到母亲受到凌辱的情形。艳丽的雪白身体已经仰卧,用嘴吸允一个人的**,**被一个人玩弄,在分开的大腿根有一个人玩弄她的**。看到黑黑的阴毛和肉缝,随着村田的手指发出磨擦的水声。

    唔……伊代在喉咙深处发出哼声,因为屁股的肉丘被用力抓住向左右分开青木看到伊代的颜色和形状都美丽的肛门,以及有黑毛围绕的粉红色花瓣。那是清洁而美丽的**。看在青木的眼里,觉得头昏脑胀,差一点从勃起的**喷射出精液

    「天哪!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还没有插进去就射精,简直是奇耻大辱,我这个老大会被他们笑话。青木拚命的克制自己射精的冲动。总算达到目的,于是拉开伊代干干的**,手指插入**里,里面也是干干的,连进入一根手指都觉得窄小,青木继缤深入。

    伊代突然扭动屁股。青木分不出她是不愿意还是怕痛,里面微微湿润,但窄小的感觉没有改变,从毫无疑问是处女的**里,青木把手指拔出来。

    「伊代,我要给你插进去了。」

    青木好像要求伊代合zuò

    似的说完,就把**插入。就在这时候,母亲的雪子发出呕吐的声音,从嘴里吐出乳白色的液体,这是深川在雪子的嘴里达到**射精

    深川射精后做出茫然的表情站起来点燃一根烟,以虚茫的眼光看着青木从背后强姦伊代。

    伊代的嘴上还贴着胶布所以发不出声音。青木拉开屁股拚命插入时,勐烈摇动屁股,好像在抗议说那个地方不对。青木这时候也发觉自已慌张的**顶在肛门上。在这时候又产生要射精的感觉,青木抱着光滑的雪白屁股,抬起头瞪着天花板想分散自己的注意力,避免这时候射精。因为**还没有插入伊代的身体里

    「嘿!快来想办法。」青木终于向深川求助。

    「真可笑。」深川笑着蹲下来,用美容膏涂在伊代的肉缝上,握住青木的**用力塞进去。

    青木知dào

    进入以后就更抱紧伊代的屁股,拚命向里挺进。伊代发出没有声音的声音,她是感到疼痛,就像烧红的铁棒插入**里的疼痛。这根火棒就在她的身体里活动。粗暴的反覆**。伊代哭着用手拍打榻榻米,对粗暴**的青木表示快要死的疼痛。

    看到女儿的这种情形,雪子大声求饶,可是她的嘴立kè

    被手盖住,也开始被姦淫。村田抱住雪子的雪白脖子,拚命的把**插进去。雪子的脸色立kè

    红润。

    「啊……不要……啊……快射出来吧……快弄完吧……不要……唔……」她的声音突然中断,因为年轻人的火热**又塞入她的嘴里,这一次是高滨雪子用手握住高滨的**,开始吸允**。高滨一面让她吸允一面用手抚摸雪子的散乱头髮,村田拚命的**。

    雪子的**溢出大量蜜汁,随着**发出磨擦声,青木听到这样的声音还在伊代的身上来回抽送,从腔口流出血浆,破瓜的鲜血滴在榻榻米上。

    走了一个人,是深川感到恐惧走了,賸下来的三个人轮姦,这三个人都好像豁出去的样子。

    伊代的身体转过来仰卧,刚才受到青木凌辱的沾上鲜血的**,现在受到村田的姦淫,嘴里含着高滨的**。

    青木这时候让雪子趴在榻榻米上,和刚才一样从屁股后面插下去。丰满成熟的**,**里已经充满蜜汁,随着**的**发出**的声音。插入时深深的把**吸入,抽出去时粘膜缠住**,腔壁缩紧好像不肯放鬆的样子。勐烈下降时碰到子宫上,能感受到里面的肉在蠕动。」要慢一点……一面品嚐女人的滋味用力插入……刚才的人和你都太性急了。」

    雪子一面喘气一面说,刚才配合青木勐烈**的节奏扭动的屁股,突然停止**的活塞运动也随着停止,青木喘一口气。

    正在凌辱中的女人,对他说不要太性急;被害人的母亲说,要慢慢品嚐**的滋味。青木在心里想,这样就不是强姦了。

    「夹紧它了!」

    雪子的声音带着笑意,夹紧深深插入在**里的**。

    「哦……好……紧……」

    青木感到一阵痲痺感,在自己的下体用力。

    「村田,这个女人了不起,现在没有什么加害或被害了,**里**的,有最好的服wù

    。」

    「说不定我们可以不用去少年法院报到了。」正在姦淫伊代的村田,这样说着停止**动作。

    「看那理。」

    伊代从嘴哩吐出牛奶,那是高滨射在伊代嘴里的精液。

    「我要插进伊代的**里。」看到伊代吐出精液的样子,村田好像又兴奋起来。

    「屁股,屁股。」用力把伊代的**抱过来。

    「不要!不要!」

    「要玩就弄我的!饶了伊代吧!」雪子大声说。

    「妈妈,救我!」

    二个人的声音重迭在一起。

    「啊…」

    伊代大叫,村田的**勐烈刺入**里。

    「不要哇哩哇啦大叫。」村田的声音也有一点激动,不过还是拚命**。

    「唔……」

    「伊代,你不要紧吧!」雪子用紧张的声音问,女儿一面发出哼声一面反过来安抚母亲。

    「不要紧,不要担心我,可快要羞死我了。我们班上不是处女的女孩有很多……啊……好痛。祇是拒绝做朋友就这样报复……还把妈妈捲进来……我绝不会饶了妳们,放过妳们。我会告sù

    老师,也会告sù

    警察……痛,痛啊…村田,你那样弄会裂开……痛啊……」

    「射了!」村田发出哼声,脸色也通红。

    在美少女尹代的肛门里射入大量精液后,村田放开美丽的屁股,这时候高滨过来抱住**的屁股。

    「啊…,高滨……你也要弄……」伊代的声音带有绝望感。

    「伊代,让我干吧!以后我做你的保镳。」

    美少女开始哭泣。

    「我也豁出去了,随便你玩弄我吧!但不能告sù

    任何人,被妳们玩过。」

    趴在榻榻米上的尹代跪起来后挺高屁股,从明天开始我进教室一定做出忧鬱的表情,插入高滨的**时,伊代还想到明天,村田在**留下的大量精液扮演润滑油的角色,使高滨又硬又热的**,很顺利的通过洞口进入里面。疼痛使得伊代皱起美丽的眉毛,但比先前的痛就小多,而且,对插入感的刺激,伊代感到快感,那是一直传到脑顶的快感。

    高滨拚命的插插,可是在后背上挨一掌,就流连不捨的把尹代的屁股让给老大青木,转到雪子的身上。

    用狗爬的姿势迎接新来的凌辱者时,雪子对这种奇炒的欢宴好像陶醉,好像很高兴的看到高滨英俊的脸孔,又看一眼他刚才给女儿的**带来喜悦的**。

    「插入肛门里吧!」一面从嘴里发出火热的歎气。

    「求求你,让我尝一尝肛门**是什么滋味。」雪子抬起丰满的雪白屁股,这位寡妇的会阴部捲曲的阴毛,****的发出红色的光泽,肛门是暗褐色,高滨从这样的景色感受到动物的美感。

    「我是对性铮?龅墓迅荆?艿搅枞杌够嵝朔芤彩敲挥邪旆ǖ氖隆!?br/>

    「你想屁股的滋味吗?」高滨用**对正褐色的肛门用力剌入。

    「啊……快插进我的屁股里吧!我是一个**的女人。」

    高滨不顾一切的插入到根部,雪子一面发出尖锐的叫声,一面扭动屁股高滨从这个寡妇的身上感到极大魅力。

    酒井伊代下课后走出教室时,看到我的背影走向体育馆。伊代犹豫一下,就开始去追我。

    「我,要不要一起回家?」

    「什么?」我扬起浓厚的盲毛,带着笑意说。

    伊代的眼神好像表示知dào

    这件事,不过眼神中带着几许哀愁。

    「你有没有听到关于我的事?二年级的青木淳他们有没有说什么?」

    我从村田的嘴里听到一件事。但不能对伊代说已经听到,我对村田暗示轮姦的这件事情,也没有告sù

    星野,只和母亲妈妈谈过这件事。

    「我和那些傢伙已经没有来往。青木离开空手道队,就没有和他个人的来往,我妈妈还很高兴。在此以前常来我家吸烟,或看一些奇怪的录像带。不过,关于你我什么也没有听说。」

    「你有没有觉得我最近比较忧鬱。」

    我有这样的感觉,可是不能说出来。也许立kè

    向她发生什么事,但我问不田来。因为从伊代的态度揣测轮姦是事实,因此更不好问这件事。

    「你很漂亮。虽然每天都在教室看到你,你的一些表情,我觉得特别漂亮。」这是所答非所问,但说的是实话。伊代的脸上出现红润。

    「我真希望你能向我要求做朋友。」伊代说完就转身跑走。

    不久后伊代的穿制服的苗条身体走进酒井药房里。里面有二位客人,母亲拿出胃肠乐正在说明效能。

    伊代走进起居室,走进去就吓了一跳。

    有二个高中生一面看色情画报一面**。是青木淳和高滨三郎,桌子上还放着麵碗和果汁瓶。他们是下学后来这里,大概是母亲叫了面给他们吃。

    「妳们真碍事。」伊代绕过高滨的身体到里面打开门。那里面是茶室,再过去是西式的厨房伊代把沉重的书包放在椅子上。在自己的屁股上感到视线,回头时看到青木躺在榻榻米上向她看。像蛇一样的眼晴,吓得伊代不敢动。

    青木慢慢爬起来。就在这时侯雪子走进起居室,高滨立kè

    过去抱紧雪子的身体。高滨一面抚摸雪子的屁股一面吻她的嘴,高滨还有意的剌激雪子的肛门。雪子红看脸避开抚摸屁股的手,也推开他的嘴,到餐桌的对面坐下。

    「妳们简直像铮?龅囊笆蕖c刻於祭矗?媸浅墒斓呐?艘彩懿涣恕!?br/>

    「没有每天。」青木说。

    「我们好像每天都有做玩具的感觉……大白天是不可以的,晚上九点打烊以后才能陪妳们。不能像今天这样下学就来这里。伊代也会感到恐惧。反正要在九点以后,七、八点钟来是不行的。」

    「溷蛋!」青木大声吼叫,但露出笑容看着伊代。

    「伊代,你是从白天也可以吧!」

    「晚上来吧!」

    尹代说完之后,青木没有逼过来,但还是向后退,确实,这些傢伙从那次以后就每天……伊代在心里诅咒这二个人。

    「妳们回去吧!面也吃过,这个时间对我和伊代都很麻烦。」雪子站起来做出像赶狗走的样子,

    「溷蛋,我不是狗了……」

    高滨的脚在雪子面前飞舞,这是空手道踢腿的绝技,也是高滨最拿手的。虽然在雪子的面前就停止,如果踢到,雪子的下额一定粉碎。

    遇到暴力的示威,雪子吓得说不出话,任由高滨抱住。

    「撩起裙子,露出**给我看」

    雪子听了,也只如红看脸点头。

    青木抓住伊代向这边拖过来。伊代没有反抗,在家里反抗也没有用。就是不情愿,但也不能在家里大吼大叫。那样会把母女的面子完全丢光。

    雪子撩起裙子暴露出下腹部,自己拉下去的三角裤一翻转过来缠绕在大腿上。是纯白的三角裤,裤档的部份也是清洁的白色。

    「你也露出来,露出来以后排在一起。」

    菁木发出命令。伊代被拖到雪子的身边排列时,弯下腰伸手到裙子里拉下三角裤,然后把深蓝色的制服裙子拉到腰上、

    伊代也暴露出雪白的肚子和阴毛。

    在这个药局,在太阳还是很高的下午,美丽的母女在起居室一起撩起裙子,露出阴毛和**。

    这种景色比全身**更剌激,更淫荡。当高滨玩弄母亲的成熟**时,立kè

    扭动屁股,在被玩弄的**发出淫糜的水声,要求去关上店门。女儿伊代的上衣也被脱下,马上就要变成全身**。

    「有人在吗……买眼药。」从店里传来男人的声音,好像是老人。

    「有客人来了。」高滨笑着用力捏一下雪子**的阴核。

    「不要这样……唔……」

    雪子抱住高滨的头髮出哼声,女儿这时候把一统不挂的雪白**躺在榻塌米上,显示出美丽的线条。

    「有人在吗?」客人提高声音又叫一次。

    客人买好眼药回去后,酒井药房就放下铁门。

    伊代仰卧后举起双腿,青木像狗一样趴在榻榻米上,用嘴舔伊代的**。伊代的双臂无力的放在身边,可是指甲在抓榻榻米。不知是忍受凌辱的羞耻,还是要克制逐渐亢奋的性感。雪白的胸脯迅速起伏,发育良好的美丽**也有节奏的随着上下摇动。

    雪子不敢看女儿的样子,转开视线脱光衣服,**的侧坐。高滨立kè

    搂抱雪白的屁股,用嘴吻**。

    「不要在一个房间里……每一次都这样……每一次都在一个房间里弄而且是每天……妳们是恶魔!」

    雪子一面说一面看自己的**,可是当高滨的手摸到屁股的沟里时,急忙拿起桌上的保险套,撕破包装的袋子。

    「玩弄屁股时要带上这个东西。」

    「现在还用那种东西干什么。」

    「我这样还是一个药剂师。药剂师要你用,就听话套在你的**上吧!」

    「你不喜欢玩你的屁股了吗?」

    「没有。我喜欢插在屁眼里,你就告sù

    我插入屁眼后,女人会多么痛快。」

    「妈妈!不要!」

    伊代的声音带着责备母亲说这种淫语的口吻。雪子红看脸看过去时,吸允伊代**的青木,也向这没看过来。就在雪子想他这种眼光另外有企图时,雪子被推倒。

    突然推倒雪子的高滨,从书包拿出假**。白色木质的假**,二头都是**一一这是女人同性恋专用的双头假**。

    不知dào

    他们从那里弄来的,雪子发觉他们是想用这个东西叫母女搞同性恋。

    发觉这个意图的同时,雪子尖叫着逃走。可是青木早已站在门口,雪子祇好跑到牆脚蹲下,祇有拚命摇头的份。高滨走过去,雪子受到打屁股的处罚。

    青木移动桌子到门口防止逃跑,然后叫伊代在起居室的中央趴下,用下额向高滨摆一下。

    高滨用眼神回答,但还是打雪子的屁股。然后才抱起**的雪子过来。从青木的地方看,好像已经把**插入肛门里,但看到高滨拔出来时,原来是插在**里。经过这样插入,雪子的那里已经火热,也变成**的样子。就在这里插入假**,是二个男人同时动作。

    **的**夹住粗大的假**,那种模样使雪子本身感到兴奋,身体里感到有火在燃烧,溢出大量蜜汁。

    「妳们随便弄吧!」

    雪子的声音好像在吐血。她握住假**,觉得插入身体的部份好像真的一样有体温,留在外面的部份,和真的**一模一样。雪子的手在**上轻轻抚摸,时候她产生一种错觉,好像自己变成男人。

    一掌又打在雪子的雪白屁股上,这是要她採取行动的信号。

    「伊代……这是没办法的事……忍耐吧!」

    雪子弯下身体,让假**的**进入採取狗爬姿势的伊代的窄小**里。

    伊代扭动屁股,看起来像拒绝。但那种动作很轻微无法摆脱插入的东西。

    「伊代,忍耐吧!」

    雪子安慰女儿,然后用力插入。可是伊代的阴孔好像拒绝异物的进入,虽然被青木玩弄一阵,但没有湿润。雪子皱起眉头,清理集中在洞口的阴毛,然后把口红涂在洞口上,勐然用力剌入。

    「啊……妈妈……」

    「你还不要动,我要插深一点。」

    自以为变成男性的母亲,摇动雪白的丰满屁股,像男人一样的把粗大假**插入女儿的**里。

    受到母亲凌辱的美少女伊代的屁股开始前后摇动,从喉咙里发出呜咽声,**受到假**的彻底凌辱。

    美少女的屁股溢露出肛门。那个可爱的洞也受过青木等人多次的凌辱。雪子用手指轻轻在那里抚摸,然后突然插入中指,雪子就开始正式的摇动屁股。

    在旁边看的青木和高滨都没有说一句话,只瞪大眼睛凝视。发出呻吟声和啜泣声的是二个**的女人。一对美丽的母女。

    二个女人用一根假****,站在后面的母亲是扮演男人的角色,愈是用力插入,反弹的力量也传到自己的**里。直径三公分,长三十多公分的双头假**完全埋设在二个女人的身体里。

    「不要……不要了……我已经洩了……呜……我已经够……手指插入屁眼里那漾挖弄……洩的快要死了……够了……啊……不要……不要了……我死了!」

    「啊…妈妈也要死了……」雪子勐烈**几秒钟后,拔出来就仰卧在榻榻米上。拔出来时发出噗吱的声音,假**留在伊代的**里。

    青木过去把假**拔出来,然后把自己勃起到极点的**,一句话没有说就深深插入。伊代的**里**的,发出无法形容的味道,青木产生被吸入的感觉。用力把根部也完全插进去,施转**或用手玩弄阴核时,伊代啜泣着开始挺高屁股,啜泣声像微弱的悲鸣,但屁股强有力的扭动。国中时代练过网球,所以细腰还富有弹性,和男人的下腹部相碰的雪白屁股,也同样的有惊人的弹性。

    「啊……啊……」

    伊代的呼吸开始急促,屁股更用力向后挺。能清楚的看到肛门,青木很想玩弄那个可爱的小肛门,但她的动作太快了,几乎没有办法用手抚摸。

    「嘿,等一下。」青木抱紧摇动的雪白屁股。此时的青木也呼吸急促,不小心的话会射精。

    「嘿,你不要动。」

    伊代好像瞭解对方的要求,屁股停下来让男人把手指插入肛门。

    「啊…」插入时伊代发出哼声,同时转移湿润的眼光看旁边的一对男女。从他们的身上发出异常的打击声。雪子像狗一样趴在榻榻米上挺起屁股,高滨用又热又硬的**在肛门和**上敲打。

    「雪子,你说,该插入那个洞里。」听到高滨的话,雪子把脸转过来,露出妖艳的笑容看高滨。

    「我们母女都被妳们玩弄,尝受到**地狱的滋味,事到如今就豁出去了。

    高滨,你是比伊代的身体更喜欢我这成熟的**吧!这样说很高兴,而且你用**敲打,我会产生被虐待狂的感觉。随便你,你是想插入肛门里吧!但一定要用保险套。」

    雪子最后变成哀求使用保险套的话,但高滨没有理会,立kè

    开始肛门**。

    美丽的母亲为强烈的性感哭泣,美少女伊代的**被青木的**插入,发出**的叫声,母女形成淫糜的合唱。

    妈妈看到超级市场旁边的冰果店挂着到冰的旗帜,走进超级市场。这时候她看对面的药房,那里和平时一样做生意。

    现在已经是五月二日,今天是星期六天气已经很热,这种天气吃刮冰也不是奇怪的事。这一次是黄金週末,小孩子放假到五日。

    昨天因小姨妈有打电话来,表示週末闷在家里也不是办法,提议又分成二队去旅行,可是不论到那里去,大概名胜地的旅馆已经订不到房间。

    「你这样说,我是可以和你去旅行,但能订到旅馆吗?」妈妈这样问。

    小姨妈笑一下,就说「你有意思的话,我马上去找认识的旅行社。」

    这样挂电话以后就没有再来联络,妈妈不喜欢住在小旅馆里到外面吃饭,小姨妈也是一样。

    妈妈和小姨妈都不习惯一般所谓的幽会旅馆,旅行的目的一样是**,要事先订好一流的旅馆,不然就无法感到心安。

    妈妈买完东西走出超级市场。今天妈妈没有开车,一隻手提着袋子走,眼睛向酒井药房里看。药房和平时一样营业可是没有看到美丽的寡妇药剂师。她的美丽女儿是独生女。

    这三个家庭分别演出地狱般的性慾连续剧,这时候我已经回来,在餐厅摆弄钓鱼竿。

    「这个假期要去溪钓吗?」

    「嗯……我是想去。」

    我吻住她的嘴时,从门囗传来声音「有人在吗?」是女人的声音。

    「小姨妈……」我急忙赶去门口。

    我搂抱妈妈的细腰一起走进起居室。双手拿着东山,是点心盒和香瓜。

    「啊……我已经兴奋了。」

    小姨妈扭动受到我抚摸的屁股,把东西放在桌子上。

    看到我的刹那,小姨妈美丽的眼睛发出湿润的光泽,扭动腰肢性感的站起来。

    「不去旅行了,但今天就在家里举行派对。今天可以让孩子喝啤酒吧!然后好好的**,封闭随着**的成长自然发生的性慾,实在太残忍。」

    小姨妈一面拉开白色上衣的胸前露出**说。小姨妈也点点头伸手过去,我用火热的眼光看小姨妈,握住她雪白的手指,有柔软的感觉,好久没有碰到她的**了。

    「小姨妈,好想你。」我说,然后把她的手指含在嘴里吸允。

    「开派对是可以,但首先要在不同的房间里。不要开始就有乱交的气氛。」

    小姨妈用眼光催促我进入她的房里。

    小姨妈把自己的嫁妆,也就是豪华的有三面镜的化妆台拉开,宽大的镜子里出现雪白的**。丰满的**,细细的腰,臀部的曲线,全身都显得非常美。

    「唔……」

    我歎一口气,陶醉的凝视站在化妆台前正在涂脂抹粉搽口红的小姨妈的美丽**。

    「你,你歎什么气。」

    小姨妈露出微笑,用自己雪白的手在黑黑的阴毛上喷香水。

    「我们,好久没有见面,所以被你看到**还有一点难为情。听我的心跳声吧!不过,你就儘量的看我的**吧!」

    「小姨妈,你真美,尤其这个屁股的形状太好了。」我一面说一面抚摸雪白的丰满屁股。

    「小姨妈,我嫉妒,我今天要狠狠的干你。」

    「你嫉妒吗?」小姨妈露出兴奋的眼光看我,从我的变眼冒出性慾的火焰。

    「我要做出最淫邪的事,把我干到全身都软绵绵的。」

    「好啊…不论是变态或任何方法都用出来吧!我会说出最淫荡的话。什么话都肯说……你听吧……屁股……屁眼……**……阴核……**……睾丸……我什么都说。我大便的洞也想快活,我的屁眼最近祇是大便,没有**插进来了。」

    小姨妈一面说一面把兴奋的脸靠在我的胸上。

    「说这种话真难为情,我,你不要笑我。」

    「小姨妈,你的身体在发抖呀。」

    确贾,小姨妈一丝不挂的**在微妙的颤抖。她的**实在美的无法形容。

    小姨妈抱紧我,好像要阻止身体的颤抖,拚命的抱紧我,发出啜泣般的声音,又一次用力点头。我看镜子,抱住她的雪白手臂以及颈部都美的无话可说。

    「我想吃你的脂粉口红。」

    「吃吧!连**、阴部都涂满脂粉口红……」

    就在这时候从外面的起居间传来淫叫的声音。小姨妈突然抬起头倾听。我吻她的嘴,贪婪的吸允。我的舌头进入她的嘴里,舌头和舌头纠缠住一起,互相吸允到呼吸困难。

    深深的吻便她满足,彼此歎一口气,互相望着对方笑了。

    小姨妈说今天是月经后的第三天,是安全的日子,慢慢的推开拥bào

    的身体,面对化妆镜。雪白的下腹部完全出现在镜子里,把香水抹在阴毛上,用梳子向肚脐的方向梳。

    在起居间仍就有有女人甜美的哼声,不过又突然停止。

    「你妈妈是把屁股露给你看,再在上面涂抹脂粉吗?这样会产生相当人的快感。」

    小姨妈一面说一面在镜子里露出**,把粉底乳液涂在雪白的**上用双手磨擦,又扑香粉搽胭脂,美丽的**发出艳丽的光泽诱惑我。

    「我妈妈也这样在**上化妆诱惑我……我对不涂脂抹粉的**没有兴趣。

    一开始涂抹脂粉口红的时候,我会毫不留情,每天在**里插入几次……」

    「好强烈的诱惑。」我说

    妈妈用手拉开艳丽的肉丘露出**,在上面涂口红。

    「这样想香艳**吗?」

    「想,很想。脂粉口红越多越好!

    小姨妈用法国的口红涂在喜欢姦淫的**上,而且使**一收一放的诱惑我。

    「我要火热的**!」小姨妈说。

    「当然,我会珍惜你的射精。所以,等一等再插入,多用一点时间玩弄我的身体吧!刚才听到淫叫的声音,我也想要那种剌激了。」

    我接吻着小姨妈哪搽满脂粉口红的香艳**,我的舌头直往**里塞,我疯狂尽情地又舔又吮她的香艳的**,不断地亲吻,把挺起的红艳**含在嘴里用舌尖玩弄,贪婪地享shòu

    涂抹在上面的脂粉和口红,边**香艳的**边一次又一次地为她的香艳的**大量涂抹很多的口红,边涂边狂吻她的淫艳**。带脂粉口红的**潺潺地流出,我疯狂地吸吮,带脂粉口红的**真香艳可口。

    小姨妈说冰箱里有萝葡和红萝葡,说出这样暗示性的话时,**的身体无意中挑拨男人。

    我走出卧房,想到能彻底的折磨她,我的心里就感到兴奋,身体里的魔性发出有毒的光泽。

    在走廊上就听到又开始打的淫叫声。

    我走进现场。**的女人趴在蓝色的地毯上,那是伊代的美丽母亲雪子,腰上有个美艳淫妇骑住,还用脂粉口红涂抹,美艳淫妇是我妈妈。

    「妈妈,够了没有,还要吗?」

    妈妈离开,我骑在雪子的身上,和她疯狂接吻起来。

    我又趴下,在雪子的香艳**上接吻舔吃带脂粉口红的**。

    「妈妈,我够了,你还要吗?给你吧!我用玩小姨妈!」

    我回到卧室说。妈妈是坐在化妆台前的椅子上再次搽脂粉涂口红等我,看到我回来,露出沾满口红的牙齿笑着站起来迎接。

    「我听到了,去看你妈和雪子了,是吗?害得我等了很久。」

    小姨妈取下披在身上的浴巾,下面是一丝不挂的**,露出搽满脂粉口红的**。

    「小姨妈,你更高雅而性感,用的都是高级化妆品。」我无意中说出真话。

    「你真的认为这样吗?」妈妈问的时候,脸上露出笑容。

    「那么,我们也多用点心,多一点变态吧!」

    我已经带进来萝葡和红萝葡,还有菜刀。菜刀是为了在萝葡或红萝葡上加工,做成适当的形状。我是从小学生时就擅长劳作。用萝葡做成假**,准bèi

    插入小姨妈的**里,红萝葡当然走用来对付肛门。

    我开始削萝葡,小姨妈看我非常灵巧的做成**的形状。

    「做的真好……一想到这个待会儿插到**里,我就兴奋起来了!」

    小姨妈告sù

    我,**里已经湿润,在我的脸上轻轻吻一下,到床上躺下。枕边有香水、脂粉、口红、美容膏、卫生纸。

    我也上床,身上还有一件内裤。内裤前面高高隆起,表示**已经膨胀。她用火热的跟光看隆起的部份。

    「啊…好凉啊…」小姨妈在刹那间缩紧身体,因为有萝葡和红萝葡放到雪白的肚子上。

    我把二个东西放在小姨妈的肚子上,开始摸弄**。抓住雪白的丰满**,用力挤出**,然后用口红涂抹,这时候**像触电一样,有麻快感。

    「唔!」**被涂脂抹粉时,妈妈就发出淫乐的哼声,双手抓紧床单,双腿伸直脚尖向上翘起。

    「也要抹阴核。」

    「饶了我的阴核吧……」

    小姨妈像懦弱的野兽一样哀求。我露出牙齿笑一下,手指沾满口红后插入小姨妈的**里,同时用口红涂抹左边的**。啊……」小姨妈大喊的同时四肢用力,这时候**夹紧我的手指。她的身体颤抖一下,这时侯阴核又被口红抹弄。

    「啊……」

    「你不要动!」

    「我……啊……」

    萝葡做的假**插入**里时,从里面挤出蜜汁,小姨妈开始啜泣。

    我把萝葡拔出去,萝葡沾满**和口红,我咬了一口,真的很好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快、无弹窗!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