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5 部分阅读

作者:1145892305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妈妈的嘴放开枕头,一面发生呜呜的哼声,不停的问「还没有好吗?」然后好像要使我早一点射精,自己也开始前后摇动屁股。我好像呼吸困难的样子,张着嘴巴勐烈抽送。

    妈妈也配合凶勐的节奏扭动屁股**的活塞停止动作,开始喷射。

    「洩了!」这是我从喉咙里挤出来的声音。

    妈妈的**年轻与有弹性,皮肤是雪白的,**和屁股的形状都很美,可是在完成结合的部份有浓密而漆黑的阴毛。可以说是黑色的丛草地带,丛草覆盖在**上。分不出有什么构造的密林中的肉缝,被我的巨大内棒**时,很快就变成**的样子,露出红色贝肉的情景。

    用正常姿势插入。我暂时停止**,仔细的看下体的景色。我在心里想真是可怕的**,相对的想起,母亲没有多少阴毛,抒情化的**。

    我又开始**,射精后就从雪白的肚子上下来躺在床上。

    「我们终于到达这个地步,是真zhèng

    的**了。」妈妈用甜美的声音说。

    「我前面的**是比较大。你爸爸常常发牢骚说那里太大,也不喜欢阴毛太多。」

    我抬起头看**裸的身体和黑茸茸的阴毛。

    妈妈把**含在嘴里。**勃起,妈妈的头上下活动。用手握住年轻的巨大**,热心的吸允**的部份。像公主的脸兴奋的微红。舌头卷在**上磨擦。

    「唔……」我发出低沉的哼声。

    妈妈的嘴突然离开,深深歎一口气。丰满的雪白**,顶上涂满脂粉口红的**勃起,嘴角有唾液发出光泽,那是一种陶醉的表情。

    她用左手撩起散乱的头髮,又开始把我的巨大内棒含在嘴里吸允。美丽的牙齿,嘴里的温度,舌头缠绕的感觉,陶醉的表情,散乱的头髮,扭动的腰肢,这是成熟女人的性感模样。

    在她这样吸允,在**和睾丸舔弄时,我突然对妈妈感到魅力,自己都感觉出气氛改变。

    「妈妈!」我发出淫乐的声音。

    「快要出来了。」

    妈妈急忙离开,那种态度好像这样让我射精太可惜了。

    妈妈趴下去,好像很难为情的挺高屁股,「求求你,从后面插入**里吧!」像小山一样雪白的屁股扭动,诱惑我。屁股画圆圈,从妈妈的嘴里发出娇柔的笑声。

    「啊……求求你……快插进来吧!」妈妈疯狂的要求插进去。

    我从床上下来,打开放在床头柜上的女人用化妆品,里面有香水脂粉口红唇彩类,还有一瓶唇彩膏。

    「我,**要等一等吧!」

    在她的下面上涂脂粉口红唇彩时,她拚命摇头。

    **有阴毛围绕看起来很可怕,但上面的**,虽然经过**的姦淫,没有裂开也没有变形,但搽上脂粉口红还是端正的模样。

    「我,喜欢香艳美丽的妈妈。」我突然说,但也是真心话。

    「我明白。」妈妈点头。

    我在这时候产生虐待性慾,立kè

    把巨大内棒插入涂满脂粉口红的**洞里。

    很顺利的进入,我开始勐烈**,**在里面磨擦肉壁,**静脉丛红红的翻起开始蠕动。

    「啊…」妈妈好像很痛苦的扭动屁股。

    「这样会弄坏的,温柔的**吧……啊……感到刺痛……好像陌生人强姦我……」

    好强烈的活塞,还有好强烈的精力。

    「我要夹紧。」妈妈也冒出慾火。

    「我要你嚐到我夹紧时的美味……就是这样的了。」妈妈拚命夹紧,我**受到强烈的刺激。强烈的结合感,这时候我快要射出来。

    「你比较看一看,看谁的好。」妈妈发出得yì

    的笑声。

    「我不会输给你的,妈妈。」

    一对**的男女睡在双人床上,女人在躺着涂口红。

    这是刚刚**之后,也就是第二次**刚结束。这一次也是****,姿势是女人在下,双腿高高举起后弯曲贴在肚子上,是从正上方插入的姿势。

    一这样能使男人有强烈的插入感,女人在深深插入后,在子宫能感受到**的蠕动,是妈妈最喜欢的姿势。

    「用这个姿势吧……」妈妈主动的採取这种姿势引诱我。

    我看到这种淫荡的姿势,产生新的慾望,每一次**都能达到子宫上。

    妈妈的性感热烈燃烧,扭动桌屁股。

    我射精,在这刹那妈妈也达到**,结合的身体虽开时,妈妈从性慾中淫乐。

    那一天是很闷热的一天。我四点钟左右回来,在楼下妈妈就把我的屁股剥光……**着屁股到二楼……把我关在她的房间里不休息的……也就是没有拔出来就连续五次。

    我笑了一下,拉开妈妈放在心上的手,开始吸允像皮球般的搽满脂粉口红的香艳**

    「把手指插入**里。」我一面吸吭**一面说。妈妈的眼睛看到我的**已经勃起。

    「给我插进去。」

    妈妈微微抬起屁股,把二根手指插入自己的**里。

    「妈妈,插进去了吗?」

    「是……插进去了。」

    「挖弄。」

    「是,我挖弄……啊……我挖弄了……自己的……吸**吧……用力的吸……上面涂满脂粉口红……很香艳……好像**和**连在一起很舒服……」

    在**里挖弄的手指发出轻微的声音,还有微微发出来的带脂粉口红**味。但这样的味有点香淫。我知dào

    我迷上的味道是什么。

    「趴下吧!」我的声音因兴奋有一点沙哑。

    「我的皮包里有脂粉口红。」

    妈妈像白色的爬虫类一样的扭动腰肢,摆出淫荡的兽姿。在二个雪白的屁股间的沟里露出**,肉缝里还残留着我射进二次的精液。

    我用手指挖出口红唇彩涂在妈妈的**上。妈妈快要被儿子姦淫,为着刹那的来临,她已经异常的亢奋,在迎接**的插入。

    **插入后,妈妈的淫叫声更大,同时来紧我的**。妈妈涂满脂粉口红的**变成一但咬住就绝不鬆口的乌龟,把**夹的紧紧的。

    「妈妈,你真是淫荡美艳的女人。」我有一点发呆。

    「不,我不是淫荡,我没有淫荡,但我喜欢涂脂抹粉浓妆艳抹,爱涂口红……」妈妈红着脸,同时放鬆**夹紧的力量,催促我,「**吧!」

    我开始慢慢的,但每一次都很用力的**。可是当妈妈的雪白屁股配合我的节奏前后活动时,发出喘气声,加快**的速度。这时候妈妈的屁股也跟着改变节奏,加快前后起伏的活动。而且不停的发出甜美淫叫声,淫荡的扭动屁股,我不时疯狂接吻妈妈,享shòu

    她脸上的脂粉和嘴唇上的香艳口红。

    「插吧!用力插吧!就这样让我洩了吧!」妈妈发出哀求的吼声。那种声音,那种啜泣声,美丽雪白的屁股奔放的淫舞,**带来的快感。

    「太香艳了!要……射」我发出幼稚的声音。

    「不要!我还差一点!要忍耐」

    「妈妈你太香艳了!你要这样在用力夹我,也要使我洩出来。」

    妈妈停止扭动屁股,用力缩紧**。两个人在结合状态下休息一下,都没有说话,互相接吻。

    妈妈有轻轻旋动口红套子,看那红红的口红冉冉昇起,咧嘴微笑递了给我为她涂抹,我反覆涂抹了几分钟。这时,她满脸厚厚的脂粉,满嘴香艳的口红,我搂住这个淫荡香艳无比的浓妆艳抹妈妈姦淫起来,疯狂吃着她脸上的脂粉和嘴唇上的香艳口红。她张开那涂有好多艳丽口红的樱唇小嘴,伸出沾满口红唇彩的香舌,热情的和我狂吻着,我用被她印满口红唇彩的嘴唇含住淫荡艳妇妈妈那涂满唇彩舌尖吸吮,涂满口红唇彩的舌头在口中交缠。我们先是边狂吻,我边插弄妈妈下面的**。

    「插吧!」妈妈催促,同时屁股轻轻前后摇动。我屏住气,脸红红的用力**。妈妈发出快美的啜泣声,全身开始颤抖。我用力的将所有的精液全部射入**中,妈妈趴下去,昏迷了。

    我去浴室。笑的脸孔转向母亲,又短短说一句话,「我想干了。」

    我从浴室出来时,妈妈人坐在那里涂脂抹粉搽口红,日光灯照射在她涂满厚厚脂粉的脸上。美丽高雅的黑髮,雪白的脖子,我用火热的眼光看。

    妈妈化了个极为香艳的彩妆,口红已经沾上牙肉和牙齿,我立kè

    抱住她接吻,妈妈倒在榻榻米上,我压在她身上继xù

    接吻,手在抚摸妈妈的**。

    我火热的呼吸喷在妈妈的脖子上,我同时把她拥在怀里亲吻,吸吻她那香艳**。妈妈的阴洞一面被玩弄,阴核一面被吸允。

    妈妈是**的仰卧在上面。雪白的大腿残忍的分开,暴露出肉缝,受到勐烈的**。

    在阴毛、**、**、阴核、粘膜……在每一个部份都受到舌头的仔细舔弄舌尖拨弄阴核时,妈妈好像触电似的颤抖。

    「啊……不要啦……已经洩了……已经洩出来了!」好像忍不住强烈的快感诉说。

    「那样的……不好」妈妈气喘喘的说时,我的**已经来到嘴边。

    「现在你要舔我的。」

    那是膨胀到极点,像宝石一样年轻美丽的**。妈妈凝视,不由得伸手去握住,用香水喷了喷,再用香粉扑过。整个身体侧过去张开嘴伸出舌头,开始在**上舔。妈妈用唾液润湿火热的**,然后深深的送进嘴里。

    用牙齿夹住轻轻咬,放鬆后用舌头缠住,用力吸允。然后是疯狂的从根部到**,反覆的用舌头爱抚。

    「啊……妈妈……妈妈……」

    妈妈的头髮摇摆,**在她嘴里进去,我抚摸散乱的头髮,雪白的脖子。

    「停止……够了……妈妈。」

    妈妈的舌头停止活动,祇是静静的含在嘴里。我几乎激动的要射出来。

    「魔鬼少年。」妈妈经轻拍一下快要射精的**说。

    在枕边有蓝色的卫生纸盒。妈妈爬起来拿出一迭卫生纸,放在**的**上搽干净,又在**上喷香水和扑香粉。然后在补妆,扑香粉、搽胭脂、涂口红。

    「妈妈你好漂亮,我好想再来。」妈妈看着我火热的眼光。

    「我也是……很想见再来。」

    「啊……这个雪白的柳腰……这个性感的屁股。」我搂住妈妈的腰,用力抚摸富有弹性的雪白屁股。

    「这个屁股每天和我干那件事吧!」

    「不要这样说。」

    「妈妈,你说淫荡的话吧!」

    「看……我……妈妈的……**吧!」妈妈用颤抖的声音说,拿开夹在大腿根的卫生纸,分开大腿露出肉缝。

    「把屁股抬高。」

    妈妈闭上眼睛抬高屁股,同时扭动。

    我的手指挖弄**,从那里散发出带脂粉口红的**气味。

    「这个**每天让我玩弄吗?」

    「你这样要求,有什么办法。」

    妈妈突然和我疯狂接吻,我就那样让她吻着,手指插入妈妈的**理。在柔软、温暖、夹紧的洞里手指慢慢深入。

    「随便你玩弄我吧!」妈妈发出甜美的呜咽声。

    「现在是属于我的。」我的手指开始有虐待性,在**里进出时发出噗吱噗吱的声音。

    「唉呀……唉呀……」妈妈发出尖锐的淫叫声音,扭动受折磨的屁股。

    「啊……快弄我的**……快解决我这个淫荡的阴穴吧!」丰满的屁股配合我的手指,不停的扭动。

    「我……狠狠的弄吧……干我吧!」

    「插进去吧!现在就要……」妈妈流着汗要求**。

    在灯光下,妈妈和我正进行**。**的女人抱紧我,弯曲雪白的后背,高高举起的屁股,她快要到达**了。

    「啊……我的身体里有火……要洩了……洩出来了!」美丽的头髮不停的摇动,妈妈发出野兽的淫叫声。

    妈妈和我几乎忘记呼吸,瞪大眼睛看跟前展开的性戏。我到达**。

    「美……妈妈……射……射了……」

    妈妈的括约肌更紧,贪婪的吸收男人的浓浓的精液,在我的身体离开的刹那,我勐烈向妈妈雪白的**挑zhàn

    ,演出有如强姦般的残暴**。

    第二天,我上学,回家时,妈妈没有在客厅里,坐在里面插花室的房间里涂脂抹粉。

    插花的课刚结束,青春期的少女或年轻的少妇们有二十几个人在这里留下热闹的气氛,指导年轻女性插花的妈妈也祇有三十二岁,而且年轻美丽,不过丈夫已经去世,她是不幸的寡妇。

    「妈妈,累了吗?」儿子回家后坐在面前看她的脸。

    「妈妈漂亮吗?」妈妈看着别的方向喃喃说。

    「很漂亮啊…脂粉口红涂抹得好香艳啊…」我确实觉得妈妈像中世纪的公主一样,幽雅而美丽。

    妈妈来不及抵抗,短裤就被脱下去,只賸下有蕾丝边的三角裤围绕丰满的屁股,三角裤也被脱下去,露出性感的屁股。

    「太过份了,在这种地方……饶了我吧!」

    「转到这边来!」

    我兴奋的说着用手摸屁股。

    「我想看妈妈的阴毛密林。」

    妈妈确实很在意自己太多的阴毛,所以红着脸瞪一下儿子,可是对这样看阴毛也许能感到被虐待的喜悦……

    「看……看吧!」妈妈一面说一面转动身体,完全暴露出有茂密阴毛的下腹部。从后面交媾的姿势,是能看清楚肉缝的情形,可是这样面对面的站立时,外**也完全被阴毛覆盖,完全看不出那里是什么情形。

    对我来说,是绝对不可以侵犯的禁忌的圣域,现在完全被一片黑色密林覆盖。可是没有脂肪的雪白肚子,丰满的大腿能看到蓝色的静脉,显得清纯而美丽。

    「要我做什么呢?」

    妈妈看到儿子火热的眼光微笑,手指好像说要这样的活动,把黑色密林分开,露出鲜红色的肉缝,妈妈用手指还把眩?拥娜夥炖???馐焙虼永锩媪鞒稣痴车拿壑?c壑?鞯窖┌椎拇笸壬希?业难劬Χ⒃谀抢砜础b杪枰驳拖峦罚?茨怯米约旱氖掷??幕ò炅鞒龌?鄣难?樱??彼?南ジ俏⑽⒉??br/>

    「不行了,已经到了限度。」妈妈在心里这样嘀咕,但也发觉变成脆弱的自己,立kè

    紧张起来。

    「答yīng

    给你。」好像这句话要冲口而出,妈妈感到有魔鬼的诱惑,闭上眼睛向神祈祷。

    「给你看过了,可以了吧!给你弄吧!洗得很干净的,已经喷过香水和扑了香粉。」妈妈说着弯下腰,在这段时间里,妈妈一次也没有看我的表情。妈妈脱下身上所有的东西,就这样全裸后,用湿润的眼光看我,眼睛里有恐惧的神采。

    儿子的脸红红的冒出汗水,那不是寻常的样子。而且妈妈也感觉出自已的表情不寻常。

    **的妈妈在那里趴下,这是平常用的肛门**姿势,就在这时候妈妈想起昨夜和我的**,腔里立kè

    感到一阵搔痒,溢出**。

    她抱住屁股,儿子也是**的,火热的**压在妈妈的**上。

    「妈妈……让我做真zhèng

    的**……妈妈……」我粗暴的用**勐烈的插入母亲的阴门中,妈妈的子宫受到冲击,好像被挖掉的感觉。

    「痛啊……不要太粗暴。」妈妈觉得儿子的**会把她的肚子刺破。

    「为什么这样租暴……」

    「你给了我……」儿子这样说,那是嫉妒的话。

    「啊……我……」我抱紧妈妈的身体勐烈**,在妈妈**的**里上下左右勐攻。

    「妈妈,怎么样?」在疯狂般的行为中带着巧妙的技巧,也有信心。

    「这样好不好?这样好不好?」

    「啊……受不了……唔……」妈妈的雪白的屁股开始向前后摇动,经过我疯狂的**,妈妈也疯狂般的配合对方的节奏。

    「妈妈要洩了……唔……要洩了……」**时粘膜发出声音,也挤出不少欢喜的淫液。

    妈妈从浴室出来穿上睡衣,涂抹脂粉口红浓艳打扮。

    妈妈到儿子的房里,坐在书桌的旁边,又拿起口红涂抹,我在喝红茶。

    妈妈看着儿子的侧脸,拿起我的红茶喝了一口,杯子沾满口红。

    我对着印满口红的地方吻下去,「带脂粉口红的茶真香。」

    妈妈看着儿子,又重新涂口红,喝了一口红茶,含在嘴里,我和她接吻上了,她喂给我喝。太香艳了!

    「妈妈,你的脂粉口红真香艳!我又想插你了!」

    「你是成熟的孩子,不管在后面或前面插入,都会前后左右的,有时候是旋转,想用各种变化使妈妈疯狂。」

    妈妈在我的腿上拧一下,轻经的,但第二次是重重的……

    「痛啊……」

    我叫痛,然后像撤娇似的把脸靠在妈妈的怀理。然后他的手迅速活动,妈妈的睡衣领被打开露出涂满脂粉口红的**,我在那里开始吸允。

    「什么都可以……我……来吧……」妈妈闭上眼睛喃喃说。

    **被儿子吸吭后开始充血勃起,在**产生的快感,像电流一样传到子宫,腔孔里感到一阵火热,流出淫液。

    我用手指充份沾满口红后在吸允过的**上涂抹揉搓。

    妈妈,睡衣的前面完全分开露出雪白的丰满大腿,还有黑色的茂密丛林,原来她没有穿内裤。

    「香水……用脂粉口红……」在妈妈兴奋的声音也带着羞涩。

    「我的要脂粉口红,你为我抹吧!」妈妈递给我香水脂粉口红。

    「用脂粉口红姦淫我吧!」

    她把香水放在我的手上,妈妈的脸红红的撩起睡衣,躺下去挺高阴部。

    「喷吧……快涂抹吧……」扭动屁股催促时,我趴下,往阴部喷香水。

    「啊……好……喷香水吧……还要脂粉口红……」

    「原来妈妈真是淫荡艳妇。」我往**扑香粉、搽胭脂,在**上涂口红。

    「不要说话,涂抹脂粉口红吧!口红往里面涂,插深一点。在我的淫艳肉穴上涂多点口红,好爽,嗯嗯…往淫洞里涂多点,涂深一点,对,嗯」

    在灯光下发出光泽的阴部上,出现香艳的脂粉口红的痕迹,她在淫叫和哼声中扭动的阴部。对这个妖艳的**,我一定涂抹得很痛快,感到妖美的快感。

    想到直里时我的心里又出现强烈的嫉妒感。奇怪,今天我为什么对他那样嫉妒,为什么女人才能涂脂抹粉搽口红。可是,心里有说不出的火焰,便我在甜美和嫉妒中产生冲动。

    我丢下口红,自己也脱光衣服。

    妈妈的**极为香艳,好像充满淫气,我抱住感到火热。和涂满脂粉口红的香艳**疯狂接吻起来。太淫艳了,美艳的涂满唇彩的**又被我疯狂接吻,我用口和手疯狂地姦淫和吸着她的涂满口红的淫艳肉穴。带脂粉口红的**潺潺地流出,我疯狂地吸吮,带脂粉口红的**真香艳。

    我搂起妈妈就毫不留情地再次**弄她的香艳**,她**里香艳的淫汁及脂粉口红唇彩满溢,我用口疯狂地姦淫和吸着她的涂满口红和唇彩的淫艳肉穴,我的舌头申入香艳的**里上下左右地淫乐,香艳的口红唇彩和**沾满舌头。我放肆地**弄,她狂野地**,搞得穆间屋子满是春意!

    我这样姦淫她足足有大半个钟头,口红用完一支又一支,她抖动几下之后,似乎达到**,我再次在阴穴上下涂抹脂粉和口红,把口红直往**上大量涂抹,她要我拿一支大红色的唇彩涂在**上,我把唇彩在**里插得深深的,大量挤压,挤满**,阴穴里的口红和唇彩太香艳了,我的舌头申入充满口红唇彩和淫汁的**里,不时上下左右蠕动,疯狂地姦淫她的脂粉艳穴,并把**里面的口红唇彩及香艳脂粉**疯狂地吸到口里。**里面的口红唇彩及脂粉**真好吃!

    「我要插入**里了」妈妈没有拒绝,她从喉咙发出嘻笑声。**的**里深深插入**,**在洞里的上下磨擦,在左右冲刺,**在里面旋转。

    「唔……受不了……」妈妈在我有技巧的冲刺中,感受到强烈的快感,再次流出大量带脂粉口红的淫液。

    「饶了我吧……………我已经不行了……我要死了。」妈妈达到**。原来双手还支撑上身,现在已经仆倒地上。可是屁股还被儿子拉起,继xù

    **。

    「啊……你……还没有吗?……快射出来吧……」

    「不……还没有……妈妈……」我一面说一面用脂粉口红涂抹妈妈的**。

    「你我快点射出来吧……不要折磨妈妈了……你的技巧已经使妈妈累坏了。」激烈的**,同时用口含弄她的香艳**。

    我的身体突然离开,要求改变姿势。

    「我怎么样?」

    妈妈下去,张开的四肢散发出浓厚的带香水脂粉口红的**味。

    我把妈妈的雪白双腿扛在肩上,把**剌入到根部。这一次我准bèi

    射精,所以不顾一切的**。妈妈已经发不出声音,雪白的双脚在我的背上摇摆。

    「洩了……洩了……洩了!从妈妈的嘴理冒出淫荡的呼声,摇摆的双脚勐然夹住儿子的脖子。

    「好吧!一起和我射吧!」妈妈拚命的喊叫,同时用力夹紧**。

    「妈…太好了!」我的身体发生痉挛,大量的精液喷射在母亲的**深处。

    在非常拥挤的超级市场门囗,妈妈偶然遇上小姨妈,妈妈是买东西出来,妈妈是要进去。

    「你好吗?」

    妈妈俏皮的笑着和小姨妈寒暄,可是这里人多没有办法谈话。

    「客人真多。」

    「是……下午都是这样。」小姨妈回答,旁边就有咖啡店。

    超级市场本身就是最近出现的连锁店。聊啡店也是最近开张,是普通的住宅变成咖啡店。旁边的房屋也在改造中,好像要开书店,由于超级市场的出现,住宅逐渐改变形态。

    「我们进去谈话吧!」

    小姨妈带妈妈进入咖啡店。

    店里有黄莺在叫。靠路边是落地窗,在窗边坐下就能看到街对面药房,是很有清洁感的药房,玻璃在阳光下发出光泽。妈妈多年来在这一家药房买药。药房有一位漂亮的女孩,和我是同年级,现在在同一班上,国中三年级时也是同一班。

    服wù

    生走过来询问,二个人都要咖啡。

    「我说实话……我答yīng

    了我。」

    妈妈用很低的声音说。

    小姨妈用责备的眼光看她,同时也有惊慌的神色。

    「没有听我说吗?」

    小姨妈摇头。

    「那么,是我没有告sù

    我。」

    「你真的答yīng

    ……」妈妈低下头。

    「在他不断要求下,不由得就……我感到他很可怜,就在这时候我的防线瓦解了。」」这样反而好了吧!一定感到轻鬆。」

    「是挖苦我吗?」

    「不,我遇到他的要求时,就因为本身的骚痒感到双重的痛苦,这时候就会想到,变成那样以后必然会轻鬆了。」

    「变成更严重的禁忌关係,因为前后都有了。」

    服wù

    生送来咖啡,二个人小声的谈话也中断。小姨妈改变比较舒服的姿势,涂抹着脂粉口红,享shòu

    脂粉的香味,心情感到轻鬆。已经不再有责备的心情,觉得妈妈很可怜。

    「我……想和你**。」妈妈用很小的声音说。

    「你这样厉害。」

    「可是你也有想和我的我**的时候吧!我的儿子具备一种魔鬼般的技巧你会忘不了洩出来时的感觉,还想和他**吧!」

    小姨妈妈的脸火热的红了。不知dào

    该说什么好,美丽的眼睛凝视空中的一点。

    「你在回想我的技巧吗?」妈妈笑着这样说,同时心里产生强烈嫉妒心。

    「大小虽然不如我的,可是非常硬,尤其有很好的技巧。」妈妈毫不在乎的说出露骨的话。

    「我不知dào

    硬还是软,可是我的技巧也有很大进步。」听到妈妈这样说,小姨妈的大眼睛里出现想念我的表情。

    和小姨妈分手后,在超级市场买完东西,就到街对面的酒井药局,和熟悉的美丽女主人聊天,购买生理用品和春药等。

    妈妈走出酒井药局,就到妇女用品店。爱漂亮的妈妈有很多内衣,但不论是衬裙或三角裤,颜色是白色、奶油色、米黄色,除此以外没有其它的颜色。可是我要求她穿黑色的衬裙做**,而且相当执着的要求。妈妈没有黑色的衬裙,祇好新买。虽然是很小的用品店,但性感的内衣都很齐全。也有黑色的衬褶。妈妈心里感到很难为情,但还是买一件用很多蕾丝的高开叉的迷你衬裙。

    妈妈又买了香水脂粉口红唇彩等化妆品,她知dào

    我和她**时必须大量用化妆品。走出店门时感到脸上火热。

    妈妈回到家里,把食品放进冰箱,性感的内衣放到自己的卧房,化妆品放在桌子上,后拿剪刀到后院。

    从后院能听到河水声,这里有小小的花圃,开着白色的百合花。她要剪下来装饰房间。

    儿子还没有回来。不知dào

    是三加空手道社团的活动,还是去溪钓,今天此平时回来的晚。妈妈把刚剪下来的百合花插在卧房的花瓶里。花的叶子底有浅黄色的条纹,这种百合花直径达到二十公分,卧室里充满花香。这种香味使妈妈产生性慾,情绪非常亢奋,很想穿上新买的性感的黑色内衣看一看。

    把汗湿的空手道服装放在脚踏车的握把上回家的我,打开房门就听母亲从卧房里叫他的声音。

    「是你吗?我在这里,你来吧!」

    「我先洗个澡再来,你先化妆,涂抹厚一点的脂粉口红。」

    我洗完澡,看到卧房的门打开一半,浓脂艳抹的母亲淫荡的仰卧在床上,她浓艳的化妆,满脸厚厚的脂粉,满嘴香艳的口红。穿着性感的黑色衬裙,露出雪白大腿,嘴唇夹着一朵百合花。

    妈妈闭上眼睛,把迷你的黑色衬裙撩起,露出美丽的阴毛。今天晚上发出光亮的艳光,那是洒上香水,用梳子整理过。

    像西洋的妓女一样穿上性感的黑色衬裙,淫荡的露出**。妈妈把百合花轻轻夹在**里。

    **有了百合花的装饰,显得更妖艳。这时候妈妈用颤抖的声音说。

    「妈妈答yīng

    你……一切都给你」从雪白的肩头上拉下衬裙的肩带,妈妈露出丰满的**。

    「你可以摸妈妈的身体,任何地方都可以摸。」我脱下衣服,靠近母亲,嗅着她的香水脂粉口红的味道。

    妈妈仰卧,**也搽满脂粉口红。我吻着有弹性的香艳**,感到**疼痛,因为膨胀到极点。妈妈也感觉被吸允的**充血勃起,达到疼痛的程度。妈妈一面喘气一面要求那个**。

    她是一方面想看勃起的雄伟**,一方面想让**休息一下。

    「我想看,给我看看吧!」妈妈用撤娇的口吻说。可是**的压在身上的我好像没有听见,只顾在**身上舔,也在拉到**下的黑色衬裙的蕾丝上亲吻。

    半透明的黑色衬裙,腰的部份已经扭曲,放在**上面装饰的百合花,如今也压在妈妈的屁股下。

    「妈妈的脖子也很美很香。原来也喷过香水和扑了香粉。」我这样说。把妈妈的脸侧过去。在搽满香粉的雪白脖子上亲吻,用舌尖舔弄耳朵。脖子和耳朵上都隐藏着妈妈的性感带。这里受到剌激,妈妈的喘气更急促时,我吻她涂满口红的艳嘴。

    又一次嚐到真zhèng

    接吻的味道,妈妈涂的口红唇彩又艳又香。

    现在,美丽妈妈的性感**,完全能自由的玩弄。吸允嘴唇,把舌头伸入她涂满口红的嘴里,妈妈也没有表示拒绝,二个人的舌头还纠缠在一起。我收回舌头时,妈妈的舌头追过来进入我的嘴里。

    我正搂着浓妆艳抹淫艳无比的妈妈,疯狂的接吻着,吃着她脸上的脂粉和嘴唇上的香艳口红,她涂满口红的嘴唇含住我那舌尖吸吮,我的舌头都沾满口红,她张开那涂有好多艳丽口红的樱唇小嘴,伸出沾满口红唇彩的香舌,和我热情的狂吻着,妈妈用她涂满口红唇彩的嘴唇含住我那舌尖吸吮,涂满口红唇彩的舌头在口中交缠。

    「唔……」

    柔软的手臂从下面抱住儿子的头。妈妈的嘴唇非常香艳,把我的舌头吸允得沾满口红。两个人的嘴离开时,妈妈的**又被我含弄。我也抬起胸脯,在妈妈身体的旁边,用肘支撑身体休息。这时候妈妈看到他拚命忍耐的表情。

    「还不可以!」妈妈发觉儿子亢奋的情景,立kè

    加以阻止。

    「妈妈,快要射出来了!」我说话的口吻很急促。

    妈妈抬头看快要爆zhà

    的**。

    「我,快想别的事,还不能射出来!」

    我很顺从的点头后,把脸转向牆壁,好像勉强能克制。

    「真危险,差一点就……」我笑一下躺下来一隻手放在妈妈的**上。在黑色的阴毛上抚摸一阵,不久后向下移动,拉开湿淋的小**开始抚摸阴核。

    「那里……我最怕……很性感……」妈妈立kè

    开始呼吸急促。

    「啊……终于又要完全给你了……妈妈输了。」说完之后用双手盖住脸,妈妈开始啜泣。那样的哭声,甜美而有蛊惑性,她又扑了香粉。

    我抬起身体移动到妈妈的脚下。握住二隻脚,把雪白的大腿向左右拉开到极限。

    「妈妈,你太淫艳了!」我大叫一声,把脸压在妈妈的下体,开始舔花一般的**。在**上面,妈妈为了我喷了香水、扑香粉、搽胭脂、涂口红,极为香艳!

    「啊……对了……就是那里好……」妈妈也大叫。

    「还有那里……舔最敏感的地方……哪里涂抹的脂粉口红很多……对……舔哪里……」

    我拉开包皮露出珍珠般的阴核肉芽。那个东西已经充血勃起。

    「感觉很特别……阴核变成这样大,还是第一次。我……快用嘴好好的弄。」妈妈这样说的时候,洞口又涌出大量蜜液,在灯光下发出美丽的光泽。

    我像狗一样长长伸出舌头住肉芽上舔。

    「唔……好舒服……要洩出来了……啊…痛……不要用力咬……要轻轻的……咬……」妈妈对牙齿的虐待也感到快感,这时候**的性感向大脑直冲,用迫切的声音喊叫。

    「插进来!马上!现在就来吧!」

    用手抓住我的头用力向上拉。

    「快!快一点!我痒死了!」

    我压在妈妈的身上。巨大的**勐然插入火热的**哩。妈妈疯狂的扭动屁股时,我忍不住的射精。

    二个人都忘记一切变成一团火。妖艳的火陷继xù

    燃烧,也顾不得吃饭,连续**三次三次都是阴门**,每**一次都用上很多脂粉口红。而且后面的二次,我是用很长的时间享shòu

    美佐子的**,我吃了好多口红,而妈妈洩了很多次。

    「累了……真的累了……」妈妈有气无力的说。

    躺在**的床单上,雪白的**暴露出红色的可爱肉芽。四肢无力的仰卧,床单上散落很多因磨擦脱落的阴毛。黑色的衬裙在**中脱去,掉在地上好像是一个淫荡艳妇。

    明亮的灯光照耀床上的二个沾满脂粉口红的**。

    「连肋骨也是美的。」我一面说一面用手在腰上经经抚摸。痒得妈妈缩紧身体笑,她当然知dào

    那里也有性感带。

    「我……我……」妈妈的声音充满感情。

    「你要用功,一定要考上k大学的工学院。上大学以后,就要完全忘记和妈妈的这种关係……你……」

    我点头,可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抚摸妈妈的洁白手臂,还把手臂抬高。

    「让我看腋毛……」

    「我……不要……」妈妈感到难为情。

    黑色的腋毛在灯光下发出光亮。相当浓密,像针一样闪闪发光。在比较稀少和柔软的阴毛比较,显得很硬的样子,可是摸在手里的感觉还是软软的。腋下的皮肤比毛还软,那种感觉可以说是薄薄的一层白膜。

    「不要这样,好痒……」

    「妈妈是爱的女神,我要看爱的女神的一切。」

    「傻瓜。太痒了,女神的腋下也祇是会痒而已。肚子饿了吧!妈妈虽然很疲倦,但会拿起精神给你做增加精力的菜。」

    「我不要吃,真的!我爱吃你脸上和**的脂粉口红。」我的眼睛冒出火花。又亢奋了,用兴奋的眼光看着妈妈的脸,美丽的黑髮散乱,飘逸出颓废的香味,显得那么妖艳。

    「我还要摸。」我用纱亚的声音说,又开始玩弄妈妈的**。

    「已经够了,不要……」妈妈的眼晴理出现恐惧的表情。

    妈妈的肉缝已经肿起,那里又受到我的手指玩弄,变成他的玩具了。

    「啊……唔……不要弄了……再弄下去……我要死了……啊……唔……不要摸了……够了……受不了了……」

    蜜汁又涌出,**的花瓣又被吸允时,妈妈的身体好像触电一样伸直双腿,脚指尖向上翘起痉擘。

    妈妈开始呻吟,「插进来吧……我死了也没有关係,来吧!」

    我疯狂的插入母亲红肿的阴门中。

    在**的身体上只穿一件黑色衬裙,妈妈就这样在厨房做菜。那是韩国烤肉。我在旁边剥大蒜的皮,一面帮忙,一面偶而在妈妈**的屁股上摸一下衬裙是迷你型,所以有一半的屁股露出来,那种样子比全身**更有魅力。

    「嚐到前面的滋味,是不是对屁股没有兴趣,不想再玩了。」

    **的屁股坐在皮椅上,一面吃饭一面这样问。问完之后妈妈的脸开始红润

    「二边都好。」我看着妈妈露出得yì

    的笑容。

    「屁股感到寂寞了吗,刚才我摸屁股时,是不是屁眼又骚痒了。」

    「不是的。今晚真的已经够,摸我的屁股也不曾有性感了。」

    「给你弄吧!妈妈的肛门好像要哭了,给你弄吧!」

    「不要了。不要这样看我的脸。我,我有话要和你说。等一等要好好的和你谈。」

    饭后,妈妈告sù

    我,今天偶然见到小姨妈,然后一起喝咖啡的事。

    妈妈一面用灵巧的手剥水蜜桃的皮,含了一下,水蜜桃沾满口红后递给我,带脂粉口红的水蜜桃真好吃,妈妈把她和小姨妈的谈话内容说出来。

    「妳们也这样了。」

    「是她在先,是她先打破禁忌,你觉得惊讶吗?」

    「有一点。嗯…这个桃好吃。原来我他们变成那样了,妈妈你是听了她说以后,才想把一切都给我,是不是?」」大概是吧!我自己也不清楚。我爱脂粉口红和百合花的芳香,还有这个黑色衬裙也给我很大剌激。」

    「很性感,是美丽的性感女神。」

    「我,你刚才还吻衬裙。」

    「那是受到色情录像带的影响,我想让妈妈也穿这种衣服。」

    「你千万不要买色情录像带,被学校的老师发xiàn

    就麻烦了。不要做出使妈妈伤心的事。」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快、无弹窗!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