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2 部分阅读

作者:1145892305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看你满身大汗的,快点去洗澡休息吧!」

    「那妈给你放洗澡水去。」大妈说道。

    我一踏进浴室,不觉一愣,两眼发直。前面站着的不正是一个**美丽的水神,正是自己的大妈。

    「心肝,妈是不是很老,很丑?」大妈边说一边不由自主的低下头来,心理不由自主的害起羞来,站在前面的不正是自己的儿子嘛,为什么我会想要跟我**呢?

    「嗯…妈咪,别说话,慢慢的转动你的身体,让宝宝好好的欣赏你的躯体!」

    「妈妈都已经三十多岁了,有什么好欣赏的?」

    我像个鉴赏家,先由上而下的仔细看过一遍,然后再用我那一双具有男性魅力的手掌,轻轻柔柔地抚摸大妈一遍。大妈的身体只有一百六十公分,比略为纤瘦。一头乌熘熘的黑发,终年总是整整齐齐,一对柳叶眉,眉毛很少很细。一双明亮而有神的眼睛,虽然没有特别的大,但很传神,她爱涂抹玫瑰红的眼影,很抚魅,充满了爱意。尖而挺的鼻子,象徵着对性的需求永远不够。她的嘴小巧灵活,喜欢涂深红色的口红唇彩,小小的香舌,充满了诱惑。她最美的是像鸭塑型的美脸,爱抹厚厚的脂粉。她的**,永远都是那么的坚挺,经常搽满脂粉口红。一对**之下是一片大平原,平平坦坦的,没有一点皱纹。小腹下面突起的一大块肥肉,没有一根阴毛。大妈的腰很高,更显的**和臀部的突出。因为她的娇小,适中的大小腿,更能显示她成熟女性的曲线美。尤其她一身雪白细緻的肌肤,浓艳和香艳的彩妆,让你很难想像的到是个三十多的中年女子。

    「乖儿子,你在折磨妈,还是在欣赏妈吗?」

    我猛地往大妈身上一抱,用吻来代替所有的回答。十分钟的欣赏,我疯狂了,我不是用吻的,而是用咬的,我要跟大妈合在一起。她的一双魔爪,不是在抚摸她的娇驱,而是在撕裂她的贞操。

    「嗯…宝贝!你用力吧!最好一口把妈咪吞下。」

    我用力捏她的背肉,顿时青一块紫一块的,而她的屁股,更是布满了一块块的吻痕。一对坚挺的**,我用力的或揉或咬,**因此涨的更大,几乎就要流血。她多肉儿肥嫩白光光的**,她是女人中最上品,最容易搞的美穴。我的指头,一下就差到大妈的**底,我的指头在里面不断的挖弄,使得**里面**不断的往外流。穴肉好想咬住了手指不断的吸允。

    「嗯…嗯…嗯…小哥哥,你快哇,用力一点,挖的妈妈好舒服。」

    大妈用她的双手握住自己儿子**不断套弄,一点也没有**的罪恶感。

    「嗯…小哥哥,你的**这么长、这么粗恐怕妈妈的**装不下!」

    「哇!好烫喔…」

    「嗯…小丈夫,以后你就是我的亲丈夫,快点把你的**送进去妈妈的肉穴。」

    「唉约!小宝贝轻一点,妈妈的肉肉好痛。」

    「嗯…妈妈的**真是好削,又紧又嫩又温暖,宝宝喜欢跟你**。」

    「宝贝,插进了多少?」

    「早着呢,只进了三分之一?」

    「怎么办我的**已经满了,你轻一点!」

    「你抱紧我,好让我用力的插进去。」

    「糟糕,怎么又跑出来了,急死人了。」

    「妈,这样使不上劲,到床上去好了!」

    「没关系,躺在地上一样可以。」

    「嗯…还是躺着比较方便。」

    「喔…喔…喔…心肝慢一点,轻一点,妈妈快要被你搞死了。」

    「喔…喔…喔…妈妈,宝宝好过瘾喔…你看现在插进去三分之二了。」

    「小乖乖,你舒服了,可是妈的**好涨喔…」

    「妈,我爱你。」

    「心肝,妈更爱你」

    「妈,我七八岁的时候就想搞你的**了。」

    「嗯…宝宝七八岁的时候**就和你爸爸差不多大小了。」

    「妈妈,你替我洗澡的时候,我最喜欢你握着我的**涂满香皂洗了!」

    「你可知dào

    妈有多苦,尤其是你十岁之后,眼看你的**一天比一天大,妈却只能够把你的**弄硬顶着**入睡,你可知dào

    那时候**里面好像有许多蚂蚁在里面爬呀爬的!」

    「妈,不要难过了,以后我每天都替你的**止痒,和妈咪结合为一体。」

    「宝贝,现在插进去有多深了?」

    「好像比刚才更进去一点?」

    「僕滋……僕滋……僕滋……僕滋……僕滋……」

    「妈,宝宝好像把整根**都插进去你的**了,你感觉如何?」

    「妈,你又流了好多水!」

    「宝宝好棒,你是英雄,一砲打下来,妈妈丢了好多次。」

    「僕滋……僕滋……僕滋……僕滋……僕滋……」

    「嗯…现在**有一半在妈妈的子宫里面了,妈妈的肉穴在咬**。」

    「妈妈的**是第一次吃到这么大的**,我当然要咬着不放了。」

    「妈,我好快乐,可以跟自己的妈咪**,妈你喜欢吗?」

    「妈有你这个可以跟妈打砲的儿子,当然很快乐!」

    「啊…啊…啊…就是那个地方,好痒!好痒!亲丈夫用力磨。用力吸!用力吸小浪妹的奶奶!」

    「我,我的儿呀,妈是全天下最快乐的女人。」

    「你对我来讲是全天下最美丽的女人,是最好的小嫩穴。我爱你,美丽的小嫩穴,我会日日夜夜的爱你,我要让你的小嫩穴每天吃的饱饱的。嗯…嗯…嗯…

    妈再用力、再用力摇你的屁股!宝宝好爽,我是天底下最幸福的男人。以吼你是我一个人专用的,我是你的小丈夫,我不要其她的男人在摸你的奶,再插你的血,我要你完完全全属于我。」

    「小丈夫,我的亲哥哥,你要什么我完全答yīng

    你。」

    「喔…喔…喔…你是我的女人,只可以给我一个人搞你的**!」

    「喔…喔…喔…妈,你又出来了,好烫、好多!」

    「僕滋……僕滋……僕滋……僕滋……僕滋……」

    「心肝,抱紧我,用力、用力的干你的亲妈妈!」

    「呜………实在是……是……是……好爽好爽……妈妈的**……」

    「啊…啊…啊…妈妈……妈妈……你……你……好厉害,真没……没……没想到,打……打砲是这……这……这样的快……快……快乐……」

    「啊……啊……小丈……丈……丈夫,你……你……再用力、再用……力啊…,我太……太爽……爽……爽,我快……快……快要不行了,求……求……求求你,用力插……插……插呀……插……呀……」

    「小……小……**…都……都……都给你…接……接……接住…抵……抵……抵紧我的子宫。」

    「老……老……老天……天……」

    「嗯…我在哪……哪……哪儿啊……啊……」

    「小丈夫,你……你……你在妈妈的肚……肚……肚皮上……上」

    「妈妈,你是我的新娘子,我要吃你的奶奶。」

    「你张开嘴巴,让妈妈的奶奶喂饱你,妈妈的奶奶上面有脂粉口红。」

    这一砲足足打了有五十分钟之久,两个人都太累了,直接就躺在浴室的大理石上面,上面氾出许多的水光,不知倒是汗水、**,还是自己亲丈夫的精水。

    两个全身上下都充满肉慾的人,疲倦至极,就这样沉沉的睡去。我们都没有做任何的避孕措施,或对我们而言能够生出**的结晶,更能够引起我们的性慾。

    十月底的天气有时候也是很炎热的,这时候的浴室,只有躺在地上的两个人,一切好像都是静止的。

    「怎么满地都是水?」

    「要问你呀!快拿一条湿毛巾给我帮你擦擦。」

    「两个疯子,洗澡洗一个晚上,还弄得这般髒。」

    「我的妈呀!原来我的**穴可以装那么多!」

    「谁叫你子长得这么漂亮。」

    「你妈长的比我还要漂亮,我看迟早难逃你的魔手。」

    「眼前的大美女都顾不了,还去想别的。」

    「好了,快把水放满,冲一冲以后,再下去浴缸泡一泡。小鬼头,怎么你的**又硬了」

    「谁叫亲妈咪的肉肉那么嫩!」

    「大色狼」

    「骚母狗」

    「你敢骂妈!」

    「你敢骂你的小丈夫!」

    「我要把它吃掉」

    「欢迎,欢迎!」

    「小畜生,我也要压你。」

    「上来吧!我的新娘子!」

    「……唧……唧……唧……」

    「唉呦喂!!妈惨了!」

    「可没有动一下。」

    「你看你一下就插进去五、六吋了。」

    「因为我要吃奶嘛!」

    「你是不是故yì

    要整妈?」

    「我是为妈好!」

    「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

    「妈咪,如果你以后喜欢其中的奥祕,你要如何的谢我?」

    「随便你!」

    「我要妈咪爱我一万年。」

    「妈,我的**整只插进去你的子宫内了!」

    「让我们的**永远连成一体吧!」

    「让我们两颗心,结成一个!」

    「你想什么我知dào

    。」

    「你要什么我也知dào

    。」

    「我知到你爱我远胜过自己的生命!」

    「我的大**,是你生命快乐的泉源。」

    「喔…喔…喔…!心肝,我已经把你的**整根吞下了。」

    「轻轻的玩弄它,它会使你快乐无比。」

    「我,你明天晚上要不要去陪你妈?」

    「不要,我至少要陪你三天,我要喂饱我的新娘子。」

    「宝宝,听你这么说,妈妈又想哭了!」

    「以前,现在和将来,你都是我心理所想的第一个,你是皇后娘娘。」

    「我…呜…呜…呜…呜…呜…」

    「**里都已经含着宝宝的大**,还在哭!」

    母子两就这样不避讳的**的在浴室里度过了二小时。

    「你先睡吧!妈要先洗澡再睡。」

    「我替妈咪擦背。」我在她身上搽满香皂。

    「妈,你好美喔…,你是我心目中的女神!」

    「乖儿子,你在发什么呆!」

    「妈,好漂亮喔…」

    「少油嘴了,不是想跟妈妈一起洗澡嘛。」

    「好,妈你先进去洗吧!」

    「哎呀!我!」

    「妈,什么事?」

    「儿子,你的那傢伙哪时候变的那么大!」

    「我也不知dào

    ?」

    「过来我摸摸看。」

    「嗯…好硬好烫喔…」

    「妈,我给你槌背。」

    「心肝,先坐下来给妈妈捏捏大腿。」

    「妈,是这样么!」

    「再往上去。」

    「是这里吗?」

    「再往上面捏!」

    「是这儿?」

    「不是的,你先坐好,我坐在你的腿上……对这样比较好捏,你揉一揉人家的肚子嘛!」

    「妈,你躺在我的怀理我比较好揉嘛!」

    「嗯…嗯…嗯…对,对再往下面一点点!」

    「妈,这个地方怎么样?舒不舒服!」

    「这里摸起来有点麻酥酥的!」

    「这样可以么吗?」

    「再往下一点点,用力揉,……用力,你用手摸妈妈的沟沟内!」

    「乖儿子,你捏的好好,真舒服!」

    「嗯…!嗯…!可以往里面挖挖看,对!!对!!就是这样一直往身处挖!」

    「儿子,你躺下去一点,嗯…!嗯…!嗯…!再下去一点。」

    「你的傢伙在跳呢?」

    「你很喜欢它!」

    「让你玩好了!」

    「你今天不吸妈的奶吗?」

    「这傢伙揉的妈妈的**都流水出来了!」

    「来,小傢伙,进去玩玩。」

    「用力……用力插进去。」卿…插进了三四寸。

    「用力插一插,我穴内太痒。」

    「你又出水了,磨菰了这么久。」

    「妈,现在舒服点吗?」

    「心肝,搞进穴内多少。」

    「你摸摸看。」

    「咬哟,弄了半天,只进了一半。我的妈呀,我已装满了。」

    「不用急。」

    「还不急,那这一半怎么办。」

    「妈,跟你**的感觉与干妈完完全全一样。」

    「总有点不同的地方吧?」

    「要挑嘛,只有涂抹的脂粉口红。」

    「对了,你此干妈更美,脂粉口红涂抹得更为香艳。」

    「你少盖。谁不知到你现在是在妈妈的肉肉里面才这么说!」

    「我从不骗人。」

    「男人搞女人,当然都是先搞漂亮的呀,搞浓艳打扮的美女。」

    「嗯…宝贝,都快进去了哩。」

    「现在舒服吗?」

    「好了,已全根进去。」

    「你好美,你好美,真是好穴。」

    「哦,我的老天,这种味。」

    「宝贝,快吸妈的奶呀。」

    「在感觉上,没有干干妈那样顺畅,满足。」

    「宝贝,你不快乐。」

    「我也不知dào

    。」

    「是不是妈不够女人味?还是我是不够淫荡。」

    「我想宝宝和妈多住几晚会改变的。」

    「这可能是妈陪你太少。妈以后会常常和你一起的。」

    「可是,你陪妈时,你做什么,妈从来不管。」

    「妈,我一想到,我是从这边出来,就有点不自在。」

    「笨小子,世界不与妈妈打砲的,少之又少。」

    「我主要是怕你生气。」

    「我才不那么傻,我是求之不得。能跟自己的亲生儿子打砲,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妈咪。」

    「所以呀,像这种问题,如果不搞过,谁都不敢谈。」

    「这倒是实话。」

    「这就是假面具,不容易拿下问题。」

    「别的国家不去管它,台湾**的,超过百分之十。白天,大家正人君于,威风八面。一到晚上**硬了,它管你伦理不伦理,先痛快再说。这种**被外人知dào

    的,只在十万分之一,而早年的痒女盛行时,约佔千分之七八。人只要吃饱了,身体健康,它不发洩,必然会生病。」

    「妈,看不出,你懂的真不少。」

    「妈,我爱你,你下次和我干时多涂抹点脂粉口红好吗?」我用力的搂紧她,揉着,咬吻嘴唇。她像蛇,紧缠我全身。

    「我爱你,我要使你满足。」

    「心肝,慢慢揉!」她咬着我耳朵细声说,比蚊虫的声音还小。」

    《你在咬它》同样的,贴着她的耳,轻轻细语。

    「啊…啊…用力的挺几下,我要出了。」

    「唔,像一杯热鲜奶,一下子淋在**上,美极了。」

    「哦,心肝,还是用揉,我喜欢。」

    「卜滋……卜兹……卜兹……」

    「嗯…这种美感,像是在撕妈妈的心。」

    「不对,我说这是仙果。」

    「啊…啊…啊…,你……你……你用……力……插呀,呀千万……万……万别慢……慢……下来……来……来呀……呀,啊…啊…啊…」

    就这样这对,躺在床上享shòu

    **后的舒畅。我满脸全是脂粉口红印,而她**里面还不断的流出我的精液……

    三、美艳的姨妈

    与我妈妈同父异母的的妹妹…年方三十余的姨妈赖淑珍家住台北天母区,事业忙碌的赖淑贞已多年来未有回乡与我我妈叙旧,姨妈在我脑海中只留下模煳印像,署假期间,我揹负行李包依着妈妈给的字条到达天母某某社区,该社区儘是雪白浮凋外牆的豪华别墅居住的也是富豪家,我按址到了姨妈的家门口伸手按了门铃。

    此时对讲机里传来娇滴滴的女人声「是谁啊……」

    「我是……来找淑珍阿姨……」

    「喔……进来吧……」只听《啪》的一声凋花大门打开了,出来老迈女管家带领我穿越百花盛开的庭园,走进屋内一看偌大三、四十坪的客厅装潢得无与伦比的豪华,我暗自赞叹之时只见楼梯走下秀发披肩身着一袭粉白洋装的浓艳打扮的美艳少妇,皮肤雪白细嫩、身材凹凸匀称,她浑身散发着成熟魅惑、高雅美艳,摇曳的秀发飘来阵阵发香,她吐气如兰,脂粉口红香味特别浓:「喔……你是……多年不见啦……想不到你已长得这么俊俏高大耶……我是阿姨……欢迎你来……」

    俩人各分宾主面对面的坐在沙发话家常,我惊艳于眼前姨妈的美貌姿色竟看得目瞪口呆,姨妈那双黑白分明、水汪汪的桃花眼甚为迷人,姣白的粉脸白中透红而艳红唇膏彩绘下的樱桃小嘴显得鲜嫩欲滴,言谈间那一张一合的樱唇令人真想一亲芳泽,肌肤雪白细嫩,她凹凸玲珑的身材被紧紧包裹在雪白的低胸洋装内,露出大半的酥胸浑圆而饱满的**挤出一道乳沟,纤纤柳腰裙下一双迷人**雪白修长,洁白圆润的粉臂,成熟艳丽充满着少妇风韵的妩媚,比起故乡那与我有一腿的淫骚乾妈更为扣人心魄,浓烈香水脂粉口红香及成熟女人的肉香味迎面扑来,姨妈的美艳性感竟使得我色心暗生,痴痴的盯瞧着姨妈忘了面前的大美人是自己的亲长,我视线逐渐模煳竟把眼前姨妈幻觉成一丝不挂的美艳女神,似乎看见了她浑圆高耸白嫩的酥胸而奶头像红豆般的可爱,非份的遐想使得我那胯下的**不禁悄悄勃起,姨妈发觉我发呆似的神情「我……你怎么啦……」顿时把陷入粉红幻觉的我清醒了,回神过来的我不禁有点尴尬「啊……对不起……没什么……」

    美艳的姨妈似乎发xiàn

    我异样的眼神勐盯着她的前胸,姨妈不禁脸氾桃红匆匆结束话题,她召唤女管家带领我到客房休息姨妈则告退外出,我起身目送姨妈离去的倩影,我两眼圆睁睁盯着姨妈左摇右摆而被洋装绷得紧紧丰满微翘的肥臀,浑圆曲线美得令人垂涎三尺,我心想要是能和姨妈这样美艳动人的大美人缠绵**必定是快乐得不得了。

    我从女管家探知未生一子一女的姨妈现职为某大外贸公司的董事长,老公早于三年前因酒醉开车不幸车祸去世,年轻美艳的姨妈受领高额保险金成为众所瞩目的富孀,不知有多少商场男仕觊觎姨妈的美色与财富在在想着来个人财两得,可是姨妈才貌双全、自视甚高普通男人她是看不上眼的,夫妻的恩爱使她今生今世决心为过逝的老公守节,男女之情掩没内心深处而全神专注于事业的发展,这偌大的洋房少了男主人就只住着美艳迷人的年轻寡妇和年迈的女管家虽然富丽堂皇却也显得缺乏朝气,姨妈的豪华闺房位在二楼而女管家年迈迟钝就近睡在楼下房间,我则下于女管家卧房隔邻的客房内。

    我进入洁白的客房放下行李躺在睡床暗自忖思着,想那姿色娇美、成熟迷人的姨妈三十有余正是情慾鼎盛、铮?实哪昊???涣死瞎??杖找挂勾υ诙朗乜展搿⒐抡砟衙叩乃暝轮惺嵌嗝吹募拍?胪纯嗄啬昵崦姥薜乃??瞎?亟诓唤隹闪?醇涌上В?姨嬉搪枭钌畹轿???肭?璨宦字?档木?槭刮彝?宋?送肀驳穆桌硪馔既局敢搪栌杖穗靥澹?鲂恼腋龊檬被?舶岩搪韫匆?洗惨宰倘笏?蔷靡讶蹦腥烁?康男⊙ǎ?易源佑肭?璺⑸?宦讑η楹蠖杂诔墒斓呐?颂乇鹩小缎浴啡ぐ筒坏锰煜录涑墒烀姥薜母九?急晃彝媾??蚁嘈乓搪柚站恳不岷颓?枰谎?挤?谖业拇蠹Π拖拢?搪枘墙羯硌笞鞍??掳纪贡昕@、成熟媚惑的倩影使得我幻想着我那**插入姨妈的**使她舒服、爽快得欲仙欲死、不胜娇喘的媚态,遐思幻想中我的**不禁又傲然勃起,只好赶紧找到浴室冲个冷水浴冷却一时燃起的慾火。

    开学后我就此借住于这般豪华却又空旷的别墅里与美艳的姨妈朝夕相处,她那玲珑有致的身材时时散发成熟女性无比的媚惑力使得我的色心情慾与日俱增,由于欲情的溷浊、愿望的期待无意间却使我有了预感有了确信;确信亲情转化为恋情占有姨妈美丽的**为时不远了。

    我经常偷看她涂脂抹粉浓妆艳抹的情景,特别是在她涂口红时,真想抱起她疯狂接吻。又偷看她洗澡,在她脸上**抹满香皂时真想和她接吻,在她阴部涂满香皂时真想把那**的东西插进去。

    某个初秋傍晚,姨妈下班后参加了公司里女职员新婚晚宴迟迟未返,女管家料理给我吃过晚餐后她因私事请假坐车回乡下老家,留下我独自在客房里温习功课。

    入夜九点左右门铃响了几下,我心知姨妈酬回来我赶去开门,只见那美姨妈许是喝多了喜酒粉脸氾然艳红,红晕的像是熟透的红频果充满无限的娇媚,姨妈面带醉意娇呼道「我……来……来扶我进屋内……」为应酬喜宴而穿的鲜红色露臂低胸礼服把姨妈那玲珑的身材紧紧包裹得凹凸有致充满无比的诱惑,艳光照人的姨妈在酒宴上可抢光新娘美丽风采,觥筹交错之际不知迷惑多少男人的有色目光,我感受到姨妈一袭艳红晚礼服底内充满曲线美的魔鬼身材是那么光滑白嫩充满妖媚、情慾,年少的我顿时激起亢奋的慾火,我眼睛充满了色慾的光芒罩住了姨妈全身,我强忍着盪漾的心神慇勤地把不胜酒力的姨妈扶进客厅后搂着她的柳腰牵着她的玉手一步步往二楼姨妈的闺房而去,微醺的姨妈把整个柔软娇躯依偎着我,我隔着礼服感触到姨妈丰盈的**柔软富有弹性,我藉扶持姨妈得以居高临下透过她低胸领口瞧见了那几乎奔跳而出的两颗雪白肥嫩、浑圆饱满的**,高耸雪白的**挤成了一道紧密的乳沟,阵阵扑鼻的**与脂粉香水味令我全身血液加速流窜,我心想真是天赐良辰今夜非要占有姨妈那令多少男仕憧憬迷惑的**不可,我色心大起胯下的**早已迫不及待硬挺得几乎穿裤而出,那原本扶搂着姨妈柳腰的手掌也趁上楼之际趁势往下托住她丰满圆润的肥臀摸了几把,感觉肥嫩嫩的像是气球般蛮有弹性。

    我扶持着姨妈蹒跚地到达楼上姨妈的闺房从她的皮包取出钥匙开启了房门,打开灯光后我为眼前豪华的套房设备看呆了差点忘了把姨妈扶到舒适柔软的软床,我把姨妈身子轻轻的放到床上后转身锁上了房门,美色当前我情急的先行解去自身的衣裤,姨妈此刻却娇软无力的醉卧于床浑然不知佈满淫邪眼神的我正虎视眈眈她那晚礼服下令男人垂涎三尺的美艳**。好一幅美人春睡图,姨妈撩人的睡姿使得脱光衣裤的我那粗大的**亢奋得高耸挺立恨不得立kè

    插进姨妈的肥穴嫩。

    过了一会,姨妈去洗头洗澡。

    我走到床头,看见床头放满香水脂粉口红等化妆品,突然发xiàn

    枕头下竟藏着一根造形栩栩如生的假**,假**还是电动式的呢外表冷艳端庄的姨妈身为走过婚姻的女人已经领悟男女交欢时那种**蚀骨的快感,成熟妩媚的她生理上必然的有所需求但自从失去老公后夜深人静孤床独眠、月夜良宵床空被寒,每每想起过去与老公鱼水之欢、夫妻恩爱的情景不禁潸然泪下,情慾与寂寞纠缠的万般无奈让身为寡妇的她痛苦到了极点,每每辗转反侧难以入眠时她只好借助假**抽弄**藉着《**》的方式满足发洩身为成熟娇躯难掩的情慾、生理的需求,谁能解外表气质高贵端庄的姨妈内心竟是如此苦闷、这般铮?手?ひ搪璧男牡椎z密后我心想今夜务必使出乾妈调教的熟练床技让苦闷的姨妈重拾男女交欢的喜悦。

    她洗完澡出来,啊…一股极为浓烈的香水脂粉口红味,脸上涂了厚厚的脂粉和艳艳的口红,太艳丽了。

    「姨妈在睡前都喜欢涂脂抹粉浓妆艳抹,我想睡了!」

    她真的睡了!

    我小心翼翼地褪去姨妈的衣服,她丰盈雪白的**只留下那黑色半透明镶着蕾丝的奶罩与三角裤,黑白对比分明,胸前两颗酥乳丰满得几乎要覆盖不住,我吞嚥一口贪婪口水用手爱抚着酥乳,摸着摸着十分柔软富有弹性的,趁着姨妈酣睡未醒轻柔地褪下了她那黑色魅惑的三点式,姨妈就此被剥个精光横陈在床浑然不知,**裸的她凹凸有致曲线美得像水晶般玲珑剔透,那绯红的娇嫩脸蛋、小巧微翘的香唇、丰盈雪白的肌肤、肥嫩饱满的**、红晕鲜嫩的小奶头、白嫩圆滑的肥臀,美腿浑圆光滑得有线条,那凸起的耻丘和浓黑的阴毛却是无比的魅惑,姨妈浑身的冰肌玉肤令我看得慾火亢奋无法抗拒我轻轻爱抚姨妈那**的**,从姨妈身上散发出阵阵的肉香、澹澹的酒香,我抚摸她的秀发、嫩软的小耳、桃红的粉额双手放肆的轻撩游移着姨妈那对白嫩高挺、丰硕柔软的**上并揉捏着像红豆般细小可爱的**,不多时,敏感的**变得膨胀突起,我将姨妈那双雪白浑圆的**向外伸张,乌黑浓密、茂盛如林的三角丛林中央凸现一道肉缝,穴口微张两片**鲜红如嫩。

    我伏身用舌尖舔着吮着那花生米粒般的阴核更不时将舌尖深入香艳的**舔吸着「嗯……哼……啊……啊……」生理的自然反应使得睡着未醒的姨妈不由自主的发出阵阵呻吟声,**泌出湿润**使得我慾火高涨兴奋异常,左手拨开姨妈那两片鲜嫩的**右手握住粗大的**对准了姨妈那湿润的肥穴嫩我臀部勐然挺入《滋》偌大**全根尽没**,这用力一插使得酣睡中的姨妈倏然惊醒睁开双眼发xiàn

    自己竟一丝不挂的被光熘熘的我压住,那下体充实感她直觉自己被我姦淫了。

    姨妈顿时睡意全消、惶恐惊骇「我……你……你干什么……不要……不可以啊……」姨妈颤抖得大冒冷汗双手勐敲我,她一双凤眼急得淌下眼泪「呜……不……不能啊……你不能这样的……我……我是你的姨妈呀……我你不可以乱来……」她惶恐哀怨的乞求着「心爱的姨妈……你实在太……太美了……美得让我爱上了你……」

    「啊……不要……你怎能对我这样呢……你放开我……」

    「我爱阿姨你……我要享shòu

    你美丽的**……」我抽送着**「哎哟……我你疯了……这……是**呀……」姨妈肥臀不安地扭动着、挣扎着「不要啊……你怎么可以对阿姨乱来……你……你不可以……」

    「阿姨……我……我会让你舒服的……你以后不要假**了……我要让你重温**的快乐……」我边用****着边在姨妈的耳根旁尽说些猥亵挑逗言词。

    假**的祕密竟被我发xiàn

    了姨妈立时自觉惭羞得满脸通红,在我眼里显得妩媚迷人反而更加深我占有姨妈**的野心,加把劲的九浅一深把**往肉紧的**来回狂抽勐插,插得久旱的姨妈阵阵快感从肥穴嫩传遍全身舒爽无比,狂热的**竟引爆出她那久未挨插的**所深藏的春心欲燄,正值狼虎之年的姨妈完全崩溃了淫荡春心迅速侵蚀了她,久旷寂寞的**怎受得了那真枪实弹的**狂野的**,虽然是被我姦淫占有了,但她身体生理起了涟漪,理智渐形沦没它抵抗不了体内狂热慾火的燃烧,淫慾快感冉冉燃升,刺激和紧张冲击着她全身细胞,姨妈感受到**内的充实,敏感的阴核频频被碰触使得她快感昇华到高峰「啊……喔……」姨妈发出呻吟声娇躯阵阵颤抖,她无法再抗拒了。

    姨妈誓为老公守寡未曾和别的男人有着亲密交往,不料守身数年的她竟然在家里失去男主人的空旷闺房中被人姦淫了,我的**在姨妈**里来回**、膨胀发烫那充实温暖的感觉使她不由自己亢奋得慾火焚身,有生以来第一次被老公以外的男人玩弄这般不同官能刺激却使她兴奋中带有羞惭,姨妈眼神里似乎含着几许怨尤,怨疚的是婚宴上眼见我人新婚欢笑相较之下深感自自己孤独悽凉,触景伤情不禁多喝几杯藉酒消愁,不料却误了自己的清白。

    激发的慾火使得她那**如获至宝肉紧地一张一合的吸吮着**,姨妈未有生育又久未挨插那**窄如处女,我乐得不禁大叫「喔……美阿姨……你的**好紧……夹得我好爽啊……」**犀利的攻势使姨妈舒畅得呼吸急促,双手环抱住我她的肥臀上下扭动迎挺着我的**,粉脸霞红羞涩地娇歎「唉……你……你色胆包天……你竟敢姦淫了姨妈……我一生名节被你全毁了……唉……你好狠啊……」

    「阿姨……生米煮成熟饭……你和我结合一体了……就别歎气嘛……美阿姨……我会永远爱着你……」我安慰着,用火烫的双唇吮吻姨妈的粉脸、香颈使她感到阵阵的酥痒,我乘胜追击凑向姨妈她呵气如兰的涂满口红的小嘴亲吻着。

    我陶醉的吮吸着姨妈的香舌,大**仍不时**着姨妈的**插得她娇体轻颤、欲仙欲死,原始肉慾战胜了理智、伦理,长期独守空闺的她沉浸于我勇勐的进攻,半响后姨妈挣脱了我激情的唇吻,不胜娇羞、粉脸通红、媚眼微闭轻柔的娇呼道「唉……守身如玉的身子被你姦淫了……失去了贞节的我……随……随你便了……」我一听知dào

    姨妈动了春心乐得卖力的**,抛弃了羞耻心的姨妈感觉到她那肥穴嫩深处就像虫爬蚁咬似的又难受又舒服说不出的快感全身盪漾迴旋着,她那肥臀竟随着我的**不停地挺着、迎着,我九浅一深或九深一浅忽左忽右地勐插着,点燃的情燄促使姨妈暴露风骚淫荡本能,她浪吟娇哼、朱口微启频频频发出消魂的叫春「喔……喔……小色狼……太爽了……好……好舒服……**受不了了……我……你好神勇……啊……」强忍的欢愉终于转为治荡的欢叫,春意燎燃、芳心迷乱的她已再无法矜持,颤声浪哼不已「嗯……唔……啊……我……你再……再用力点……」

    「叫我亲哥哥的……」

    「不要……我是你姨妈……怎可以叫你亲……亲哥哥的……你太……太过分啊……」

    「叫亲哥哥……不然我不玩穴了……」我故yì

    停止抽动大**害得姨妈急得粉脸涨红「羞死人……亲哥哥……我……我的亲哥哥……」我闻言大乐我连番用力****,粗大的**在姨妈那已被**湿润的**如入无人之地抽送着「喔……喔……亲……亲哥哥……美死我了……用力插……啊……哼……妙极了……嗯……哼……」姨妈眯住含春的媚眼激动的将雪白的脖子向后仰去频频从小嘴发出甜美诱人的**,姨妈空旷已久的**在我粗大的**勇勐的冲刺下连呼快活已把贞节之事抛之九宵云外,脑海里只充满着鱼水之欢的喜悦。

    我的**被姨妈又窄又紧的**夹得舒畅无比,改用旋磨方式扭动臀部使**在姨妈肥穴嫩里迴旋「喔……我……亲……亲哥哥……姨妈被你插得好舒服……」姨妈的**被我烫又硬、粗又大的**磨得舒服无比,暴露出淫荡的本性顾不得羞耻舒爽得呻吟**着,她兴奋得双手紧紧搂住我,高抬的双脚紧紧勾住我的腰身肥臀拚命的上下扭挺以迎合我**的研磨,姨妈已陶醉在我年少健壮的精力中,舒畅得忘了她是被晚辈姦淫的而把我当作爱人浪声滋滋满床春色,**深深套住**如此的紧密旋磨是她过去与老公**时不曾享shòu

    过的快感,姨妈被插得娇喘吁吁、香汗淋淋、媚眼微闭、姣美的粉脸上显现出性满足的欢悦「哎……姨妈好好爽……亲哥哥你……你可真行……喔……受……受不了啊……喔……哎哟……你的东西太……太大了……」姨妈浪荡淫狎的呻吟声从她那性感诱惑的艳红小嘴频频发出,**的**不断向外溢出沾溼了床单,俩人双双恣淫在肉慾得激情中我嘴角溢着淫笑「心爱的阿姨……你满yì

    吗……你痛快吗……」

    「嗯……嗯……你真行啊……喔……姨妈太……太爽了……唉唷……」姨妈被我挑逗得心跳加剧、血液急循、慾火烧身、**横流,她难耐得娇躯颤抖、呻吟不断。我促狭追问说「美阿姨你说什么太大呢……」

    「讨厌……你欺负我……你明知故问的……是你……你的**太……太大了……」美姨妈不胜娇羞闭上媚眼细语轻声说着,除了老公外从来没有对男人说过淫猥的性话,这使成熟的姨妈深感呼吸急促、芳心盪漾,我存心让端庄贤淑的姨妈由口中说出性器的淫邪俗语以促使她抛弃羞耻全心享shòu

    男女交欢的乐趣「阿姨你说哪里爽……」

    「羞死啦……你……你就会欺负我……就是下……下面爽啦……」她娇喘急促我装傻如故「下面什么爽……说出来……不然亲哥哥可不玩啦……」姨妈又羞又急「是下……下面的**好……好爽……好舒服……」姨妈羞红呻吟着我却得寸进尺「说来我听……阿姨你现在干嘛……」

    「唉……羞死人……」性器的结合更深,红涨的**不停在**里探索冲刺,**碰触阴核产生更强烈的快感,姨妈红着脸扭动肥臀「我……我和我**……我的**被我插得好舒服……姨妈是**好色的女人……我……我喜欢你的大**……」姨妈舒畅得语无伦次简直成了春情盪漾的淫妇荡女,她不再矜持放浪去迎接我的**,从有教痒高雅气质的姨妈口里说出淫邪的浪语已表现出女人的屈服,我姿意的把玩爱抚姨妈那两颗丰盈柔软的**,她的**愈形坚挺我用嘴唇吮着轻轻拉拔,娇嫩的奶头被刺激得耸立如豆,浑身上下享shòu

    我百般的挑逗使得姨妈呻吟不已淫荡浪媚的狂呼、全身颤动**不绝而出,娇美的粉脸更洋溢着盎然春情,媚眼微张显得娇媚无比「哎哟……好舒服……拜託你抱紧我……亲哥哥……啊…啊…嗯……」淫猥的娇啼露出无限的爱意姨妈已无条件的将贞操奉献给了我。

    我知dào

    娇艳的姨妈已经陷入性铮?实牡叻甯叱保?绕湎袼?浅墒焱付サ亩?质毓讯嗄甑娜馓澹?耸比绮桓?搪栊缀莸某椴灏阉?娓鏊廊セ罾慈盟?匚履信?馓褰换兜拿烂钍挂搪杪?惴裨蚩质俏薹ú┤∷?蘸蟮幕缎模?婕确?硐麓步?搪璧慕壳??脖咭焕??耸币搪杳难勖榧?铱柘履歉?a?斓梅⒆系募Π停?吹靡搪璺夹囊徽鸢迪胱耪媸歉?畚按执蟮募Π臀夷昧苏硗返嬖谝搪韫饣?朐驳拇蠓释蜗拢??谴槲诤诹晾鲆趺?哺堑某芮鹣缘酶咄簧贤Γ?艺玖⒃诖脖叻挚?搪栊蕹ぐ啄鄣乃?群笏?旨芷鹚?男⊥雀樵诩缟希?治兆庞舶鸢鸬募Π拖扔么蠊晖范宰乓搪枘窍溉缧【逗烊笥质?蟮娜夥於号?牛?搪璞欢号?梅释尾坎煌5耐?贤Υ兆牛?狡?醮较袼评鹩阕煺藕献潘坪跗炔患暗匮凹?澄铩膏浮??笄竽惚鹪俣何依病??赘绺纭??乙?蟆??蠹Π汀??萦毮憧觳褰?窗伞??刮蚁胧鞘焙蛄僳铝σ煌θ??迦耄?┱钩銮?璐?诹钆?嘶对梦薇鹊摹独虾和瞥怠肪?嫁彰?昂蟪椴遄牛?蠹Π腿?眯⊙???模?椴逯?涓?窍孪录?撞宓靡搪杌肷硭致椤⑹娉┪薇取恫纷滩纷獭纺信?云髯不髦??痪?诙??搪枞绯杖缱硎娣?冒迅龇释翁Ц咔昂笈ぐ谧乓杂?衔矣论潞菝?某椴澹??严萑胍?业募で橹惺俏尴薜氖嫠?⑽尴薜?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快、无弹窗!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