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9 部分阅读

作者:1145892305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爹啊,娘啊……」一身白孝衣的妹妹哭喊着奔向灵堂,母女俩抱在一起又是一阵悲嚎。

    趁她们母女悲哭的间隙,我匆忙找了些昨天帮忙的乡亲吃剩的饭菜胡乱填饱肚子,早上看到娘憔悴的样子,我知dào

    娘经过一天的忙碌、哀哭,晚上没吃好饭又和我疯狂地交合,体力和精力都有些不济,我赶紧忙活着又炖了一只老母鸡,留了些剩馒头,给娘和妹妹端了过去。

    「福霞,好了,先别哭了,你看娘昨天哭了一整天,现在都累得不行了,行了,劝劝娘,都别哭了,把饭先吃了,爹死了不能复生,你想让娘再哭出个好歹来啊?你走了一晚上山路,也累了,来把饭吃了!」我拿出哥哥的威严劝着福霞,眼睛却一直盯在娘的脸上关切看着她。

    妹妹看了看娘,渐渐收住哭声,抽泣着接过我端来的饭菜。娘明白我话里的意思,我炖鸡汤主要是给她补身子的,娘抬头望了我一眼,看到我关心地盯着她看,羞得头赶紧又低了下去!

    很快,妹妹服侍娘把鸡汤和馒头吃完,我忙活着收拾完碗筷,过了不久哥哥嫂子也过来了,墙上的破挂钟快走到9点的时候,村里帮忙的人也都陆续赶了过来,送爹走的时候终于到了。

    送葬的队伍从小院鱼贯而出,在绵延的山路上缓慢地前行。前面放着爹碎骸的杨木棺材,后面紧跟着悲嚎的亲属,远远的围观的人群黑压压的立在埋爹的土坑旁,似乎在欢庆这个可怜的老人终于结束病残的生命。

    我搀扶着娘,两人的身子佝偻着,像在向人们展示我们的身体因悲伤而不再挺直,娘的眼里已不再有泪水流出,只是象征性地低低地干嚎着,娘两腿比平时走路要分得更开,在我的搀扶下,仍步履蹒跚。

    我把头低的更向下,轻轻握住娘柔嫩的小手温柔地抚摸着,带着无尽的关爱悄声说:「娘,你后面很疼吗?不要紧吧?」

    娘看到我在这样的环境下,还向她说这么羞耻的话,苍白的脸顿时羞得通红,脸上一阵慌乱,头赶紧低下胸口,嘶哑着嗓子断断续续道:「坐着的时候……不觉得疼了……一走起路来……腚片擦着……有点疼……好了……福林……别再说话了……」

    我见娘没什么大碍放下心来,合着娘的干嚎低沉地悲鸣着!

    纸马、纸牛、爹平时的衣物在大火中熊熊然尽,灰烬被秋风卷着盘旋在土坟上面,爹终于入土为安了!爹给我留下了最好的婆娘,沉沉睡在这堆起的黄土里。

    哥哥嫂子早已回家过他们甜蜜的小日子,妹妹几天后也回去了山外,丈夫家才是她生活的全部,小院又恢复了往日的安静,只有从门口那崭新的白纸对联上,才能看出这个破落的院落,刚刚经lì

    了一场喧闹的葬礼。

    几天的忙碌再加上那两次疯狂的交合,我和娘都感到特别的疲惫,心底的欲火也暂时压抑下来,娘晚饭又杀了一只老母鸡,这个朴实的农村老妇人平时把那几只能下蛋的老母鸡看得比金子还金贵,可是在此刻却因为要照顾肚子里的胎儿和她劳累的新汉子,又或许知dào

    马上就要离开这个破败的家远去,不再怜惜它们!

    娘像个初婚的新嫁娘,娇羞得坐在我的大腿上,依偎在我温暖宽广的怀抱里,温情地伺候着我吃完晚饭。吃过晚饭,娘把大门紧紧拴上,又跑到灶间生火烧了一大锅热水。

    大铁盆里的热水冒着丝丝的蒸汽,我和娘身上的衣物在对方的服侍下轻轻褪下,娘**着雪白的娇躯,温柔地洗净我头发上的污渍,白嫩的小手拿着沾湿的毛巾在细细地擦拭遍我身体的每个角落。

    最后娘弯下要,用红嫩的小嘴轻轻吻了我跨间的活物一下,直起身,带着一脸的红晕娇笑地望着我,哦,娘在等待着她亲生的儿子,深爱的汉子为她擦拭身体!

    我拿过洗脸盆放在椅子上,用水瓢倒满热水,娘轻轻散开发髻,乖巧地俯下头,把一头的长发浸泡在水盆里。娘这几天白头发用多了一些,但依然无法破坏娘长发的飘逸和美丽,我怜惜地用肥皂洗净娘发间的污渍,拿过一条干毛巾轻柔地擦干娘发上的水迹。

    我捧起娘的长发放在脸上,一股带着淡淡肥皂味的发香涌进我的鼻子里,我深吸几口,松开手让发丝轻轻滑落。娘看到我陶醉的样子,冲我一声娇声,轻轻用手拍打了我一下,我回过神来,对娘不好意思地做了个鬼脸,沾湿毛巾开始为娘擦拭身体。

    娘纤细的娇躯因为为我孕育胎儿而略显发福,因为天生丽质,又加上经常穿着长布衣裤,娘的皮肤躲过了阳光的暴晒,依旧像20多岁的年轻姑娘一样柔滑白嫩,雪白的皮肤上看不到一丝的瑕疵。

    娘哺育了四个孩子的**,本来像干瘪的水袋一样软软地垂在胸口,现在却因为再次怀孕,重新变得白嫩饱胀;娘的乳晕在**旁边围了一个小圈,色泽暗淡,微微露出一丝肉色。

    我拿着毛巾柔柔地在娘的**上打着圈,娘「咯咯」一笑,搭在我肩膀上的小手轻轻将我一推,「小坏蛋,别捣乱,痒,呵呵,快点擦下面吧,水快凉了!」

    我轻轻吻了下娘被我挑逗硬起的奶头,继xù

    向下为娘擦拭着!

    娘的腹部高高隆起,圆鼓鼓的,像一座凸起的小山丘。娘腹部的皮肤依然雪白,但并不光滑。生育过我们四个的肚皮,残留着过多的妊娠纹,我们的胎儿现在又把这些残纹重新撑开,从上往下裂开着一道道紫红色的小缝隙,虽然摸上去感觉一层层的刮擦,却昭示着母性的伟大和生命的蓬勃,依旧是性感撩人!

    娘的阴毛不再乌黑,年龄大的老妇人的阴毛挂着一层灰白,但却依然茂盛浓密,散发着成熟女人诱人的神mì

    !性感的阴毛下遮盖着的是肥硕的**,岁月的沉淀,让娘的大小**浮现出一层紫黑的神mì

    光泽,此时它们微微张开着,鲜红娇嫩的肉穴在我的擦拭下,一张一合地蠕动着。

    深黑色的屁眼上,肛肉因为那天晚上的交合,现在翻开更多,此时也在一紧紧地收缩着,娘嘴里轻轻发出愉悦的呻吟声,「哦,福林,别在逗娘了,娘累了,快点擦啊!」

    我把娘轻轻推坐在椅子上,毛巾轻轻掠过娘雪白丰腴的大腿,滑下娘没有一丝赘肉的光滑平坦的小腿肚,落向娘娇嫩的小肉脚!

    我轻轻地抬起它们把玩着,哦,娘的小脚格外地白嫩,脚趾头修长挺直,脚掌没有一丝其它老妇人那样的脚茧,异常的光滑平坦,脚背肉鼓鼓的,如白玉般晶莹剔透,隐约能看到肉里面青色的血管,娘的小脚真是世间少有的尤物!

    娘「咯咯」的笑着,小脚轻轻挣脱我的手掌,继而弯下身捡起地上的布鞋穿上,那性感的尤物瞬时消失在鞋子里,只露出一寸雪白的脚背!

    面对娘如此雪白性感的**,以前早该欲火燃烧的我,却因为几天的劳累冲动不起来,我低低叹一声气,无奈地看着我胯下疲软的活物!

    娘伸手摸了一把跨下的活物,然后轻轻挪开身子,冲我轻声的娇笑着:「好了,小坏蛋,小宝贝,你们两个今天都累了,乖乖地去睡觉吧!」

    说完,娘低低地笑着,哼着欢快的山村小调,裸着身子去堂屋拿出我们那天疯狂后没来得急洗的裙子和内裤,和我们刚才的衣物一起收拾到大铁盆里,

    娘裸着光滑雪白的娇躯坐在小凳子上,飘逸的长发轻轻散在光滑的后背上,娘哼着,笑着,俯下身利索地洗着我们的衣物!我则在旁边打下手,帮娘打水、倒水、晾衣服,一副夫唱妇随的幸福画面!

    晾完最后一件娘的内裤,将最后一盆水倒在院子里那颗大枣树下,我一脸坏笑地走到娘身边,张开手臂作势要抱娘,娘羞红着脸看着我,轻轻扭动着身子拍打着我的手臂,与我调笑着!

    我瞅个空隙,一把把娘搂住,娘「嘤咛」一声,软软地倒在我怀里,我把娘轻轻抱起,娘伸出手臂柔柔地环绕在我的脖子上,头软软在靠在我的胸口上,眼睛一眨一眨地一脸温情地盯着我看!

    我开怀地笑着,哼着喻示胜利的歌声,抱着娘走向堂屋,我和娘终于毫无顾忌地躺上了爹和娘睡过的床,我找出一件红色的半新的被子盖在我和娘**的**上!

    娘头软软地靠在我的臂弯里,两只葱嫩的小手轻轻按在我的胸膛上,一条纤细的白腿搭在我双腿间,白嫩的大腿根部柔柔地顶在我的活物上,娘呼吸逐渐匀称缓慢,带着一脸幸福满足的微笑熟睡过去!

    「end」

    一、淫荡的少年

    我考上了高中,要搬出家里,然后独自在外面住上三年,那会是一种多美好的事情啊……

    我爸爸由于工作关系,大部分时间常常四处出差,每年留在家里的时间不会超过两个月。

    妈妈是个标准的家庭主妇,虽然已经37岁了,但是依然美丽,最特别的是,她的身材还是保持着36-23-38,连我自己都因为妈妈这样的魔鬼身材而困扰着,特别是她涂脂抹粉浓妆艳抹后看起来年轻10岁。我进到客厅,准bèi

    回到自己的房间,经过爸妈的卧房时,看到妈妈刚洗澡出来,正坐在化妆桌前为自己涂抹乳液,从门缝看去,那种诱人的魅力丝毫不减,她又为自己喷香水、打粉底、扑香粉、搽胭脂、画眼影、涂口红上唇彩,真浓艳。

    我又开始苦恼了,**又开始涨大,不知dào

    什么时候,我总是会对涂脂抹粉搽了艳丽口红的妈妈产生兴趣,而且这时候我才发xiàn

    自己有条怪物般的**,几乎有30公分长而且直径也几乎有六公分,相较于我只有165的身高,这条**的确是可怕!

    这时候的我忍不住地将拉炼拉开,好让自己的**出来透透气,但是我没有注意到自己**实在太大了,所以当我拉下拉炼的时候,**弹出来打在门上。

    「啪……」不仅发出声响,而且还将原本仅是靠上的门给推动了几公分,妈妈马上就发xiàn

    我正在门外偷窥她。

    我看到妈妈温柔的眼光,并没有任何的责难,相反地还向我招手,要我过去坐在她的身边。我慢慢地推开房门,一步一步地走向妈妈的身边,并且坐在床上,与妈妈靠拢地坐着,妈妈涂的脂粉口红真香。

    「你……你对妈妈的身体会感到兴趣,其实是很正常的,在妳们这样年纪的年轻人,本来就会对异性的身体产生兴趣。千万不用觉得不好意思。来,看着妈妈!妈妈的脂粉口红涂抹得够艳吗!」

    妈妈用着极为温柔的声音与语调,要我转头看着她的身体,我转头过去看,啊…脂粉厚口红艳,太漂亮了!妈妈吻了我一下,真香艳。

    很自然地妈妈胸前那对36c的**就映入了我的眼内,妈妈抓起我的手,让我的手掌放在自己的**上面,柔软的触感,立kè

    从我的手指传达到脑里,我微微地用力,妈妈的**上面马上随着手指的力道而呈现微微下凹的痕迹,妈妈微笑着看着我,我看到妈妈的笑容,胆子也渐渐地大了起来,我的另外一只手也握上了妈妈的另外一只**,我轻轻地揉捏着,觉得非常好玩。

    「如果想要的话,你可以吸看看?!」妈妈看到我只是这般的玩,出言鼓励我,可以有进一步的动作。

    我放开妈妈的**,将脸凑过去,鼻子里面闻到一股浓浓的脂粉口红香甜的味道,我尝试地用舌尖去舔了一下**,妈妈的嘴里发出了一声「啊……」的声音,我立kè

    抬头看着妈妈,妈妈笑着点点头,说「没关系,你只是很凑巧地刺激到妈妈的性感带,所以妈妈才会忍不住地叫了出来。」

    「**真香!什么是性感带?」我很好奇地继xù

    追问下去,妈妈微笑着说:「我在上面喷了香水搽过脂粉和口红,性感带是男女身上特别敏感的部位,每个人的部位都不一定相同,像我……很喜欢在**上涂脂抹粉,你跟……某个部位被碰触到,只要碰到那里,我就会不由自主地兴奋,而刚刚你就是碰到了妈妈的**,而且因为很香艳你用舌头去舔,所以……」

    我看到妈妈这般仔细地解释,荡心忽起,含住妈妈那涂满脂粉口红的**,用舌尖不断地上下舔弄,并且双手搂住妈妈,让她没有办法可以挣脱自己的舔弄,这时候只听到妈妈不断地娇喘,但是她并没有出力挣扎或者是出言阻止,相反地她只是不断地呻吟,而这种呻吟传入我的耳朵之后,对我产生了更大的刺激,我更加卖力地舔,希望妈妈可以继xù

    呻吟给我听!

    「啊……啊……啊……我……啊……啊……啊……先放开妈……啊……」经过了好一会,妈妈才要求我放开她,这时候妈妈双颊绯红,煞是好kàn

    ,而且娇喘连连,更是惹人怜爱。我放开妈妈,妈妈想要站起来,但是刚一站起,整个人就软倒坐在地上,我看到床上有处湿了一大片,妈妈发xiàn

    我注意到那片湿润之处,就略带娇嗔地说:「都是你刚刚弄得妈妈都兴奋了,所以才会这样。」

    「可是,这是从哪里流出来的呢?」我继xù

    问着。

    妈妈趴回到到床边,让我转到她的身后,并且指引我去看她的**。我看到哪里有着两片肥厚的肉唇,而週围的阴毛都因为沾染了那些液体而显得闪闪发亮。

    我也用舌头去舔,想不到妈妈更是无力地呻吟了起来,我高兴地继xù

    舔弄,而妈妈也没有阻止,只是继xù

    发出她那令人心神荡漾的呻吟……

    「啊……啊……好舒服……我……好舒服啊……啊……啊……喔……啊……啊……喔……我……你用手指头……插进来……啊……对……就是那里……没关系……你慢慢地……喔……对就是那里……好……好……用力抠……对……啊……好舒服啊……对……就是这样……这里是女人的**……也是……男人最喜欢玩的地方……啊……啊……啊……我不行了……我要丢了……不要停下来……对……啊……啊……啊……让我丢……妈妈……拜托你……啊……啊……啊……」

    妈妈发出长长的赞叹声后,身体抖动了几下之后,就整个人扑到床上,一动也不动。我连忙来到前面,看到妈妈正带着微笑看着我,妈妈要我将她抱起来,妈妈吻了我一下,说:「自从你老爸迷上了旅行之后,我已经好久都没有这样舒服过了,我刚刚丢,就是女人达到**的一种表现,谢谢我的我,让妈妈舒服。」我听到妈妈这样讲,才放心。

    妈妈休息了一下,就要我躺在床上,然后她俯下身去,含住我的大**,然后用手轻轻地套弄,弄得我好不快活啊…而且妈妈的舌头就好像一条灵巧的水蛇,在我的**上面四处游走,并且所到之处都会引起一种令人头皮发麻的感觉,弄得我也忍不住地呻吟起来……

    「啊……啊……妈……好奇怪喔……啊……我……啊……啊……」虽然如此,但是妈妈还是继xù

    地舔弄,而这时候我也发xiàn

    妈妈在舔弄之外,也有在吸吮,并且我看到妈妈的头正在上下地套弄,就是这时候我会觉得特别地舒服,弄了也不知dào

    有多久,妈妈终于有些累了,她放开我的**,爬上床来,与我躺在一起,说:「我,你的精力真是可怕!我帮你这样**了快要四十分钟,你都没有想要射精吗?」

    「我不知dào

    ,我只觉得很舒服,但是没有什么……射精的感觉!」妈妈看到我这样讲,她又看到我胯下的大**,心里一横,就翻身上马,将我胯下的**对准自己的**,她闭上眼睛,慢慢地将我的大**吞入自己的穴里,可是她没有想到自己已经好久都没有跟人作爱了,虽然生育过,但是**已经变得比较狭窄,不输当年处女的时候,所以这次她又再度经lì

    了一次破瓜之苦,所差的只是没有流血而已。好不容易她终于将我的**完全地吞入,这时候她已经满身大汗了,我说:「妈,你的那里夹得我好紧、好舒服喔…」

    「傻孩子,呆会我还要让你更舒服呢!」妈妈慢慢地提身上来,我觉得这种感觉比起刚刚的**感受又不一样,虽然刺激没有那样强烈,但是区域却是变大许多,整个**以及**都在妈妈的**里面获得了极大的满足与快乐!而我也看到妈妈的脸上流露出愉悦的神情,她一上一下之间,两人都得到了极大的快乐!

    「啊……啊……我……你这条**……以后不知dào

    有多少女人会为你着迷……啊……啊……啊……妈妈好快活……我好快活啊……我亲儿子……的**……正在**弄我的**呢……啊……啊……」

    「啊……妈妈……我也好快活啊……你弄得我好舒服啊……我好快乐……以后……我还要让妈妈快活……好吗……」

    「我……你……真好……以后妈妈也会让你继xù

    快活……啊……啊……我要丢了……我又要丢了……我在亲儿子的**弄下……又要丢了……啊……啊……啊……啊……」

    妈妈再度软倒地趴在我的身上,我让妈妈躺在床上,然后依照妈妈的指点,将妈妈的双腿扛起来,然后将自己的**慢慢地插入妈妈的**里面,继xù

    地抽送,直到两人双双丢精为止……

    我自从跟妈妈发生关系之后,这个暑假,我跟妈妈之间已经成为夫妻关系了。每个晚上,两人总是疯狂地作爱之后,才肯相拥而睡,而白天的时候,更是经常性的作爱,无论是谁,性致若起,则不择地皆可作爱!

    这天早上,我刚刚去晨跑回来,经过了五公里的跑步之后,我去洗了澡,我的身上已经是充满了香皂味,但是当妈妈闻到那股味道之后,却是兴奋得搂着我就疯狂地舔食,妈妈拉开我身上的衣服,她的舌头从脖子开始,慢慢地往身体舔去,并且连**也不放过,接着妈妈继xù

    地舔,来到了小腹,鼠蹊,然后就到了那条如同巨蟒般的**!经过妈妈的舔弄之后,我到处都沾满口红,我下面早就已经勃起了,胯下的巨蟒在被舔弄过后,更是杀气勃勃,妈妈转身趴在地上,将她的**高高抬起,好让我可以将****入她自己的**里面……我快速地就将****入妈妈的**里面,并且熟练地抽送着,两人经过十来天的作爱之后,已经相当熟练对方的反应,可以充分地刺激对方的敏感带,让对方获得真zhèng

    的满足!

    「喔……好……你的**真是棒……妈妈被你搞得好舒服……好快活啊……啊……对……我好喜欢你这条**……弄得我真是快活……我……啊……啊……啊……啊……啊……」我趁着妈妈在呻吟的时候,一口气连续快速地抽送了几十下,弄得妈妈根本就受不了,整个人只能张大了嘴巴,无法呻吟,而我则是充满了彻底征服妈妈的快感!这般美丽的**,真是好啊……我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带领着妈妈进入**的天堂。

    妈妈丢了一次之后,整个人有些萎靡,我扶着妈妈回到房间,然后自己就去再冲洗身体。当我在浴室里面全身涂满香皂的时候,浴室的门被推开,我转头看见妈妈**地走了进来,然后从背后搂住我,将她胸前那两团肉球顶在我的背部,慢慢地磨蹭。两人就这样在浴室里面相互消磨着。

    「你真是妈妈的好宝贝,弄得妈妈真是好舒服」

    「妈妈,别这样说,不是你教我,我怎样知dào

    要如何来孝顺你呢?」

    「还记得妈妈有跟你讲过,妈妈有两处性感带特别敏感的事情吗?!」

    「记得啊…,妈,另外一处是哪里啊…?!」

    妈妈放开我,走到我的面前,弯下腰去,抬高自己的臀部,然后张开大腿说:「就在妈妈的屁股里面。」

    「妈……你是说……」

    「对,妈妈另外一处性感带就是肛门!也就是说如果进行肛交的话,妈妈将会获得更高一层的快感。」

    我上前搂住妈妈,我的手指立kè

    就插入了妈妈的屁眼里面,并且就像是玩弄**般的抠弄起来,妈妈随即知dào

    我的意思,她高兴地搂住我,流下泪来。但是她随即感受到我玩弄她屁眼所产生的快感,而且这时候她已经被我推倒躺在浴室**的地上,并且我正捧起她的下身舔食着,更是她兴奋的是我正在舔弄她的屁眼!

    那是我我爸爸从来不愿意作的事情,她知dào

    今天将会是一个美好的日子!她指点我先在她穴里抽送几下,让**上沾满了淫液之后,才好玩后庭花。我先插入穴里,缓缓地抽送着,直到妈妈叫我可以停下来,我将**抽出来,然后抵在妈妈的屁眼上面,妈妈老经验地将肛门口对准我的**,并且放松肌肉,让那条巨蟒**可以顺利地进入……虽然说妈妈已经有过许多经验,但是我的**实在是太大了,所以我还是花了不少的功夫才将巨蟒插入一半,但是这时候妈妈已经觉得过去被开发的部位已经完全地被塞满了,她知dào

    如果要让我完全进入的话,对她自己将会有危险,所以她就要我不要再插入了,可以开始抽送。

    而这时候我觉得自己的**被夹得很疼,并不舒服,但是为了让妈妈满足,所以我还是抽送。没有想到当我开始抽送的时候,妈妈发浪的程度远超过去的情况,我只好两手抓住妈妈的**,然后继xù

    抽送,好让妈妈进入最高的天堂……

    「啊……啊……我的屁眼……要被亲儿子**穿……啊……啊……好爽……好美……我已经好久都没有……这样爽过……啊……啊……好棒……好爽……我好乐啊……真是太棒了……啊……啊……啊……啊……啊……」

    美好的时光总是很快就过去,我的爸爸回国来,呆了差不多两个礼拜之后,又出去游玩,这两个礼拜,母子两总是装得若无其事的样子,所以爸爸也没有发xiàn

    任何异状。接着,妈妈带了我来到台北,除了要报到之外,顺便安排我住到自己以前一位朋友的家里。

    这个朋友是我妈妈从小就很要好的朋友,但是太过忙于自己的事业,所以到现在依然都还没有结婚。她叫做艳霞,自己一个人住在大厦里的一个单位,听到好友相托,自然是很乐意地就让我住下来。当我跟着妈妈来到艳霞的住处之后,艳霞很热情地安排了一间相当大的房间给我,然后邀我的妈妈一起睡,准bèi

    晚上好好地聊天。

    我看看房间,足足有十坪大小,而且里面有张床,跟一些橱柜,我把带上来的衣服整理一下,摆进橱柜,然后来到浴室准bèi

    洗澡。我看到妈妈跟艳霞已经换上了家居服,无独有偶,两人都是极为性感的打扮,妈妈穿了一件热裤加上一件亚麻衬衫;而艳霞则是穿着一条运动型的内裤跟内衣,她们浓脂艳抹,脂粉口红涂抹得又多又艳。看起来,艳霞也可以算是一个相当开放的女人。

    我来到浴室,慢慢的冲洗,然后故yì

    不穿上衣,只穿了一件短裤就来到客厅里面。艳霞跟妈妈这时候正坐在客厅里面搽脂粉涂口红,看到我过来,妈妈要我挨着她的身边坐,然后妈妈又为艳霞涂口红上唇彩。

    我的眼睛几乎没有离开过艳霞的身上,听妈妈说,她比妈妈小一岁,算来今年也是三十九了,但是她的身材比起妈妈却是更加地具有诱惑力,胸前两团肉球夸张地隆起,修长的大腿,我看着浓脂艳抹的她,自己胯下的巨蟒又开始不安分了……

    「我,你……裤子里面塞了什么东西啊…?!」艳霞最先注意到我裤子里的变化。虽然说她也专注地在看电视,但是女人总是敏感的,特别是当有男人注视着她的身体时,总是会察觉的。艳霞早就注意到我正在偷窥她涂抹脂粉口红,一则认为这是好友的孩子,二则认为自己的身体还能够引起这样年轻人的注意也是一种可以夸耀之处,所以她并没有点破。但是当她注意到我胯下有着夸张的变化时,她忍不住地出言相询。

    「嗯……嗯……没什么啦!你……你好漂亮啊…」我这时候根本不知dào

    该怎样应付,还是由妈妈帮我解决。

    「艳霞,这孩子的本钱比较雄厚,不是我在裤子里面塞了东西。」艳霞好奇地凑了过来,伸手捏一捏,她不太敢相信地抬头看着妈妈,妈妈微笑着将我的裤子拉开,那条巨蟒弹了出来,啪地打中了妈妈的手。艳霞不敢相信地看着眼前的巨蟒,她伸手抓住,妈妈对她点点头,艳霞用手慢慢地上下套弄,我知dào

    今晚又有艳福了!

    「天啊…美君,我我的**真是可怕啊…?!你怎会生出这样的怪物呢?!」

    「呵呵……艳霞,如果你尝过我的滋味之后,你才会知dào

    什么叫做可怕!」

    「你……莫非……已经跟他那个了?!」

    「艳霞,你又不是不知dào

    ,他爸爸几乎都是在外面旅游,哪里管我呢?我只好……跟我那个,来解决自己的需求。而且我已经结扎了,倒是没有什么关系。怎样?!今晚要不要让他陪陪你啊…?!你在上面涂抹点脂粉更好!」

    艳霞这时候迫不及待地在我的**上喷香水、搽脂粉,妈妈则和我接吻起来,然后艳霞张开那涂满口红的嘴唇含住我的**,并且用舌头去舔弄。

    这时候我才感觉出来妈妈的技巧有多好!虽然说艳霞的舌头也还蛮有技巧的,但是却没有像妈妈那般的好功夫,所以我可以轻松地让艳霞帮我**,而依然地去享用妈妈的美穴!

    这时候艳霞帮我舔弄**,妈妈让我舔弄刚刚搽了脂粉的**,而妈妈则是去舔弄艳霞的**,三人相互地帮对方服wù

    ,弄得是满室生春,春意盎然!三人舔弄了许久,艳霞先受不了,她的嘴巴已经没有办法继xù

    含住我的**,只好停下来在搽脂粉涂口红。

    这时候妈妈要艳霞脱掉衣服,然后让艳霞坐上去,慢慢地将我的**吞入穴内。虽然说艳霞没有结婚,但是她还是保有一些性生活,但是这般雄伟的**她可还是头一遭遇上,只见她龇牙裂嘴,好不容易才将我的**吞进去三分之二,外面还賸下好大一截!

    妈妈要艳霞开始套弄,而她则是跪在我的两之间,为我涂抹口红,用舌头**我的嘴唇,再接吻起来。这种玩法,我可还是第一次遇上,刺激与快感都特别强烈,但是我可没有这般无用,我依然打起精神,好好地应付艳霞,让她可以尝尝甜头。艳霞穴里愈来愈湿润,而且也愈来愈可以适应我的尺寸,所以艳霞套弄的动作也愈来愈大,**在套弄近百下之后,已经可以完全地没入艳霞的体内,而这时候艳霞也开始浪了起来。

    「啊……美君……我好爽啊……我是第一次被这样棒的****弄着……喔……真是太棒了……我……我可要爱死你了……你以后住这里……可要好好地让我爽快……喔……喔……啊……啊……美死了……美翻了……啊……真是棒呆了……啊……啊……啊……啊……这样的好宝贝……真是人间至宝……喔……啊……啊……」整间客厅里面都可以听到艳霞的**声,而且艳霞已经乱披头发,摇头晃脑,看得出来她已经进入**了!

    「啊……啊……好爽……啊……啊……啊……我来了………啊……啊…啊……」艳霞整个人软倒趴在我的身上。我将艳霞抱起来,然后移到沙发上面,然后含弄她那涂满脂粉口红的**,让她躺着休息。

    但是我却跟妈妈来到艳霞的面前上演另外一出活春宫。我躺到艳霞面前的茶桌上面,然后让妈妈慢慢地将我的**吞入**里面,由于妈妈是採背入式,所以变成妈妈正面对着艳霞。然后妈妈就开始慢慢地上下套弄,套弄近百下之后,妈妈将**上提,然后**滑出,接着妈妈蹲到茶桌上面,这次是将**对准屁眼,并且慢慢地吞入!当完全吞入之后,妈妈也往后仰,变成像是铁板桥的姿势,但是她却可以将**插入屁眼的模样完全地展现在艳霞的面前!

    艳霞看见这般的模样,心中淫念大起,趁着美君上下套弄取乐的时候,她凑上前去,用舌头舔弄美君的**,让美君爽得不得了!

    「啊……啊……好美……好棒……啊……啊……啊……」美君在两人的夹攻之下,爽得昏迷过去,这时候我和艳霞将妈妈扶起,让她躺在沙发上,然后艳霞带着我来到餐桌旁边,她躺到餐桌上,然后两腿大张,示意我好好地让她爽个饱!

    这时候的艳霞已经瞭解刚刚美君所说的涵义,她们连续被我姦淫了快要两个钟头,但是我丝毫没有疲累与射精的意思,她心想这样的宝贝要到哪里去找呢?

    而且以后我至少还要住在她家里三年,她已经决定了至少要趁这三年对我下工夫!所以这时候她已经在心里暗想,要成为我的性奴!

    「啊……啊……好美啊……我……用力**……**翻我的**……艳霞以后是你的人了……你要怎样玩都可以……啊……对……啊……就是这样……让我high……让我丢……让我死……啊……啊……啊……啊……啊……啊……就是这样……继xù

    ……啊……啊……啊……啊……」我先让艳霞丢了三次之后,才将精液射入她的体内,也才结束了第一晚的狂欢。

    我在结束与艳霞跟妈妈的狂欢之后,先将两人抱回到艳霞的床上,然后自己回到床上去睡觉。由于我是最累的人,所以第二天早上,我依然在呼呼大睡。

    而艳霞与美君则是醒来涂脂抹粉浓妆艳抹了,她们正在讨论着有关我的事情。

    「美君,昨天真是太棒了,想不到我这样的利害,我看两三个女人是没有办法满足我的,我以后还得靠你多来帮忙一起满足我呢!」

    「没看过你这般称赞过男人,看来他以后可以在你这里住得舒舒服服了。我还是得在家里守着,不知dào

    我老爸转了什么性,居然这次出国前告sù

    我这最后一趟玩完之后,就要待在国内陪我,或者是要带我一起出去。我看往后还是得让你多照顾他,只是偶尔让我享shòu

    一下就好。」

    「那还有什么问题呢?!我住在我这里,我是求之不得的,美君,你就放心好了。只是……」

    「只是怎样?!」

    「往后恐怕要作你的媳妇了!」美君没有想到,艳霞会说出这样的话。

    美君正色地跟艳霞说「艳霞,别开这样的玩笑,他可以跟你保持这样的关系,但是不可以娶你。我还希望我可以找个年龄、身份相当的女孩子,好好地享shòu

    我的人生。」

    「美君,我只是跟你开开玩笑!我哪会跟他结婚呢?!不过我一定让他享尽艳福!」艳霞笑着搂住美君。

    这时候两人来到客厅,发xiàn

    我还没有起床,就来到我的房间。艳霞拿出锁钥打开房门,看到我正躺在床上,呼呼大睡,两人虽然心里很想继xù

    跟我快活,但是昨晚荒唐的时候,下体都已经受伤,所以只好作罢。

    这时候,妈妈美君的大哥大响了起来,原来是她老公提前回国,打电话找她,她说明之后,老公说过来接她,然后美君就把电话挂了。美君收拾一番,然后艳霞也换上一套套装,然后再把我叫起来,三人一起出去吃饭。等到晚上,美君的老公过来,接她一起回去,家里就只賸下艳霞跟我两个人。

    这时候已经晚上快要十点钟了,突然门铃响了起来,艳霞去开门,我看到门口站着一个年纪约莫27、8的女人,打扮入时,身材佼好虽然没有像艳霞哪般美艳,但是涂抹了厚厚的脂粉口红,也很漂亮。艳霞让她进来,看到那女人带着一个公文包,艳霞跟我介shào

    ,那女人叫做娜娜,艳霞公司里的得力助手。

    艳霞问娜娜有什么事情?娜娜拿出一叠文件跟艳霞报gào

    一些公司的业绩,我看到她们谈得很起劲,自己就进房间里去睡觉。第二天早上,我起来,看到客厅里面没有人,但是桌子上依然有许多文件,我走过去大略地整理一下,然后来到艳霞的房前,推开房门一看,浓脂艳抹的娜娜跟艳霞两人**相拥而睡,两人脸上身上到处都是口红印,床边摆满香水脂粉口红!

    两个浓艳化妆的美女**地躺在我的面前,血液立kè

    就冲往**里面去报到,那条巨蟒再度昂首挺立!我走上前去,伸手先去抚摸艳霞的身躯,和她接吻,舔吃她涂抹的脂粉口红,艳霞呻吟了两下,并没有醒来。接着我就去抚摸娜娜的**,然后含弄起来,娜娜是呻吟了几下,转身趴在床上,并且将**抬高,但是她并没有睁开眼睛,或许她是下意识地以为艳霞又准bèi

    继xù

    玩游戏吧?!所以干脆摆好姿势等着艳霞来。

    我看到这样一个美穴摆在面前,哪里有放过的可能呢?!我伸手去摸了一下娜娜的**,发xiàn

    里面蛮干的,知dào

    现在可不能够硬来,所以我就拿起口红,在自己的**上下涂满。这时候娜娜的**依然还是高高地耸起呢,于是我在什么喷香水、扑香粉,然后拿起口红涂抹插弄!我又用舌头舔吻,已经有**出来了,我先将**抵住娜娜的**,然后缓缓地插入。

    我很小心,丝毫没有急躁的感觉,缓缓地磨弄,缓缓地抵送,就让娜娜没有感觉到疼痛的状况下,将**整根送入她的**里面。这时候我开始抽送,而抽送的速度相当地慢,差不多一分钟才抽送六七下而已。

    娜娜被**了十几下之后,似乎觉得有些爽劲,也主动地会配合迎送,但是这时候她似乎才发xiàn

    尺寸好像有些不太对劲,张开眼睛一看,艳霞在她面前依然沉睡,但是后面呢?**里面有着与过去完全不一样的饱满感觉,扭过头去看,原来是我!

    她几乎不敢相信我会有这样的**,但是现在正在她自己**里面**弄得却又如此真实,而这时候我也加快了抽送的速度,差不多一分钟抽送十二三下,令得娜娜更加地舒服快活,忍不住地就开始呻吟起来……

    「啊……啊……啊……好舒服……我从来没有被这样大的宝贝弄过……啊……啊……好棒……啊……啊……啊……好舒服……啊……啊……啊……」这样的叫声,把艳霞也给吵醒了。

    艳霞张开眼睛,看到我已经把娜娜给搞上了,并且弄得娜娜**连连,她微微地笑着,并且将身体一缩,钻到娜娜的身下,含住她的**,就开始用牙齿与舌尖挑逗起来,弄得娜娜浪得更是厉害。很快地就达到了第一次的**。

    这时候艳霞遛下床,然后示意我继xù

    **弄娜娜,我继xù

    保持一样的速度继xù

    姦淫着娜娜,一边姦淫一边接吻香唇和艳乳,并不时为其涂抹脂粉口红,足足玩了一个多钟头,一枝口红已经给我吃光,弄得娜娜丢了七八次,整个人虚脱晕死过去我才把**抽出来,但是我还没有射精耶!

    我走向艳霞,艳霞抱住我,疯狂接吻了好一会说:「你这两天玩得太厉害了,昨晚上又跟娜娜搞得好晚,今天先放过我,好不好?!要不然我再想办法帮你找人洩洩火,先休息啦?!」艳霞因为是公关公司,所以合zuò

    的模特儿以及公司里面的职员几乎都是女性居多,所以要让我有玩不完的女人,绝对不成问题,而且她希望可以利用我来帮她控zhì

    一些女孩,所以,她才会这般千方百计地讨好我。而这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快、无弹窗!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