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8 部分阅读

作者:1145892305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我不由地失声叫了起来:「娘……我的娘啊……」

    娘的身子猛地僵直了,小脚从我嘴里挣出,又顶在我的下巴上,绷得更直,微微颤抖着,紧接着娘就像发冷病似地哆嗦起来:「哦……福林……亲汉子……娘不行了……」

    我和娘的交合终于到达了完美的最顶峰!

    随着娘一股一股滚烫的**喷射而出,我那暴涨的**也猛地射出了浓稠的精液。两股淫精在娘的**里会合、交融,紧接着我的精液接二连三地喷射而出,像一道道激流冲击着娘**深处的宫颈……娘似乎获得了更大的欢愉,**内再度传来更加剧烈的抽搐和痉挛。

    娘获得了完美的**,虚弱的身体也仿佛用尽了所有的力qì

    ,上身慢慢瘫软在床上,双手散落在身体两侧,头无力地垂到床的里侧,两条白腿软软在瘫在我的怀里,两只小脚也不再绷直,无力地倚在我的脖子上。娘微微地喘息,雪白的胸脯轻轻地起伏着。娘太累了,昏睡了过去。

    我放下娘的两条纤细的白腿,抱着娘的身子向床的里侧靠了靠,一把抓过爹身上的被子盖在娘身上。我光着身子跳下床找到我的鞋穿上,在这美丽的洞房花烛夜,一切衣物穿在身上都是累赘。

    我抱起早已僵硬的爹缓缓走到外屋,把爹轻轻放在屋里的那张破旧的八仙桌上,整个过程都是那么严肃,我在进行一种仪式,爹死了就应该退出那张他和娘睡过30多年的床,该由我接管这个家了。

    第五章痴情儿杀鸡炖鸡汤娘让儿抱着尿黄汤

    把爹放下后,我缓步走到门口,深秋的凉气扑面而来,我身子猛地一紧,我这才感觉到小腹鼓胀的尿意,随着我的一声快意的唏嘘,一股黄尿从沾着娘和我**活物的马眼里激射而出,在门前的院子里积出一个大水洼,我握着活物抖尽最后一滴尿,哦,好舒爽啊!

    我看了一眼初升的明月,深吸一口空气。哦,今天的夜色真美啊,天上没有一丝云彩,星星和月亮的光辉交相辉映着散落在这个僻静的深山小山村,不远处山峦上熟透了的柿子悬挂在树梢上,在月光下散开着橘红的光辉。

    在这个丰收的秋天,我收获了娘的爱情,接管了这个家,接管了爹的女人!哦,多么可爱的秋天啊!

    想想头几个月,我还生活在没有女人抚慰,夜夜煎熬,只能拿那头小母驴发泄兽欲的悲惨日子,可转眼间,我不仅品味到了真zhèng

    的女人的味道,而且还是从这么一个温柔体贴的老妇人身上得到的,娘不仅给了我深沉的母爱,更给了我缠绵的情爱,我们的结合是如此水乳交融、完璧无暇,人生真是变幻无常啊!

    就在我感慨万千的时候,肚子里发出一阵「咕噜」的轰鸣!唉,从快中午的时候被爹捉奸在床,早晨、中午和晚上都没吃饭,刚才又和娘疯狂了这么长时间,肚子是真饿了!娘肯定也饿坏了吧?

    娘先是遇到老伴死去的打击,又反复挣扎着确定自己未来的归属,刚刚又和我疯狂地交合,精神和**都透支了精力,娘这个年过半百的孕妇身体会吃不消的,我得赶紧给娘杀只老母鸡好好补补身子,反正我们很快就要离开这个家了,这些东西早晚都要变卖掉。

    得加快速度了,不能让娘饿着肚子睡,我们的胎儿也得需yào

    营养!我从鸡窝里掏出一只老母鸡,紧接着是一阵忙碌,杀鸡,破膛,跺块,生火,在炖鸡的时候我顺便把昨天剩下的几个馒头留在锅里。鸡快炖好了,该叫醒娘吃饭了!

    我胡乱洗了把脸,顺手把尿盆拿着,一路小跑冲向了娘睡的里屋。

    娘还在熟睡,两条纤细的如莲藕一样的玉臂伸在被子外面,鲜红欲滴的小嘴半张半开,略显疲累的脸上挂着满足的微笑,圆鼓鼓的腹部将被子撑起一个小山丘。

    哦,好一个睡美老孕妇啊!我把尿盆扔在床上爹刚躺过的地方,甩掉鞋子,跳上床,迫不及待地钻进了娘的被窝!

    我轻轻抱起娘,把娘平躺着揽在怀里,一只手放在娘起伏的饱满的**上轻轻揉捏,我温柔地吻了娘红嫩的小嘴一下,轻声呼唤着娘:「娘,醒醒啊,吃了饭再睡……」

    随着一声绵长的「嘘」声,娘的嘴里吐出一股浊气,娘终于在我的抚摸和呼唤下悠悠醒转,娘紧闭的双眼吃力地睁开,双眼茫然地环视了一下周围,娘看清楚我在抱着她后,疲惫的脸上对我挤出一丝微笑,悠悠地对我说道:「哦,福林啊,娘怎么睡着了呢,娘睡了多长时间了?」说着话,娘伸出白嫩的小手温柔地在我胸膛上轻轻抚弄。

    「娘,你都睡了快2个小时了,娘你刚才真疯荡,被我弄舒服了,把你汉子扔在一边就睡过去了,你看……」我一边对娘笑着,一边甩掉了娘和我身上的被子,露出了被单上那两片浸湿着**的白渍,「娘,你看,你流了好多水啊!」

    娘一下脸臊得通红,娘一边用手轻轻拍打着我的胸口,一边半嗔半笑地对我说:「死福林,坏福林,娘这样还不都是你害的,你还这样臊娘,那里面就没有你的东西了么,你坏,你坏……」

    此时的娘,疲惫的脸上散发着红通通的春情,娇柔无比,仿若黛玉似的一个含娇带嗔的病美人。

    「娘,你太美了,我爱你!」我动情地对娘说道。

    娘嗔笑着,把一条纤细雪白的**轻轻搭在我的身上,手轻轻伸向我的下边握住了我的活物。

    「福林,你这根坏东西太厉害了,都快把娘弄散架了,不过,它把娘弄得欲仙欲死,娘喜欢它,呵呵……。」娘一阵快意地娇笑,脸上不再像刚睡醒时那么疲惫,眼睛也变得生动有神起来。

    「唉呦,你这个坏东西,怎么又大起来了,又想干坏事么?打你这个坏东西,看你再欺负我,呵呵……」娘用手指轻轻弹了下我那重新勃起的活物,紧接着又是一阵娇笑。

    娘雪白的胸腹随着娘的娇笑一起一伏,两只肥硕的**在胸前轻轻摇荡,笑嫣如春的脸上几条细细的皱纹也荡漾起来。

    我松开娘肥硕的**,手伸到娘雪白肥嫩的屁股上轻轻打了一下:「娘,你真美,十足一个天生尤物,好一个风骚的老美妇啊,嘿嘿!」

    娘顿时脸臊得更红,张嘴想说什么,但我的嘴却在这时猛地吻住了她,娘嘤咛一声,手伸到背后紧紧抱住了我,娇嫩的身子柔软的偎上了我的身体。

    娘热情狂野地回应着我,绵软的香舌伸出来与我的舌头交缠在一起,娘娇喘着,呻吟着,吐出来的香润的唾液与我的交融在一起,随后贪婪地将它们吞咽下去。

    我和娘激情地亲吻着,热烈地向对方表达着我们娘俩生死不渝的爱情!

    不知过了多久,娘突然轻轻推开我,娘双腿紧紧夹在一起,手抚在小腹上,涨红着脸眼睛向我的身后张望着。

    我看着娘这样有些茫然,关切地问娘:「娘,你怎么了,肚子不舒服吗?」

    娘不好意思地冲我一笑,指了指我身后的便盆,我一下明白了过来,娘一定憋的时间长了,现在要撒尿了,刚才进来的时候本来想直接叫娘起来解小便的,可是一冲动起来只顾和娘缠绵给忘了。

    我把娘抱起来,让娘的后背贴在我的胸前,双手分开抱住娘的两条大腿,把娘的屁股放到我的大腿上。

    「娘,来,我抱着你尿吧?」

    娘羞得扭动了一下娇躯说:「多难为情啊,我自己来吧!」

    「不吗,娘,我喜欢看着你尿,再说,昨天我不是都抱着你尿了一次吗,在自己的汉子面前,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娘臊得脸又是一红,轻轻一点头,乖乖地像个小姑娘一样依偎在我的怀里。见娘默许了,我把便盆轻轻往床边一推,把娘抱起来让娘的屁股架在便盆上面,我的嘴贴上娘的耳朵柔声笑着:「娘,来,尿吧!」

    娘的头软软地靠在我的肩膀上,娇嫩的脸紧埋进我的脖子里,因为紧张呼出的热气轻烫着我的下巴。我低下头顺着娘的**向下看去,娘雪白的胸腹因怀孕而显得格外丰腴,**处灰黑色的阴毛因刚完成的**凌乱地散开着,上面依然沾着许多未干透的乳白的**混合物,显得异常的淫荡。

    娘终于憋不住了,「滋」的一声,一小股黄尿缓缓流出……

    娘尿了,刚开始还是潺潺的溪水,绵绵地滴落在盆里,渐渐变成汹涌的急流,划出一条弧线急射而出,射入便盆激出一层层的浪花。

    娘猛地一紧,一股更急烈的黄尿划出一条长长的弧线后掠过便盆最后跌落在床边的地上,娘紧绷的身体慢慢绵软,一股粘白浓稠的混合物从娘的**流出,随着娘趋缓的尿液拉出一条乳黄色的丝线后,滴答滴答的落入娘身下的便盆里。

    娘身体最后轻轻哆嗦了几下,水声嘎然而止,娘终于尿完了!

    第六章**母子**互哺深情娘俩洞房蜜语

    我抓过床里侧的娘的内裤,在娘的阴部轻轻擦拭了几下后,把娘慢慢放倒在床上,顺手把内裤扔在娘头边的枕头上,娘羞得眼睛赶紧合上。

    我不禁哑然一笑:「娘,你先躺一会,我把尿给你倒了,咱们吃饭……哦,别穿衣服哈,就这样光着身子等我回来!」

    听我这么一说,娘更加臊得小脸涨红,两只手不好意思地搭在双腿间交叉地紧握着,头轻轻一点,算是给了我肯定的回答。

    娘如此的乖顺服从,让我充分体会到征服娘的成就感,我快意地哈哈大笑着跳下床,蹬上鞋子,一手拿着便盆,一手拿着床边爹和娘吃饭的小方桌,快步走出了堂屋。

    倒掉娘的尿,匆匆洗干净手,我找了两个大盆,提着小方桌来到灶间,把鸡汤和馒头盛到盆里,放到小方桌上,又收拾了一付碗筷和一把汤勺,收拾好后,我端起方桌直奔堂屋而去。

    一进里屋,看到娘已经裹着被子坐了起来,枕头旁边的内裤不知dào

    被娘收拾到哪里去了,被子只横盖住了娘的肚子和大腿,两只肥硕的小白兔因为挤在被子上显得越发饱满提拔,两条纤细的小腿露在被子外边,就似刚出浴的贵妃一样楚楚动人!

    娘看到我走进屋,茫然地用手指了指爹刚才躺的地方,疑虑地问道:「福林,你……哦……阿德呢?」

    我把方桌轻轻放在娘脚边的床上,顺手拿起娘的一只小脚握在掌心抚弄着白嫩的脚趾头,娘「咯咯」一笑,「福林,别闹啊,痒,我问你话呢!」说着话,小脚挣脱我的手掌,两条小腿瞬时消失在被子里蜷缩起来。

    我不紧不慢地甩掉鞋,爬上床坐在娘的身边,把娘轻轻一揽,右手握住一只小白兔揉捏着,一边微微笑着对娘说:「娘,你这才想起你公公啊,你这个做媳妇的真不孝顺,哈哈!」

    娘脸一红,轻轻拍打了我几下,带着嗔笑白了我一眼:「坏福林,就知dào

    捉弄娘,娘这样还不都是你害的啊,快告sù

    娘啊!」

    我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嘴唇,「来,娘,亲一下它,我就告sù

    你!」娘又红着脸给我了一个白眼,但头还是慢慢凑过来,亲了我的嘴一下,又快速地退了回去,看着娘如此乖巧,我不忍再逗娘了:

    「娘,今天是咱娘俩的洞房夜,以后这张床上的男主人就是我福林了,爹已经见证了咱们的母子婚礼,他的任务完成了,该退出这间屋子了,我把他放到外屋的八仙桌上了。」

    娘脸臊得更红,似嗔又笑地说:「就你鬼主意多,你个坏福林!」

    我看娘并没有责怪我的意思,我明白娘已渐渐忘掉了这个男人,现在在她的眼里,爹只不过就是她的公公而已了,虽然从娘的眼神里仍然能看到些许的失落和伤感,但娘能在短短的时间里有这么大的转变已经充分证明了娘对我浓浓的真情和迷恋。

    「娘,不说这些了,你饿了吧,来,吃饭,我给你炖了鸡汤!」说着话,我一把掀掉娘身上的被子,把娘横着揽了起来,娘温热肥大的屁股压在我双腿之间,一阵舒爽的快意传遍了我的全身。

    我们娘俩就这样裸着身子互相依偎着,你嚼一口饭喂我,我含一口汤喂你,恩爱地如同几十年的夫妻!

    娘自始至终羞羞答答的,像个初婚的小媳妇,双腮挂着桃色的红晕,娘可能对于这样母子对裸吃饭感到尴尬和羞耻,连动作都显得有些笨拙。但娘还是尽lì

    地配合着我,期间不住地嘱咐我多吃点!

    我们娘俩温柔地互哺着,时间一点点地过去了,好像一转眼的功夫,桌上两个大盆的鸡汤和馒头被我和娘吃的精光!

    娘拍打着胸口,随着一声带着长音的「嗝」,娘打出了一个饱嗝,我们娘俩相视一笑!我用手轻轻擦掉娘嘴上的油渍,把娘放在床上,拉上被子给娘盖上,又在娘的额头轻轻一吻。

    「娘,你先躺着,我收拾一下!」娘向我微微点了下头:「去吧,我等你啊!」

    我跳下床,穿上鞋子飞快地抱起方桌跑了出去。

    「慢点,别摔着,慢点啊,福林!」身后响起娘关切的声音。

    我把跑到灶间放下方桌,洗了把手,一路小跑地气喘吁吁地奔回了里屋,甩掉鞋子跳上床钻进了娘的被窝。

    「不是叫你慢点吗?看把你急地,出了一头汗!」娘笑着嗔怪着我,伸出小手轻轻擦拭着我额头的汗珠。

    娘把头轻轻一抬,我的左手一搭伸过去揽住娘的肩头,娘的头顺势软软地埋进我的胸口,娘的娇躯侧卧着轻轻挤进我的怀里,两只肥硕的白奶紧紧压在我的胸膛上,左边的纤细的**伸过来软绵绵地横搭在我的身上。

    我轻轻抚弄着娘雪白光滑的后背,鼻子埋进娘夹带着几绺银丝的长发里,贪婪地吸着娘带着淡淡肥皂香味的发香。

    「娘,我刚才端饭进来的时候,看到你内裤不见了,你把它藏哪里去了!」

    娘的小手温柔地把玩着我黑黑的**:「你找它做什么?都那么脏了,我把它塞到你枕的这个枕头下面了。」

    这条灰布内裤是娘自己做的,也是娘唯一的内裤,娘也特别爱惜它!我手摸索着伸到枕头下面把内裤揪了起来,拿在手里细细把玩,内裤的裆部由于沾着娘的**有点湿粘,其他地方还润湿着点点的乳黄,那是刚才我给娘擦阴部的时候沾上的尿液和淫汁的混合物。

    我把内裤轻轻放到鼻子上,一阵骚味扑面而来,这是我和娘交合的味道!我深吸几口,又把它塞回到枕头下面。

    「娘,你的内裤都成花内裤了,哈哈!好浓的骚味哦!肯定是不能穿了,你明天就光着下身给你公公守孝吧!」我逗着娘!

    娘柔嫩的小手轻轻拍打着我的胸膛,头伸到我的耳边,嘴一下咬住了我的耳垂。

    「啊,好疼啊!娘,你要谋杀亲夫啊!」我笑着夸张地叫着!

    「叫你再取笑娘,活该,咬掉你的耳朵,你个小坏蛋!」娘嗔笑着。

    「好了,娘,儿子不对,儿子投降了!」我侧了一下身,面对着娘笑道!

    「这还差不多,娘这次就饶了你!咯咯!」娘快乐地轻笑着。

    我右手轻轻磨娑着娘红红的笑脸,柔声对娘说道:「娘,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能拥有你这么一个既是娘又是婆娘的女人,我觉得我太幸福了!」

    娘脸上逐渐恢复了平静,深情地双眼望着我,悠悠地说:「福林,娘今后就彻底是你的女人了,娘后半辈子会安心地和你过日子,给你再多生几个孩子,你可不要辜负娘啊,娘现在除了你和肚子里的孩子,什么都没有了,福林,千万别抛弃娘!」娘动情地说着,眼圈一红,就要掉眼泪。

    我赶紧用手在娘光滑的后背上抚摸着,微微含着笑抚慰着娘:「娘,千万别哭啊,今天是咱们洞房夜,应该高兴才对啊!儿子不会抛弃你的,儿子现在就向天发誓,我福林若今生辜负娘,宁遭天打……」娘小手轻轻捂住我的嘴打断了我的话:

    「福林,娘,不要你发什么毒誓,娘只要知dào

    你对我真心好就行了!」

    「娘,我怎么会抛弃你,你这么贤惠,就算以后遇到仙女我也不要,我今生只要娘一个女人,再说了,娘,你在我眼里比天上的仙女还要美一百倍!哦,对了,娘,你刚才说再给我生几个孩子?」

    娘不好意思地微微一笑,双腮又布满了红晕:「福林,娘这把岁数了还说这个别人会觉得不要脸,况且还是要跟自己的亲生儿子生!可是,娘真的好爱你啊!娘知dào

    家里要多几个孩子才能拴住男人的心!娘现在是你的婆娘的了,为了你,为了娘,都必须要给你多生几个孩子!而且,我肚子里不一定就是男孩,我不能让我的汉子无后!福林,娘答yīng

    你,只要你想要,娘还能再怀,娘就给你生!」

    多么好的女人,多么好的婆娘啊!我把怀里的娘用力紧抱着:

    「娘,我们已经是夫妻了,我们去城里打工又有谁能知dào

    咱们是母子,而且你现在一点也不显老,一点也不像50多岁的人,你看起来不过刚40初头,娘,你身体这么结实,一定还能再怀的,我要你给我多生几个宝贝出来!」我尽lì

    抚慰着娘。

    娘脸上逐渐泛起安逸的微笑,娘把头紧紧贴在我的脸上,温情地磨娑着:「福林,娘想开了,只要你不觉得娘老不要脸就行了,娘就是要给你生娃!福林,你真是娘的小冤家,娘这么大岁数了才第一次知dào

    爱情是什么滋味,才享shòu

    到和男人干那事的乐趣!娘喜欢和你弄那事,只要你想要,娘什么时候都给你,娘好爱你,好爱你……」

    娘就这样低低地向我诉说着情话,渐渐沉沉的睡去。

    听着娘轻轻的呼吸声,闻着娘淡淡的女体的肉香,一阵倦意袭来,意识渐渐不清晰……

    月光从窗口软软地照射进来,照亮了这间爹和娘创造了我们兄妹四人的房间,这张床的男主人本来应该是爹,现在却焕成了他的亲身儿子,哦,亲生儿子还搂着亲娘!我和娘身上的被子不知什么时候蹬掉了,在月光下一黑一白的两具**的**纠缠在一起,昏昏的睡着!

    「逛荡」一声脆响,我和娘猛然惊醒,只见一条黑影站在床边,月光撒在他的脸上,娘惊恐地紧紧抱着我,天哪,是死去的爹!「你们这对狗男女,你个畜生,还我婆娘!」爹声音嘶哑地怒吼着!

    第七章灵堂里儿再戏亲母忘情娘向儿献后庭

    「啊!」我大叫一声,紧接着一道刺眼的白光闪过,爹的身影顿时消失地无影无踪,一丝亮光射进我的双眼,天亮了,原来是场恶梦!

    深秋的阳光穿过窗口洒落在床上,我逐渐清醒过来,环顾了一下四周,我身上盖被子,而娘却不在了,昨天疯狂时甩掉的娘的裙子和内裤也不见了踪影,墙上的破挂钟滴答地响着,哦,这一觉睡得真沉,已经是上午9点多了。

    「福林哪,怎么了?」随着娘婉转关切的语声,娘袅娜的身姿出现在里屋,娘手里端着一碗热乎乎的面条,扭着身子轻轻坐到了床边。

    我挣起身子,揉了揉眼,抓过面条狼吞虎咽地吃完,顺手把碗放在床台上,一把拉住娘娇嫩的小手:「娘,没什么,做了个恶梦!」

    娘低垂着头,右手温情地磨娑着我的手背,低低地「哦」了一声。

    娘早已梳洗好了,换上了下地干活时常穿的那身粗布青衣裤,长发在脑后盘起来打了一个发髻,眼睛有些红肿,脸色要比平常显得苍白。

    我坐起身,把娘轻轻揽在怀里:「娘,别伤心了,他走了,你还有我!婆娘,来,笑一笑!」

    娘冲我挤出一丝微笑,把头软软地靠在我的肩膀上!

    「娘,汉子要起床了,婆娘不伺候我起床啊?」我俏皮地笑着逗着娘!

    娘小手在我身上打了几下,「噗哧」一声娇笑,嗔怪地白了我一眼:「小坏蛋,就你毛病多,衣服不都在床上吗,自己穿!」

    我亲了亲娘泛起红晕的小脸,轻轻摇晃着娘的娇躯:「娘,我今天不穿自己的衣服了。娘,你去给我找身爹穿过的衣服,我今天要穿你公公的!」

    娘苍白的脸一下羞得通红,在我怀里轻轻扭动了几下,站起身子默默地走向衣柜。我甩掉身上的被子,一脸怪笑地看着娘。娘找出爹穿过的半新的中山装,又随手拿了条裤头,低垂着头缓步挪回床前,哆嗦着小手服侍我穿好衣服,最后捡起地上的鞋子给我穿上。

    自始至终娘一直娇羞地低着头不敢对视我的脸,娘这是第一次服侍我起床,再加上这是在她和爹睡过多年的床头上服侍自己的儿子、新汉子,难免尴尬和紧张。

    娘如同初经人事后第二天起来服侍汉子的新娘,娇羞、紧张,看着娘楚楚动人的模样,我心里涌起一股冲动。「娘,这样才是我的好婆娘,来,让汉子好好亲亲!」

    我轻笑地跳下床,把娘拥入怀中,吻上娘红润的小嘴。娘「恩」的一声呻吟,紧闭着双眼,伸出湿润的香舌,温情地迎合着我贪婪地索求。

    吻了一会,我抬起头,爱怜地抚摸着娘娇红的小脸:「娘,时候不早了,该通知哥来给爹安排后事了!」

    说着话,我大步走向外屋把爹抱了回来,我把爹平放在床上,又给他拉上被子盖着,转过身把娘轻轻推着按坐在爹脚边的床上。

    「娘,你在这里守着他,我去找哥了!」

    娘脸上恢复了苍白,茫然地冲我点点头,接着转过身子低垂着头默默地看着爹,我见娘沉默,快步走出了堂屋。

    哥哥嫂子很快随我回到里屋,紧接着这间充满无耻和**的小屋响起哭天抢地的悲号声,这哭声像高音喇叭一样向这个宁静的村庄宣bù

    着一个悲哀的生命的结束。

    村里帮忙的人开始陆续赶来,在这个破落的小院忙碌起来,很快堂屋被收拾成了灵堂,灵位也树了起来,袅绕的香烟弥漫在桌上的灵位前,煞白的白布帘在堂屋的门前随风轻摆,一派肃杀和萧条。屋里支起一张临时打造的小木床,一层薄薄的白纱掩盖着爹瘦小的身体。

    火葬场的灵车呼啸着来了回,回了又来,最后扔下盛着已化成一堆碎片的爹的骨灰盒后又呼啸而走。一副匆忙间打起的杨木棺材抬进堂屋,伴着碎骸慢慢洒落棺材,又是一阵悲嚎后,人群渐渐散去。

    屋子里的灯亮了起来,我们忙乱地吃了几口晚饭后,小院终于恢复了平静,只偶尔掺杂着一两声低低的抽泣。

    嫂子因为要照顾小侄子,早早就回家了,妹妹要等到明天下葬的时候才能赶过来,怕耽误福海的学习哥没让人通知他,现在这间昏暗的堂屋里就只剩娘、哥和我三个人了。

    娘坐在我身边低垂着头,不时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身子跟着不时地抽动一下,苍白的脸上犹挂着湿湿的泪痕,因没带乳罩两只肥硕的**随着身子的抽动微微地摇荡着,我压抑了一天的**也随之荡漾起来。不能再让娘伤心抽泣了,我得赶紧支走哥,用我深情地关爱抚慰娘,让娘在交合的愉悦中赶走失落和伤感。

    「哥,天不早了,你回去陪嫂子和侄子吧!」嫂子比哥年龄上要小5岁,胆子平时就挺小,今天刚送过死人,肯定吓得不敢睡觉;小侄子就更别说了,只要哥晚上不在身边,他就闹个没完。

    哥听了我的话,看看我,又看看娘,有些犹豫:「你和娘能行吗?」

    「怎么不行啊,又没有其它事了,你快回去吧,侄子肯定现在闹着厉害呢!」我催促着哥。

    「那,你照顾好娘,我就先回去了……」哥终于站起身,一边向外走,一边不放心地嘱咐着我。

    我看着哥走出大门,估摸着哥快到家的功夫,飞快地站起来跑向大门口,向门两边张望了一下,确定没人后赶紧关上大门拉上拴,我要和娘安心地度过这个美妙的夜晚,可不想在最后关头露出马脚。

    我快步赶回堂屋,紧挨着娘坐下,从身后把娘紧紧揽在怀里,双手就势去解娘腰间拴白大褂的麻绳。娘身子猛地一抖,双手死死握住我的双肘阻止我的动作,转过头慌乱地看着我。

    「福林,别这样……别在这里……娘……娘害pà

    ……」

    我把头放在娘的耳边,轻轻咬舐着娘的耳垂:「娘,我等不急了,我现在就要你,娘啊,给我吧!」

    「福林,我们别这样好吗,我们会下地狱的……」娘颤抖着祈求着我。

    「娘,你昨天晚上不是说只要我想要,你什么时候都给我吗?要下地狱我们早下了,再说下地狱就下地狱吧,只要有娘陪着,上哪我都不怕!娘,我都憋了一天了,快涨死我了,你就给我吧,娘……」我低低地呼唤着娘。

    娘脸上迅速爬上一抹绯红,眼睛慢慢闭上,转过脸去微微地一叹,慢慢松开握着我手臂的手,身子瘫在我的怀里轻轻地颤动。

    我飞快解下娘腰间的麻绳,把娘轻轻推倒在身下垫着的厚厚的茅草上,我一粒一粒解开娘青布上衣的钮扣后把上衣向两边拉开,娘雪白丰满的胸腹向我展了开来。

    娘如羊脂一样白嫩的肌肤在昏暗的灯光下散发着乳白色的光晕,两只像盛满了水的水袋一样的肥大的**,随着娘紧张的呼吸左右轻轻摇晃着,紫黑色的**早就高高地挺立起来,娘在紧张、羞耻、诡异地气氛刺激下,动情地喘息着。

    我慢慢俯下身,左手挣着身子,右手贪婪地摸上娘的一只**轻柔地揉捏,同时伸出舌头在娘丰硕的**上一圈圈地舔舐着,不时用舌尖轻挑娘黑硬的**,娘的呼吸声渐渐急促,鼻尖因紧张和兴奋溢出一层细细的香汗,原本苍白的脸上泛起一朵朵红晕。

    我每一次舔动**,娘雪白的胸脯就会轻轻向上耸动一下,嘴里就跟着发出一阵欢快的呻吟,娘渐渐迷失在**中……

    我右手放qì

    娘的**,伸向娘的腰间轻轻解开娘的腰带和裤子上的钮扣,我使劲一拉,娘乖巧地抬了一下屁股,裤子滑落在娘丰满的大腿根上。

    一件肥大的碎花男式裤头浮现在我的眼前,我不禁莞尔一笑,那是我昨天晚上甩在床上的内裤,没想到娘趁我出门喊哥的功夫偷偷穿在了身上。

    「娘,你怎么偷儿子的裤头穿啊,不错,还挺好kàn

    !」我笑着挑逗着娘。

    娘睁开眼嗔笑着白了我一眼后,眼又羞得紧紧闭上了:「还不都是你个小坏蛋害的,我不穿你的穿谁的,再说,娘下边不穿内裤不习惯!」

    我不再逗娘,直起身子跨跪在娘的身上,双手轻轻一拉把裤头和娘的裤子拽到娘的膝盖上,我把娘的两条大腿向两边慢慢拉开,娘的阴部呈现在了我的面前。

    细长弯曲的阴毛遮盖着整个**,隆起的**三角地带显得格外光滑饱满,宛如一个刚出笼的大馒头;暗黑色的大小**因昨晚我疯狂地摩擦现在鼓鼓地肿胀着,向两边微微的翻开;略带淡红色的阴蒂从肿胀的**缝隙中微微露出;**的入口也因为昨天的疯狂略显肿大,微微地张开一个小口。

    经过我这一阵的爱抚,娘的肉穴口被**浸润的异常光滑,晶莹透明的汁液一丝一丝从穴口挤出,我忍不住低下头把嘴唇印在娘鼓胀的**上。

    「哦……福林……哦……」娘的下体敏锐地颤抖起来,嘴里低声呻吟着。

    我伸长舌尖,从娘微张的穴口向阴蒂由下往上地来回舔舐起来,娘的身体抖动得更加厉害,潺潺的**润湿了我舌尖,又顺着舌尖流下粘在娘两侧的阴毛上。

    我吮吸着娘粘滑的**,舌头把小**轻轻分开,被**浸湿着闪闪发光的阴蒂露了出来,我用舌尖轻轻刮擦着那粉红色的小肉球,此时娘的娇躯突然一阵小小的痉挛,我更加用力地刺激着娘的阴蒂。

    娘的**里喷出一股粘滑的**,两支小手死死抓住我的头发:

    「哦……福林……娘不行了……快……痒死娘了……快进来吧……娘要你的坏东西……」

    娘充满**的声音和表情,让我亢奋不已,我不忍心再挑逗娘了,我飞快地把娘身上右边的裤头和裤子脱下,让裤子和裤头挂在娘左边的膝盖上,几下甩掉自己下身的衣物。

    我跪在厚厚的茅草上,抓住硬直坚挺的活物用力地摩擦娘肿大**的阴蒂!娘忍住要喊叫的冲动,死死地咬住嘴唇……我奋力向前一挺,灼热的**「噗叽」一下挤入娘满是**的淫洞。

    啊,娘的肉穴今天突然变得好紧!似乎比以前更加窄小,阴壁像一只有力的小手紧紧箍住我的**,我的插入也变得困难起来。

    「哦……娘……好紧……好舒服啊……」我低声吼叫着加大插入的力度,一瞬间娘身体猛地挺直,双腿乱颤,娘眼角涌出一行痛楚的泪水,「啊……福林……好痛啊……轻点……轻点……」

    「娘,怎么了?你今天怎么这么紧啊?」我停下动作,关切地问着娘。

    「都是你这个小冤家,娘……娘昨天晚上被你……被你弄肿了……哦……好疼……」娘羞红着脸,声音发颤地回答着我。

    「哦,娘,对不起,弄疼你了,那我今天不弄了……」我一脸失落地抽出娘**里的活物。

    娘疼地眉头轻轻一皱,小手轻轻握住我沾满**的活物慢慢套弄着,一脸俏皮地冲我娇笑着:「瞧你那点出息,不弄就这么难受啊!娘那里伺候不了你,你不会找别的地方么?」

    「娘,我不弄了,真不弄了?…」我失望中真切地回答着娘。

    娘「咯咯」地一阵娇笑,用力捏了捏我的活物,接着把它慢慢引向淫洞的下方,轻轻地摩擦着娘的屁眼。

    「娘,想好了,娘不能把自己的处女之身给你,是娘心里的一大遗憾,虽然昨天娘把嘴给了你,可是娘还是觉得过意不去!娘的这里阿德以前想弄我没给他,现在它还是处子,娘决定把它当成娘的处女给你弄,你看好吗?」娘深情地忘着我,等待着我的回答。

    「娘,这里这么小,能弄么,我怕弄坏你的身子!」

    「怎么不行,娘想过了,娘不是有便秘的毛病吗,每次拉出的东西都比你这个坏东西要粗,只要你不嫌娘那里脏就行了!」

    「娘,我不嫌脏,你对我太好了,我的好娘啊!」我低下头发疯似地亲吻着娘的脸,感动的泪水从眼角汹涌奔出。

    「娘既然做了你的婆娘,什么都愿意给你!再说,我可不愿意憋坏了我的宝贝!」娘轻轻笑着,使劲握了握我的活物催促着我:「发什么愣啊,你个小坏蛋,去!拿碗菜油抹在你这个坏东西上!」

    我飞快地起身跑向灶间端了一小碗菜油冲回灵堂,把碗放在娘身边,重又跪在娘双腿间。娘伸出小手抓了把菜油轻轻地涂抹在我的活物和她的屁眼,紧接着把我硕大的**顶在那可爱的小菊花上。

    「轻点弄啊,福林,娘可是第一次弄那里!」娘像新婚的处子,娇羞不安地嘱咐着我。

    娘因为长期的便秘,屁眼处的肛肉有些外翻,真的仿若一朵含苞待放的小菊花!娘两只小手紧紧抱在两侧的屁股上,用力地向两边把屁股拉开,肛肉慢慢盛开,露出一个鸽子蛋大小的**。

    我用手按住翻开的肛肉,**顿时变得更开阔,我坚挺的**乍一接触,一阵火热烫得我浑身一颤,旺盛的**像怒火燃烧着我每一根神经,我迫切地要进入娘的身体,腰部跟着猛地用力地向前一挺。

    「恩……恩……」娘一声声沉闷地叫着,腰部一耸一耸地颤抖起来,我粗大的**终于挤进了娘的肛洞。

    「哦,好紧,好烫啊!」娘的肛洞要比**更加炙热,肛壁一层层的打着褶,像箍子一样紧紧压迫着我的**。

    「哦,福林,你的东西好烫呀,哦……烫死娘了……好舒服啊……」娘的肛洞很快适应了我粗大的**,随着初入时疼痛的消失,我火热的**带给娘另一种刺激的享shòu

    。

    娘的肛肉像熔炉似的越来越热,肛壁一缩一紧地迎合着我**的**!随着我的**,娘的肛肉不停地翻进翻出,娘肛洞内的温度也越来越高,箍的我越来越紧。

    娘忘情地扭动着肥硕的屁股,小手紧紧按在勃起的阴蒂上用力地揉搓,娘的**越流越多,顺着穴口潺潺流过屁眼周围,让我的**更加润滑,**浸湿了我的睾丸和娘的**后顺着我们的阴毛滑下娘的屁股,娘身下的茅草慢慢浸湿了一片。

    娘忍耐不住的呻吟着:「哦,福林啊……娘的亲儿子……亲汉子啊……娘……好爽啊……」

    娘淫荡的呻吟使我的**更加强烈,娘的身子不停扭动,雪白的**在我面前**地晃来晃去。

    「娘啊,我的好娘啊!…」我低吼着,插地更加用力,也更快!

    炙热的肛肉紧紧包裹着我的活物,**上又热,又麻,又痒,一阵阵快意的热浪翻卷着传遍我全身每一根神经,娘在低声的呼唤,我在闷声的低吼,天在旋,地在转,暴风雨般的**即将来临……

    「啊,福林啊……娘不行了……娘要来了……」娘忘我地低叫着。

    娘**内一股夹带着尿液的**喷射而出,激射在我的**上,给我更为强烈的刺激,紧接着娘的阴部一缩一缩的颤动起来,肛肉也把我的**紧紧箍住,贪婪地吮吸着。

    我终于忍不住了,暴涨的**猛地射出浓浓的精液,像一道道激流冲击着娘肛洞的最深处……

    「哦,福林啊……娘的好汉子啊……娘要被你弄死了……」娘似乎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快感,娇躯剧烈的抽搐着、痉挛着,肛肉更加有力地吮吸着我的**,像小嘴一样贪婪地吞噬着我射出的每一滴精液。

    「滋」的一声,一股发黄的尿液从娘的尿道口急射而出,娘竟然被我弄的失禁了!娘的尿液暖暖地落在我的小腹上,给我带来更强烈的快感,我的**又突突地射了几下后,慢慢疲软收缩,轻轻地从娘的菊花口滑落出来。

    娘的肛肉被我弄的翻出更多,随着我**的滑出,一股乳黄色的混合物流过娘红肿的肛肉滴落在娘身下的茅草上,肛肉慢慢地收缩,娘的屁眼又渐渐地闭了起来。娘的身体渐渐恢复平静,娘带着无尽的欢愉沉沉的睡了过去。

    我拉起身上的白孝衣,温柔地擦去我和娘阴部的**,轻轻地为娘穿好衣物,跑到门口撒了一泡黄尿后,穿上下身的衣服,把娘揽在怀里,在厚厚的茅草上与娘相拥着疲累地睡倒。

    第八章老妇人假悲伤葬夫母子共浴大被同眠

    「哥,娘,开门哪,我是福霞!」一声声悲呛的呼喊惊醒了我,外面的天才刚刚有些亮光,黑暗仍笼罩着大地,娘在我怀里睁开朦胧的睡眼,一脸的憔悴!

    哦,是嫁到山外的妹妹连夜赶过来了!我和娘赶紧起身忙乱地整理了下衣物,清理昨天疯狂之后的战场,直到我们觉得别人看不出异样后,我才赶紧小跑着去把门打开。

    「爹啊,娘啊……」一身白孝衣的妹妹哭喊着奔向灵堂,母女俩抱在一起又是一阵悲嚎。

    趁她们母女悲?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快、无弹窗!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