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7 部分阅读

作者:1145892305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一场灵与肉的搏斗,一场人类最原始也最禁忌的战争,在我疯狂的射精后,慢慢停了下来。娘在高度的满足后瘫痪了,我疲乏沉重而又急促唿吸的声,在娘的耳边传送。渐渐的,汗水不再继xù

    的流,唿吸也正常多了,我轻吻着娘那已湿的发梢,吻着那享shòu

    **后的眼神、樱唇……

    常言说“乐极生悲”,这世上的事真的难以预料。由于我的一时大意,在这令人心旷神怡的缠绵中,我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

    原来安眠药用完后,娘也忽记了,好几天都没有给爹服药了。

    这天已近晌午了,我和娘还昏睡在西厢房。早就心存疑虑的父亲不知dào

    怎么来到了西厢房,门被撞开了。我和娘被惊醒了,相互拥bào

    着看着颤颤巍巍的站在门口的父亲。

    他目瞪口呆的望着我和娘:“你们……你们……”爹的手指了几下,一句话没有说出来,就“扑通”一声栽倒在地。

    爹中风了,不能动,也不能说话了,浑浊的目光更加呆滞。

    爹死了。他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不知dào

    是上天让他为我和娘保密,还是他羞于启齿,只有他知dào

    了我和娘的秘密,他就那样死了。

    福海高考又落榜了,又回到了时代耕种的山庄。当他发xiàn

    我那本字典的时候,我已经和娘出外打工了。

    ++++++++++++++++++++++++++++++++++++++

    后传

    第一章爹临终将娘许儿子儿劝娘忘爹当儿媳

    爹带着对我和娘的无限仇恨黯然倒下,估计他这个老实的乡下老农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母子**的事会出现在他这个老实本份的家庭。

    他死的时候什么也没说出来,只是用他那双混浊的眼睛死死盯着娘那怀着我和娘5个月孽种的已隆起很高的肚子,那眼神里散发着愤nù

    和悲哀,最后那眼神慢慢向我转来,看得我浑身一颤,然后又变得无奈,随着一声低沉的「唉」,一行老泪从眼角流出。

    爹向我和娘伸出他那双因经年劳作而布满皱纹和老茧的手,嘴唇一动一动的像要说什么,我和娘不安的对视了一眼,慢慢走到床头爹的身边,爹颤抖着双手握住我和娘的手,把我们三个的手紧紧攥在一起,冲我和娘点点头,最后头一歪,结束了他平凡和痛苦的一生。

    娘看到爹死去,一下子痛苦出声,娘扑在爹的身上痛苦的呼喊着:「他爹,我和福林对不起你啊,我们没有照顾好你,我不是人,50多岁的人了要和自己的儿子**,还不顾你的身体给你吃安眠葯,挺着大肚子和自己的儿子在床上操逼,我对不起你啊!」娘不停的哭着,不时用手打自己的头。

    看到娘这么痛苦,我的心里像针扎似的难受,我不能再让娘这么哭下去了,娘已经是年过半百的老妇人了,而且肚子里还怀着我们的孽种,我要在死去的爹面前,让娘从爹过世和与我**的阴影中尽快走出来,然后开始我们娘俩的崭新生活。

    我走到娘身后,坐上床然后轻轻抓住娘的双手,把娘整个上身揽在我的怀里,娘用力想挣出我的怀抱:「别抱我,福林,咱们只考lǜ

    自己,只知dào

    在床上死去活来,你年纪轻不懂好歹,可我都这么大年纪了,还不顾廉耻和自己的亲生儿子**,还给和自己生活了30多年的男人吃安眠药害死了他。福林,咱们不要再这样下去了好不好?你饶了娘吧,娘老了,娘答yīng

    你,以后砸锅卖铁也要再给你找个年轻的媳妇!」

    娘说着话,又使劲在我怀里挣扎,我明白这时候决不能松手,一松手我和娘就没有将来了,我默默听着娘说话,可双手死死抱住娘的身子,不让她从我的怀里挣出去。娘是老妇人了,现在又怀着我的孩子,身子本来就虚,在我怀里挣扎了一会就没力qì

    再动了,只好任我抱着,自己低低的抽泣。

    我看娘已经不再动了,就用右手揽着她,腾出左手轻轻地擦拭她脸上的泪水,娘头一扭,躲开我的手,我知dào

    娘还在埋怨我的**让她**于我、晚节不保,还最终气死了自己一起生活了半辈子的老伴,这时候能让她忘记爹,忘记过去重新和我继xù

    生活的唯一理由恐怕就是那个肚子里未出世的孩子,那个孩子能燃起她的母性,最终重新投向我的怀抱。

    我默默的从娘的身后用手分别握住她的两只手,慢慢抬起放在娘隆起的小腹上,这时,我明显感到娘身子一紧,然后开始微微的颤抖,哭泣声也停了下来。

    我继xù

    握着娘的手上下抚摸着隆起的腹部,同时把嘴放在娘的耳边轻轻的说:「娘,我知dào

    你恨我,你怪我让你背叛自己的丈夫,让你落入**和**的深渊。可我毕竟三十多岁的男人啊,爹虽然和你养育了我,但他的病也让我这么大年纪了娶不上媳妇,不能享shòu

    和女人**的乐趣……」

    娘突然打断了我:「福林,你这个畜生,你怎么能这么说你爹呢,你爹多不容易啊,他靠打石头辛辛苦苦把你养大……」

    「娘,你让我说!」我大声的呼喊着,似乎要一下子把我这10几年的酸辛和苦楚都爆fā

    出来。娘被我这么一弄,惊恐地扭过头呆呆地看着我。

    我知dào

    吓到了她,轻轻叹了一口气,语气又平和下来:「娘,我知dào

    爹这么多年不容易,可是你有想过我吗?大哥换亲娶了嫂子,现在孩子都快10岁了。可我呢,我本来20来岁就能娶上媳妇,可是爹一下病了,埋葬了我的一切希望。可是,我并没有埋怨,我任劳任怨地干活,养活爹,挣钱给福海上学,也算是报答了爹的养育之恩了。娘,这10几年来,我过的多苦啊!」说着,我不能自制的抽泣起来,泪水夺眶而出。

    娘挣脱我的手,转过身子用手捧着我的脸,轻轻为我抹去脸上的泪水。娘恢复了平静,说话也不再抖:「福林,别哭了,娘不该骂你,娘知dào

    你这么多年过的苦,你也算是对你爹尽了孝道了,该还他的也应该还清了。可是,可是你毕竟抢了他的女人,而且我们母子**最终害死了你爹!」

    「娘,这都是天意,我虽然这么多年娶不上媳妇,但上苍却把最好的女人,娘,你送来给我。娘,你没看爹最终原谅了我们吗?他把你的手放到我手里,是让我今后好好孝顺你,好好和你过日子啊!他那算是把你交给了我,把他的女人交给了他的儿子,他承认了我们娘俩的关系!」

    「不,福林!我们不能再错下去了,虽然你爹承认了我们的关系,但是,他也是迫于无奈,他也知dào

    你这么多年苦,想让娘伺候你做为他当爹的最后给你的关爱。可我不想再对不起你爹了,娘还是想当你的娘,当娘不也一样照顾你吗?」

    「不,娘,我不要你继xù

    当我的娘,我要让你当我的婆娘!」我撕心裂肺的喊着。

    「福林,你别这样,你这样娘会心疼的,你让我把话说完!」娘爱怜的对我说。

    「现在你爹死了,我们家没有累赘了,娘答yīng

    你,咱们好好干,等过几年攒够了钱,娘一定风风光光地给你娶一房好媳妇!」

    「不,娘,你错了!」我打断了娘的话,娘一脸茫然的看着我。

    我把娘整个抱上床,放在我的双腿上,双手揽着她让她和我面对面,然后继xù

    说:「娘,虽然爹死了,可是福海还要上学啊,福海今年才上大一,还要再等三年半才能毕业,这四年大学下来还得三万多块钱,而且我们还要还爹治病欠下的钱,什么时候才能还清啊?」

    娘一下子愣住了,半天没有出声。我把娘身子一横,把她像小孩一样揽在我的身上,娘愣愣的思索着我的话,任由我摆弄她的身体,竟忘了挣扎。

    我低下头,对着娘茫然的脸继xù

    动情的说着:「娘,靠我们在乡下继xù

    种地,是没有出路的,我想带你去城里打工,你看怎么样?」

    娘终于回过神来,又开始轻轻扭动身子,最终无力地带着请求说:「福林,你别逼娘了,娘都这么大年纪了,不想离开老家了,你就让娘在家里守着你死去的爹吧?」

    「不,娘,人死不能复生,爹死了,可是我们还要继xù

    活下去。俗话说――夫死从子,况且,爹已经把你许给我做婆娘了,我要尽到对你照顾的责任。而且,我们已经没有回头路了,你看咱们的孩子都5个多月了,你难道想在老家生下这个孩子?你难道不想让我们的孩子走出这个穷困的地方,有更好的生活吗?」说着这些话,我又慢慢抓起娘的左手轻轻抚摸她的腹部。

    一提到肚子里的孩子,娘终于回到了现实,刚才爹的死让娘忘了她肚子里的胎儿,现在娘的视线终于落到了我们轻轻抚摸腹部的手上,紧接着娘的身体又开始微微的抖动,眼神也开始变得温柔,眼睛又开始变得湿润,最终泪水慢慢溢出眼角流了出来。我知dào

    我的机会来了,这是我最后也是最好的挽回娘的心的机会!

    「娘,他已经走了,忘记他吧,忘记他曾经是你的汉子吧!你现在是我的婆娘,而且我们也有了爱的结晶,娘,我爱你,我爱你,……咱们葬了他,你就跟我去城里,我去建筑工地当小工挣钱,供福海上大学,养活你和孩子,你在家里给我做饭洗衣服照顾孩子,咱们们要让孩子过上幸福的生活,孩子不能没有爹,也不能没有娘啊!」

    娘被我的话感动了,娘停止了哭泣,用手轻轻抚摸着隆起的腹部,一脸的慈祥和安逸。

    「玲,忘了他吧,我们每年回来在他的坟前给他烧纸祭拜,忘记他是你的汉子吧,你现在是他的儿媳,他现在是你的公公,他现在是你的公公……」我一遍一遍的重复着刚才的话,我不再叫她娘,我直接呼出了她的小名,这是一个丈夫对妻子温柔的呼唤。

    娘一边用手抚摸肚里的胎儿,对着她肚子里的胎儿露出一丝轻轻的微笑,一边用眼角轻轻转向爹:「阿德,你安心地去吧,福林说的对,你走了,我们还要继xù

    活下去,既然你已经承认了我们娘俩的事,还把我交给福林当婆娘,而且我肚子里也有了你的孙子,我就要安心地做福林的婆娘,把我们的孩子抚养大,让福林在这个世上留条根,对得起我们老刘家的列祖列宗,你在九泉之下保佑我们吧!」

    第二章细**尴尬娘动情娘任命喊爹做公公

    停了很久,娘的眼神终于落到了我的脸上,娘的脸上虽然还挂着泪珠,但眼里已没有泪水,娘在这一刻真的太美了,我看得醉了!

    我激动地低下头,用嘴轻轻吻着娘脸上未曾干掉的湿润的泪水,娘顿时脸羞得通红,嘴里轻轻喊着:「福林,别,别……别这样,……别在这里……」

    我不管娘的呼唤,继xù

    用舌头舔干娘脸上的泪水,用嘴吻着娘布满皱纹的眼睑,最后一下深深吻住了娘蠕动的嘴唇,我把舌头伸入娘湿润的小嘴,不停地用嘴唇吮吸娘那条小巧的舌头,贪婪地吞咽着娘嘴里那甘甜的汁液。

    娘在我的激情地深吻下,眼紧紧地闭着,嘴里虽然不时发出「呜呜」的声音,脸色却越发显得红润,呼吸也变得沉重起来。

    娘在死去的爹面前,被我动情地吻着,娘心里虽然觉得很羞耻,但是她被我几个月来挑起的旺盛的**却在此时慢慢燃烧起来,从娘那沉重的呼吸中,我知dào

    娘已经动情了。

    趁着娘动情的机会,我三两下蹬掉脚上的鞋子,左手快速地脱掉娘脚上的鞋,抱起娘把她放在床的里面,压在身子底下继xù

    疯狂地亲吻我的亲娘,同时用手使劲地搓揉着娘丰满的**,娘开始有点惊慌,不知dào

    我要干什么,挣扎了几下,但在我的激情下,慢慢安静下来,又迷失在**中。

    我见娘渐渐进入状态,一只手继xù

    抚摸那养育我们兄妹四个的**,一只手悄悄地伸向娘上衣领的钮扣,一粒一粒,娘的上衣慢慢散开,那两只为我孕育胎儿要重新丰腴饱满的雪白的**怦然弹出。

    就在我解娘最后一粒上衣钮扣的时候,娘猛然清醒过来,娘用双手一下按住了我的手,头猛的一扭挣开了我的嘴,娘喘着粗气,转头看了看躺在外边的爹,又转回来用两只眼惊恐地看着我:

    「福林,你干什么?你疯了吗?你爹刚死,还躺在那里!别这样好吗?娘已经答yīng

    做你的婆娘和你过下半辈子了,你就别再逼娘了,等葬了你爹以后,娘再让你弄,别在这里弄娘好不好?」

    我低下头吻了一下娘的额头,缓缓地说:「娘,虽然你先前为咱俩安排了一个洞房花烛夜,但那是在爹不知情的情况下做的,没有得到爹的认可,现在爹死了,而且把你许给了我,我是这个家的新主人了,我以后要住这间正房,我要睡这张你和爹睡过的床,我要在这张床上当着他的面和他曾经的婆娘、现在的儿媳妇行一次周公之礼,让爹给我们做个见证,我正式接管这个家里的一切!」

    听了我的话,娘顿时脸臊的通红,眼神也变得慌乱,说话也不流畅了:「福……林……你……你不觉得这样太……太无耻了吗?你爹他……他还尸骨未寒,你……你就在他的床上欺负娘!我做不到!」

    说到这里,娘用双手死死地推着我的胸膛,想把我从她的身上推下去。可是娘力qì

    太小了,根本推不动我,我用手捧住娘急的发红的脸轻轻抚摸着。

    「娘,我知dào

    爹尸骨未寒,而且他的灵魂肯定还没归入地府,现在还在这里看着我们呢!我要让他进入地府前见证我们的洞房之礼,让他不要带着对我们的埋怨和仇恨下去,我要让他彻底接受我和娘的爱情,让他了无牵挂平静地走!让你在这里彻底确认你是我的婆娘,他的儿媳妇的身份,让你以后再想到他,忘记他曾经是你的汉子,他只是我福林的爹,他只不过是你过世的公公!」

    「汉子……公公……儿子……儿媳妇……福林……福林……别这样,饶了娘吧?」娘语无伦次地说着,用眼神祈求着我,双手仍死死撑着我的胸膛。

    我不管娘的请求,慢慢解开娘上衣的最后一粒钮扣,把娘的上衣向两边大幅度地拉开,娘雪白的**和圆鼓鼓的肚子毫无遮拦地向我和爹敞开了。娘惊呼一声,脸涨的更加鲜红欲滴,两眼死死地闭了起来。

    娘终于屈服了,我把娘的手轻轻拿了下来,这一次娘没有挣扎,任由我动,我用左手抓着娘的双手慢慢放在娘那圆鼓鼓的肚皮上抚摸,右手伸到娘的脑后,把娘的脸慢慢转向躺在床外侧的爹。

    「娘,你看你不做他的儿媳妇都不行了,你肚子里有我们刘家的孙子,上天早就注定你后半辈子要做他的儿媳妇了,娘,你还不肯接受现实,还不肯承认他是你的公公吗?」我特意在「公公」这两个字上加重了语气,接着轻轻呼唤着:「娘,娘……」

    「噢,福林啊,娘……娘……娘愿意做你的婆娘……娘愿意啊!」娘断断续续吃力地吐出这些话,又沉默了。

    我看时机已经成熟了,侧下身子躺在娘的里面,贴向娘的耳边:「娘,既然你愿意忘掉他,承认你是他儿媳妇的身份,那,那,那你张开眼,喊他一声公公吧!」

    「福林,先别这样好吗?娘……娘还没准bèi

    好?」

    「娘,你还等什么呢?再等下去,爹的灵魂就真走了,你不想让他见证这一切吗?娘,快啊,我的亲娘啊!」说着话,我用嘴轻轻咬住娘的耳垂,缓缓地舔舐着它,从和娘**这几个月的经验,我知dào

    那里是娘的敏感带。

    娘呼吸又开始沉重起来:「哦,福林,哦,福林,别这样,娘……娘受不了……哦……娘的小冤家啊……菩萨饶恕我们娘俩吧……哦……福林……哦……阿德……公……公……公公……」娘终于喊了出来,对着她曾经的汉子叫了公公,娘说这些话像用尽了全身的力qì

    ,说完眼睛一闭,身子就软软地瘫在了我的怀里。

    这是一副多么淫亵的画面啊:坦露着**和腹部的上身被自己的亲生儿子紧紧地抱着,旁边是刚刚死去不久的我的爹、她的曾经的汉子!

    我再也忍不住心里的欲火了,时机已经完全成熟,我下面的那根活像根擀面辊一样死死地顶在娘的屁股缝里,一动一动地上下颤动,娘嘴里发出含混不清的「哦……哦……」声,娘已经彻底地忘记了眼前的现实,堕入我为她编织的欲网当中。

    我猛地坐起来,三两下将自己脱的精光,那像小拳头一样的**散发着黝黑的光泽,一颤一颤地像在向这个世界宣bù

    它的威严和成功。

    「娘,来抬下屁股!」娘机械地听着我的话动作,她还没从**中迷失出来。我迅速地抓住娘的裙子和内裤边,一下将娘的下身脱了精光,随手将娘的裙子和内裤扔在了爹的身上。

    娘下身被脱光,一下子反应过来,身子猛地一紧,双手快速地捂住了她下身那丛黑黝黝的阴毛。我趁这个机会,扶起娘的上身,让她双腿跪在床上面对着爹,娘顿时一阵紧张,战抖着说:「福林,别……别……别,你……你……你这是做什么?」

    我拉住娘的胳膊,像娘一样跪在床上面对着死去的爹,转过头对娘笑着说:「娘,来,咱娘俩给爹磕三个响头,感谢他对你汉子的养育之恩,感谢他大公无私,许给我这么一个贤惠的婆娘!爹,你的儿子和儿媳妇给你磕头了,你安心地去吧!来,娘,快磕啊?」我看娘在旁边发愣,赶紧催促着娘。

    娘被我一连串的行为搞的浑浑噩噩,加上她自己心里的羞耻一直左右着她,娘只是闭着双眼,涨红着脸,呆呆立在那里,对我说的话没有任何反应。

    我一把揽住娘的上身,向着爹慢慢把头磕在了床上,娘机械地被我拖着,一叩,一叩,再一叩,我和娘终于给我爹磕完了三个响头。

    第三章娘做儿媳任儿挑逗娘俩恩爱首次互舔

    娘仍在发呆,可是我胯下的活物一颤一颤地在这种**的气氛中却是再也不能等了,我急切地要与娘在爹的面前完成交合,向爹宣bù

    我对这个家的彻底占有。我抱起**的娘,让娘仰面躺在爹的身边。

    此时的娘,头紧靠在爹的头边,双手仍死死护着腿间的那丛黝黑,眼睛紧紧闭着,脸仍旧涨的发红,因为紧张和羞耻,在一促一促的喘着粗气,在这深秋的天气里脸上仍然溢出了一层细小的汗珠,娘胸前的那对饱胀的白乳随着娘急促的呼吸晃来晃去,娘在这一刻太美了!

    我的那根活物被娘这种美态刺激地仿佛又涨大了一圈,体内似乎有一团火在燃烧,我抓起娘那双丰腴的小手一把按在了我的**上,娘这次没有再挣扎,雪白的小手轻轻地握着她赐予我的神物上,呼吸更加急促。

    娘在这几个月里,私处被我那活物刺穿了数千次,那活物带给娘的享shòu

    是刻骨铭心的,娘的身体早就被这神物给征服了,这东西就是挑起娘**的最好的催情剂。

    娘终于屈服在她体内旺盛的**下,紧闭的嘴唇渐渐张开,「哦,福林……」一股带着娘香味的热气扑面向我冲来。

    我猛地俯下身,嘴直接往娘的脸上奔去,颤抖的舌尖一遍遍地舔舐着娘脸上的汗珠,哦,是多么的甘甜啊!娘在我的舔舐下,身子也随之一阵阵的发抖。

    我把嘴转向娘的耳垂,轻轻地撕咬,向娘的耳朵里面吹着滚烫的热气,双手用力地抓住娘的两只**不停地揉搓,中指不时轻捏着娘略微发黑的奶头,我要继xù

    挑逗娘的**,让娘彻底迷失。

    娘在我的挑逗下,眼睛慢慢张了开来,眼神迷离的看着我,两条腿也不再夹紧,慢慢地张开,最后绕到我的背后轻轻地勾着我的臀部,嘴半张半开,「哦,福林,哦,福林……娘,娘快受不了了!」那本来握着握活物不动的手,也开始上下套弄起来。

    我见娘已经迷醉,不再舔舐娘的耳垂,身子俯的更低,嘴一下子含住了娘的左**,我对娘的**有一种出奇的迷恋,娘的奶哺育了我们兄妹四个,乳晕和奶头都被我们咂的很大,稍微显得发黑,已经看不到肉色了,本来像水袋下垂瘪塌的**因为我孕育胎儿又重新变得饱胀,虽然仍有些下垂,但怀孕后娘的**越发显得雪白,让我爱得发慌,每次插入娘的下身之前我都要轮换着咂很长时间的**。

    娘似乎也很喜欢我咂她的奶头,或许这样能够充分唤醒她的母性,让她在与我欢爱的时候还能找到一点母性的尊严,又或许娘在我咂她**的时候,能够记得我不光是和她一起欢爱的情人,同时还是她的亲生儿子,在这种亦妻亦母、亦真亦幻的气氛中获得更加刺激的**之美的享shòu

    。

    我交替着咂着娘的**,娘的奶头在我的不断刺激下,变得愈来愈硬,**也愈来愈涨大挺拔!娘断断续续的呻吟着,勾着我屁股的双腿也愈来愈用力,屁股一挺一挺地向上扭动,饥渴地诱惑着等待着我最后的插入,娘在这种**的气氛中忘我地向我表达着她身体最真切的渴求。

    我胸中的情火烧得我浑身发烫,在爹的面前与娘**更加让我疯狂,我更加用力地揉捏着娘雪白的**,用力咬着娘粗黑挺拔的奶头,娘似乎被我弄疼了,娘用左手继xù

    套弄我的活物,右手放到我的脑后轻轻抚摸着我的头发:

    「哦……福林……福林……轻一点……别这么用力……捏娘的**……你这样弄法……娘给你生了孩子后……**容易不出奶汤……哦……哦……福林啊……听话……乖啊……」

    我听了娘的话,双手又变成轻轻抚摸着娘的**,抬起头笑着对娘说:「娘,你真是我贤惠的好亲娘,好婆娘!」说着,亲亲地吻了娘湿润的嘴唇一下,继xù

    温柔地对娘说:「娘,我听你的话,不咂你的**了,反正现在再怎么咂也咂不出奶汤,可是,娘,儿子好口渴啊,怎么办啊?」

    娘抬起身轻轻吻了我的额头一下:「福林啊,你口渴就下床先去喝口水吧,别渴着!顺便……顺便把我的裙子和……内裤收起来,别放到他」娘说着脸一红,用手指了指爹「别放到他身上。」

    娘一副小女儿的神态,含羞带嗔,我俯下头吻了娘一下,顺手把娘的裙子和内裤甩到了床里面靠墙的地方,我半笑半祈求的对娘说:「娘,你真好!娘,其实,不用下床我也一样能喝到水啊,咱们这张床上就有一个现成的泉眼,而且流出来的都是甘浆琼汁,比白开水的味道不知dào

    要好上多少倍呢!」

    娘听了我的话,顿时羞得闭上了眼,右手轻轻打了我的头一下:「你真坏,就知dào

    欺负娘,哪来这么多鬼主意,就知dào

    逗娘!」娘好像浑然忘了身边的爹,彻底放开和我调起情来!

    我看娘已经彻底放开了,而且还得到了她的默许,我知dào

    我下一步要攻击我最想要得到的主阵地了。我掉了个身,把那活物放在娘的脸上方,而脸则朝着娘的阴部凑去。

    娘的阴部早已经江河泛滥了,阴毛上满是粘粘的**,一绺一绺的沾在娘两侧大腿根部,紫黑色的大**大大地翻向两边,略带黑红的小**张开一条小缝,露出了依旧鲜红的桃源入口,一丝亮晶晶的粘液正慢慢从那里溢出流下,滑过娘黝黑的屁眼,拉出一条细细的丝线。

    我用中指挑起这丝**,那液体又在我的指尖上拉出一条向下垂的粘线,我把手指伸到娘的眼前,挑逗着娘:「娘,你睁开眼看看,谁的泉水这么稠啊,比刚出锅的浆糊还粘那!」

    娘张开眼看了一下,立即羞得满脸通红,娘用手一下打掉我指尖的淫丝,抓住我粗长的**,张开嘴对着我像小拳头一样的**轻轻吹了口气:「死福林,叫你取笑娘,我把你的小弟弟咬掉,看你再怎么戏弄娘!」

    说完,一口把我的**含在了嘴里,用牙尖轻轻地在上面滑动。见娘如此可爱知心,我心里一阵激动,我把娘的大**分的更开,嘴一下吻住了娘的桃源口,娘被我吻的全身一颤,把我的活物含得更深,几乎含住了我活物的大半个,然后娘轻轻向上挺动着腰部,舌尖在我的**马眼处一圈圈地舔舐。

    我的两片嘴唇死死含住娘的淫洞,像小孩吸奶一样使劲地吮吸着娘的**,娘贪婪地含弄着我的活物,淫洞随着娘腰部的挺动不停地摩擦着我的嘴唇,我的胡须也随着娘的摆动不时刮上娘敏感的阴蒂,每一次刮到,娘都会一阵颤抖,随之而来的是更用力地摩擦。

    娘淫洞里的**也越流越多,一些我没来得急吸进嘴的**从我的嘴角溢出,几乎把娘的阴毛全给润湿,**最后顺着娘的屁眼流下,娘的屁眼和屁股下的床单上糊满了娘带着稍许骚味的粘液。

    娘的嘴继xù

    刮着我的**,不时用力地吮吸一下,双手抚弄着我的骚蛋,又麻又痒,舒服地我猛地把舌头深入娘的淫洞挑动,我卖力地让舌头在娘的淫洞内伸缩,舌尖每滑过娘的阴壁,都能感觉到娘阴壁的颤动。

    **上酥麻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我的阴囊一紧一紧地在收缩,我知dào

    我马上就要射精了!突然,娘腰部猛地一挺,双腿抬起来死死地勾住我的头部,身体像痉挛了一样不停抖动,**一股一股地喷入我的嘴里,娘**了!

    我大口大口地吞着娘甘甜的**,**的感觉更加强烈,我抬起头:「娘,我也快来了,娘,用力吸啊!」娘含着我活物的头猛地上下套弄了几下,我脑部一片空白,快感向潮水一样涌进我的胸膛,随着我的一声大喉,活物一抖一抖,将我积攒了一天的精液急射而出,喷灌进娘的嘴里!

    娘嘴里发出「咳,咳」的混音,娘忍住要咳的冲动,继xù

    含住我的活物,喉咙一动一动地贪婪地吞食着我的精液,终于活物不再抖动,娘咽掉我最后一滴精液后,又用她柔软的舌头舔舐了我的**一下,才依依不舍的把我的活物吐出。

    娘半张开迷离的双眼,脸上透着无尽的潮红,胸膛一起一伏地大口喘着气,腿无力地从我的头部滑下两旁。

    「福林,福林!」娘张开双臂向我伸开,轻轻地呼唤着我,我赶紧转过身迎接娘深情地拥bào

    。

    「福林,哦,福林,娘好舒服,我的好福林那!」娘紧紧地抱着我的背,嘴里发出迷乱的呻吟。

    第四章深情娘向儿吐深**火烧娘俩再欢爱

    我把娘侧身拥入怀抱,娘紧紧搂住我,两只肥大的**紧紧压在我的胸膛上,似乎刚才的**并未让她得到彻底的满足,娘半睁着眼,眼里满yì

    渴求的春意,两多桃红色的红晕盛开在娘雪白的两腮,嘴角上还挂着一丝刚才没舔干净的白精,我看到娘这样,不禁噗哧一笑。

    「娘,你刚才舔地我真舒服,没想到我的娘不光织布做饭生孩子技术好,连吃儿子的**都能舔得出神入化!」

    娘一阵发窘,笑着用手指敲了我后脑勺一下:「你刚才把那丑东西放到娘脸上,不就是想让娘含它作践娘吗?你个小坏蛋,就知dào

    想出这么多花样来欺负娘!」

    看到娘如此知心,对我深情如此,我心里一阵感动,我使劲揽了娘一下,让娘的头贴在我的胸口上。

    「娘,你对我真好,谢谢你,我爱你,娘,我这辈子要好好疼娘,让娘过上比现在好十倍的生活。」

    娘抬起头对我轻轻一笑,右手掠过我后背放到我的胸口轻轻地摸索。

    「福林啊,娘也爱你啊,娘不求别的,只要你知dào

    心疼娘就好!其实,娘也应该谢谢你,是你让娘享shòu

    到了被人关爱的温馨,也让娘体味了娘从未体验过的**的快乐!在娘心里,你不光是我的儿子,你更是娘难以割舍的情人啊!」

    怀里的娘春情荡漾,这个年过半百的老妇人,在**、背叛、羞耻的多重刺激下**难以自制的勃发出来,一股难言的快感像起伏的波浪冲向我的下腹,那根本来射精后应该疲软的活物,仍然似威严的大将军一样在娘的双腿间乱窜。

    「福林,你知dào

    吗,刚才是娘第一次给男人含那根丑物,以前你爹……哦,不,是阿德,也让我给他含,娘都觉得恶心,没答yīng

    他!可是,我却觉得你的那东西非常可爱,娘对它喜欢得不得了!娘也是被你这个坏蛋舔得受不了,胡乱舔得,福林,娘以后要天天含你的宝贝,把它伺候得更舒服,嘿嘿!」

    娘冲我莞尔一笑,哦,娘真的太美了,天哪,娘竟然把第一次**献给了我,这是一个多么爱我,多么无私的女人,她给了我生命,给了我交合的快乐,给我孕育新的生命,更了我慈祥的母爱和无边的情爱,我眼睛一下湿润起来,我幸福的笑着,欢乐的泪水从眼角顺势滑出。

    我哽咽着:「娘……娘……我的好婆娘啊!」

    「福林,别这样,娘愿意为你做任何事,别哭啊,娘的好儿子,好汉子,乖啊!」娘爱怜地说着,为我擦去眼角的泪水。

    「娘,我是高兴地呀,虽然我没有得到你的处女身,可是我以后有你这双小嘴伺候我的宝贝了,娘,我的好娘,我的好婆娘!」

    在娘温柔的抚慰下,我胯下的活物肿胀地仿佛又增粗了一圈,**的冲动再度似潮水一样连绵地涌荡在胸口,我忍受不住了,任活物一怂一怂地顶着娘红嫩的下身,俯下身猛地一口吞住了娘的嘴唇。

    娘顿时嘤咛一声,随后娘温柔地迎接着我的热吻,湿热的舌头爱怜地舔舐着我的嘴唇,我的舌头顺势与娘的香舌缠在一起,吸取娘甜蜜的汁液。

    我的手再次摸上娘的丰满的胸脯,轻柔地把玩着那饱胀的**,手指轻轻逗弄着娘早已高高翘起的微黑的奶头。

    娘的反应越来越强烈,娇嫩的身子在我身下变得滚烫,雪白的肌肤渐渐变成了粉红色,右手紧紧搂住我的背,把自己柔软香滑的躯体更紧密地贴近我的身体,左手伸到下面握住我的活物用力地在阴蒂和**间上下摩擦,粘滑的**沾的我的活物和阴毛上到处都是。

    娘温热的小手使我活物的温度越来越高,娘阴蒂和阴毛的摩擦让**一阵痒,一阵麻,这种刺激让我变得疯狂起来,我用力吸了娘的舌头一口,随后松开嘴唇,抬起头,向娘祈求着。

    「娘,我受不了了……我插进去好吗?」

    「哦,福林……娘也受不了了……快点插进来吧……娘要!」娘淫荡的呼唤着我,抓着我的活物把**对准穴口的位置,腰使劲一挺,「噗叽」一声,**分开娘的淫肉和**钻进了娘的淫洞。

    「娘,哦,好热,好爽啊!」

    「福林,福林,快动啊,娘要!」娘腰部一怂一怂地催促着我!

    这几个月来与娘不停地交合,让娘的**早就适应了我状如驴鞭的活物,我见娘不再觉得插入时的疼痛,放心地挺住腰身,慢慢地将半个**挤进了娘的淫洞,娘的阴壁微微打着颤,我的活物被娘湿热的**和淫肉包裹着、吸吮着……

    「哦,福林,好烫啊……你慢点动……别伤着孩子!」娘在迷乱的**中,仍残存着伟大的母性,还不忘嘱托我当心我们的孩子。

    娘越是这么体贴,我心里的**就越发高涨,我迫切的渴望更强烈的刺激,我挺直上身,双腿跪在床上,手臂把娘两条雪白的**紧紧抱在胸前,阳物开始慢慢地一进一出的插着娘的美穴,随着阳物的抽动,两个巨大的睾丸在我和娘的腿间悠悠的晃动。

    「啊……福林……插得娘好舒服啊……再快一点……」娘美美地呻吟着,不断催促着我。

    「哦,娘,你真紧啊……」我稍微加快了**的速度,始终保持只用半个**插娘。

    「哦……福林……好汉子……就是这样……」娘欢快地淫叫着,白嫩的大腿夹得更紧,两只雪白的小脚慢慢绷直。

    娘阴壁收缩的力度猛地加大,紧紧地咬舐着我的**和阳物。我每一次抽动,娘的**都会给我带来一阵说不出的酥、麻、痒,从**上传来的快感迅速布满了我全身每个细胞,在爹的面前与娘**,让我产生更加强烈的**。

    我保持着只插入半个活物的尺度,开始了快速的**……我每一次插入,娘泛着绯红色的滚热的娇躯就不住扭动,丰腴雪白的**也随之淫荡地晃动着。我**的越快,娘的娇躯扭动的幅度就越大,下体磨合的快感就越加强烈。

    「呜……福林……」娘从喉咙伸出发出满足的呻吟,如同危重病人发出的哀号,颤巍巍地抖擞着拖着长音,这更加让我兴奋。

    娘的**在我的**摩擦下越来越热,不时就有一股的**喷洒在我的**,给我带来更强烈的快感,**的速度也随之更快。

    我松开抱着娘**的手臂,双手我娘两只晃动的美乳温柔地揉捏,娘的两条雪白丰腴的大腿没有落下,反而夹得更紧,两只绷直的小脚紧紧勾在我的脑后。

    娘的身体被强烈的快感吞噬着,双手紧紧抓着床单,疯狂地不断扭动臀部配合着我一次一次的**。

    「哦……福林……你把娘弄死了……哦……、」

    我加快下身**的速度,我留下左手继xù

    揉捏娘的肥乳,右手臂把娘的两条白腿揽住,头猛地向后一抬,娘两只绷直的粉嫩的小脚猝不及防滑落在我的下巴上。

    娘的小脚并未因常年的劳作而显得粗糙,反而因为常年穿着粗布鞋被汗水浸泡的更加雪白粉嫩。此时,那两只雪白的小脚因**的燃烧而略微露着粉红色,血液流动的加速让娘小脚上每根血管都显得非常清晰。

    微微颤动的小嫩脚,刺激着我的视神经,让我爱不释手,我猛地张开嘴含住娘的小脚,用舌尖挑逗着那玲珑剔透的小脚趾头,一股带着汗水味道的香味涌进我的口腔。

    「哦……福林……好痒……不要啊……」

    娘嘴里虽然说着不要,身体却表现出前所未有的欢愉,娘头死死顶着床,不住扭动,双手紧紧抓着床单,颤抖的上身不住向上挺,整个上身像条虾米一样弓了起来,凌乱的夹带着些许银丝的黑发在娘的脸上甩来甩去,娘拼命地摇荡,忘情地摆动着肥硕的屁股配合着我快速的**。娘已经气喘吁吁,香汗淋漓了。

    娘的阴壁猛地一阵阵强烈的收缩,把我的**吸的更紧,**的快感从我和娘的阴部激荡向我们的全身,突然,一股更足量的**喷烫在我的**上,我脑门一紧,猛的向前一插,**便被挤着溢出娘的淫洞,喷洒在娘两边的阴毛上,顺着娘紧缩的屁眼滴落在娘身下的床单上。

    「哦……我的天呀,福林,我、我不行了……哦……」

    完美、疯狂、持久的母子交合渐渐进入**!

    我的喘息越来越沉重,娘的呻吟也越来越急促。喘息声、淫叫声,伴着我**进出娘**的噗叽声,演奏出一曲娘俩**交合的交响乐。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的**插入时,娘的阴壁突然猛地紧紧箍住了我的**,如同被电击了似的,我感觉四肢被强烈的痉挛贯穿,全身融化在难以用语言描述的**当中。

    我不由地失声叫了起来:「娘……我的娘啊……」

    娘的身子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快、无弹窗!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