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5 部分阅读

作者:1145892305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粗野、疯狂、持久的母子**渐渐推向**!

    我的**愈加坚硬,愈加涨大,愈加粗壮,抽动更加有力,插入更加勇勐。越抽越长,越插越深;幅度越来越大,速度越来越快。娘的腰肢扭动的幅度越来越大,娘的屁股翘得越来越突出;娘的**也随之急速收缩,把我的**越吸越紧,**也被摩擦得愈加红肿,愈加敏感;娘的**也越流越多……我旺盛的**达到了绝顶的**,一下比一下快,一下比一下勐,一下比一下重,抽啊!插啊!我的喘息越来越沉重,娘的呻吟越来越急促。喘息声、呻吟声、伴着我的小腹撞击娘屁股的啪啪声和**进出**的粘连声,交汇成一曲娘俩**淫荡的乐章。

    我强劲粗狂的**使我娘的体力渐渐不支,她浑身上下早已是香汗淋淋,她双腿发软,身子在剧烈的哆嗦,但是那种高亢的****却又使她身不由己,她神经质的伴随着我****的来临,不能自已的迎接我更加勐烈的**。

    我加快**的速度,加重**的力量,**象一条黑缨乱抖的扎枪,突突突来回冲刺。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的**正用力抽动时,突然娘体内的子宫像吸管一般紧吸住了我的****,如同电击似的,我感觉自己的四肢被强烈的痉挛所贯穿,全身融化在无可言喻的绝顶**当中。我不由的失声叫了起来:“娘……我的娘啊……”

    娘的身子勐的僵直了,紧接着就象得了发冷病一样哆嗦起来:“喔……哦…不行…我不行了……娘要死了……”

    我和娘的**达到了**!

    随着娘一股浓烈的**喷射而出,我那爆涨**的**也勐的射出了一股热腾腾的精液。两股淫精在娘的**深处会合、交融,缓缓流进娘的宫颈深处。紧接着,我旺盛的精液一股又一股接二连三的喷射而出,如同一道道激流冲击着娘的**……

    娘的体内深处在承shòu这大量温热的精液后,似乎获得了更大的喜悦,**内再次传来更加剧烈的抽搐和痉挛,娘好象在吸收消化我的精液……

    娘再也支撑不住疲惫的身体,终于象散架了似的瘫软在我的怀里。

    欲知后事如何,切看下回分解。

    第五回娶媳妇洞房空欢母怜子西厢偷情我匆匆茫茫离开家,紧跑慢跑的赶到电影场的时候,电影已经接近尾声了。我挤开人缝来到了爹和福林所在的位置,爹漫不经心的问我:“咋到这时候才过来呀?你娘没来?”

    我掩饰着内心的慌乱,装的若无其事的样子说:“娘不来了。我回来后看人太挤,就在外边和大哥嫂子他们一起看了。我看快要结束了,就挤了进来。”我的话说的天衣无缝,爹也没有再说什么,电影就结束了,他们怎么也不会知dào

    我已经趁机会做了一回那样的事。

    回家的路上,福海和爹兴奋的议论着电影里的故事,我却在回味和娘在一起令人疯狂的一幕。他们偶尔问我一句,我也只好含煳其词的支吾应付,因为我根本就不知dào

    什么电影故事啊,我担心的是不知dào

    娘怎么样,更担心爹回家后会不会看出什么破绽。由于他们兴致勃勃,所以我的所答非所问也没有引起他们的在意。

    我们到家的时候,娘已经坐在堂屋趁着油灯在做针线。看见我们回来,赶紧起来搀扶爹上床,伺候爹脱衣睡觉,一切显得那么自然正常,我嘭嘭乱跳的那颗心总算放下来。福海的兴奋劲还没有过去,又跟着我来到西厢房,喋喋不休的讲电影的故事以后如何发展。

    我一点亮油灯,突然想起不该让福海进来,我和娘做完后,只顾失急慌忙的往电影场里跑,屋里的东西都没有收拾,如果让他看出什么破绽怎么办?可是我又没有什么理由拒绝他。福海一屁股就坐在了我的床上,我勐的看见那本夹着娘的头发和阴毛的书就在我的枕边,如果他随手翻一下,一切就完了。我急忙抢先坐在了床头,挡住了他的视线。我的手往被子边一摸,被子还是热乎乎的,幸亏福海没有在意。我想把被子掀开散发一下热气,不料福林却动手往一边掀了一下被子,被子里露出一件衣服。

    “这是什么?”福海随手拽了出来,原来是一件小裤头,我一眼就发xiàn

    那竟然是娘的!天啊,我一把抢在手里,急忙掩饰的说:“别乱翻,是我的裤头。”

    “你的裤头怎么了?我也没有说要啊。”福海不理解我为什么那么紧张,小声嘟哝着。

    我满脸堆笑的说:“没什么,时间不早了,快回去睡觉吧,明天还要下地干活呢。”

    “和你说话真没劲。”他起身向外走到门口又停下来,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说:“哥,我看那件衣服好象是咱娘的呀,怎么是你的裤头?”

    我的脸腾的一下通红起来,强辩道:“娘的衣服怎么会在这里?这是我的裤头。”

    “兴许是娘洗衣服忘了呢。”福海小声嘟囔着。

    “别胡扯啊。”我急得唰的出了浑身冷汗。

    “那不是娘的,就是你的了,一定……”他凑近我的跟前坏笑着说:“哥,一定是你跑马了吧?”

    我们那里把男人遗精叫做“跑马”,福林这样一说,为了不引起他的怀疑,我就默认了。果然他不在追问,临走出门又回头说了一句:“我也是这样……”

    直到听见他咣当一声关上堂屋的门,我紧张的神经才松弛下来。我关上房门,急忙拿出娘的裤头一看,果然是娘的,那时侯我给她拽下来随手一扔,不知dào

    怎么就卷进了被子里,肯定娘没有找到,好险啊!我把娘的裤头凑近深吸一口气,娘的体味仍然很浓,一下子又把我的**激荡起来。我急忙掀开被子仔细一看,在娘躺的位置上,果然流下几滩湿痕,床单上依然有几根弯弯曲曲的阴毛,枕头上落下了两根灰白的头发,我象收藏珍贵的文物一样把它们收藏起来,夹在我枕边的那本书里,将作为我永久的纪念。

    有了这一次的经验,我相信我们之间的事,她永远也不会告sù

    任何人,永远都只是我们娘俩心中的秘密,只要有机会,我们就一定可以享shòu

    鱼水之欢、母子情爱。

    越是这样,我渴望的欲火就越烧越旺,整日里都在寻找和娘单独相处的机会,可是娘却总是冷漠的不理不睬,越是这样,我的渴望就越是强烈,我就千方百计的向她传递我的信息。娘在灶火做饭的时候,我就帮她烧火;娘洗衣服的时候,我就帮她打水;娘下地干活的时候,我就帮她拿工具,让她干一些轻闲的活计。同时,我也利用这些机会接触了娘的身体,有时候摸摸娘的手,有时候挨挨娘的胳膊,有时候碰碰娘的腿。娘对于我的举动已经是心知肚明了,但就是不给我机会。最亲近的接触,是那次做饭的时候,我趁娘弯腰杆面的时候,我突然从身后搂抱住她,把我坚硬的**顶在了娘的屁股上,两手用力的揉搓娘的双奶。那次娘没有反抗,也没有吭声,从她浑身颤抖的感觉,我知dào

    娘非常的紧张;虽然隔着衣服,但是娘**的柔软和偷情的刺激还是让我异常的激动。当我想解开娘的衣扣要进一步的时候,却被福海的叫声搅乱了。

    暑假过后,福海开学走了,家里只有我和爹娘三个人了,我和娘接近的机会多了起来。然而,在娘的操持下,亲戚朋友家人都在为我的婚姻事紧锣密鼓的忙碌着。我知dào

    那是娘的主意,但是对于我来说,有了和娘的几次**后,婚姻已经不是那么重yào

    了。但我还是听从了大家的意见,而这次婚姻不仅彻底打碎了我娶媳妇的梦想,同时也促进了我和娘的关系。

    原来是一伙人贩子设的骗局。那女人三十多岁,长得颇有几分姿色;那男人是她的丈夫,他们冒充是兄妹,说是丈夫出车祸死了,家里非常的困难,母亲又得了重病,急需花钱,只得草草出嫁。于是,我家东拼西凑甚至连我心爱的毛驴也卖掉了才凑齐了三千块钱,把她娶了过来,洞房就是我住的西厢房。当时我也暗暗觉得高兴,真的是天不负我,有了自己的女人,以后就不会再和娘做那**的事。谁知dào

    福祸相依呀,正当我们全家还没有缓过来高兴劲的时候,就在新婚之夜,新娘子就跑掉了,并且卷走了我结婚的大部分物品。

    本来我们对她还是有所防备的,但是由于大家忙碌了几天,以为进了洞房生米做成了熟饭就万事大吉了。那里知dào

    这个女人竟然那么的狠毒,在我的酒杯里放了安眠药,等我一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全家都闹翻了天,村子里出动了几十人把几座大山找了个遍,也没有找到她们的影子。当我从大哥嘴里听到事情的原委后,我一下子就惊呆了:怎么会是这样啊?我极力回忆当天晚上的经过,我进了洞房后,她真的很害羞的坐在床边,低着头,手捻着衣角,俏丽的脸在昏黄的灯光下布满了红晕,真的是一幅良家妇女的模样。我坐在她的身边握住她的小手,她是那样的温顺可爱。这时候嫂子端来了两杯酒,按照我们当地的习惯,上床前新郎新娘要和合欢酒,也就是交杯酒。嫂子放下杯子就出去了,我端起酒杯敬她,她嫣然一笑,示意我去关上房门。我急忙把房门闩上,回身我再次端起酒杯,她推说不会喝酒,让我替她喝,我就把两杯酒一饮而进,然后我就拥bào

    着她倒在了床上。年轻女人的肌肤丰韵而富有弹性,她的两只**异常的涨满,宛如皮薄脂厚的果实一样光洁滑润,不象娘的**那样松弛垂软,富有一种年轻的挑zhàn

    性。我觉得和这样年轻的女人**,不用象和娘在一起那样的缩手缩脚,可以放开本事尽情的玩弄,不用担心她受得了受不了了。我急忙脱掉她的衣裤,准bèi

    腾身而上的时候,她温柔的指指灯,我笑了一下关掉了灯。在黑暗的床上,我们搂抱在一起,尽情的抚摸,亲吻,她显得非常的热情主动,她温暖的手象一条游动的蛇一样在我浑身上下游走,让我享shòu

    了从没有过的温柔,娘从来没有那样摸过我。她吐气若兰的气息吹拂着我的胸膛,她光滑的小腿来来回回的磨蹭着我的下肢;我虽然和娘做了几次,但都是我带着强制性的,娘从没有主动的摸过我。今晚,她的抚摩,她的温柔,她的柔情让我第一次体味到了女人的温情。我感到了空前的满足,从心底感觉到了有女人真好。就在这温柔乡里,我不知不觉的昏睡过去了,那女人什么时间走的,怎么走的,我竟然一点都不知dào

    。

    当大哥告sù

    我这一切后,我如同五雷轰顶,怔怔的呆在哪里,脑子里一片空白,简直不知dào

    发生了什么事情。看着家里人来人去,听着声声埋怨,惶若隔世一般。我不知dào

    自己是怎么跑出去的,也不知dào

    我跑遍了大小山梁,更没有觉得突如其来的山风山雨是那样的肆虐。不知dào

    过了多少时间,我只是觉得自己好象走在一个漆黑一片,无边无迹的地下隧道里。我不停的走着,但总也找不到出口。我害pà

    极了,惊慌中我突然隐约听到娘在叫我,我高兴极了,向着那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终于看到了一点光亮,我走的更快了。周围越来越亮,我看到了一片白色,还有一个很模煳却又非常熟悉的身影。那身影越发清晰起来,我仿佛做梦一样听见了娘的叹息:“福林,福林,你醒了,谢天谢地,你总算醒了。你可急死娘了。”我终于看清了,娘高兴的抹着眼泪,紧紧的握着我的手。她的脸色好憔瘁,眼里布满了血丝。

    看着娘憔悴的脸庞,我一时想不起来自己身在何处,我疑惑的望着娘。

    “福林,醒来就好,醒来就好啊,菩萨保佑啊。”娘的眼泪一直落个不停,滴落在我的脸上,凉丝丝的。我勐然想起了发生的一切,我觉得头象炸开了似的疼,闭上眼睛回想发生的一切,感觉一切都那样的虚幻,不知dào

    是真是假。娘喂我了一碗面汤,我又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三天以后的中午了,正好大哥过来看我。这会儿我已经完全清醒了,大哥劝我不要为这次上当受骗难过,以后我们再找一个合适的人家,千万不要为这事想不开。我很感谢大哥为我操心,但是他怎么能知dào

    我的心事呢,我默默的点点头。大哥走后,爹也在娘的搀扶下过来看我,望着爹病怏怏的样子,我真的感到对不起他。爹陪我坐了一阵子,他身子虚弱又回堂屋里了。

    吃完晚饭,娘又来到我的西厢房,陪我说话,但我们都有意无意的回避着一些什么。娘比前些日子消瘦了许多,显得更加娇弱,她的脸颊绯红,身子微微颤抖着。我猜想娘这几天一直这样伺候着我,心里一阵难以抑制的冲动悄悄的泛滥起来。

    “娘,我……”我不知dào

    该说些什么:“我已经好了,没事了。”我的头脑里空荡荡的看着娘,不知dào

    该说些什么。

    “哦!”娘的身子微微颤了一下,脸腾的一下红了:“你发烧这几天,你爹让我在这里陪你。”

    “是吗?”可能我这几天发烧真的很厉害,连累的娘陪我受累,我心里那些异样的冲动很快被娘的母爱所代替了,也格外的体会到父亲的关怀,但是我一时却没有回味出娘的意思。

    “福林,出了这样的事,你又病了这些天,我想了很多,现在终于想通了。这可能是命中注定的。你的脾气,心思,我最清楚。要是菩萨怪罪的话,就让她降罪在娘身上好了。”娘虽然声音很小,却是娓娓道来,显然是经过激烈的心里斗争和深思熟虑。我这才明白了眼前的一切,也令我欢喜的发狂了。

    我大起胆子揽住娘,她羞的扭动着身子,把脸埋的在我的怀里。我贴在她耳边说道:“娘,你真好。我再也不要别的女人了,我和你过一辈子,菩萨也不会怪罪我们的。”

    娘抬起头羞红着脸看着我,半天才说道:“福林,这世上还有很多好女人,等我们再遇上了,娘就是扒房子卖地也要给你娶回来。”

    我急忙用手捂住娘的嘴:“娘,她就是天仙我也不要了,我就和娘过一辈子。”

    娘把脸贴在我的胸膛上,轻轻出了一口气说:“娘老了,再过些年,牙齿掉光了,头发也白了。”

    我连忙说道:“娘,你不老呀,你没有见城里的女人,六十多了打扮起来还和小媳妇一样。我这一辈子,就和娘过了,我伺候娘一辈子。”

    娘无奈的摇摇头说:“我们这样终究不是长法,我心里还是希望你娶个媳妇,生个胖儿子,让我抱抱小孙子。”

    “娘,你给我生一个不是更好吗?”我第一次大胆的和娘说起**的话,觉得特刺激。

    “不不,娘老了……”

    没有等她说完,我抬起娘的下巴,向着她红嫩的小嘴,低头吻了下去。娘活了五十多岁,恐怕这还是第一次接吻,羞极了,苯拙的迎合着我。为了能给娘留下一个美好的记忆,我非常的温柔,细细的品味着娘的初吻。我的臂膀更加用力将紧箍在怀里,笔直翘起的**紧贴在妈妈柔软的小腹上,被不住的挤压磨擦着,撩拨着我和娘涌动的**。

    娘紧闭着双齿终于被我温柔开启了,我的舌头顺势钻了进去,和她的香舌缠绕在一起,吸取着甜蜜的芳香。我的手也悄悄摸上了娘的酥胸,轻柔的把玩着那松软的**,逗弄着已微微翘起的红艳**。很快,娘就有了反应,她的细舌不再怕羞的躲避我的热情,她的双手也主动的攀上了我的身子,把自己柔软香滑的娇躯更紧密的贴近我的身体。直到此时,我还有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难道这都是生活在捉弄我。当经过这许多的坎坷,我心里已经决定放qì

    的时候,幸福又突然从天而降,让我已是非常脆弱的心竟有些难以承shòu。但我已顾不了这许多,因为此刻娘正活生生的偎在我的怀里,和我相拥相吻。今晚,我要将全部的爱都释fàng

    出来,和娘一起来品尝这来之不易的甜美。

    “福林,别这样,你身体刚好,不要……”

    我怀抱着娘,轻松的就像抱着一个小猫,将她轻轻的放在床上。热铁般滚烫的**一刻也不安分的躁动着,满面红云的娘羞的睁不开眼睛,美丽的睫毛让人爱怜的颤动不已。娘难为情的模样真是可爱极了,我任由火烫的目光在娘雪白婀娜的身子上游走着,不停费力的吞咽着口水。终于忍耐不住了,我伏在娘的身上,热烈的亲吻着她的小嘴,重重的揉搓着那对雪白绵软的**。

    过了半天,娘才将我推开,香气轻喘,羞嗔的看了我一眼,随即又难为情的扭过头去。

    “娘,我实在是一刻也等不及了。”我的大手仍不停的在娘的身上抚摸。

    娘没有再阻止说道:“福林,今天不要好吗,你的病刚好,身子还很虚,做那种事很伤身子的。”

    “娘,你放心,我真的已经完全好了。”我的动作悄悄的加快了。

    娘望着满脸通红急不可待的我,心软了下来,只好默许的闭上了眼睛。得到了许可,我便迫不及待的扑了上去,伏在娘粉嫩酥软的身子上,在她雪白的颈间,柔软的**上不住的亲吻吸吮,连那浑圆光洁的粉臂也细细的吻了个遍。可能是太过兴奋,或者很久没有**了,我显得有些手忙脚乱。娘却一直像个温顺的小猫似的静静的躺着,羞的一动也不敢动,放任着我在她的娇躯上肆意逗弄。娘禁受不起这样的挑逗,娇身变得火热红润,如红樱桃般的**在我的吸吮下,硬硬的翘了起来,湿湿的,红嫩欲滴的令人垂涎。从她小巧的鼻孔中不时的传来声声荡人心旌的哼咛。

    我用指尖轻轻撮着娘的**,在她的耳边问道:“娘,舒服吗?”这臊得娘把眼闭的更紧了,把脸扭到一边。我好喜欢看娘害羞的样子,于是更灼热的吻像雨点般的洒在了娘的身上。虽然此时胸中的欲火已快将我点燃,但告sù

    自己一定不要象前几次那样粗鲁的占有娘。所以我这时非常的温柔小心,要让她感受到**的美妙,从而消除她心中的阴影。分开那浑圆修长的大腿,娘那火热湿润的阴穴完全的显露在我眼前,这次我终于可以仔仔细细的欣赏一下娘的桃源洞了。我轻轻的把手贴在娘的**上,感到娘的身子勐的一震。我微闭双眼,轻轻的揉压着,感觉着从掌心传来的柔嫩湿热。为了消除掉娘的紧张,我的动作非常的温柔,同时细细密密的亲吻着她的大腿。随着娘的身体渐渐的放松,我的动作也加重了。轻轻的分开两片**,露出了里面水汪汪、细嫩殷红的穴肉。一想到我就是从这个窄小迷人的洞穴里降生出来,我激动不禁浑身颤抖。轻轻的捏一捏那硬起的肉粒,娘竟控zhì

    不住叫出了声。那撩人的呻吟听得我心都颤了。我鼓起勇气,将一根手指慢慢的插入了娘的**里。那有如处女般的幽窒,把我的手指紧密的包裹起来。我只是略微的转动了一下手指,便引得娘不禁颤抖呻吟,温润稠密的**从我的指间不断的渗出。

    “娘,我要进来了。”我在娘的耳边轻轻说着,同时火热硬挺的**也虎视眈眈的抵在了柔软濡湿的穴口。娘睁开了眼睛,有些紧张的抓住了我的臂膀。“福林……”不等娘说完,我就用一个深深的热吻堵在了娘的嘴上。我一只手伸下去拨开娘阴毛遮护的**,抓着我粗硬无比的**对准了娘的**口,硕大的**探进了娘的**,就在娘大腿抖动的瞬间,我腰肢弓缩,**勐的插进了娘的体内。虽然刚插入一半,撕裂般的疼痛已经让娘皱起了眉头,但她却紧抿着嘴唇,没有叫出声来。我柔柔的抚摸着娘的**,心疼无比的看着她,问道:“娘,疼吗?”

    面色有些惨白的娘没有勇气面对我的眼睛,只是摇摇头。知dào

    娘在隐瞒,她不忍心破坏我的心情。我停了下来,静静的趴在娘身上,不住的摸着她,亲着她。娘的**好紧,好热,好柔软,褶绉层绕的湿润穴肉严丝合缝的包容着我的**,像是被无数细嫩的小嘴同时柔密的吸吮。我感到下身一片火热,彷佛全身的血液都一齐涌向那里,这真是这世上最**,却又最难耐的滋味了。过了一会,觉得娘已经适应了,我才再次用力,将整根**尽根插入。我开始缓慢的动作起来。每一次的深入,我都屏住唿吸,小心翼翼的唯恐弄疼了她。不知不觉中,她的**已经熟悉的适应了我硕大的**,每一次的迎送都是那的珠联壁合,恰到好处。望着怀里这个令我怜爱痴狂的女人,我的心灵里激荡不宁,因为她是我的亲生母亲。我发誓,要在有生之年让娘成为快乐幸福的女人,补偿这些年来爹病了以后对她造成的空虚和痛苦。经过这许多的波折,我早已没有了**的罪恶感,现在我只想深深感受那种只有**才特有的兴奋和激情。事实上,这世上还有什么能比母子二人,相拥相亲,相爱相奸更刺激,更美妙呢。我的**和娘的穴肉紧密的相互磨擦挤压着,释fàng

    着如巨浪般的快感。

    我已经不能控zhì

    自己了,伴着一声声粗重的喘息,**一次比一次的用力冲刺,迎着那绵绵不绝的**,穿过那从四面八方层层压迫的柔软嫩肉,让巨大的**不断的撞击着娘柔嫩的子宫。疼痛已悄然褪去,娘的身体中也发生着变化,她面容染上了一层酡红,香汗泛起,粉舌微吐,娇吟声声,秋波荡漾的水眸半睁半阖,渐趋迷离,恰似烟波浩缈的大海。我们母子的配合也渐入佳境,一进一出,一迎一送都丝丝入扣,妙不可言,就像一对相濡多年的恩爱夫妻。娘白嫩的大腿本能的勾住了我的硕腰,紧贴着我,迎接着我饥渴无度的索。**的烈火不断攀升,母子相奸的快感令我快要发疯了。我的大手紧紧箍着娘弱不禁风的柳腰,灼热昂挺的**在她柔软花径中反复抽戳。我的汗水不断的滴落在娘的细嫩肌肤上,往着丰盈的**间流去,和她的香汗汇集凝合,那情景格外刺激。这使我眼中的欲火更加炙热,情不自禁的低下头去,**着娘濡湿挺翘的**。能明显的感到娘汗湿的娇躯紧贴我黝黑壮实的身体,颤抖着,扭动着,是那样的柔弱无助。

    随着我最后深深的一击,粗大的**深深嵌入了她的花心。娘有些难以承shòu的拱起了身子,紧紧闭上双眼,接受这爱的洗礼。滚烫的热流放任的喷射着,溢满了娘的花房。我和娘紧紧拥在一起,在彼此的怀抱中颤抖,分享着欢娱过后的温柔馀韵。

    欲知**过后如何,切听下回分解。

    第六回**中母痴子狂洞房夜精血交融疯狂的**过后,娘早已精疲力竭,浑身瘫软的倒在我的怀里。

    是啊,娘已是年过半百的老夫人了,怎么会经受的起我这么强壮的汉子如此粗狂持久**的攻击呀?我用左胳臂揽着娘的脖颈,右臂抱着娘的双腿,让娘斜横着身子依偎在我的怀里,似睡非睡,似醒非醒。

    此时此刻,娘不在挣扎,她也没有力qì

    挣扎,她也不想在挣扎了。我看着娘浑身**的玉体,回味着和娘疯狂交合的快感,心中感到一种从没有过的满足。

    娘那花白的头发飘洒在枕头上,几绺凌乱的发丝落在脸上,发梢落进娘的嘴角;娘的双眉紧蹙,二目轻闭,两行泪珠顺着眼角的鱼尾纹慢慢的滚落。我看着娘苍白的脸庞因**而泛红,更加显得诱人,湿润的嘴唇微微翘起,下唇有两个清晰的牙印,那是娘在**的时候为强忍欢愉的叫声而咬下的痕迹。看着娘的倦容,我不禁有了心动的感觉。这是我第一次对女人有了心动的感觉。我好想亲亲她!我虽然已经先后两次占有了娘的身体,但是我从没有想着亲吻娘,而现在我唯一的想法就是亲吻母亲。我低下头把嘴唇贴在娘的脸上,轻轻的舔着娘眼角的泪珠,吻娘湿漉漉的眼睛,滑过娘的鼻梁,把嘴唇重重的压在了娘的红唇上,用力吸允起来。

    娘的嘴唇哆嗦了一下,似乎还沉浸在疲惫的梦幻里,一只胳膊耷拉在床沿上,另一只蜷曲着放在她的腹部;随着**的渐渐褪去,娘的**不在那么肿胀饱满,已经开始下垂,象两只胀满的水袋;**也不在坚挺,乳晕也渐渐变淡。我的手悄悄的摸了上去,一把握住了娘的一只**,慢慢的揉搓着。这曾经哺育我们兄妹五人的**是那么柔软,那么充盈。另一边则用手指夹住因刺激而突出的**,整个手掌压在半球型丰满的**上旋转抚摸着。

    娘在带着颤音的一声长长的叹息后,唿吸渐渐的平息下来,她从昏睡中醒来了。我贴近娘的耳边轻柔的说:“娘,你醒了?”娘睁开迷离的眼睛,痴痴的望着我,嘴唇哆嗦了一下,没有说出话来,两行泪水顺着娘的眼角滚落下来。

    “娘,你感觉怎样,疼吗?”

    娘轻轻的摇摇头。

    “娘,你哪里不舒服吗?”我担心象那次我弄毛驴一样把娘的身体弄坏,关切的注视着娘。

    “娘好累,浑身象散架了一样。”娘又闭上了眼,似乎又要昏睡过去。

    “娘,都是我不好,可是我又憋得难受,就忍不住……”

    娘用手捂住我的嘴,睁开眼望着我说:“娘不怪你,福林,是娘没有本事给你娶媳妇,让你受罪了。都三十岁的人了,没有粘过女人,娘真的对不住你啊。”

    “娘,你别说了……”我的泪水夺眶而出,不知dào

    说什么才好。

    娘打断我的话继xù

    说:“福林,娘没有别的本事了,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受那样的委屈。”娘闭上眼睛继xù

    说:“福林,娘也没有啥东西给你的,就只有这幅老骨头,只要你不嫌弃娘老,你就……”

    我眼睛一酸,泪水涌了出来:“娘——”我勐的扑下去,抱紧了娘的身体,疯狂的吻起来:“娘,娘,你不老,你不老啊!我要你,我要你……”一阵热烈的狂吻,吻遍了娘的全身。娘才勐的推开我说:“时间不早了,别让你爹发xiàn

    了。”“娘,我真的不想离开你。”我恋恋不舍的贴在娘身上,娘象哄孩子一样说:“快去吧,以后日子长着呢。听话啊……”我依依不舍的帮娘把衣服穿上,娘催促我说:“你睡吧,娘自己穿。”

    男人和女人的关系就象一层窗户纸,一旦捅破以后,就不在有什么障碍了。自从那以后,我和娘的关系进入一个新的时期,就象热恋一样,觉得心情格外的愉快,我们之间的话也渐渐的多起来,有说有笑,非常融洽。以前对娘只有**的追求,而现在更多的是对娘的爱和关怀。再苦再累都觉得舒坦。我比以前更加的关爱娘了,从不让她干重体力的活计。我和娘之间除了有爹的存zài

    ,其他几乎没有了什么障碍。

    事情也真的凑巧,嫁在山外的妹妹来了,说要请我爹去它们家住一段时间。确实爹一病几年了,连门都没有出去过,在家憋的难受,早想出去看看了。这一次对于他来说真是一件大喜事,所以很爽快的就答yīng

    了,并且张罗着第二天就走。我心里暗暗高兴,真是皇天不负有心人啊!他们这一走,给了我多么好的机会呀,我竟然有将近三个月的时间和娘单独在一起,再也不用担心父亲和弟弟了。娘好象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示,还是那么平静的给爹准bèi

    着出门带的东西。

    那天是农历八月十八,一个很好的天气。一大早吃过早饭,我就用独轮车推着爹出山了。我把他们送到山口,登上开往山外的公共汽车,一直望着他们拐过山梁,消失在通往山外的山路上,直到相信他们不会忘带东西而在返回后,我再也抑制不住激动兴奋的心情,急急忙忙回家跑。

    “娘,娘!”我一到家便叫起来。

    娘从里屋走了出来,穿了一身干干净净的衣裙,象一个初婚的喜娘一样显得格外的娇羞。她的秀发向后紧紧的拢起,光洁红晕的脸庞更加白净,身子显得更丰满一些,增添了一种少妇的风韵。

    我从后边抱住她,用胸膛贴紧她的后背,轻轻的吻着她的脖颈。“娘,我可盼望到这一天了。”

    娘的身子僵了一下,抓住我在她腹部上下抚摸的手,转过脸来,滚烫火热的双唇一下子和我吻在了一起。我坚硬的**抖动着翘起来,紧紧的顶在娘丰满柔软的小肚上。

    “娘……喔……急死我了……”我的手加快了动作,隔着裤子在娘的双腿间上下滑动。我伸手将娘的下巴抬起,低下头狂野的吻着娘的唇!

    娘害羞的躲避着我的嘴唇:“看你,大白天的让人看见了,多不好。”

    “他们都走了,还有谁会看见我们呀?”我抱住娘的头,我和娘火热的嘴唇贴在了一起,用力吸吮着娘的舌尖。娘也开始热烈的回应我的吻!“唔……。唔……福林——”

    “娘,我们到里屋去啊。”我搂抱着娘簇拥到里屋娘的房间。我的眼睛勐的一亮,房间已经简单的收拾过了,床上铺着一床崭新的被褥,窗户上还贴了一张剪纸,到处充满喜庆的气息。我心里一阵激动:“娘,你这是……”

    娘的脸红得象一块红布,低头坐在了床沿上:“福林,娘已经答yīng

    你了,今天总算有了机会,就当娘给你办了一回喜事吧。”

    “娘!”我没有想到娘竟然想的这么周到。原来妹妹要来接爹的事情是娘安排的,娘是为了给我创造机会啊。“娘,你今天就是我的新娘!”看着娘象新婚的新娘一样娇羞,我再也抑制不住我强烈的冲动,我把娘搂在怀里,压倒在软绵绵的床上,随着勐烈的狂吻,我扯开了娘的衣服,娘也主动的配合我的动作脱掉衣裤。此时娘也期待和我疯狂的**!我脱掉娘身上的衣服后,也迅速的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脱掉!我紧紧的抱住她,让她那诱人的**紧贴我快要爆烈的身体!我们紧紧的相拥,皮肤与皮肤紧紧的贴在一块,我已经无法抗拒亢奋的**,尽情的吸吮着彼此的舌头,贪索着对方的唇!

    我的舌头开始从娘的粉颈一路往耳朵、嘴巴吻去,我的舌头终于逼近了胸部,我绕着**外侧舔,娘饱满的**被甘甜的乳汁充溢着,几乎要把**的皮肤撑破,**上纤细的血管都显露出来了。娘更加敏感了,我没想到娘被我一吸,一舔,她就在瞬间如受电击的快感刺激,下体轻微的颤抖,小声的呻吟起来。“啊……福林……”

    我再度用力吸吮,娘的快感继xù

    增加,身体更加战栗起来。娘不禁挺起了背嵴,整个上身轻微的颤抖着。我吸完了右边的**,再度换上左边再来一遍,用舌尖轻弹着娇嫩的**。

    “喔……喔……啊……舒服死了……喔……”

    我的手揉捏着**,先是把左右的**画圈圈般的揉捏着,再用舌头去舔着那稚嫩的**,使娘全身顿时陷入极端的快感当中,娘的性感带都处于极度兴奋的状态。我见时机成熟,我的舌头往下舔去,快速的滑过娘微微隆起的小腹,来到**上!娘反射的夹紧大腿,我并没有强去拉开,只凑向细细的阴毛,仔细的闻着充满香味的私处。

    以前由于时间紧迫,我只顾一味的插入,没有仔细看娘的**,这一回我要细细的玩玩她。我慢慢的拉开娘的大腿根部,娘的阴部呈现在我的眼前。细长弯曲的阴毛遮盖着整个**,隆起的**三角地带显得格外光滑饱满,宛如一个刚出笼的馒头;而**宛如热馒头上列开的一条肉缝;暗红色的**已然膨胀充血,微微的张开着,略带淡红色的阴蒂紧紧的闭着小口,但或许是经过漫长持续的爱抚,小**已经充血肿胀起来,**口被**浸润的异常的光滑。“娘,我就是从这里生出来的吗?”我看着这窄窄的肉缝,简直不敢想象我怎么能从这里出生,我不由自主的把嘴唇印在半开的**上。

    “喔……”娘的下体敏锐的颤抖了,发出了低声呻吟。

    我模仿在城里看录象上的动作,伸出舌头由**的下方往上舔,只是来回舔了两三次,娘的身体随着轻抖,不断地流出**,她太敏感了。我把脸埋进了娘雪白的大腿之间,沿着阴蒂相合的地方,由下往上用舌头舔着。

    “啊……好痒……喔……”娘的腰部整个浮了起来,配合着舌头的滑动,接着又重復了一遍,我的舌尖抵住了窄缝,上下滑动,她已然颤抖不已,她微微的伸直大腿摆动着腰,**早已将**涂抹的亮光光的。我把整个嘴唇贴了上去,一面发出声晌的吸着**,同时把舌尖伸进**的深处。

    娘的**又再度的涌起,淹没了我的舌尖,我伸长舌尖更使劲往里舔!我不仅想让自己得到满足,更想让娘在自己的手中得到最大的享shòu

    !我把娘美丽修长雪白的大腿更为大胆的撑开,从她左右对称的**的最里面开始用舌尖一片片吸吮着。

    “喔、喔……嗯…………你舔的……我好舒服……喔……”娘忍不住的叫出来,随着我舌尖的来回舔嗜,娘体内不断的涌出热热的**!我吸吮着**,并用舌头把**分开,露出了粉红色的小尖头,被**浸湿着闪闪发光,那是娘的阴蒂呀!我带着虔敬的心情用舌尖把那粉红色的小豆子吸了起来。此时娘突然激起了小小的痉挛,我更加用力刺激她的阴蒂。

    “喔!福林……我不行了……”随着娘的呻吟声,她的**处喷出了一股**,不仅是**已然颤动,连自腰部以下向左右分开的大腿都战栗了起来,在受到刺激后微微的抬了起来,两只手用力抓住我的头发。“喔……我……不行了……喔……快……痒死我了……”

    我没有理会娘的哀求,我把中指伸了进去。此时从娘**最深处传来一阵强烈的收缩,随着手指的滑动腰部整个浮起来。

    “福林!别逗娘了……快、快来……我要你的**……”娘充满**的声音和表情,让我亢奋不已。我不忍心再挑逗娘了。我跪在床上,抓住硬直坚挺的**去摩擦娘那已经**的阴蒂!娘忍住要喊叫的沖动,闭上双眼……我奋力向前一纵,灼热的**已经深深的插入了她充满**的穴中了。

    啊!娘的**好紧!似乎比以前更加窄小,就象一只有力的小手把我的**紧紧的握住。“啊……。啊……。好爽……喔……”我不由得叫出声来,连续**了几下,一瞬间娘身体挺直,双腿乱抖。娘眼角涌出了一行疼楚的泪水。不过,娘毕竟是一个成熟的女人,痛苦只是插入的瞬间而已,当**穿过已经湿润的**黏膜,进入**时,全身随即流过甘美的快感,隐藏在她体内的淫荡**爆fā

    出来了。

    “啊……福林,你干的我爽死了……喔……”娘淫荡的呻吟起来。

    这是娘第一次主动配合我,一开始,我不敢动作太大太快。但是我的抽送速度虽然缓慢,可是只要来回一趟,**与**肉与肉的挤压都令娘无法控zhì

    的发出呻吟声。我不象以前那样只顾自己快乐,我要让娘享shòu

    我的大**带给她的愉悦。待娘适应了,我才开始抽动速度渐渐加快,欢娱的挤压更为加重,阴棒不断的向她体内挺进。娘淫荡的身体已到达无法控zhì

    的地步,她忘情的呻吟着。

    “啊……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快、无弹窗!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