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1 部分阅读

作者:1145892305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棒样硬,使妈妈光是看着就春心荡漾,两只玉手捧着大**还超过她的两个手掌长,不由得使她又是一阵的惊叹一番。

    妈妈玩着又是芳心一乐,禁不住低下粉首,伸着小香舌沿着马眼,从**一直舐到根部,到了毛茸茸的阴囊,便饥不择食地将大**下方那两颗肥圆的睾丸,吞进她的小嘴里含弄着,握着**的玉手也套弄得更快了。

    本来我昨夜里和妈妈的几场大战才泄了一次精液,大**并不太累,此刻又经过妈妈的这阵挑逗,又激起了它的愤nù

    ,涨得粗长硬烫地矗立起来。我躺在床上,看着美艳骚浪的妈妈,贪婪地俯在我的下体,吃弄着大**,妈妈此时的骚淫媚态,真是性感迷人,只见她**裸的雪白香肌,丰满肥嫩的高挺胸乳,细腰隆臀,小腹圆润,阴毛呈倒三角形地丛生在她的两腿之间,天香国色的娇靥,又骚又淫、又媚又浪,真是不可多得的人间尤物,我迷惑在她艳丽的姿容和骚媚的浪态下,爽得哼叫道∶“唔┅┅好┅┅浪货┅┅哼┅┅含紧┅┅点┅┅用力吸┅┅嗯┅┅好舒服唷┅┅对┅┅妈妈┅┅再┅┅再用力吸┅┅喔┅┅好爽┅┅爽┅┅嗯┅┅”

    妈妈用滑嫩的小手套弄着大**,温热的小嘴儿吸吮着大**,灵巧的小香舌舔舐着马眼,这三管齐下的挑逗技巧,直把我刺激得淫心大动,欲火高涨,全身舒爽得想要发泄,急欲享用妈妈那具雪白细嫩的**。

    一阵快感的冲动,忍不住推开了妈妈的粉脸,一个翻身,扑在妈妈那具丰满滑嫩的娇躯上,俩人便热情地扭在一团,意乱情迷,热烈地缠绵着,亲蜜的耳鬓厮磨,深长的甜蜜热吻,俩人已像乾烈火,情不可制,浑然忘了世上还有别人,还有伦常辈份的关念。妈妈自动地敞开了她的大腿,像个倚门卖笑的妓女般,脸上漾着春意的淫媚,伸手握着我的大**,拉抵她**潺潺的**口,用我发涨的大**在她湿润润的肥厚**上揉动着。妈妈的小嫩穴,已被我的大**磨顶得全身酸麻,**里趐痒无比,**直流,像一只专吸男人血髓的骚狐狸精,磨转着丰肥白嫩的大屁股,小嘴里娇哼着道∶“哦┅┅哥呀┅┅大**┅┅哥哥┅┅人家┅┅的┅┅**里┅┅好痒┅┅哼┅┅痒得┅┅受不了┅┅啦┅┅哼┅┅人┅┅人家┅┅要┅┅哥哥┅┅的┅┅大**┅┅嘛┅┅哼┅┅快┅┅快嘛┅┅妈妈┅┅小**┅┅妹妹┅┅要┅┅哥哥┅┅的┅┅大**┅┅嘛┅┅嗯┅┅嗯┅┅哼┅┅哼┅┅”

    妈妈春情荡然,娇靥通红地急着想要把我的大**吃进她发浪的小**里,一直展现着她那骚浪透骨的媚态,婉啭娇吟的哼声,大屁股急速的挺动中,恨不得能将我的大**连根一口吞进**里,骚淫地道∶“亲哥┅┅哥哥┅┅快嘛┅┅哼┅┅唔┅┅快将┅┅你的┅┅大**┅┅给┅┅妈妈┅┅嘛┅┅哼┅┅亲亲┅┅求求你┅┅嗯┅┅快嘛┅┅嗯┅┅嗯┅┅”

    趴在妈妈发烫娇躯上的我,已经被她这种淫媚的诱惑刺激得欲火腾烧,大**暴涨得又粗又硬,快要发狂地把屁股向下一挺,挥动大**干进她的**里,“滋!”的一声,整根粗壮硕硬的大**,藉着流得满穴口的**,很顺利地滑进了妈妈的**里了。大**一干进**里,我就忍不住炽热的欲火,疯狂地**起来,手也用力地揉捏着她的**房,摸弄着浑圆丰肥的大屁股,觉得妈妈的**的确是无处不美,全身上下都是那麽性感迷人,让人**蚀骨。

    妈妈被我这条粗壮的大**干得柳眉微皱,娇躯颤抖地道∶“哎唷┅┅哥哥┅┅痛┅┅呀┅┅轻┅┅轻点嘛┅┅唔┅┅妈妈的┅┅**┅┅里┅┅好┅┅好涨┅┅喔┅┅喔┅┅”

    我这时的经神状态已被她的媚态刺激得进入疯狂的境界,跟本不理会她叫痛的声音,只是一味使劲地狂插猛干,**顶到她的花心後,在穴心子上揉弄了几下,又抽到穴口磨来磨去,然後又使劲地狠狠干入,直顶她的花心,这样连续干了她数十下後,才把她那紧窄**插得松了一点,妈妈已经结婚十几年了,**也虽然经过十几个男人的插弄,却使终像刚开苞不久的处女穴般狭窄紧凑,将我的大**套得麻痒痒地十分舒爽,尤其是**内部的嫩肉越插越缩,烫热如火,真是令人千不厌的奇穴。

    妈妈在我大**强悍的连续攻击下,全身像发癫地抖颤个不停,高耸的趐乳在她胸前晃动不已,原本痛楚的表情已渐入佳境,晕红的俏脸在我脸旁搓磨着,伸出小香舌舐吻着我脸上的每一部份,花心被我的大**顶磨得趐麻酸痒,**里的**唧唧地流个不停,顺着她深陷的大屁股沟流湿了我们身下的床单,肥美的大屁股也迈力地往上迎凑,好让我的大**干得更深入地插进她的**里头,小嘴里不停地淫哼**着∶“啊┅┅喔┅┅哥哥┅┅你的┅┅大**┅┅好┅┅厉害┅┅喔┅┅哼┅┅唷┅┅把人家┅┅插得┅┅飘飘┅┅欲仙┅┅死去┅┅活来了┅┅哦┅┅啊┅┅对┅┅亲┅哥哥┅┅干┅┅重点┅┅哟┅┅妈妈┅┅好舒服┅┅哟┅┅哥哥┅┅妈妈的┅┅心肝┅┅宝贝┅┅哎唷┅┅你的┅┅大**┅┅真好┅┅唔┅┅干得┅┅人家┅┅太美了┅┅哼┅┅嗯┅┅大**┅哥哥┅┅你┅┅干┅┅干得┅┅妈妈┅┅好快活┅┅哎哟┅┅喔┅┅喔┅┅”

    天生骚浪淫荡的妈妈,被我干得热情如火,恣情纵欢,这时只要让她快乐满足,哪怕我插坏了她的小**,她也毫不在乎了。妈妈在激情放浪中,很有经验地将她的**抬高,缠夹在我的腰背上,让她的**更形突出地挨我大**的插干,两只玉臂也紧搂着我的背部,娇躯浪得直扭,**高挺上抛,骚浪地哼着∶“啊┅┅啊┅┅亲哥哥┅┅妈妈┅┅爱死┅┅你┅┅了┅┅人家┅┅要┅┅哥哥┅┅的┅┅大**┅┅插干┅┅人家的┅┅小┅┅**┅┅嘛┅┅喔┅┅美死了┅┅唔┅┅唔┅┅亲哥哥┅┅你的┅┅大**┅┅真会┅┅插┅┅穴┅┅你是┅┅妈妈┅┅的┅┅命根子┅┅妈妈┅┅被你┅┅插得┅┅丢┅┅丢了┅┅三次了┅┅爱人呐┅┅妈妈┅┅的┅┅心肝┅┅宝贝┅┅儿┅┅子┅┅只有┅┅你的┅┅大**┅┅才能┅┅干得┅┅妈妈┅┅这┅┅这麽┅┅爽┅┅这麽┅┅舒服┅┅喔┅┅喔┅┅”

    看着她**不已的鲜艳小嘴,觉得真是性感迷人,嘴巴堵住她艳红的双唇,妈妈的小香舌又自动地在我嘴里舐咬吸吮着,小嘴里哈出来的气息又香又暖,让我获得了另一重舒服的享shòu

    。我继xù

    地插干了几百下之後,突然屁股一缩,将我的大**从她湿润润、红嫩嫩的**里猛然地抽了出来,这个突然的动作,让正处在激情顶点的妈妈,像从云端掉了下来那样,**里一阵要命的空虚,骚痒不安地扭动着她的娇躯,失神地睁大那水汪汪的媚眼,香汗淋漓地娇喘不休道∶“哎唷┅┅大**┅┅哥哥┅┅你┅为什麽┅┅把┅┅你的┅┅大**┅┅抽走┅┅嘛┅┅快嘛┅┅再把┅┅它┅┅插进来┅┅嘛┅┅人家┅┅好┅┅需yào

    ┅┅它┅┅喔┅┅”说着她便要挺起身子来抓我的大**。

    我见她的浪媚**,忙抓着她的玉手,色眯眯地道∶“来!妈妈,我想要换个姿势,从屁股後面干你的**,准会让你更舒服的,快嘛!”

    妈妈娇媚地白了我一眼,浪趐趐地道∶“亲哥哥!你要个换姿势就先跟人家说嘛!害得人家难过死了。”

    说着,妈妈便娇躯一扭,伏身屈膝,翘起那肥白而又丰满柔嫩的大屁股,两条白嫩圆滑的**缓缓叉开,露出了屁股沟下方饱满肥凸的**,鲜艳夺目的小**口,已经被她流个不停的**浸得湿滑滑的了。

    我从妈妈的大屁股後面欣赏着她丰满滑嫩的肥臀,心中充满怜惜地爱抚了一阵,再握着我那坚硬如铁、粗长壮硕的大**,在她光滑洁白的大屁股上揉磨着。妈妈觉得我那根大**在她**上搓个不停,感到麻痒不已,**里也流出黏滑滑的淫液,便摇动着她肥白的大屁股向後承迎顶凑着,转过头来,带着淫笑抛给了我一个媚眼道∶“嗯┅┅哥哥┅┅快┅┅快一点┅┅嘛┅┅你的┅┅大**┅┅磨得┅┅妈妈┅┅痒┅┅死了┅┅人家┅┅要┅┅哥哥┅┅快把┅┅大**┅┅干进┅┅人家┅┅的┅┅**里┅┅嘛┅┅”

    在妈妈的催促声中,又肉紧地捏抚了她那肥嫩的大屁股一阵子,才握紧大**,将粗大的**塞进**里,腰力一挺,往她的**里干了进去。大**重回十几年前它出生时的娘家,塞得让妈妈淫浪地纤腰款摆,荡态迷人往後直凑,我也感到这样伏在她的背上,娇躯丰满圆润,肌肉香暖嫩滑,尤其那特别丰肥的大屁股,在我小腹上磨揉着,让我感到软香无比,不由得激起我满腔的欲火,手伸到她的胸前,环握着她雪白柔嫩的肥乳,全身用劲,猛烈挺动着大**,狂捣她的花心,给她一阵舒爽的满足。

    妈妈狂摆着大屁股,让我的大**能从不同的角度触到她**里所有痒得难受的地方,引发她骚浪地大叫道∶“唔┅┅亲哥哥┅┅妈妈┅┅的┅┅**┅┅好美呀┅┅人家┅┅爱死┅┅你了┅┅哼┅┅快┅┅用力顶┅┅嗯┅嗯┅┅啊┅┅哥哥┅┅呀┅┅大**┅┅插进┅┅人家的┅┅小┅┅肚子里┅┅了┅┅唔┅┅用力┅┅再┅┅大力些┅┅对┅┅对┅┅妈妈┅┅的┅┅**┅┅浪给┅┅哥哥的┅┅大**┅┅了┅┅哎┅┅哎唷┅┅妈妈┅┅的┅┅亲汉子┅┅我爱┅┅妈妈┅┅受不了┅┅亲┅┅丈夫┅┅的┅┅喔┅┅大**┅┅了┅┅哥哥┅┅你的┅┅那支┅┅好凶喔┅┅唔┅┅妈妈┅┅的┅┅小冤家┅┅妈妈┅┅的┅┅大**┅┅儿子┅┅你┅┅插的┅┅妈妈┅┅爽┅┅爽死了┅┅啊┅┅啊┅┅”

    妈妈偷情召男妓时,还没遇过像我这麽粗长又耐战的大**,我的一番狂抽猛干,直插得她血脉澎湃,紧窄的**肉壁,一阵的收缩蠕动,花心也像她的小嘴般张开,紧紧吸住我的大**,让我的大**像小孩子吸乳般地爽快,乐得叫道∶“哦┅┅好妈妈┅┅你的┅┅小花心┅┅吸得┅┅我┅┅好舒服┅┅喔┅┅好┅┅好妙┅┅的感觉┅┅哼┅┅夹┅┅夹紧┅┅喔┅┅喔┅┅**┅┅被┅┅你的┅┅花心┅┅吸得┅┅好┅好趐麻┅┅快┅┅乐┅┅喔┅┅嗯┅┅嗯┅┅”

    妈妈见到我对她那迷恋陶醉的模样,狐媚骚浪的她,为了给原来是她儿子的我,现在是她的情郎,享shòu

    到更舒服、更柔荡心悦的快感,极尽她可能,尽情地施展着她的媚态,只见她媚眼横飞、春色荡漾,白嫩丰肥的大屁股,前後左右地乱抛浪迎,娇躯如波浪似地扭摆着,全身的细皮嫩肉不停地抖着颤着,助兴地**道∶“啊┅┅大**┅┅哥哥┅┅妈妈┅┅的┅┅**┅┅让你┅┅感到┅┅舒服吗┅┅嗯┅┅妈妈┅┅要浪┅┅浪给┅┅心爱的┅┅哥哥┅┅看┅┅哎呀┅┅亲亲┅┅你┅┅顶得┅┅好┅┅好狠┅┅哼┅┅唔┅┅大**┅┅嗯┅┅亲汉子┅┅啊┅┅啊┅┅妈妈┅┅的┅┅**┅┅美极了┅┅喔┅┅喔┅┅妈妈要┅┅美┅┅美上天┅┅了┅┅唔┅┅哼┅┅不┅不行了┅┅妈妈┅┅妈妈┅┅要┅┅丢┅┅丢出来┅┅了┅┅丢了┅┅喔┅┅喔┅┅”

    妈妈这骚媚淫浪的尤物,被我粗长耐战的大**干得她**狂流,舒爽透骨,花心里一张一合地颤抖着,泄出了一股又一股热烫烫的阴精,浑身趐麻酸软,娇喘吁吁地痛快至极。我爱怜地对她说道∶“亲爱的妈妈!我们再换个姿势插干吧!这样你实在太累了。”

    妈妈趐软无力地撒娇着道∶“嗯!小冤家,你好会干弄妈妈的小**喔!妈妈好爱你的大**喔!只要你喜欢,妈妈的全身浪肉、**,任你高兴享shòu

    ,妈妈今生今世已经离不开你的大**了。”

    我忙将她的玉体侧放在床上,抱起她软滑滑的大腿,坐在她的大屁股後面,扶着大**从後面斜斜插进她的**里,如此一卧一坐地交媾着,这种姿势让我能从较高的位置俯视她骚媚的娇靥,右手抱着她的粉腿,左手揉捏着丰嫩的肉乳,极尽挑逗之能,引领她进入快乐的巅峰。大**在妈妈的**里尽情疯狂地干弄着,使她舒爽地浪抖着**,扭舞旋转着白嫩的大屁股,尽其可能地配合着我的抽送,享shòu

    着我对她恣意的玩弄。

    **被填实的快感,使她骚媚地浪哼着∶“哎唷┅┅唔┅┅大**┅┅又┅干进┅┅人家的┅┅**里┅┅了┅┅哼┅哼┅┅嗯┅┅亲哥哥┅┅你好壮┅┅喔┅┅妈妈┅┅被你干┅┅干得┅┅要┅┅要浪了┅┅啊┅┅喔┅┅大**┅┅哥哥┅┅妈妈┅┅服┅服了┅┅你了┅┅嗯┅┅美┅┅美死了┅┅哼┅┅嗯┅┅嗯┅┅用力┅┅再用力┅┅干吧┅┅喔┅┅喔┅┅亲汉子┅┅大**┅┅亲丈夫┅┅呀┅┅唔┅┅妈妈┅┅的┅┅小**┅┅好舒服┅┅哟┅┅啊┅┅妈妈┅┅唔┅┅妈妈┅┅又┅又要┅┅丢┅丢了┅┅唔┅┅哼┅┅大**┅┅哥哥┅┅真的┅┅很┅┅厉害┅┅干得┅┅妈妈┅┅爽死了┅┅不行┅┅了┅┅妈妈┅┅又要┅┅丢┅┅丢给┅┅你了┅┅哼┅┅嗯┅┅嗯┅┅”

    我又是数百下的狂捣,插得她灵魂飘散,再度酸麻遍体,浪浪地泄出了两次的身子。经过猛力的肉搏战,我们母子今早的风流床戏也玩了将近两个小时了,妈妈这热情的**,淫媚十足,骚浪透顶,真是天生床上的玩伴,只见她媚眼如丝,骨软精疲,神魂飘飘,那肥美的大屁股已无力再抛送,**外**流得满床,弄得她的大屁股和我的胯下、屁股上都是**的一片,小嘴里有气无力地呻吟着道∶“哼┅┅大鸡┅┅巴┅┅哥┅┅哥┅┅唔┅┅唔┅┅你┅┅真狠┅┅哼┅┅哼┅┅你快┅┅出┅┅出来┅┅吧┅┅哼┅┅妈┅┅妈┅┅的┅┅小┅┅穴┅┅要被┅┅你┅┅干破┅┅了┅┅哦┅┅哼┅┅嗯┅┅嗯┅┅”

    我宿愿得偿地享尽了妈妈浑身的浪劲,再经她软语哀求着我,不免心中一荡,忙放下她的左腿,恢复正常男女媾合的**姿势,趴在她香汗霪霪的娇躯上,先吻着丰满的肥乳後,再用手握着我那翘得粗硬惊人的大**,对准了妈妈的**穴口,用力一挺,狠狠地干了进去,勇猛地**着。

    妈妈此刻的骚浪已经到了最高的顶点,为了要满足她的欲火,不顾酸麻无力的感觉,玉体再度扭摇摆动,呼吸紧喘地娇声哼道∶“唔┅┅哎┅┅哎唷┅┅亲哥哥┅┅妈妈┅┅的┅┅小**┅┅好┅┅舒服┅┅喔┅┅哼┅哼┅┅嗯┅┅唔┅┅大**┅┅哥哥┅┅哼┅┅妈妈┅┅的┅┅亲丈夫┅┅妈妈┅┅快要┅┅受┅┅受不┅┅了┅┅了呀┅┅唷┅┅快┅┅快要┅┅再┅┅丢┅┅丢给┅┅大**┅┅哥哥┅┅了┅┅喔┅┅喔┅┅”

    我这时也感到大**发涨得比刚才还要粗大,一下下地狂捣直干,舒爽地叫道∶“唔┅┅哼┅┅妈妈┅┅我的┅小浪货┅┅快┅┅你的┅大屁股┅┅再用力┅┅夹┅┅我也快┅┅快要┅┅丢给┅┅你的┅┅**了┅┅哼┅┅哼┅┅”

    本来已快要被我干昏过去的妈妈听到情郎也快要丢给她了,忙鼓起馀勇,加速扭摆滑嫩丰肥的大屁股,小腹的肌肉不停地收缩着,将我的大**紧紧地夹在她的**里。

    我在她曲意承欢的娇媚浪态中,已到了最後的关头,大**发动最快速的猛攻,凌厉无比地直捣着妈妈的小**,插了数十下後,只觉得大**在她阴壁嫩肉的紧夹下,感到趐麻奇痒、爽快万分,终於背脊一麻,大**在她的**里直抖,一股又浓又烫的阳精直接射入妈妈的花心深处,爽得她又浪得跟着我泄了一次,俩人颤抖抖地互拥相偎,心满yì

    足,男欢女爱,温情款款地互诉衷曲。

    我累得趴在妈妈那娇软滑嫩的**上休息着,让妈妈抱着我重温儿时的旧梦,含着她艳红的奶头沉沉地睡了过去。

    从此我就成为妈妈的入幕之宾,每晚抱着她柔嫩的身体睡觉,妈妈也不再去找男妓来插她了,这世界上又有谁比我更能满足娇媚骚浪的妈妈呢?

    第十二章?村田千绘、村田贵志

    ??我家在兵库县是个庞大的家族,各行各业几乎都有我们家族涉入的足迹,我的父亲在五年前因为恶性脑瘤的疾病而去世了,讽刺的是,他本身就是一个知名的外科医生,经营整个县内最大的一家私人医院,却因为事业繁忙,没有及早发xiàn

    自己的身体状况,所以在他正当壮年的四十岁就留下妈妈千绘和我而撒手人寰了。

    由於医院的股份还握在成为未亡人妈妈的手里,所以她顺理成章地成为爸爸留下来的医院的董事长,也因此将来必须成为一个医师,就成了还读初三的我无法抗拒的宿命了。

    变成寡妇後的妈妈,因为医院的盈馀很丰厚,所以她也不必为生活而烦脑,只专心一意地督促着我用功读书,将来考上医学院顶替爸爸的职位。但是光只照顾我一个人对妈妈来说实在是太简单了,医院那边的事又有事务长替她经营着,所以大部份的时间妈妈都是很无聊的,幸好她想到了以前学过的插花,可以拿来消磨时间。

    妈妈在家里成立了一个插花研究社,意wài

    地竟然获得了附近有闲太太们的支持,她们聚在一起研究插花艺术,有时当然也会闲聊起各人家里的种种事物,就这样我们家里就变成了附近太太们聚会的场所,我们这个没有男主人的家里也就显得比较热闹些。

    这天是我考完高中入试的日子,由於平常我在学校成绩优良,这次的入学考试几乎可以说是我的掌中之物,不必等发表录取名单就可以知dào

    我考得一定不错,非第一志愿的学校不作其它的想法。所以我在下午考完试後,打算轻松地看场久违了的电影,晚上再去逛逛街,舒散一下考试带来的疲累和紧张感。

    当我打电话告sù

    妈妈我的计划後,妈妈也很赞成地鼓励我去休闲一下,并且还问我口袋里有没有钱?够不够开销?

    妈妈就是这样对我关怀备至,这也难怪,从爸爸去世以後,我就成为她生活中的重心,也是她下半辈子的依赖对象呐!

    当我逛完了街,买了一些东西,坐电车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我轻轻地开了大门走进家里,却发xiàn

    这麽晚了,妈妈还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我惊奇地道∶“妈妈!你不是都是十点半就上床睡觉了,怎麽今天这麽晚还在看电视?是不是不放心在等我回来呀?”

    妈妈高雅地一笑,道∶“当然也有等你回来的意思,不过今天晚上妈妈不知怎麽搞的,突然觉得很累,骨头好酸,贵志!你来替妈妈捶一捶好吗?”

    我道∶“好呀!妈妈,你忘了,捶背是我的专长呀!”妈妈听了,笑了道∶“对呀!妈妈以前酸痛,都是贵志帮我捶好的,嗯!对了,客厅里的沙发椅太窄了,不好翻身,不如到妈妈的卧室里去吧!妈妈的床上也比较宽广,你捶得好的话,妈妈还会给你嘉奖的唷!”

    我没有异议,妈妈说着,懒洋洋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我就帮她关掉电视和客厅里的电灯,跟着她一起来到她的卧室里。

    妈妈的卧室非常宽大,约有我房间的四倍大小,一张大床如果挤一点,可以睡上四、五个人呐!而且还是套房,里面就有厕所和浴室呢!

    妈妈俯卧到她的床上,搂着枕头,一动也不动地趴着,像是睡着了一般。

    我轻声在她的耳边问道∶“妈妈!是不是现在就要开始了?”

    妈妈只是闭着双眼,懒懒散散地发出一声鼻音,算是回答了我。我就开始用双手在她的玉颈後面和香肩部份按摩起来,接着又捏、又捶、又揉地帮她疏散筋骨,力量不会太重也不太轻地恰到好处,只听她舒服地从鼻子里发出轻微的哼声表示她的爽快。

    接着我再替她捏揉双臂,虽然还隔着一层薄薄的睡衣,但是我手里的感觉仍能察觉出妈妈的肌肤还是那麽地细嫩滑腻,就像我七、八年前第一次为她按摩时一样,看来三十七岁的妈妈,身体的状况还保持着二十几岁的模样,丝毫也不显得有老化的现象。

    妈妈忽然要求道∶“贵志!妈妈的背部比较酸,你就多捶一捶背部吧!唉!妈妈老喽,今天多做一点家事就累成这样,到底也不年轻了呀!”

    我赶紧对她说道∶“妈妈!你一点也不老呀!附近的太太们都说你看起来只有二十五岁呐!像隔壁的山本太太才三十五岁,看起来,就要比你大了将近十岁呢!”

    妈妈听了我赞美她年轻的话,显得非常开心地笑了起来,女人不管到了什麽年纪,都是喜欢听别人说她们年轻的,何况她也的确比其他同年龄的女人年轻许多。

    这时我的手在她背部的两侧开始揉捏着,由上而下,由左而右,在整个背部捏完的过程中,一直都没有碰到类似丝带之类的东西,可以肯定的妈妈睡衣里面,一定没有穿任何例如胸罩之类的衣物。

    以前我还不会对女人发生兴趣,常常替妈妈按摩也觉得没有什麽,但是在半年前我学会了用**来解决自己的**问题以来,对女人开始注意了起来,从学校的女老师到街上看到的美丽女人,在晚上冲动的时候,都会把她们当成幻想中的对象,然後就喷射了出来。可是眼前的女人是我从小尊敬的妈妈,直到今天我才发觉她也是一个性感的美女,唉!我真不该,怎麽能对自己的母亲产生这种淫邪的念头呢!

    就在我捏揉按摩之下,妈妈的背部肌肉渐渐地松弛了下来,我知dào

    她已经十分舒畅了。

    果然,妈妈觉得背部已经捏够了,接着说道∶“贵志!还有妈妈的腿部也要捏呀!今天跪坐太久了,妈妈还没有这麽累过呐!”

    我遵照她的意思,轻轻地开始握着拳头在她小腿上捶打了起来,一路往她膝盖部位捏揉轻打着。

    妈妈又吩附我道∶“妈妈的大腿也很酸呐!你也替我捏捏吧!”

    我又在她的大腿後的肌肉上按摩着,渐渐按上了她丰满结实的大屁股,妈妈的肥臀颇具弹性,我将姆指按在她的屁股沟上,另外的四只手指则在她的大腿内侧按揉着,妈妈舒服地微喘着香息,我的气息却越来越重,因为从手头传来的感觉是那麽的柔嫩滑腻,彷佛按在一团软软的绵花上,一直刺激着我的神经系统,按揉的动作变得很不规则地时轻时重的了。

    妈妈又舒服地道∶“嗯!贵志,你按摩得真好,谢谢你啊,让妈妈如此舒服。”

    我摸揉着她那细嫩丰实的肌肤,已经有点克制不住我胯下的大**,它一直在我裤子里涨大充血着。

    妈妈意犹未尽地说道∶“好了,现在背部的肌肉都按摩过了,嗯!妈妈的前身你也替我按摩吧!”

    我听了她的话差点喷出鼻血来,妈妈大概以为我和她是母子关系,所以如此不避形迹地让我替她做全身的按摩,可是我正在青春期的发育当中,怎麽能够抗拒她娇躯的诱惑?妈妈真是害死我了,可是现在不按又不行,那岂不是欲盖弥彰了吗?

    妈妈翻个身转了过来,全身成大字形地软瘫在床上,身上的睡衣下摆因为翻动的关系,现出了一条不大不小的缝隙,刚好可以让我看到她下身所穿的一条小小的浅黄色三角裤,我不想偷窥妈妈的下体风光,可是不争气的眼睛总会溜向那里,看清了她的这件小三角裤只能遮住她那神密的**而已,有些浓密的阴毛从她的三角裤旁露了出来,从侧面看去,也可以看到那高高隆起的**所造成的小山丘,逗得我大**越挺越高,几乎快要突出我的裤子来了。

    我拿眼偷偷看着妈妈,只见她仰面躺在床上,媚眼微眯,嘴角泛出舒服的笑意,我抖着手按上了她平滑的小腹,搓磨之间只觉手感滑腻,妈妈的鼻子里哼着舒服的“嗯!嗯!”声,我故yì

    把手在按揉之际轻轻拨开她睡衣的下摆,啊!一片黑森森的阴毛在她小三角裤上方露了出来,连那雪白的肌肤和小小的香脐都可以窥视到。

    我吞了一口垂涎的唾液,十根手指在妈妈的小腹上按摩着,渐渐向下移动,手指边缘已经触摸到她的阴毛了,再看妈妈还是毫无警觉地躺在床上享shòu

    我的服wù

    ,我这时胆子也大了起来,有意无意间用指头在妈妈的小三角裤的边缘搓揉着,妈妈并没有任何表示,只是由她鼻子里呼出来的气息越来越浊重了。

    只是我也不敢直接摸上她的**,不过即使如此也够我**的了,再把手渐渐上移,揉过小腹、肚脐,来到她胸前高耸的**下方,藉着按摩的机会,偷偷地用手掌边缘搓磨着妈妈的肥乳基部,妈妈的哼声更大了,小嘴里也咿咿唔唔地不知在叫着什麽。我再偷看她的小三角裤,发xiàn

    中间部位不知何时已经分泌出一股湿湿的液体,把那小三角裤弄得湿了一圈圆圆的痕迹,使薄薄的布料变成半透明,几乎可以一根根地算出里面有几根阴毛了。

    妈妈终於由她小嘴里哼出了爽快的声音,刚一出声,她就马上警觉地闭上小嘴,然後睁开媚眼,掩饰性地说道∶“嗯!贵志,妈妈的疲劳都被你的按摩治好了,妈妈累了,想要睡了,你也回房去睡吧!”

    我还不想放qì

    偷看她如同半裸的机会,於是对她说道∶“妈妈!我还不困,我们很久没有谈心了,今晚就来谈谈吧!”

    妈妈想了一下,然後拍拍床,示意我上去坐着,沉默一下,接着道∶“我们要谈什麽呢?”

    我道∶“妈妈!自从爸爸去世以後,都很少看到你的笑容了,你要看开一点嘛!人死不能复生,最需yào

    照顾的是活着的人呐!”

    妈妈媚眼微红,有些伤感地道∶“你爸爸去的实在是太早了,留下妈妈孤单单的一个女人,要不是有那家医院的收入作为我们母子的生活费,我们这孤儿寡母的不知dào

    怎麽活下去呀!”

    说完,妈妈叹了一口长气,显得有些神情寞落地哀伤着。

    我安慰地道∶“妈妈!不要伤心了,儿子会孝顺你的,我会努力用功读书,将来当一个像爸爸那麽有名的医生,赚很多钱让你过着舒舒服服的生活,妈妈,你就不要哀伤了嘛!”

    妈妈又流着眼泪说道∶“唉!你还小,不知dào

    事情没有那麽如意的,一个人活在世上,除了物质的生活以外,精神上的慰藉才是最重yào

    的呐!妈妈自从你爸爸去世以後,就很少打扮自己了,唉!女为悦己者容的道理,你现在是不会懂的,妈妈现在连有些化妆品都快要忘了怎麽使用了哩!”说着,妈妈的眼里继xù

    涑涑地流着泪珠。

    我道歉地说∶“对不起!妈妈,是我不好,惹起你伤心了。”

    妈妈摇摇头道∶“不┅┅是我自己感到伤心的,这是妈妈的私事,跟你没有关系的。”

    我继xù

    追问道∶“究竟有什麽事让妈妈你这麽难过,你就告sù

    我嘛!也许我可以帮你解决的。”

    妈妈想了好久,终於下定决心,鼓起勇气地道∶“好!妈妈就告sù

    你吧!简单的说,爸爸去世对妈妈最难受的事,是妈妈要一生都独守空闺了,这对妈妈这种年纪的女人来说,是一种最残酷的惩罚,女人的身体需yào

    男人的爱来滋润的,妈妈发觉这几年来自己苍老了不少,嗯!妈妈所缺少的是┅是**的滋润呐!”

    说完,妈妈满脸娇红,羞得十分难为情地把她的头低了下去。

    我对妈妈的处境非常同情地道∶“妈妈!那你可以考lǜ

    再婚呀!要不然┅┅去找个情人同居也没有关系的嘛!我这麽大了,会替你的立场考lǜ

    的。”

    妈妈小声地道∶“再婚是不太可能的,妈妈还是忘不了你爸爸,而且以我们家的声誉也不容许族里的寡妇再婚;同居更是违反道德的事,让别人知dào

    了,叫妈妈以後怎麽做人?”

    我接着道∶“妈妈!既然不再婚又不找人同居,那你的**是怎麽解决的?”

    妈妈用几乎快要听不到的声音羞赧地说∶“妈妈┅┅晚上都失眠呐!一直睡不着觉,有时候实在不得已,只好抱着棉被,躲在被子里哭到早晨才迷迷糊糊地睡去。”

    我再提供她一个方法,对她说∶“妈妈!那你可以┅┅自己用手┅┅自慰嘛!”

    妈妈羞红了娇靥,似乎很难说出口地道∶“你┅┅你说┅┅什麽?自┅┅自慰?”

    我也很不好意思地道∶“嗯!你┅┅不知dào

    ┅┅自慰┅的意思吗?就是┅┅用手┅┅自┅┅自己抚摸,或是用其它的东西插进┅┅或是用假┅假**来┅┅来┅┅”

    说着,妈妈和我的呼吸都变得非常急促了起来,毕竟这种事情由我这个儿子来说,听到妈妈的耳里,会让俩人很不好自处的。

    妈妈红着脸沉默了好久,才道∶“是不是就┅就像┅┅你刚才┅┅按摩┅┅妈妈┅的┅┅身┅身体┅┅让┅┅让我┅┅感┅┅感到┅┅很舒服┅┅那样?”

    只为了说完这几句话,妈妈像费了全身的力qì

    那样,挣得面红耳赤,我的大**也在裤挡里不安份地涨得让我很难受。

    妈妈接着又道∶“可┅┅可是┅┅我┅┅妈妈┅┅不┅┅不知dào

    ┅┅要┅┅要┅┅怎麽┅┅做呀!”她坦白地道出她的无知。

    我很惊讶地道∶“什麽┅┅妈妈你┅┅你真得┅┅不┅┅不知dào

    ┅┅要怎麽自慰?”

    妈妈一脸惭愧地羞红着脸道∶“是┅┅是的妈妈连听都没┅┅没听过┅┅妈妈从小就生在很好的家庭里┅┅长大後嫁给你爸爸┅┅除了夫妻正常的┅的┅┅**外┅┅连黄色录影带┅┅妈妈都没有看过┅┅其实妈妈是很保守的┅┅”

    我觉得很纳闷,在这二十世纪的环境里,竟然还有人不知dào

    如何自慰!妈妈真的可以算是稀有动物了。

    妈妈接着很好奇地问道∶“对了,贵志!你说的自慰┅┅女┅┅女人要┅┅如┅┅如何自慰┅┅”

    我极轻柔地说道∶“譬如┅┅你先揉弄你的乳┅┅**┅┅再用手┅┅扣弄**┅┅直到你感到舒爽┅┅也就是┅┅丢精为止┅┅”

    说着我的神情开始荡漾起来。

    妈妈这时反而不像刚开始那麽害羞了,她只是还有点不好意思而已,反而我的窘态还比她严重些。

    妈妈接着又问道∶“你┅┅自慰┅┅过了吗?”

    我怎好对她说几乎每天晚上我都必须靠**才能睡着,但是说不会却也太矫情了,所以只好说道∶“嗯!我曾经自慰过,每一个像我这个年纪的男孩子都会自慰的。”

    最後一句话已是在替我自己的行为作辩护了。

    妈妈一脸祈求地道∶“可是妈妈却一点经验也没有哩!不┅┅不如┅┅”

    我不解其意地道∶“妈妈!你说不如什麽?”

    妈妈好不容易才克服困难地道∶“贵志!妈妈的意思是┅┅不如┅┅请你替妈妈作┅┅示┅┅示范┅┅”

    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种地步,我有点退缩地道∶“妈妈!这┅┅这┅┅不好吧┅┅”

    妈妈却用近乎请求的语气道∶“既然你已经知dào

    妈妈的困难了,这种事┅┅妈妈┅┅怎好去求别人┅┅还是你好人做到底吧┅┅妈妈只能┅┅求你┅┅教我了┅┅”

    对於妈妈这种近乎恳求的态度,我只有硬着头皮答yīng

    她的要求了。

    妈妈见我应允了,显得有些兴奋地道∶“妈妈真得很谢谢你,这个问题已经困扰我好久了,那麽我们现在就开始吧!”

    妈妈似乎没有把我当成异性看待,很自然地先替我脱起衣服来了,当我上衣和外裤除掉,只留下内裤的时候,妈妈的小手不小心碰到我胯下的大**,她再度羞红了俏脸,依妈妈的情况,可能自从爸爸去世以後,她再也没有碰过别的男人的**了,但是她还是硬是咬着牙将我的内裤脱了下来,只是媚眼却羞得闭了起来,不敢看我的脸。

    我再要她把自己的睡衣脱去,妈妈害羞地背着我先脱了睡衣,再弯腰把她身上唯一的小三角裤除去,这是我和妈妈从我小学五年级,也就是爸爸去世的那一年後,第一次再度**相见了。

    妈妈还是没有转过身来,我光看她的背後,那丰肥圆润的大屁股和那雪白细嫩的肌肤就够我**的了,但是我还是很贪心地想看妈妈的前身风光,命令似地道∶“妈妈!请你转过来吧!”

    妈妈依言转了过来,虽然还是害羞地用手遮着重yào

    部位,但是掩盖不住的无瑕**,还是让我看得双眼几乎要喷出火来,胯下的大**也因为这美色的诱惑,涨得一抖一抖地跳个不停。

    妈妈看了一脸吃惊地道∶“好┅┅好大喔!”我反问道∶“是吗?爸爸的**不像这麽大吗?”

    妈妈带着羞耻的晕红,道∶“没┅┅没你的┅┅粗┅┅粗长┅┅”

    我道∶“妈妈!你要仔细看着它,等一下我替你**的时候,你才会更快乐,嗯!你就先替我爱抚大**吧!”

    我这时也放胆直言地不再顾忌了。

    妈妈细声地说道∶“你┅你是说┅┅用┅┅用手┅去摸┅┅它┅┅它┅┅”她的手指着我的大**。

    我道∶“对呀!难道你和爸爸作爱前,都没有替爸爸摸过**?”

    妈妈坦白地道∶“没有呀!都是你爸爸摸我,然後再┅┅嗯┅┅再到我上面┅┅办┅┅办事┅┅”

    我道∶“天呀!爸爸都没有要求你用其他的姿势交┅┅交媾吗?”

    妈妈摇摇头,说∶“没有,你爸爸从我们新婚之夜直到他去世那一年都是用这种姿势,妈妈还不知dào

    可以用其他的姿势办┅┅办事呢!”

    我接着道∶“那就难怪你不知dào

    有**这回事了,爸爸一定也是对这种事一知半解的,加上妈妈你又是什麽都不知dào

    ,所以能够用一种姿势相好了那麽久都不会厌烦。”

    妈妈仔细思考了我对她所说的话,也从善如流地同意了我对他们夫妻性生活的分析,一想通了,她也就蹲下来伸出纤纤玉手,抓住了我那直立涨红的大**,先是一阵左右摇动,接着再上下套弄,虽然毫无半点做这种事的经验,但她还是很用心学习地替我摸弄大**。

    妈妈边摸边舐着她的红唇,我的大**在她**的秀色可餐和如此诱人的情况下,涨到了我从来没有过的粗长状态,妈妈见到这根大家伙的发怒样子,不禁脱口道出∶“啊┅┅它┅┅它┅┅好粗喔┅┅又变的┅┅更┅┅更长┅┅真吓死┅┅人了┅┅它┅┅”

    我趁机教育她道∶“妈妈!你睁大眼睛注意它的变化,男人的大**完全可以反应出他内心的想法,你可以简单地从大**受到刺激後的反应,知dào

    男人的心理是不是已经动了欲念,这就像女人在春情勃发时,**里也会流出**是一样的。”

    妈妈从我的话里得到经验地道∶“我┅┅我知dào

    ┅┅了┅┅”

    她的一双媚眼也因为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快、无弹窗!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