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5 部分阅读

作者:1145892305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对坚挺饱满的肥乳也跟着晃动起来,幻成一**的乳浪,奶头也旋转成两团红色的圈圈,我忍不住地伸出双手抚揉着那对美乳和那两粒涨硬的奶头。

    波子妈妈正在套弄得全身酸麻趐痒的当儿,又被我揉捏着粉乳,更增加她舒爽的快感,使她淫浪地娇吟道∶“哎唷┅┅我的┅┅亲┅┅儿子┅┅嗯┅┅嗯哼┅┅美┅┅美死┅┅人┅┅了┅┅亲亲┅┅大**┅┅情┅┅哥哥┅┅呀┅┅喔┅┅喔┅┅酸┅┅酸死┅┅我┅┅了┅┅只有┅┅你的┅┅大┅┅大鸡┅┅巴┅┅啊┅┅才能┅┅干┅┅干得┅┅妈妈┅┅这┅┅麽爽┅┅哎唷┅┅啊┅┅好爽┅┅唷┅┅唷┅┅好哥┅┅哥┅┅对┅┅大力┅┅点┅┅嗯哼┅┅唷┅┅妈妈┅┅的┅┅奶┅┅**┅┅被你揉┅┅揉得┅┅酸麻┅┅死了┅┅人家┅┅好舒┅┅服┅┅好┅┅好爽┅┅嘛┅┅大**┅┅亲┅┅儿子┅┅啊┅┅啊┅┅快┅┅干得┅┅妈┅┅妈妈┅┅的┅┅小浪┅┅穴┅┅美┅┅美死了┅┅哎唷┅┅呀┅┅呀┅┅喔┅┅”

    波子妈妈这时像是临死之前猛力地挣扎着,自己在我跨下套弄得上气接不着下气,淫荡的哼叫声又高了几个音阶道∶“哎唷┅┅哥哥┅┅呀┅┅妈妈┅┅的┅┅大**┅┅亲┅┅儿子┅┅喔喔┅┅妈┅┅妈┅┅的┅┅心肝┅┅宝贝┅┅嗯哼┅┅人家┅┅美┅┅美得┅┅要死了┅┅哎唷┅┅呀┅┅呀┅┅快┅┅快了┅┅妈妈┅┅要┅┅要丢┅┅丢┅┅出来┅┅了┅┅啊┅┅啊┅┅小浪┅┅穴┅┅妹┅┅妹妹┅┅快┅┅丢给┅┅大┅┅大**┅┅亲┅┅哥哥┅┅了┅┅哎呀┅┅喔┅┅喔┅┅人┅┅人家┅┅不┅┅不行┅┅了┅┅喔┅┅喔┅┅丢┅┅丢了┅┅妈妈┅┅丢给┅┅大┅┅**┅┅亲┅┅亲哥┅┅哥┅┅了┅┅啊┅┅啊┅┅喔┅┅”

    波子妈妈一阵又一阵的阴精直冲我的**上,娇躯也随着丢精的爽快感抖抖颤颤地伏到我的身上,一股股的阴精涨满了整个小肉穴,并沿着我的大**流到我的屁股下,把床褥弄湿了一大片。我因为刚才已在她的小嘴儿里泄过了一次精液,因此这时能用以逸待劳的心情欣赏着她的浪态。

    这时我见波子妈妈已经泄得娇软无力了,连忙扶她下来,让她面向下俯卧在床垫上,大腿分开成了个m型,从她背後握着大**用力地往她**涟涟的小肉穴中干了进去,她回过头来对我妩媚地一笑,肥嫩的大屁股前後左右摇晃着配合我的插干。

    我紧紧地抱住了她的纤腰,用大**抵着穴心子,抽到穴口又狠狠地插了进去,再旋转着大**揉磨着波子妈妈的穴心子,使她已浪出淫精的穴心又“噗!噗!”地泄了一大堆黏稠稠的液体,小嘴里的浪哼声再次充斥在我的耳边。

    接着我趴到她背上,伸出双手从她两腋下穿过去握住那一对抖动不已的**,她被我这种强势的攻击干得趐麻起来,**越发尖挺,奶头夹在我的手指间涨得又大又硬,娇躯又扭着抖着,小肉穴里的**又流了一大股,小嘴里又开始胡说八道地**着∶“哎哟┅┅哥呀┅┅我┅┅的┅┅大**┅┅好┅┅哥哥┅┅喔┅┅亲儿子┅┅哎┅┅哎唷┅┅大**┅┅又┅┅又顶┅┅到了┅┅妈妈┅┅的小┅┅**┅┅心┅┅了┅┅啊┅┅啊┅┅你又┅┅要┅┅把┅┅妈妈┅┅干┅┅干死┅┅了┅┅哎┅┅哎哟┅┅人家┅┅又┅┅又┅┅喔┅┅酸起┅┅来了┅┅唷┅┅唷┅┅大**┅┅哥哥┅┅妈┅┅妈的┅┅小浪┅┅穴┅┅又┅┅又痒┅┅了┅┅啊┅┅啊┅┅快┅┅快大┅┅力┅┅地┅┅插吧┅┅把┅┅妈妈┅┅奸死┅┅了吧┅┅哎唷┅┅呀┅┅呀┅┅快┅┅快顶┅┅顶妈妈┅┅的┅┅**心呀┅┅喔┅┅喔┅┅妹妹┅┅的┅┅小浪┅┅穴┅┅受┅┅受不┅┅了啦┅┅快┅┅快嘛┅┅哎唷┅┅唷┅┅唷┅┅”

    我见波子妈妈被我干得**毕露,知dào

    她又骚痒难忍了,更加用力地插干起她的小肉穴,顶撞**心子的次数也越频繁了,如此一来,她的痒处获得了解决,更是舒爽得连连淫叫道∶“哎唷┅┅大鸡┅┅巴┅┅哥哥┅┅对┅┅对┅┅就┅┅就是┅┅那里┅┅痒┅┅啊┅┅啊┅┅插死┅┅**┅┅穴┅┅妹妹┅┅了┅┅哎哟┅┅妹妹┅┅爽┅┅爽死┅┅了┅┅嗯┅┅嗯哼┅┅妈妈┅┅爱┅┅死了┅┅亲┅┅亲儿┅┅子┅┅的┅┅大**┅┅了┅┅喔┅┅喔┅┅哎哟┅┅爽死┅┅了┅┅喔┅┅喔┅┅妹妹┅┅的┅┅大**┅┅情┅┅哥哥┅┅呀┅┅哎唷┅┅**┅┅穴┅┅妈妈┅┅好┅┅快活┅┅哟┅┅哎呀┅┅大鸡┅┅巴┅┅亲儿┅┅子┅┅呀┅┅你┅┅你真会┅┅干穴┅┅喔┅┅喔┅┅干得┅┅妈妈┅┅舒┅┅舒服┅┅极了┅┅啊┅┅啊┅┅啊┅┅”

    我被波子妈妈的**,以及那娇声浪语的情状,刺激得热血沸腾,又被她的称赞激发了我男性的雄风,使我的大**暴涨到了极点,插干她小肉穴的动作也随之加快加重。

    正在肉欲顶端的波子妈妈,感到小肉穴中的大**,又涨大又坚挺又发烫地将她子宫口撑得满满的,好充实又好暖和的感觉,尤其那鼓腾腾的大**顶在她的**心子上,又酸又麻又趐的感觉不断地侵袭她的神经中枢,简直爽快到了极点,使她忍不住地又高声淫叫起来∶“哎唷┅┅哟┅┅哟┅┅亲儿┅┅子┅┅妈妈┅┅的┅┅大**┅┅亲┅┅哥哥┅┅呀┅┅哎唷┅┅喔┅┅喔┅┅大鸡┅┅巴┅┅好┅┅好大┅┅好烫┅┅哎┅┅唷┅┅小浪┅┅穴┅┅妹妹┅┅要被┅┅亲┅┅哥哥的┅┅大**┅┅涨死┅┅了┅┅烫┅┅烫死了┅┅哎┅┅哎唷┅┅唷┅┅嗯哼┅┅人┅┅人家┅┅美┅┅死了┅┅哎唷┅┅好┅┅哥哥┅┅情┅┅哥哥┅┅哎┅┅呀┅┅人家┅┅又┅┅又快要┅┅受不┅┅了┅┅快了┅┅嗯哼┅┅妹妹┅┅又要┅┅死┅┅了┅┅啊┅┅啊┅┅妈妈┅┅要被┅┅亲┅┅儿子┅┅的┅┅大┅┅大**┅┅干死┅┅了┅┅哎唷┅┅大┅┅**┅┅亲┅┅哥哥┅┅呀┅┅陪妹┅┅妹┅┅一┅┅一起┅┅丢┅┅吧┅┅喔┅┅喔┅┅大**┅┅哥哥┅┅你┅┅你也┅┅一起┅┅丢┅┅丢了┅┅吧┅┅哎呀┅┅喔┅┅喔┅┅”

    我见波子妈妈正在紧要关头上,为了要和她一起泄精,一直忍着心中的快感,狂放猛烈地用大**奸插着她的小肉穴,这时一听她快泄出来的淫声浪语,也忍不处舒服地叫着道∶“喔┅┅呀┅┅我的┅┅好┅┅妈妈┅┅小┅┅肉穴┅┅妹妹┅┅你的┅┅亲┅┅儿子┅┅也┅┅也忍┅┅不┅┅住了┅┅快┅┅快要┅┅泄┅┅泄给┅┅好┅┅妈妈┅┅的┅┅小┅┅肉穴┅┅了┅┅等┅┅等等我┅┅啊┅┅啊┅┅呀┅┅跟我┅┅一┅┅一起┅┅泄吧┅┅大┅┅**┅┅儿子┅┅不┅┅不行┅┅了┅┅喔喔┅┅泄┅┅泄给┅┅你┅┅你了┅┅哦┅┅哦┅┅好┅┅好爽┅┅”

    波子妈妈被我泄精前最後一波猛烈的冲刺,插得三魂七魄舒爽得都快要散了,两只玉手紧抓床褥,全身的浪肉都抖个不停,小肉穴一夹一夹地把一股又一股热热的阴精洒向我的大**,也把我烫得忍不住精关再开,跟着射出一阵阵的精液,猛力冲击着她的**心子,把她弄得又是一阵抖颤颤地大泄一次,这次她真得爽得昏了过去,我也在极度舒服中趴着她的背部沉沉地睡去了。

    从此每天晚上除了女人的生理日和爸爸回家的日子以外,我都到波子妈妈的房里和她玩着“男人与女人的游戏”,使我们母子的感情更融洽,波子妈妈对我的照顾也越来越细心周到了。

    第七章?藤井纱夜子、藤井俊介

    ??我就读於北安中学初中部二年级,今年十五岁,爸爸藤井龙一靠着妈妈娘家的关系选上了国会议员,妈妈纱夜子是有名的美女,三十五岁的她非但毫无中年女人的老态,反而因为年岁的增加,更是成熟艳丽、娇媚无比,肌肤雪白红嫩,气质高雅大方,神圣懔然不可侵犯。像妈妈这种美艳高贵的佳人,当初为什麽会嫁给大她十多岁的爸爸,不说外人一直弄不清楚,就连身为他们儿子的我也是如在雾中,就是不知dào

    呐!

    半年前,爸爸宣bù

    妈妈又怀孕了,经过医生检查的结果,是个女婴,也就是说我将要有一位妹妹了。为何在三十五岁的年纪还要怀孕,他们的解释是怕我太寂寞,再生一个孩子家里也热闹些。

    自从妈妈怀了第二个孩子後,爸爸就常常夜不回家,偶而回来也是喝得烂醉如泥,妈妈因为怀孕的缘故,情绪上本来就变得较不稳定,为此常常和爸爸吵架,有时甚至於把他赶到书房睡觉,不让爸爸和她一起睡,爸爸本来就全靠妈妈娘家的社会关系才能当上议员,像这种小事他只有唯唯诺诺地不敢有任何异议,我看着爸爸这懦弱的表现,也真替他感到不是味道。

    这天夜里,爸爸又喝得醉醺醺地回家,我只好帮着妈妈将他扶进门,妈妈因为怀孕的关系,挺着大肚子不好用力,所以她只是在一旁帮我搀着爸爸的一只手臂,并且引导我行进的方向。在整个过程中,妈妈因为靠近我身边,让我闻到了一阵醉人的香气由她身上传来,差点让我使不上力地把爸爸放到地上,而妈妈的右边**靠着我的手臂,因为走动的关系,在我臂膀上磨擦着。虽然隔了一层睡衣,但是我可以清楚地感到妈妈的右乳非常富有弹性,坚挺饱涨地在我小臂上抖动着,这货真价实的肥乳逗得我**高涨,一时兴奋地两腿间那支**硬硬地涨了起来,光是用手臂触磨妈妈的左乳已不能满足我,所以大胆地调整手的角度,反过来用手背扶着爸爸的身体,用掌心去握住妈妈的左乳。

    啊!好一颗饱满结实的**,**顶端有一粒硬硬的奶头顶在我的掌心,手感好舒服,畅快地让**更加粗长坚硬地顶在我的睡裤里。妈妈的脸上整个都红到耳根子去了,她也感觉到我在偷偷地抚摸她的**了,无意之间,她的右手忽然碰到了我胯下那根大**,透过我掌心包着的**颤动的感觉和鼻息咻咻的吸气声,我可以断定妈妈这时一定欲情激动,心旌猛摇着。这时的妈妈脸含春意,媚眼瞟了我一眼,小嘴儿颤了几下,没有任何表示。

    我和她将爸爸放到床上的时後,已经累出了满身大汗,妈妈看了我一眼,我怕她兴师问罪,赶紧藉口说要去洗个澡,便落荒而逃了。

    我冲完凉後,再从妈妈的房前走过的时候,竟然隐约地听到一阵轻微的喘息声音传了出来,不久又变得急促了,我莫明其妙地兴奋起来,直觉地感到一定发生了什麽事情,弯下腰凑着门缝偷看里面的情形,只见床尾妈妈雪白的小腿轻轻地左右摇晃着,偶而她会在脚尖着力,翘成奇妙的弓字形,由於门缝实在太小,角度也不对,看不到她到底在干什麽,我不顾一切轻推了房门,发出“吱!”的一声轻响,吓得我心脏都快麻了,幸好里面没有反应,大概妈妈没有听到这个声音吧!我拚命地控zhì

    着快要发抖的手指,将房门推开一公分左右,虽然是小小的一条缝隙,但也几乎足够我看清楚妈妈卧室里绝大部份的空间了。

    只见爸爸还是醉得沉沉睡在床上,但是妈妈的睡衣已经完全脱掉了,一只手在她胸前握住雪白的**,那受到挤压的乳肌由五指之间露出,看起来肥嫩嫩的好不可口,真想趴在上面咬进嘴里。看她用这麽粗暴的动作搓揉着**,应该表示妈妈这时的**冲动很大了,相对之下另一只放在她两腿之间的手,动作上就轻柔多了,只见那只手的中指好像轻轻压着什麽东西,慢慢地画着圆圈般旋转着。从我站立的位置上虽然看不是很清楚,但我知dào

    她的中指压的一定是阴核,而且这时那小肉芽一定澎涨到了极限,对妈妈产生了非常大的快感。不是吗?

    只听妈妈的小嘴里泄出∶“啊┅┅啊┅┅亲┅┅亲爱┅┅的┅┅”一心一意地活动她的手指,**的黏膜受到中指的摩擦,那扭曲的指头和黏膜旁鲜红的嫩肉,构成一幅淫荡的画面,喉咙里发出骚浪无比的声音,这情景这声音,对我而言是多麽陌生和刺激呐!也成为我这时最刺激快感的兴奋剂,有谁又能知dào

    妈妈独守空闺的寂寞,现在她喊叫的是她心里的真心话,我不禁对她这些日子来对爸爸晚醉不归的态度感到同情了,没有爱的日子对女人而言,尤其是在她怀孕的时候,更是让她难受。

    “啊┅┅啊┅┅太┅┅舒服┅┅了┅┅”

    妈妈淫荡的声音又传进我耳际,几次扭动翻转之後,她身体的位置移动,正好把胯下转向我的眼前,对我来说,这真是求之不得的最佳角度。这时我看清楚了有一堆浓黑色的阴毛围绕在她鲜红色的肉缝边,这是有生以来我用这种角度看到妈妈的下体,只是距离上还是远了一点,对於复杂的阴部构造还不能看得很仔细,不能不说有点遗憾,又有点不满的感觉,但至少能从正面看到自己亲生母亲的下体风光,也是我的幸运呀!

    妈妈的中指不停地搅动玩弄着那粒叫阴核的小肉球,好像在一点上抚抚揉揉着,大概对她是很舒服的感觉,只见她的大屁股向左右摇晃,偶而还会抬起来迎向她的中指。不过我对那条鲜红的肉缝还是感到惊讶,如真的要形容的话,只能说好像从小腹底下一直切割到她的臀缝,微微隆起成小包子的嫩肉形成非常淫猥的画面,看上去有点油滑滑的光泽,可能是湿润的关系吧!说到湿润,妈妈的中指也是**的,而且连她肛门那稍带点咖啡色的花蕾般的东西也是湿湿的。

    这时妈妈又把原来放在**上的手往下腹的位置移动,除了拇指以外的四只指头并拢着,在她浓密的阴毛上面抚摸着,然後紧压着她的耻丘向上拉,使她的整条肉缝好像抽搐似地伸得长长的,原本藏在肉缝里的小肉芽吐了出来,肿涨涨地看来快要爆裂似的。妈妈另一只手的食指和中指沾着流出来的黏液,就在那颗小肉芽上摩擦着,刹那间她的身体猛烈地震动,大屁股也跟着一直抛着,可见这样使她很舒服。

    对这种活色生香的自淫场面,我从门缝中窥视着,不知不觉间,我的手也伸进了睡裤里,玩弄起勃起来的大**,**上也渗出透明的黏液。我为了尽量避免射精,只好强烈地握住我的大**,不让它太放纵,以免错过了眼前这幕好戏,何况女主角是我一直爱慕着的妈妈呐!

    可是看到妈妈那种贪婪的样子,我感到很惊讶,**是我一年前就会了的发泄方法,但是每次泄精後总有一股无力的虚脱感,事後恢复的时间至少要好几个小时,可是现在看妈妈的身体变化,发觉她应该已经泄过几次了,那种把腰部抬成拱状,娇躯抖颤时,或是全身像一根木头般地僵直不动时,很显然地是达到了**的顶点,奇怪的是女人的**到底何时才算终止呢?

    “啊┅┅啊┅┅亲爱┅┅的┅┅太┅┅太好了┅┅”

    妈妈又发出娇浪的吟声,两只手想拥bào

    着什麽,可是却抱了个空虚的假像,四肢猛烈摇动後,达到不知是第几次的**,肉缝中溢出大量的蜜汁。

    妈妈躺在床上抖了好一会儿,却见她从床头柜的小抽屉里拿出一只黑色的电动假**,放在一旁,又见她从小抽屉里拿出了一面小镜子,这时她把两只小腿屈起,大腿张得开开的,用手拿着小镜子往小腹下面照,原来怀孕的妈妈因为肚子太大了,档住了她的视线,让她看不到自己的肉缝,因此想出了这种办法,只见她的小镜子伸进张开四十五度的两腿间,瞬间,她看见了那浓密的黑色阴毛,那毛茸茸的样子映入她的眼里,娇靥马上涨红了起来,吞咽着口水张大媚眼仔细地观察她自己**的肉缝,呼吸声越来越大,深深地喘息着,这时她看起来有点为自己如此淫荡的行为感到很害羞,全身也都热红了起来。

    妈妈的阴部那卑猥、淫亵的样子,长长浓密的阴毛,好像一堆杂草一般茂盛地长在她的小腹底下,而那鲜红的肉缝和里面的阴蒂就长在这堆阴毛中间,这时她一定在想着,这里就是她快乐的泉源,也是她欲求不满的地方,使她的娇靥羞得更加红润。接着妈妈一手拿着小镜子,另一手把包着膣口的鲜红色肉唇压了开来,在两片肉唇之间,流着一些透明而滑腻腻的液体,里面的嫩肉,颜色美艳,因为沾上那种液体的关系,看起来也是油亮亮的,在她媚眼里映出那泛着光彩的肉膜,就像挑逗着她的**一般。光亮红润的肉膜中间,就是那开着凹字形口的密洞,妈妈用指尖拨开那个膣口,伸出中指去捅着那个**,一下子洞口便流出了乳白色的汁液,那应该是妈妈身体里的**啊!

    空气好像要被吸进那个腔口似地两片**不停地往里面缩,随着中指的插动一直往她的**里钻,妈妈的手指再往下揉去,阴部下方是她的会阴部分,再里面一点则是她屁股肉包着的浅咖啡色肛门,她的手指现在压着屁股的嫩肉,露出长着稀疏的阴毛,而有点红色的小**,那个洞在她的**底下显得很鲜明,原本闭合着而带些皱摺的小洞口,被妈妈的手指压了开来,她竟也插入一根指头,只听她?糊地叫了两声,中指的关节就消失在小洞口里了,妈妈的动作有时弯弯地插弄着,有时轻轻地勾动起来,随着肉缝里淌出来的淫液流到小**里润滑的结果,中指的动作越来越快,那个屁股洞就好像紧紧地吸住了她的手指,让她有一股淫乐的喜悦,妈妈因为全身的兴奋而尖叫了一声,娇躯配合着中指搓揉的速度不停地扭动着。

    妈妈又狂扭了一阵子,大概觉得不太过瘾,抽出卫生纸仔细地擦乾**的**,然後把放在一旁的电动假**轻轻地靠近胯下,开始又在流着**的肉膜上揉擦着。

    那两瓣花蕊般的小**因完全充血而敏感,本来渐渐平息下来的快感又开始侵袭着妈妈的神经系统,只见她稍稍用力地压下假**粗大的头部,逼开两片小**,黏稠的汁液马上浸湿了假**的顶端,妈妈又轻轻拉出假**,把**的头部在她小**附近摩擦着,刹那间使她产生了刺痛般的快感地∶“啊┅┅”了一声,妈妈发出满足的快感後,接着叹息一声按下了假**的开关,只见假**的整根本体产生了小幅度的震动,大概那种震动的接触使妈妈非常美妙,妈妈的娇靥上又显出淫浪的表情,眯着媚眼享shòu

    着它带来的乐趣。

    震动拨开了妈妈下体浓密的阴毛,原来被围绕着的小肉芽也吐了出来,像是发出流水声般地溢出了大量的淫液,在肛门部位也产生了一紧一缩的现像,妈妈闭着媚眼喃喃地哼着∶“啊┅┅啊┅┅我┅┅我不┅┅行了┅┅快┅┅插进┅┅来┅┅吧┅┅”

    妈妈那三十五岁柔媚丰满的女体开始在床上狂乱地晃动着,那假**随着她的哼声慢慢地推开了小肉缝,原来的震动变成了更猛烈的s形扭动,像一条游动的蛇般钻进了她的**里。

    受到异物入侵的刺激,妈妈原来张开的洞口,马上开始做出欢喜的收缩性蠕动。窄小的**里,假**和淫媚的嫩肉互相推挤着,从小**的缝隙旁溢出了一**的淫液,好像在增加着润滑的效果。

    每当有一种微弱的变化时,就对妈妈产生强烈的甜美快感,“啊┅┅啊┅┅好┅┅好爽┅┅喔┅┅喔┅┅”淫浪的哼叫声使妈妈扭腰摆臀地变成了思春的浪妇。妈妈不停地变换着假**插入**的角度,有时向左右扭转,偶而也前後**着,深深插入时假**根部的突起正好顶在发涨的小肉芽上,这时妈妈的媚眼中一定会闪出火花般的快感,由肉缝里流出来的淫液,不仅溢满了她的会阴部、小屁眼,也流到了她大肥臀下的床单上,沾满黏液的床单也产生波纹般皱成一团。可是对已经陷入疯狂的快感里的妈妈来说,那已经不重yào

    了,现在的她只求获得更甜美的喜悦,妈妈的身子充满紧绷着的感觉,挺直地像根木头般,好像由榛首到脚尖的所有肌肤都绷直了,只有那对漂亮的丰满**随着她身体的轻微颤动而左右不停地摇晃着。

    “啊┅┅泄┅┅泄了┅┅喔┅┅喔┅┅”

    从她小嘴里发出浪荡的哼声,在火热的娇躯上出现了最激昂的快感,使她抖颤颤地闭着媚眼享shòu

    着。飘荡在快感连连的激情世界里的妈妈伸出了玉手摸到她胸前,使她奇怪的怎会有凉凉的感觉,摸起来又是黏黏的,啊!那是我的精液喷洒所造成的结果,猛然张开媚眼,看到我色迷迷地褪下睡裤,握着大**把精液泄在她的胸脯上。

    “啊!┅┅”妈妈的声音像卡在她喉咙里无法喊出来,激情过後的她还以为这是在梦里而显得一付呆呆的模样,直到我开口叫道∶“妈妈┅┅”才明白这是在现实世界里发生的事。妈妈羞得慌急地扯起床单盖在她**的娇躯上,把娇靥转向旁边地道∶“出去┅┅俊介┅┅你┅┅出┅┅出去┅┅”

    她只能说出这种话,刚刚那淫浪的激情不意被她自己亲生儿子的我看到了,做为一个母亲没有比这更使她羞耻的事了。

    我慢慢地在她床边坐了下来,口中说着∶“妈妈!我全看到了,可怜的妈妈┅┅一个人玩是太寂寞了。”

    妈妈躲在被单里的娇躯,一直微微地颤抖着,从被单下传来∶“出去┅┅求┅┅求求┅┅你┅┅”妈妈用快要哭出来的声音求着我。

    我伸出手掌在被单上,对着应该是她的**部份轻轻地抚摩着,妈妈羞得恨不得有个地洞马上让她钻进去。轻轻揭开床单,妈妈的娇躯**裸地背对着我,“妈妈┅┅”火热的手在摸着她的削肩,妈妈的娇躯保持硬直地僵着,任由我爱抚她的**。我将她的娇躯强迫性地翻过来,妈妈的脸娇羞地像块大红布,像发烧时地淌着汗珠,我的指尖碰到她柔软而富有弹性的娇乳上,这才发觉妈妈的乳晕因为怀了身孕的关系,扩散成一圈带点浅咖啡色的肿涨浮岛,**的周围涨满满的,摸起来坚实实、鼓涨涨地好不过瘾,我把整个手掌盖在一颗**上,还露出一大堆肥嫩的乳肌在我掌缘边呐!

    **因为刚才的激情还没消肿,大大的肉粒上生着几个小孔,那是我小时候吸吮妈妈乳汁所造成的结果,我捻弄着这两颗**,妈妈不安地转动着她的头,像是在掩饰着她的快感。

    我边捻着边道∶“都是爸爸不好吃┅┅”

    说着,只见妈妈的媚眼里忽然流出了一串珠泪,我轻柔地帮她抹去泪痕,再握着我的大**在她耳边道∶“妈妈!我想要帮你解决生理上的空虚,好吗?”

    她这时又回复了作母亲的态度,呻叱着道∶“不┅┅俊介┅┅不要┅┅胡闹了┅┅妈妈┅┅不要┅┅那样┅┅”

    可是我被点燃的欲火是不会就此熄灭的,火热的脸颊压在妈妈同样发烫的娇靥上,黏湿的舌头碰到了妈妈的樱唇,不顾一切地就想要钻进去,妈妈拚命地摇着头拒绝我的索吻,逼得我只好用手抱住她的头,堵着小嘴就吻了下去,妈妈还是拚命地想推开我,我一手握住**猛揉她的奶头,大**侧着身子紧压在她的耻骨上。

    我喘着气道∶“都是妈妈做那种事,才让我这麽兴奋,我想和妈妈弄啊!”

    听到这种话的妈妈愣了一下,正好击中了她的弱点,妈妈挣动的力量微弱了下来,开口道∶“啊┅┅不┅┅不要┅┅”

    她自以为坚决地拒绝了我,但实jì

    上是软弱无力的。趁她开口说话小嘴张开的时候,我没有放过这个机会,马上把舌头伸进她的嘴里,一阵吸搅翻吮着,我完全不理会母亲拒绝的动作,吻了好一会儿,妈妈的舌头左闪右避地却好像在配合着我的舌头,而且我们的下身叠在一起,坚硬的大**贴在她肉缝上揉擦着,甚至她也会下意识地扭动着大屁股让**头磨到她的小肉芽,**上都沾满了她湿润的肉缝里流出来的**。

    我和妈妈蜜吻了一会儿,兴趣转移到她的丰乳上,对着妈妈充满魅力的大肥乳,我一直有一亲芳泽,重温儿时旧梦的憧憬,这时我用手抚弄了**良久,终於有机会含吮渴望已久的奶头,吸着带点甜酸味道的**,轻咬着乳部的嫩肉,啊!这里是妈妈全身最柔嫩的部位,只见妈妈的**白晰晰的,连那血红的动脉和青绿的静脉都能看得一清二楚,咬咬左乳又吸吸右乳,不停地在她两个**上留下我的唾液,妈妈被我吸乳的动作弄得娇躯直颤,樱唇直抖,偏偏她又不好意思在我面前浪哼出来,只能无言地以肢体语言表答她的快意,这时我和她之间只隔着我的一层睡衣,快感的电流在我们身上交流着。

    妈妈虽然还是偶而说出∶“不┅┅不行┅┅我是你┅┅你妈妈┅┅我┅┅们┅┅不┅┅可以┅┅”

    “好了┅┅妈妈┅┅让┅┅你┅┅摸够了┅┅就这┅┅样┅┅吧┅┅不┅┅啊┅┅”

    “俊介┅┅妈妈┅┅累了┅┅要┅┅睡觉┅┅了┅┅你┅┅你不要┅┅再摸┅┅妈妈┅┅了┅┅嘛┅┅”┅┅等等的话,但是态度上已经不是那麽坚持了,身体的反应更是和她的言语成相反的表示,艳丽动人的娇靥、雪白丰满的**,散发出迷人的韵味,怀孕中的妈妈,另有一种很特别的魅力,展现妩媚的诱惑,媚眼迷蒙、微微晕红的双颊,充满着神密般的美感,再二、三个月就接近预产期的孕妇,挺着突出的腹部,涨成美妙的弧形,让我对她产生极为特殊的情愫。

    我把头往妈妈的下身方向移去,啊!这麽近看到妈妈的下体,虽然刚才在门外已经偷看过了,但近看还是让我感到大开眼界,妈妈意识到我正在观赏她的肉缝,害羞的她用玉手蒙住了娇靥,涨红了一大片的肌肤,更是娇艳可人,我一手抚摸着她的阴毛,一手撑开肉缝揉弄着那红嫩的小**,一下子她就淌出一堆**。

    但是她还在做最後的努力地道∶“俊介┅┅不┅┅不要┅┅这样┅┅我┅┅是┅┅你的┅┅妈妈┅┅呀┅┅这┅┅这样┅┅做┅┅是┅┅**┅┅的┅┅呀┅┅不行┅┅哟┅┅被┅┅被你┅┅爸爸┅┅知dào

    ┅┅就┅┅完了┅┅快┅┅快住┅┅手┅┅还┅┅来得┅┅及┅┅”

    我机警地看了看醉得沉沉睡去的爸爸,卧在一旁打鼾着,丝毫不晓得我正在对他的太太°°也就是我的妈妈大伸魔手,捏乳抚阴,还想直接把大**插干进去呢!

    我对她道∶“我的好妈妈,你就通融一下嘛!让我的大**干穴吧!而且爸爸常常不回家,像今天就算回来了,也醉醺醺地睡得死死的,害得你要用手指和假**来满足你的**,只要你和我不说,谁会知dào

    我们**的事?何况刚刚看你浪得要痒死了,你看你的**穴都流了那麽多的**,可见你也是非常需yào

    一支大**来插插你的小**呐!”

    妈妈听了我大胆示爱的话浪哼哼地又泄出一大股的**,但小嘴里还是急急地叫着∶“不┅┅不行┅┅哟┅┅我┅┅我不┅┅能┅┅和你┅┅插┅┅插穴┅┅这样┅┅我┅┅良心┅┅不安┅┅的┅┅快┅┅快停手┅┅还来┅┅得及呀┅┅”

    我一听,原来妈妈还存着我们是母子关系的心理障碍,如果现在抚摸着她的是另一个男人,我想她早就摧他快上马插干了。不过我的想法却和她完全不同,只要霸王硬上弓地将我的大**插进她流着**的小**,那时她也就千肯万肯了。

    我捏揉逗弄小阴核的动作一直持续着,终於使她**大泄,有点像水库泄洪般地流个不停,而且现在我的手指一动,妈妈也会随着我的动作挺着大屁股配合着,她的娇靥越来越红,呼吸急促,小嘴唇“咻!咻!”地不停张开急速吸着空气,尖挺的**红硬硬地抖着迷人的波浪。我一看时机已经成熟了,见她因为怀孕而使肉缝的位置有点偏向下面,而且我也怕压坏了我那未出生的妹妹,顺手拿了一个枕头垫在她的大屁股下,使她的肉缝往上仰着,一切准bèi

    就绪之後,跪在她叉开的两条大腿之间握着我的大**,用**顶开妈妈的小**,藉着**的润滑,一用力,“滋!”的一声,就干进了大半根,连连挺动**之下,直抵妈妈的花心。

    妈妈这时叫着道∶“哎┅┅哎呀┅┅好痛┅┅痛呀┅┅哎唷┅┅痛死┅┅了┅┅不┅┅不行┅┅插┅┅我┅┅哎呀┅┅快┅┅快拔┅┅出去┅┅哎唷┅┅不行┅┅呀┅┅我是┅┅你┅┅的┅┅妈妈┅┅呀┅┅哎唷┅┅你┅┅怎麽┅┅那┅┅麽狠┅┅哎哟┅┅插死┅┅我┅┅了┅┅不能┅┅插┅┅我┅┅快拔┅┅出去┅┅哎呀┅┅哎┅┅唷┅┅喔┅┅喔┅┅喔┅┅”

    妈妈可能从怀孕以後爸爸都没插过她了,所以她的情绪才会变得那麽坏,爸爸也才会动辄得咎,最後不得不藉酒消愁,如此恶性循环的结果,当然会使妈妈独守空闺,等於是在守活寡嘛!希望我今晚的努力能使她重拾性生活的乐趣,以後再不必用手指头和假**来稍灭熊熊的欲火。

    却说妈妈的小肉缝因为已有六、七个月没挨大**的插弄了,这时被我大**一阵的猛干狂插,痛得她呼天抢地,哀哀地告饶着。但是过不了十分钟,妈妈就浪抖抖地泄了一次,双手紧紧地抱着我的屁股,肉缝也配合着我的抽送调整角度让她自己更爽快,又过了十几分钟,她就泄得浪喘吁吁地瘫痪在床上了。

    我照着黄色书刊上所写的九浅一深战略来逗弄她,使她泄得更浪更骚,果然妈妈的叫声慢慢地变成了∶“啊┅┅啊┅┅俊介┅┅求┅求你┅┅快┅┅快点儿┅┅好吗┅┅妈妈┅┅的┅┅**┅┅穴┅┅痒死┅┅了┅┅麻烦你┅┅快把┅┅大┅┅**┅┅插进┅┅来┅┅嘛┅┅哎┅┅哎唷┅┅快┅┅快┅┅**┅┅穴┅┅痒死┅┅了┅┅好俊┅┅介┅┅哎唷┅┅好┅┅大┅┅**┅┅快给┅┅小┅穴穴┅┅舒服┅┅嘛┅┅啊┅┅重┅重┅┅一点┅┅嘛┅┅嗯┅┅妈妈┅┅受不┅┅了┅┅啊┅┅呀┅┅痒┅┅死人┅┅了┅┅”

    这时我却想和她谈条件,希望她答yīng

    我以後还能和她插穴,怕她明天翻脸不认帐、拔不认人,又摆出庄重的脸孔,那我就玩完啦!所以我趁她不注意时,突然从她**里拔出大**,只见她再也顾不了什麽妈妈的尊严,小手急着就要来抓我的大**再塞进她的肉缝中,**着道∶“好┅┅俊介┅┅别┅┅别这样┅┅快插插┅┅妈妈┅┅的┅┅**穴┅┅嘛┅┅要不然┅┅妈妈┅┅真得会┅┅痒死┅┅的┅┅求求┅┅你┅┅可怜┅┅妈妈┅┅的┅┅小**┅┅真得┅┅受不┅┅了┅┅嘛┅┅好┅┅儿子┅┅快来插┅┅插你的┅┅妈妈┅┅吧┅┅妈妈┅┅的┅┅小浪┅穴┅┅会┅┅让你┅┅舒服┅┅的┅┅”

    我趁机胁迫着她道∶“妈妈!你不是说不可以吗?我们这样子是**呢!妈妈和儿子偷情不是羞死人了吗?现在你说呢?你以後还要不要我来插你的小**呢?”

    妈妈听了又开始哀哀地求着我哭道∶“好┅┅俊介┅┅妈妈┅┅刚才┅┅错了嘛┅┅请┅┅请你┅┅原谅┅┅妈妈┅┅吧┅┅现在┅┅妈妈的┅┅小浪┅┅穴┅┅痒得┅┅受不了┅┅啦┅┅求求你┅┅快┅快把┅┅大**┅┅插进┅┅妈妈┅┅的┅┅小**┅┅里来┅┅嘛┅┅妈妈┅┅以後┅┅都要┅┅你┅┅的┅┅大**┅┅来插┅┅妈妈┅┅嗯┅┅妈妈┅┅这一生┅一世┅┅都要做┅┅俊介┅┅的女人┅┅让你┅┅任意插干┅┅随┅┅你喜欢┅┅要怎麽┅┅插┅┅就怎麽┅┅插┅┅好不┅┅好┅┅不过┅┅现在┅┅就请你┅┅快来┅┅插┅┅妈妈┅┅的┅┅**穴┅┅吧┅┅求求┅┅你┅┅快嘛┅┅嗯┅┅”

    说着她的眼泪竟然涑涑地流了下来,嗯!女人怎会那麽爱哭呢?

    我听妈妈这娇声软语的哀求,本待答yīng

    她的要求,可是想要试试她听话的程度,於是我硬着心肠地对她道∶“妈妈!要大**再插你的小**可以,但你先要替我吃吃大**,然後再叫我几声亲昵的大**哥哥,而且我干穴的时候喜欢听到你的**声,你可以做到吗?”

    一提出这种无理的要求,我的心里也觉得这样有点过份了,而且以妈妈平时高贵的模样,和神圣不可侵犯的冷艳,如果没有刚才那阵**的接触,她早就给了我一巴掌而怒不可遏了。但是现在性饥渴的妈妈完全抛弃了她的尊严和她的人格了,只听她哀求着我道∶“嗯┅┅妈妈┅┅可以┅┅做到┅┅的┅┅大┅┅大鸡┅┅巴┅┅哥哥┅┅小**┅┅妈妈┅┅先┅┅替你┅┅吃┅┅吃大鸡┅┅巴┅┅给┅┅大**┅┅哥哥┅┅赔┅罪┅┅嗯┅┅小浪┅┅穴┅┅妈妈┅┅替┅┅大**┅哥哥┅┅吹喇叭┅┅好让┅┅大鸡┅┅巴┅┅更硬┅┅更┅┅大┅┅来┅┅来插插┅┅妈妈┅┅的┅┅小┅┅**┅┅”

    我怕她挺着怀孕的大肚子,不方便吃我的大**,於是胯坐到她丰满饱涨的**上,把大**往她的小嘴儿里插进去。只见我的大**经妈妈一含,更涨的粗长壮大,但那膨胀的**实在太大了,使妈妈的小嘴儿无法整个儿含进去,所以她只含了一半,用玉手摸弄着露在她小嘴儿外的部份,妈妈还会把舌头伸出来舐着**的四周,然後再舐着**炮身的部份,边舐还边对我抛着媚眼。那骚浪冶艳的神情,使我忍不住地将大**从她的小嘴里抽出,再度爬上她的肚皮,大**对准了她的小**口,用力一插,“滋!”的一声,又干了个全根套进,连连插弄了起来。

    插了不到几十下,又听到她浪得大叫道∶“好┅┅哥哥┅┅妈妈的┅┅大鸡┅┅巴┅┅亲┅┅哥哥┅┅哎唷┅┅好┅┅爽喔┅┅插死┅┅小┅┅**┅┅亲┅┅妹妹┅┅了┅┅我的┅┅亲┅┅哥哥┅┅呀┅┅嗯┅┅妈妈┅┅这样┅┅够┅┅浪吧┅┅嗯┅┅哎┅┅哎唷┅┅妈妈的┅┅亲┅┅哥哥┅┅啊┅┅小浪┅┅穴┅┅要被┅┅大鸡┅┅巴┅┅哥哥┅┅干┅┅穿了┅┅啦┅┅真好┅┅喔┅┅好爽┅┅浪死┅┅妈妈┅┅了┅┅呀┅┅好大┅┅力┅┅唷┅┅又┅┅插进┅┅妈妈┅┅的┅┅**┅┅穴心┅┅了┅┅唷┅┅唷┅┅好┅┅哥哥┅┅妈妈┅┅的┅┅大**┅┅亲┅┅丈夫┅┅小浪┅┅穴┅┅美死┅┅了┅┅啊┅┅啊┅┅亲┅┅哥哥┅┅快┅┅快狠┅┅插小┅┅小浪┅┅穴┅┅快┅┅妈妈┅┅又┅┅又要┅┅泄┅┅泄了┅┅啊┅┅要┅┅要上┅┅天了┅┅啊┅┅真的┅┅美死了┅┅妈妈┅┅的┅┅亲亲┅┅大**┅哥哥┅┅呀┅┅哎唷┅┅又┅┅干到┅┅人┅┅人家的┅┅穴心┅┅了┅┅大鸡┅┅巴┅┅亲亲┅┅嗯┅┅嗯┅┅”

    我边插干边欣赏着妈妈这付淫浪的骚态,把原来对她稍存的一点尊敬和畏惧都抛开了,又狠又急又快地挺动屁股,挥着我的大**,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快、无弹窗!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