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0 部分阅读

作者:1145892305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饧冶龉荩?扛鲈露加辛健⑷?蔚募锹迹??颐看魏吐杪枰黄鹄吹哪腥硕疾灰谎??痪浠八担?杪枰言谡饧冶龉莘直鸷褪?父瞿腥松瞎?擦恕1龉莸氖陶呋股?忻械夭伦怕杪枋且桓龊炫莆枧?蚴且桓龈呒兜募伺??蝗讼氲剿?且桓隽技腋九???一褂形艺怊岽蟮亩?恿恕?br/>

    我心头滴着血,那侍者因为我给了他一大笔贿款,以为我是看上妈妈姿色的男人,神密地对我说恰好妈妈今天承租的房间有秘密的监视装置,如果我要偷窥她们两人作爱的镜头只要再给他一些钱,他就会帮我安排住进她们的隔壁房间,因为那监视装置要从隔壁房里才能看得到。我听得欲念大起,妈妈和别的男人作爱,对我而言虽然是一件很难堪的事,但是能偷窥到这种场面也是一件很刺激的事。於是我又给了那侍者所要求的金钱,就这样跟着他来到一间小套房里。

    进了房门,那侍者开了很微弱的灯光,然後移开墙上的一幅油画,现出一面镜子,啊!原来透过这面镜子可以看见隔壁的一举一动,那侍者对我解释这是一面从欧美进口的两面镜,从正面看是一面普通的镜子,而从反面看则可以穿透镜面看到另一边的情形,这本来是欧美国家用来让证人辨识嫌疑犯的道具,可是却被这家宾馆拿来用作窥淫的用途,那侍者又指示镜子旁一个像医生听筒的东西,可以用来听清楚隔壁房里的声响,之後就对我笑了一下,祝我有个很好的夜晚才退了出去。

    我赶紧趴到透视镜前去偷窥隔房的动静,只见那房里灯火通明,那个男人无聊地一个人在看着电视,妈妈则不见人影,不知哪儿去了。

    一会儿,才见她从浴室里面走了出来,身穿的低胸晚礼服已经不见了,另外换上一件银白色的薄浴袍,柔柔的质料,让人很容易从外面看清楚她里面不着半缕,显现出她凹凸分明的**曲线。那浴袍的领口开得很低,露出了妈妈胸口一片雪白的肌肤,一条深深凹陷的乳沟,两座高挺微颤的**,顶端凸起两颗很明显的小豆豆,那应该是妈妈的两粒奶头了,浴袍并不很长,只盖到妈妈的膝盖上,下面露出两条洁白细嫩的修长**,那线条柔美纤细,散发出一种成熟女人的风韵,使妈妈看起来非常性感迷人。

    换上浴袍的她,长发披肩,只在发稍用原来的黑色蕾丝随意地绾个蝴蝶结,脸上还是原来的浓妆艳抹,我想她的用意大概是不让人家在街上碰到时认出她来,因为这时她和平时简直判若二人。

    妈妈莲步轻移来到床边,玉手轻解浴袍的带子,缓缓地将那件银白色的浴袍脱了下来,啊!不说那个男人在隔房看得目瞪口呆,连我在这边也看得嘴乾舌燥,惊艳不已,只见妈妈站在床缘,全身肌肤雪白细嫩,欺霜赛雪、微显光泽柔润的**房,尖挺饱满地耸立在她的胸前、平滑浑圆的小腹,下面浓密的阴毛中,现出一个鼓蓬蓬的肥嫩**,配着二十四寸的柳腰和约有三十七、八寸高翘肥大的雪白**,下身粗细均匀的白嫩大腿,像是一座性感的女神雕像,看得隔房的男人和我都猛吞着口水,忍不住翘起胯下的大**。

    我没想到妈妈的**竟是如此艳丽性感,以她三十四岁的年纪有这麽傲人的身裁,真不愧为我家附近女人中的翘楚,以前听别人和爸爸都这麽赞美她,今晚我才真zhèng

    见识到她的美丽究竟到了什麽程度,实在是美得没有话说,媚得无人可比。

    隔房的男人好像被妈妈迷住了,伸出魔手轻轻地抚着妈妈的**,只见她好像很怕痒,玉体一阵闪躲的扭动,脸上也现出一阵媚笑,我注视着妈妈的脸上表情,只见外表年轻的她这时看来更是年轻了好几岁,几乎像是我的妹妹了,只有娇躯闪动中不停晃抖的**房不像会是个十几岁的女孩所拥有的。这时那个男人的胆子也变大了,忽然抱住妈妈的身子,嘟着嘴巴要去吻她,妈妈却摆着玉首,轻轻地推开他,不让他吻上她的小嘴,我在这边看了感到略微舒畅一些。

    不过这种舒畅的感觉并没有持续多久,妈妈虽然推开了她,却又向他娇媚地一笑,那男人得到妈妈这笑容的鼓励,有些失望的表情又回复色眯眯的了,他又抬高她的手臂,伸到妈妈的胸前,明目张胆地在她丰肥坚挺的**房上轻薄着,我多麽希望妈妈能将那只无礼的魔手推开,甚至臭骂他一顿,但这是不可能的,妈妈找他来这个宾馆辟室幽会,本来就是要玩**的游戏,又怎会拒觉那男人的挑逗?

    又见他更过份地一手捏揉着妈妈的一只肥乳,更将脸伏在她雪白细嫩的胸脯上,用嘴含住了妈妈的另一只**的艳红色奶头,我真是气极了,冲动地想奔到隔房去捅他一刀,但终於忍了下来,觉得报仇的事等将来再说,最好不要在这时当着妈妈的面前和他起冲突,只有慢慢再设法了。我的胸口感到一阵痛苦,最敬爱的妈妈竟要眼看着她被别的男人奸淫,就连爸爸和妈妈是正式夫妻,平常在家两人亲腻的动作都偶而会引起我的嫉妒了,更何况是和那个陌生的野男人呢?

    自从我对异性有兴趣以後,我对妈妈就有一种很特别的情愫,除了一般儿子对妈妈的敬爱以外,另有一种异样的感觉,直到今天我才明白,原来就是男人对女人一种爱慕的心念。

    这时在隔壁房间里,那男人倒了两杯香槟酒,给了妈妈一杯,然後两人一起坐在床上喝起香槟来,妈妈**裸地坐在那男人的身上,和他一边喝酒一边调笑着,那男人除了用一只手拿着酒杯外,另一只手在妈妈娇躯上爱抚着。两人又举杯相碰,妈妈喝了一口,那男人认为喝太少,自己喝了一大口,把妈妈搂着就堵着她的小嘴喂她喝酒,这样喝了六、七口,妈妈的娇靥晕红一片,看起来更是艳丽无比,那男人这次喂得太急,使她来不急咽下喉咙去,香槟酒便从她的嘴角上流了下来,从下颚流到颈部再流到雪白饱满的胸脯上。

    从监听器里传来那男人的声音道∶“哎呀!这样糟蹋美酒多可惜呀!我来把酒吸乾吧!”说着,俯在妈妈的胸脯上吸吮着,又用舌头在深深的乳沟和旁边细嫩的乳肌上舔个不停。

    这样一来,只舔得妈妈麻痒难耐,咯咯浪笑个不停,感到浑身酸软地小嘴里娇呼着道∶“哎┅┅哎唷┅┅别┅┅你别┅┅再舔了┅┅唷┅┅好痒┅┅”

    那男人像是很会挑逗女人似的,一直由妈妈的胸脯舔到了她的乳峰上,含住艳红的奶头吸吮一阵,再微微离开妈妈的肥乳,用舌尖舔舐着她的奶头,直到妈妈那两颗原本小而硬的奶头肿成两颗肥软的红葡萄。这样舔舐了几次以後,隔壁房里的妈妈已经被他挑逗得身子如遭雷殛般,情不自禁地娇躯猛一哆嗦,接着浑身趐软,春意荡漾,媚眼如丝泛出缕缕淫思绮念的眼光,满面通红地看着那男人舐吻着她细嫩高耸的胸乳。

    妈妈像是被那男人逗得抛开羞意和矜持地迫不急待地紧拥着那男人,将他压在床上,涂着鲜红色唇膏的性感红唇也对着他的嘴吻了下去,几次轻轻地四唇相触後,两人的嘴都互相狂吻了起来,或正交、或斜交、或成九十度角地吸吮相吻着。妈妈的一只玉手也不识羞耻地伸到那男人长满黑毛的下体,轻轻握着他慢慢涨大的**,并且娇媚地对他说∶“我┅┅我已经┅┅忍不住了┅┅想┅┅想要你┅┅这┅┅这个东西┅┅拜托你┅┅快给我┅┅插┅┅插进来┅┅嘛┅┅”

    好不识羞耻的妈妈,竟然拜托那男人快用大**插她的**,这简直是不可能发生的事,平常优雅娴静的妈妈,在**大涨时竟然会变成如此骚浪的女人,若不是我亲眼看到、亲耳听到,说什麽我也不会相信的。

    那男人对妈妈的请求置之不理,只是一直吻着她的粉颈、媚眼、耳朵,再从饱满的乳峰上一直吻下去,只弄得妈妈娇喘不已地哼道∶“嗯┅┅嗯┅┅我┅┅我要┅┅我要嘛┅┅”

    然後那男人又重新回头来吻着妈妈的樱唇,并轻咬着她的舌尖,像吃口香糖般地咬来咬去,两人嘴对嘴热吻着,并互相吸吮着对方的口水。妈妈用两只雪白的玉臂搂着那男人的脖子,并把她的娇靥贴在他的脸上厮磨着,一付春情荡漾的淫妇模样。

    那男人爱怜地轻抚着妈妈的秀发,说∶“雪子小姐,你真是热情大方啊!现在用你的小嘴好好地替我吃吃大**吧!”

    咦!奇怪,妈妈不是叫明美吗?怎麽那男人叫她雪子小姐呢?喔!我知dào

    了,一定是妈妈用假名字来骗他,以免将来被他纠缠的麻烦。

    这时妈妈听那男人要求吃他的大**,显得有些犹豫起来,但是理智终於不敌发浪的**,露出一付羞赧的样子开始吻起那男人的胸膛,然後一路吻到他的下腹部;不知何时,妈妈已经趴在他分开的两腿之间,先拢好飘散的发丝,然後开始伸出小香舌舐着那男人的**,舐了一下子,又更**地用她的一只小手捏着阴曩玩弄着,小嘴也大张地把那男人的大**含进嘴里,使那男人爽得忍不住地扭着屁股。这是多麽强烈的吸吮,惹得那男人原已勃起的大**涨得更大地塞在妈妈性感的红唇里,妈妈的小嘴撑得满的,像是快要容纳不下那男人的大**了,只见她又把大**吐出来後用她的小手握着在她脸庞上磨揉着,那男人涨得红通通的**流出一些黏滑的液体,在妈妈的娇靥上留下一道道的痕迹。

    看到妈妈一直握着他的大**玩,那男人挺起屁股催促着道∶“雪子小姐,快继xù

    含呀!不要再玩了,我┅┅我快忍不住了,快用小嘴吸吮吧!”

    妈妈又把他的**放在鼻子下闻了闻,大概是有刺鼻的酸味,只见妈妈的柳眉皱了一下,但还是听他的话,先仔细地打量耸立在她眼前的大**,我也在隔房看着这支**,觉得确是很大,但跟我的大**也差不多嘛!不知妈妈为什麽会如此迷恋这只**?

    妈妈看完後又闭着媚眼,猛然地把那男人的大**吞进小嘴里,用她的舌头和牙齿,还有艳红的樱唇在大**上飞舞地吸吮舐弄着。

    那男人∶“唔!┅┅喔┅┅好┅┅好爽”地叫了几句,不由得挺着腰,把屁股往上抬动,好让他的大**能更深入插进妈妈的小嘴里。

    这时的妈妈已经像是不顾一切地舐弄着那男人的大**,女人疯狂的淫荡本能,使她心跳加速,娇躯微微发汗,跪在床上,侧向我偷窥方向雪白细嫩的大腿边也流着由她**里泄出来的**,弄湿了她下体黑黑一撮撮的阴毛。

    那男人被妈妈吃大**的刺激弄得受不了,再加上妈妈此时脸上妖艳妩媚的表情,使他的淫心大动,不顾一切地挺起身体,猛然把妈妈的娇躯压在床上,两片嘴唇也凑上妈妈那刚吃完他大**,还流着黏液的小嘴,两人死紧地搂在床垫上。

    妈妈的下体不安份地扭动着,丰肥的大屁股也不停地缓缓筛动着,伸出一只小玉手紧握着那男人的大**,引着它顶在她的**口上,刚一轻微的接触,妈妈自己已经先梦呓似地呻吟了起来,那支粗长的大**对准她的穴口,随着那男人微顶的屁股向前一挺,已经使妈妈的樱唇微抖、娇躯轻颤着,妈妈这不胜娇弱的模样,让那男人看得爱怜地亲吻着她的小嘴,用他的手去揉捏着她的奶头,以及**顶部粉红色的乳晕。

    一会儿,妈妈已被他逗弄得粉脸生春,**里的**汨汨地流着,浸湿了她大屁股下的床单了,直到她的娇躯微扭,**开始往上挺动,娇靥一片又麻又痒的表情,那男人知dào

    她这时很需yào

    了,慢慢加大屁股的压力,把大**缓缓地往妈妈的**里干了进去。

    只听妈妈哼着像痛苦又像舒畅的声音道∶“啊┅┅啊┅┅喔┅┅我┅┅我好┅┅好涨┅┅嗯┅┅嗯┅┅唷┅┅”

    从她的叫声来推断,妈妈的**虽然已经被十几个男人插干过,但还是紧窄得很,我想大概那些男人的**都不是很雄伟的吧!

    那男人等到他的**已经干入妈妈的**里後,才又缓缓地推动着他的大**再往**里面插去,当**顶到妈妈的**深处时,又把大**旋动了几下,磨揉着她**深处里的花心。

    妈妈被他干得大屁股颤动了几次,舒爽地娇声呻吟着道∶“哼┅┅哼┅┅呀┅┅喔┅┅喔┅┅嗯┅┅嗯┅┅”把那男人的身体抱得更紧了。

    男人又开始很耐心地把大**往外慢慢抽出,又向内急速插进,每次插到全根尽没时,妈妈的**都会抽搐一下,这样连续插了几十下後,妈妈又开始**着道∶“呀┅┅喔┅┅我的┅┅亲┅┅亲哥呀┅┅哦┅┅好┅┅哥哥┅┅美死┅┅妹妹的┅┅小┅┅**了┅┅唷┅┅哥哥┅┅呀┅┅哼┅┅美┅┅美死了┅┅喔┅┅哥哥┅┅美┅┅喔┅┅太美了┅┅啊┅┅啊┅┅”

    那男人听了妈妈的淫声浪语,更是卖力地挺动着屁股,连续干插了几百下後,妈妈又忍不住骚淫地**道∶“啊┅┅喔┅┅喔┅┅我┅┅我要┅┅美死了┅┅嗯┅┅嗯┅┅大**┅┅哥哥┅┅呀┅┅你要┅┅干得┅┅我┅┅爽死了┅┅喔┅喔┅┅妹妹┅┅要┅┅要丢┅┅丢出来┅┅了┅┅唔┅┅亲┅┅哥哥┅┅啊┅┅啊┅┅”

    妈妈躺在男人身下,一直叫着让人脸红心跳的浪哼声,那男人听到妈妈要泄出来的消息,赶紧抽出大**,一离开她的**,只见一股乳白色成泡沫状的**,顺着她红嫩嫩的**,一直向外流着。

    只听那男人促狭地问她道∶“雪子小姐!你泄精了?”

    妈妈不胜娇羞地仰躺在他身下,用小手掩住娇靥地羞赧着道∶“嗯┅┅别┅看我┅┅嘛┅┅太羞人┅┅了┅┅”玉体一阵轻扭,媚眼细眯,脸上的神情在娇羞中带有舒爽和满足的快乐。

    妈妈又娇滴滴地说道∶“嗯┅┅你┅你┅┅不要┅┅把┅┅大┅大**┅┅抽出去┅┅嘛┅┅我好┅┅难受呀┅┅”

    男人明知故问地说道∶“雪子小姐!你什麽地方难受呀?你不讲清楚我怎麽知dào

    呢?”

    妈妈又羞得娇靥像块大红布似地说道∶“你┅┅讨厌┅┅你是要┅┅羞辱我吗┅┅嗯┅┅人家不┅┅不知dào

    ┅┅嘛┅┅”

    男人又打趣地道∶“雪子小姐不说,我真的不知dào

    呀!”

    妈妈闭着媚眼,不敢正视他的眼睛地道∶“嗯┅┅就是┅┅是┅┅那┅┅那里┅┅嘛┅┅”

    男人揉了揉妈妈的奶头,又故yì

    羞她道∶“雪子小姐!你说的那里到底是什麽地方嘛!”

    妈妈被他的手揉得纤腰微扭,浪臀直摆,樱唇一翘,用勾魂夺魄的娇媚声音对他道∶“人┅人家┅┅不┅不来了┅┅你根本是┅┅在┅┅欺负我┅┅嘛┅┅嗯┅┅不要┅┅揉了┅┅人┅人家┅┅酸死了┅┅嘛┅┅哼┅哼┅┅是┅是┅┅人家的┅┅小┅**┅┅里面┅┅很痒嘛┅┅嗯┅┅羞┅┅羞死┅┅人家了┅┅嘛┅┅”

    男人看他引出了妈妈这一阵娇羞的媚态,得yì

    地笑了一下,又被妈妈淫荡的动作和骚媚的浪劲激起了他的淫性,用手提着大**,对准了她浪得直流**的**口,缓缓地、小心翼翼地干了进去,妈妈的**早已润滑了她的**通道,所以这次的插干不像刚才的乾涩难过,只见他挺了几下,大**整根就干进了妈妈的小**里了。

    只听她又娇浪地叫道∶“啊┅┅啊┅┅亲┅┅亲哥哥┅┅你又┅┅顶┅┅顶到┅┅人家的┅┅花心┅┅了┅┅嗯┅┅哼┅┅哼┅┅人┅┅人家又┅┅要┅┅被哥哥┅┅的┅┅大**┅┅干得┅┅死去┅活来了┅┅喔┅┅美死┅┅人┅┅了┅┅**┅┅又痒┅又┅又快活┅┅哥哥┅┅的┅┅大**┅┅干得人┅┅人家┅┅又┅┅忍不住┅┅要┅要浪了┅┅亲┅┅哥哥┅┅大**哥哥┅┅喔┅┅快┅┅干死┅┅人家好┅┅了┅┅快┅┅用┅┅用力┅┅喔┅┅喔┅┅人家┅┅好┅┅好爽┅┅呀┅┅”

    妈妈这时已经爽得欲仙欲死地又扭又颤,丰肥的大屁股也不要命地往上直挺着,小嘴里叫着乱七八糟的浪淫声,也听不很清楚她到底在叫些什麽,快感一阵阵流遍了她的全身,只见她又扭、又磨、又顶、又晃地一直蠕动着她全身的肢体和娇躯。

    男人越插越快,越干越起劲,妈妈紧紧地抱住男人的身躯,一对丰满的大肥乳,贴着他的胸前直磨直揉着,小嘴里的**从不间断地道∶“喔┅┅喔┅┅人家┅┅爽死了┅┅我┅我的┅┅亲哥哥┅┅喔┅┅抱┅┅抱紧┅┅妹妹的┅┅身体用┅用力┅┅干吧┅┅人家┅┅浪┅浪给┅┅你看┅┅大**┅┅哥哥┅┅快插┅┅人家的┅┅**┅┅嘛┅┅啊┅┅啊┅┅人┅┅人家┅┅喔┅┅要┅┅美┅┅美死┅┅了┅┅你┅┅你才是┅┅人家┅┅的┅┅亲哥哥┅┅大**┅┅哥哥┅┅喔┅┅喔┅┅”

    妈妈的大屁股又摇又筛,死命地往上直挺,全身的浪肉都不停地抖动着,不要说男人受不了,就连我在这边也看得欲火焚心,忍不住脱下裤子,用手握紧大**不停地套弄着。

    隔壁房里的男人虽然**粗长能干,但是却不耐久战,只见他一下下地干着妈妈的**,忽然在没有预警的情况下,全身抖了一阵,就趴在妈妈浪趐趐的娇躯上一动也不动了。

    妈妈在感到他的阳精射进**心处,虽然也再浪得爽了一次,但她还意犹未尽地想再挨插,拨弄了身上的男人几下,见她疲惫地无力再战,不由得气得柳眉倒竖,一把就将他推下娇躯道∶“哼!死人,说什麽很会干弄女人,保证顾客会很满yì

    ,竟然也是一根银样腊枪头,快呀!再起来干我呀!我花了金钱给你们这些男妓,就是要能插得我爽快才算数,起来,你倒是起来呀!”

    啊!原来妈妈竟然饥渴到找男妓来干她的地步,我听了大是意wài

    ,本以为这个男人是她的情夫,原来真实的情形却是这样,怪不得那色眯眯的侍者还以为她是哪里的红牌舞女,或是高级的应召女郎,谁会想到出钱的人会是妈妈自己?

    这时只见那男人在妈妈臭骂了几十声後,才慢慢地从神游太虚的情况中醒了过来,听清楚妈妈数落他的内容後,才带着满脸苦笑对她说∶“雪子小姐!不是我太不行,实在是你太美丽又太骚浪了,才会让我这麽快就泄了出来,平常我接的女客人都是泄了十几次身子我才会泄出来,可是今晚在你娇媚的**上我的表现却失常了,唉!你就让我休息一个钟头吧!等我回复精力後,保证你会得到满足的,就这样,好吗?”

    妈妈还是不依地说道∶“不要,你刚挑起了我的**,难到就这样算了!一个钟头,哼!到时候我又冷了下来,那今天我岂不是白白浪费了金钱,得不到爽快?你要就现在赶快再来干我,不然就把我的钱还我,改天我再另找别人来满足我。”

    那男人是靠这行吃饭的,说什麽也不想把钱还给她,於是他又提出另一个建议道∶“那麽!嗯!我就用嘴巴替你吸出来好吗?”

    妈妈发怒地道∶“不要!我要的就是真zhèng

    的大**来干我,用嘴巴?哼!那还不如我去找一根假**来自己解决,你快把钱还给我吧!”

    那男人被她逼得不得已又道∶“那┅那麽,我再替你另想办法,啊!有了,不如我再打回连络处,要他们另外再派一个有大**的男人来,满足你的**,等到我恢复了精神,乾脆两个男人一起嬲你,让你获得最大的满足,雪子小姐!你想这样如何?”

    妈妈想了一下,大概这两男一女的刺激她也还没玩过,也就同意了男人的建议。

    男人用床头的电话拨回他所属的连络处,要他们另派一位人来,还特别交待要找一个拥有粗长大**的男人。

    我偷看到这里,心里跳了起来,我想到这是个好机会,不如就假装是他们连络处派来的人,进房去插干妈妈,可是中间还有破绽,万一那真zhèng

    的男人来了怎麽办,那不是出问题了?我又想到那色眯眯的侍者,或许他会有解决的办法。於是我穿好裤子,溜出了房间,赶到楼下柜台去找到了那侍者,一五一十地对他说明情况,当然隐瞒了那美女就是我亲生妈妈的事实,只说垂涎女人的美色,想暗渡陈仓,然後问计於他。

    那位侍者不愧是个鬼头鬼脑的精灵人物,听我这一说,马上就有了瞒天过海的妙计,他想通了其中的关键在於将要来的那另一个男人,不过,既然他也是个男妓,应该为的是钱,只要我能给他两倍的金钱,这种省力又赚双倍的好事,他一定会答yīng

    的。我连连赞他鬼计多端,不愧是吃这行饭的人,又慷慨地给了他一些钱,就和他在柜台边等着另一个男人的到来。

    等了十分钟,果然有一位帅哥型的人物走了进来,我猜他就是我要等的人了,於是示意那侍者上前去做我的说客,侍者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替我搞定了这桩色情交yì

    ,用钱打发了另一个男人回去後,向我做个胜利的手势,并竖手请我上楼去完成我的美梦。

    我来到妈妈和男人奸宿的房门口,慢慢地敲了两下,男人来开了房门让我进房里去。进了房里,只见妈妈光着身子躺在床上,娇美的脸上含着一丝荡意,这时我有一点害pà

    起来,万一妈妈认出是我,我们母子俩在这种地方和这样的情形下相遇,那会是多麽尴尬的事呐!所幸看情形妈妈没有能认出是我,向朋友的叔叔学来的这套化妆术还真的很管用。

    却说我来到床前,先向男人和妈妈介shào

    我自己,骗他们说我是今天才开始上班的男妓,妈妈仔细打量了我的身材,觉得尚感满yì

    ,男人就要我脱下全身的衣物。想到等一下就要和自己的母亲作爱,让我边脱一服边幻想着即将来临的绮旎情况,直到脱光全身的衣物後,胯下的大**早已怒气腾腾地高举着,一抖一抖地像是在对妈妈致意着呐!

    我爬上床去,毫无**经验的我,只好把男人刚刚挑逗妈妈的那一套拿出来用。妈妈为了早点享用我的大**,一见我爬上了床,就把我推倒在床上,反趴在我身上,一只玉手握住我的大**,上上下下地套弄着,好让我早些变得坚硬,能够上阵去插她的**。接着妈妈又用她刚才吃男人大**的那套吮功,拿来对付我,用她的小嘴慢慢地把我的大**含进嘴里,吸吮了起来。

    由於她是趴在我的身上吃大**,娇躯转动移位的结果,这时正好两条**分跨我的身旁,将她的整个**都呈现在我的眼前,而且那流着**、**的洞口正好对着我的嘴巴。这时我才看清楚了妈妈**的迷人风光,只见在那一大片漆黑浓密的阴毛之间,有一条沿着小腹下方直到她深陷的屁股沟里,长度约有二、三寸的殷红肉缝,中间微微现出一个红嘟嘟的小**,两旁有两片像鸡冠肉似的肉片,小**上方有一粒澎涨的肉瘤,微微滴着**而泛着鲜红色的光泽,这是我第一次如此接近地看到女人的下体景色,尤其又是我最喜爱的妈妈所拥有的,感觉它真是美丽极了,让我忍不住伸出舌头去舔着那粒小肉瘤。

    我的舌尖刚一碰到那粒肉瘤的同时,妈妈跨在我身上的娇躯就像触电般地抖了一下,我就知dào

    这是妈妈全身最敏感的地方了,於是我赶紧用嘴去吸吮它,又不时地伸出舌尖去逗弄着它。一下子,妈妈就被我的挑逗,引发了她刚刚尚未满足的春情,**里的**又是一股接一股地流了出来,肥美的大屁股也渐渐筛动了起来。

    就在这万分激情的时候,只见妈妈的身体忽然颤抖了一下,大屁股也顿时停止了摆动,这不像是激情的她所应有的反应,我本能地感到可能被她看穿我的身份了。妈妈僵直的**在我身上停留了几分钟,忽然转过头来,大大的媚眼像是要看穿我的伪装似地直盯着我看,这时我突然明白了她为什麽会识破我的身份了,坏事的一定是我屁股上那几点红痣所造成的,记得小时候妈妈常对我说这几点红痣是大富大贵的标记,还说这表示我命中有桃花劫,要我多加小心,不要中了人家仙人跳的陷阱。言犹在耳,此时此刻虽然她已是**奔放的当儿,又怎会认不出她亲生儿子的我身上特有的标志呢!我不禁非常後悔怎不早点想到这个破绽,不让妈妈吃我的大**就好了,直接爬上她的身体,把大**插进她的**里先爽一次再说,事後再来慢慢决定将来要怎麽办就是。

    妈妈默默地瞪着我看了好久,几次都想要开口说话,却又羞红着娇靥没有说出话来,我知dào

    这是因为旁边还有一个男人存zài

    的缘故,我想到这个微妙的情势大可运用,於是故作轻松地对她道∶“雪子小姐!怎麽了?是不是要我马上干你的**了呀!”

    我边说边对在一旁休息着的男人指了指,暗示她家丑不可外扬,绝对不能让那男人知dào

    我和妈妈的关系。妈妈羞红着脸微微点头表示她理会我的意思。

    我一见大喜地伸出手去摸揉着妈妈的肥白**,她不愿地挣动着,娇躯扭动,不让我的手碰到她的**,我知dào

    她不会大声叫喊让男人警觉事情有变,便大胆地抱住妈妈的娇躯,用力揉上那两团细嫩的**,妈妈虽不情愿,但却挣不开我的拥bào

    。我见她在娇羞中闭着媚眼,两片湿润的性感红唇不停地哆嗦着,露出理智和**挣扎的斗争状态。

    我为了挑起她性的饥渴和欲的冲动,便一不作二不休地吻上她的樱唇,一手还是继xù

    揉着**,另一手伸到她的下身,揉起她的**,有时还把手指插进穴内摸摸扣扣着。

    妈妈叫着∶“嗯┅┅嗯┅┅不┅┅不要┅┅你┅┅不可以┅┅我┅┅我┅┅不可以┅┅和你┅┅不┅┅不行┅┅呀┅┅”

    她很害pà

    男人知dào

    我们的密秘,所以只是小声地叫着,也不敢讲得太明显,急得她粉脸上现出好几种不同的表情交互变换着,那是又羞、又急、又爽、又紧张的混合表情。

    我见她不敢大声叫嚷,觉得事情已经成功一半了,於是把妈妈的娇躯压在床上,雨点般的蜜吻在她粉脸、玉颈、趐胸上不停地下着,下面的大**也在她**涟涟的**外面又揉又磨了起来。

    妈妈被我这些挑情的举动弄得又趐又麻又痒了起来,**里的**又潺潺地泄出了一大片,只听得她难过地叫着道∶“嗯┅┅不┅不┅┅喔┅┅我┅┅我受不┅┅了┅┅啊┅┅别┅┅别磨┅┅我┅┅我┅┅我的┅┅**┅┅嘛┅┅喔┅┅喔┅┅”

    我看她已经浪得欲火难耐了,屁股猛一用力,大**往她的紧窄的肉缝里一钻,只听得妈妈叫着道∶“呀┅┅哎┅┅哎唷┅┅喔┅┅不┅┅不┅┅你┅┅不可以┅┅干┅┅干我┅┅喔┅┅喔┅┅”

    我的大**这时已经插进了一半,只觉得妈妈的**里又紧又暖的,让我感到十分舒服,差点要叫万岁了,妈妈的**真是世上最美好、最完美的**了,为了把我的大**干进这个禁忌的小**,今晚我花了好几千元,但这时候我却觉得实在花得值得,就算要多花一倍的金钱,我也决不会吝惜的。为了让妈妈忘记我和她的母子关系,好和我同享鱼水之欢,我学着那男人刚刚使用的绝招,屁股慢慢转动着,双手更是不停地摸揉着妈妈的**。

    这一对小时候供应我乳汁的**真是美丽极了,奶头因为**振奋的关系而涨得大大的,艳红的奶头配上粉红色的乳晕,整只肥乳比一个哈蜜瓜还大,又高又挺、又丰满又饱涨地耸立在她的胸前,摸起来紧绷绷地还非常富有弹性呐!

    渐渐地,妈妈脸上羞赧的神色已被舒畅的表情所取代了,原来压在床上,一动也不动的大屁股也开始微微地往上挺着,小嘴里拒绝的叫声也变成了∶“喔┅┅喔┅┅哎┅┅哎唷┅┅唔┅┅真┅┅真舒┅┅服┅┅嗯┅┅嗯┅┅啊┅┅爽┅┅爽透┅┅了┅┅”

    我见她已经不再拒绝我求爱的行动,加上我的大**插在她的**里感到十分舒爽,於是全身压在她的娇躯上,吻着她的小嘴,大**缓缓地挺进,直到整根都干进了她的穴心底部。

    妈妈被我粗长的大**插在**里的舒服,弄得忘记了我们之间的血缘关系,全身因为**的激发而火烫温热,娇脸含春,小嘴里不时趁我吻别的地方时赶紧吸进空气,补充她自己因蠕动身躯所缺的氧气。我把大**缓缓地抽出来,直到只把大**含在穴口的程度,再猛地把整根它全根插入,尽没穴中,而一抽一插间,保持着一定的韵律感,自己也觉得舒服得快乐似神仙。

    我真後悔不早点引诱妈妈和我上床,也免得她在外召男妓寻欢,白白让这块天鹅肉送到别的男人口里,还要付给人家钱呐!

    这样抽**插连续几百下,每一次都干到妈妈的穴心里,而她每一次接受我的干弄也都玉体一阵抽搐,使她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只见她紧咬着樱唇,娇靥一付非常美妙舒畅的表情,终於在一次更大的颤抖中,淫媚地**道∶“啊┅┅啊┅┅喔┅┅我┅我┅┅受不┅┅了┅┅哎唷┅┅舒┅┅舒服┅┅透了┅┅呀┅┅我┅我┅┅快┅快要┅┅丢┅丢了┅┅你┅┅呀┅┅喔┅┅干得┅┅我┅┅真爽┅┅嗯┅嗯┅┅哎┅┅哎唷┅┅我┅我忍┅不┅住了┅┅呀┅┅我┅┅丢┅┅丢出来┅┅了┅┅喔┅┅喔┅┅喔┅┅”

    我见她浪得不顾母子的血缘关系,连大**干得她很舒服都敢叫出来了,而紧窄的**又把我的大**整根包得紧密密地纹风不透,使我越干越爽快,速度也越来越快,只见妈妈这时已快速地挺动着她的大屁股,**抬得更高,两条小腿在我屁股上乱踢着,娇躯一阵阵浪抖,到她丢精的时候,全身瘫软,媚眼翻白地昏厥了过去。

    我也因为妈妈昏了过去,不再继xù

    干她而停下来休息着,过了五分钟,她才悠悠地醒了过来,长长地喘了好一口大气,一看我还伏在她身上看着她,娇靥马上又变得红透耳根,羞得闭上她的媚眼,连哼了两下,才小声怯怯地道∶“嗯┅┅你┅┅你不┅┅不要┅┅看我┅┅嘛┅┅”

    我因为和她有了**关系,不再当她是我的妈妈看待,把她视为我的情妇,我的女人,所以我大便胆地对她说∶“我在看你很骚媚又很迷人呀!”

    妈妈这时也抛开了一切寻求肉欲的欢乐,撒娇地对我道∶“嗯!你骗人,以前你怎麽没对我这样说过,直到今天你才这麽说,是不是在寻我的开心?”

    我对旁边休息着的男人看了一眼,见他因为体力透支还在睡觉,妈妈也警觉到说溜了嘴,赶紧又说∶“说真的,我还没这麽快乐过,你真是个勇猛的战将,早知dào

    我就┅┅”说着娇羞地闭上了眼睛不敢看我。

    我想她的话里是说早知dào

    就找我来插她的**了,爽得我肉紧地又开始扭动着我的大**,比刚才更卖力地**着,每一次都将我的大**磨在她的花心上转,使妈妈的俏脸和娇躯都抖颤个不停,两条玉臂紧紧搂着我的背部,**里的**不停地往外冒,全身舒畅地不由自主地娇哼着∶“哎唷┅┅亲哥哥┅┅舒┅舒服┅┅死了┅┅哼┅哼┅┅哎唷┅┅达令┅┅我的┅┅好┅┅达令┅┅亲哥哥┅┅亲┅┅丈夫┅┅大**┅┅干得┅┅我┅┅乐死了┅┅喔┅喔┅┅人家┅┅会给你┅┅干死┅┅了┅┅嗯┅┅嗯┅┅哼┅┅顶得┅┅我┅┅好┅┅好舒服┅┅唷┅┅”

    她的这阵淫荡的娇态与骚媚的叫声,刺激得我像发了疯也似地拚命地插,努力地干,只捣得妈妈的身心畅快得像在空中飘荡,喘吁吁地张大小嘴呻吟着,娇躯一阵一阵地颤抖着,爽得连连死去活来,阴精像自来水般流了满床,泄了不知dào

    多少次了,小嘴儿里乱叫乱哼着∶“哎唷┅┅喔┅┅好┅┅好畅┅┅美┅┅亲哥哥┅┅你干┅┅得┅┅我┅┅好舒服┅┅唷┅┅唷┅┅给哥哥┅┅干死┅┅了┅┅也┅┅没关系┅┅死就┅┅死吧┅┅哎唷┅┅我┅我又┅┅又丢了┅丢了┅┅啊┅┅啊┅┅快┅┅抱┅┅抱紧我┅┅让你┅┅奸死┅┅算了┅┅哟┅┅亲哥哥┅的┅┅大**┅┅好壮┅┅干得┅┅我┅爽┅爽死了┅┅啊┅┅求求你┅┅快┅┅再┅大力┅一点┅┅对┅对┅┅喔┅喔┅┅爽┅爽死了┅┅不┅不要停┅┅我┅叫你┅亲┅爸爸┅┅亲┅丈夫┅┅快嘛┅┅喔┅┅求求你┅┅喔┅┅顶死┅我┅了┅┅亲哥哥┅┅亲┅┅爸爸┅┅喔┅┅我又┅又要┅┅丢┅丢了┅┅啊┅┅啊┅┅啊┅┅”

    淫荡的妈妈把我整个都抱在她怀里,趐胸在我身上一直揉磨着,**里一阵阵的紧缩猛咬,又冲出一股股热烫烫的阴精,这一次妈妈真得浪到全身瘫痪了,两手两脚都无力地垂放在床上,媚眼翻出白眼珠,娇躯还不时一抖一抖地舒畅得全身骨头都松了。这次我还是没有泄精,感到很失望,只能趴着妈妈的迷人的娇躯休息着。

    妈妈又昏过去了十几分钟,我趴在她身上渐渐感到无聊起来,於是便伸手抚弄着她的**,她被我摸摸捏捏的动作吵醒了,见我一脸失望的表情,柔声对我说道∶“嗯!彻儿,你是在生妈妈的气吗?唉!都是你爸爸整年奔波在外不回家,妈妈实在憋得受不了,你要替妈妈想想,一个三十几岁的已婚妇女,每天都得不到丈夫的爱,妈妈已经忍了将近十年了,你爸爸┅┅最近那方面又患了阳萎的毛病,好不容易替他吸硬了,上阵不到五分钟又泄了,只留下妈妈一个人自己解决,最近妈妈又特别需yào

    ,只有出外打野食,哪知dào

    ┅┅会碰到你在这里?既然妈妈被你搞上了,你又使妈妈非常舒服,不如┅┅嗯!妈妈就做你的地下情人,只要瞒着你爸爸,别人是不会知dào

    的,你放心吧!像你这麽勇猛,妈妈不会再去找别人了,妈妈以後就只专心做你的情妇,让你随意玩弄妈妈的身体,我们母子在家里搞,妈妈已经做了结扎手术,不会再有孩子的,妈妈的计划你同意吗?”

    我警觉地转头看那男人在不在,却发觉不知何时他已离去了,我想他大概是怕妈妈向他要回夜渡资吧!我又担心隔房里不知dào

    还有没有别人在偷窥和窃听,不过马上就释然了,那侍者知dào

    我在房里,凭着我给了他那麽多钱和我早已知dào

    隔房的设备,量他也不敢让别人来偷看我们作爱。

    我在心里如电地盘算着,妈妈以为我还有其它的事不高兴,继xù

    说道∶“你怎麽不说话?哦!妈妈知dào

    了,是不是妈妈没有等你一起泄,你在不高兴?但是妈妈刚刚又被你插干得四肢酸软无力,你就让妈妈休息一下嘛!嗯!这样吧!让妈妈替你用嘴舔出来,可以吗?”

    这时妈妈为了满足我,好抓住我的心,什麽肮脏的事要她做,她都肯干了。

    我慢慢地把大**从她的**里抽出来,就撑着大**仰躺在床上,等着享shòu

    妈妈的**功夫了。妈妈趴到我的下身,用她的小手轻轻地握住我的大**,张开她的樱桃小口,含住了我?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快、无弹窗!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