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6 部分阅读

作者:1145892305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枰?恢Т蠹Π屠床宀迥愕男∩а?牛?br/>

    妈妈听了我大胆示爱的话浪哼哼地又泄出一大股的**,但小嘴里还是急急地叫着∶“不┅┅不行┅┅哟┅┅我┅┅我不┅┅能┅┅和你┅┅插┅┅插穴┅┅这样┅┅我┅┅良心┅┅不安┅┅的┅┅快┅┅快停手┅┅还来┅┅得及呀┅┅”

    我一听,原来妈妈还存着我们是母子关系的心理障碍,如果现在抚摸着她的是另一个男人,我想她早就摧他快上马插干了。不过我的想法却和她完全不同,只要霸王硬上弓地将我的大**插进她流着**的小**,那时她也就千肯万肯了。

    我捏揉逗弄小阴核的动作一直持续着,终於使她**大泄,有点像水库泄洪般地流个不停,而且现在我的手指一动,妈妈也会随着我的动作挺着大屁股配合着,她的娇靥越来越红,呼吸急促,小嘴唇“咻!咻!”地不停张开急速吸着空气,尖挺的**红硬硬地抖着迷人的波浪。我一看时机已经成熟了,见她因为怀孕而使肉缝的位置有点偏向下面,而且我也怕压坏了我那未出生的妹妹,顺手拿了一个枕头垫在她的大屁股下,使她的肉缝往上仰着,一切准bèi

    就绪之後,跪在她叉开的两条大腿之间握着我的大**,用**顶开妈妈的小**,藉着**的润滑,一用力,“滋!”的一声,就干进了大半根,连连挺动**之下,直抵妈妈的花心。

    妈妈这时叫着道∶“哎┅┅哎呀┅┅好痛┅┅痛呀┅┅哎唷┅┅痛死┅┅了┅┅不┅┅不行┅┅插┅┅我┅┅哎呀┅┅快┅┅快拔┅┅出去┅┅哎唷┅┅不行┅┅呀┅┅我是┅┅你┅┅的┅┅妈妈┅┅呀┅┅哎唷┅┅你┅┅怎麽┅┅那┅┅麽狠┅┅哎哟┅┅插死┅┅我┅┅了┅┅不能┅┅插┅┅我┅┅快拔┅┅出去┅┅哎呀┅┅哎┅┅唷┅┅喔┅┅喔┅┅喔┅┅”

    妈妈可能从怀孕以後爸爸都没插过她了,所以她的情绪才会变得那麽坏,爸爸也才会动辄得咎,最後不得不藉酒消愁,如此恶性循环的结果,当然会使妈妈独守空闺,等於是在守活寡嘛!希望我今晚的努力能使她重拾性生活的乐趣,以後再不必用手指头和假**来稍灭熊熊的欲火。

    却说妈妈的小肉缝因为已有六、七个月没挨大**的插弄了,这时被我大**一阵的猛干狂插,痛得她呼天抢地,哀哀地告饶着。但是过不了十分钟,妈妈就浪抖抖地泄了一次,双手紧紧地抱着我的屁股,肉缝也配合着我的抽送调整角度让她自己更爽快,又过了十几分钟,她就泄得浪喘吁吁地瘫痪在床上了。

    我照着黄色书刊上所写的九浅一深战略来逗弄她,使她泄得更浪更骚,果然妈妈的叫声慢慢地变成了∶“啊┅┅啊┅┅俊介┅┅求┅求你┅┅快┅┅快点儿┅┅好吗┅┅妈妈┅┅的┅┅**┅┅穴┅┅痒死┅┅了┅┅麻烦你┅┅快把┅┅大┅┅**┅┅插进┅┅来┅┅嘛┅┅哎┅┅哎唷┅┅快┅┅快┅┅**┅┅穴┅┅痒死┅┅了┅┅好俊┅┅介┅┅哎唷┅┅好┅┅大┅┅**┅┅快给┅┅小┅穴穴┅┅舒服┅┅嘛┅┅啊┅┅重┅重┅┅一点┅┅嘛┅┅嗯┅┅妈妈┅┅受不┅┅了┅┅啊┅┅呀┅┅痒┅┅死人┅┅了┅┅”

    这时我却想和她谈条件,希望她答yīng

    我以後还能和她插穴,怕她明天翻脸不认帐、拔不认人,又摆出庄重的脸孔,那我就玩完啦!所以我趁她不注意时,突然从她**里拔出大**,只见她再也顾不了什麽妈妈的尊严,小手急着就要来抓我的大**再塞进她的肉缝中,**着道∶“好┅┅俊介┅┅别┅┅别这样┅┅快插插┅┅妈妈┅┅的┅┅**穴┅┅嘛┅┅要不然┅┅妈妈┅┅真得会┅┅痒死┅┅的┅┅求求┅┅你┅┅可怜┅┅妈妈┅┅的┅┅小**┅┅真得┅┅受不┅┅了┅┅嘛┅┅好┅┅儿子┅┅快来插┅┅插你的┅┅妈妈┅┅吧┅┅妈妈┅┅的┅┅小浪┅穴┅┅会┅┅让你┅┅舒服┅┅的┅┅”

    我趁机胁迫着她道∶“妈妈!你不是说不可以吗?我们这样子是**呢!妈妈和儿子偷情不是羞死人了吗?现在你说呢?你以後还要不要我来插你的小**呢?”

    妈妈听了又开始哀哀地求着我哭道∶“好┅┅俊介┅┅妈妈┅┅刚才┅┅错了嘛┅┅请┅┅请你┅┅原谅┅┅妈妈┅┅吧┅┅现在┅┅妈妈的┅┅小浪┅┅穴┅┅痒得┅┅受不了┅┅啦┅┅求求你┅┅快┅快把┅┅大**┅┅插进┅┅妈妈┅┅的┅┅小**┅┅里来┅┅嘛┅┅妈妈┅┅以後┅┅都要┅┅你┅┅的┅┅大**┅┅来插┅┅妈妈┅┅嗯┅┅妈妈┅┅这一生┅一世┅┅都要做┅┅俊介┅┅的女人┅┅让你┅┅任意插干┅┅随┅┅你喜欢┅┅要怎麽┅┅插┅┅就怎麽┅┅插┅┅好不┅┅好┅┅不过┅┅现在┅┅就请你┅┅快来┅┅插┅┅妈妈┅┅的┅┅**穴┅┅吧┅┅求求┅┅你┅┅快嘛┅┅嗯┅┅”

    说着她的眼泪竟然涑涑地流了下来,嗯!女人怎会那麽爱哭呢?

    我听妈妈这娇声软语的哀求,本待答yīng

    她的要求,可是想要试试她听话的程度,於是我硬着心肠地对她道∶“妈妈!要大**再插你的小**可以,但你先要替我吃吃大**,然後再叫我几声亲昵的大**哥哥,而且我干穴的时候喜欢听到你的**声,你可以做到吗?”

    一提出这种无理的要求,我的心里也觉得这样有点过份了,而且以妈妈平时高贵的模样,和神圣不可侵犯的冷艳,如果没有刚才那阵**的接触,她早就给了我一巴掌而怒不可遏了。但是现在性饥渴的妈妈完全抛弃了她的尊严和她的人格了,只听她哀求着我道∶“嗯┅┅妈妈┅┅可以┅┅做到┅┅的┅┅大┅┅大鸡┅┅巴┅┅哥哥┅┅小**┅┅妈妈┅┅先┅┅替你┅┅吃┅┅吃大鸡┅┅巴┅┅给┅┅大**┅┅哥哥┅┅赔┅罪┅┅嗯┅┅小浪┅┅穴┅┅妈妈┅┅替┅┅大**┅哥哥┅┅吹喇叭┅┅好让┅┅大鸡┅┅巴┅┅更硬┅┅更┅┅大┅┅来┅┅来插插┅┅妈妈┅┅的┅┅小┅┅**┅┅”

    我怕她挺着怀孕的大肚子,不方便吃我的大**,於是胯坐到她丰满饱涨的**上,把大**往她的小嘴儿里插进去。只见我的大**经妈妈一含,更涨的粗长壮大,但那膨胀的**实在太大了,使妈妈的小嘴儿无法整个儿含进去,所以她只含了一半,用玉手摸弄着露在她小嘴儿外的部份,妈妈还会把舌头伸出来舐着**的四周,然後再舐着**炮身的部份,边舐还边对我抛着媚眼。那骚浪冶艳的神情,使我忍不住地将大**从她的小嘴里抽出,再度爬上她的肚皮,大**对准了她的小**口,用力一插,“滋!”的一声,又干了个全根套进,连连插弄了起来。

    插了不到几十下,又听到她浪得大叫道∶“好┅┅哥哥┅┅妈妈的┅┅大鸡┅┅巴┅┅亲┅┅哥哥┅┅哎唷┅┅好┅┅爽喔┅┅插死┅┅小┅┅**┅┅亲┅┅妹妹┅┅了┅┅我的┅┅亲┅┅哥哥┅┅呀┅┅嗯┅┅妈妈┅┅这样┅┅够┅┅浪吧┅┅嗯┅┅哎┅┅哎唷┅┅妈妈的┅┅亲┅┅哥哥┅┅啊┅┅小浪┅┅穴┅┅要被┅┅大鸡┅┅巴┅┅哥哥┅┅干┅┅穿了┅┅啦┅┅真好┅┅喔┅┅好爽┅┅浪死┅┅妈妈┅┅了┅┅呀┅┅好大┅┅力┅┅唷┅┅又┅┅插进┅┅妈妈┅┅的┅┅**┅┅穴心┅┅了┅┅唷┅┅唷┅┅好┅┅哥哥┅┅妈妈┅┅的┅┅大**┅┅亲┅┅丈夫┅┅小浪┅┅穴┅┅美死┅┅了┅┅啊┅┅啊┅┅亲┅┅哥哥┅┅快┅┅快狠┅┅插小┅┅小浪┅┅穴┅┅快┅┅妈妈┅┅又┅┅又要┅┅泄┅┅泄了┅┅啊┅┅要┅┅要上┅┅天了┅┅啊┅┅真的┅┅美死了┅┅妈妈┅┅的┅┅亲亲┅┅大**┅哥哥┅┅呀┅┅哎唷┅┅又┅┅干到┅┅人┅┅人家的┅┅穴心┅┅了┅┅大鸡┅┅巴┅┅亲亲┅┅嗯┅┅嗯┅┅”

    我边插干边欣赏着妈妈这付淫浪的骚态,把原来对她稍存的一点尊敬和畏惧都抛开了,又狠又急又快地挺动屁股,挥着我的大**,次次都硬插到底,每次又都顶到了她的花心,一边还捏着她的**房,道∶“妈妈┅┅大**┅┅儿子┅┅会┅┅插穴吧┅┅美不美┅┅舒┅┅不舒服呀┅┅妈妈┅┅你的┅┅小**┅┅又骚┅┅又紧┅┅又浪┅┅又多水┅┅让你┅┅儿子┅┅干得┅┅爽死了┅┅妈妈的┅┅小**┅┅以┅┅以後┅┅还┅┅要不要┅┅儿子的┅┅大**┅┅经常┅来┅┅插插┅┅替┅妈妈┅┅的┅┅**┅┅止痒啊┅┅”

    妈妈舒服得眼泪都流出来了,娇躯颤抖,肥美的大屁股努力地挺动着,迎接大**的插干,这时她已顾不得一旁熟睡的爸爸是否会听到,大声地**着道∶“好┅┅俊介┅┅妈妈的┅┅小┅┅**┅┅被┅┅被你┅┅插得┅┅美死┅┅了┅┅啊┅┅唷┅┅大**┅┅又┅┅顶到┅┅小┅┅穴穴心┅┅了┅┅小浪┅┅穴┅┅妈妈┅┅以後┅┅还┅┅要亲┅┅哥哥┅┅的┅┅大**┅┅来插┅┅小**┅┅啊┅┅才┅┅才会┅┅过瘾┅┅喔┅┅喔┅┅又插┅┅插进┅┅**穴┅┅心了┅┅好大┅┅力唷┅┅小浪┅┅穴┅┅妈妈┅┅会┅┅会被┅┅大鸡┅┅巴┅┅亲┅┅哥哥┅┅干死┅┅的┅┅哎呀┅┅小浪┅┅穴┅┅又┅┅又不┅┅行了┅┅大**┅┅哥哥┅┅快┅┅再用┅力┅┅插┅┅对┅对┅┅就是┅┅这样┅┅大力┅┅插┅┅干死┅┅妈妈┅┅的┅┅小**吧┅┅我的┅┅大**┅┅亲哥┅┅哥┅┅呀┅┅亲亲┅┅啊┅┅小浪┅┅穴┅┅又泄┅┅泄了┅┅一次┅┅了┅┅大**┅┅亲┅┅达达┅┅妈妈┅┅的┅┅好儿子┅┅亲丈夫┅┅妈妈┅┅的┅┅要命┅┅的┅┅大**┅┅哥哥┅┅呀┅┅哟┅┅哟┅┅妈妈┅┅的小浪┅穴┅┅要被┅┅你┅┅整死┅┅了┅┅喔┅┅喔┅┅喔┅┅”

    大弹簧床由於我和妈妈激烈的**,被我们的汗水和妈妈的**流湿了一大片的床单,床底下的弹簧也发出嘎吱嘎吱的震动声,连睡在一旁的爸爸身体也被我们干穴的激烈动作震得移来移去地变换着位置,真怕他如果突然醒来了,看到我们这母子相奸的插穴场面不知会有多生气呐!不过现在正在紧要关头,我也管不了那麽多了。

    妈妈满头乌黑细长的秀发都散乱掉了,娇靥红咚咚地,小嘴儿里不时叫着淫声浪语,媚眼里喷射着熊熊的欲火,两只大腿开得大大的紧夹着我的腰部,大肥臀不停地起伏摇摆,怀了六、七个月身孕的大肚子贴紧了我的小腹,一双玉手紧搂着我的脖子,**房不时被我摸着、揉着、捏着、按着,有时还被我吸着、咬着、舐着、吮着,一会儿呼痛,一会儿又叫痒,头也随着我的插动摇来摇去,很有韵律地呻吟道∶“哎呀┅┅大**┅┅哥哥┅┅干死┅┅妈妈的┅┅小┅┅**┅┅了┅┅小浪┅┅穴┅┅妈妈┅┅又要┅┅泄┅┅了┅┅大鸡┅┅巴┅┅亲┅┅达达┅┅快用力┅┅插呀┅┅妈妈┅┅好┅┅爱你的┅┅大鸡┅┅巴┅┅插┅┅小浪┅┅穴┅┅啊┅┅哟┅┅哟┅┅小**┅┅已经┅┅泄┅┅泄了┅┅五┅┅五、六次┅┅了┅┅大**┅┅哥哥都┅┅还没┅泄过┅┅大**┅┅亲亲┅┅妈妈┅┅的┅┅好哥哥┅┅亲丈夫┅┅小浪┅┅穴┅┅好美┅┅喔┅┅妈妈┅┅的┅┅小浪┅┅穴┅┅被大**┅┅哥哥┅┅干得┅┅魂都┅┅散了┅┅妈妈的┅┅亲丈夫┅┅亲┅┅儿子┅┅只有┅┅你这┅┅支┅┅妈妈┅┅生的┅┅大**┅┅才能┅┅干┅┅干得┅┅妈妈┅┅这麽┅┅美┅┅又┅┅舒服┅┅啊┅┅啊┅┅亲亲┅┅大鸡┅┅巴┅┅哥哥┅┅妈┅┅妈┅┅又要┅┅泄一次┅┅了┅┅啊┅┅又┅┅上天了┅┅别┅┅别在┅┅**心┅┅转呀┅┅喔┅┅喔┅┅大鸡┅┅巴┅┅哥哥┅┅妈妈┅┅又┅不行了┅┅我的┅┅亲┅┅丈夫┅┅饶┅┅饶了┅┅妈妈┅┅的小┅┅**吧┅┅哎呀┅┅真爽┅┅美死小┅┅**┅┅了┅┅我的┅┅亲┅┅哥哥┅┅嗯┅┅嗯┅┅呀┅┅啊┅┅哎┅┅哎唷┅┅喔┅┅喔┅┅”

    妈妈这又淫又骚的**穴真是浪透了,由於妈妈连先前**一共泄了将近十次了,要是一般情形下,她早就该昏死过去了,但她太久没有**了,积存的浪劲在这时一下子都发泄出来,才会这麽神勇地连连挨插还没昏过去,而且我刚刚才在她的胸乳上泄了一次,所以才能干她这麽久还没泄精。但是妈妈的**声也小了一些,可见她还是有些疲累了,不过她大屁股逢迎的动作可没慢下来,小肉穴里的**也一直流个不停,女人真是用水做成的,不然她的泪水、汗水和**怎麽会这麽多呢?

    我的大**挺直地抵紧妈妈的**心,享shòu

    着她阴精的冲洗,突然妈妈的穴心子活了起来,子宫口张开,一吸一吮地夹着我的大**不放,难到是妈妈肚子里还没出生的妹妹在恶作剧?我美得紧拥妈妈的娇躯,在她耳边道∶“好妈妈,你的小**真好,还会给大**吸吮,是不是妹妹在你肚子里帮忙呀?”

    妈妈喘着气道∶“大**┅┅哥哥┅┅不┅┅不是┅┅妈妈┅┅肚子里┅┅的┅┅小东西┅┅在吸┅┅而┅┅而是┅┅妈妈┅┅爽得┅┅不得了┅┅的┅┅时候┅┅自然┅┅会有┅┅这┅种┅┅反应的┅┅好哥哥┅┅大**┅┅实┅┅实在┅┅太┅┅厉害了┅┅能干┅┅得┅┅妈妈┅┅这麽┅爽┅┅嗯┅┅让┅┅妈妈的┅┅小┅**┅┅替┅┅大鸡┅巴┅┅哥哥┅┅夹┅┅夹嘛┅┅嗯┅┅妹妹┅┅还没┅┅出┅┅生┅┅你就┅┅干得┅┅妈妈┅┅这麽┅┅爽┅┅嗯┅┅等妹妹┅┅将来┅┅长大後┅┅和┅┅妈妈┅┅一起┅┅给你玩┅┅好┅┅不好┅┅我们┅┅母女┅┅兄妹一┅┅起┅┅在┅┅床上┅┅**┅┅一┅┅定┅┅很过瘾┅┅嗯┅┅好不┅┅好嘛┅┅大鸡┅┅巴┅┅哥哥┅┅”

    我听妈妈说以後一生一世都要和我做夫妻,而且将来妹妹长大了还会和她一起让我插弄,这母子**、兄妹通奸的异常刺激惹得大**又在她子宫口涨大不少,我的屁股也一耸一耸地又插干起妈妈来了。

    妈妈像是极为赞赏我的耐力,媚眼柔情万千地注视着我的眼睛,被我大**直捣黄龙的攻击干得**道∶“好┅┅哥哥┅┅妈妈┅┅的┅┅大**┅┅情夫┅┅啊┅┅喔┅┅哎┅┅哎呀┅┅又┅┅顶到┅┅妈妈的┅┅**┅┅心┅┅了┅┅妈妈┅┅会┅┅会死┅┅在┅┅亲┅┅哥哥┅┅的┅┅大鸡┅巴┅┅下的┅┅嗯┅┅又干┅┅到┅┅**┅┅心┅┅口了┅┅大┅**┅哥哥┅┅轻点┅┅嘛┅┅哎唷┅┅别┅┅别这麽┅用力┅┅嘛┅┅妈妈┅┅酸死┅┅了┅┅呀┅┅又┅┅嗯┅┅**穴┅┅要┅┅大鸡┅┅巴┅┅哥哥┅┅的┅┅精液┅┅吃┅┅嘛┅┅妈妈┅┅骚┅┅骚给┅┅大鸡┅┅巴┅┅哥哥┅┅看嘛┅┅哎唷┅┅妈┅┅妈┅┅给┅┅大鸡┅┅巴┅┅夹夹┅┅让┅┅大**┅┅哥哥┅┅丢┅┅丢精┅┅嘛┅┅嗯┅┅嗯┅┅呀┅┅妈妈┅┅又┅又不┅┅快┅行了┅┅快┅┅嘛┅┅妈妈┅┅要泄┅了┅┅大鸡┅巴┅┅哥哥┅┅和┅┅妈妈┅┅一起┅泄┅┅嘛┅┅啊┅┅啊┅┅”

    这时我也感到非常兴奋,大**涨得更粗大地在她的**中一跳一跳地刮着她的阴壁,多年的**经验使妈妈知dào

    我可能快要丢精了,也就更浪得扭腰摆臀来迎合我,好让我舒服地在她**穴里丢出来,淫叫道∶“嗯┅┅大鸡┅┅巴┅┅哥哥┅┅妈妈┅┅的┅┅小浪┅┅穴┅┅又浪┅┅得┅┅出水┅┅了┅┅小**┅┅妈妈┅┅舒服得┅┅快要┅┅爽死┅┅了┅┅亲亲┅┅大┅┅**┅┅哥┅┅哥呀┅┅快┅┅插插┅┅妈妈的┅┅小┅┅**┅┅吧┅┅妈妈┅┅就是┅┅被┅┅大**┅┅哥哥┅┅插┅┅死了┅┅也┅┅甘愿的┅┅快┅┅再┅┅大力插┅┅我的┅大鸡┅巴┅┅哥哥┅┅亲达达┅┅你真┅┅会┅┅干女人┅┅嗯┅┅嗯┅┅呀┅┅大鸡┅┅巴┅┅哥哥┅┅你真┅┅好┅┅干得┅┅妈妈┅┅的┅┅小浪┅穴┅┅都要┅┅破了┅┅哎┅┅哎呀┅┅哟┅┅哟┅┅不┅┅不行了┅┅大鸡┅巴┅┅哥哥┅┅妈妈┅┅就要┅┅泄┅了┅┅你┅┅怎麽┅┅还┅┅不丢精┅┅嘛┅┅妈妈┅┅要你┅┅快快丢┅┅出来┅┅让┅┅妈妈的┅┅小浪┅┅穴┅┅吃吃┅┅你的┅┅精水┅┅嘛┅┅”

    我再狠狠地插了她四、五百下,再也忍不住大**传来的趐麻感,又急又多的阳精,像箭一般射向她的**心子里,妈妈也被我这股火热的精液烫得娇躯又抖、肥臀又甩地又泄了一次,小嘴里喃喃叫道∶“好┅┅好热呀┅┅大鸡┅┅巴┅┅哥哥┅┅妈妈又┅┅又泄┅┅了┅┅真美死┅┅小┅┅**┅┅了┅┅好哥哥┅┅妈妈┅┅爱┅死你的┅┅大**┅┅了┅┅呀┅┅真得┅┅爽死了┅┅妈妈┅┅从来没┅有这┅麽爽过┅┅啊┅┅啊┅┅都┅┅都是你┅┅的┅┅大**┅┅带来的┅┅喔┅┅喔┅┅”

    她边抖边紧搂着我的脖子,还献上她的红唇让我吸吻,等她渐渐平息下来,不再抖动的时候,我才在她耳边道∶“妈妈!你的小**美吗?嗯!你刚才真是浪透了,又骚又淫地我差点就要被你抛下来呢!”

    说着,平静下来的妈妈却抽抽咽咽地哭了起来,起先我还觉得奇怪,後来才恍然大悟,原来激情过後的妈妈,又想起以她母亲的身份竟然和我有了性关系,良心上受到谴责,所以只有藉着哭声来找台阶下。

    我吻着她的泪珠道∶“好了好了,妈妈!你别哭了啦!当心把美丽的眼睛哭肿了,别伤心嘛!平常你是我的妈妈,在床上我是你的大**哥哥,没有其他人会知dào

    的呀!我不是插的你爽死了,这样你还不满yì

    吗?”

    我连哄带骗地抚慰着妈妈,终於好不容易她才收泪。其实我知dào

    妈妈怕我玩了她,以後就不再找她了,经过我的保证她才安下心来。女人呐!还没弄到手之前扭扭捏捏地不让插穴,干过了就怕你不再找她。

    我们觉得身体黏着汗水和**,想去浴室冲个澡,从她娇躯爬起,“波!”的一声,大**从**穴里抽出,只见妈妈那原本红嫩的小**,这时整个向外翻出来,浓白色的精液混着她的**往外淌着,丰肥的小肉缝肿得像个小笼包,她用手按住小腹撒娇似地叫了一声,我忙帮她扶起来,并和她洗完澡後才回房里睡觉。

    第八章?千叶美静、千叶健志

    ??我家住在青田郊区的一幢洋房里,有一个大花园和一大片绿油油的草地。爸爸是商社的总经理,妈妈原本不用外出做事也有很丰富的物质生活,但生性好动的她还是继xù

    开了一家有氧舞蹈社经营着。

    要特别一提的是妈妈结婚前原来就是一个有名的舞蹈老师,婚後爸爸又供给她资金,她才能够自己当老板,不过为了保持美好的身材,妈妈也常常亲自教学生,以维持她的运动量,所以虽然她已经三十开外了,但迷人的身材还是像少女一般苗条健美,结实的肌肤光滑滑地毫无一丝皱纹或老态,不知dào

    的人都以为她是我的姐姐呢!

    妈妈在家里也常常在睡前做着有氧舞蹈,我会知dào

    这一点是在大约一个月以前,有天晚上我做完功课,临睡前想去上个厕所,在花园边的厕所里,我正在尿尿时无意间看出窗外,发觉爸爸和妈妈的卧房里还亮着灯,而向着花园的这面窗子并没有关好。我忽然起了很大的好奇心,想要知dào

    妈妈她们夫妇晚上的夜生活是怎样的情况,说不定还能偷看到她们作爱的场面呐!这对我是一个很大的诱惑,顿时让我心跳手颤,正在小便的**翘了起来,差点就尿到自己的裤子了。

    我从厕所里出来,蹑手蹑脚地屏住气息,踮着脚尖走到妈妈卧室的窗边往内瞧去,一眼就看到了妈妈站在床前的地毯上。啊!真难相信我的运气会这麽好,妈妈在她房里竟然是一丝不挂地**裸着,我看得心脏急跳起来,呼吸也粗重了,胯下的大**也翘得又高又硬地顶着我的睡裤。在我的眼前,妈妈像一位性感的女神,是那麽美丽又充满媚力,胸前一对**像两颗大肉包似的坚挺肥翘,配上两点腥红的**,真是好kàn

    极了。妈妈的娇躯不但肌肤雪里泛红,而且身段是那麽美妙苗条,双腿修长圆润,实在难以相信她三十几岁已婚又有我这麽一个孩子了。原来妈妈正在做柔软体操,她的睡衣脱下来放在梳妆台的椅子上,想是因为宽大的睡衣会影响她的动作吧!

    爸爸早就睡在床上呼呼地打着鼾声,对妈妈这美丽**裸的**毫无感觉。

    妈妈这时背对着我,向前弯下她的小蛮腰用手去摸地毯,神mì

    的三角地带就因为她张腿弯腰的动作整个敞了开来,让我从她背後很清楚地看到了她的**,而且连藏在阴毛中的一条红嫩嫩的小肉缝,连那对鲜红色的小**都一清二楚地呈现在我眼前,使我大大地叹为观止。有时後妈妈做着向後弯腰的动作,让我从她脖子那边看到整团粉乳,随着她的动作摇摇摆摆地抖动着,奶头像两粒樱桃顶在她乳峰上,像引诱着人去咬来吃;妈妈又旋身做腰部扭动,两颗**更是摇来晃去像是要把我的魂儿都抖散了,一会儿,妈妈又面对着我做向後弯腰的运动,这次我可直接从前面看到她的**了,只见一大堆呈三角形的阴毛密密地覆在她的小腹底下,她一弯腰,就像大开方便之门,任我欣赏着她红嫩的小肉穴,有时候她弯大力点,甚至还可以偷看到她**中包着的阴核呢!

    我全神贯注地在窗缝中偷看着,整个心情如醉如痴,非常兴奋,不知不觉中手已伸在裤档里揉搓着我自己的**,又觉得这样不过瘾,乾脆把**拉到裤外,在裤外自慰着。妈妈在卧房中做睡前的柔软操,而我则是在她的窗外做手部运动,她的体操是为了保持身材,我的运动却是为了消除体内那股熊熊的欲焰。我一边看着妈妈那身惹火的**娇躯,一边上上下下地做着搓揉大**的动作,脑子里又一边幻想着妈妈和我在那张大床上插穴的情景。就这样套得不亦乐乎,大**在我手里握得紧紧的,就像真的插在妈妈那红嫩嫩的小肉穴中一样,终於我背脊一凉,大**的马眼扩张,屁眼一阵抽搐,一股强而有力的精液喷射而出,洒在窗下的墙壁上。一霎那间,就像天崩地裂一样,爽得我头昏昏的全身舒泰无比。直到妈妈做完操,又披上那件薄如蝉翼的半透明睡衣熄灯就寝後,我才把大**收进裤里,拖着疲惫的身体回房睡觉。

    之後每晚我都偷偷跑潜到妈妈的窗下去偷看她有没有在做体操,当然有时候如我所愿的又大饱一次眼福,但有时候时间的配合上不太对,偶而会遇到她早已熄灯就寝,或窗缝太密而无法偷窥到迷人的风光。就这样,弄得我睡眠不足,上课时常常打瞌睡,成绩也差了些,我只有减少偷窥的次数,保持精力和体力,应付繁重的课业和我窥春的乐趣。

    今晚爸爸和妈妈去参加表姐出阁的喜宴,我本想这次大概是看不到精彩的春景了,但是我还是溜到妈妈的窗子下偷看,以免丧失一次机会。刚从窗外望进去时,只见爸爸和妈妈刚从宴会上回来,两人都站在房里,妈妈的娇靥上红嘟嘟的,神态美艳中带着迷人的荡意,这时爸爸开口说了∶“美静!你是不是醉了?”

    我才知dào

    妈妈今晚是喝醉酒了,怪不得和平日的神情不太一样。

    妈妈却强辩地道∶“喔!哪有?我┅┅没醉,你再拿┅┅一瓶酒来┅┅看看谁┅┅先┅┅先倒┅┅”我听妈妈连一句话都讲得断断续续的,知dào

    她已经醉得迷迷糊糊的了。

    爸爸好意地对她说∶“你还是躺下来睡一觉吧!”妈妈却还是醉醺醺地道∶“你以┅┅以为┅┅我真得┅┅醉┅┅醉了┅┅我现在┅┅就跳┅┅一次┅┅韵律┅┅舞┅┅给┅┅给你┅┅看┅┅”接着妈妈就手舞足蹈地跳了起来,小嘴里还哼着荒腔走调的音乐,跳到後来,她却开始一件件地脱起她的衣服来了。

    平时我偷看妈妈做体操,都是她已经全身精光的情况,今晚却有这个机会看她一件一件地慢慢脱衣服,那种神mì

    感渐渐揭开的刺激,真是妙不可言!

    妈妈扯下她晚礼服的拉炼,从肩膀上把那件黑色的丝绒礼服脱了下来,里面就只剩下一件托着她两只**房的半罩型黑色蕾丝乳罩,和一件黑色的小巧三角裤了。那对随着她舞动肢体而抖颤颤的雪白**,和那神mì

    的三角黑森林,无法被小三角裤掩住,露出了几根细柔弯曲的阴毛。这情景刺激得我全身血液沸腾,心脏噗噗地跳着,双眼充满血丝,胯下的大**已经涨得不能再大地顶在我的裤子里。妈妈又解开乳罩的钩子,从背後把它脱掉,接着又慢慢脱下她的小三角裤,一面跳着乱七八糟的舞步,一面用玉手抚摸着那对雪白的**,另一手伸到下面揉搓着黑森森的三角地带。这哪是在跳韵律舞,简直是在跳脱衣舞了。

    我从窗外偷看着妈妈这刺激淫荡的舞蹈,忍不住又将大**从裤子里拔出来,神情振奋地快速套弄着。妈妈跳了一会儿,大概有点累了,投身躺到大床上,媚眼含春地叫道∶“亲爱┅┅的┅┅来吧┅┅快┅┅上床┅┅来┅┅干我┅┅呀┅┅快嘛┅┅人家┅┅很┅┅想要┅┅要了┅┅嗯┅┅哼┅┅好┅┅丈夫┅┅你快把┅┅衣服┅┅脱了┅┅嘛┅┅快┅┅快来┅┅插我┅┅的┅┅**┅┅嘛┅┅我┅┅我的┅┅**┅穴┅┅很痒了┅┅呀┅┅啊┅┅唷┅┅急死┅┅人了┅┅你怎麽┅┅这麽┅┅慢嘛┅┅人家┅┅要┅┅你的┅┅**┅┅快来┅┅插┅┅我嘛┅┅喔┅┅喔┅┅”

    妈妈那娇媚淫浪的声音,让爸爸听了也快受不了地在床边坐了下来,眼看一场精彩的交媾现场就要上演,让我在窗外也十分兴奋地期待这场好戏。

    不料就在这时,床边的电话声响了起来,爸爸接听了後,从他脸上看得出他非常无奈地有些失望的表情,爸爸俯身对妈妈道∶“美静!我公司有事,一位大客户要我去谈签约的细节,今晚我可能不回来了,对不起啦!你就先睡吧!”说着在妈妈姣美的脸上吻了一下,走出房门,开着他的宾士轿车离家了。

    妈妈光溜溜地躺在床上,刚才的电话和爸爸的交待好像对她没有什麽作用,她还是喃喃地叫爸爸快上床插她,好像不知dào

    爸爸已经出门了。妈妈在等不到爸爸的**干她的**下,不知不觉中,她的双手自己摸起了**和**,我在窗外藉着房里的灯光,欣赏着妈妈那身**裸、雪白而又微微泛红的细嫩**,见她不停地揉摸着自己的身体,妈妈那对**真是美极了,**像红豆般呈鲜红色地又圆又挺,乳晕则是绯红色的,一颗**比一粒哈蜜瓜还大,白嫩嫩地又高又挺又丰满,紧绷绷地非常富有弹性。妈妈躺在床上像是越摸春意越浓,摸到痒处,只见她的手慢慢地移到小腹下的**外揉了起来,那粉嫩的小腹底下,蔓生着一丛浓密蓬乱的黑色阴毛,以及那高高突起像小山也似的**,中间藏着一条忽隐忽现的红色肉缝,**地已经渗出了水渍。妈妈的身材真是活色生香,三围凹凸有致,全身肌肤紧绷绷地光滑柔嫩,没有半点儿皱纹,毫无瑕疵地散发出成熟美艳的光芒,真不愧为顶尖的韵律舞者,让男人看了真要垂涎三尺。

    此刻妈妈在那身完美娇艳的**上自慰的春情,让我看了简直要我的命,被她刺激得像在火中燃烧着,大**握在手里也愤nù

    地高高向上挺举着。妈妈左手揉摸着她的丰乳,右手在她**阴核上不停地磨擦着,小嘴儿里也随着动作的快慢,发出有节奏的浪淫声道∶“哦┅┅唔┅┅哎哟┅┅哎┅┅唷┅┅哦┅┅哦┅┅嗯┅┅哼┅┅哼┅┅喔┅┅哎┅┅哎呀┅┅哟┅┅嗯┅┅嗯┅┅哼┅┅哼┅┅哦┅┅哎唷┅┅唔┅┅唔┅┅喔┅┅”

    妈妈此时看来已是骚痒难耐地将自己的手指往****里插去,不停地抽**插着,也不断地猛掏**穴里的花心,一直搓磨着肉缝口的阴核,小嘴里的浪淫声也随之提高起来叫道∶“哎┅┅唷┅┅呀┅┅呀┅┅嗯哼┅┅啊┅┅喔┅┅痒┅痒死人┅┅了┅┅哎唷┅┅好痒┅┅哦┅┅难过┅┅死┅┅了┅┅唔┅┅喔┅┅喔┅┅哎唷┅┅哎┅┅呀┅┅救┅┅救我┅┅哎唷┅┅呀┅┅呀┅┅哟┅┅我的┅┅小┅┅穴┅┅好痒┅┅哎┅┅呀┅┅快┅┅快来┅┅干我┅┅快呀┅┅喔┅┅喔┅┅”

    她大概用手无法抓到痒处,娇躯不停地扭着,不停地颤动着,全身微微流出了香汗,就像毒瘾犯者发作一样,小嘴里不停地哀求着要男人赶快干她。

    我站在窗外看着妈妈这幕美女自摸的好戏,又听她在叫**里痒,虽然我知dào

    她叫的是爸爸,但听在我耳里,就像叫我一样,让我的内心里挣扎矛盾。这是一个大好的机会,妈妈醉得已经不辨东西了,而且现在房门又没锁,爸爸今晚又大概不会回来了,假如我大着胆子进房去插她的**,在妈妈而言她会以为爸爸在干她,而爸爸根本不会知dào

    今晚妈妈被我干了**,但伦常的观念使我裹足不前,毕竟她是我的亲生妈妈呀!

    但是我心中的一股欲念给了我莫大的勇气,终於熬不过**的冲动,我提步走向妈妈的房间,进了门转身把房门锁上。妈妈仍像在窗外看到时一样地躺在床上浪哼着,我把房里的大灯关掉,只留下一盏床头的粉红色小灯,这是为了怕太亮妈妈会认出是我而大惊小怪,甚至不让我插干她的**,如果只有这微弱的灯光,一来可以创造罗曼蒂克的气氛,二来以她这时醉醺醺的情况可以让她把我误认为是爸爸,这样就能成其好事而不被发觉了。

    站在床前看妈妈**的动作,觉得她真是一位绝世美女,如果她不是我的亲生母亲,哪怕她比我年纪大些,我都会不顾一切娶她为妻,不过话又说讲回来,如果她不是我的母亲,我又未必能认识她,更不说娶她为妻了。

    我三两把地将我的衣物脱去,马上爬上床,一靠进妈妈的身边,就像接近火源一般,全身热腾腾起来。我忍不住地先搂着妈妈那身雪白柔嫩、**裸的娇躯亲吻起来,由妈妈小嘴先吻起,双手更是不老实地在她的**上抚揉着,并不时地用我的指头去捏弄着那两粒鲜润的红葡萄般的**,我越吻越带劲,离开妈妈的小嘴,由她热红红的脸颊、耳朵、一直往下面吻去,经过了粉颈、双肩、再吻着胸肌、慢慢地终於吻上了妈妈那对丰满肥嫩的**。

    这时我用一只手环抱着她的粉颈,另一只手配合着我吻乳的动作揉摸着她的另一颗**,妈妈的这对**实在美得没话说,不但柔嫩雪白,而且丰肥而不下垂,既坚挺又饱满,尤其是那顶端的**,涨得又圆又尖地挺立在峰头,我想就算是处女的**都未必像妈妈这麽美丽呀!我摸着、揉着、吻着、咬着妈妈的**,就像是重温儿时的旧梦般畅快异常,简直是越摸越好、越吻越爽,渐渐地越揉越大力、越咬越带劲了。

    妈妈被我吻得娇躯不停地扭动着,并微微地颤抖起来,小嘴里不停地∶“嗯┅┅”、“嗯┅┅”、“哼┅┅”、“哼┅┅”的不断地呻吟着。

    妈妈周身火热烫人,我知dào

    这是因为她今晚喝了太多酒精的缘故,此刻我对她的**是百摸不厌、百看不烦,揉了又揉、吻了又吻,甚至趴到她的下身研究起她的小肉穴。虽然我已在窗外偷看过妈妈的**,但这麽近观赏还是第一次,连她的毛根都被我看得一清二楚,假如妈妈不是醉得这麽厉害,我想连爸爸都未必曾这麽近看她的**。

    我先伸手抚摸着妈妈那堆呈三角形的阴毛,手感细细柔柔,非常好摸;再将手指延着那条早已泛滥成灾的小肉缝,上下不停地磨着**里的阴核,偶而又把手指插进**中去扣弄着。妈妈还是不停地哼着使人兴奋的淫叫声,我乾脆把嘴不嫌脏地吻上了她的**,妈妈的**被我一吻,**就像水龙头般地喷洒了出来,害得我整个嘴巴和脸颊就像在洗脸一般,黏满了她的**,我对自己亲生母亲的**当然不会觉得污秽,一口一口地吸着她的**吞进肚里,还不时用舌尖去舐弄着她**里的阴核。

    妈妈已被我吻得全身趐麻难当,又被我舐弄着阴核的动作搞得浑身颤抖不停,忍不住**道∶“嗯┅┅哼┅┅哎唷┅┅亲丈夫┅┅你┅┅今晚┅┅怎麽┅┅这麽┅会┅┅**┅┅嗯┅┅你弄得┅┅人家┅┅好骚┅┅喔┅┅哎呀┅┅别┅┅别逗┅┅人家的┅┅小肉┅┅核┅┅嘛┅┅唷┅┅唷┅┅你┅┅吸得┅┅人家┅┅好┅┅好痒┅┅喔┅┅嗯┅┅哼┅┅快┅┅快来插┅┅嘛┅┅小┅┅**┅┅好痒┅┅不┅┅要再┅┅再逗┅┅人家了┅┅嘛┅┅啊┅┅啊┅┅人┅人家要┅┅丢了┅┅喔┅┅喔┅┅丢了┅┅嗯┅┅嗯┅┅”

    妈妈虽然还在醉昏了头的情况,但基本的语言能力和女人骚浪的本能使她淫荡地哼着,并且以为我是她的丈夫,也就是爸爸,所以叫我赶快去插干她。

    我还是尽情地享shòu

    着她的**所给我带来的快感,因为我知dào

    像这种机会很可能不会再有,下次要再插到妈妈的**不知dào

    又要等多久呐!我已被妈妈那种断断续续的淫浪娇吟声刺激得浑身趐淋,一股巨烈的欲火烧得我整根大**涨得红通通的,**又大又粗一抖一抖地挺立着,让我十分难过。妈妈**里的**不停地流着,弄得她屁股底下的床褥都湿透了一大片,我想现在已经是插她的时机了,趁她醉酒分不清是谁在干她,明天就算她回想夜来的情形,她会以为是爸爸干了她再出门的;就算她中途忽然清醒了,我也可以说是她叫我进房的,把责任赖在她的身上,想必她也想不起来是不是这样子,不能肯定她并没有叫我进去,也就是同意我去干她的**了。无论如何这个危险,我是一定要要去承担的。

    於是我翻到妈妈的**上,前胸贴着她的娇躯,准bèi

    去插她的**了,妈妈被我贴身的动作震抖了她的全身,两颗**房在我的胸前厮磨着,我把大**顶着妈妈**里的阴核,把她磨得又是一阵浪抖,她的屁股也不停地往上挺动,又左右旋转着,好让她的小阴核磨到我的大**,就这样在我的磨顶和她的挺转中,使她的**不断地溢出大量的**,浸得我和她的阴毛都**的。

    妈妈被大**的磨揉骚痒难忍地哼出∶“哎唷┅┅好┅┅丈夫┅┅喔┅┅喔┅┅你的┅┅**┅┅今天怎┅┅麽┅┅变大了┅┅嗯┅┅嗯┅┅磨得┅┅人家┅┅爽┅┅死了┅┅哎哟┅┅磨得┅┅人家┅┅呀┅┅痒┅┅痒死了┅┅啦┅┅哎哟┅┅亲丈夫┅┅喔┅┅喔┅┅不要了┅┅不要┅┅?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快、无弹窗!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