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7 部分阅读

作者:1145892305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涯闫?恋牧车按虮???靼琢寺穑俊?br/>

    “唔。”苏蓓红着脸应道,然后又指指张丽娜,轻声说:“她还没死耶,看她好痛苦的,再打她一枪吧,好让她死得快些喔!”

    “不用了,她很享shòu

    的,过几分钟就死了。”路明说着就离开了房间。

    第二个房间里关着董雪红、童剑萍、张可心三人。这次,路明没有直接去开门,而是趴下来小心地打开门下方靠近地板处大约十五厘米见方的暗格,他透过暗格朝里面望去,只见董雪红和张可心两人面朝门坐在高脚圆凳上,而童剑萍则正不安地走来走去。

    “怎么会这样啊?”童剑萍说道,“我们偷渡到这里是来打工的嘛,即使被抓住也不够死罪啊!”

    “你今次出来有没有想过会被强奸啊?”张可心问道。

    “有想过啊,”童剑萍道,“到这个花花世界来,女孩子的贞洁肯定是保不住的嘛,只是没想到会被枪毙耶!”

    “所以啊,我们没被男人强奸,倒先要被子弹强奸了耶!”张可心接着道。

    “被子弹强奸?”童剑萍一脸茫然。

    “她们不光要射我们**,还要射我们的阴部啊!”张可心解释道。

    “你怎么知dào

    ?”童剑萍还是不解。

    “喂!雪红,你怎么一声不吭?”张可心没有继xù

    理睬童剑萍,她回头对董雪红说道。

    “我还是处女耶,”董雪红回答道,“就这样死了,太可惜了,要知dào

    是这样,我早把身子给了男朋友!”这时,路明举起枪,开始瞄准童剑萍的阴部。

    童剑萍上身穿一件长度仅及腰部的浅蓝色宽松牛仔衣,下身穿一条浅蓝色紧身牛仔喇叭裤,上衣没系扣子,里面是一件白色衬衣。她长了一张圆圆的脸蛋,身材很丰满,一头乌黑的长发在脑后梳成了马尾。

    “啾!”枪响了。

    “哎哟唷!”童剑萍尖叫了一声,一股殷红的鲜血从阴部喷了出来。她一个踉跄,咬着嘴唇,仰起了头,感觉到一阵很奇怪的性感从子弹击中的地方向全身弥漫开来。

    “啾!……噗!”路明又打了一枪。

    这一枪从她的尿道外口向上射了进去,血尿立即喷射而出,她双手捂住阴部,踉跄着努力使自己不倒下去,很快,一阵强烈而又快美的浪潮终于涌上来了,那是一种只有少女才说得清的很特别的舒服感,懒洋洋的,有一点尿意,但更多的是暴力的快美浪潮,一浪一浪地冲击着少女的心房。

    董雪红与张可心惊恐地看着童剑萍,不知所措,她们知dào

    ,马上就要轮到她们了。

    童剑萍艰难地用双手死死捂住阴部,但血仍然从她的指缝流出来。她终于酥软了,扭动着优美的腰枝,栽倒在地上,弓起身体,抽搐着,口里面发出快美的**。但这个子弹的力量太厉害了,毕竟她只是一个才17岁的少女,根本无法承shòu这样大的打击,她感到一个极大的快美涌上来,她伸展全身,紧张地等着冲上顶峰,就在顶峰到来的一瞬间,突然陷入一片黑暗。她很不情愿地蹬踢着,口中发出了“咕……啊”的断气声。

    张可心上身穿一件紧身少女背心,下身穿一条浅蓝色牛仔短裤,理一头比男孩子还短的头发,粉红的脸蛋,水灵的眼睛,健美的身段,修长的大腿,胸部结实而坚挺,由于穿了交带式乳罩,使她的乳沟显得特别的幽深,而下面合身的牛仔短裤则把她的**显示得非常清楚。

    张可心在童剑萍倒地后从凳子上站了起来,她双手插在裤袋里,微微弯下腰,看着童剑萍那血肉模糊的阴部。她知dào

    ,自己的阴部也马上要被子弹亲吻了。

    “噗!”一道红光撕开了姑娘牛仔短裤的拉链,撕开了柔软的棉布女三角裤,再撕开了19岁少女那贴得紧紧的大**和小**,从她的阴蒂射了进去。

    “啾!”又是一朵红花从她的裆下爆了出来,这回是子弹从她的**射了进去而穿透了处女膜,再射透了尿道。

    “啊——!”

    张可心失声惨叫起来,她只觉得下身天翻地复,一股从来没有体会过的少女特有的舒服感象巨浪一样涌上她的全身,她只觉得非常非常的舒服,阴部就好象被千万只小手拨弄着,她立kè

    羞红了脸,并忍不住轻声**起来,她的身体想抱住什么,却又酥软地想倒下,她绮念如潮,娇躯乏力,双腿一软,“扑通”一声,终于重重地栽倒在地上。她羞涩地呻吟着,快美地蹬踢着洁白的双腿,可是只蹬得几下,全身一挺,脚尖绷直,夹紧了双腿,喉头发出了“咕……咕”

    的断气声,她俯卧在地上,头扭在一边,满脸红晕,嘴唇紧咬,长长的眼睫毛下还有晶莹的泪珠,双手仍然死死按住阴部中弹的地方,柔和的腰臀曲线仍然诱人地展示着,从阴部流出来的血尿慢慢形成了一个血泊。

    当张可心中弹后,董雪红知dào

    现在轮到她了,她不知dào

    子弹是从哪里射来的,她坐在凳子上,紧张地等待着那颗“属于”她的子弹。

    董雪红长就一付魔鬼身材,高高的个子,非常迷人,在舞会上常常把男生迷得神魂颠倒。她有众多的男朋友,但至今还是处女。据她说,她的男朋友都没有办法抵挡她的魅力,还没有来得及侵犯她的身体,就被她引得忍不住射了精。她的**隆得很高,戴上带有衬垫的乳罩后,更是充分地体现出了少女优美的曲线。今天她上身穿一件白色短袖露腰t恤,下身穿一条白色网球裙,脚穿白色球鞋,显得青春、靓丽。

    路明没有射她,而是来到了第三个房间。

    这个房间里的三个女孩是:张建丽、任晓燕和杨倩。

    路明刚打开门,张建丽就冲了出来,路明马上一把抓住她的胸口,把她推倒在沙发上,然后用枪指住了她。

    “不要打死我……我不想死啊……不要……”张建丽哭着求饶。

    路明笑了笑:“别怕!我会使你非常舒服的。”说着,他换上了一个装有yn06…2银色子弹的弹夹。

    张建丽的装束是:上身为紫罗兰色紧身弹力短袖t恤,裹着两颗少女的椒乳,下身为米黄色斜纹布牛仔喇叭裤,膝盖以上绷得紧紧的,显示出平坦的腹部和圆翘结实的臀部,而在阴部,裤子绷得是如此之紧,以至于连两片大**和中间一道凹陷都清晰可见!

    路明将枪口对准她的胸部。

    “噗!噗!”两颗特制的枪杀女人专用的yn06…2型子弹带着羞涩钻进了张建丽的左右**,很小的两股血花从姑娘乳部最丰满的地方绽开了。

    “哎唷唷!好痛!”

    张建丽一下跌坐在沙发上。她只觉得**一震一热,一种十分奇怪难受的感觉紧紧地抓住了她那膨隆的乳峰,然后产生了难以形容的性感。她忍不住一边呻吟,一边用手捂住**,鲜血汨汨地从指间流出,把她的t恤都染红了。

    这时,路明又把张建丽的双腿分开,举枪瞄准阴部那一轮迷人的凹陷。

    “啊,不要!不!…………”没等她挣扎,路明手中的枪已经喷出了死亡的火焰。第一颗子弹撕开了牛仔裤裆部,在破坏了处女膜后,射进了**。第二颗子弹撕开了姑娘的**,从她的尿道外口斜向上穿过,打中了她的阴蒂,然后钻进下腹部,连带把子宫和膀胱都破坏了。

    “啊——!”张建丽惨叫着,大股的血和尿液从阴部的伤口喷涌而出。她只感到脑袋“嗡”

    一声,那女孩子最敏感,最羞涩的地方连续热了两下,她的尿不受控zhì

    地喷了出来,然后象是一堆活泼的小分子,冲进了她的阴部,到处乱搔,弄得她痒痒地很舒服,再然后,是只有少女才能体会到的非常强烈的性快感,弥漫了她的全身。她哭了,羞臊得不停地痉挛、抽搐,不停地扭动身躯,双腿乱蹬乱踢,作着垂死挣扎,她很不愿意就这样死去。那快美的浪涛一波接着一波汹涌而至,越来越高,越来越舒服,终于,她快乐地大叫着“啊——!”、“啊——!”

    便达到了少女第一次**。她快美得抽搐了,每一次抽搐,都是十分美妙的,那是青春少女身体所特有的舒服感,到最后一下抽搐,那是一阵十分难以形容的、极为美妙的快美感,象把她托上了云霄,然后又顺势往下一冲,阴部象被人亲吻着,又象被人搔抓着,**更是一阵一阵痉挛,大腿也是快美地蹬踢、抽搐,那是一阵任何少女都无法承shòu的非常舒服的性冲动!

    “啊——!”

    张建丽吐出最后一口气,咽气了。只见她身子扭曲着躺在地板上,平日里漂亮红润的脸蛋已失去血色,显得苍白和无神。**最高处有两个小小的弹孔,周围是大滩的血迹。胯间则血肉模糊,令女孩子骄傲、令男孩子**的女性外生殖器已被彻底破坏,鲜血浸透了下身。

    在张建丽中弹挣扎的时候,任晓燕和杨倩尖叫着站了起来。任晓燕上身穿一件淡绿色真丝衬衣,下身穿一条白色牛仔裤,衬衣下摆束在裤腰里。杨倩则上身穿一件黑色紧身t恤,下身穿一条窄窄的浅蓝色牛仔裙,露出两条雪白的大腿。

    路明抬起枪口对准任晓燕。

    “不!”任晓燕举起双手捂住胸部,“求求你,我不想死!求……”没等她说完,路明的枪就响了。

    “噗!噗!”两道红光送进了她那被牛仔裤绷得鼓鼓的阴部。

    “啊——!”

    任晓燕俏丽的脸蛋一下飞红了,她只觉得阴部热热地一震,然后是翻天覆地的一搅,一种又咸又甜、只有少女才体会得到的快美感觉“轰”的一声弥漫了全身。接着腹部狠狠地一酸,很象是月经来的时候的抽搐感觉,但阴部那美妙的快乐感,又很快使她娇吟了一声,她倒退两步,倚在壁边,仰起了头,皱着眉头,张大了嘴,右手紧紧地捂住阴部,血尿慢慢地顺着指缝流出来……一旁的杨倩看到刚才还是活蹦乱跳的同伴现在都已先后中弹,只感到万分恐惧。她看着任晓燕慢慢地闭上了长睫毛的双眼,咬着嘴唇,双腿一弯,栽倒在地上。

    “晓燕!”杨倩扑上去,任晓燕白色牛仔裤的裆部已经一片鲜红。

    “晓燕!醒醒!”杨倩抱住任晓燕的身体,一边哭喊,一边摇晃着她。

    任晓燕还在喘气,但越来越紧密,“嗯!啊!……”

    她呻吟着,紧紧抓住杨倩的手,挺起了腰枝和胸脯,满脸泛红,在双腿一阵乱蹬之后,终于“哎唷”一声惨叫,全身僵直了。但是,杨倩还是可以感觉到她的下身,特别是阴部还在一下一下地抽搐着,并且脸上露出羞臊奇怪的表情,双眼死死地闭紧,这样持续了大约有五分钟,她终于叹了一口气,全身松弛,喉咙里发出“咕”的一声,断气了。

    杨倩看着带着羞涩的笑容死去的晓燕,只见她裆部流出来的血尿已经汨汨地在她的臀部底下流一了滩。她不知dào

    为什么晓燕会死得那么奇怪,还有张建丽,都好象是经lì

    了**后才得以死去的。她放下任晓燕的尸体,站起身,带着疑问的神情望着路明。

    路明不失时机地扣下了扳机,“噗!噗!”两下,子弹在杨倩胸脯最丰满耸起的半球上面钻了两个洞,鲜血透过打穿的乳罩喷出来。杨倩全身一震,倒退了一步,紧紧地贴住墙壁,身体前弯,脸由于疼痛而扭曲,双手交叉着捂住洞穿的**,全身颤动着,那酸痛奇怪的性感使她眼泪都流了出来。

    中弹后,杨倩似乎还不太相信,她瞪大了双眼,过了一阵,才“啊!”地一声惨叫,嘴角涌出一股鲜血,抽搐着,软绵绵地滑倒在地毯上,眼看是不活的了。

    第四个房间里是罗小红、李红、陈莉嘉三人,路明打开房门走了进去,他看到罗小红仰躺在床上,上身穿一件在乳部有一道宽约七、八厘米白色条纹的黑色紧身露腰t恤,下身穿一条洗得褪色的烟灰色牛仔喇叭裤。李红与陈嘉莉则坐在沙发上,李红上身穿白色紧身露腰t恤,下身穿褪色的石磨蓝紧身牛仔裤,脚蹬黑色高统皮靴。陈嘉莉上身仅戴了一个白色肩带式胸罩,没穿其他衣服,下身是窄窄的白色三角裤、白色吊袜带,腿上是肉色长统丝袜。

    一见路明进来,三人马上站了起来。

    “你们都出来!”路明用枪口指着她们说道。

    三个女孩乖乖的随路明来到客厅,客厅地板上倒着两个女孩,其中阴部中弹的楼敏还在微微抽搐,由于她中的是普通子弹,弹头上没有药物,因此她不会死得很快,而一直要等到体内血液流尽,才会因失血性休克而死亡。

    接着,路明又把第一个房间里的苏蓓和第二个房间里的董雪红也叫到了客厅。

    然后路明开始进行行刑准bèi

    。

    首先,他从天花板上拉下两条粗粗的麻绳,绳子穿过安装在天花板上的滑轮后连接在一个绞盘上,只见他把苏蓓和董雪红两人的双臂拉到头顶,将绳子绑在她们的手腕处,然后转动绞盘将她们吊了起来。

    接着,他又命令罗小红、李红、陈莉嘉三人靠墙站好。

    “你说先射谁好呢?”路明问陈莉嘉。

    “不要……别杀我!”陈莉嘉惊恐地叫道。

    “说!不说就先射你!”路明道。

    “那……那先……”陈莉嘉向苏蓓望去,“先射苏……苏蓓,好不好?”路明将枪口指向苏蓓。

    “别,不要杀我……不要!”苏蓓惊恐地哀求道,双腿无助地蹬踢着,身子在空中晃来晃去。

    回答她的是“噗!噗!”两声低沉的枪声。

    “啊——!”

    子弹钉进了姑娘鼓鼓地隆起的乳部,一股殷红的鲜血从她的右**最丰满的地方涌了出来。只见她痉挛了一下,张开嘴,从嘴角涌出一缕鲜血,然后痛苦地扭动着身体,双腿蹬踢着,快美和痛苦在轮番折磨着她。她体会到了那只有妙龄青春少女才体会得到的极羞臊的性快感,这种快感在她的身体中肆意流动、蹂躏,象被男孩子抚摸的那种奇妙的感觉,麻酥酥的,又舒服又难受。她哭了,一股黑甜的快美浪潮涌向她,毕竟苏蓓只是一个21岁的青春妙龄少女,性部位的中弹终于把死亡送进了她的身体。她全身僵直,快乐地呼出了最后一口气,放qì

    了挣扎,垂下头,气绝而亡。

    “下一个呢?”就在苏蓓尚在挣扎的时候,路明又问陈莉嘉。

    “雪红?”陈莉嘉抬头向董雪红投去征询的目光,目光中带着深深的歉意。

    董雪红扭头看了看吊在身旁一边淫叫一边全身抽搐的苏蓓,把目光转向陈莉嘉,然后轻轻地点了点头。

    路明换了一个弹夹,换上了yn06…3型蜂腰弹,然后抬起头开始瞄准少女的阴部,哇!原来在董雪红的网球短裙里面竟然没有穿内裤!而是只仅仅穿了吊袜带和丝袜!

    路明看到姑娘的**两边仔细地剃了两道光滑的比基尼线,只有中间是一道黑黑的毛,一直伸展上了**,**上的毛不是很黑,只是淡淡的一层。她两腿并在一起,大**紧紧闭合,但还是可以看见阴蒂伸了一点出来,是粉红色的。

    原来,董雪红在学校里就是一个比较淫荡的女孩,有众多男友,但却没有一个是她中意的,所以她一直还是一个处女。因此,当她得知自己将要被枪毙时,她决定不能再保持处女身份了,在选衣服的时候,她就想到枪毙她的时候可能会射什么地方,她没有出声,只是自己默默准bèi

    ,她要让子弹来给自己开苞!

    她听到了保险打开的声音,心想:“来了,终于要打我了!”她微微闭上了长睫毛的大眼睛,抬起头准bèi

    体会子弹穿身的感觉。

    “噗!噗!”枪响了,两发yn06…3型蜂腰弹准确地钻进了董雪红的阴部。

    蜂腰子弹是特制用来射少女阴部的,其除了含有“强力快美神经刺激剂”之外,子弹的尾翼可以在撕开大**的同时顺便撑开小**并扫拨神经,而内收的蜂腰则留下两边的空间让血尿能激喷而出,使受刑人的外生殖部得到全面的刺激,产生最强烈的**。

    “啊——!”董雪红尖叫了一声,一股殷红的鲜血从阴蒂部位的阴毛丛中喷了出来。

    第一枪从少女小台状的女性尿道外口斜穿阴蒂下方打进去,把阴蒂分离了出来,第二枪则直接射到业已勃起的阴蒂头上,把阴蒂打进了体内。

    董雪红只感到一阵绞扭性的感觉伴随着羞臊直刺下身,然后一种淡淡的少女特别的性感从阴部弥漫到全身,她张开口,呻吟着、抽搐着。

    不久,全身开始发软,尿也不受控zhì

    地流了出来,她的双腿开始拼命乱蹬乱踢,头向后仰,身子在空中晃来晃去……“现在轮到你了!”路明来到陈莉嘉跟前。

    “不要…………”路明一把搂住陈莉嘉,低下头,用一个粗暴的吻封住了她的口,陈莉嘉来不及挣扎,他的舌头就已经绕住了她的舌尖,嘴唇贴着她那鲜嫩的嘴唇,**地吮吸着。但是,路明的另一只手却没有闲着,他把枪塞到少女的裆部,用枪口顶着薄薄的内裤分开了少女那柔软的**,在他的嘴唇尝到了少女津液那醉人的美妙之后,他的枪口也受到了少女那两片**的热烈亲吻!

    陈莉嘉被路明一搂一吻之后,已是浑身酥软,她感到有一件硬物顶在自己阴部,她也知dào

    那是手枪,但她就是不愿意挣扎,她一边报以激烈的回吻,一边扭动胯部,用外阴去磨擦枪口!

    路明狠狠心,扣下了扳机!枪口喷出羞涩的火焰,子弹撕开了少女的内裤,也撕开了她那鼓鼓的**下面的缝隙,从她的尿道外口把死亡斜斜地、羞臊地送了进去她的身体。

    “噗!”血尿喷得一地都是,连他的枪口都有。

    “哎唷呀!”

    陈莉嘉发出绝望的惨叫声,倒退几步,双手捂住阴部,全身向后弯曲,形成了一道非常优美的少女曲线,她那洁白修长的双腿颤抖着向前弯曲。因为子弹直接射中阴蒂和尿道口,又撕开了小**,把这个21岁妙龄少女的外生殖器全部破坏了,所以她马上就体会到了那种只有妙龄少女才体会得到的无限羞臊的快美感!她感到一股十分舒服的热力立即充满了她的全身,令她春情荡漾,难以自禁。她仰起头,咬住嘴唇,羞臊得满脸飞红,挣扎着享shòu

    象全身被抚摸那样一**的热流。

    这时,路明抬起手,几声低响,子弹在陈莉嘉那丰满优美的乳峰上又钻了几个小孔。

    “啊——!”陈莉嘉一声惨叫,只觉得**又羞又痒地震动了几下,**部位一热,一股殷红的鲜血就喷了出来并顺着她饱满的胸脯流下来!

    她马上体会到了子弹在穿透**时留下的十分奇怪的扭痛感,那是一种电击般快美的性感,而且这种快美直奔阴部,与阴部传来的快美结合在一起,形成一种酸痛的感觉,再反馈上来,窒息她的喉咙。射进她阴部和**的这几颗子弹,彻底剥夺了她的生命,但她不会很快死去,所有被这种yn06…3型子弹击中的人都不会死得很快,而是要使她们在最羞辱的感觉之下挣扎很长时间,然后才会十分不情愿地咽下最后一口气。

    罗小红看着倒在地上一边淫叫一边抽搐的陈莉嘉,平静地等待着那颗命中注定要属于自己的子弹钻入自己的娇躯夺去自己的生命。

    “你也去吧!”路明把目光从陈莉嘉身上收回,将枪口对准罗小红。

    “噗!噗!”

    “小红,小心!哎哟!”李红在千钧一发之际飞身推开了罗小红,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射向罗小红的子弹。

    子弹从李红那紧绷绷的石磨蓝牛仔裤裆部射了进去,正好撕开了她的大**,打中了她的阴蒂,血尿立即喷了出来。一股甜美咸快的感觉伴随着少女极度的羞臊马上充满了她那柔软的身体。只见她媚眼如丝,羞红了脸,张开了嘴巴,却说不出话来。

    罗小红紧紧地搂住她,哭着问:“你为什么要那么傻,替我挡子弹?”李红裂了裂嘴,吃力地说:“小红,我真的很喜欢自己是一个女人,连中弹都那么浪漫舒服……”

    她突然一阵抽搐,全身发软,双腿弯曲,要往地上倒。

    “李红!”罗小红叫着,把她慢慢地放下地,然后自己双膝跪地,从背后用双手圈住李红的身体让她躺在自己怀里。

    李红的身体在不停地抽搐,穿着高统皮靴的双腿一蹬一蹬的,从阴部流出来的血尿已在地上积了一大滩。

    罗小红的一双媚眼死死地盯着李红的阴部,那紧绷着阴部的牛仔裤已被子弹射出一个大洞,血尿正不停地从这个洞中涌出来。

    “等一会儿我也要这样了!”罗小红想道,“不知是打**还是打阴部?说不定两个地方都要打呢!”

    “站起来!”路明命令道。

    罗小红一楞,但很快明白过来,因为这时她的胸部和阴部都被李红的身体遮住了,路明没法射她。

    “我要站起来吗?”

    罗小红想道,“如果我站起来,他就要射我了,如果我不站起来,他是打不到我的阴部和胸部的,而他又是非这些部位不打的,可是……可是我总不能一直跪着啊,再说他也可以把我拉起来呀,总之今天我肯定会被打死,反正是要死了,那还是……还是……站起来给他……他打吧!”于是罗小红放下已处于垂死状态的李红,慢慢站起来,两手叉腰,分开双腿摆了一个极具挑逗又极性感的姿势,这时,枪又响了!

    “噗!”

    “哎唷!”

    罗小红也中弹了,美丽的罗小红全身弯出了一个优美的弧形,少女的腰臀曲线非常美丽地展示出来。她只觉得她那被烟灰色牛仔裤紧绷着的阴部一热一撞,马上就觉得象要小便的样子,而立即又感到尿不受控zhì

    地全泄了出来,一阵扭搅似的天翻地覆的感觉从胯间升起,就象有很多小手同时在搔爬她的外阴。她用右手死死捂住阴部,向后倒退了几步,仰起头,皱着眉,张开了嘴,这时她才开始感觉到少女阴部中弹后的那种极为刺激的性快感和舒服感,那快感就象一**的浪潮,直涌上她的全身,原来中弹的快美感觉竟是这样的强烈!她体会到了!她庆幸自己生为女孩,更庆幸能被专门枪杀女人的专用子弹射中!她这才明白其他几个女孩为什么中弹后都会淫叫不止,她也明白了李红为什么愿意替她挡子弹,原来枪毙是女人最大的享shòu

    !

    “啊——!”

    罗小红惨叫着倒下去了,但快美却越来越强烈,而且全身舒服得不得了,她伸直了被牛仔裤紧紧绷着的修长而结实的双腿,呻吟着、抽搐着、痉挛着,阴部那神mì

    、咸痒、**的浪潮一浪接着一浪,连**都象胀满了快感,快要爆zhà

    一样,她的**越升越高,一直达到峰顶!**过后,她感到全身发僵,并发出了极为快乐的、淫荡的呻吟声,然后开始很不情愿地作垂死前的最后的蹬踢了……路明把目光从罗小红身上收回,这才发xiàn

    房子里一片死寂,充满了诡异的宁静。客厅里面到处东倒西歪躺着断了气的或正在作垂死挣扎的少女,有的还在抽搐,有的则一下下地蹬踢着,到处是血泊。

    路明直奔第五个房间,打开门,里面是一个有着柔和灯光的粉红色的少女的闺房,但不太协调的是,在房中央有一张巨大的刑床,四周墙上还贴了许多描述淫女们受刑时各种情景的照片。

    陈珊珊就被绑在刑床上,颤抖着看着走进来的路明。她上身穿一件白色短袖紧身t恤,下身穿一条脏兮兮的灰绿色低腰紧身牛仔裤,裤腿在膝盖以下开始呈喇叭状变宽,在裤脚处两边各有约10厘米的开叉,裤子很旧,大腿前后部及臀部、裆部等处已被磨得发白发亮。

    在陈珊珊的腰部,有一红一绿两根电线从裤腰处引出来连接到床边的一台仪器上,只见她神情迷茫,脸上充满了羞涩的红晕,全身不停振动颤抖,阴部处牛仔裤已经湿了一大滩。

    陈珊珊是这些女孩中最漂亮最性感的一个,她身高约1。65米,瓜子脸,留一头乌黑的长发,胸部高耸而坚挺,臀部圆翘,腹部平坦,两条大腿修长而丰满。

    “为什么要杀……杀……我们?”她一边颤抖一边艰难地,象一只小老鼠那样喃喃地问道。

    “舒服吗?”路明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摸了摸她的阴部,继xù

    问道。

    “唔。”陈珊珊点点头。

    “这种电击**刺激仪可以令任何女孩变成一个淫荡的女人!”路明说道。

    陈珊珊的脸飞红了。

    “你是最幸运的一个,临死前还能尝尝电刑的滋味!”路明说着加大了电击强度。

    “啊——!”陈珊珊身子一挺,发出了一声惨叫,但随即电击带来的快感使她更加**,她闭着眼,张着嘴,享shòu

    着,全身不停发抖,身子发软,口中淫叫不断。

    路明站在床边欣赏着。

    几分钟后,随着“啊!”的一声惨叫,陈珊珊又一次到达**。

    这时,路明关掉电击**刺激仪,松开她的牛仔裤,从她的阴部取出两个电极。路明发xiàn

    少女的阴部已是粘乎乎的一片,不知泄出了多少**,他用他那魔术般的手指轻柔地搔爬着她的阴部,顺着**的中间上下刮擦,**的快感令她不停地喘气和娇吟、双腿乱蹬。

    陈珊珊的**很宽很丰满,乌黑的阴毛已经从**一直爬上了**,完全遮住了她的阴部。

    路明分开她的双腿,她的小**很大,完全遮住了她的尿道外口,阴蒂长长地突出在**的接头处。他用手搓动着少女的阴蒂,阴蒂被电流刺激得又红又硬,真是美妙绝伦的少女**啊!可惜要杀掉她!

    “她们……她们都死了吗?”陈珊珊扭动着腰枝问道,她的双手仍被反绑着压在身子底下。

    “都中了弹,但有几个还没断气。”路明回答道。

    “现在是不是轮到打我了?”陈珊珊又问道。

    “是的!”路明答道。

    “我……我想求……求你一件事情?”陈珊珊迟迟疑疑地说道。

    “什么事情?”路明好奇地问道。

    “我……还是……还是处女,”陈珊珊羞得满脸通红,“我想请……请你奸淫我,我不要死了还不是一个真zhèng

    的女人…………”陈珊珊越说越轻,下面的声音几不可闻。

    路明心中一荡,在她那娇艳欲滴的脸蛋上轻轻一吻,然后麻利地解开她的绑绳。

    路明这才发xiàn

    ,躺在刑床上的少女原来是这样的诱人,上身短短的t恤裹着鼓鼓的**,下身牛仔裤和那薄如蝉翼的少女三角裤已经褪到膝盖处,露出修长的双腿,纤细的腰枝以及柔和的腰臀曲线。

    路明一下就扑上去,把嘴唇贴住姑娘那柔软的双唇,用一个吻封住了她的口。少女身上送来阵阵的幽香,他细细地品尝着这个美丽的十七岁少女的双唇,挑逗着她的小舌,**地享shòu

    着她慢慢动情、全身发抖和发烫的感觉。

    不一会儿,陈珊珊全身发软了。

    路明一把剥掉她的t恤,然后伸手到她的背后,解开了乳罩的扣子,她的**就暴露出来了,小锥状结实地隆起的**,**还是粉红色的,比较大,乳晕胀胀的,**的底部还没有完全扩展成圆形。

    路明舒服地吻着她的**,一只手却轻轻地耙着姑娘的裆部,一阵甜丝丝的性快感开始再次弥漫她的全身,她呻吟了,路明可以明显地感觉到少女的**在汩汩地流出来!

    路明不停地用手指搔爬少女的阴部,特别是在**的中间上下刮擦并搓揉业已勃起的阴蒂,惊心动魄的快感令珊珊不停地喘气和淫叫。

    路明分开珊珊的双腿,只见她的**中间已经是沾满了粘粘的**,**口也是湿润的,处女膜呈星状开口。路明把脸埋到她的两腿间去亲吻她的阴部,然后又把阴蒂含在嘴里轻咬,弄得珊珊全身发抖,双腿乱蹬,口中淫叫不断!

    一会儿后,路明准bèi

    进入珊珊的身体,他把硬硬的**压在她的**上面来回磨擦,啊,这个感觉真是**!尤其是压着她那光滑洁白修长茁壮的十七岁青春少女的双腿,那摩擦的感觉快美得不得了!只见他托起珊珊那柔软的身体,分开她的双腿,慢慢地把**一点一点地顶进她那湿润的洞口,到了那膜挡住的地方,他一捅,珊珊轻呼一声,眼泪就流下来了,她感到身体有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充实感!再也不是处女了!

    路明搂着少女纤细的腰枝,尽情地在她的身体里面冲刺,充分享shòu

    着少女青春活泼美丽的**。他一点也不惜香怜玉,反正这个女孩几分钟后就要死在自己的枪下!

    冲刺!冲刺!那**蚀骨的感觉越来越强,终于在他用一个甜吻封住珊珊嘴的同时,下身也爆zhà

    着射出了滚烫的精液!快美的分子在他的腹部乱窜,他拼命地滑动挣扎着摩擦少女的双腿,把最后一点快美都尽量挤出来,全部射进少女的身体中去!

    良久,路明才把已经软掉的**从珊珊体内拔出来,一边吻着她,一边抚摸着她的全身,然后用纸巾擦着珊珊臀部下面流出来的精液,多么舒服**的少女身体呀!可惜要毁掉她!

    “现在要打我了吗?”珊珊问道,只见她双颊飞红,眼波流转,妩媚无限。

    路明扶起她,然后替她穿好衣服,说道:“我们先去看看你的同伴,好吗?”

    “好的。”珊珊轻声答道。

    路明搂着陈珊珊来到客厅,客厅里东倒西歪躺着五名少女,其中欧萍已经断气,楼敏、李红、罗小红和陈莉嘉还在作垂死挣扎,只见她们有的扭曲着身子在抽搐,有的则一下下地蹬踢着,到处是血泊。空中还吊着两个女孩,其中一个已经死亡,另一个也已快断气了。

    他们来到罗小红跟前,这时罗小红已经快要走到了生命的尽头了,只见她仰躺在地板上,阴部血肉模糊,在发出一阵极其快美的淫叫声之后,突然双腿夹紧,脚尖绷直,两手平伸,十指僵直,媚眼圆睁,喉咙里发出了咽气前那恐怖的“咕咕”声。

    “好惨耶!”陈珊珊抬头对路明说道,“等一会我中弹后也会这样吗?”

    “那当然!罗小红她们都是用这种子弹枪毙的。”路明拿出一颗yn06…3型子弹给陈珊珊看。

    陈珊珊接过子弹把玩着,这颗子弹好可爱!她想,细长的蜂腰,银色的弹头,黄色的弹头尖顶部,还有四片锋利的尾翼。

    “这是留给你的,”

    路明说道,“这种子弹是专门用来打女人的,而且最适合打女人的阴部,子弹的尾翼可以在撕开大**的同时顺便扫拨小**并刺激神经,而内收的蜂腰则留下两边的空间让血尿能激喷而出,使受刑人的外生殖部得到全面的刺激,产生最强烈的**。而且弹头的顶部涂了很多的神经刺激剂,中弹后你会觉得比刚才电击和**更舒服,它会使你的大脑因为无法承shòu极度快美而停止活动。你看,你的朋友中弹后有多爽?现在轮到你了,不要怕,很舒服的!”

    陈珊珊不知dào

    是应该害羞还是应该害pà

    ,但她的阴部却再次湿透了。她低下了头,羞涩地低声说道:“除了打阴部,你还会打我**吗?”

    “看情况啦,你喜不喜欢打**啊?”路明反问道。

    “打**是不是死得快些?”陈珊珊没有正面回答路明。

    “差不多吧,”

    路明回答道,“如果打左**,由于子弹会打中心脏,因此肯定会死得很快。但是打右**,就不一定啦,如果子弹打中了大血管,那也会死得很快,如果子弹没有打中大血管,那也还有十多分钟好活喔!”

    “唔,”陈珊珊侧头想了想,然后说道,“那我不要打**!”

    “好的!”路明扬了扬手枪说道,“我就打你阴部,把你阴部彻底打烂!”

    “不过,唔,不要弄得人家那么痛,轻一点,好吗?”陈珊珊双手十指交叉放在小腹前,歪着头,俏皮地说道。

    “哈哈,这是不可能的,小傻瓜!”路明伸手在她鼻子上刮了刮。然后把她带回房间,让她平躺在刑床上,只见她牛仔裤的裆部连同大腿内侧已湿成一片。

    路明把手插入姑娘的胯间,分开她的双腿,然后俯下身子,亲吻她的阴部。

    陈珊珊羞得脸红得象要滴出水来。

    路明可不管这些,他用嘴大力吮吸着姑娘的**,弄得陈珊珊“咝”的一声,全身都发抖了,只见她咬住嘴唇,低声说道:“不要折磨人家了,好吗?快下手吧!”

    “刚中弹时可能会很疼很疼,”路明说着打开手枪的保险,“但很快就会变成非常强烈的快感,会很享shòu

    ,很舒服!现在打了,好吗?。”

    陈珊珊低垂着长睫毛的双眼,红着脸点了点头。

    路明站到刑床的另一端,面对着陈珊珊,而陈珊珊则很配合地微微分开双腿,露出胯部,以便让路明打她的阴部。

    路明举起手枪,把枪口对准她那被牛仔裤紧紧绷着的阴部,扣下了扳机。

    “噗!”枪声很小,就象与吹破一个气球相仿。

    “哎哟!”

    陈珊珊发出一声惊叫,她感到阴部被什么东西一撞,然后一阵刺痛,但似乎又不象中弹,她抬起上身朝下面看去,只见子弹嵌在自己阴部,弹头已经钻入牛仔裤,正卡在两瓣大**之间,而尾翼则还露在牛仔裤外面。

    原来,陈珊珊穿的那条灰绿色牛仔裤是加厚型的,又厚又硬,加上yn06…3型子弹本身的穿透能力又很弱,因此竟然没有能打进去。

    路明拔出那颗子弹,抱歉地朝陈珊珊笑了笑,说道:“你的阴部好厉害,连子弹都打不进去耶!”

    陈珊珊“嘤咛”一声,脸更红了。

    “我真舍不得打死你,”路明柔声说道,“我跟夏露去说一下,让你到我们公司来做一名淫女,好吗?”

    “不嘛,我要你打我!”陈珊珊看了看路明手中的枪,只见消音器口上还在冒着青烟,于是低声撒娇道:“再试一次嘛,好不好?多打几颗子弹,一定能打进去的!”

    路明叹了一口气,他看了看她的阴部,那里,牛仔裤已经被子弹射了一个洞,透过弹孔可以看见里面白色半透明的内裤。

    “打呀!”陈珊珊催促道,她感到自己快要**了,**正一阵一阵地从**中喷出。

    路明看着这个坚持要求受刑的女孩,举起枪再次瞄准她的阴部。

    陈珊珊那一双媚目眨也不眨地看着那指向自己下体的黑洞洞的枪口,等着它泻出炽热的子弹。

    随着一阵清脆的“嗒嗒”金属撞击声和子弹钻入**的“噗噗”声,四发子弹几乎同时射进了姑娘的阴部,把牛仔裤裆部打得稀烂,血尿立即飞溅而出。

    正面对陈珊珊阴部站着的路明感到脸上一凉,好象有什么东西溅在上面,他用手一抹,原来是一块一厘米不到的三角形肉屑,呈浅棕褐色,哇,是陈珊珊的大**!路明想。

    “啊——!”

    尽管有心理准bèi

    ,毕竟她?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快、无弹窗!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