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5 部分阅读

作者:1145892305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用辟式干了一会,阿坚站起身,而芷若仍然反捆双手仰面躺在床上,阿坚问道:「咱们再来一个新花样,怎么样?」芷若一面闭着眼睛回味刚才被奸淫时所带来的快乐,一面不假思索地回答:「坚哥,你尽管弄吧!今天晚上,我的**是属于你的,你愿意怎样折磨我都行呀!越是痛苦,就越是刺激,也就越让我兴奋哩!」听了芷若这番露骨的表白,阿坚只觉浑身燥热难禁,肉欲高涨!于是他赶紧用绳子把芷若的双腿和颈部绑到刑床的绞盘上,然后收紧绳子,使她不能动弹。

    接着他又从sm工具柜里搬出一台家用录影机似的机器,小心地放到床头柜上,并将电源插头插到墙上的插座里。机器面板左侧有两个仪表,分别是电压表和电流表,表的右边上下并立两个插孔,再右边有一个旋钮,是用来调节电压的,面板最右边是一个按钮式电源开关。

    接着,阿坚又取出一红一黑两根电线,电线的一头是插头,另一端是电极夹子,只见阿坚将两根电线的插头分别插到机器面板上的两个插孔里,然后将另一端的电极夹子夹到芷若的两个**上。

    芷若感到**一阵刺痛,她睁开眼睛,艰难地看了看连在身上的电线和床头柜上的机器,不解地问道:「坚哥,你要怎样折磨我呀?」「包你欲仙欲死!」阿坚答道。

    其实,阿坚心里非常明白,姑娘却是被蒙在鼓里呢!她即将受到的刑罚是电刑,这是sm游戏中最最残酷的一种刑罚,即使是最淫荡、最疯狂的性受虐狂也在这种刑罚下坚持不了几秒钟!

    芷若才第二次玩sm游戏,她受得了吗?

    「亲爱的,我们开始了,好吗?」阿坚问道。

    「噢。」芷若闭着眼睛轻声答道,她心里很好奇,不知dào

    等一会有什么酷刑施加在她身上,不过从眼前的情形来看,可能是电刑,要真是电刑就太好了。芷若心里想,坚哥,你不知dào

    我有多喜欢电刑呢,19岁那年的一个晚上,我在空无一人的街上被一个男人打劫了,他怕我及时报警,离开前用电警棍在我大腿及胸部各电击了一下,真的好爽喔!从此我就迷上了电刑,还买了女人防身用的电击器,经常偷偷一人在屋里电击自己的阴部、胸脯等部位,现在一天不使用电击器就会觉得浑身不舒服呢!

    于是阿坚轻轻按下了电刑机的电源开关,这时,电压表和电流表的读数都为零,然后阿坚按顺时针方向慢慢转动电压调节旋钮,只见两表的指针晃动着向右边偏过来,5v、10v、20v……当电压升到30伏时,芷若全身一哆嗦,呻吟了一声,只见她睁开眼睛,媚眼如丝,娇声道:「这是不是电刑啊?好恐怖喔!」「你怕吗?」「好怕喔!我会死吗?」「当然不会啦,相反,你会欲仙欲死呢!」「真的?那就用刑吧!」于是阿坚一下子就把电压升到75伏。

    「啊……!」随着一声惨叫,芷若全身猛地向前弯成弓形,腰部以上离开了床铺,而系在脖子上的绳子则深深地勒进了肉里,只见她全身关节僵直,牙关紧咬,双目圆睁,脸色苍白。

    阿坚见状,更是兴奋不已,于是又把电压猛升到120伏!

    「啊……!」芷若发出一声极其凄厉的惨叫声,身子猛地向上弓起,仅脚跟和肩膀与床铺接触,形成角弓反张状态,随后又猛地变成向前弓身,仅留臀部与床铺接触!

    在强dà

    的电流作用下,芷若就这样反复抽搐着,拉得绞盘「嘎吱」作响,旁边阿坚看得目瞪口呆,他从来没有遇到过一个娇弱的女孩子竟能爆fā

    出如此之大的力量!

    ……当芷若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自己住处时,余泓已经回来了。

    余泓今年23岁,身高约1.65米,长得非常漂亮,她有着一头飘逸的长发,常常穿着一件白色紧身短袖t恤和一条用米黄色斜纹布裁制的紧身牛仔喇叭裤,紧紧绷着她那高耸的**、平坦的小腹、圆翘的臀部和修长的大腿,使得女性优美的身体曲线暴露无遗!特别是她与盈盈一样,阴部很宽,被紧身的裤子一绷,显得特别性感!

    芷若看到余泓两颊潮红,一脸幸福,忙问道:「什么事使你这么高兴?」「告sù

    你耶,我选了12毫米口径的淫女一号子弹,用雷明顿l-2型狙击步枪发射!」「哇!12毫米口径子弹!会有很大的弹孔喔?好恐怖耶!」芷若仰起头,右手在自己左胸上比划着说道,好像子弹就打在她的身上。

    「还有呢!我一共选了五发子弹!」余泓得yì

    地补充道。

    「枪毙一个人,要那么多子弹干什么啊?」「听行刑女说,这次要让一名普通淫女来行刑,」余泓解释道:「如果第一枪没有打中我的心脏的话,那就要打第二枪、第三枪,所以她们叫我多选几颗子弹。」「那不是要把**打烂了?」「怕什么?我们女人的**生来就是供人蹂躏的,其中当然包括中弹啦!」「要是五颗子弹都没有打中心脏呢?」「行刑女说了,如果五枪都没打中,就不再打了,让我慢慢痛死!」余泓得yì

    地说道。

    「哎!你真的好幸福,终于要被枪毙了,可是我还不知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像你一样呢!我希望公司处死我的时候也采用枪毙。绞刑、电击刑等我都已经嚐过滋味了,只有枪毙没法预先体验一下。」「好啦,别发牢骚了,再告sù

    你一个好消息,」余泓说道:「青青已经同意让你来执行我的死刑了!怎么样?够刺激吧?」「哇!真的?」「绝对真的!」「太好了!」「不过今晚八点到十点这一档时间,你就不能接客了。」「嗨!那是小意思!」「还有啊,今天晚上与我一起被处死的还有另外两位淫女呢!」「她们是谁啊?」「就是和我一起去大陆救人的连晓菲与李嘉可啊!」「哇!什么时候让我也立一点功,好早点被处死!」芷若羡慕地说道。

    「不一定要立功啊,背叛公司也行啊!」余泓开玩笑道。

    「那不一样耶,喂,那个向大陆公安泄密的淫女会怎样死法?」「电刑,就在今天晚上!」「那太不公平了,她犯了这么大的错,还能用电刑处死!」芷若愤愤然道:「要知dào

    电刑是仅次于枪毙的最受欢迎的死刑之一耶!」「她这种电刑与众不同,是一种真zhèng

    的惩罚,晚上你看了就知dào

    了。」正在这时,李飒、李爽两位淫女前来看望余泓。

    李飒与李爽是两个不折不扣的漂亮女孩,身高1.65米,瓜子脸,剪一头男孩子般的短发。两人穿得一模一样,上身都是白色长袖衬衫,下身是磨得发白的黑色低腰紧身牛仔裤,用一条宽宽的皮带系住,衬衫下摆束在裤子内,脚蹬棕色高统皮靴。

    李飒与李爽是姐妹俩,李飒24岁,李爽22岁。她们在参加淫女后不久即被派到大陆去拓展**市场,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她们便先后在北京、上海、天津、杭州、南京、济南、青岛、大连、合肥、福州、厦门、广州、深圳以及珠海、汕头、海口等沿海地区建立了露露娱乐公司的分公司。接着她们又向这些地区的中小城市拓展,很快占领了苏州、常州、宁波、温州、南宁、湛江、柳州、三亚等地**市场。这些分公司,表面上都是一些合法经营的娱乐场所,但暗地里她们却掌握着一大批不同层次的应召女郎,可以为各阶层人士提供全方位性服wù

    。

    问题出在广东佛山,佛山分公司经理陈家文小姐在某酒店为一名嫖客提供服wù

    时,被大陆公安拘捕。当时正在广州分公司检查公司财务的李飒、李爽姐妹俩迅速赶到佛山处理公司业务。谁知,陈家文经不住公安的严刑拷打,供出了分公司的实jì

    情况,使得公司被查封,李飒、李爽被捕!

    当时正逢一年数度的严打时期,李飒、李爽和陈家文在被捕后第20天即被判死刑,立即执行!

    公司总部在李飒姐妹被捕第二天就决定派员前去大陆营救,余泓、连晓菲与李嘉可三人组成了营救小组,余泓任组长,她们取道香港从深圳入境,而武器弹药则走海路从湛江偷运入境,随后被秘密送往广州。

    余泓、连晓菲和李嘉可到达广州后以广州分公司为行动据点,迅速准bèi

    好了三辆汽车,一辆是载重量为10吨的奔驰厢式货车,是从江西上饶偷来的,挂上了伪造的佛山牌照。另一辆是八座尼桑面包车,是从湖南衡阳偷来的,挂了郴州牌照。第三辆汽车是一辆桑塔纳警车,偷自佛山中级人民法院。

    然后她们又让跟随她们一同前来的公司工程人员对那辆货车进行了改造,首先安装了遥控驾驶仪,再将驾驶室玻璃换成防弹玻璃,在车厢、驾驶室、发动机、油箱四周及轮胎周围加装了钢板装甲,在车厢前部高于驾驶室部位开了一个小窗口,并在车厢后面安装了活动跳板,以便其余两车可以驶入厢式货车内。

    …………佛山市第一女子看守所。

    10月17日。

    早上9:00时,随着“哐当”

    一声,铁门打开,两名女特警与一名男特警走进了关押李飒她们的牢房,这间可以关押十名犯人的牢房里现在关押着八名女死刑犯,另有两名女犯已于昨天被拉出去枪毙了。

    “张芹、刘敏!”男特警喊道。

    “在!在!”

    被喊到名字的两名才20多岁的年轻女犯站起身,轻声应道,她们知dào

    可怕的时刻终于来临了,几个小时后,她们的酥胸就要被子弹无情地射穿,她们那使男人消魂的**就要变成一具没有生气的尸体!

    这时,两名女特警迅速打开手中提着的皮箱,拿出粗麻绳将两名女犯五花大绑地捆了个结结实实。

    这两名女犯其实只是两个卖淫女,可是碰上严打,就被糊里糊涂地判了死刑!

    “李飒、李爽、陈家文、陈跃莉、张媚、王珊娜!”男特警又喊道。

    “在!”六人齐声应道。

    “你们准bèi

    一下,有什么遗言就写下来,明天将处死你们了!”说着三位特警推搡着两名女犯走了。

    虽然李飒等三位淫女十分向往枪毙,但死在大陆公安的枪下总是有所不甘,再说,没有死刑淫药,中弹后就会死得很快,那就不好玩了。李飒她们在这间牢房里已经关了20天,每天都有女犯被拉出去枪毙,每天又有新的女犯被关进来,平均关押时间不到四天,由于李飒她们不是大陆公民,在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死刑案件时耽搁了一些时日,因此才破天荒地被关押了20天!

    现在死神终于来到了她们的面前,明天,她们就要被枪毙了!

    晚上23:00时,一名女看守来收集女犯们的遗言,李飒她们什么都没写。

    18日凌晨4:00时,整个看守所突然电灯齐明,牢门大开,一队荷枪实弹的女特警进入李飒她们的牢房,六位女死刑犯被粗暴地用电警棍电醒,在一片呻吟、惨叫声中,她们双手被反缚,上身被五花大绑,然后推搡着被带到一间大房间,在那里,她们又被戴上脚铐,使她们只能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

    不久,陆续又有十多个女死刑犯被带进来,她们几乎清一色都是二十来岁的年轻女孩。

    那帮女特警可以说是穷凶极恶,女犯们稍有挣扎,她们便用电警棍疯狂地进行电击!李飒的**上挨了好几下,疼得她全身不住地抽搐。电警棍与淫女们使用的电击器不一样,虽然它的电压只有8…10万伏,但却会在电击处烧伤皮肤,使皮肤红肿、起泡!李飒替自己赖以骄傲的**惋惜,不过想到等一会自己的**就要被子弹打爆,也就释然了。

    这时,女特警打开通向另一个房间的一道门,从里面拖出八具女尸,尸身上还紧缚着麻绳,原来是昨日被枪毙的几位女死刑犯,显然被处死没有几个小时,尸体尚未僵硬。

    李爽抬起身子看了看,张芹与刘敏赫然就在其中!子弹穿胸而过,在左后背与左前胸各留下一个弹孔,弹孔周围是一大滩鲜血,血迹已经凝固。

    “你们这些社会垃圾,”一名队长模样的女特警开始讲话,“几个小时后你们将被处决,你们的家人将不能替你们收尸,你们的尸体将供我们年轻的女特警们作练习使用。”

    那名女特警转过身,又朝她手下队员说道:“现在你们分成两组,一组用电警棍电击那些女犯,要克服你们的害pà

    心理,要狠,不要心慈手软,否则你们不可能成为一名优秀的女特警!另一组练习枪毙犯人的技术要领,下手要准,一枪就击中目标。好了,开始吧!”

    女特警们立即分成两组。

    电击李爽的那名女特警似乎特别喜欢电击臀部,她把五花大绑的李爽翻过来,让她俯卧在地上。李爽一直穿着那条洗得褪色的黑色加厚型低腰紧身牛仔裤,臀部、大腿前部及大腿后部直到膝弯处均磨损得相当厉害,加上脏的缘故,因此这些部位显得发白发亮,形成了一个诱人的视觉中心。

    那名女特警拿着电警棍不停地电击李爽的臀部,随着“啪啪”

    的放电声和耀眼的电弧光,李爽不停地惨叫,全身剧烈抽搐。其他几位女死刑犯的遭遇也差不多,李飒惨遭蹂躏的部位是阴部,而陈家文则是**。

    再来看第二组。这一组又细分为三人一个小组,两人扶着女尸让她跪在地上,另一人站在其背后,双手持一支装了消音器的手枪对准女尸后心射击。很快,这些女尸的上半身就被射得千疮百孔了。

    半小时后,女特警们的训liàn

    结束了,偌大的大厅里只剩下她们十几个女死刑犯和八具女尸,显得阴森可怖。

    天慢慢亮了,女死刑犯们已经在水泥地上躺了两个多小时,紧缚在身上的粗麻绳深深地勒进肉里,加上电击造成的灼伤,使她们痛苦不堪。

    …………18日凌晨2:00时,一辆尼桑面包车悄悄开出广州市区向佛山飞驶而去,驾车人是李嘉可。

    10分钟后,一辆奔驰厢式货车载着桑塔纳也紧跟而去,车上是余泓和连晓菲两人。

    …………18日早上7:30分,女特警们再次回到大房间里,她们打开女死刑犯们脚上的脚铐,把她们架到停在外面的一辆解放牌大卡车上,然后汽车向刑场驶去。

    刑场在佛山市区的北面,是一个三面环山的山坳,一条窄窄的沙石公路蜿蜒通向山坳。整个山坳大约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地面是厚厚的黄土,压得很结实。

    8:30分,汽车到达刑场,12名男特警以及公检法的有关人员已经先一步到达。他们合力将五花大绑的女死刑犯们拖下汽车,让她们排成两行,两行间相距六米,而相邻两人间隔为一米,然后让她们跪在地上。

    接着两队女特警进入预定位置,即在每个死刑犯后面站一位特警,每个女特警手持一支“五六”式半自动步枪,枪口对准女犯们的后心。

    李爽跪在地上,只感到背部肌肉一阵阵的抽搐,她知dào

    ,自己只有几分钟好活了,只要一声令下,一颗锃亮的子弹就会穿透自己的娇体射入前面的泥土里。她低头看着自己的左乳,等待着一个象征死亡的血洞的出现。

    李飒跪在地上,侧头看看跪在旁边的妹妹李爽,想到子弹穿身之惨,突然感到一阵内急,一半是由于恐惧,一半是由于刚才阴部惨遭电警棍蹂躏,竟然失禁了,小便透过紧绷绷的牛仔裤“哗哗”地流了出来。

    跪在李飒另一边的是陈家文,由于极度恐惧,她已经跪不住了,整个身子几乎是趴在地上。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交代了佛山分公司的详细情况,已经有了重大立功表现,为什么还要被判死刑?

    “预备!”一名女警官发出口令。

    “咔嚓!”女特警们同时拉动枪铨,把子弹推上了枪膛。

    正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辆警车拉着警笛沿着沙石公路飞驶而来,后面跟着一辆大型厢式货车。

    “暂停行刑!”一名法官喊道。

    …………经过约三个小时的行驶,余泓、连晓菲和李嘉可于清晨5:00左右在佛山北郊会合。她们在通向刑场的那条沙石公路边上找了一个隐蔽的位置,将大货车停放在那里。然后三人驾驶着面包车来到距刑场最近的一座桥边,迅速在桥下安装了遥控炸弹,然后返回隐蔽点。接着她们把货车中的警车开出来,而把面包车开进货车,又放下了货车轮胎周围的活动装甲,做好了战斗准bèi

    。

    8:15分,余泓她们看着满载特警和死刑犯的车队从她们面前驶过。

    8:22分,余泓驾驶警车在前,连晓菲驾驶大货车在后,一路拉着警笛向刑场飞驶而去。

    汽车在距死刑犯们约30米左右的地方“嘎”

    的一声刹住车,余泓、连晓菲和李嘉可几乎同时跳下汽车,她们每人双枪在手,向刑场上的特警、公检法人员疯狂扫射!她们配备的武器是冲锋手枪,枪身呈长方体,约25厘米长,伸出枪身的枪管很短,仅6厘米,金属枪柄长12厘米,而插入枪柄的弹夹却有36厘米长,可以填装50发子弹,这种手枪每分钟可以发射600发子弹,不亚于一挺微型机枪。

    由于女特警是列队站着的,加上措手不及,没等她们反应过来已被全部击毙。旁边担任警戒任务的男特警开始还击,但由于他们手中的微型冲锋枪所带的子弹十分有限,因此被余泓她们打得只能躲在汽车后面。

    这时,李飒、李爽与陈家文已经认出了余泓她们,于是她们迅速爬起来跑向余泓这边。而其余女死刑犯则吓得屁滚尿流,纷纷瘫倒在地上,其中部分还被流弹击中陨命,如陈跃莉,脖子上挨了一枪,正倒在地上疯狂抽搐,伤口中“咕噜”、“咕噜”地冒着血泡,另一名女犯则额头中弹,鲜血流了一地,早已香销玉陨。

    余泓让连晓菲与李嘉可继xù

    射击,压制对方火力,自己把李飒她们一一拖上货车,然后一声令下,与李嘉可一起也跳上货车车厢,而连晓菲则爬上驾驶室,开车就走。

    剩下尚未毙命的七八名特警、公检法人员分乘两辆汽车随后追来。

    货车开过第一座桥后,连晓菲按下起爆钮,炸毁了桥梁,阻断了后面的追兵。

    奔驰货车在广佛公路上向广州方向飞速行驶着。车厢内,借着从前面小窗口中射进的一束亮光,余泓解开了李飒姐妹身上的绳子,替她们按摩因久缚而酸麻的身体,而李嘉可则站在小窗口前观察着公路前方的情况。

    “余泓,前方有路障!”对讲机中传来了连晓菲的声音。

    余泓迅速来到小窗口观察,见前方约600米处有两辆桑塔纳警车横在路中央。

    “晓菲,别理它,冲过去!”余泓命令道。

    “是!”连晓菲猛踩油门。

    随着猛烈的撞击,桑塔纳向两旁飞开,后面的武警四下乱窜。

    “太好了!过瘾!”李爽乐得手舞足蹈。

    接着她们又连冲两道路障。

    “余泓,后面有追车!”连晓菲通过对讲机向余泓报gào

    情况。

    余泓把车厢后面的两扇车门推开一丝缝隙,见后面有两辆汽车一前一后追上来,一辆是北京吉普,另一辆是金杯牌警用面包车。

    “用导弹干它吧!”李嘉可说道。

    “不!”余泓回答道,“现在警方不知dào

    我们拥有重武器,否则他们也调来重武器,那我们就死定了。”

    “前面有一条通往度假湖方向的公路,”余泓查阅地图后对连晓菲说,“我们拐上去,让警方搞不清楚我们到底要去哪里。”

    “是!”连晓菲应道。

    “来,我们跟后面的大陆警察斗斗!”余泓说着拿起一支狙击步枪,打开后车门,与李嘉可一起趴在地板上,向后面的汽车瞄准。

    虽然高速行驶中的汽车颠簸得很厉害,但余泓、李嘉可两人凭借高超的枪法和先进的自动瞄准仪器,只开了两枪,就打死了司机,打爆了轮胎,只见开在前面的那辆北京吉普“轰”

    的一声,冲进了路边的稻田里!

    余泓今天仍是平常的装束,上身穿一件白色紧身短袖t恤,下身穿一条米黄色斜纹布紧身牛仔喇叭裤,紧紧绷着她那圆翘的臀部和修长的大腿,使得女性优美的身体曲线暴露无已。她趴在地板上,双腿分开,一边向后面开枪,一边扭动屁股,使阴部在地板上不停地摩擦着。

    李飒背靠着面包车坐在地板上,笑着对余泓说道:“怎么?瘾上来啦?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很久没有被男人奸淫啦?”

    余泓回过头,淫荡地一乐,说道:“是啊,都是被你害的!十多天没得到男人精液的滋润了!”

    “我来帮你解谗。”李飒说着趴到余泓两腿间,脸正好在余泓的臀部,她一边亲吻余泓那圆翘丰满的屁股,一边用右手去搓揉余泓的右**,而左手则插到余泓身子底下,去摸她的阴部,如此三管其下,余泓立即“呃哼!呃哼!”地呻吟起来。

    与此同时,李爽对李嘉可也如法炮制,嘉可今天穿一条黑色皮短裙,从后面望去,裙内春色一览无已,李爽拉开嘉可那薄如蝉翼的白色蕾丝边内裤,直接去刺激她的阴蒂,很快四女乱成一团。

    “啾!”

    一颗子弹尖叫着从李嘉可耳旁飞过,打在车厢前装甲上,溅出一团火花,把情意迷乱的李嘉可吓了一跳,她抬头朝后面望望,金杯面包车仍紧跟在后面,相距约五百米。这种车性能很差,但开车的警察显然是在玩命了,把车开得飞快。

    李嘉可举起枪,将瞄准镜中带十字线的圆圈套住金杯车的左前轮,轻轻压下扳机。

    “砰!”枪声很清脆。

    一秒钟后,金杯车呼啸着撞进了路边的一家加油站。

    “漂亮!”李爽喝了一声彩,然后将左手中指猛地插入李嘉可的**。

    “啊——!”李嘉可一声惨叫,身子猛地弓起。

    …………“前面转弯,往惠州方向开!”余泓通过对讲机向连晓菲说道。

    半小时后,她们在惠州附近又回到了广佛公路。

    “嘉可,前面可能戒严了!”一直在观察路况的余泓对李嘉可说道。

    “怎么?”李嘉可忙来到小窗口旁。

    “你看,前方没有一辆车过来!”余泓回答道。

    “我们怎么办?”李飒、李爽闻言也凑过来。

    “快到广州了,我们跟他们大干一场,他们再要调重武器也来不及了!”余泓说道。

    “好!”李嘉可忙去准bèi

    武器。

    这次,她们从公司带来两种重型武器。一种是法国产供单兵作战使用的肩抗式自动寻的导弹发射器,操作非常简单,只要将十字准线对准目标就行,而且其抛射药只有六克,因此几乎没有后喷火焰,非常适合在狭小、闭合空间使用,导弹离开发射器0。5秒后,助推器点火,导弹进入自主飞行寻的状态。另一种是六连装火箭发射器。

    五分钟后,路障出现了。大约在一公里外的t字路口,四辆东风大卡车塞在路中央,车后面是五六十个手持微型冲锋枪的武警。

    “看来他们要对我们大开杀戒了。”余泓对李嘉可说道。

    “哼!五六十支冲锋枪对付我们六个女人,也太狠了!”李嘉可恨恨地说道。

    原来,警方估计她们会向广州方向逃窜,因此在广佛公路上布下了道道关卡。谁知她们竟中途逃向度假湖方向,打乱了警方部署,并一度失去了她们的踪迹。等到再度发xiàn

    她们,广东省公安厅下达了“坚决在广州城外消灭逃犯”的命令,这意味着警方只要死的,不要活的。

    “停车!”余泓通过对讲机向连晓菲说道。

    汽车在距路障约500米处停住了。

    余泓与李嘉可各抓起一具火箭发射器跳下汽车,以车厢作掩护,向四辆东风卡车和卡车后的武警猛烈轰击。刹那间,路障处血肉横飞,卡车碎片四下飞溅,顿时陷入一片火海之中!

    “上车!走!”大货车又向前高速开去。

    “哇!”李飒、李爽一边一个一把抱住刚跳上车的余泓与李嘉可,就往她们的芳唇上吻去,而余泓与李嘉可也报以热烈的回吻,一时间四人相搂相抱,在地板上滚作一团。

    …………“喂!喂!余泓,后面有好多汽车追上来耶!”连晓菲焦急的声音从对讲机中传来。

    余泓把车门拉开一条缝隙,发xiàn

    后面有七八辆警车高速追来,还一边追一边打枪。

    “用导弹打!”

    “是!”李嘉可应道,马上趴到地板上,将导弹发射器伸出车门缝隙,开始发射。

    “嗖!”“轰!”最前面的一辆警车飞上了天,并殃及紧跟其后的第二辆警车。

    余泓马上接过李嘉可手中的导弹发射器,并把另一具已装填完毕的发射器递给她。

    “嗖!”“轰!”就这样,不出一分钟,后面的追车全部报销!

    快要到达广州郊区时,余泓发xiàn

    前后均无可疑的车辆和人物,便命令停车,然后从大货车上开下那辆面包车,让李飒等人都换乘面包车,然后又把仍然五花大绑着的陈家文也提上汽车,连晓菲则在货车的驾驶员位置放了一个充气橡皮人,然后坐进面包车驾驶室,掉转车头往湛江方向驶去。

    在车上,余泓把遥控器接到手提电脑上,开始遥控驾驶那辆奔驰货车向广州驶去。货车周围情况在电脑荧屏上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不一会儿,大货车开到了广州收费站,那里是警方在得知广州防线被冲破后匆匆建立起来的最后一道路障,他们将两辆军用卡车堵在收费站入口处,卡车前站着一个连的武警,他们以极其密集的火力向渐渐驶近的大货车射击!

    驾驶室防弹玻璃被打破了,但轮胎及发动机有良好装甲保护的大货车仍然高速向路障冲去!

    子弹象暴雨般地打在车体上!

    100米……50米……20米……路障前的武警抱头鼠窜!

    10米……5米……在撞击路障的一刹那,余泓按下了遥控起爆按钮,车厢内二百公斤烈性**被引爆!

    刹那间,天昏地暗,半径三百米范围内的一切都不复存zài

    了。

    惊天的大爆zhà

    ,连远在25公里外面包车上的余泓都感到胆战心惊!

    …………余泓等人在湛江分公司住了一天,并让人把那辆面包车开到郴州扔掉,然后从雷州偷渡出海,顺利返回公司总部。

    为表彰余泓、连晓菲和李嘉可三位淫女,公司决定给她们最高奖励,即处以死刑!

    …………“余泓,恭喜你喔!再过几个小时,你就要被枪毙了耶!”李飒一进门就大声说道,“另外还要谢谢你救我喔,使我免遭大陆公安的蹂躏。”

    “说哪里话,我要谢谢你耶,”余泓回答道,“没有发生你们这件事情,我哪里能这么快就被处死喔?”

    “嘻嘻!这么说来,你真zhèng

    要谢的人应该是陈家文!”李爽说道。

    “陈家文这下可就惨了,不知她现在怎么样了?”芷若问道。

    “一直被关着,将在今天晚上8:30分被处死,就在处死余泓之前!”李飒回答道。

    “说到死刑,”余泓仰起下巴,十指交叉放在胸前,祈诚地说道,“我觉得时间过得好慢好慢,到晚上九点还有好几个小时呢!我都快等不及了!我好想立即就被枪毙,真的!”

    “中弹后一定很痛吧?”芷若问道。

    “当然会很痛啦,你想想啦,”

    李飒说道,“子弹在胸脯上打出这么大的一个洞会不痛吗?可是也很刺激喔,首先是绝望和无助,你想,你的生命掌握在别人手中,你被告知你将被枪毙,而你对这一切除了被动接受外别无选择,这种感觉真的好棒喔!”

    “唔。”随着李飒的描述,芷若沉浸在无限的遐想之中。

    “其次是行刑时那种极度恐怖感,”李飒继xù

    说下去,“你面对黑洞洞的枪口,耳中听着十秒倒计时,那绝对会令我连连**!”

    芷若把手伸进窄窄的牛仔超短裙,去抚摩自己的阴部,只见她两眼目光呆滞,如痴如狂。

    “第三呢?”余泓问道。

    “第三当然是中弹后致命的疼痛啦!”李飒笑道,“好了,言归正传,叫上李嘉可、连晓菲两人,让我们一起去女人乐园玩一次,好吗?”

    “好啊!”于是李飒、李爽、余泓、芷若、李嘉可、连晓菲六人从她们的住处凯悦大酒店50楼乘电梯来到28楼。凯悦大酒店1至5层裙楼为**表演部所在地,主楼6…30层为妓女部,其中28至30层为女人乐园所在地,31至60层为妓女与**表演人员住处。

    女人乐园成立才短短两个月,是妓女部的第四个组。异性组是传统意义上的妓院,那里有许多妓女供男人享用;同性组是女同性恋者的天地;**组专门接待具有**倾向的男人和女人,那里有很多喜欢性受虐的女孩供他们随意虐待、蹂躏;而女人乐园则专为那些喜欢性受虐、喜欢被强暴的女孩所设立。

    过去,女人的**常常被压制,大家认为荡妇**是可耻的,但现代女性的观念完全改变了,她们主动追求性需yào

    ,因此女人上妓院让男人奸淫已成为一件非常时髦的事情,并且成为女孩子们聊天时的保留话题,女人乐园就是有鉴于此而成立的。与此同时,做妓女也成了女孩们择业的首选工作,特别是露露娱乐公司,作为亚洲最大的**服wù

    公司,更使女孩子们趋之若骛。本地区的、大陆的、东南亚的,甚至欧美的美女纷纷前来应聘,这不由得使芷若想起了两个多月前她前来应聘妓女时的情景。

    …………玩**入了迷的芷若终于被校方开除,于是她决定到露露娱乐公司做一名妓女。

    应聘的这天早上,她刻意地打扮了一番,她穿上乳杯周围带有衬垫的白色肩带式胸罩,肉色丝袜,白色吊袜带,外面穿白色短袖紧身t恤和一条极短极窄的浅蓝色半旧牛仔裙,脚蹬黑色高统皮靴。

    当芷若来到凯悦大酒店露露娱乐公司妓女应聘处时,那里已经有二十多位女孩在等候了,其中有两位还是白人姑娘!

    走进接待处,一边墙上挂着两个大镜框,分别是《应聘细则》和《妓女应聘者应具备的条件》。

    并不是每个女孩都能成为妓女的,露露公司对妓女应聘者将作非常严格的考核,合格者成为“准妓女”,然后准妓女将被送到公司培训部进行各项性技术培训,培训合格后才能成为真zhèng

    的妓女,同时,她也成为了一名所有一切包括生命均由公司支配的淫女!

    但是,由于前来应聘的女孩成为淫女后会从此失去自由,而且淫女最终都将被处死,为避免当局查禁,因此露露公司招收淫女时还有一个不公开的条件,即前来应聘的本国女孩必须是:1。没有任何亲属、或与亲属从不往来;2。没有固定男友、女友;3。**居住。

    这样一来,符合条件的女孩就变得很少了,为了扩大来源,分布在世界各地的分公司就承担了一个额外的工作,即走私年轻女孩。特别是大陆地区,一些年轻美貌的女孩听说只要缴五万元人民币就可以到海外去赚大钱,就发了疯似的涌去报名,这些人当中,有大学生、中专生,甚至还有研究生,许多人还拥有令人羡慕的工作。公司总部收到这些各地发来的女孩后,经考核合格的送去培训,然后成为淫女,不合格的,则转卖给其他娱乐公司。

    芷若坐在接待室里焦急地等着,女孩子们一个一个地被叫进去,惨叫声和呻吟声不停地从里面传出来,大家相互间用眼神交换着信息,谁都不知dào

    里面有什么刑罚等待着自己。

    “芷若!”一名淫女出来叫道。

    “在!”芷若应声站起来。

    “进来!”芷若跟着那名淫女走进里间,一张大桌子后面坐着晓妮,距桌子约三米处放着一把椅子,那名淫女示意芷若坐到椅子上。

    “姓名?”晓妮问。

    “芷若。”芷若答道。

    “年龄?”

    “22岁。”

    “学历?”

    “大学三年级。”

    “有**经验吗?”

    “有。”

    “第一次被男人奸淫是在什么时候?”

    “19岁。”

    “有固定男友吗?”

    “没有。”

    “与女人做过爱吗?”

    “没有。”

    “喜欢与女人**吗?”

    “有一点点。”

    “玩过**吗?”

    “玩过。”

    “喜欢玩**吗?”

    “很喜欢!”

    “有过群交经验吗?”

    “有过几次。”

    “喜欢被男人**吗?”

    “喜欢。”

    “想被男人**吗?”

    “想。”

    “害pà

    死亡吗?”

    “不怕。”芷若接着说道,“不过我不喜欢生病死亡或者衰老死亡,我喜欢被人家杀死!比如在玩**时出意wài

    或用刑过度等原因引起死亡。”

    “那么枪毙、绞刑、电击、毒气刑这四种死亡方式中,你比较喜欢哪一种?”

    “唔……”芷若歪着头想了一会儿,然后红着脸轻轻说道,“我比较喜欢中枪死亡,枪击,好刺激的!”

    “好!”问到这里,晓妮拿出一支微型电击器,将电压调到10万伏,然后递给芷若,“你用它电击你自己的阴部或**!”

    芷若最喜欢玩电刑,她接过电击器,艰难地微微分开双腿把电击器伸到裙子底下顶在自己的阴部,然后毫不由于地按下了电击开关。

    “啪!啪!啪!”电击器连续放电,耀眼的电弧光透过厚厚的牛仔布仍清晰可见。

    “啊——!”芷若发出一声尖厉的惨叫,全身猛地一挺,然后瘫倒在地上。

    “很好!”晓妮说道,“下面一个项目是**,你愿意继xù

    吗?”

    “愿意。”芷若轻声说道,她只觉阴部如刀刺一般疼痛,两条腿更是如同瘫痪一般不听指挥,只是一个劲地抽搐着。

    这时,上来两名淫女,将芷若拖到另一个房间,在这里,她将接受**测试!

    …………“欢迎光临!”两名淫女替余泓一行人拉开玻璃门,把她们请进女人乐园。

    “里面还有没有空的房间?”李飒问道。“有!现在是下午,还没到点呢,晚上就忙了!”一名淫女回答道。“喏,我来介shào

    一下,”李爽说道,“这三位是余泓、连晓菲和李嘉可,她们都是咱们妓女部的,今天晚上就要被处死了,你们有什么好一点节目,让她们最后享shòu

    一下。”

    “哎呀,真的?你们就是余泓、连晓菲和李嘉可?”另一名淫女说道,“大名鼎鼎,与大陆警方那一仗干的真漂亮!晚上用什么刑啊?”

    “用枪毙方式处死耶。”余泓回答道。

    “好舒服!”那名淫女羡慕地说道。

    “谢谢!”余泓道,“我相信你也很快会被处死的。”

    “但愿啦!”说话间,她们来到四号房间,两名淫女把余泓等人让进房内,说道:“这里是**室,你们谁愿意被**?”

    “我!”芷若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快、无弹窗!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