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1 部分阅读

作者:1145892305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那人的**非常巨大,任何女人见了都会爱煞,它撑得我的嘴几乎要裂开。

    我先上下活动几下,然后趁势让它进入喉咙的深处,尖端碰到喉咙的粘膜。

    在这刹那,那人发出他那特有的声音,随后开始挺腰,我的嘴则配合他的动作,嘴巴也尽量用力缩紧。当呼吸困难到极点时,会转变成性感的刺激,这是从a片中学来的知识,我要体验这种感觉,所以便忍受着阻塞喉咙的痛苦,豁出去了,开始用嘴唇用力磨擦**。

    不一会,他突然从我嘴里拔出**,拉起我的头发让我抬起头,在我那充满陶醉感的脸上淋上乳白色的粘液。啊!腥腥的,是男人的精液!我赶紧学着a片中女主角的样子又一口含住还在射精的**,把剩馀的精液全部接受下去。

    由于是有生以来第一次得到男人的精液,我立kè

    醉了,我感到**在一阵阵地痉挛,**在一股股地狂喷,我支持不住了,我惨叫着倒在地上。

    我以为这就完了,谁知另外一个男人马上接了上来。

    「嘿嘿,现在该轮到我舔你了。」说完,他取下我的贞操带,不由分说地让我分开大腿,坐在椅子上,然后仔细地欣赏着我那向左右分开到极限的双腿,并用手指从下向上,挖弄**间的裂缝。

    裂缝向左右分开,从里面露出迷人的**口,薄薄的小**沾满了**,在灯光下发出诱人的光泽。

    突然他将脸埋入我的阴部,刹那间我的全身一阵紧张,手也用力抓住椅子的扶手。他不愧是个中老手,舌头的动作非常微妙,绝不会从开始就一口舔到要害处,他先在阴部的四周慢慢地舔,等到我快要达到兴奋的高峰时,这才去猛攻**。

    他的舌头从大腿根迂回到长毛的地带,并在那里开始来回摩擦。不一会我已是上气不接下气,对淫邪的期望,不由得使**滚滚而出,我用手把他的头紧紧地按在自己的阴部,并不停地扭动下身。

    就在这时候,他的舌头突然侵入**口。

    「啊……」我痛快得惨叫起来,身子尽量向后仰,采取把秘密的溪谷完全交给他的姿势,他跪在地上,一面用自己的手安抚硬挺的**,一面把头埋在我的大腿间来爽我。从**中心涌出来的快乐的冲击,使得我不停地喘气,也不断地呻吟。

    「啊,快来插我吧!」我终于清楚地要求道。

    我真是一个十足的贱货,我竟会主动要求他们来**我!

    在以后的几个小时里,他们轮番上阵,对我大肆奸淫,直到我奄奄一息。

    在以后的十几天里面,他们一直把我关着,每天都有十多个人来**我。**、**、乳交,他们变着法儿玩弄我,直到他们又抓到了一个新的女孩!

    ……路明闭着眼睛,张欣跪在他双腿间正在吃他。突然路明感到一阵电击般的快感透过下半身,冲进了大脑。只见张欣用嘴含住了路明的**,正用她的舌头一圈一圈的磨擦着他的**,阵阵暖流涌入他的身体,几乎要将路明熔化在张欣的两片热唇之中。

    一会儿后,张欣又已坐到路明身上,用她温暖多汁的**,在路明的**上上下套动,湿滑的**顺着**流下!

    终于在张欣不断的套动、鼓励下,**辣的精液决堤而出,冲向孕育生命的宫殿,填满她每一寸空隙。

    张欣一直到所有的精液都被榨乾后才停止动作,趴倒在路明身上,让路明无力的抱着,一滴一滴的精液也禁不住地心引力的牵引,又从张欣的**流到路明的肚子上,再流到床单上。

    第三个讲故事的是晓妮。

    ……我认识路明之前是一个妓女,白天在大学读书,晚上就去街上守候,记得那是我第一次接客,接的是一个二十五、六岁的青年人,他好像很有钱,把我包了整整十天。

    他先要我进行**,由于是第一次,我涨红着脸,不敢将头抬起,心里默默想着从a片和黄色书上学来的**方法,于是不由自主的将他的**含入口中。

    我起初先以舌尖在他的**四周轻轻舔着,又时不时轻咬一下,美得他全身一直颤抖不已。接着我再以舌尖轻轻舔整根**,这种刺激令他舒服异常,他坐在椅子上伸直了双腿,**也更粗更大,于是我也更卖力地**。

    我先将他**完全含入,再轻轻地吐出来,完全照着黄色书上所写的方法去做。如此的上下套动了约五十下以后,他的**不禁上下颤动起来,连那小腹也加快挺动,同时还一个劲地呻吟:「心肝宝贝……快动……我……我要射了……嗯……」不一会儿,他全身一抖,精液像机关枪般「吱吱」的射了出来。我看了他一下,便大口大口地咽了下去。

    但由于他已吃了淫药,**竟然没有疲软下去,反而更见茁壮,**被我吸得红里发紫,射了精后仍是一跳一跳的,好不惹人喜欢。

    于是他立kè

    将我抱上床,便迎头压了下来,然后他握着自己的**摸准我的**口就往里塞。

    由于我还是处女,因此觉得很痛,忙要用手推开,不料,他早已将我抱紧,使我不能动弹,然后便用力插进去,我痛得惨叫了一声。

    他说道:「你痛了吗?你若打算不痛,先和我亲亲,我便不使劲。」我只得将头摆正,任他亲吻。

    他又道:「这还不成,你得将舌头伸入我嘴里,不然还要使劲。」我无奈,赶紧将舌头送入他嘴里,他快意异常,下边亦不再用力,只轻轻挺送,半晌才全部送入。

    就这样干了一个多钟头,他始终没有放纵。

    当他快要射精时,他问我:「宝贝,射在你体内好吗?」「这一次……就……就让你……射在……里面……吧!」于是他立即加快动作,不一会便将一股股**辣的精液射入我的身体深处!

    而我则用**紧紧地挤压他的**,直到榨乾他最后一滴精液。

    在以后几天里,我们一直关在房里**。这些**都是基于生理上的需yào

    ,因此我戏称这种没感情基础的**为交配,满足后二人便倒头大睡。

    其实**时他是将精液射于我的阴毛上、腹部,乳交时便射在我的胸部上;而**便射于我的脸或口中,有时射歪了便射到我的头发上。而我充其量只是用手将它涂匀于皮肤,或不管它就躺下睡着了。

    ……这时,轮到吃敏敏了,她爽快地脱下牛仔裤,分开双腿平躺好,随即又拿过两只枕头叠起来垫到屁股下面,以使阴部更加突出。

    「来吧!让我好好地爽一爽!」敏敏淫淫地说道。

    路明立kè

    跪到敏敏两腿间去亲吻她的阴部,他一边吻还一边用两根手指在敏敏的**中左搔右钻,弄得敏敏几乎都要溶化了,她拼命的扭动着腰,感到自己的淫精已提前涌出,顺着路明的手指、手掌、手肘滴到了床上。

    正感到欲仙欲死之际,突然感到有一个圆粗的东西插入了自己的**,她张开眼一看,只见路明捏着一个草莓,在自己**中进进出出地插弄,草莓上沾满了淫精,乳白色的,如同沾了奶油,十分诱人。路明拿起沾满**的草莓,满yì

    的送入口里咀嚼着。敏敏心中赞叹着,这真是个好主意,从前为何没有想到草莓也可以这样吃呢?

    路明又沾了一个,送到敏敏嘴边,敏敏闻了一下,一口就把它吞了下去。众位淫女见状,纷纷如法「泡」制,而敏敏则陷入更深的狂乱之中。

    在敏敏一次又一次的兴奋的颤抖中,大家把所有的草莓吃完了。此时的敏敏已经lì

    了十数次的**,娇躯上泌出无数细密的汗珠,双颊绯红,开着口不停地喘息着。

    路明知dào

    敏敏的底细,晓得光这样还不能完全满足她,于是又打开床边的电动**按摩器,将探头插入敏敏的**。

    「啊……」只听一声惨叫,敏敏全身如同得了疟疾般颤抖起来,双腿乱蹬,媚眼如丝,阴部两片肥厚的大**紧紧夹着高速旋转的探头,弄得**四溅!

    ……几分钟后,敏敏终于忍受不住残酷的蹂躏,惨叫着昏了过去。

    「盈盈,该你了!」路明从敏敏**中拔出电动**按摩器对盈盈叫道。

    这时的盈盈早已等不及,她迅速脱掉衣服,躺到床上。刚刚苏醒过来的被电动**按摩器折磨得如痴如狂的敏敏也顾不得洗澡,一翻身跨骑到盈盈身上,伸手就去摸盈盈的**……十四、迷人的**在大家的全力经营下,公司业务越来越好,妓女部和**表演部的女孩人数已经超过400人,加上其它几个部,公司总人数已达500馀人。公司还在郊区太平山顶建造了一座庄园式的大型基地作为总部,原公司所在地全部归**培训部,另外公司买下了本市最大的饭店——凯悦酒店作为妓女部和**表演部用房。为配合公司职员的性需求,公司还成立了行刑部,专门负责对职员实施**。

    为便于更好的发展,在盈盈的提议下,公司还实行了淫女制,即将公司的女职员分为三等:a级淫女、b级淫女和c级淫女。

    a级淫女共6人,即盈盈、敏敏、晓妮、夏露、佳仪和张欣;b级淫女共约有40馀人,即公司行刑部的行刑女,她们熟悉各种刑具的操作,主要负责给淫女提供**服wù

    ,经理是柳青青;c级淫女为妓女、**表演人员和淫具开发部的职员,经理分别为晓妮、佳仪和敏敏。

    盈盈还制订了「淫女制」,细则:1、公司的女职员必须加入淫女,淫女实行供给制,并实行军事化管理,下级淫女必须绝对服从上级淫女。淫女住宿全部由公司提供,每两人合住一套房子,包括一个卧室、一个客厅和一个卫生间。其中卧室兼作小型私人行刑室,里面放置了一些常用的刑具,如:悬吊装置、拷问架、小型电击设备、绳子、手铐、电动**按摩器等等。

    2、每位淫女均发给一张《淫女证》,凭证可以享shòu

    公司里提供的各种性服wù

    ,如:被公司提供的男人奸淫、享shòu

    各种**的乐趣、使用公司里配备的各种大型淫具等等。淫女之间也可以相互**。

    3、对表现优秀的淫女,公司将提供奖励,一般是给予一次额外的非常残酷的**,如电击刑、绞刑、**等等,最高奖励为处以死刑。

    4、对表现不佳的淫女,公司将处以一定时间内不准享shòu

    性服wù

    的处罚。

    5、淫女不得中途退出,淫女为公司服wù

    的最小年龄为18岁,最大年龄不得超过26岁。超龄后,由公司负责处死。

    6、a级淫女有权随时判处一名b级或c级淫女死刑,执行方式由a级淫女确定。

    实行淫女制后,效果极好,各位淫女纷纷比以前更加卖力地为公司服wù

    。特别是妓女部,利润直线上升,因为众位淫女为客人进行性服wù

    时,不像其它妓院里的妓女那样,由于把**看作是赚钱谋生的手段而常常敷衍了事。淫女在与客人**时,都非常投入、非常主动,她们愿意满足客人的各种要求,因此拥有近300位淫女的妓女部天天宾客爆满,每位淫女每天要接客3-5人次!

    不久,妓女部进一步扩充规模,内部分成三个组,即异性组、同性组和sm组,以适应不同需yào

    。其中sm组的接待室就好像是一个小型行刑室,在床的周围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刑具和淫具,就是床也是特制的,可以很方便地把人捆绑在上面……这里是嫖客和妓女消魂的真zhèng

    乐土!

    为了增强效果,妓女部所有接待室的门均不隔音,因此走廊上一天到晚都充斥着从各个房间里传出来的呻吟声和惨叫声!特别是sm组所在的区域,那从各房间传出的一声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彷佛使人感到已经到了十八层地狱!

    ……这一天,**培训部有10名学员结业加入淫女,按惯例公司将为她们举行加入仪式,仪式上公司还将表彰为公司作出杰出贡献的c级淫女晨晨和菁菁,并给她们以最高奖励——死刑。

    晨晨将被处以枪毙,菁菁则准bèi

    用淫具部刚刚研制出来的断头机处死。在处死前,公司还将给她们全套**服wù

    ,并由副总裁a级淫女盈盈作陪!

    ……公司总部一号行刑室。

    敏敏等人早早就来到了行刑室,公司共有五间行刑室,其中一号行刑室面积最大,设备最全、最现代化,并是唯一一间可以执行枪毙的行刑室。

    走进行刑室大门,里面是一间长约80米、宽约30米的狭长型大厅,整个大厅没有一扇窗户,高高的立体结构天花板上打着天蓝色泛光灯,两边雪白的墙壁上挂着各式各样枪枝、皮鞭、手铐、铁链……等刑具,靠墙排列着几十台大型刑具,如各种电击装置,绞刑架,各式悬吊设备,断头机,以及其它各种令人毛骨耸然的刑具和淫具。房间中间天花板上安装了两条平行的导轨,导轨上有二十部滑车,每部滑车上都挂下来好几条铁链。

    房间尽头一面的墙壁特别厚,并有子弹缓冲吸收装置,以便接收穿透人体后的子弹。在距墙壁约五米的地板上划有一条红色横线,这里是将要被处决的淫女站立的地方,距墙壁约十米的地板上则划了一条白色横线,这里是行刑女站立的地方,公司要求被枪毙的淫女在行刑时必须面向行刑女站立,中弹部位一般为左胸部。

    被送到这里进行蹂躏的淫女都将受到极其残酷的折磨,行刑女根本不把她们当作人来对待,也不会考lǜ

    淫女能否能忍受得了,因此在行刑过程中发生意wài

    死亡的事件时有发生,而且几率高达10%左右,也就是说,十人进来就有一人死亡!同时在这里执行的所有刑罚,包括死刑,都将进行实况录像,以便供淫女们观看、淫乐。

    尽管是这样一种可怕的地方,但它却确确实实是淫女们平时谈论最多也是最喜欢去的一个地方,淫女们常以能进入一号行刑室并让人蹂躏折磨得不能动弹为荣!公司也把能进入此地并接受虐待作为一项奖励措施,因此淫女们纷纷为此而拼命为公司工作,以便能经常来这里享shòu

    一番!

    今天,除了10名学员,公司还请了部分淫女到现场观看,其他淫女则通过闭路电视收看。

    8时整,盈盈、晨晨和菁菁在6名行刑女的扭送下来到行刑室。

    只见盈盈穿一条大腿前部及臀部磨得发白发黄的加厚型石磨蓝紧身牛仔喇叭裤,上身是白色紧身露腰t恤。

    晨晨则穿一条发白的紧身石磨蓝牛仔裤,脚蹬黑色高统皮靴,上身是一件黑色露腰紧身t恤,长发漂逸,非常性感漂亮。

    菁菁几乎全裸,只穿了白色镂花吊袜带和肉色长统袜,脚穿黑色高跟鞋,没穿内裤也没带胸罩,双峰坚挺高耸,剪一头极短的男孩式短发,显得极为淫荡!

    6位行刑女身着行刑女的标准装束:黑色高统皮靴,肉色长统袜,黑色皮革吊袜带,极小极窄的镶有许多金属铆钉的紧身黑色皮三角内裤,黑色皮胸罩以及长及上臂的黑色皮手套,左侧大腿上绑一个黑色皮套,里面插着电击器微型电击器,右侧大腿上则挂一枝微型手提机枪,一派典型sm女郎打扮。

    在夏露宣bù

    「淫女加入仪式既晨晨和菁菁表彰行刑仪式」开始后,行刑女给盈盈她们拿来了三套装备要她们换上。盈盈一看,装备很简单,它们是:黑色高跟鞋、肉色长统袜、黑色皮吊袜带、上有金属铆钉的黑色皮项圈、几条白色粗麻绳、一副手铐和一个平时常用的微型电动**按摩器。

    盈盈她们迅速脱下原来的衣服,换上了装备中简单的衣服。然后行刑女走上前,不由分说,就用电击器在她们的阴部一捅,高达一百万伏的电压令晨晨和菁菁她们连惨叫声都未曾发出就被击倒在地!

    盈盈由于几乎每天都要用这么高的电压蹂躏自己,因此耐受力稍好些,她双手捂着被电弧击中的阴部,惨叫一声跪了下去。见状,另一名行刑女一手抓住盈盈的长发让她仰起头,一手用电击器去电击盈盈的胸部,只听见「啪!啪!」两声,两道蓝色电弧先后击中盈盈的**!在凄厉的惨叫声中,盈盈瘫倒在地。

    她感到自己肺部好像被抽乾了空气,空荡荡的,她拼命呼吸,可无济于事。

    她俯卧在地上,头不可思议地弯在一边,她可以看到自己两条腿在无力地蹬动,但就是控zhì

    不了它们,好像双腿不是自己似的,一点也不听指挥。

    她感到压在身下的**痛得要命,想翻过身来,但身子一点都不能动弹;她想大声地呻吟出来,可嘴巴张了张却没有声音……她终于昏了过去。

    这时行刑女开始给她们带上皮项圈,接着在她们**中插入按摩器,并调到最强档外加脉冲电击!刹那间,盈盈她们被从昏迷中电醒,并坠入了痛苦和快乐的双重地狱!

    可是行刑女给她们的装备还没完,现在行刑女拿起绳子开始捆绑她们,只见行刑女用绳子先在盈盈脖子上紧紧地绕了一圈,然后将绳子合成双股拉到胸前,并在锁骨联合处、乳沟、上腹部及耻骨上缘连打四个结,接着又将绳子由前向后从两腿间穿过拉到背后,并刚好使其紧紧地嵌入大**内并抵住按摩器以避免按摩器在人体挣扎时滑出体外!然后又将绳子在后腰部打了个结,接着把绳子分成两股从两侧腰间绕向腹部并在分别钩住上腹部及耻骨处两绳结间双股绳索中的一股后又调头绕回到后腰部打了个结。如此这般,行刑女又在盈盈的**上下两缘作了同样捆绑,然后行刑女又将绳子从背后拉到盈盈的颈部并在脖子上缠了一圈打上结。

    这样一来,盈盈胸前自上而下的双股绳索由于四个绳结关系被钩拉成三个菱形,加上**上下两缘及腰部的三道绳子,盈盈如同穿上了一件由绳子组成的网状背心,并由于绳子的压迫,两个**显得更加丰满、坚挺!接着,行刑女又用绳子将盈盈的双腿在脚踝处紧紧地捆绑起来,最后又将她的双手扭到背后并用手铐铐好。

    与此同时,晨晨和菁菁也已由她们各自的行刑女用这种「**蚀骨催淫捆绑法」捆绑完毕。这时三位淫女已无法忍受从**中传来的越来越强烈的刺激,她们呻吟着在地上不停地扭动、翻滚。

    十位即将成为淫女的女孩一边羡慕地看着三位痛苦不堪的淫女,一边憧憬着美好的未来,心里充满了幸福感和响往感,因为她们成为淫女后也可以这样经常被人家蹂躏、折磨,甚至处死!

    敏敏、夏露等每人**中都插着微型**按摩器,她们将按摩器振荡频率置成最强档,但电击强度均置为最弱档,这样放电时**内仅有中度刺痛感,既可使她们获得极其强烈的快感,又不至于因无法自控而失去知觉。现在敏敏她们基本上每十分钟左右泄一次身子,大量的**和淫精透过紧绷绷的牛仔裤不断地流出来。

    我们再来看盈盈她们。

    这时行刑女开始喂淫女们吃淫药。

    淫具部研制出了多种类型的淫药,有**淫药,药性较温和,主要在**时服用,也可在淫女相互奸淫时使用,服用后能使淫女**极度高涨,**大量分泌;**淫药,男女**时使用,淫女服用后,极易获得**,平均每十分钟就可泄一次身子,而且必须连续被男人奸淫三次以上,否则将会不断泄身而亡;行刑淫药,淫女服用后不但**高涨,而且对各种刑罚的耐受力大大增强;死刑淫药,淫女在被处死前服用,可使淫女在临死前再一次到达**,并大大延长行刑后的存活时间。以枪毙为例,不使用死刑淫药,则中弹后30-60秒即死亡,而服用淫药后,则需3分钟左右才会死亡。

    淫女们现在吃下了行刑淫药!

    第一项刑罚是悬吊。只见行刑女一按电钮,从滑车上垂下来三个用铁链连着的金属钩子,行刑女用钩子分别钩住躺在地上的三位淫女脚踝处的绳结把她们倒吊了起来!三位淫女头部离地约一米,由于极度不舒服,她们不停地扭动身躯,在空中晃来晃去。

    这时,一名行刑女将一台约80cm见方的仪器推到正在受刑的三位淫女的旁边,从里面引出九条电线,电线的尽头是金属电极夹,只见行刑女将这些电线一一连到三位淫女身上,每人三条:其中两条阳极,分别夹在两个**上;一条阴极,夹在业已勃起的阴蒂上!

    盈盈看着行刑女在自己身上安装电极,尽管她非常渴望被人家蹂躏,但芳心仍吓得「怦怦」直跳,因为这里毕竟是令人又爱又怕的一号行刑室!这次行刑,包括盈盈在内的三位受刑人除晨晨和菁菁知dào

    自己将被处死外,事先均未被告知其它刑罚的内容,只是知dào

    主要以电刑为主。

    盈盈正在胡思乱想,突然**和阴部一阵剧痛,忍不住发出一声惨叫,顿时全身肌肉猛的绷紧,双目圆睁,脸色煞白,口中不停地发出痛苦的「呜呜」声。

    这种电刑与公司传统的电击刑不同,它的电压不高,一般为100至150伏,但电流较大,且呈持续状,对神经系统刺激极大。

    我们来看晨晨和菁菁,这时菁菁已翻着白眼昏迷过去了,只见她全身绷成角弓反张状态,脖子后仰,阴部粘乎乎的一团糟,**、淫精掺和着小便,顺着腹部、乳沟一直流到脸上!

    晨晨的情况也差不多,只是尚未昏迷,她全身不停震动,被反铐在背后的双手无望地挣扎着,嘴里不住地发出「啊啊」的呻吟声!

    约五分钟后,盈盈对电击已适应了。持续电击与脉冲电击不同,机体对前者在一定时间后能够产生适应性,即此时受刑人已感觉不到电流通过人体时产生的剧痛了,其实电流依旧,疼痛依旧,只是感觉麻木了而已。

    只见盈盈一边不停舔食着流到嘴边的**,一边淫淫地对行刑女说:「喂!

    给我来点厉害的嘛,人家啥感觉没有!」见状,行刑女们哭笑不得,一名行刑女走上前,一下子把电压调到了四百伏特,只见盈盈「啊!」的一声狂叫,身子弹了两弹,一挺,昏过去了。

    第二项刑罚是「小便失禁表演」。

    首先是菁菁,行刑女把她放下来喂她喝了约500ml开水,然后重新又将她倒吊起来,另一名行刑女走上前,将她腰间的**按摩器控zhì

    器开关拨至最强电击档。刹那间,从菁菁的**深处传来沉闷的「啪啪」的放电声,与此同时,菁菁全身剧烈扭动,口中狂呼乱叫,就像丢入油锅里的活鱼,拼命挣扎!

    「啊……啊……我……受……受……不了……啊……!」约半分钟左右,菁菁的小便就失禁了,由于她双腿紧紧的夹在一起,小便未能喷得很高,只是呈散射状喷出,然后像雨一样落将下来,整个身子沐浴在小便中!

    接下来是盈盈和晨晨联合表演。行刑女把她们放下来,并解开盈盈腿上的绳子,让她双腿分开坐在椅子上,晨晨则跪在盈盈的面前。一名行刑女喂盈盈和晨晨各喝了约500ml开水,然后命令晨晨用嘴吮吸盈盈的阴部,将盈盈的小便吸出来并吃下去。

    晨晨将脸埋到盈盈阴部,扭动着身子用劲吮吸,由于双手被铐在背后,加上盈盈阴部还嵌着两条绳子和一个按摩器,看上去不太容易用得上劲。但晨晨吸得非常卖力,不一会,在按摩器的强烈刺激和晨晨大力吮吸的双重作用下,盈盈再也忍不住了,小便喷射而出,浇了晨晨一脸。而晨晨不敢怠慢,立即将口对准水柱,大口的吞咽!

    与此同时,晨晨自己的小便也失禁了,只见大量淡黄色的小便从她两腿间流下,一直流到了地板上!

    第三项是骑「木马」。

    所谓「木马」,外型是一根长长的木头,做成三角柱体,被架到胸前高度,尖尖的那面朝上,有座像马头的木头接在前方。三角柱体木头的中部有一个类似**状的东西斜斜的向上突起。三角木的下方安装有类似单车踏脚的一种装置,可以蹬动,随着踏脚的蹬动,那**状东西会一伸一缩。

    盈盈等被解开脚上的绳子,取出**中的按摩器,然后被行刑女一边一个的架着抬上了木马,使木马背上的**状东西刚好插入**,刑女让她们把上身靠在木马头上,双脚踏在踏脚上,这时全身的体重压在尖尖的马背上,阴部的麻绳深深的被压入**中,马背上又粗又长的**几乎顶到子宫,流出的**从斜斜的马背上流下一直滴到地板上!

    行刑女命令马背上的淫女用力蹬动踏脚,可是踏脚一蹬动,那巨大的**立即在体内**不已,其巨大的**下缘刮擦着紧紧包裹着它的**壁,产生一阵阵令人无法忍受的极其巨大的快感,这种快感从**一直传到大脑,令晨晨那颗芳心几乎要从胸腔中蹦出来!

    不一会儿,晨晨再也忍受不住这种强烈的快感,她哭着停止了蹬动踏脚。见状,行刑女立kè

    把手中的电击器往晨晨的胸部捅去,只听「啪」的一声,一道耀眼的电弧击中晨晨那凝脂般的高高隆起的坚挺的酥胸,「啊……!」晨晨发出一声惨叫,差一点从木马上掉了下来!为了不被再次电击,晨晨只好机械地蹬动双腿,任凭那**在自己体内直冲横撞!

    第四项是电击刑。

    行刑女解开盈盈、晨晨和菁菁身上所有的绳子,只剩下脖子上的皮项圈没有去掉,然后将她们拖上电刑行刑台,四肢分开呈「大」字形仰面躺好,盈盈等人经过前三轮酷刑的摧残,早已劲疲力尽,她们全身软绵绵的任凭行刑女们摆布。

    只见行刑女用金属扣子将盈盈等人的四肢及腰身固定在电刑行刑台上,然后拉过两个阳极,分别固定在她们左右**上,接着又调整放电阴极,使其对准她们的阴部并相距约一米。做完这些准bèi

    工作后,行刑女合上了电源开关。

    「啊……!」随着「啪」的一声巨响,三台电刑行刑台同时开始工作,放电阴极向盈盈等受刑淫女的阴部射出了一道一米多长的蓝色电弧,盈盈等全身猛的一弹,几乎同时发出了一声嘶力竭的惨叫声。

    深知电击滋味的十位准淫女只觉阴部一阵痉挛,十股**同时喷射而出!

    她们觉得做女人的最大乐趣莫过于被心爱的男人奸淫和被各种酷刑蹂躏!她们能够想像电流通过自己娇躯时那种欲仙欲死的快感!

    脉冲状的电击仍在继xù

    着,随着夺人心魄的「啪啪」放电声和「哧啦哧啦」的电击声,只见盈盈、晨晨和菁菁的阴部火花四溅,全身抽搐不已,整个行刑室内充满了淫女们此起彼伏的凄厉的惨叫声。

    「啊!……爽……哼……好爽……啊啊啊……丢……丢了……爽……」这是盈盈。

    「啊……!救……啊……!」这是晨晨。

    「啊……啊……啊……」这是菁菁。

    说话间,电刑行刑台发出了一次持续十秒钟的电击,只听「啪」的一声放电声,随后是「哧啦哧啦」的电弧声和耀眼的蓝色电弧光,只见被固定在电刑台上受刑的盈盈等淫女几乎同时猛地一震,全身绷成弓形,并随着阴部飞溅的电火花而不停地耸动,四肢强直,双目圆睁,性感的嘴唇大张着,但发不出任何声音。

    其电击部位——阴部就如同在烧电焊,火花四射,玉浆喷涌!

    为时十秒钟放电结束后,盈盈的双腿不停抽搐,两眼怔怔地瞪着,口中呼呼喘着粗气,胸部不停起伏,似乎灵魂已离开了这具美丽的**!

    而晨晨和菁菁则早已昏迷不醒,她们脸色苍白,呼吸急促,阴部粘乎乎的,全是乳白色的淫精。再看她们的**,在强dà

    的电流的作用下,胀得鼓鼓的,异常坚挺,异常丰满,乳晕处被电流刺激得红红的,而**则高度勃起,随着每次电击而一动一动。

    电击刑持续了整整十分钟!

    第五项是紧缚体验。

    行刑女拿来三幅图片,要盈盈等三人任选一幅。每幅图片中的女郎都被五花大绑着,脸上现出极端痛苦的表情。

    盈盈选中了第一幅,这是三种绑法中最痛苦的一种,而晨晨和菁菁则分别选了第二和第三幅图片。

    于是行刑女按图片中所指示的方法开始动手捆绑盈盈等三人。

    我们来看盈盈。

    行刑女先用电击器将盈盈击倒在地上,然后把盈盈的双手双脚往身后拉去,并用魔鬼般的麻绳将双手合绑在身后,双脚也被紧缚在一起,然后再把两边的绳头一绑,盈盈的身体就被反凹成扁圆形。

    这时左脚突然的抽筋让盈盈嘶声大喊起来,但行刑女却无动于衷,拿起一条白麻绳细心地开始在盈盈上身绕起来,先在**上下各绕了两圈,然后在身后交错后往腰部绕去,在小腹前交叉打结而过,经过臀部后再由两腿后方往阴部拉过来,并打了一个结按在阴蒂上,接着往上拉起,把绳尾和小腹上的结打在一起。

    接着行刑女又拿起另一条白麻绳,从盈盈脖子后方分两半往胸前乳沟拉去,把原本**上下的两绳,在乳沟中间合并、抽紧,让**格外的突出。接下来再往下拉去,分开的两条各在腰部与旧绳勾起,就像在编网般的往上并往背后拉,再勾住绕往**的绳子,在盈盈上身背后打了个结,便直往肛门拉去,又在肛门处打了个结,深深压入后再往阴部延伸,紧压住阴蒂上的结,最终将绳尾固定在腰旁的旧绳上。

    这时只要一扭动,身上的绳子就像网络般的一齐牵动,从而使绳子更深深陷入白嫩的皮肤中,将绞痛传遍了全身。如摇一下头,绑在脖子上的绳子便往下牵动,使乳沟的结刺痛胸口,再往腰拉起,带动压在阴蒂上的结,进而磨擦**,传来一阵阵的如同电击般的刺痛与酸麻。

    可是这样还没够,行刑女拉下滑车上的铁链将盈盈脸朝下吊了起来,因身子向后更加弯曲,小腹往前更加突出,加上绳子的绞拉,使盈盈痛苦地惨叫起来。

    这时其中一名行刑女拿来一具机器,从机器上拉出一对探针,两针碰一下便「哧啦哧啦」的直冒火花。行刑女两手各持一根探针,同时对盈盈两边**毫不考lǜ

    的触击。随着每一次触击,从盈盈的两个**上都要「劈哩啪啦」地溅出无数电火花,而同时强dà

    的电流分别在盈盈**上流过,使盈盈全身剧烈抽搐,口中近乎疯狂地惨叫!

    不一会儿,乳晕在电击下泛红了,**也不听话地越来越充血而胀大,而行刑女对**的电击也越来越强烈,还不时传来阴阴的淫笑声。

    盈盈在频繁的电击刺激下,在极其强烈的剧痛中却感受到了高度的快感,臀部也与意识相反的开始摆动,以图绳结对肛门与阴蒂的更加紧压、摩擦与刺激。

    在盈盈的淫叫声中,电击的剧痛与酥麻,加以绳索的牵制与刺激,再次使盈盈达到一波前所未有的无法承shòu的**!

    再来看晨晨。

    晨晨被行刑女拖到两根铁杆中间,然后被迫跪在那里,两手被大字状打开紧绑在铁杆上。行刑女先用绳子在晨晨手腕上绕三圈,固定在铁杆最高的环上,接着,前臂后臂都被麻绳狠狠的缠上,也固定在铁杆上。两腿呈跪姿状分开,绳在膝盖处绕三圈,固定在铁杆根部,脚掌也被白色的细麻绳捆起。接着行刑女又用铁夹钳住了晨晨的**,疼痛使晨晨用力扭动上半身,可是一动更使晨晨陷在无止境的痛楚之下。

    这时行刑女将两根细麻绳系在铁夹上并往前方拉去,穿过固定在前方的铁环后下垂并分别挂上一个砝码!晨晨勉力稳住自己身体,只靠用膝盖撑住全身的重量,只要微微一动,那**那痛彻心肺的撕裂感和拉扯感便打击她的神智。

    最后,行刑女又用一条粗麻绳嵌入晨晨的嘴巴让她咬住,接着将绳子从两唇边往后拉紧并在脑后打了个结。晨晨只感到嘴像快撕裂了,全身唯一自由的地方就只剩两眼能张而已,手指脚趾早已麻痹!

    由于两腿呈跪姿状分开,使晨晨阴部那一道迷人的裂缝在浓密的阴毛下清晰可见。这时一名行刑女推过来一台电动**按摩器,将布满橡胶棘球的探头用力插入晨晨的**,探头的手柄部分则固定在前方地上一个配套的装置上。

    晨晨见状,又惊又怕,她深知电动**按摩器的威力。可是行刑女则毫不惜香怜玉,淫笑着打开了电源开关,只听一阵轻微的「嗡嗡」声,按摩器探头在晨晨**内高速旋转起来!

    「啊……!」晨晨发出一声惨叫,头猛的往后仰,下身往前挺,全身抽搐不已!

    与此同时,另外两个行刑女也正在捆绑菁菁。

    只见行刑女熟练地用麻绳在菁菁身上像结网般的勾勒出一个个的格子,唯一让人奇怪的是,行刑女并没有在她阴部绑上麻绳,只是在她**四周与腰上缠了一圈又一圈。只见行刑女用麻绳分别在她**上方缠了四圈,**下方也缠了四圈,腰上又缠了四圈,接着又用另一条绳子,在她乳沟间把**上下八条绳索缠在一起,顿时麻绳把菁菁的**紧紧的绑住并挤出,呈现出红色。最后又是一条绳索,把腰上的四条绳索和左右**下的绳子呈v字型绑紧。

    接着行刑女令菁菁将双手举起,并往后拉去合并,用一条粗麻绳一圈圈的缠起,至少有十圈,两脚踝间也被紧紧缠紧,也不下十圈。

    这时另一名行刑女拿来一条人造**,有三节,上面布满颗粒,并能往不同方向转动,**刚开始碰到菁菁**口时,那颗粒的磨动让菁菁痒得抽搐不已。

    而这时候行刑女又拿出一瓶淡黄色的药膏,在菁菁的**口周围、乳晕等处涂抹上,顿时传来强烈的搔痒感,使菁菁忍不住的全身用力扭动,一股极大的需求感和按捺不住的淫欲控zhì

    了菁菁所有的意识,使她完全沉浸在被虐待的快感与**中!

    「快干我……我要……我……要……啊……啊!……」菁菁一边扭动屁股,一边淫荡地叫喊着。

    一名行刑女给了菁菁一巴掌,然后用钳口器塞住她的嘴巴,并给她穿上贞操带。

    这时行刑女用滑车铁链上的钩子钩住菁菁脚踝上的绳子,将她吊起,因为疼痛,被绳子紧紧捆住的双手不停地扭动着。就这样,菁菁被悬在半空中,荡呀荡的,感觉只有痛与快感和永不满足的淫欲!

    乳晕的刺激也是无法想像的,由于被涂上春药的**极痒而充血,似乎正等着最强烈的刺激;而深深插入体内的**更是令人无法忍受,它在电池的驱动下正疯狂地震荡着、扭动着,上面布满颗粒的**体无情地磨擦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快、无弹窗!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