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7 部分阅读

作者:1145892305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妈妈,望着镜头吧┅┅嘿嘿嘿,如果你不想刚才你的主动要求**片子被所有邻居看到的话。」州和发出卑劣的笑声,用言语挤兑知美,同时将照相机对准知美。

    「┅┅」知美双眼渗着泪水,痛苦的将头转回来。

    於是,被捆绑的高贵淑女,有上流社会气质的才媛,头发凌乱地束起,双手被反缚,大腿被强逼张开,下身流出蜜汁的样子,便让儿子拍下来了。

    州和从不同角度拍摄,甚至有**在**後的大特写,当然也有样子和下身被同时拍到的照片。

    知美哀怨的眼神,**後的绯红脸庞,流露出淫秽的气息。

    「如果将这些照片放上网,一定会有很多网友利用你的裸照来自慰的呢!妈妈┅┅」州和一边拍摄,一边羞辱知美。

    「不,千万不要┅┅」知美双颊通红,哀求着州和。

    可是,听到州和要将照片放上网,知美下身竟然感到一阵灼热,彷佛真的有很多双眼睛看着自己**的身体似的,知美觉得自己有点兴奋了。不由得害pà

    起来,难道自己真的是个性变态?被虐待狂?知美在羞惭和惊疑中,不禁呆呆静思起来,让州和一直拍下去。

    「啊!那被缚着的**太性感了。」州和足足拍了十多二十张才收手。

    「行了,现在放你去洗澡吧。妈妈,不过要和我一起洗啊!」州和解开了缚着**和双腿的红色绳索,只有双手的没有解开。

    被缚了那麽久,双腿都有点麻痹了,**更是红红的,膝弯、**上的绳印清晰可见。

    「嗯┅┅可不可以先让我上厕所再洗澡?州和┅┅主人。」知美低下头,不敢望着州和。

    之前吃东西的时候,知美被逼喝了一整瓶啤酒,经过这段时间,现在已经内急了。

    「可以啊,不过先等等。」州和神色如常的回答。

    州和将手提摄录机拿在手里,数码照相机挂在颈项,拿着缚知美的绳索,走进自己的房间。因为知美双手还是被反缚着的关系,所以也跟着州和走了进去。

    「妈妈,你是我的奴隶,先戴上这项圈吧。」州和找出那像是狗项圈般的东西,递给知美。

    那个项圈是性虐用的,并不厚,薄薄的一条黑色的带子,前端有一个银色小环,像是一个普通的颈部饰物一般。不过,上头有一个隐藏的锁,如果不用州和手上的锁匙,是开不到的。

    州和帮知美戴上之後,知美自己是没办法除下来的。

    「这个┅┅」要戴上这种东西,令知美犹豫起来。

    「怎麽啦?不想上厕所了吗?要上就快戴上项圈。」州和轻蔑的对知美说。

    「我知dào

    了┅┅」知美轻声说,同时俯身向前,让州和帮她戴上项圈。

    「卡察」一声,项圈就锁上了。

    知美觉得好屈辱,自己明明是个人,而且是州和的妈妈,为什麽要受到这种侮辱?可是,弱点被州和抓住了,除了听这小恶魔的话,又有什麽办法呢?

    岸村知美篇

    州和牵着红绳,拿着手提摄录机,带知美到浴室去。

    知美双手被反缚,颈部又戴上奴隶项圈,非常羞辱地跟着州和走。

    「州和┅┅主人,先让我上厕所吧┅┅」知美忍了很久,刚刚吃饭的时候,被儿子强迫喝了一大瓶啤酒,现在膀胱涌起猛烈的尿意,已经忍无可忍了,不得不向州和低声恳求。

    「可以啊,你现在去吧,我会清楚地拍下来的了。」州和若无其事的说。

    「!」知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州和要┅┅要将知美小便的样子拍下来?

    「这、这怎麽可以?你出去!」知美吓得叫了起来。

    「什麽啊?我就是不出去,你忍得了吗?站在厕所撤出来也行啊!我一样会拍下来的。」州和微笑着对知美说。那贼头贼脑的神情,看得知美内心发毛,州和是认真的!知美从州和的眼神中,确认了这一点。

    「这┅┅」知美急得快要漏出来了,哭丧着脸看着州和,她真的不知dào

    该怎麽办才好,看着州和笑嘻嘻的望着自己,知美只能够夹紧双腿,拚命忍着尿意。

    「请┅┅请你放过我吧┅┅」知美说话带着哭音,看来快忍不住了。这麽无止境的忍下去,根本不是办法。

    弱点被儿子抓住,又没有任何方法可以制止州和,知美在尿意的刺激下,只得苦苦哀求州和,希望他能放过母亲,不要再羞辱她了。

    「没用的,我手上有这麽多你的羞耻相片和录影带,你可以违抗我命令吗?

    乖乖地听话吧┅┅嘿嘿嘿┅┅现在就忍受不了?将来还有得你受呢!妈妈┅┅」

    州和冷冷地笑着,狰狞的脸孔令人不寒而栗。

    在州和他们的计划中,四个人的妈妈都会一一落入陷阱中,结果是被他们互相淫辱,甚至是集体**的,最终是四位母亲都成为儿子的性奴隶。从这最後结果看来,现在这些的确都不算什麽,只能说是前菜罢了。

    「┅┅」知美面色苍白,看来是觉悟到已经没办法了,还是已经再也忍不住生理上的折磨了?毕竟在这情况之下,她也只能顺着州和的意思去做了。

    州和要知美坐在马桶上,张开大腿成「m」字状,因为双手被反缚的关系,为了保持平衡,身体自然而然的向後稍微後仰,加上州和刻意令知美的下身突显出来,要妈妈摆出羞人的姿势,知美的下身就暴露在镜头之下了。

    「来吧┅┅妈妈,被儿子强制排尿的母亲┅┅真性感啊!」州和用三脚架将摄录机校好位置,对准知美,便走到知美身边,用手在知美微微胀起的小腹上用力向下压。

    「不!真的┅┅不行了┅┅求求你┅┅别、别再按下去了」知美急得流下眼泪了,拚命的摇着头,头发左右飞扬,脑後捆着的马尾在空中飞舞。

    「我就是要按下去!膀胱胀得难受吧?那就别客气,尽情的尿出来吧!忍无可忍才尿出来,会非常爽快的啊!搞不好妈妈你会上瘾呢!嘿嘿嘿┅┅」州和嘲笑着知美,一边继xù

    对妈妈的小腹施加压力。

    「停、停止啊!真┅┅真的不行了┅┅」知美面色变成惨白色,原本绯红的脸庞,因为生理上的痛苦,一刹那间变得苍白。

    「不行了?忍着点┅┅忍到极限才尿出来。知dào

    吗?这是命令啊┅┅」州和没有减轻压力,但却要求知美继xù

    忍耐。面对这种无理要求,知美难过得要死,可是把柄被州和拿住,又被捆绑,一个妇道人家还可以做什麽?只好拚命忍受下去,直到忍耐力的界限。

    「放过我┅┅很痛┅┅不要┅┅」知美被儿子玩弄身体,甚至连排泄也受到逼迫,羞耻感已经到达界限了。心理和生理上的巨大痛苦,令她的眼泪源源不绝的流出来,全身冒汗,身体蹦紧。膀胱内部产生的巨大压力,令她原本娇美的容颜痛苦地扭曲起来,全身肌肉都处於紧张状态之下,被缚着的身躯,看来有一种妖艳的性感。

    看到母亲苦恼的样子,为州和带来很大的快感,他觉得很有满足感,看着知美扭动身体,但又因为被捆绑而不能有什麽大动作,婉转哀怨的表情,充分满足了州和的征服欲。

    「会、会死的┅┅放过我┅┅」知美喃喃说着,浑身冒汗,咬紧牙关的她,因为忍耐着强巨大的尿意,说话也含糊起来了。

    知美对自己的身体,竟然对这些难以想像的事情有反应,感到极之羞愧。或者愈是离经叛道,愈是令肉欲之火燃烧吧?身体深处似乎感到极端兴奋,下身的蜜汁开始渗出来,因为忍尿的关系,**似乎变得更加敏感了。

    「不行了┅┅会死的┅┅求求你┅┅」知美眼泛泪光,身体因为尿意和羞耻而发抖,雪白的大腿肌肉扯得蹦紧,已经差不多到极限了。

    「太好玩了┅┅」州和神态逐渐疯狂,看来不止知美一个沉沦在官能火焰之中,知美的儿子亦已经变成恶魔了。失控的心灵,扭曲的**,完全吞噬了母子两人。

    「啊啊啊┅┅要┅┅出来了┅┅啊!」知美感到锁紧尿道口的括约肌已经去到极限了,那因为满肚子水份而胀鼓鼓的小腹,被州和大力一压,水压终於冲破了括约肌的紧锁力,知美不禁仰天大叫起来。

    同时,知美**上方的尿道口,突然迸射出金黄色的尿液。

    那水箭呈抛物线状的在浴室的空气中飞散,知美即使想再忍着不尿出来,也已经是不可能的了,因为根本不能在小便途中停下来。

    知美呆滞的看着自己身前,一道黄黄的尿渍在浴室的地板上扩散着,尿液飞溅,差不多大部份都尿到地板上,只有很少流入马桶中。

    母亲被儿子弄得尿出来的情景,全都被冷漠的镜头看在眼里。

    现在,知美已经没什麽可以说的了,女人最羞耻、最隐密的地方,都被自己的儿子知dào

    了,知美还有什麽母亲的立场可言?

    知美空洞的眼神,呆滞的看着前方,浓烈的阿摩尼亚味,在浴室中弥漫,那强烈的气味,直冲入母子两人的鼻孔中。

    忍耐力过了界限,令知美失神了。

    「哎呀,这麽快就尿出来了?真是没用啊!妈妈,看来我要给你一个特训,训liàn

    一下你的括约肌,让你的忍耐力可以提高一点┅┅」看到知美这麽快就失守了,州和竟然感到不够痛快。

    「呜呜┅┅」知美默默的流下眼泪,眼神散乱,目光空虚,好像没有焦点似的。也不知dào

    她有没有听到州和的说话。在人前放尿的屈辱打击了知美的心灵,那难堪的耻态、私人的秘密都让人看到了,作为一个有教养的人,知美受到了绝大的震撼,或者她的心为了逃避这份羞耻,会沦落下去、自暴自弃也说不定吧?

    「如果你的忍耐力太差劲,那根本一点也不好玩嘛!妈妈拚命忍耐的表情,羞愤欲绝的哀叹,才有拍下来的价值呀!而且如果你的括约肌强化了,那你的**也会更有弹性的┅┅会夹得**更舒服呢!」州和详细的为知美解释,也不管知美有听没有懂。

    「让我先将地板上的尿液都冲走,然後再一起洗澡┅┅」州和找来一盘水,将所有的尿都冲到浴室的去水口。

    知美仍然呆坐在马桶上,一动也不动,看来被儿子看着排尿,对她是一大打击。

    「妈妈,清醒点吧┅┅让我唤醒你被虐待狂的潜质┅┅嘿嘿嘿┅┅」州和清洗了地板之後,走到知美身前,坐在地上,面向知美的下身,双手揽着母亲的大腿,低头就向知美的**吻去。

    「啊┅┅」知美散涣的目光,慢慢的又重大集中了焦点,感到下身被触摸,有些湿湿凉凉的东西,在**上活动着,知美望向自己的跨下,儿子正在为自己作出口舌服wù

    。

    州和用心的舐着知美下身,**的**,混杂了尿液、蜜汁、精液等等而成的黏液,都被州和舐得乾乾净净。甚至是**上的毛发,都沾上那些黏液,知美的下身濡湿得反映着晶莹的水光。

    不过,这些都被州和用舌头「清理」得一乾二净。

    「啊┅┅不要┅┅好肮脏的┅┅停、停止┅┅」知美一方面被州和舐得好舒畅,可是又觉得那些黏液的混合物太肮脏了,怎麽能要儿子用口舐?而且,没有清洗过的、**後和小便後的**,被人近距离看着和触摸,实在是太羞耻了。

    「不要紧┅┅我一点也不介yì

    啊!妈妈绝不肮脏,从来都不肮脏┅┅」州和停了一停,抬头对知美笑说。然後又俯身继xù

    他的口舌服wù

    。

    「州和┅┅」知美看着州和,不知恁地,眼泪就不由自主的流下来了。

    知美不明白州和,明明对妈妈百般凌辱,可是,却又愿意为知美舔掉那些污秽。一般男人都认为为女性**是损害男性尊严的,所以都不愿意这样做,但州和却愿意为知美┅┅

    知美默默的让儿子舐乾净下身,让那舒服的感觉持续多一会,或者,这对双方都是一件好事。整个浴室,寂静无声,只有儿子为母亲**的轻微声响。经过刚才的暴虐之後,这个情景竟然散发着异样的温馨。

    结果,州和用口帮知美清理下身,然後才解开所有绳子,放热水和知美一起洗澡。

    当然,州和大肆满足了自己的手足之欲,将知美全身上下摸个够。同时,也帮知美洗得彻彻底底。

    知美有了昨晚的经验,总算没有大吵闹,好不容易的忍过去了。

    州和将知美当作是洋娃娃一样,不准知美自己清洗身体,甚至在洗澡後,不准她自己抹乾身上的水珠,一切都得让州和帮她做。

    而州和在做的时候,故yì

    的玩弄知美的性感带,捏捏知美的**,玩玩知美的阴核,或是将手指伸入**里清洗等等,不一而足。弄得知美非常难受,一方面是因为被儿子玩弄身体,另一方面,身体不自觉的有反应,令她更难堪。

    经过调教之後,知美身体的感度似乎是提高了。

    洗澡之後,州和不准知美穿上衣服,要她就这样**在家里做家务。

    「妈妈,刚才命令你忍住不要尿出来,可是你违反了我的命令啊!太快尿出来了,要惩罚你,这是因为你是我的性奴隶,可是没有遵照我的命令呀。看来你还未有性奴的自觉嘛!原本在家里只是不准穿内衣的,今天什麽都不准穿!让你感受一下暴露狂的滋味┅┅嘿嘿嘿,搞不好你会爱上这种感觉呢!」州和开始了他的调教计划,训liàn

    知美对暴露和性虐的快感。

    知美苦苦哀求,州和才让她穿上围裙,可是窄小的围裙根本遮不住知美姣好的身材,那玲珑浮突的美乳丰臀,从围裙的隙缝中蹦跳出来,被州和看过饱。

    最难堪的是,**穿着围裙,做着平日做的家务,这种倒错的屈辱,令知美苦不堪言。但是处於虎狼之年的**,却因为这两天的**和心理上的刺激,产生了异样的渴求,身体自然而然的敏感起来,令知美的理智极度困窘。

    除了是**穿着围裙之外,这个家庭表面上看来,和平日没什麽不同,做儿子的尽快完成所有功课,而母亲就打扫地方,煮饭洗碗。然而,知美自己清楚地知dào

    ,这个家庭已经完全不同了,因为这个家庭中,作为儿子的越过了不可以超越的东西。

    如果说儿子恋上了母亲是禁忌的话,那求爱不遂,**妈妈就是禁忌中的禁忌了。

    经lì

    过这种事情之後,这个家庭又怎可能变回平日一样?就像泄了污秽的纸张,永远不可以变回当初的纯白一样┅┅

    夜色渐渐降临,吃过晚饭之後,州和看知美的眼神,逐渐变得灼热,这也难怪的,知美一直只是**穿着围裙,在州和面前打扫、煮饭,当州和稍事休息,回过气之後,知美的装扮,对一个青少年来说,无疑是太刺激了。

    这一顿晚餐,知美吃得心不在焉,坐站不安。因为裸露出身体大部份肌肤,被儿子目不转睛的看着,州和还不时露出古怪的微笑,看上去就是一脸不怀好意的样子,知美看在眼里,简直食不下咽,担心州和不晓得又有什麽古怪残暴的方法去凌辱母亲。

    晚饭之後,知美收拾碗筷,放到洗碗机中洗涤,而州和就回到自己的房间,临行之前,他吩咐知美料理好一切之後,在自己的房中等州和。

    知美默不作声,只是点点头,漠然的继xù

    执拾饭桌,彷佛眼前的不是自己的儿子,只是一个陌生人似的。但是在心里,她却是忐忑不安,不晓得州和又有什麽恶毒的新玩意。

    州和在自己的房间中,准bèi

    好今晚要用的道具,就跑到知美的房间,熄了房灯,静静等待那可怜的小猎物上钓。

    不一会,知美就收拾好一切东西,踏着沉重的步伐走上楼梯,去到二楼,准bèi

    走进自己的房间了。或者,在知美心中,那里一会儿就不是自己的房间了吧?

    不用多久,就会有一头恶魔占据这里,将这房间变成地狱了。

    一打开门,只见漆黑一片,知美战战兢兢的踏入自己的房间,忽地被人用力一拉,整个人失去重心,仆进房中,跌落床上。

    「哎呀!」知美赫然间跌进一片黑暗之中,吓得惊叫起来。

    知美根本就不知dào

    州和先她一步埋伏在房中,因为州和叫知美在自己房中等他,知美还以为州和仍然在自己的房间。未料到一入来便被人袭击,未知的恐惧涌上心头,像一只猛兽般紧紧抓着她的弱小心灵。知美甚至不知dào

    在黑暗中捉着她的人究竟是不是州和,这令她更是惊慌。

    州和快刀斩乱麻的将知美身上仅有的蔽体物∶围裙,迅速的脱了下来。知美的身体,又变成一丝不挂了。

    在黑暗的房间中,只有分隔露台的落地长窗外,有昏黄的街灯映入室内,一切都是朦胧不清,只有知美那白皙无瑕的**,彷佛发出圣洁的光辉似的,晶莹剔透,即使在阴暗的房间里,在无尽的**中,知美还是那样令人目眩。

    然而,或许对知美来说,这反而不是一件好事吧?知美的存zài

    ,实在是太突出了,就好像是太过整洁的东西,特别容易令人产生破坏和污泄的冲动,愈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事物,被玷污的时候,就愈令人兴奋。

    州和熟练的用红绳将妈妈缚得结结实实。在知美丰满的胸脯上方和下部,捆上绳索,使那母爱的象徵就更形突出,捆绑胸脯的绳子在缚**的同时,也将双手的上臂部份一起紧紧缚住。

    接着,州和将知美的手腕反缚在背後,按着知美,使她仰卧在床上,再强迫她分开双腿,一双修长雪白的美腿,被州和分别缚在两边床脚,这使得知美完全不能合拢大腿,女人最隐密的部位便不得不暴露出来。

    在眼睛渐渐适应了黑暗之後,知美终於可以辨认到,眼前对她施以残酷捆绑的男人,的确就是她的儿子,虽然应该一定是州和的了,不然还有谁呢?但是能够确定是州和,而不是被不知名的男人侵犯,起码也令知美安心一点。

    在知美的心中,不知不觉的认为,与其是被别的男人强奸、**,倒不如是被州和好了,反正一次是肮,两次是脏,总比被不同的男人**好,如果是被不同的男人轮番上阵,可真的是比妓女还要下贱,还要凄惨呢!

    虽然是出发点有些不同,但在和州和**中,知美渐渐开始受到州和的影响了。

    「妈妈,你知dào

    这是什麽吗?」州和拿出一件道具,摆在知美眼前。

    「啊!这┅┅这是┅┅不┅┅」知美看到那东西,眼神表现得十分惊慌,因为她已经知dào

    ,州和将会干什麽了。

    「嘿嘿嘿┅┅不错,这是你买回来的情趣用品啊!这个假**,它会服侍你一整晚的了┅┅亲爱的妈妈。」州和手里拿着一根粗大黝黑的**,橡胶制的表面,有一些突起的小颗粒,根部横生一条较幼的枝节,是用来刺激阴核的。

    「不┅┅求求你┅┅不要┅┅」知美慌乱的看着州和,被缚着的身体不断扭动挣扎,希望能解开绳索。

    「死心吧,这根电动假**今晚一定会令你欲仙欲死的,慢慢享shòu

    吧。」州和冷冷的看着知美,知美愈是挣扎,州和从她没有希望的挣扎中,就愈是感到快乐。

    知美上身被牢牢的缚住,双手反缚,双腿又被分开缚在床脚,根本就不可能挣脱。

    「妈妈,让我先好好服侍你,不然你的**乾乾的,假**插入去会弄伤你的┅┅你的**是属於我的东西,我可不想她受伤啊!哈哈┅┅」州和将电动假**放在床边,跪在床上知美双腿之间,俯身吻落妈妈丰满的胸脯。

    「啊┅┅」知美受过调教的身体,敏感地作出反应,呻吟声随着州和的爱抚技术而抑扬顿挫。

    「好好享shòu

    吧┅┅今晚我一定会令妈妈泄出来的┅┅要泄好几次呢。」知美在知美的胸谷间抬头望向知美,然後又埋首继xù

    吸吮乳首。

    州和一手搓揉知美左乳**,一面用舌头撩拨母亲右乳的**,很快,知美的胸脯,山峰上的樱桃便变大了,昂然挺立起来。

    **因为动情而充血,加上被上下捆绑着,看上去比平时更大,充血的乳晕变成鲜艳的红色,在儿子的充分玩弄之下,知美已经压制不了身体的快感。

    「不要┅┅我会疯掉的┅┅啊┅┅」知美口中除了**蚀魄的呻吟声以後,就是残馀的理性对州和的哀求声。不过,这只是令州和更兴奋罢了。

    州和尽情抚弄知美胸脯之後,便跨坐在知美身上,将下身那昂首吐舌似的**,挺到知美面前。

    「妈妈,到你了,舐舐儿子的宝贝吧!」州和摆动腰身,将**当作鞭子一样,轻轻拍打知美的面庞。卧室中响起轻微的「啪啪」声,这种极侮辱的拍打令知美非常羞耻。

    知美承shòu着儿子的侮辱,鼻端传来阵阵**特有的腥臭气味,不由得绉起眉头,别转面去。虽然之前也试过为儿子**,可是刚刚儿子的举动实在太轻佻,知美觉得太侮辱人了,便默不作声,只是紧闭着口,转头避开州和的**,不肯为儿子**。

    「怎麽啦?发脾气啊?不肯服wù

    一下儿子吗?嘿嘿嘿┅┅也好,我就将你刚刚在客厅被捆绑的数码照片放上网吧┅┅而且不会用马赛克遮住你的样子的。就让网上千千万万的人,看看淫荡的岸村知美,被儿子弄得**迭起的样子吧!当然还有性器大特写的照片啦┅┅嘿嘿嘿,怎麽?」州和残忍的威胁知美。

    知美的脸陡地变得煞白,想起刚才拍的羞耻照片,如果让外人瞧见了,那还得了?而且,假如让认识自己的人在网上看到了┅┅

    想到这里,知美就恐惧不已,「不、不要┅┅」知美苍白的脸孔没有一丝血色,屈服於州和的威吓之下,知美不得不张开樱桃小嘴,将摆在眼前,儿子晃动不已的**,缓缓纳入口中,上下吞吐起来。

    岸村知美篇

    知美用心的舔弄州和的**,充分的运用舌头,不断舐着儿子的**,不仅是**,就连**根部的精囊亦用心去舐。

    虽说是被胁逼,但是,不仅是技巧愈来愈熟练,知美似乎对**的恶感已经降低了,反而像是为儿子**而觉得快感。这就是调教的效果吧?成效逐渐显现出来了。

    州和看着母亲在胯下拚命服侍自己,感到非常满足,他用双手捧着知美的头颅,用腰力将**深深的贯入知美口腔,**的顶端碰上知美喉咙深处,喉咙的吊钟受到外物刺激,自然的抽搐蠕动,口腔黏膜的感触,令州和感到十分舒服,也令他更快的推送腰身,尽情享用妈妈的唇舌。

    不一会,州和就尽情发泄在知美的口腔中,州和紧按着妈妈的头,知美明白他想干什麽,只得将儿子的精液都吞下去。

    将精液灌满妈妈的口腔之後,州和在床边拿出一个箝口具,这是一个大小和乒乓球差不多、两端系有皮带、球上满布洞孔的东西。州和将箝口具给知美带上了。嘴巴不能合拢的知美,唾液和残馀的精液便从球的洞孔之中滴出来,看上去非常妖艳。

    州和在床边蹲下,察看知美双腿之间。

    「妈妈,你的**看来已经准bèi

    好了啊┅┅那来吧┅┅」州和用手摸了摸知美的**,确认到那里已经湿了之後,便拿起巨大的假**,缓缓推进母亲的**内。

    知美仰躺在床上,口不能言,感到胯下的假**正一寸一寸的深入体内,而自己只能发出咿咿呀呀、含糊不清的叫喊声,身体难耐的扭动着,从外表看来,知美倒像是享shòu

    多过似是受苦,或许,事实正是如此。

    州和慢慢将假**推送到底,确定了假**横生的小枝节碰到知美的阴核,抬头对妈妈说∶「妈,现在是重头戏了┅┅」州和将在假**底部的开关按钮转去「on」,霎时之间,假**好像活物一样,在知美体内扭动、伸缩,而不断震动的假**,亦同时刺激着知美的阴核。

    刹那间,知美的身体,好像鲜鱼一样在床上震动,彷佛州和按着的是知美的开关,母亲的丰满身体,在儿子的眼前拚命跃动。

    「妈妈┅┅你现在就好好享shòu

    吧┅┅明天见。我要去将你刚才的数码相片盖上马赛克,然後放上网┅┅你的美妙身材,不一会就会有好多观众可以欣赏到的了。不过大家都不知dào

    那就是你,岸村知美。放心吧┅┅嘿嘿嘿!」州和转身走出睡房,只馀下惊骇的知美一人。

    知美听到州和的说话,吓得睁大双眼,口中想大叫「不要」,可是传出来的只是「呜呜、啊啊」的声音。看着州和走了出去,知美感到极度惊恐,然而一想到自己的身体,将会被无数陌生的眼光奸淫,知美的下身自然而然的感到一阵灼热,**好像变得更加敏感了,假**震动所产生的刺激,像是直接通到脑海中那样,震得她头昏眼花,不能思考。

    州和在自己的房中,将数码照相机的磁碟片拿出来,放到电脑中,遮盖了知美的脸孔之後,就将这些相片上载,不知恁地,将母亲**摆出淫荡姿势的照片放上网任人观赏,让州和感到非常兴奋。或者这就是他内心的破坏欲吧?将最爱的妈妈暴露在他人面前,这种败德的行为竟然令州和感到满足。

    完成了之後,州和打电话给哲郎。

    「喂?是哲郎吗?」电话响了没多久,就有人接听了。

    「是,你是州和?找我什麽事?」哲郎一听就认出州和的声音了,不愧是好朋友。

    「没什麽,好奇罢了,伯母怎样了?」

    「嘻嘻┅┅刚刚被我灌肠了,现在大概在厕所地上扭来扭去吧?因为我用肛门栓塞着妈妈的屁眼,再将她缚在厕所┅┅足足有五百的份量啊!」

    「有你的,这麽快就调教肛门了呀?」

    「不快了┅┅别忘记我妈是最早被我们调教的,现在已经很像一个被虐待狂了。」

    「有没有拍下调教录影带?迟些用我妈的和你交换看看,好不好?」

    「没问题,反正邦洋也借我摄录机了,他家可真有钱,这小子好像有十多部照相机和摄录机┅┅」

    「好,那不多说了,你去让伯母快点解脱吧┅┅再忍下去她会发疯的。」

    「不会啦┅┅再忍多十分钟也可以,前几天,我还带她去公园来个野外露出呢!她现在被玩弄肛门会非常快感的┅┅调教已经有成果了嘛。」

    「野外露出?你这鬼灵精┅┅点子还真多呀!」

    「好说好说,其实刚才在厕所,我已经用摄录机对着妈妈拍摄,下一次我们就可以看到妈妈被灌肠的场面了。对了,你妈妈又怎样?」

    「没什麽特别的,进行调教中罢了┅┅」

    州和露出一抹苦笑,和哲郎相比,看来自己仍然远远不及呢。

    寒暄几句之後,州和就收线了。

    州和回到知美的房间,将缚着妈妈的绳子放松一点,免得血液不流通令肌肉坏死,不过又不至於令知美可以解开绳索,自由行动。

    知美看到州和进来,便「呜呜嗯嗯」的叫个不停,州和冷笑着望向她∶「我知dào

    你想说什麽,妈妈,我已经将你的裸照放上网了啦!不过放心,看不到脸孔的┅┅别人只会看到一具性感的**,可不知dào

    那个性感的**,就是岸村知美你。还是说┅┅你有点失望?想让所有人都知dào

    那就是你吗?」州和一边说,一边搓揉着知美娇嫩的**房。

    知美的眼中流露出绝望的哀伤,拚命的摇头,但是双颊却似火般殷红,是想到自己的**已经被陌生人看过了吧?知美不断扭动双腿,似乎是受不住假**的刺激。被箝口具拘束着的嘴巴,源源不绝的淌下唾液,脸孔、胸脯都沾湿了。

    「那麽,我去睡觉了,你慢慢享shòu

    这一晚吧。晚安,妈妈」州和低头轻轻在知美面上一吻,知美微微的抖了一下,湿润的眼睛,似是罩上了一层迷雾。

    州和为母亲盖上被子,免得夜风寒凉,冻着了妈妈。

    除了口中的箝口具以外,知美看上去和平日没什麽不同,谁知dào

    在被子之下却是一具被捆绑的身体?知美被不断转动的假**折磨,身体不自禁的扭动,被子也就像波浪一般,起伏不定。

    州和走出卧室,轻轻为知美关上房门,「喀嚓」一声,门关上了,房中变得非常黑暗,知美看着州和走出房间,眼中闪过绝望的眼神,不到明天早晨,州和是不会来为自己解开绳索的了,漫漫长夜,知美就只得辛苦熬过。

    州和回到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想着邻房的妈妈,翻来覆去都睡不着。

    调教母亲的计划已经顺利的展开了,但是,这真的是唯一的路吗?自己有没有做错了什麽?或者,自己是不是已经犯下弥天大错,走上了一条不该走的不归路了?

    独自一人静静躺在床上,州和的思潮起伏,乱七八糟的想着,完全理不出头绪。

    不知胡思乱想了多久,州和渐渐睡着了。

    接着,他却发了一个古怪的梦。

    他清楚知dào

    自己身处梦境之中,身处的地方,似是一个摇晃不定的空间。

    一开始的时候,他看到两个「人」在激烈的争吵着,四周都是朦胧一片的,连那两个人影也是模糊不清。一切都像是笼罩在厚重的浓雾之中,而他自己,作为一个第三者,只是静静的待在旁边,做一个旁观者。

    那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激烈的争辩着∶

    「你为什麽要这样子做?她可是你的妈妈啊!」

    「那又怎样?既然她只能是我妈妈,倒不如成为我的性奴好了。」

    「你疯了!妈妈对你那麽好,难道你都忘记了?她含辛茹苦的养育你,你却要她成为你的性奴隶?」

    「可是,她对我好,只是作为一个母亲对待儿子的好,那不是我要的!」

    「她正正就是你母亲!你是她儿子,她用对儿子的态度对待你,这才是正常的,你究竟想要什麽?」

    「我要的,是她的爱情,不是亲情。」

    「她,可是你的妈妈啊!这根本是没有结果的单相思。而且┅┅┅爱情,是可以勉强的吗?」

    「不可以。可是,她根本连试着考lǜ

    一下我的想法都没有,我在她眼中,永远不会是一个男人!对她而言,我只是一种名为儿子的东西罢了。」

    「那是当然的,因为你的确是她的儿子。」

    「那又怎样?我就是爱上了她。爱情是没有道理可言的,你可以选择你爱上什麽人吗?」

    「┅┅」

    「如果我能选择爱上什麽人,我就不会那麽痛苦了!为什麽我爱上了她就是天地不容?她却从没考lǜ

    过我?我就是没资格吗?我不服!」

    「没用的,这只是你单方面的想法,妈妈永远不会爱上你的。」

    「我知dào

    ,我爱她,所以我了解她。我就是知dào

    她永远不会爱上我,甚至她永远不会发xiàn

    我爱上她。在她眼中,我不是一位异性,是一个孩子。这才是我的悲剧。」

    「即使这样,你也只好接受现实,凭什麽你可以要妈妈成为你的性奴隶?」

    「我就是不服。既然她想也没想过我有可能成为她的爱人,那我就用我的身体去提醒她吧。」

    「你已经失败了。即使被你强奸了,妈妈不过以为你是一时胡涂,被**冲昏了头脑。她还是没有意识到,你也是男人,她有和你发展的可能性。算了吧,现在收手吧┅┅现在收手,还有可能会到往昔的日子┅┅再迟就来不及了。」

    「不行!如果不成功的话,我也不要像以前一般,天天看着妈妈,却什麽也不能说,和最爱的人住在同一个屋檐下,身份却是母子。这种生活,我再也不要了!那是地狱啊!」

    「那你想怎样?」

    「我说过了,我要她成为我的性奴隶!得不到她的心,得到她的**也是好的。而且,只要控zhì

    了她的肉欲,慢慢的,她的心灵也就是我的了!」

    「你疯了!这样做的话,你得到的不是真zhèng

    的她,只不过是一个空壳罢了!

    你这畜生!」

    「是,我是畜生,不仅是畜生,我还是恶魔呢!因为我打算和朋友一起,互相奸淫自己的母亲。而且即使这样做,得到的也是真zhèng

    的妈妈,我不过将她隐藏的另一面掘出来,她还是她。」

    「┅┅为什麽要这样子做?你不是深深的爱着她吗?」

    「这是打破母子禁忌的必要仪式,让妈妈打破更大的禁忌,被人**、**,那和儿子相奸,就算不上什麽了┅┅人类的适应能力,真是出乎意料的高,让她见识一下更厉害的程度,那她的接受能力也会提高的。而且,人总是会有一种想把自己心爱的人、喜欢的东西,尽情破坏的虐待式冲动┅┅不是吗?」

    「你一定会後悔的,你再也不能回到以往的日子了┅┅」

    「那正是我想要的。」

    「你是恶魔┅┅」

    「嘿嘿嘿嘿┅┅是吗?那你也是。因为我就是你,你就是我。」

    州和一直静静地听着他们两人的对话,直到这时雾逐渐散开,他才看清楚,对话的两个人样子和服饰都是一模一样的。他们都是岸村州和!

    竭力主张爱hù

    母亲的州和,被主张性虐母亲的州和驳斥得无言以对,只是用一种怜悯的目光,看着恶魔化的州和,然後就带着悲伤的表情,渐渐消失了┅┅就像是溶化在雾中一样,身体的颜色渐渐由浓变淡的消失了。

    这个梦,到这里就完了。

    州和醒了之後,天已经亮了。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子,渗入他的房间。

    他呆呆的坐在床上,面上带着茫然若失的神情,不知在想些什麽。

    这个梦,有什麽意义吗?大概有吧?这应该就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州和内心深处,也不清楚自己现在所做的一切,会导致什麽结果。只是,既然已经行到这里了,就只能够走下去,达到结果,因为根本没可能回头了。不管结果是破灭还是大团圆┅┅

    「全文完」

    第一章

    早上的空气感觉特别好,而且人也相当地少。我不断地向前跑去,将清晨特有的清新空气一口口地吸入肺里!我叫做小逸,刚刚退伍没有多久,正在准bèi

    要考大学,由于在部队养成习惯,所以早上起来跑步,成为我相当重yào

    的工作。

    算一算我至少跑了二十公里,而我这时候放慢脚步,然后散步回去。虽然早上很凉快,但我却也已经跑得满身大汗,加上我走回去的时候,混浊的空气以及灼热的太阳已经出来了,我身上汗如雨下!

    「我回来了!」对着空荡荡的房子,大声地喊了这句话,我不知dào

    自己这样作有什么道理?只是从小就习惯了这样的方式!爸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离异了,我跟着妈妈,而妈妈现在是个成功的直销人员,每天的行程都是排得满满的,所以都是让我自己一个人照顾自己,只是在金钱上面不虞匮乏而已。

    我脱去身上已经汗湿的t恤,然后走到厨房里面,打开冰箱拿出一盒牛奶,咕噜咕噜地就灌下肚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快、无弹窗!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