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6 部分阅读

作者:1145892305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摹靶耘??浴保?湍惚晃颐锹旨槔Π蟮穆加按??透?子压凵偷摹;褂懈浇?牧诰印??蠹叶蓟嵊行巳た纯茨愕娜馓澹?跹?晃颐峭媾?摹???遥?愕ǜ易陨钡幕埃?宜挡欢ɑ峒槭?模??弦灿胁簧偌槭??寐铩???br/>

    州和在知美耳边,说著令人难以置信的恐怖说话……一旦放了淫兽出来,恶魔的心就发挥得更淋漓尽致了。

    知美浑身一颤,恐惧感令她不敢再说求死的说话,毕竟,想到自己的美丽**被所有亲友看得一清二楚,自己的尸体被人奸淫和观赏,任何女人都会怕得颤抖的吧?

    “不要……不要再碰我了……我……我说了…”知美实在忍不住了,只好哀求州和,她不知dào

    自己再被儿子玩弄下去的话,会变得怎么样。知美害pà

    自己会失去理性的追求快感,只好应承州和的无理要求。

    “嘿嘿嘿……一开始你就应该说了,我有你被我们**、捆绑的录影带在手,你根本没有筹码和我讨价还价嘛。而且,我还有你的‘性奴宣言’呢……妈妈,快说吧……这里是什么啊?”州和冷笑着说,同时,轻力用姆指和食指在知美的**上捏弄。

    “啊……那,那是乳…乳首。”知美强忍着羞耻和快感,忠实地说。

    “是谁的下流**啊?妈妈。”州和不放过知美,要她进一步的说明。

    “州和……”知美侧着头,用哀怨的眼光看着身后的儿子。

    “说啊!”州和毫不留情的说。

    好像认命似的,知美深深地叹气,开始说一些以往从未曾说过,甚至未曾想过的淫秽说话。

    “那……那是知美的下流**,正在被州和主……主人玩弄……”知美闭着眼睛,眼泪流下来,用自暴自弃的态度去说那些不堪入耳的说话。

    “很好。那这里呢?”州和用手轻轻玩弄知美的**和小豆,要知美再说些羞耻的说话。

    “那……那是敏感的阴核和淫……淫荡的**!”知美垂下头、闭着眼,骗自己这不过是场梦,这才敢大声在儿子面前说这些说话。

    “嘿嘿嘿……很好,妈妈,你说得真好。你真是一个淫秽的女人啊!被儿子抚摸,大声在儿子面前说下流的淫话……可是,你却很兴奋嘛!”

    “不……我没有……”知美抗议着,她不能接受这样的自己,怎可能呢?她才不会在这样下流的环境下感到兴奋。

    “没有?嘿嘿嘿……你的**都湿透了,而且不是洗澡水啊!是黏糊糊的分泌物,这些是妈妈的蜜汁吧?你根本是兴奋得要死,不是吗?你的下身都高兴得哭出来了……嘿嘿……”州和残忍地揭穿知美的秘密,身体上的快感,是骗不了人的。

    “来,尝一尝自己**流出来的蜜汁吧。”州和为了进一步的羞辱知美,将刚才挖弄母亲**的手指,放入知美的口中。

    知美感到口中一阵腥臊的气味,似臭非臭,虽然想抵抗,但又不敢违逆州和,只好一声不出,苦着脸的,任由儿子摆布。

    想到刚刚放在自己下身的手指,现在竟伸入自己的口里,心中不禁有点反胃。可是,这种平日想不也不敢想的事情,却大大的刺激起知美的**,令她下身的感觉更敏感了。

    在温暖的水中,知美雪白饱满的**,好像浮在水面一样,半浮半沉,轻轻晃动,州和一手在母亲口中挖弄,一手轻轻托着**的下部,感受那滑嫩肌肤的质感。

    结果,知美全身上下每一吋肌肤,都被州和抚摸玩弄过,就连**内部,都让儿子洗得清洁溜溜。

    虽然这次在浴室的淫戏,州和并没有用**侵犯知美,可是全身上下被儿子看得一清二楚,而且任他玩弄,还要说出下流的说话,一一将羞耻的部位向儿子解说,知美虽说庆幸没有被儿子再度强奸,可是却也觉得非常羞耻,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不敢见人。

    而且一想到将来,知美就更加觉得悲哀了。因为州和看来不会放过自己,这也令知美寝食不安。

    在浴室洗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州和才依依不舍的和知美一起离开浴室。

    “妈妈,今晚你就好好休息吧,因为从明天起,你将会很忙的了,你要接受我的奴隶调教,嘿嘿……而且你明天要去买一些东西回来呢……”州和笑得古里古怪的,知美也猜不透他想要自己买些什么,不过想来一定不是好事吧?想到要接受羞耻的调教,知美就觉得眼前一片黑暗……

    那一晚,知美虽然经过一整天的剧烈床上运动,身体非常疲惫,可是因为精神受到太大打击,反常地亢奋起来,所以她辗转反侧,就是睡不着。

    第二天一早,州和就精神抖擞的上学去了,临走之前,他给了知美一张纸,要知美跟着纸上的地址,去买一些东西,纸上附有一张清单。

    “妈妈,你别买漏啊!如果买漏一样,你会受到惩罚的……还有,如果我放学回来,你没有买齐所有东西的话,我一样会罚你的,知dào

    吗?我亲爱的妈妈…

    …嘿嘿。”州和眼中闪烁着残忍的光芒,好像看着一头即将走进陷阱的小动物似的。

    “我……我明白了……”知美昨晚睡得不好,精神很差,加上昨天的打击,所以说话没什么气力。

    “那么,再见了,妈妈。”州和忽然俯过头去,吻了知美脸颊一下。

    “嘻嘻,goodbyekiss。”州和笑一笑,转身跑出去上学。

    知美呆呆的看着州和走出家门,满面错愕。刚才一下子,她好像又看到以前的儿子,那个淘气却又可爱的小家伙……

    知美返回客厅,坐在沙发上,看一看那样清单,想知dào

    州和究竟要她买些什么?一看之下,不禁满脸通红。

    原来清单上琳琅满目,尽是一些情趣用品,什么假**、肛门棒、浣肠器、钳口器、黑绳、红绳、乳环、狗项圈、狗链、皮革内衣、手铐、脚镣、窥阴器、肛门气泵、性虐头罩、乳环、鞭子等等,看得知美面红心跳。那些皮革内衣,款式大胆,都在重yào

    部位穿洞,完全没有蔽体的功效,反而是尽量暴露女性重yào

    部位,提高性感度的东西。

    而单是性具,就列明了不同的尺寸,大大小小,加上各种款式,怕有数十种之多。单是假**,就有不同长度、不同阔度、不同款式,更别提肛门用的性具了。

    知美看得目瞪口呆,完全不知dào

    要怎样将这些东西买回来,一个良家妇女,如何能够自己亲自去买这些东西?而且数量还这么大!款式这么多!难道要找人帮手吗?

    又怎么向人解释自己为什么要突然买那么多这种东西呢?知美一时彷徨无计。想着想着,想到这些东西,将来都要一一用在自己身上时,不禁面红耳赤,下身有点异样的感觉,可能是因为昨晚的**吧?知美的身体已经开始对这方面有感觉了。知美吃了一惊,想不到一向矜持端庄的自己,经过一晚的异常体验之后,竟然会有这样的变化,知美心里既惊慌又羞怯,不知自己再下去会变成怎么样。

    可是,不买不行,不然州和这小恶魔不知会用什么花样来整治她。

    但知美从来未曾接触过这方面的智识,她又怎么知dào

    去那里买这些东西呢?

    还好,知美手上还有州和给的一张纸,上面有一个地址,那里是一间店铺,专门售卖这类情趣用品的。

    不过想到要亲自去买性虐用品,知美觉得实在太羞耻了。

    州和在上学途中,一面慢慢走,一面想着妈妈狼狈的样子,不由得从心底里笑出来。其实知美根本不用太担心,因为州和叫她去的店铺,虽然是卖情趣用品没错,可是店内的售货员是一个老太婆,而且那里地点偏僻,很少人经过,知美根本不会丢脸的。

    不过想到妈妈胆战心惊的去买那些性虐道具,那羞赧的表情一定有趣得紧,州和就忍不住笑了出来。

    州和在学校上课,心却一早回到家里,想着自己要怎么调教知美,那些道具一定会大派用场的,他恨不得立即回家,用那些道具令知美欲仙欲死。

    在午餐的时候,州和和万次、邦洋、哲郎他们商议好,给他数日时间单独调教知美,哲郎就先调教好自己的妈妈,然后再攻略万次和邦洋的母亲。

    他们都表示没有问题,哲郎早已想好了不小鬼主意,家里也准bèi

    好很多性虐道具,相信哲郎妈妈将有好一段日子会很忙的了。

    在学校的时候,州和向邦洋借了手提摄录机和数码相机,准bèi

    今晚用来好好招呼知美,拍下她被儿子调教的场面,知美一定会羞耻得哭出来吧?

    州和觉得像等了一年那么久,才终于等到放学。一下课,州和就以惊人的速度跑回家。

    岸村知美篇

    “妈妈,我回来了。”州和在玄关一边脱鞋,一边大喊。

    “州和,你回来了?肚饿吗?让我煮些东西给你吃。”知美对州和说,即使昨晚受到这样的对待,作为母亲的她,对州和还是那样体贴,的确是一个伟大的妈妈。

    也许知美是想强装作没事人一样,用往日的慈母态度,希望能将已经一蹋胡涂的生活带回正轨吧?可惜,她的儿子绝不会配合她的。

    “妈,你应该叫我州和主人,还有,以后没有我的准许,在家不可以穿内衣裤!”州和的魔性,愈来愈发挥出来了,对母亲的慈爱和关怀,完全不理会,反而开始了他的调教。

    他用冷硬的目光,去迎接知美。

    “嗯……我,我知dào

    了。”知美面色变了一变,双眉轻绉,用哀怨的眼神看了儿子一眼,便转身走进自己的房间。

    “站住!不用进去换衣服了,就在客厅这里除掉就行了。还有,你买齐了清单上的东西没有?”州和渴望看到知美羞耻的表情,希望尽情的凌辱她,让高贵的美妇,自己亲生妈妈,被调教成性奴隶。

    “什…什么?在客厅?……我知dào

    了。清单上的东西……买……买齐了,都放在你房里。”知美听到要在儿子面前脱衣服,吓了一跳,被州和一问,想起今天去情趣用品店买那一大袋性虐道具,幸好店内的售货员是一个老太婆,不过,想到自己带着一袋那些东西回家,一路上胆战心惊,实在羞耻得要死。

    一想起这件事,知美不禁双颊飞红,好像抹上胭脂似的,说不出的美艳动人。

    “买齐了?你先脱衣服,只准穿上一件围裙,什么都不可以穿。你换好了我就上去检查,看看你有没有买漏了。”州和当然不会放过知美脱衣服的养眼镜头,让知美感到羞耻,令这做儿子的有种莫可明状的叛逆快感。

    “我……明白了。”知美也心知肚明,州和是不会放过这个观赏的机会的,求饶也是无用,手脚放慢也不行,因为反而一定会招致更大的惩罚吧?知美想到这一点,也就认命了……

    就在儿子面前,美丽的贵妇,优雅地慢慢脱掉所有蔽体的衣物,那轻柔而神圣的动作,宛若献祭的圣女,被奉献给邪灵作祭品一般。

    州和看得出神,昨天虽然充分玩弄过眼前的**,不过,只是捆绑凌辱,和眼前那自愿的脱衣不同,好像观看脱衣舞似的,另有一番刺激之处。

    很快,洁白的身体,就曝露在空气和儿子的眼光之中,知美脸蛋绯红,强忍着耻辱,在儿子面前穿起了围裙。感觉到州和锐利的视线,知美觉得身体有点痒痒的,浑身不自在。

    “你先煮点吃的吧。”州和说完就转身走进自己的房间了。

    知美看到州和走开,才舒了一口气,感到轻松一点。

    州和走进自己房间,发觉就在书桌上,放了一大袋物品,州和将它们全倒在床上,“哗啦”一声,所有性虐道具都倒了出来。州和大致上的检查了一遍,看到没有买漏了,顺手拿了一条红色的绳子,就走回客厅。

    想到今晚就能尽情利用这些道具,州和就掩不住兴奋的心情。

    州和坐在饭桌旁的椅子上,看着**穿围裙的知美在厨房煮东西。

    州和暗中准bèi

    好摄录机,趁知美在厨房忙着的时候,放在隐蔽的角落,较好了角度,录下知美一会儿淫荡的样子,在不知情的情况之下,知美的荡态一定会更有看头的,事后让她知dào

    被拍摄了,那羞愧的样子一定很有趣。

    “妈妈,煮快一点嘛……慢手慢脚的。”州和故yì

    的催促知美,让她知dào

    儿子正看着她的裸背。

    知美觉得好害羞,这样**来做平日的事,又让亲生儿子看过一清二楚,就好像一个不许穿衣服的下贱奴隶一般,和强奸相比,别有一种羞辱。

    “真是好身材啊!妈妈,你的臀部完全没有下垂,丰满的**大得从围裙两侧露出来了。太美了……”州和大声地评论知美的身体,感觉到儿子的视线,令知美好羞耻,背部很不自然,像被虫子爬来爬去似的。

    不过,这种暴露的兴奋,令知美身体不自禁的发热起来,下身好像要流出什么东西了,知美吓得慌忙将双腿拼拢,不敢让州和看到。

    “啊?怎么在扭动屁股了?让儿子看着**穿围裙做家务,感到兴奋吗?”

    目光锐利的州和,嘲弄着知美。

    “不……没有,我没有……”知美悄悄的抹去面上泪水,几经辛苦,终于将下午茶点煮好了。

    “妈妈,去雪柜拿点啤酒来吧……”

    “是…”知美去到雪柜处,打开雪柜,俯身拿放在下层的啤酒。

    “嘿嘿嘿……好美的景色啊,妈妈,你的屁股真是太圆了,又白又大,连**和肛门也看到了……真是太漂亮了……”州和故yì

    大声告sù

    知美,让她感到羞耻。

    知美浑身僵硬,想不到州和是故yì

    叫她去拿东西,好让知美春光乍泄的。

    想到自己的下身被儿子尽收眼底,知美不禁浑身发烫,连忙拿出啤酒,转个身来,虽然前方的围裙遮不了什么,总比**的后半身好。

    知美侧着身子,遮遮掩掩的将食物放在桌子上,努力地遮掩那迷人的身段。

    州和看到知美扭扭捏捏的模样,知dào

    她已经感到很羞耻了,州和恶魔似的心灵,想令这位贞洁的熟女感到更耻辱。

    “来,妈妈,让我喂你吃吧,坐在我腿上。”

    “我……”

    “你想反抗我吗?妈妈……”

    “……”知美心里已经有觉悟,知dào

    这是逃不掉的了。

    州和拉着知美,要她张开修长的美腿,面对面的跨坐在州和大腿上,知美的下体,没有任何遮蔽物,只有那短少的围裙,不可能遮掩到什么。

    “呀…”知美惊叫一声。

    虽说是隔着州和的裤子,但知美完全能够感受到州和下身已经勃起,那灼热的**,从下往上的顶着知美的下身,她可以感到**的坚硬和热度。

    “妈妈,张开口吧。”州和用叉子叉起食物,喂给知美。

    在淫秽的气氛下,知美和州和终于吃清了所有的食物。而那瓶啤酒,州和自己完全不喝,反而半强逼的要知美全喝光了。

    很少喝酒的知美,酒量当然不会太好,喝了整整一瓶啤酒,脸色绯红,两抹红晕映衬着雪白的肌肤,那醉美人的姿态,美艳得令人心醉神迷。

    当然,在吃东西的时候,州和也有玩弄知美的好身材,围裙根本就掩不住那雪白的硕**房,州和一手喂送食物,一手抚弄**,知美实在感到异常难堪。

    一方面是因为被儿子羞辱,而另一方面,下身感到**的挑逗,**又被搓揉,知美的身体,开始有性感了。下身湿漉漉地,违反知美的理性,流出不应该流的蜜汁。

    “好了,已经吃饱了吧?现在到你了,妈妈,吃饭后甜品,让我也爽一下吧。”州和放下知美,除掉自己的裤子。

    巨大的**,好像冒着热气似的从裤裆里弹出来。看到这气势惊人的**,知美不禁面色煞白。

    州和要知美跪在地上,州和坐在椅子,捧着知美的头,要她**。

    知美闻到州和**的腥臭味,不禁有点反胃,说什么也不愿意将那胀成紫红色的东西放入口中,知美想挣脱州和的手,但却被州和拉着她的头发,将她的头拉回来。

    “忘了自己的身份吗?要不要我播放那段性奴宣言给你听?你不是哭着说什么都会依从我的吗?妈妈,不愿服侍我的话,是不是想被其他人强奸你啊?”州和嘴里说着冷酷的说话,眼中却洋溢着残忍的笑意,好像欺负一只柔顺的小动物般,小动物的可怜模样,更激起他的虐待欲。

    “不……我,我知dào

    了……”知美可怜兮兮的说。

    知美闭上眼睛,忍着那令人作呕的气味,内心怀着对丈夫的歉意,战战兢兢的将儿子的**放入口中。

    “要用心一点舔啊,手也不要闲着。试试上下套弄……啊,真舒服。不愧是妈妈,连为儿子**的技术也那么好……”州和不断用言语羞辱知美。

    知美一手握着州和的**,一手轻轻揉搓下边的精囊,嘴唇用力的吸吮着,而舌头就细腻的滑动,刺激着**。

    “呜……啊……”知美发出含糊的叫声。

    州和的**,有时顶得太入了,顶到喉咙的深处,令知美很不舒服,有呕吐的感觉。而口腔的内壁被**摩擦,也让她感到有点灼痛,不过,知美不敢把州和的**吐出来。

    虽然感到口腔不舒服,可是,身体却有异样的感觉,或许知美经过这两天的磨练,被虐的素质已经渐渐显露出来了?口腔的敏感度也提升了,对**竟然也有快感……

    **穿着围裙的知美,跪在儿子面前,用心的**着,这种超级淫秽的画面,令州和非常兴奋,就在母亲巧妙的吸吮技术下,套弄了一会,州和就感到**了。

    “啊啊……要射了……”州和在嘶声吼叫中,猛地把**从知美口中拔出来,儿子热腾腾的精液,就像子弹般射在母亲雪白的脸庞上。

    “啊!”知美猝不及防,吓得惊呼一声。

    “真舒服……”州和感叹着,知美被**的场面,也完全被隐藏的摄录机拍摄下来了。

    “妈妈,用舌头舔干净我的**,还有,舔干净自己面上的精液,用手抹进口中吧。”州和残酷地命令知美。

    “呜……”知美闭上眼睛,屈辱地用心的舔着发射后的**,同时用手将面上的黏液扫入自己口中。

    这种下贱的行为,令知美面上红通通的,感到很羞赧,像一个人尽可夫的妓女似的。

    “将所有精液吞下去!如果敢吐出来就要你好kàn

    ……”州和看着知美,狞笑着说。

    “我知dào

    了,州和……”知美用哀怨的眼神看着州和,忍着精液腥臭的气味,努力的咽下去。

    “叫我州和主人,又忘记了吗?你已经是我的奴隶了,妈妈……”

    “是,州和……主人。”

    “很好,现在你转过身去,趴在桌子上。”

    “……这……”这么羞耻的姿势,知美不敢在儿子面前摆出来。

    “想违抗命令吗?”州和森冷的目光,看着知美。

    “不,不是。”知美认命似的转过身,趴伏在桌子上,下半身面向州和。

    “张开腿。”

    “……是。”知美双腿不自觉地发抖,不过还是慢慢地张开大腿了。

    “真是淫秽的画面啊!在儿子面前张开大腿的母亲……你可算是世界上淫荡的女人了……嘿嘿嘿……”明知dào

    知美忍受着莫大的耻辱,才能做出这样的行为,可是州和仍然肆意的侮辱她,这种倒错的凌虐,令知美与州和两人都感到打破禁忌的兴奋。

    “呜……”知美脸孔涨得通红,可是又不敢反驳。柳眉轻绉,说不出的楚楚可怜。

    州和将刚才偷偷从自己房间拿下来的,知美今天忍辱负重买回来的红绳,悄悄地拿出来,趁着知美背对住州和,突然将知美的双手反绑在背后。

    “啊!做什么?”知美忽然间被缚住双手,丧失了自由,吓得惊呼了出来。

    “住口!被缚住又不是第一次了,嚷什么?”州和斥喝知美。

    长长的红绳,在缚住了知美双手以后,还剩下一大截,于是,州和将绳索拉下去,缚着知美的膝弯和桌脚,知美修长光滑的双腿,分别被捆绑在桌子的两边桌脚处,令双脚不能合拢。

    “呜……很痛…求求你……州,州和主人,轻手一点……”知美泪流满面汪汪的,转头望向州和,那因为痛楚而向儿子哀求的眼神,出现在高贵的中年美女面上,简直令人发狂。

    由于红绳系着反缚的双手,绳子又被州和扯下去绑着双腿,知美感到肩胛骨被扯住,痛楚难当,上半身自然而然的挺起,离开了桌面,以舒缓肩膀的痛楚。

    可是,这个动作使背部背脊呈弓样状,令胸前伟大的**更是傲然耸立,微微颤动,就像果冻一般。

    “噢,妈妈,你那漂亮的**房又向我招手了……就这么想被捆绑吗?好吧,反正绳子长得很,还余下长长的一段,便顺便让你那对**也满足一下吧!”

    州和留意到知美的胸脯颤了一颤,便戏谑了她的**一下。

    “不…我,我没有……”知美哀怜的哭诉着,不过,这种神情只会令虐待狂潜质尽现的州和更兴奋而已。

    州和当然不管知美的哭叫,狠狠地用绳子在知美胸前绕了两圈,像个打横的“8”字一般,将知美的胸脯紧紧勒住,两个**拼命突出,因为充血了,**贲起,情景妖艳得令人目瞪口呆。

    “啊…很辛苦……”知美眉头紧绉,闭上双眸轻声哀叹。

    州和缚好了之后,在知美耳边轻笑,“是很兴奋才对吧?你根本是被虐狂嘛!妈妈,扮什么贵妇啊?”说着,州和用手伸向知美下身,在**处抹了一抹。

    “看!你的**已经湿了,是舔儿子的**令你这么兴奋,还是被缚着就兴奋了?说什么不要不要的,你的身体可不是这么说啊!妈妈,这些黏液就是证据了……”州和将手伸到知美眼前,手指一搓,手上的蜜汁就闪闪发亮。

    “啊…不是的…”知美拼命的摇头,不敢看州和的手,被捆绑得结结实实的身体,除了摇头之外,还可以做什么呢?

    “你已经开始成为我的性奴隶了……身体已经有反应了,你就乖乖认命吧。”州和用手挑拨知美的下身,刺激知美的**。

    知美感到儿子的手在自己的**口轻扫,手指更有意无意地刺激着洞口上方的小豆子,可怕的是,知美发觉自己开始感到快感,在这种打破伦常,为世所不容的情况之下,知美反而感到更兴奋。

    知美不知dào

    自己是不是已经沦落了,为什么明明理性上那么讨厌这种禁断的强制相奸,可是身体还是不自控的兴奋起来了?下身不断的分泌出来的蜜汁,就是最残酷的证据,知美开始迷失了……

    岸村知美篇

    州和用食指和姆指轻轻的掀起覆盖在阴核上的包皮,挟着知美的阴核,一按下去,便看到知美的身体猛地抖动了一下,而且呼吸立即变得急促起来,**分泌出来的蜜汁,似乎也更多了。看到这种种迹象,州和就知dào

    ,这位端庄矜持的贵妇人,已经开始有感觉了。

    州和看到知美的长发垂下来,遮掩了秀丽的容颜,总觉得这会影响摄录机拍出来的片子,如果不将知美的样子清楚拍下来,这片子还有什么意义?一定得拍个清清楚楚,知美才会完全屈服的。

    所以州和找来一个束头发用的橡皮筋,将知美的一缕长发,扎成一条马尾般,缚在后脑位置。因为州和不太懂缚头发,那马尾并不太整齐。但是,略为凌乱的发型,配上美艳绝伦的秀脸,加上被**缚着的好身材,实在是非常富凌虐美。

    尤其是一脸哀愁的中年美女,被少年捆绑凌虐,更令人觉得楚楚动人。

    “妈妈,现在就让我好好享用你那个紧凑的**吧……嘿嘿嘿…是不是很期待啊?”州和一边脱衣服,一边对知美说。

    “没有……”知美绉着眉,恨恨的转头看着州和脱衣服。

    “别骗人了,你那里都湿成这个样子了,想要就说啊!你现在是我的奴隶,不妨对我坦白一点呀。”州和脱光了衣服,随手将衣裤丢在地上,走近知美,用手玩弄她被缚得结结实实的**。

    “啊……不…”忽然被儿子抚摸**,加上**从根部起被缚实,**充血,变得非常敏感,性感带受到刺激,知美不自禁的呻吟起来。

    “怎样啊?妈妈,是不是兴奋了?下身是不是空虚难受得很呢?想找根大**插入去吗?求我吧,求你的主人我吧……嘿嘿,如果你肯出声恳求我,我就会满足你……”州和在知美身边,一面刺激知美身上的性感带,一面说着恶魔的耳语。

    知美被缚着的身体,开始渗出汗珠,雪白的**不住的抖动,仿佛在拚命忍耐着什么似的,果然,自从被**之后,又受到儿子“亲切”的戏弄,身体原始的本能,已经被唤醒了吧?现在在知美脑海中,作为女性的官能之火,正和作为母亲的理性争战不休吧?明明身体渴望肉欲的满足,可是,理智的思维和母亲的身份,在尽lì

    的阻止身体。这种天人交战的情况,令知美非常难受。

    “呜……很难过……不要…”知美双手被反缚,双腿也被缚在桌脚上,全身动弹不得,只可以拚命摇头,发出凄惨的哭叫声。

    看到妈妈的样子,州和知dào

    母亲已经开始发情了,只要再玩弄下去,她一定会求饶的,甚至会泄出来。于是,州和除了一手揉搓**及乳首,一手刺激下身的**和阴核之外,还俯身轻轻吻着知美滑嫩的背部。

    “啊!”知美感到背部被吻,那凉凉的感触,令她尖叫起来。

    州和轻巧的舌头,在知美光滑的背部流动,像条小虫似的在妈妈的背部爬来爬去。

    知美发觉到,自己的身体愈来愈兴奋了,自己的理性,就快要被快感的洪流淹没,脑海里一片混乱。

    州和不断的挑逗知美,双手和舌头,持续地在知美的性感带上游走着,腋下、背部、肚脐、胯下、耳珠、后颈等等,都被吻到了,可以说是吻遍了知美身上每一个部位。

    虽然被母亲拒绝了,可是从州和细致周到的亲吻中,还是看得到州和对知美的爱意,即使州和的心已经入魔了……经过十多分钟的淫戏,知美浑身发抖,满面通红,呼吸急促,看来的确是发情了。

    “求……求你……”知美意识渐渐模糊,口中无意识的叫喊,被快感支配了的女人,不再记得自己的身份,只是顺应身体的呼唤,追求官能的肉欲。

    “求我什么啊?说清楚一点。”州和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只要将知美自己要求结合的片段录下来,知美就永远不可能反抗了。

    如果说,之前的性奴宣言是在儿子欺骗和胁逼之下,在不得已的情况中说出来的,那现在这段片子,就可以把她打落绝望的深渊了。

    现在是知美耐不住州和的性技巧,被抚摸得春情勃发,自己主动要求交欢。

    如果知美知dào

    有摄录机在拍摄的话,是绝不会这样子大胆的。

    “啊…那里……求,求求你…”知美紧闭双眼,口中喃喃地说着,似乎自己也不清楚自己在说什么似的。

    “那么?是这里吗?”州和用手轻轻的抚弄**外侧。

    “嗯…是……”知美喘着气,用比蚊子还细的声音回答。

    “那里要什么啊?你不大声说出来我是不会满足你的。”州和残忍的对知美说着。要知美大声说出来,是为了清晰地将知美的求爱自白录下来吧!

    “呜…不…我……”知美残余的理性,在遏力阻止知美说出这样不知廉耻的说话。

    “什么呀?大声说!”州和用姆指玩弄阴核,食指和中指插入**内,微微向上弯,刺激**内的g点。左手也不闲着,轻轻揉搓着**,给予知美最大的快感。

    “求,求求你插…插进去!”知美下身虽然被手指插入,可是仍然不够,只是更加感到空虚,**本能的渴求真zhèng

    的**去满足自己。

    所以,虽然是极度羞耻,可是理性被掩盖的知美,在忍受到极限之后,终于嘶声大叫出来,自动要求**的结合,已经不管对手是谁了,即使是儿子也好,先让肉欲满足了再说。

    “嘿嘿……好,那就来吧!”州和眼见知美已经差不多了,就连自白也清楚地拍了下来,自己也忍了很久,已经到极限了,便从背后摆好姿势,准bèi

    插入。

    知美的身前是桌子,由于被缚着的关系,所以即使尽lì

    回过头来,也不可以完全看清楚身后的情况。她只感到,身后有人用力的分开自己那蜜桃似的臀部,两片丰满的屁股被人用手分开,那羞耻的菊蕾和**便彻底的曝露在别人的视线下。

    或许那也是她的理性被**掩没了的原因之一吧?如果儿子的样貌清清楚楚的在知美身前出现,即使不知dào

    摄录机在拍摄,凭着高贵的气质和极度的羞耻心,她的自尊心一定不会容许自己在州和面前,说出主动要求**的说话。

    因为快感而混乱的脑袋,现在已经不知dào

    发生什麽事了,只知dào

    **像火焰般焚烧着身体,只有和人**,身体才会冷却下来。

    州和在知美背後,慢慢地插入插入知美的**,因为州和的前戏,知美的**都被引出来了,那里湿漉漉地,润滑得很,不太费力就已经深入到底了。

    「啊┅┅」知美感到先前空虚的地方,已经被一根灼热的棒状物完全的充满了,那异样的空虚感得到满足,不禁发出舒服的喘气声。

    经过长久的盼望,终於可以有「实物」填满空洞难受的**,知美原本紧皱的眼眉舒展开来,口中不自控的呻吟起来。

    「舒服吗?」州和俯身向前,在知美的耳背说。

    「啊┅┅舒服┅┅」知美眼睛半闭着,湿润的瞳孔像是罩上一层雾气,眼神散涣,不自觉的将心底的感觉忠实地说出来。

    「是吗?那我现在要动啦!」州和运用腰力,开始活塞运动。

    知美感到下身被**着,敏感的地方被不断刺激,快感直灌上脑,口中开始发出没有意义的呻吟声。

    看到妈妈在自己跨下发情,甚至扭动纤腰,承shòu儿子**的冲击,州和不禁觉得异常快慰。从身体到心灵去征服妈妈的计划,已经开始了第一步了,只要将妈妈调教成性奴隶,慢慢的,她的心灵也会受到控zhì

    的。州和是如此的深信着。

    虽然,那只是肉欲上的,妈妈毕竟没有爱上他┅┅不过,州和已经再顾不得了,即使是肉奴隶也好,起码是拥有过吧┅┅

    在明朗的午後,阳光逐渐西沉,布置高雅整洁的屋子内,一场违反人伦的**正在进行着。

    一位高贵的妇人,被缚在饭厅的桌子旁,身後的青少年,努力的用**插入妇人的**中,这幢平房中,弥漫着母亲的娇喘声和儿子沉重的呼吸声,与及儿子的下身撞上妈妈丰满圆润的屁股的声音,构成一首淫秽的交响曲,在屋子里不断奏起┅┅

    经过持续不断的**,终於,母子两人都同时到达**了。

    「啊啊啊┅┅」知美口中发出尖叫,声音大得令人难以置信,想不到一个受过教育的贵妇,会因为性兴奋而叫出来,而且这麽动人。

    知美下身不断抽搐收紧,蜜汁多得溢出来,上身高高地向後挺起,整个娇驱呈弓状,而州和也从後紧紧拥着母亲,双手绕过腋下,紧紧抓着知美那硕大的、被捆绑着的**,下身加速在知美**里**。

    「要┅┅射了!」州和也到达顶点,**深深插入,直到最尽头。

    灼热的精液,像代表了州和的爱一般,冲入知美身体深处,知美甚至感到精液在子宫游泳似的。

    知美眼前发昏,全身发热,**内更是不断抽搐,像是痉挛似的,有很多皱纹的名器,不住的将儿子的**夹紧,那俗称「橘子皮」的内壁,给予州和最大的快感,令他一泄如注。

    知美差不多就要失神昏到了,她大口大口的喘息着,浑身是汗,累得像要倒下来般。

    毕竟是人到中年了,虽然外貌还是美艳如昔,反而更添上一份成熟的韵味,可是这场激烈的**,运动量不下於打一场篮球,难怪她这麽累。

    「妈妈,你可真的了不起,那里一吸一放的,像是生物一般,令我这麽快就射出来了。」州和伏在知美背後,在知美耳边说。

    听到「妈妈」两个字,知美猛地吃了一惊,身上的汗水彷佛一下子变成了冷汗,脑袋也清醒起来。

    刚刚知美干了什麽?她竟然主动要求儿子**?

    知美吓得弹了起来,因为被缚着,同时又被儿子从後压着,她挣扎不得,而且,这时她更发xiàn

    ,儿子的阳物还插在自己的**里!

    「快!放开我!走开!」她拚命挣扎着。

    「怎麽啦?妈妈,刚才是你叫我插进去的呀!现在你爽完了,就叫我走开?

    别装个被我强奸的样子出来嘛!明明是你淫兴大发的说┅┅」州和伏在知美的背上,在她耳边说着不堪入耳的说话。

    「不!我没有!不要!走开!」知美吓得大哭大闹,一味得挣扎。

    **一旦消退了,理智和羞耻心就冒出头来,震撼着知美的心灵。

    「哎呀┅┅说了还不认呀?」州和惊讶地说。

    「也好,就让你看看证据吧┅┅嘿嘿嘿。」州和离开了母亲的身体,走到角落去,将隐藏的手提摄录机拿出来。**一从**内拔出来,**的黏液混合物就满得溢出来,混浊的液体,包含着儿子的精液、母亲的**、甚至是两人的汗水,都滴滴答答的滴到地上去。

    「看看你自己之前说了什麽吧┅┅妈妈。」州和将液晶体萤幕对着知美,按下「回带」,然後再按「播放」。

    萤幕上,一个中年美妇受不了爱抚,哀求身後的年青人和她**。

    这正是刚才的情况,知美的疯狂**,都让州和拍下来了。

    「啊!不、不要啊啊!」知美看到自己刚才的浪荡风情,一时接受不来,失控大叫。

    「别吵啦!是不是想让邻居都知dào

    啊?是的话我就**裸的缚着你,然後丢出去,让大家都看看你的**好不好?」州和威吓知美。

    「呜┅┅不┅┅」知美吓得立即住声,说真的,她真的害pà

    州和说得出做得到,现在她已不知dào

    州和还有什麽不敢做的了┅┅

    「摄录机就先录到这里吧,反正最重yào

    的东西都已经拍好了。现在,就拍一些相片,妈妈的美妙**,不拍些照片太浪费了。」州和从书包中拿出邦洋借的数码照相机,对着被捆绑的知美。

    「不!不行!别拍!」知美扭过头去,避开镜头,同时紧闭双眼,不想让州和拍到。

    「妈妈,望着镜头吧┅┅嘿嘿嘿,如果你不想刚才你的主动要求**片子被所有邻居看到的话。」州和发出卑劣的笑声,用言语挤兑知美,同时将照相?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快、无弹窗!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