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5 部分阅读

作者:1145892305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鸩欢铣寮ぷ潘???律碓谕虼尾欢铣椴逑拢???宦妨鞒觯?庑┎荒苎谑蔚纳?矸从Γ?谜饧父錾倌甓贾猟ào

    :知美非硃朔埽?饬钪?栏械叫卟延?馈?br/>

    万次:“啊……伯母的**好温暖、好舒服啊!夹得我的小弟弟好紧……又湿润……不愧是人妻呢,果然是州和的妈妈耶,真有水准……嗯……”

    “伯母的**也是一流的呢!又白又滑,**是漂亮的深红色,像车厘子似的,而且很丰满啊!又柔软……唔……太幸福了,能够玩弄这对**……州和,你妈妈真的好漂亮啊!又高贵……有这样的妈妈,你太幸运了……”哲郎不断的揉搓着知美的**,又用姆指和食指搓弄乳首,一边对州和说。

    说着说着,哲郎忍不住用口含弄知美一边**,知美想不到哲郎会突然这样做,“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她只觉得好像被电流电了一下似的,**传来又麻、又痒的感觉。

    知美听到儿子的好朋友这样“赞美”自己,黄豆般大的眼泪忍不住大滴大滴的落下来,她觉得好羞耻啊!可是,羞耻度和兴奋度却相辅相成,她居然愈来愈兴奋了,她害pà

    自己会终于忍无可忍的发出呻吟的声音,如果在他们面前**的话,岂不是等于告sù

    这几个少年,知美在**中有**了吗?还有什么颜面骂他们强奸呢?

    邦洋拿着摄录机,在知美四周走来走去,不断寻找好位置,录下知美**的耻态。不愧是天才少年摄影师,对摄影果然有天份,在邦洋的镜头下,知美的羞耻、知美的性感、知美的一切一切美丽,都表露无遗。一个中年美妇在两个少年的抚弄之下,那种欲拒还迎的美态,令身为儿子的州和,也看得血脉贲胀。

    州和走到妈妈身前,扶起知美的头,冷笑说:“妈妈好性感……嘿嘿,你的口闲着也是闲着,就服侍一下儿子的那话儿吧……”

    “什……什么?!……州和……”知美不知说什么才好。

    “妈妈,别咬你儿子的宝贝啊!哈哈……如果你乱来的话,明天你的录影带就会放上互联网任人欣赏的了。录影带的名字……不如叫做《近亲相奸!凌虐妈妈》如何?嘿嘿……一定有很多人有兴趣看的,尤其是这么漂亮的女主角。”

    知美听到自己的儿子说这些说话,简直有眼前一黑的感觉,为什么州和会变成这样的?恶魔……这真的是我的儿子吗?恶魔少年……

    “呜……你们是恶魔!恶魔少年……”知美哭诉着。在官能火焰的燃烧和煎熬中,知美竭力用理性去对抗着。

    “啰嗦!妈妈你也很兴奋嘛……你有很高的被虐质素啊!让做儿子的我将妈妈调教成性奴隶吧!你会更高兴的……嘿嘿……”州和似乎有虐待狂的潜质,真不愧是恶魔少年。他一面说,一面把**塞入知美口中,知美不敢反抗,只得发出“呜嗯呜嗯”的反对声音,接纳亲生儿子的**。

    “好啊,将我们的妈妈都调教成性奴隶,那便可以互相交换了!哈哈……组成性奴母亲俱乐部如何?可以招收更多有美丽妈妈的同好者……”哲郎很快就想到更邪恶的计划了。

    “不错嘛!州和妈妈的高贵性感、哲郎妈妈的温柔羞怯、万次妈妈的娇艳惹火和我妈妈的爽朗泼辣,各有各的味道呢……如果可以来个亲子乱交派对那就好了……”邦洋一面摄影,一面对其他少年说。

    虽然知美上下两洞口正饱受攻击,可是耳朵也没闲着,听到这班极恶无道的魔性少年讨论的计划,心底不禁凉了半截,如果情况真的如他们计划般发生,实在是比死更难受。可惜,自己的把柄已被他们牢牢握住,似乎除了顺着他们的意思之外,知美便再没方法反抗了……

    但另一方面,近亲相奸、sm捆绑、杂交**的官能刺激,的确令原本性观念保守的知美,在**上感到前所未有的**。拥有高贵气质、端庄矜持的美丽夫人,在亲生儿子和他的朋友的百般玩弄之下,理智上虽然知dào

    这是不对的,可是生理上却渐渐屈服了,尤其是因为近年来,州和的父亲因为工作繁忙,和知美已经有很久没有行房了。

    一旦被挑起了**,知美的身体就好像缺堤泛滥似的渴求性的欢愉,理智的压抑变得软弱无力……难道自己以前的保守贞洁,都是假的吗?以前都只是受到教育而压抑着,其实真zhèng

    的自己,是淫秽的女人?被亲生儿子和他的朋友一起**凌辱,居然还会感到兴奋,而且比往日更能享shòu

    到**的欢愉,发xiàn

    到自己有这样的一面,令知美开始怀疑自己,不禁在心里反问自己。

    “怎样啦?妈妈,和亲儿子及他的朋友**,上下两个口都同时填满了的感觉如何?满足吧?比爸爸一个更能令妈妈你满足吧?”州和享shòu

    着妈妈的唇舌侍奉技巧,一面向妈妈讲下流的淫荡说话,令知美感到难为情。

    “妈妈,你的舌头技术不错啊!是不是常常服侍爸爸所以习惯了?嘿嘿……

    的确是厉害的口舌服wù

    呢……妈妈,努力一点!”州和双手捉着知美的头颅,腰部前后郁动,直往知美口腔深处插入去,知美感到呼吸困难,发出“呜呜嗯嗯”

    的难受叫声。州和陶醉在奸淫母亲口腔的快感里,才不管知美的死活。

    万次经过这么长久的活塞运动,快感已经到达临界点,于是他加快了**的速度,大叫:“啊……要射了……”

    知美听到了这句说话,感到非常害pà

    ,于是立kè

    挣扎着放开州和的**,让口腔获得自由,大叫:“不……不要射在里面!拔出来!拔出来!”

    可是太迟了,就在知美的叫声中,万次把自己的精华一滴不漏地射入知美子宫深处,知美甚至可以感受到热烫的精液像子弹一样射击,撞上子宫壁。

    同一时间,州和捉紧知美的头,将**再插回去,加速的活塞运动,令州和也到达**,无情的精液,激射入知美的口里。因为州和插得太深入了,令知美不断咳嗽,儿子的精液就从口角流下来。

    哲郎亦不断的搓揉和含弄知美的美乳,知美在三方面的攻击之下,长期没有性生活的她,终于到达了久违的**,**内部不断的抽搐收紧,幸好仅余的理智令她不至尖叫或说出下流的说话,只是双眼反白失神晕到。

    邦洋用摄录机完美地拍下了知美最动人的一刻,当知美昏倒之后,就立kè

    换人。

    所以当知美悠悠醒来,发xiàn

    自己仰卧在地上,双手仍然反缚在背后,双脚张开,两脚脚踝中间绑了一根木棒,令她不能合拢双腿,两脚自然被缚成m字型,**大大地张开,而邦洋正趴在知美身上,努力地**知美的**。

    而拍摄的人,已换了人,是……州和!儿子拍摄母亲的**场面,知美觉得好害羞,但因为刚刚的**,加上被奸淫已经过了不少时候,知美比不上少年的精力旺盛,只能无力地摊在地上,气喘嘘嘘的,任这班少年拍摄和凌辱。

    就这样互相交替,知美足足被四个少年奸淫了十多次,除了州和插入知美的**时,知美曾经大力挣扎和抵抗之外,其余时间,知美已经筋疲力竭,只可以静静地软摊在地上,让少年任意奸淫。少年甚至利用知美丰满的胸脯,深深的乳沟,进行“乳交”,而乳交时射出的白浊精液,就打满知美的脸庞。

    只有当州和提枪上马时,因为近亲相奸的禁忌令知美疯狂挣扎,甚至惨叫:“不!州和!不要!求求你……停手,只要这个是不行的。”

    州和冷笑:“嘿嘿……只有我不可以插进去吗?妈,你还有什么是我没看过的?别忘了,我是从那里生出来的,现在再将**放回去,有什么问题?”

    “不……呜呜……州和,求求你……千万不要啊!”知美哭得梨花带雨的,就只要这个,被亲生儿子的**插入自己的**,这禁忌中的禁忌,知美绝对不能接受。

    所以虽然被缚得结结实实,而且经过刚才的**,身体已经疲惫不堪,可是知美仍然奋力挣扎,不想州和顺利的进入。

    丰满的胸脯,在绳子的捆绑之下非常坚挺,加上知美的疯狂挣扎,更是上下抖动,雪白的胸脯好像拥有自己的生命似的,像因为被缚着而想挣脱的小白兔,努力跳动。

    虽然双腿被一根木棍子横挡着,不能合拢,但张开成m字型的双腿仍然奋力左闪右避,不让州和得逞。

    在一片乳波臀浪之下,这性感至极的景色令一班少年看得目瞪口呆,忘了制服这中年美妇。

    过了一会,州和才吓然惊醒,冷笑说:“妈妈,你还挣扎个什么劲儿?你想想,你可以逃得脱吗?乖乖的让我们一起享shòu

    享shòu

    吧……嘿嘿嘿嘿。”

    “不……讨厌啊……我不要,停止吧!州和,我是你妈妈呀!”知美仍然不放qì

    ,尽lì

    的劝阻儿子干下逆天败德的行为。

    “嘿嘿……好,那妈妈你发誓说:“我知美是儿子的性奴隶,会听从州和主人的吩咐,和任何人**,即使是儿子的朋友,甚至是和别的母亲交换杂交也可以。”如果你这样说的话,我可以考lǜ

    不侵犯你,妈妈。”州和想到更残忍的法子去玩弄知美。

    知美呆住了,想不到儿子竟然会说出这种事来,可是,在这形势之下,知美有别的办法吗?

    “州和,放过我……求你……州和。”知美双眼充满了泪水,只是一味哀求州和别这样对待她。

    “不行吗?那我只好侵犯你了……”州和扶着自己的**,作势要进入知美的**。

    “不!不要……我说了,我说了……呜呜……”知美忍不住哭了出来。可怜的大眼睛,泪眼汪汪的。

    “快说!”

    “呜……我知美是……是儿子的,的……性奴隶……呜呜呜……”知美被迫说这些羞辱的说话,不禁痛哭失声,愈说愈细声,时断时续,声音细不可闻。

    “大声一点!”州和用手轻轻捏着知美的**,一边用手指刺激她的阴核,胁逼知美大声说。

    “啊!”知美身体一颤,异样的快感贯穿全身,感到性感带被儿子玩弄着,更发觉儿子的手指有意插入**中挖弄,脑中一阵空白,嘴巴不自禁的嚷:“嗯……知美是儿子的性奴隶!会听从州和主人的吩咐,和任何人**,即使是儿子的朋友,甚至是用知美的身体和别的母亲交换也可以!”一口气的说完了,知美才惊觉自己说了一些不知廉耻的说话,而且更发xiàn

    邦洋手中拿着的摄录机,已经将刚才的一切,包括那段“性奴宣言”一字不漏的拍摄下来。

    知美感到羞愧,自己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虽说是被迫的,脸上仍是感到火辣辣。

    知美只好安慰自己,这是为了不让儿子侵犯自己,才会说这些“谎话”的,造是为了制止**,所行的便宜之计。知美拼命安慰自己,却漏算了州和的恶魔程度了。

    就在知美为自己的“性奴宣言”而怔呆了的时候,冷不防州和突然用力,将原本是半坐半躺般的知美推倒,让她躺下来。

    因为知美的双腿被木棒阻着,躺下之后根本不能合拢,加上双手被反缚,姿势就像躺在妇产室中待产的孕妇一般,**自然而然大大的张开来。

    州和趁知美仍然在“性奴宣言”的震撼中未回复过来,一推倒妈妈之后,就立kè

    扑上去,压着知美的身体,右手按着知美的胸脯,左手扶着自己的宝贝,对准位置,腰部用力向前一挺,便慢慢的插进了那神mì

    的花园中去。

    知美突然被儿子推倒,“啊”的一声惊呼,重心一失,便躺了下来。接着,便感到州和紧紧按着自己,一根热呼呼的棒状东西,向下身进发,狠狠地插了进去,顶部已经进了一点,正慢慢地向身体深处进发。

    知美呆了一呆,赫然惊觉,那是儿子的**!她惊恐地大叫:“停手!你干什么!说好了不是这样的!州和!停啊!不要进去!”知美慌乱起来。

    州和轻轻牵动嘴角,展现一抹冷笑:“是妈妈你误会了吧?我刚才是说,如果你说了那番说话,我可以“考lǜ

    ”不侵犯你。可是,经儿子我慎重考lǜ

    ,为了妈妈你的性生活美满着想,不可以不侵犯你啊!嘿嘿嘿……”

    知美听到州和这样子出尔反尔,骗了她说出那些羞耻的说话,又气又急,大叫:“不行!不可以这样子的!这……这和约定的不同啊!我的生活不用你来操心!停、停啊!别再进去了,现在、现在还来的及停手的,州和……求求你。”

    州和眼中闪烁着比冰还要冷的光芒,轻蔑的对知美说:“妈妈,还记得你发过的誓吗?“知美是儿子的性奴隶,会听从州和主人的吩咐,和任何人**”,这是妈妈你亲口向我效忠的誓言啊!记得吗?你是说会听从我的命令,和“任何人”**的。现在,主人我就命令你,和。我。性。交!你亲口发誓的样子,已经被邦洋拍了下来,别想赖帐啊,我亲爱的性奴妈妈……嘿嘿嘿嘿嘿嘿……”

    知美感到脑海中“轰”的一声,完全一片空白,想不到儿子这么阴险、这么邪恶。居然用这样毒辣的手段去对付母亲。

    知美在惊骇之下,虽然被反缚双手,双腿又被木棒架着,但仍然出尽残余的每一分气力去挣扎,口中不断大叫:“你……太卑鄙了……畜生!你不是人!太过份了!走开!别碰我!”

    “我不是人,是畜生?你是我的亲生妈妈,那你是什么啊?嘿嘿嘿……嘿哈哈哈哈哈哈……太迟了,我的**现在已经进入了,妈妈,你的**令我太舒服了,你想想,我会忍得住不再插进去吗?”州和说着残忍的说话,羞辱着知美,一边作势准bèi

    再插入一点点,而另一边,按着知美**的手,亦不安分的玩弄着知美鲜红色的**。

    知美**和下身都受到儿子的玩弄,除了精神上的打击之外,**上一波又一波的兴奋感觉,亦令她头脑受到冲激,感到更混乱。

    “千万不要再……再深入了,求求你……现在、现在还来得及收手的……呜呜呜……不……我不要……”知美嘴里不断嚷着求饶的说话,又要忍受**传来的官能上的快感,说话不禁变得语无伦次,自己也不知自己在说什么似的。

    州和露出恶作剧的神情,说:“妈妈,你要我抽出来,是这样吗?”说着,将**从知美的**中抽回一点点。

    知美以为事情还有转机,忙不迭的说:“是、是啊,快……快抽出来……啊啊啊啊啊……!”知美忽然狂叫起来。

    原来州和根本就只是骗知美的,他轻轻抽回一点之后,趁知美稍为放松,便用尽下身的力量一插!

    知美料想不到州和如此邪恶,下身忽地传来充实胀满的感觉,似痛非痛,**上传来的凌厉快感,加上注意力松懈了一点,之前忍住了的**声,终于被州和弄得哇哇大叫。

    知美知dào

    了州和又骗了她,心中悔恨、羞愧、愤nù

    、不安……百感交集,又为自己被儿子弄到忍不住叫了出来而感到耻辱,只好紧紧咬着下唇,泪水默默的流下来,忍受着下身传来一阵又一阵的快感。

    最后的关口失守,知美觉得万念俱灰,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坚持的了,心中只是不断的呐喊:“对不起,一郎,对不起……太过份了,太过份了,原谅我,一郎,我是被逼的……我、我已经在拚命的忍耐了,原谅我,亲爱的……”

    当州和无情的开始活塞运动,用力的在知美**里**的时候,知美眼睛好像失去焦点似的,呆滞的看着天花板,不断流泪,不发一言。

    而且当州和插入之后,知美便像丧失了气力似的倒在地上,不再挣扎,好像已经放qì

    了一切似的。

    当所有知美被凌虐的片断,都已经拍摄成功,知美以为恶梦可以暂时告一段落,可是,她错了。

    持续不断的**、乳交和**,令知美全身上下都布满了精液,简直像洗精液澡一样,浑身**的。

    “现在先带妈妈去洗过澡吧!我们也该停一停,休息一会。”州和说。

    “也好,大家也累了啦!因为州和妈妈太美了,为了玩弄她我们真的竭尽全力了啦……”哲郎笑着说。

    “你们……够了吧?快走!我不想再看到你们这班畜牲!”知美大叫。

    “走?节目才开始耶……刚刚的不过是前奏,更好玩的,还在后头呢!哈哈哈……”万次挂着冷冷的笑容,对知美说。

    “慢着,刚才我们不是买了新的摄影器材吗?现在就试一试,用在州和妈妈身上看看怎样?”天才摄影师邦洋又有新点子了。

    “咦?也对……就试试看吧……一定会很有趣的。”州和喃喃地说。

    “不要……你们……你们想干什么?”知美有很不祥的预感,这班恐怖的少年想出来的,一定不会是什么好事……

    邦洋从袋子中找出一条水管似的东西,只有小指头般粗幼。

    “这可是最新型号的d可接驳摄录机管状微型摄录镜头,只要接上我们刚才的摄录机,再放到州和妈妈的身体里,就可以看到奇景啦!”邦洋兴奋地解说着。

    “那放到哪里去才好?”州和问。

    “还用说吗?当然是**优先吧!你不想看一看你最初住的地方吗?”哲郎对州和奸笑。

    “嘿嘿……也对啊……”州和的眼睛似乎放出异样的光彩。

    “……你……你们真的是人类吗?”知美绝对不能相信自己听到的对话,那简直是魔鬼的耳语。

    众少年将知美按倒,邦洋把镜头接驳好,知美因为被捆绑,力不从心,又因为刚刚的连续**,已经筋疲力竭,根本就抵抗不了。

    邦洋将那好像幼绳一样的镜头准bèi

    好,哲郎和万次捉着知美的肩膀,令她不能挣扎躲开,而又因为刚才的绳索捆绑,知美不得不张开大腿,让**充份暴露出来。

    “不……不要!太过份了……”知美显出恐惧、惊怕的样子。这也难怪,突然被儿子和他的朋友**,现在更要玩一些变态的游戏,这对于性观念保守,一心相夫教子的良家妇女来说,是太大的刺激和震撼了。

    尤其是知美,她出身名门之后,自少接受良好的家教,别说是变态**,就连三级电影也没看过,平日亦从不接触这方面的东西。

    在知美娘家,性是一种禁忌,所以知美对这方面的智识并不丰富,可能因为家教良好,知美有一种高贵优雅的气质,举手投足之间,令人觉得她端庄矜持,而一头浓密黝黑的长发,更令人觉得风华绝代,婉约九天仙女一般圣洁。不幸的是,她的儿子却是恶魔的化身。

    邦洋慢慢的将幼细的管状镜头塞入去,知美感到有根冰凉的管子正突pò

    重重阻碍,进入**深处,因为太紧张和害pà

    ,知美根本不敢看,她紧紧闭起双眼,眼角的泪水,点点滴滴的划过脸颊。

    “啊……真的不愧是美人耶!连**也这么漂亮……真要命。”邦洋看着摄录机的萤幕屏,一面感叹的说。

    被两个少年按着,又被绳子绑得紧紧的,知美明白到,挣扎也是徒然的。但她被凌辱的时候,实在不能面对着自己的儿子,在这么羞耻的情况之下看到儿子灼热的目光,她恐怕自己会发疯。所以现在知美唯一可以做的,便是咬紧牙关,拚命忍耐,希望事情快点完结,让她可以返回正常的世界。

    “真的假的?让我看看……”州和说。

    “不要……不要看……”知美听到儿子的说话,吓得要死,她似乎更加紧张了。从脚趾也可以发xiàn

    ,虽然因为双腿被缚而不能郁动,但脚趾用力的向脚底弯曲,连关节也显得发白,实在是非常非常紧张的表现啊。

    “嘿嘿……好一个美丽的妈妈,连**里也是漂亮的艳红色,你们有没有发觉?妈妈的**有很多皱纹,难怪刚才和她**时觉得这么舒服……”州和居然对妈妈的私处评头论足,而且还和朋友讨论。

    “对啊,这些皱纹对我们的**有好大的刺激呢!州和妈妈真的是绝品,人漂亮又高贵,连**也是一流的,真没话说。”邦洋一面调教摄录机,一面说。

    “啊?有这样的事?也让我们看看啦!”哲郎和万次这两头淫兽,早已忍不住了,反正镜头已经成功进入了,相信知美不会再挣扎,他们便不再按着知美,过去和邦洋、州和一起,研究知美的性器官。

    虽然知美紧闭双眼,可是耳朵不能不听。她听到这些难堪的说话,下流的讨论,觉得既羞耻又屈辱。尤其是儿子也是他们的一份子,令知美更觉痛苦,甚至有被出卖的伤心和愤nù

    。

    这班少年对知美的**评头论足,研究个彻底,甚至是伸手去拨弄她那可怜的**,又或者是用手挑逗着阴核,可怜的知美足足忍受了差不多一个小时,他们才停手。

    万次、哲郎和邦洋看到时候已经不早了,便先回家去,留下州和与他那被捆绑的母亲。

    州和送走他们之后便回到自己的房间,知美无言的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侧着头,泪水不断从眼眶涌出,打横的划过红润的面庞,滴在地上。

    “妈妈,别哭了,我先带你去浴室洗一洗身体吧。”州和走到知美身旁,轻轻的抚摸着母亲浓密的黑发,说话的态度出奇的温柔。

    “……”知美默默无言,哭得更加厉害了。

    “妈妈,别再哭了,我真的真的很爱你,从我懂事的时候起,我眼中就只有你。”州和忽然对知美表白自己的感情。

    知美用惊讶的表情看着自己的儿子,想不到,在恶魔般的凌虐之后,州和竟然会说出如此感性的告白,这实在令她难以相信。

    岸村知美篇

    州和眼中闪过痛苦的神情,轻声对知美说:“妈妈,你是我一生中最爱的女人,可是,我知dào

    ,你永远也不会爱我。我,岸村州和,永远只能是你的儿子,不可能是你的爱人、情人……”

    知美呆呆的看着州和,眼睛瞪得大大的,满面不相信的表情。

    这也难怪,这一天知美经lì

    到的,比以往三十四年都多,从保守高贵的夫人,到被儿子连同朋友**、玩弄、捆绑、凌辱,再忽然听到儿子对她作爱的告白,知美的脑袋简直是负荷过重,被一浪接一浪的打击震得发麻,根本不懂得反应。

    过了半晌,知美那茫然的、失去焦点的目光,才渐渐的集中起来,对州和的说话有反应。

    “州和……我,我是你妈妈呀!而且……你说爱我,为……为什么又这样子对我?”知美想起刚才的事,眼中的泪水又再滴下来。

    瓜子脸、纤幼的身体,却有着丰满的胸脯和坚挺的臀部,雪白滑腻的肌肤,知美楚楚可怜的神态,实在令人心动不已。

    “只是你一个……就已经……呜呜呜……你还……和你的朋友一起……呜呜……太过份了……”知美痛哭失声,口中说的东西开始显得杂乱无章。

    “妈妈……我知dào

    ,我们刚才是太过份了……是我不好。可是,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我根本不可能得到你。你知dào

    这些日子以来,我是多么痛苦吗?明明…

    …明明最爱的女人就在我的眼前,明明我们一同生活,可是,我们的心却又相距得这样遥远。”州和不禁想起以往倾慕知美的日子,那又苦又甜,既酸且涩的滋味。

    “妈妈,如果我不出此下策,你永远也只会当我是儿子,一想到这里,我就再也忍受不了。我知dào

    的,凭妈妈你那保守的个性,我永永远远也没可能得到你的心的,我……实在是忍不住了,宁可……宁可得到你的身体,只是身体也好了……是的……只是身体也好……”州和痛苦的对知美诉说着一个痴恋母亲的儿子的苦恼,眼神也变得茫然若失。

    “你……你疯了,……州和……你和你的朋友都疯了……”知美抖声的说着,她万万想不到,原来自己的儿子一直暗恋着自己。

    她竟然没有发xiàn

    州和那灼热的目光,无时无刻的注视着自己,她为自己的疏忽大意而后悔起来了。

    “不……我们都没疯,万次、哲郎和邦洋他们,都和我一样,从懂事起,就深深的爱着自己的妈妈,我们……除了妈妈,谁也不爱。”州和喃喃地说着,痛苦的诉说着这不伦之恋,这种天地不容的单相思,折磨了州和十多年。

    “……”知美默不作声,或者,她根本不知dào

    应该说些什么。

    “来,妈妈,让我带您到浴室洗洗身体吧。”州和体贴的对知美说。

    让州和一提,知美才想到,现在自己还是被缚着的,身上一丝不挂,虽然经过刚才的乱交震撼,但过一段时间,心情开始平服。

    羞耻心便再度活跃起来,想到自己在儿子面前赤身露体,脸颊便热烘烘的烧起来。

    知美急着说:“州和,你……先放开我,我……自己懂得洗的了。”

    “不,妈妈,我要亲自帮您洗澡……”州和的眼光,好像要看穿一切似的看着知美的身体。这令知美感到很难堪,在儿子面前**裸的,儿子灼热的目光,尽往知美羞耻的地方瞧去。

    或者,是州和仍然有希冀?即使是万分之一的机会也好,知美能够冲破母子的界限,热烈的回应儿子的爱?

    所以,在一轮的疯狂之后,州和竟然罕有地流露出温文体贴的神情,希望能为自己的母亲,亲手洗涤身上每一吋肌肤……

    可惜,卑微的愿望,还是理所当然地落空了。

    “不!不行,让我自己洗!我不要再让你看我的身体!别再碰我!走开!”

    知美疾言厉色的对州和说。

    州和听到母亲对自己呼喝,面色不禁一变。

    “是吗……我就是碰一碰你也不行?就因为我是你的儿子?我不配?我们,我们毕竟是不可能的呢?……嘿嘿嘿嘿……”发出比哭声更难听的笑声,州和一手掩着面,指缝间渗出点点泪珠。

    “不……州和……我……毕竟是你的妈妈啊……别再让我羞耻和难堪了……

    求求你,放了我,让我自己洗澡……”知美看到州和如癫如狂的痛苦表情,心里也很难过。

    可是,知美实在不能再忍受下去了,她永不想再受到羞辱,永不要再在儿子面前裸露身体。

    所以,虽然不忍心,知美还是软硬兼施的,连骂带哄,希望州和放了她,知美天真地奢望,这次事件,可以当作发了一场恶梦吧!

    可惜,知美太乐观了,即使如何安慰,求爱不遂的儿子,不管是斥责是安抚,还是受到伤害了。

    知美不知dào

    ,她的说话和态度,已经将一头淫兽解放了出来。因为她将州和万分之一的希望,也彻彻底底地粉碎了。

    原本,他以为性格保守的妈妈,经过那超乎想像的刺激之后,是有机会会接受儿子的爱的。

    州和了解,这是很渺茫的事情。

    可是,如果经过那乱交的刺激,说不定、说不定妈妈会终于发觉到,儿子的存zài

    ,不仅是儿子,他还是一个男人,一个有情与欲的男人。

    州和希望知美从男人的角度,再重新体认到州和的立场,那么,从未想像过的,接受儿子的爱这种事,说不定有那么一点点的机会……那百万分之一的机会……

    可是,就是现在、就在这刻,州和的希望,那渺小的、近乎不可能的冀望,就在知美的几句话中,彻底破灭了。

    即使了解到儿子也是男人,即使知dào

    了这个男人深爱着自己,知美仍然不曾想过接受与否,压根儿就没想过,这令州和痛苦得快要发狂了。

    还未踏上打击区域,就被判三振出局了……

    就这样,封印淫兽的结界被破坏了。

    那一瞬间,州和的理性就消失了。

    既然不能成为妈妈的情人,便成为妈妈的主人吧……

    恶魔般的声音,在州和心底响起。

    “嘿嘿嘿嘿嘿………妈妈啊,你以为你有权利讨价还价吗?”州和用冰冷的眼神,看着被捆绑的女人。这个州和叫做“妈妈”的女人……

    州和的眼睛,看起来没有一丝人的气息,隐隐泛红的目光,令人不寒而栗。

    知美看着原本体贴母亲,态度温文的儿子,忽然间变得冷漠,说话透出凶悍的气息,一时之间,被震慑住了,不敢说话。

    “嘿嘿嘿……嘿哈哈哈哈哈哈……你知dào

    我现在的心情吗?妈妈?我现在就想占有你!享用你的一切!我不会再尊重你的个人意志、你的想法……我要你!

    我要你屈服在我的脚下,你知dào

    我会怎样做吗?我会开发你的**,令你完全的、尽情的享shòu

    **欢愉!你的心灵,慢慢会被**的快感淹没,心灵会败给**,身心都会成为我的奴隶!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州和发狂似的仰天大笑,没有人发xiàn

    到,州和右手掩着的双眼,在仰天狂笑的时候,从指缝间洒下点点滴滴的泪珠。

    知美被州和癫狂的神态、恐怖的说话吓呆了,只懂张大口,瞪大眼睛,呆呆的看着这个原本她称为“儿子”的物体,而现在,她已经不敢确定,眼前的生物,是不是往昔她还称为儿子的“人”了……

    除了缚着双手的绳索,其他绳子都被州和除掉了。州和用力扯着知美,将她拖到浴室去。

    知美的力量比州和弱,而且经过之前的一轮疯狂**,身子疲惫,加上州和神态凶恶,知美根本不敢也不够力量挣扎。

    州和调好水温,洒上浴盐,就将知美抱到浴缸去。

    知美羞红了脸,口中说:“不……不要……放过我……”

    “妈,别害羞了,你刚才弄得满身精液,难道想就这样上床睡觉吗?你自己的蜜汁也流了不少呢!嘿嘿嘿……这样也不要紧吗?”州和残忍地在知美耳边说着,右手却不规矩的向知美下体伸过去,用手指挖弄知美的蜜洞。

    “你看,我亲爱的妈妈,你**里湿漉漉的是什么呀?这些黏液,是我们的精子,还是你自己的蜜汁啊?嘿嘿嘿嘿……黏呼呼的,这样的**,不洗干净怎样行?”州和用下贱的淫话侮辱着知美,一边用手指刺激阴核,挖弄**。

    知美又惊又怕,不断扭腰逃避州和的手指,口中向儿子哀求。“不……求求你,停手……别碰那里……呜……”

    州和残忍的戏弄知美:“别碰那里?那里即是什么地方啊?妈妈,你不说清楚一点怎么行?”

    “不要……不要逼我说下流的说话!”知美涨红了脸,眼眶里的泪水滚来滚去,样子十分惹人怜爱。

    州和轻轻的冷笑,脱掉全身的衣服,踏进浴缸中,从后抱着知美,两人就在浴缸中相拥bào

    坐。

    州和一手抚摸知美饱满的**,一手刺激知美的**,时而用指尖轻捏**,时而又绕着乳晕打转,又或是用手掌轻托**下部,上下轻轻晃动。

    知美被儿子充分的玩弄胸脯,又气又急。一方面是羞赧,另一方面,被儿子玩弄性器官还有快感,知美觉得自己好下流、好无耻。

    而且,除了雪白的**被玩弄之外,下身的抚摸,才叫知美难以忍受。

    “求求你……州和……别,别碰那里……”知美侧着头,斜望着身后的儿子,轻声恳求。

    “妈妈,你不说清楚“那里”是什么地方,我是不会停手的……要说得清清楚楚啊。”州和在知美耳边喃喃说着,强烈的男子气息,吹拂着知美的耳侧,知美觉得耳根暖烘烘的,说不出的难受。

    “不行……太羞耻了,我说不出来的……放过我吧……拜托你……”知美露出苦恼的表情,修长的眼眉轻轻绉着。

    毕竟,性器官的名称,要在亲生儿子面前说出来,这对保守的贵夫人来说,是完全不可想像的。

    所以无论怎样,知美也说不出口。可是,州和的玩弄手法的确高超,在**和下体不断被刺激之下,长期缺乏丈夫滋润的中年美妇,那旺盛的官能欲焰,在违反知美个人意愿之下,完全被儿子点燃起来了。

    而且经过刚才的乱交**之后,被燃起的欲火就再也不可能熄灭,就好像尝过血腥滋味的幼狮,不能停止嗜血一般。

    即使是保守贤淑的贵夫人,岸村知美,也控zhì

    不了身体对**的渴求。

    “啊……不要……”知美感到州和的手指,除了抚摸下身的小豆之外,还向洞内进发,而且不是一根手指,州和伸了两根手指进去!

    在宽阔的浴缸中,被温暖的洗澡水浸润着,原本是令人身心舒畅的乐事。可是,对知美来说,**裸的**,被一个男人从后拥bào

    着,双双坐在浴盆里,身上的敏感带又不断被人触摸着,加上耳边的淫声浪语,实在令她放松不了。

    而且,那个玩弄她的男人,是她的亲生儿子!

    这已经够知美痛苦的了,更该死的是,她的身体出卖了她。

    **完全违反精神的意愿,不知多欢迎被人玩弄,简直是热烈回应,不断的将官能上的讯息忠诚地传递到知美脑袋中,这种精神上和**上的两极化,才最叫知美难堪与痛苦。

    “妈妈啊,你看看自己的**吧……乳首已经挺立了,而且乳晕也扩张了,**似乎有点鼓胀了呢?我看过书,这是女人有性感了的反应……妈妈,是不是被儿子玩弄特别有快感呢?嘿嘿嘿……口中虽然坚持,不过**已经投降了嘛!”州和残忍的用言语折磨着知美。

    “呜……不……我没有,你……你说谎……啊……”知美紧绉着修长的眼眉,痛苦地忍受儿子对她**的撩拨。

    州和的手指在知美的**里进进出出,食指与中指时而抽送,时而合拢,有时又在知美体内撑开成“v”字型。

    知美双手被缚,又不敢大力挣扎,州和这样拚命的刺激她的性感带,渐渐的,她已经不知dào

    自己在干什么,脑海变得空白一片,腰肢不自禁的扭动起来,迎接州和手指的攻击,屁股的扭送奉迎,都让州和看在眼里。

    “妈妈,怎样了?说还是不说?是不是太舒服了,想我继xù

    下去,所以不说呢?”州和在知美耳边呢喃着说,冷不防地,州和说完之后,用口轻轻含着知美的的耳珠,用舌尖撩拨。

    “啊!”知美全身一震,口中发出不知是惊慌还是舒服的喘息声。

    “呜……杀……杀了我吧……我,我不要……”知美弓起腰部,头向上仰,紧闭双眼,泪水狠狠地划过面庞,哭叫着。

    她是宁愿死掉,也不想在儿子面前丢脸吧?

    可是,从她的说话也可知dào

    ,她是的的确确有性感了,不然的话,她才不会忍不住叫州和杀了她呢!

    “嘿嘿嘿……妈妈,你别想死啊!你的身体已经是属于我的了,没有我的命令,你不可以伤害自己。如果你敢自杀的话,我会将你的“性奴宣言”,和你被我们**捆绑的录影带,送给亲友观赏的。还有附近的邻居……大家都会有兴趣看看你的?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快、无弹窗!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