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4 部分阅读

作者:1145892305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哲郎确定震蛋已经完全进入了之後,便帮母亲穿上内裤。他单膝跪在素子身前,要妈妈抬起一腿让内裤穿过。从下往上看,因为儿子的撩拨而濡湿的花园,显得非常淫秽。羞红了脸的素子,忍受着儿子炽热的目光。

    穿好内裤之後,将震蛋的电线和控zhì

    器扣在内裤上,然後,「卡嚓」一声,内裤被哲郎锁紧。皮革制的内裤,在素子丰满的臀部上画出完美浑圆的曲线,那优美的弧度,足以令任何生理正常的男人血脉沸腾。

    「妈妈,今天一整天都要这样渡过,你下班回来的时候,我才帮你解下来。

    裤子上有洞,小便是没有问题的,大便吗?那就要好好忍耐了┅┅回家才上大号吧!」哲郎说着,随手将震蛋的开关打开。

    「啊!」猝不及防,素子突然被**内的震蛋刺激得整个人跳了一跳,全身发软,连站也站不稳,向前一扑,倒在哲郎怀内。

    「这就吃不消了?那不行啊┅┅因为我不准你关了它,如果不停开着的话,你回家的时候应该已经没电的了,所以嘛┅┅如果妈妈回家的时候,震蛋仍然有电的话,那我会惩罚你喔!」轻抚着母亲的背部,嗅着妈妈洗澡後清香的头发,哲郎在素子耳边轻声呢喃着。

    「┅┅太过份了┅┅」拚命忍耐下身的感觉,素子的声音听来像是娇吟,脸泛红潮的妈妈,实在愈看愈可爱,哲郎凝望着这样的母亲,忍不住低下头,吻落妈妈的樱唇上。

    「妈,我爱你啊!虽然你不会接受,可是┅┅我只能用这种手段得到你。」

    在心内喃喃说着,哲郎充份地感受着母亲嘴巴的香味,灵活的舌头,伸入妈妈的口中撩拨,素子虽然不愿意,却也不敢挣扎。

    哲郎但愿时间永远停留在这一刻,可是看了看墙上的时钟,惊觉时间已经差不多了,哲郎和素子慌忙跑去换衣服。

    素子身穿上班的套装,深蓝色的及膝裙,同色的外套,内里是白色的衬衫,穿上这样的装束,素子显出一股清丽脱俗的气质,和昨晚追求肉欲的快感、满口淫声浪语的媚态相比,实在难以想像是同一个女人。

    当然,上班套装的里面,是哲郎为母亲穿上的皮制内衣。

    换好衣服後,母子二人在门前分手,哲郎轻轻拍了素子的臀部一下,对母亲说∶「再见,妈妈,下班後快点回来啊!」

    素子的脸,看上去比平日更加红润,神情也不大自然,当然,**内塞着震蛋,走在街上举动自然会显得有点奇怪。

    从这日起,哲郎就开始了对母亲的调教。

    每天放学後,哲郎都会缠住母亲要求交欢,即使素子哭着拒绝,结果都是白费心机,在家里的每一个地方,睡房、饭厅、厕所、厨房、甚至门口的玄关,只要哲郎**一来,不管素子正在干什麽,都要服从儿子的命令,让儿子尽情在自己身上泄欲。

    即使是在厨房煮饭的时候,素子就算是在切菜,哲郎也会掀起母亲的裙子,就这样将妈妈按在盥洗盆边干起来。

    素子的内衣裤都被哲郎换掉了,换成一大批情趣内衣,那些款式大胆、剪裁诱人的性感内衣,带有浓厚的性虐味道,根本不能遮掩身上重yào

    的地方,它们的目的,反而是充份地、诱惑地将女性最重yào

    的地方展现出来。素子完全不想穿上这样的东西,这种羞人的服装,即使是丈夫健在的时候她也从没穿过,何况是穿上这种内衣,站在儿子面前?

    但是,她却又不能反抗,被儿子握住自己的把柄,那些羞耻至极的录影带和照片,这些东西一日在儿子手上,她根本就不可能违抗哲郎。

    哲郎没有将带子放在家里,反而是被州和带回家了。这样,素子就没办法拿回录影带,也没办法摆脱儿子的威胁。

    如果让其他人知dào

    自己的浪态,看到自己的**,素子一定会疯掉,与其是这样,倒不如顺从儿子的命令好了┅┅起码,她只是在儿子面前表现出羞耻的一面,而不是在很多人面前出丑,这是素子唯一的安慰。

    令素子稍微安心的是,自从第一晚之後,其他的时候,不管是怎样的调教和凌辱,哲郎的朋友都没有出现,就只是哲郎一人,这令素子松了一口气。

    但是,素子愈来愈不明白自己了┅┅或者是处於狼虎之年的关系吧?素子在儿子的淫虐调教之下,渐渐觉得愉悦,身体对**极为敏感,原本丈夫死後就已经平静了的心湖,竟然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有时候,儿子不玩弄她,她竟然会觉得若有所失,素子对自己的心境和生理有这样的转变感到迷惑,也觉得害pà

    。

    「我┅┅我会变成怎样的女人啊┅┅」在忐忑不安之下,素子逐渐习惯了哲郎的性要求,对调教也开始感觉到快感。

    这一晚,哲郎又有新的点子了。

    大和素子篇

    这一天放学後,哲郎竟然没有调教妈妈,只是躲在房里,不知在干什麽。

    素子虽然心里纳闷,却也不敢向儿子询问,即使她是哲郎的母亲。但是现在情况已经不同,说什麽她也没胆子惹火这小恶魔,如果小煞星心头火起,又不知会用什麽残酷的手段来凌虐妈妈了。

    在沉默的气氛中,素子煮好了晚饭。

    听到母亲的叫唤,哲郎才悠闲地从房间里走出来,面上的神情倒没什麽,没有一点不高兴的表情,反倒是笑咪咪的,不知遇到什麽有趣的事的样子。

    然而,这样的表情,却带给了素子更大的不安。看在素子眼里,心底不禁毛毛的,不知这鬼灵精是不是又想到什麽新点子去折磨母亲了?「自小时候起,这小子就特别多鬼主意,想不到现在他竟将这份灵巧心思用来整治妈妈的身上。」

    素子不禁在心里暗叹∶「这是前世作的孽吗?丈夫早逝,自己又被儿子强奸、凌辱┅┅」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这顿饭就在静默中渡过。

    不幸,这回素子的预感准确命中了。

    「我吃饱了。」哲郎吃完饭,抹一下嘴,转身又跑回自己的房间去。

    「┅┅」素子默默地收拾碗筷,拿到盥洗盘去洗涤。

    吃过晚饭之後,出奇地,哲郎并没有强行要求交合,既然哲郎不说,素子自然不会问哲郎,乐得轻松一下。

    儿子没有非份要求,作为母亲的她,应该是很安慰才是,可是在心底深处却又有点若有所失,素子觉得,实在是愈来愈不了解自己了┅┅「我是不是在期待什麽啊?」发觉自己变得习惯了儿子的凌辱,素子对自己的适应力感到吃惊。

    觉得若有所失的素子,醒觉到自己的身体似乎希冀着儿子的慰藉,体会到这一点,令素子大吃一惊,洗涤碗筷的手不知不觉间停了下来,对自己燃烧起来的**感到害pà

    ,素子怔怔的站在厨房。

    不经不觉,夜已深。

    凌晨时份,万籁俱寂。

    「妈,醒来吧!喂┅┅」在房间中睡得正熟的素子,感到脸颊被人轻轻拍打着。

    睁开双眼,眼前站着的,是她的儿子,哲郎。「哲郎?┅┅什麽事?」还未清醒过来的素子,显得呆呆的。

    「当然有事了。」哲郎的神情,像是压抑不住地兴奋∶「现在妈妈先脱下所有衣服吧!」

    「嗯┅┅」听到儿子的无理要求,出奇地,素子一脸漠然,默默地下床,慢慢地除下睡衣。

    被儿子叫醒的素子,睡眼惺忪的看着哲郎,在儿子的命令之下脱去身上的睡衣,她没有留意到,哲郎的手上拿着一束绳索。

    「很好,现在转过身去。」哲郎很满yì

    的打量着母亲的**。

    不一会,「哲郎┅┅主人,为什麽要穿成这样?」惊疑不定的素子,犹豫着询问儿子。

    娇小玲珑的中年美妇,现在一丝不挂的站在儿子面前,不,严格说来,素子身上是有穿上东西,不过不能说是衣服罢了。在母亲那婀娜多姿的娇驱之上,被缠上了粗糙的麻绳,互相交错纠缠,看上去就像是乌龟背上的花纹一般,从绳眼之中,滑如凝脂的趐胸高耸,非常诱人的情景。

    素子的下身,绳子以丁字裤式样缚起,绳索紧紧嵌入**之中,将大小**分开,粗糙的麻绳随着素子的动作而不断刺激着性感带,令原本温柔的慈母不时因为下身的感觉而皱起眉头,看上去更是哀怨动人。

    未亡人的腰部穿上吊带袜裤,系上双腿的黑色缕空蕾丝丝袜,看上去带有野性妖冶的气息。穿在清纯贞洁的慈母身上,那种倒错的美感,令儿子看得目瞪口呆。

    奇怪地,绳索并没有缚着素子的双手和双脚,所以妈妈现在活动自如。但是在没有儿子的命令之下,她绝不敢擅自将绳子解开,因为如果素子胆敢这样做的话,一定会被哲郎惩罚。一想到儿子的毒辣手段,加上他握住母亲的把柄,素子就感到不寒而栗。

    但是,真的只是因为这个原因吗?连素子自己也不敢肯定┅┅在日复一日的调教之中,她觉得自己似乎有点改变了┅┅是被发掘出隐藏的另一面吗?现在,当素子被儿子残酷地捆绑、强行插入的时候,哲郎对母亲进行各式各样的凌虐似乎渐渐把妈妈的被虐欲引发出来了。

    现在的素子,被儿子调教的时候会不由自主地感到一阵又一阵的快感,性的愉悦像是箭般贯穿她的精神和**,疯狂的**令她沉迷,如果哲郎突然不对母亲施以凌辱,大概现在的素子会感到很空虚、失落吧?

    发xiàn

    到自己竟然有这样的心理转变,让素子受到很大的震撼,「难道自己真的是一个被虐待狂吗?」素子不禁在心底内这样问自己。

    「因为今晚有特别的节目啊!别多问,现在先穿上这件外套吧!」哲郎没有正面回答母亲,只是将一件及膝的长大衣递给妈妈。

    虽然不知儿子葫芦中卖什麽药,可是素子不敢再追问下去,她害pà

    惹火了哲郎,又不知会受什麽罪,她只好默默地接过外套,穿上身去。

    穿上了外套之後,在外表上完全看不到绳索的痕迹,从外观上,只是一个端庄的妇女穿上及膝的大衣,膝盖以下露出来的双脚穿上黑色的丝袜。任谁也想不到,在大衣之下不单没有任何衣物,而且**还被绳索紧紧缚住吧?

    「唔┅┅看上去没什麽问题啊!那,我们出发吧!」哲郎上下打量了半晌,点点头,说出一句意想不到的说话。

    「出┅┅出发?」惊呆了的素子睁大双眼看着儿子,满脸不可置信的神情。

    「是啊!去公园,今晚我要来个野外调教。听上去很有趣吧?说不定会让人看到啊!」哲郎耸耸肩,不在乎的说道。

    「那┅┅那怎麽可以?」被儿子的想法吓坏了的素子,一脸震骇地呆望住哲郎,身体不住地颤抖。「即使在儿子面前怎样丢脸也好,但如果是被其他人看到的话┅┅」素子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求求你┅┅别出去┅┅好吗?」母亲用差不多要哭出来的神情对儿子哀求道。

    「不。行!」这样楚楚可怜的哀求,换来的,是儿子斩钉截铁的拒绝。

    「求求你┅┅即使怎样对我也好┅┅不要出去┅┅我不要在公众地方┅┅」

    颤栗不已的声音,透露出素子的恐慌。

    「那是不可能的,我已经决定了,今晚,一定要来个野外调教。」漠视母亲的惊惶,反而渴望看到妈妈更羞耻的表情的哲郎,用决绝的口吻说道。

    「┅┅」认命似的表情,素子知dào

    ,事情已经没有转圜的馀地了,哲郎一旦决定了,作为母亲的她已经是儿子的奴隶,根本没办法拒绝。

    紧咬着下唇,脸色苍白的妈妈,在玄关穿上鞋子,和哲郎一起出门。

    门外,正是圆月当空的深夜。

    哲郎拿着一个袋子和母亲并肩而行,素子低着头,走路的姿势显得很鬼祟,迟疑的动作,不时四面偷看,看上去一脸可怜兮兮的样子。

    「不用害pà

    啊,妈妈。这件大衣已经将所有绳子都遮盖起来了,别人看不到的啦!其他人怎会想到,妈妈这样端庄自矜的未亡人,会不穿衣物,只披一件大衣就上街呢?更想不到你内里的身体会被绳子缚得结结实实罗!」哲郎在母亲的耳边低声说着,用言语去羞辱妈妈,带给他难以言喻的快乐。

    「不、不要说了┅┅」素子的脸红彤彤地,不敢作声,低下头跟着儿子走。

    她双手紧紧拢着大衣的前襟,虽然大衣的钮扣已经扣得很好,但她仍然很害pà

    钮扣会松开,因为内里没有穿衣服,总觉得凉飒飒的。

    强烈的不安感正侵袭着她的精神回路,只穿一件大衣,内里一丝不挂就走上街,这种以前想也不敢想的行为,让她害pà

    得快疯狂了。

    身体变得异常的敏锐,连冷风吹拂身体也特别的感觉得到。精神上的不安反令她下身有点发热,相对於室外的温度,下身没穿上任何衣物,虽然大衣直盖到膝盖,但**口凉凉的,像是感到微风轻拂一般,但**深处的子宫却像是燃点了**之火一般,特别的火烫,那种感觉,带给素子似是紧张又像**的、难以用言语表达的复杂感情。

    下身的绳索不停的磨擦着素子的敏感处,强烈的刺激使她举步维艰,像是喝醉了一般的步伐,幸好已经夜深了,路上根本没其他的人影,不然以素子这样的举动,真是非常引人注目。

    很快,就去到附近的一个公园了。

    深夜的公园,惨白的街灯,这种时候,已经没人会特地走进公园了,所以非常寂静,这样的环境很适合哲郎调教母亲。

    拉着妈妈的手,哲郎带素子走到公园的深处。茂密的树林只有一点点街灯的光芒透入,如此幽静的地方,居然有一张公园的长椅。

    「妈妈,就是这里了┅┅喜欢吗?」

    「怎可能喜欢┅┅」素子嗫嚅着低声说。

    「是吗?不要紧,现在先将大衣脱下来吧!」哲郎满不在乎的说道。

    「┅┅」默然不语的素子,身体颤抖着、迟疑着,始终没有勇气脱下身上唯一的蔽体物,将身体暴露出来。

    「快点吧!」哲郎注视着母亲,催促她快一点行动。

    「不要┅┅请你┅┅放过我┅┅」素子喃喃地低声说,羞赧的泪水一点一滴的溢出眼眶,划过脸庞,滴落在草地上。

    「不行、没用的,妈妈。你还不明白吗?你啊,已经没有办法可以违抗我的命令了,因为我不但握有你的把柄,而且经过这些日子的调教,现在你已经上瘾了,被虐的素质渐渐显示出来罗!你被我凌辱,却沉醉在这种感觉中┅┅」哲郎一边说着,一边慢慢地伸手脱掉母亲的衣服。

    听着儿子那充满恶意的侮辱说话,素子的身体虽然不住颤抖,但当儿子脱下她的衣服时,她却没有反抗。在微弱的街灯之下,美丽温柔的未亡人那动人的娇驱反映出眩目的光彩,白皙的肌肤被清凉的晚风吹拂着。

    被绳索捆绑的娇驱,竟能呈现出这样的美态,像是在森林遇到陷阱的可爱小动物一般,和公园的环境出奇地相衬。

    「妈妈┅┅好美喔!在户外的街灯之下,原来妈妈的身体是雪似的白呢!真好┅┅有这麽温婉又性感的母亲┅┅啊、太幸福了┅┅」哲郎呢喃着,双手不住的抚摸素子身上每一寸肌肤。

    温热乾燥的手掌不住在清凉的**上磨擦着,那种丝绸像的滑嫩感触,哲郎自小就很喜欢,小时候常常抚摸着妈妈的手臂睡觉。

    「现在,将双手放在背後吧!」哲郎一边说着,一边解下母亲胯间那缚成丁字状的绳子,但素子身上其他的绳索却仍保持原状。

    低头不语的素子,默默地将双手放在身後,在凉风之中赤身露体,皓白的娇驱不住地发抖,也不知是因为寒冷还是因为在公众地方裸露带来的羞耻感。

    「哇!妈妈的蜜汁令绳子都湿透了。」哲郎发xiàn

    解下来的绳子湿了,立时想到,这是因为一路之上绳子不断磨擦着素子的私处,那刺激令母亲有感觉了,阴部渗出蜜液。

    「不、不要说了┅┅」素子听到儿子这样说,羞得满脸通红。

    用那濡湿的绳子,哲郎将母亲的双手反缚着,因为双手向後反缚,素子的腰部弓起,上半身自然向上翘起,丰满的**从绳眼中突出来。

    「妈妈已经很兴奋了吧?不愧是儿子的性奴啊!一被缚着,下身马上就有感觉了。」缚好了母亲,哲郎从後伸出双手绕过素子手臂,玩弄妈妈滑嫩的趐胸。

    饱满的**被玩弄,**在一连串的刺激下已经勃起了。

    「嗯┅┅啊┅┅」习惯了调教的身体,传来难以言喻的快感,素子不由自主地发出阵阵**蚀骨的呢喃声。

    身後的哲郎,贴近素子的头部,俯身含吮素子的耳珠,用舌头撩拨母亲的耳朵。

    「呜┅┅」身体的敏感处被儿子舔弄,素子身子猛地颤抖。

    「**觉得很空虚、很难受吧?妈妈。如果你想的话,求我用**填满那里吧!」哲郎在母亲的耳边喃喃说道。

    「我┅┅我┅┅」素子脑中已经一片混乱,在深夜的公园裸露身体,被儿子淫虐,原本是令女性羞愤欲死的事。可是,无可否认地,素子的身体真的有感觉了,一被捆绑,下身就会发热,直冲上脑袋,理性也像瞬间消失了。

    「快说吧┅┅只要你一说出来,我就会满足你啊┅┅」儿子低沉的声音不断在耳边回响,像带有魔力似的,渐渐地,在儿子的爱抚之下,素子差不多要失去理性了。

    「妈妈,爸爸已经死了那麽久,你也很空虚吧?既然已经成为我的性奴隶,何不乾脆一点?尽情的享shòu

    下去吧!不要压抑自己,你没有对不住丈夫喔!所以┅┅求我吧,让儿子好好的满足你。」

    哲郎忘情地搓揉着母亲的**,两团嫩肉像是面团似的晃动,不断变形。儿子的指尖按着妈妈的乳首,不断的施加压力,左右摇动。

    「求我插入去┅┅求我填满你的**吧┅┅」像是咒文一般的言语,从素子的耳边渗透,深入她的心灵,素子的眼神变得空虚,没有平日的光辉。丧失了作为母亲的自觉,现在的素子,只有沉溺在肉欲之中的女人而已。

    「求求你┅┅尽情满足我吧!我忍不了啦!」终於,素子颤声说道。为了肉欲的满足,已经顾不得母亲的尊严,女性的自尊被瞬间粉碎。

    「很好!你已经有性奴的自觉了,妈妈。」

    「啊┅┅不是这样的┅┅」听到儿子这样说的素子,仅存的理性令她矢口否认,但是和口中所说的不同,腰部不断难捺地扭动着。

    「嘿嘿┅┅不用害羞啊!你以後都要这样过日子的了,慢慢习惯一下吧!」

    在母亲的身後,哲郎将妈妈的上半身按倒在公园的长椅上,双手掰开素子丰满浑圆的臀部,下身一发力,将自己的**插入素子空虚已久的**中。

    「啊┅┅」素子的私处,早已因为欲火而**的了,「嗯┅┅」感到下身被儿子填满,母亲发出一声轻叹。像有生命一般的肉壁缠绕着哲郎的分身,濡湿的**不断吸吮蠕动,像是软体生物一般,刺激着儿子。

    哲郎迫不及待地开始活塞运动,双手按着母亲的屁股,运用腰力,一下一下的撞击妈妈的肉穴。深夜的公园中响起了**的相奸交响曲,臀部和腰部碰撞的「啪啪」声、**的**和**磨擦的「噗滋噗滋」声、母亲沉醉在**中的娇吟、儿子粗重的喘息,在寂静的夜晚,格外分明。

    「我┅┅啊┅┅不┅┅不行┅┅」身体像是不听使唤的忘情地扭动着腰部,即使双手被反缚,仍然疯狂的挣扎着,陷入**中的妈妈,在儿子面前展现出淫媚的浪态。

    「妈妈,别太大声叫嚷喔,如果公园中还有别人的话,说不定会过来看看的呀!难道你想别人看到你淫荡的样子吗?」哲郎恶作剧般,在母亲的耳边说道。

    听到儿子的说话,素子浑身一震,血色从她的脸上褪去,顿时清醒了过来。

    「我、我不要┅┅千万别让人看到┅┅」素子嗫嚅着,用惊惶之极的语调说着。

    「真的不想让别人看到吗?可是一听到我这麽说,你的肉壁就夹得我下面好紧啊!口中说的和身体的反应不一样喔!似乎很渴望让人看到你的耻态呢!」残忍地说着,哲郎加快抽送的速度。

    「呜┅┅嗯┅┅不是的┅┅」意乱情迷的慈母口中虽然否认,但阵阵呻吟声却令人觉得她似乎是沉醉在被人看到的妄想中。

    「说不定已经有人在看啦┅┅或者是附近的流浪汉喔┅┅他们都将妈妈的浪态看得清清楚楚了┅┅看到一个妈妈被儿子得**不绝的样子啦!」像是魔咒般的呢喃声,在素子的耳边响起,哲郎希望母亲的暴露癖被引发出来。

    「呼哈┅┅啊┅┅不要┅┅不要啊┅┅」疯狂的摇晃着头颅,像是制止自己妄想下去一般,但是内心深处的欲焰,的确是燃起来了。

    素子的呼吸声,渐渐变得粗重。

    「嘿嘿嘿┅┅差不多**了吧?一听到被儿子凌虐的情景让人看到,你就兴奋到要泄出来了。」

    哲郎也觉得自己差不多了,於是捉住母亲的纤腰,狠狠地把**插入妈妈的**中。

    「啊┅┅哇啊啊啊┅┅」

    「嗄┅┅啊┅┅」

    疯狂的飨宴,在深夜的公园中上演。

    沉重的呼吸声、**的叫喊声,穿透茂密的树林,传出公园外。

    终於,母子俩就在公园的一角达到**的顶峰。

    已经顾不得被人发xiàn

    的危险,尽情沉溺在肉欲之中的素子,忘情地呻吟着。

    慈母丧失理性的嘶叫,配合着儿子的兽哮,白浊的液体渐渐从素子的蜜洞中满溢出来。

    岸村知美篇

    我叫岸村知美,三十四岁,家庭主妇。身高160cm,54kg,b88、w62、h86。

    结婚已经十四年了,我只有一个儿子,他今年十三岁,叫岸村州和。

    最近,我有一些关于儿子的烦恼,可能儿子已经到了对异性好奇的年龄,近来,他总是约三五知己朋友到家里,将房间锁上,和朋友一起看录影带。

    原本看录影带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可是他们看的应该是……色情录影带。因为有时我经过,听到隐隐约约传出的声音,那是一些荡人心魄的呻吟声,相信州和看的不会是什么正经的录影带……

    州和总是神神mì

    秘的,对这方面的事情绝口不提,即使有时我转弯抹角的套问他,也问不出什么,总是被州和顾左右而言他,被他巧妙地拨开了话提。

    为了证实州和是否学坏了,这一天我趁州和不在家,到他的房间去搜一搜。

    我知dào

    这样做是不好的,既不尊重儿子的私隐权,又有点像……当小偷的感觉,这和我从小受到的良好教育完全不同,所以我感到很矛盾,一方面我想知dào

    州和搞什么鬼,另一方面,这样子偷偷翻弄他的东西,实在是不好……可是好奇心毕竟占了上风,而且我安慰自己,对自己说,这是为了了解自己的儿子,为了他好……结果在我在他的书桌柜子中,找到一盒录影带。

    我用州和房中的录影设备看这录影带,果然,这是色情录影带,片子是一位中年妇女和四个少年的**场面。那中年美妇被人用绳子捆绑,被四个少年侵犯。

    看着这么激烈的片子,不禁令我面红耳热,呼吸不自觉的急速粗重起来,下身有点热热的感觉……想到自己身为一个母亲,在儿子的房间看三级录影带,真的是令人害羞……

    和我的预料一样,州和长大了,开始懂得“性”这方面的事情。可是想不到州和看的居然是**式的片子,我从来没有看过这么刺激的事情,因为我们家一向非常保守,对性教育总是避而不谈的。

    我的儿子竟然对这些有兴趣,真的大出我意料之外。不过,男孩子对这方面好奇,是很自然的事,并不令我感到特别惊讶,令我吃惊的是……片子去到中段的对白。

    “妈妈,我要插入去了。”

    “呀……停手,不要啊……哲郎……”

    “啊……妈妈,我已经插入去了,插入你的**去了。”

    “喂!哲郎妈妈,用你的口服侍一下我的**吧!”

    什……什么?!哲郎不就是我儿子州和的朋友吗?这……这是他们自拍的录影带?!不是买回来看的片子吗?而且是哲郎强奸妈妈的录影带?还和朋友一起侵犯妈妈……呆呆的看着画面,我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这片子是真的吗?太……难以置信了!

    “喂喂,下一个轮到我呀!”一直在暗角的少年大叫。

    这少年……是我的州和!天啊!州和居然会参加这种禁忌的**强奸!

    “妈妈,你居然偷看了我的录影带……”突然,一把熟悉的声音在我背后响起。原来在我看得入神的时候,不知何时,州和已经回家了。

    知美:“因为……最近你的房间常常有些奇怪的声音传出来,所以我……”

    知美被州和看到自己趁儿子不在家,偷偷的在儿子房间中翻箱倒箧,不禁有点心慌意乱,觉得很不好意思。一时之间,也忘了问录影带的事。

    州和:“这样就可以趁我不在家的时候搜我的房间了吗?”

    知美:“嗯……你怎么对母亲这么凶恶啊?大叫大嚷的……还有,这录影带是什么一回事?你……”

    突然,有几个少年进入州和的房间,是录影带上的少年!哲郎他们!

    州和:“既然你看到了……嘿嘿……”

    哲郎:“原本下一个对手还未轮到州和的妈妈的,不过既然给你看到了,没办法……反正带齐了摄影器材……”

    “动手吧!”不知是哪个少年说。

    “不要!好痛,你们想干什么?停手!”知美开始明白他们下一步想怎样,单是想一想将会发生什么事,她就吓得全身都冒出冷汗来了。

    知美一个妇道人家,力量怎及得上四个身强力壮的少年?虽然她不停挣扎,但很快,便被他们脱去穿着的围裙、毛衣,双手反缚在背后了。全身衣服被强制的脱下来,优美曼妙的身材、雪白滑腻的肌肤,便出现在一班年纪远比知美小的少年面前,知美感到非常狼狈和难堪。

    “你们……停手啊!不要看!不要看我!”知美吓得不断大叫。也难怪,在四个少年面前裸露身体,而且有一个是自己的亲生儿子,知美的惊慌和羞耻,是可以想像的。

    “邦洋,把摄录机从袋子里拿出来吧。”州和不理会母亲的叫喊,对其中一个少年说。

    “……不愧是州和的妈妈呢,比哲郎妈妈更有魅力啊!看看她的**,颜色比哲郎妈妈鲜艳多了。”另一个少年万次说,一边用手拨开知美的阴毛。

    “别……别碰我……”知美感到自己下身被人触摸到,忍不住悲鸣。现在,她已经知dào

    一会儿会发生什么事了,即使是想像,知美就已经惊得浑身发抖了。

    “对……比我妈妈更性感呢……”哲郎也感叹。

    “不,哲郎妈妈的温婉可人,也是第一流的,虽然身材没我妈那么突出,但那种富母性的身体,更令人兴奋啊!”州和露出淫邪的笑容,对哲郎说。

    “对……哲郎妈妈那种丰满而略为松弛的**,好像开到荼薇的玫瑰一样,柔软、温润。真不愧是熟女啊!比青涩的、蹦得紧紧的少女,更有一股成熟而妩媚的味道……”邦洋也感叹着说,看他的表情,肯定是在回味上一次和哲郎妈妈亲热时的情况吧。

    “你们……是不是人?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知美头脑一片混乱,在这情况之下,她居然追究起原因来了。

    被儿子和他的朋友评头论足,而且连最隐密的私处也暴露在他们面前,知美感到身体发热,对这从未想像过的场面,知美实在不知所措。

    “嘿嘿……没什么,这是我们的兴趣。我们四个志同道合,组织了一个“奸母同好会”,原本呢,继哲郎妈妈之后,下一个是轮到万次妈妈的,不过给妈妈你知dào

    了我们的秘密,为了封着你的嘴,只好先到你了……”州和轻描淡写的对知美解说。

    “你们……疯了,我一定会告sù

    给你们的父母、不,是警察知dào

    的……”知美大叫。她的冷汗开始渗出来,面色也显得苍白,身体虽然**裸的,却感到异常的燥热,看来这几个离经叛道的少年的所作所为,令知美的精神受到很大的震撼。

    “不,你不会的,因为如果你这样做的话,一会儿拍的录影带,就会在世界各地流通了,邦洋甚至会将录影带放上自己的网页的。到时,妈妈你给我们凌虐的片断,就会让全世界人都知dào

    了……嘿嘿嘿嘿……”州和冷笑着说。

    “……”知美吓得面色发白,说不出话了。

    想不到这几个少年居然这样变态,而且自己的儿子也是这样……

    知美已经不知dào

    要怎么办了。甚至,她觉得这只是一个梦,现实中的州和,是她的好儿子,乖儿子,怎会干这些丧尽天良的禽兽事情?知美心底里,宁愿相信眼前的只是恶梦。

    她开始不懂得分别现实和梦境,潜意识中,她想逃避这个令她难以接受的现实……可是,现实总是残酷的。

    “州和妈妈,向镜头笑一笑吧。”邦洋已经准bèi

    好摄录机,对准知美的面孔和**的身体了。

    “不!不要!”知美惨叫。

    万次在知美身后轻轻一推,双手被反缚的知美失去平衡向前仆倒。因为双手失去自由,身体便伏在地上,只靠头、**和膝盖支撑着,屁股自然高高挺起。

    “好雪白的大屁股!州和,你妈妈的身体真的很性感啊!”万次在知美的背后,看着知美的身体。

    “我妈妈当然漂亮,我常常偷看她洗澡,这点我可以肯定。”州和骄傲的说道。

    “州和……你……”儿子竟然常常偷看自己洗澡,而且在朋友面前自夸,知美不禁双颊绯红。

    “不如用绳子把她的胸脯缚起来吧,这会更加显得她性感的。”哲郎提议。

    “好,这样拍出来的片子更美,而且她会更加觉得羞耻的。这样一来,她就不敢告sù

    别人知dào

    给我们强奸了。”邦洋一面用摄录机拍着知美,一面和议。

    州和找来一条绳子,绕着知美的胸脯和手臂上下紧紧缚着,令到原本已经很大的**现在更是高高挺起。

    “停手……很辛苦……”知美觉得自己呼吸困难。

    “不要紧的,很快妈妈就会习惯了。”州和面上挂着一抹冷酷的微笑。

    万次再将知美摆成小狗般的姿势,挺起臀部,知美觉得这姿态太羞耻了,面上的绯红直红到耳根。

    哲郎的手开始不安分了,他抚摸着知美的**,“咦?知美妈妈刚才看录影带时,觉得很兴奋吗?还是给我们用绳子缚著有性感了?**湿湿的耶!”哲郎有点惊讶,不禁说了出来。

    “啊?想不到妈妈这样容易就兴奋起来了呢,是因为爸爸去了外国出差,欲求不满吗?”州和带点轻蔑的眼光看着妈妈。

    知美觉得很羞耻,被自己的儿子这样说。不过,或许州和真的说对了?因为丈夫已经有一段长时间不在身边,身体得不到慰藉。而且丈夫一郎是个性观念非常保守的人,不但造爱时会熄灯,又只懂得用正常位。

    他根本上对**完全不热中,就只懂得工作、工作、工作。所以当知美看到刚才的录影带,的确受到很大的震撼,身体深处竟然感到发热,而且在几个少年面前被**缚起、摆出羞耻的姿势,还有一个是自己的儿子……这些官能上的刺激,令知美觉得自己快要疯了。

    “也好,既然已经湿了,前戏也不用了,直接进入吧!反正我已经等不及了啦!”万次开始脱掉自己的衣服。

    “不用客气,反正下一次轮到万次妈妈时,到我第一个上的。”州和笑说。

    “州和!你……停手啊!我不要!”知美吓得不断挣扎,怎么可以在儿子面前……知美脑中一片混乱。

    虽然不断挣扎,可是被绳子捆绑着的人,可以挣扎到什么程度?很快,万次就摆好姿势,准bèi

    进入了。

    “州和妈妈,让我们合而为一吧!嘿嘿嘿……”万次在知美的屁股上打了一下,“啪!”的一声清脆声响,足以证明知美的屁股弹力十足,知美虽然不觉得痛,但精神上的屈辱,加上从后背位进入,令知美非常羞赧,面上红得好像滴出血来。

    “啊……呜……停,不要……”知英感觉到自己最羞耻、最隐秘的部份,被自己儿子的朋友侵入了。在自己的儿子面前被侵犯……一方面觉得羞耻,另一方面,被凌辱而产生的感觉,不断刺激她的身体,作为一个女人,她觉得好兴奋,可是理性却告sù

    她这是不应该的……两种感觉不断在她脑海里交战,知美脑袋开始混乱了。

    万次慢慢的将自己的**插入去,知美感到自己的下身被一根灼热的棒状物一吋一吋的深入,可是,因为之前的官能刺激,下身渗出不少蜜汁,所以她**上不觉痛苦,反而有异样的充实感。可是,精神上的痛苦却非常大,尤其是理智和情感起的冲突,令她更不知所措。

    万次开始不断在知美**内**,知美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内有异物在进进出出,这虽然令她久旷的身体非常受用,可是理性却告sù

    她,这是不可以、不应该的,因为她是被人强奸的,而且自己的儿子在看着,但身体却无视知美理智的呐喊,忠实地将**产生的快感传达给知美。

    万次用双手将知美从后抱起,因为知美双手被反缚,万次抱着知美的纤腰,令知美从俯伏在地上变成上身挺起,只用膝盖和被插着的下身支撑,**更形突出。而这个有点似跪坐的姿势,亦令万次的**插得更深入,知美受到的冲激也更大,知美不禁“呜”的一声叫了出来。

    万次对着知美的耳边说:“怎样呀?州和妈妈,舒服吗?觉得如久旱逢甘霖吧?在儿子的面前被奸淫,是不是特别兴奋呢?”

    万次说话时吹出的暖气,轻轻拂动着知美耳边的发丝,知美感到痒痒的,耳珠受到的刺激似乎令她的身体感到更兴奋了,看来耳朵也是她的性感带之一。

    知美:“不……没有这回事……你……快住手……呜……”

    哲郎一直在旁边看着,笑说:“嘿嘿……别说谎啦,州和妈妈。你看,你的**已经勃起了,这是伯母已经有性感了、有性兴奋的最好证明。”说着说着,哲郎开始搓揉知美被捆绑的硕**房。

    “啊!停手!别摸……不要……”知美觉得羞死人了,被一个少年强奸,又同时被另一个少年抚摸胸脯。更该死的是,知美在这情况之下竟然会感到兴奋,**好像有电流通过似的,在少年的抚摸之下,官能上的欲火不断冲激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快、无弹窗!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