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2 部分阅读

作者:1145892305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全书终」

    恶魔少年·大和素子篇·岸村知美篇

    前?言

    星期五的夜晚,井之头公园。

    在接近午夜的时候,公园内的人差不多都走清光了,只有公园水池边的长椅上还坐着几名少年。他们附近的地上,横七竖八的放着很多啤酒空罐,大概已经喝得醉醺醺了吧?少年们指手画脚的,正在谈天说地,男孩子聚在一起还有什麽题材好说呢?不就是女孩罢了。

    细心一看,长椅上坐着两名少年,长椅对着的水池围了栏杆,而栏杆上也坐着两名少年,他们正在热烈的讨论着,从认识的女孩哪个漂亮、哪个身材好,渐渐谈到各自最爱的女孩是谁。

    「其实,我们会不会都是喜欢了班上的校花呢?」其中一个坐在长椅上的少年说。

    「不会吧?起码我就不是了┅┅春菜是很漂亮没错,不过我爱上的不是她。

    只有你喜欢她吧?邦洋,别拖我们下水啊┅┅」另一个坐在长椅的少年,立即反驳说。

    「才不是啦!我也没有爱上春菜,我喜欢的另有其人啊!我只是怀疑┅┅毕竟春菜是我们学校的校花呀!难道我们之中没有人喜欢她?」

    「我没有爱上她。」坐在栏杆上的一名少年斩钉截铁的否认。

    「我也是,如果可以弄上床,玩玩一夜情是没所谓,我可求之不得呢!不过爱吗?不,我爱的不是她,顶多只是不讨厌、有点喜欢那种程度罢了┅┅」坐在他身旁的少年也忙不迭的否认了,他的身材,是在四人之中最高大的。

    「那麽,你们最爱的是谁?」邦洋问道。

    「┅┅」

    一时之间,四人大眼瞪小眼的,没有人作声。

    「你先说吧┅┅」

    「不不不┅┅你先说。」

    邦洋看到他们互相推让,就是不肯说实话的样子,就扭转头问坐在身边的少年∶「哲郎,你先说吧!他们扭扭捏捏的,根本就不想说嘛!」

    「说之前,先约法三章比较好啊┅┅」哲郎用非常认真的语气对他们说。

    「怎样约法三章?」

    「今晚听到的事都是秘密,绝对不可以让其他人知dào

    !如果谁说了出去,其他人都不会放过他!」

    一时之间,大家都没有出声,气氛也变得凝重了。

    「┅┅不用这麽夸张吧?」

    「我是认真的┅┅」

    「┅┅那,有没有人反对?」邦洋望了望其他三人的脸孔。

    「好,没问题。」身材最高大的万次首先答yīng

    了。

    「我也是。」坐在他身边的州和也应允了。

    「我当然不会反对┅┅」邦洋对哲郎说∶「怎样?你可以说了吧?」

    「嗯┅┅其实我最爱的人,是我妈妈。」

    「!」

    大和素子篇

    一星期之後。

    今晚,一切就会变得不同了。

    哲郎刚刚吃过晚饭,正躲在自己的房间中,静静地等待着约定的时间到来。

    仰躺在床上,双手交叠在脑後,哲郎不由得想起一星期前的那个晚上。

    所谓「酒後吐真言」,那一夜,他们四人都将埋藏在心中的,那不可告人的秘密,向大家倾诉出来了。

    他们四个人的性格完全不同,邦洋是拍摄狂,在学校是摄影部主席,为人随和,什麽也无可无不可的。而州和比较冷淡,不大喜欢说话,也不善於和别人相处,可是成绩非常优秀。万次是个无可救药的格斗迷,家里是开道场的,自小就家学渊源,身材也特别高大,是个率直的家伙,简单说来,就是热血笨蛋吧!而哲郎自己呢?在别人眼中,他是个鬼灵精,学业不算太好,可是作弄人的点子却是源源不绝的,他大概算是那种令老师头痛的顽皮学生。

    性格完全不同的四个人,竟然会这麽投契,成为好朋友,不要说其他人感到惊讶,就是他们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不过,他们之所以会这麽投缘,可能是因为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点,自从那一夜表白之後,他们才知dào

    ,原来他们四个人最爱的女性,都是自己的母亲。

    或许是那种恋母情结者独特的气息不自觉的互相吸引着他们吧?那一夜藉着酒意,他们诉说着苦恋母亲的悲哀,哲郎记得,说到激动处,他们甚至哭了┅┅

    然而随着话题的深入,他们竟然定下奸淫母亲的邪恶计划!难道,这也是他们的本性吗?可能是醉酒令他们的自制力减弱,令他们的兽性都显露出来了。

    当然,他们不是想以後也互相分享彼此的母亲,毕竟自己最爱的女人,自己的母亲,除了自己之外,可不想别人泄指。但是,如果第一次不一起干的话,他们又太害pà

    了,根本不敢下手,或许共犯的存zài

    ,令他们的心理负担比较小吧?

    有共同犯罪的人,他们才敢实行那近乎妄想的罪行。

    所以他们事前已经说好了,计划成功後,以後如果要和那一个母亲相好,都必须得到她的儿子同意才可以。如果没有这个共识,他们也放心不下。

    因为这个计划是由哲郎拟定的,所以,为了公平起见,第一个牺牲者,就是哲郎的母亲°°大和素子。

    素子已经三十六岁了,在哲郎五岁的时候,哲郎的爸爸,素子的丈夫就因为交通意wài

    而去世,因为有保险金的缘故,大和家的生活并没有什麽问题,不过为防坐吃山空,素子在一间公司上班,当一个工作量不大的办公室女郎。

    素子的身材并不高大,她是属於娇小玲珑那类型的,因为已经不年轻了,除了妩媚成熟的风韵外,她的身体也显得比较圆润,但绝不是肥胖,虽然身材或许没有岸村知美好,但也是出类拔萃的了。奶油似的蜂蜜色的滑溜肌肤,配上玲珑浮凸的身材,使哲郎从懂事以来,就疯狂的爱上素子了。

    哲郎清楚记得,初次偷窥母亲洗澡时,看到素子**那一刻的震撼,那丰满的**、浑圆的臀部、毛发茂盛的耻部,在初懂人事的哲郎眼中,简直比爱与美的女神维纳斯更动人。

    现在,素子应该已经在她自己的房间睡着了吧?一会儿,州和他们就会来到了。到时候,就会实行哲郎那恶魔般的计划┅┅

    哲郎看看时钟,时间已经差不多了。他从床上坐起来,拿起床边的袋子,走出房间,侧耳倾听,屋子内静悄悄的,素子应该已经睡得很熟了。

    他走到玄关门前,悄悄打开门,果然,他们都已经来了,正在门前等候。哲郎打了一个手势,示意他们别作声,招手叫他们进来。

    走进屋子之後,哲郎指了指素子的房间,轻声对他们说∶「快点,一切按计划进行。」

    万次、邦洋及州和他们,看上去都非常紧张,他们迅速地戴上预先准bèi

    的面罩,面罩上有几个洞孔,露出眼睛鼻子和嘴巴。哲郎将袋子递给万次,说∶「道具都在里面了,我在门外偷看,到了适当时候就会进来。」

    万次点了点头,便和邦洋与州和走到素子门前。

    万次从袋子中拿出道具刀子,轻轻打开房门,招一招手,三个少年就蹑手蹑脚的走进去了,他们将房门虚掩,留下一条缝隙,让哲郎可以看个清楚。

    大和素子侧卧在床上,睡得很熟,一边大腿从被子中伸出来,修长圆润,美得令人目眩。

    万次拿出手铐,轻轻将已经熟睡了的素子双手高举铐在床头。素子有点低血压,一旦熟睡了,就不容易醒来,哲郎一早告sù

    了万次他们,所以他们行动比较大胆。

    邦洋则将自己带来的摄录机准bèi

    好,他们准bèi

    拍下素子的**和被奸淫的过程,用来要胁素子,也可以用这些羞耻的录影带来封着素子的口,令她不敢告发他们。

    铐着素子的手之後,州和将被子拉开,慢慢的解开素子的睡衣钮扣。

    或者是因为被子拉开了,身体感到凉意,素子动了一动,万次他们吓得停了手,呆了好一会,看到素子没什麽动静,才敢继xù

    。他们将素子的睡衣钮扣都解开,露出内里的白色胸罩。

    在睡梦之中,素子梦见了死去多年的丈夫,丈夫的手,轻抚着素子的身体,像回到当年新婚时一样,轻柔的摸遍妻子的身体每一寸肌肤。

    在梦里,素子享shòu

    着丈夫温柔的爱抚,丈夫和素子造爱的画面,一幕又一幕的在素子心中流过,她感到身体好热,像是丈夫回来了,又和她在相好。她很喜欢这种感觉,令她觉得好温暖,她静静地躺在床上,回想着丈夫的一切∶他的温柔、他的爱抚、他的吻┅┅

    或许是因为这个绮梦,或许是因为外来的刺激,令素子醒来了,她慢慢的张开眼睛,在半梦半醒中,她似乎仍然感受到丈夫在梦中的爱抚。突然,她发觉有点不对头了。

    「咦?怎麽┅┅」素子感到自己的姿势有点不自然。她的手高举过头,可是她没办法将手放下去,转头一望,她陡然发xiàn

    ,自己的睡房中多了几个人!

    「你们是谁?」素子虽然刚刚睡醒,脑袋还不太清楚,可是睡房中多了几个人,她可看得清清楚楚,素子吓得顿时清醒了。她肯定这几个人不是哲郎,那他们究竟是谁?

    「别吵!一看就知dào

    我们是来打劫的吧?」万次沉声喝道。

    「你们┅┅」素子留心一看,他们面上戴了面罩,根本看不清楚样子。

    她感到胸前一阵凉意,低头一看,原来睡衣的钮扣被解开了,露出内里的胸罩。在几个陌生人面前露出内衣,不禁令她「啊!」的一声惊呼出来。

    「真晦气,千辛万苦的偷进来,竟然中了空宝,这里根本没什麽财物嘛!」

    州和也配合着说。

    「你们想怎样?我┅┅我儿子呢?他没事吧?」素子本来脑海一片混乱,可是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哲郎的安危,他没有被这班贼人伤害吧?一想到这里,素子就忘了自己的情况,其实更加危险。

    「呵呵┅┅他吗?暂时是没什麽事的,不过是被我们缚得结结实实的锁在自己的房间,不过以後有没有事呢?这就得看你了┅┅」邦洋也照着剧本说了。

    「你们┅┅是什麽意思?」素子听到哲郎没有,心中暗松了一口气,自从丈夫过世之後,她就和儿子相依为命,如果哲郎有什麽三长两短,她也不知dào

    自己会怎样了。

    知dào

    哲郎暂时没事,她就开始为自己的安全而担心了,听这班贼子的口气,似乎要对素子不利,甚至想用儿子来威胁她,一阵不安涌上她的心头。

    「没什麽,既然找不到什麽值钱的东西,我们也不能空手而回吧?幸好太太长得这麽漂亮,只好要太太你陪我们玩玩了。」州和冷冷的对素子说。

    「什┅┅什麽?你在胡说什麽?」素子的脸陡地变得煞白。

    「今晚太太要好好服侍我们啊!不然我可不敢保证你的儿子会怎样┅┅」万次恶狠狠的说道。

    「这┅┅」素子感到脑海一阵晕眩,想不到这班贼人这麽狠毒,利用她的儿子去胁逼素子献身,实在太恶毒了。

    「怎麽样?太太,你肯不肯和我们**呢?快点下决定啊!要不要我在你儿子的身体上切一部份下来,让你看看,加强你的决心?哈哈┅┅」邦洋故yì

    用更卑劣的说话去刺激素子,击溃她的意志。

    「嘿嘿┅┅不如切断儿子的**,拿进来让母亲开开眼界吧!」万次也来插一脚。

    哲郎躲在门看偷看,听到万次这样说,心中暗骂∶「这混蛋!剧本中可没这一句啊!拿我的**开玩笑┅┅妈的,下次要你好kàn

    !」心中骂归骂,可是看到自己的母亲将要被凌虐,他愈来愈兴奋了。

    「不!千万不要伤害哲郎!我┅┅我答yīng

    你们就是了。」听到他们的说话,素子惊骇之极,不禁高声叫喊,哀求他们别伤害自己的儿子,不假思索,就答yīng

    他们的要求,可是说到答yīng

    时,说话断断续续,声调愈来愈细,脸颊一片火红。

    万次他们交换了一个眼色,心中暗道∶「成功了!」

    「那我们现在先放开你,别想逃走啊!」万次帮素子解开手铐。

    素子双手一被解开,她就立即从床上坐走来,用手拢着睡衣,掩盖自己的胸脯。「你们┅┅想怎样?」素子用不安的语调问道。

    「首先,将所有的衣服脱下来,然後再自慰给我们看吧!」州和若无其事的说。

    「什麽!那样的事┅┅我做不到!」听到州和的说话,吓得素子睁眼睛,大叫起来。

    「做得到的┅┅想想你儿子的安全吧!你就做得到了。」

    「而且我们查清楚了,你的丈夫已经死了吧?漫漫长夜,没有丈夫慰藉,你应该试过自慰了吧?别告sù

    我你不懂得啊┅┅」

    大和素子篇

    「怎样?是不是要我们去将你儿子的耳朵切下来让你看看,你才肯表演自慰秀啊?」万次狞笑着,对素子作进一步的胁逼。

    听着少年冷冷的语调,素子脑海里一片混乱,真的在少年面前自慰吗?怎麽可能?太羞耻了!自从丈夫死後,年青的未亡人,就一直端庄自矜的生活着,在公司里,人们对她的评语都是「办事严肃认真,平日和蔼可亲的大姐姐」、「绝不搞男女关系,一心一意,只想养育儿子成人的女士」,这样的素子,怎可能做得出这种事?可是,如果不做的话,对她来说最重yào

    的亲人,她的儿子,哲郎,不知会被这班恶魔怎麽折磨,如果哲郎有什麽损伤┅┅

    想到这里,素子就不敢再想像下去了。

    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果然,还是只有屈服了┅┅

    素子黯然的垂下头来,紧咬着下唇,毅然下了一个悲壮的决定∶「我┅┅我明白了。」

    「呵呵┅┅那你快点吧,我们已经期待了很久啦!」邦洋准bèi

    好摄录机,对准素子。

    素子坐在床上,默默地将拢着睡衣的手松开,已经解开钮扣的睡衣,便自然而然的敞开,露出内里的胸罩。乳白色的胸罩,款式并不大胆,甚至可以说是有点土气的旧式样,款式看来很保守,因为丈夫过世後,身为未亡人的她,心如止水,已经不用再选购那些新颖大胆的内衣来增加情趣了吧?

    素子缓缓的、用优美的姿势脱下睡衣,上半身只馀下一个胸罩。她慢慢的摆动腰肢,脱下宽松的睡裙。少年看得目不转睛,房子里变得异常的宁静,甚至,可以听到他们用力咽下唾液的声音。

    「嘿嘿嘿┅┅成功了┅┅快啊!快脱啊!妈妈┅┅」哲郎在门外,眼见计划一步一步的实现,妈妈已经中计了,不禁在心里大叫。

    不知dào

    一切都是儿子布局,跌入陷阱的素子,为了保护自己的儿子,已经有了牺牲贞节的心理准bèi

    。很快,她就将所有的衣服都褪下,只穿着内衣裤,圆润动人的曲线,展现在少年的面前。

    「快一点吧┅┅脱下胸罩啊!事到如今,你还磨蹭什麽?」看得唇乾舌燥的万次,忍不住大声催促素子。

    素子听得万次的斥喝,万分委屈地,慢慢将手伸到背後,解开胸罩的扣子,「嗒」的一声,胸罩徐徐落下,丰满的**便被少年看得清清楚楚。

    「哇┅┅真是有够漂亮的**喔!」万次第一个大声叫嚷起来。

    「可不是,**还是棕红色的呢!很性感。」邦洋说。

    素子的胸脯虽然没知美那麽硕大,可是盈盈可握,刚好让人一手可以覆盖着一边**的大小,加上优美的弧度,细腻的肌肤,令人有一看到就忍不住想尽情抚摸的冲动。

    「请、请你们不要看了┅┅」素子听到他们这麽说,羞得别个脸去,虽然脱下了胸罩,可是立即用手遮掩住胸脯。

    「喂,别停手呀!快连内裤也脱下来啊!不然你怎麽表演自慰秀啊?」州和冷冷的对素子说。

    「我┅┅」素子欲言又止的满面羞赧,不知想说什麽。是想求饶?还是想辩驳?

    「你是不是不到黄河心不死?非得要我们去伤害你的宝贝儿子,带点他的耳朵啊、鼻子啊的回来让你看看,你才肯爽快的干下去?」州和面罩寒霜的对素子说,由冷酷的州和饰演用言语胁逼素子的角色,的确比那四肢发达的万次好。

    素子听到州和的说话,身体不由得一阵颤抖,遮住胸脯的手,只好慢慢放下来,侧身脱掉身体上最後的蔽体物,那条小小的内裤。

    式样普通的内裤,从素子的身上徐徐褪下,素子吃力的控zhì

    自己的动作,尽量不使自己春光乍泄,重yào

    的部位,在掩映之下更显得诱人。

    「好美┅┅」邦洋调校着摄录机,不断拍摄素子的耻态,看到贞洁的未亡人那哀怨的神情,与及那若隐若现的撩人身段,不禁怔住了。

    「现在,快点自慰吧!」州和为免素子拖拖拉拉的,立即催促她。

    「┅┅」素子皱着眉看了少年一眼,别过脸去,手指却慢慢往自己的**伸去。

    「用手指刺激自己的**┅┅对,另一只手抚摸自己的阴部吧┅┅不必什麽都要我教你吧?自己的敏感带在什麽地方,太太你不是应该最清楚的吗?」

    州和看着素子颤抖的手指,在自己的命令之下在那动人的娇驱上活动起来,素子脸上的羞怯,那皱着眉忍受快感的表情,都看得少年唇乾舌燥。

    素子为了保护儿子,拚命地说服自己,尽lì

    忍受在陌生人面前自慰的耻辱。

    丈夫去世後,她的确有了自慰的习惯,在夜深人静的日子,她有时也会有正常的**,毕竟,她也到了狼虎之年,生理上的需yào

    她自己也是控zhì

    不到的。可是,她不想背叛亡夫,即使生理上有需yào

    ,她也绝对不会找一个男人来慰藉自己的,那就只好靠自己的手指,来满足自己了┅┅在内心深处,她还是爱着逝去的丈夫的,她将对丈夫的思念,深深的藏在心底里。

    所以,对於自慰,她的身体并不陌生,虽然是在别人面前,但是身体还是很快就有反应了,不,甚至可以说,因为有人看着,那羞耻的状况令身体更快进入状态。或许是人类心里都有的、潜藏的**吧?这种异样的曝露欲,虽然被素子的理性所排斥,可是,的确令素子的身体更加兴奋了。

    「呃┅┅」感到身体深处的异样波动,素子不由得发出断续的呻吟声。

    「嘿嘿嘿┅┅这麽快就有感觉了?不愧是未亡人呢┅┅毕竟平日久经训liàn

    ,习惯了自慰吧?」州和不屑的对素子说。

    「不是的┅┅」素子听到少年这样说,羞得满脸通红。

    「不用说谎了,你的身体已经忠实地将你的感觉反映出来了。」万次笑嘻嘻的望着素子泛红的身体,色迷迷的说。

    「┅┅呜┅┅不要看我┅┅」素子羞涩的低下头来,却不敢停手,害pà

    惹怒了他们,会对儿子不利。

    睡房之内,寂静无声,只见三个少年目不转睛的望着床上的**美妇,艳丽的娇驱在难耐似的扭动,中年艳妇最隐密的举动,都被陌生的少年看得清清楚楚了。

    「真美┅┅拍得很清楚啊┅┅」邦洋赞叹道。

    「求求你┅┅不要拍┅┅」素子泪眼朦胧的,强忍着羞耻,哀求这班恶魔。

    「嘿嘿嘿┅┅那是不可能的,这麽漂亮的东西,不拍下来实在太可惜了!」

    邦洋说。

    房里的灯光十分明亮,素子的一举一动,甚至面上那羞耻恍惚的表情,都让少年看得清清楚楚。素子修长的手指,不断地在那粉红嫩滑的**里出出入入,而另一只手则抚慰着自己的胸脯,轻轻的搓揉着。躺在床上的中年美妇,散发着无限的娇媚。

    「呜┅┅不、不行了┅┅」素子感到,自己快要忍不住了,可是,一想到让陌生人看到自己的**,她就拚命的忍耐着,手指的动作也变慢,尽量不让自己达到最高点。但是这种举动,令身体更加有感觉了,在兴奋和**之间持续不断的徘徊往返,身体逐渐变得火热,下身也早已濡湿了。

    「快来了吧?嘿嘿嘿┅┅我帮你一把,让你爽到最高点吧!」州和看得出素子在故yì

    的压抑自己的**,所以就大步行近她,准bèi

    亲自出手了。

    「啊!不┅┅不要!」素子害pà

    得惊叫出来,因为她的**和下身,都被人用手抚摸着。她用力挣扎,希望拨开那些野兽般的爪子。

    「别动!你想你的儿子死吗?」万次大声喝道。

    素子浑身一颤,果然不敢再动了。

    「很好,这就对了,乖乖的让我们一起令你**吧!」州和冷笑着,右手食指中指并拢,慢慢插入素子的**中,代替了素子的手指,姆指按着**上方的小肉豆,不断的搓弄着。而万次就用嘴凑上素子的**,用力的吸吮**。另一边的**,就被万次的大手抓住,像搓面粉团似的捏弄着。

    「呃┅┅啊,求求你们┅┅放过我┅┅」素子泪流满面的哀求眼前的淫兽,贞洁的未亡人被少年蹂躏着,看上去真是一幅超淫秽的画面。

    邦洋在摄录机的镜头里欣赏着素子那苦恼的样子,看着她在两人的玩弄下,渐渐的被欲念打败,不断的扭动腰部,头部左右摇晃,差不多就要**了。

    「就让大家看看你到顶点的那一瞬间吧!」州和加快了手指的速度,用力的在**内**,素子的下身,因为**的关系,发出了「噗滋噗滋」的声响。

    「不┅┅别碰那儿┅┅我、我不行了┅┅别看我┅┅啊啊啊啊啊啊┅┅」终於,素子嘶叫着,头向後仰,腰肢挺直,连双腿也蹬得硬直的,身体一阵颤抖,**内涌出蜜汁,不断的抽搐着。州和也感到在素子身体内的手指,被她的**一下又一下的夹住,他知dào

    ,眼前的未亡人已经泄了。

    「这麽快就泄了啊?真不愧是常常自慰的未亡人啊!」州和说。

    「来了,妈妈┅┅她泄了┅┅」哲郎在门外看得猛吞唾液,差点就想冲进去捉着母亲大干一场,他胯下的**已经胀得发痛了。看到母亲的耻态,他愈来愈兴奋。

    「┅┅」刚刚体验到**的滋味,素子不断的喘息着,听到州和的话,也没有反应,眼神一片迷茫,好像没有焦点似的目光,茫然的望着天花板。

    「差不多了吧?我们应该正式上场了。」万次看了这麽久的美人自慰秀,一早已经忍不住了。

    「也好,时间也差不多了。」州和淡然的说着。

    「你们┅┅想怎样?」素子惊慌的转头望着他们。刚才的自慰,令她非常兴奋,身体不自觉的有反应,她更感到自己的下身已经湿得一蹋糊涂,不过因为太难为情了,所以一直在强迫自己别想下去。

    「我们想怎样?我们现在想令你得到实物的满足┅┅」万次不怀好意的走近素子。

    「不、不要啊!」素子听到他们的说话,面色变得苍白,身体更是不停的颤抖。

    不管素子如何哀号,高大壮健的万次,轻而易举地将素子结结实实的缚在床上,像一只仰卧的青蛙一般,双腿张开成m字型,膝弯处用绳子缚向上方床角,双手手腕向下伸出,手腕和脚踝缚在一起,使素子的胸脯和下身完全显露出来。

    大和素子篇

    炫目的灯光、少年灼热的视线、摄录机冰冷的镜头,在这样的环境之下,将女性最隐密的地方完全曝露出来,那种难以想像的羞耻与难堪,令素子觉得,自己快要疯掉了。

    为什麽?事情怎麽会变成这个样子的?这个问题,连素子自己也答不到。被紧紧的缚住,素子根本没办法挣脱,只能静静地等待恶魔的玩弄。

    万次爬上素子的身体,蹲在她的胸前,用手捏着素子的下巴,将自己的**硬生生的塞进素子的口中。而州和就在床边,走到素子张开的大腿间,一手扶着自己的**,用手确定位置,慢慢将**插入素子的**之中。

    「听着,别想咬我的**,你胆敢咬伤我的话,你的儿子一定比我还惨,懂了没有?」万次恶狠狠的对素子说。

    虽然素子紧闭着嘴,怎麽也不愿意用口含着那根腥臭的东西,可是下巴被捏着,根本抵抗不了,嘴巴被强行张开,她只感到口中塞满了又腥又臭的**,令她呼吸困难;同时,素子也感到下身正被人触摸着,**被分开,一根炽热的**缓缓侵入那久旷的**中。

    「呜┅┅」嘴巴被塞住,惊惶的脸孔只能发出痛苦的哀鸣,素子不敢违逆眼前的面恶贼,只能拚命的忍耐。

    巨大的冲击令素子脑海一片混乱,下身那奇妙的充实感,令她非常舒畅,因为刚刚的自慰,**里十分湿润,但理智却不断的提醒素子,她是被强奸的,不应该有感觉,这令她在**和理性之间持续的挣扎着,不知所措。

    万次将**推入未亡人的樱唇之中,感受那温暖柔软的口腔,他运用腰力,开始抽动自己的**,房间中顿时响起了**的声音。

    去世的亡夫是个保守的人,所以素子并没试过**这种事,一旦被强迫这样做,心理上自然承shòu了极大的震撼。然而,素子一想到为了保护儿子,她就不得不拚命的忍耐下来。有了「守护儿子」这个藉口,她的**似乎摆脱了理性的压抑,令她可以肆无忌惮的,享shòu

    那十多年来都未曾体验过的东西°°性的欢愉。

    素子一面尽lì

    地吸吮口中的**,一面感受着**传来的快感,丈夫死了那麽多年,这一晚,她终於可以完全的享shòu

    **的感觉了。虽然,表面上她是被逼的。

    在门外的哲郎,欣赏着眼前那妖艳的一幕,最爱的母亲被自己的朋友凄惨地捆绑着,摆出羞人的姿势,嘴巴吸吮**,而下身承shòu着**的攻击,身旁还有一名少年拍下这淫秽的场面。

    州和享shòu

    着未亡人的**,那紧窄的内壁一点也不像生过孩子,将入侵的异物紧紧地夹住,州和进入之後停了一会,体味那温暖潮湿的感觉,然後,开始进行活塞运动,开始摆动自己的腰部,深入**的**,开始向後慢慢的褪出来,差不多拔出去的时候,再快疾的用力插入去。

    素子感到**内壁不断被磨擦,一阵又一阵的快感自下身直刺脑海,口中不禁发出「呜呜」的声音,因为整个嘴巴都被万次的**填满,声音只在喉咙里打转,另外,优美圆润的身躯被紧紧缚住,即使因为下身的快感和口腔的窒息感而疯狂的挣扎,不断扭动身体,可惜都只是徒劳无功。

    被强奸的未亡人身体却异常的兴奋,蜜水满溢,从被攻击的**中渗出来,面容虽然因为**的撞击而扭曲,可是眼睛像是罩上一层薄雾,令人分不出她究竟是痛苦?还是愉快呢?

    痛苦和快乐持续的交织着,素子的眼泪一点一滴落下,脸上的神色不知是苦闷还是愉悦,显出一种恍惚的神情。万次双手捧着素子的头颅,运用腰力,将**往未亡人的口中狠狠的轰进去,素子湿润温暖的口腔、灵活的舌头,甚至是喉咙的悲鸣,都不断刺激着万次的**,使他感到非常愉快,尤其是当万次看到胯下的素子那一脸苦恼、却又不得不忍受的样子,令万次内心充满了征服感。

    两根**进出嘴巴和**的声音,不断在房间中回响着。素子只觉得时间像是停止了一般,无穷无尽的兴奋和快感,像波涛一样,将她的思绪完全淹没。

    她的思绪渐渐变得混乱,身体无意识的自动追求快感,**被陌生人一下又一下的贯穿,这种过去想也没想过的败德感,令她的感触显得非常敏锐,口中一根**不断**,头部被迫前後晃动,被人侵犯和凌辱的未亡人,现在却像是十分享shòu

    **的欢愉。

    终於,经过一段时间,万次和州和猛烈的**之後,狠狠地将所有的精液都发射出来,白浊的液体,灌满了素子的口腔和**。素子猛地睁大双眼,下身和口中都感到灼热的液体,正射中身体中,她的身体也同时的不住颤抖,浑身流出大量的汗水。

    已经不清楚被奸淫了多久,当万次与州和射精之後,素子只能呆呆的不发一语,任由精液从口边淌下,目光散乱,全身累得像是骨头都拆散了一般。

    因为身体被紧紧缚住,所以即使没有气力,素子仍然摆出了那像是青蛙仰躺的、令女性极之难为情的姿势。**後的女体,像是散发着热气似的,绯红色的皮肤似是散落一地的晚樱。被强奸凌辱後的未亡人,这样的画面,竟是显得异常地凄美。

    皮肤上布满了汗水,浑身湿漉漉的,像是从水中捞出来一样,下身的**,除了蜜汁之外,还混杂了少年的精液,白浊的液体,缓缓从被得半张开的**中流出来,滴落会阴,甚至濡湿了菊花蕾,看上去非常淫秽。

    在镜头之下,刚刚**过的中年美妇,那圆润优美的**,看上去有说不出的妖艳。在内心深处,素子仍然不断为自己找藉口,她拚命的说服自己,即使是在**中有**,也是被逼的,她只是为了保护儿子而已。然而,她自己的内心深处,也不禁问自己,真的吗?经过十多年的空白期,现在终於又再尝到**的喜悦,她真的只是为了保护儿子而被逼**?还是┅┅素子不敢再想下去。

    难道,要承认自己欲求不满吗?承认自己,自从丈夫死後,便渴望**?不行!大和素子怎可以是这麽的一个女人?太┅┅太淫荡了!是的,一切也是为了儿子的安全,为了哲郎的生命,作为母亲的她,即使付出贞操也在所不惜。

    一定是这样的,不能是其他了。只要儿子没事┅┅

    有了这个想法,使这位对亡夫忠贞不贰的未亡人,像是得到免罪符似的,尽情享shòu

    **的欢愉,得到了一个伟大的藉口,竟使贞淑的母亲在被强奸中也有快感。

    刚才被州和和万次疯狂的**,在**之中,她竟享shòu

    到过去从没感受过的**,**内壁不住的抽搐,紧紧夹住州和的**,加上素子失神的表情、闷绝的反应,素子可以肯定,自己的**已经被眼前这班面贼人知dào

    了,这是不可能瞒得过去的。

    在门外的哲郎,看到被强奸得**迭起的妈妈,兴奋得目不转睛的望着门内的淫行,恨不得冲进去狠狠地尽情蹂躏母亲,享用她的**,折磨她的心灵。看到了妈妈那闷绝的反应,那身体语言,已经充份说明了一点,就是∶妈妈有**了!

    哲郎真的想就这样跑进房间,强奸被缚着动弹不得的母亲。但不行,未到素子最羞耻的时刻,哲郎只得强自忍耐。

    现在的母亲,说不定还有反抗的气力,她会振振有辞的说,自己是为了救儿子被让陌生人强奸的,不行,必须要妈妈不可以再理直气壮的辩驳,一定要令她羞耻地承认自己是**的女人┅┅

    哲郎强自压下冲入房的冲动,他不能破坏自己亲手定下计划。

    「嘿嘿嘿┅┅还以为是什麽三贞九烈的未亡人,谁知dào

    被我们一,就高兴得**横流了!」州和冷冷地看着素子,尽情的羞辱她。

    「对啊,刚才她不知泄了多少次呢!不过是一件淫秽的货色罢了┅┅虽然她的**是很柔软没错,手感真是一级捧的。」万次露出贼头贼脑的贱笑,嘴里不乾不净的说着。

    「┅┅」被疯狂奸淫的素子,累得根本没有气力去反驳这些说话,只能够不断的喘气,嘴角还滴下万次的精液,娇小玲珑的身体,看上去散发**的气息。

    「那麽,我们继xù

    吧。」州和愉快地说着。

    「什、什麽┅┅拜托┅┅请你们放过我吧!你们┅┅不是已经满足了吗?」

    素子眼中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素子以为刚刚一切已经结束了,这班人也应该离去了吧?谁知dào

    ,她实在是太乐观了,事情仍未完结,现在才只是开始。

    「不行啊!太太,现在才刚刚开始呢!你认为你今晚还有时间睡觉吗?」邦洋笑嘻嘻的对素子说着,手中的摄录机不断的拍摄着被捆绑的中年未亡人哀羞的美态。

    「呜呜┅┅你、你们┅┅要侮辱我到什麽地步才心息啊!求求你┅┅饶了我吧!」素子像是崩溃了一般,失控地哇哇大哭。

    「侮辱你到什麽地步?我看你是搞错了什麽吧?我们现在做的,是将你真zhèng

    的那一面挖出来,将你隐藏着的黑暗面表现出来!你装了贞洁的未亡人已那麽多年,现在是让你面对自己真面目的时候了┅┅」州和抓住素子的头发,拉近自己的身边,脸孔贴近素子,冷冷的说着。

    「呜┅┅我不是的,你┅┅你们疯了┅┅」素子双眼睁大,流露出不可置信的目光,惊惧的表情,更增加了少年的凌虐欲。

    万次从工具袋中拿出一支巨大的针筒状物体,笑嘻嘻的对素子说∶「太太,现在要和你玩一种很好玩的游戏,就是眼答问题,如果答错或是我们不满yì

    ,就让你尝尝灌肠的滋味┅┅怎样?听上去很好玩吧?」

    「请饶、饶了我吧┅┅」素子满面惊恐地望着那支灌肠器,嘴巴哆嗦着哀求道。

    被紧紧缚住挣脱不得的素子,眼睛被少年用黑布遮盖,头部缚上一条黑布,身体被捆绑,美妙的**以一种凄惨的姿态,展现在少年面前。

    时间到了。门,无声无息的开启。

    知dào

    母亲已经看不到房间的情形,哲郎慢慢打开房门,轻轻走到床前,近距离欣赏母亲的**。他打了一个手势,叫万次他们脱下头罩,因为已经不再需yào

    那东西了。

    接下来,就是计划中最重yào

    的部份了°°由哲郎亲手凌辱妈妈。

    大和素子篇

    哲郎的手,轻轻触摸妈妈的**。幼嫩润滑的感觉,从哲郎的手直接传到脑袋,那仿如丝绸一般的滑腻手感,柔软而又充满弹性的胸脯,令哲郎感到极为兴奋。

    「呜┅┅」素子的身体被陌生的手指不断触碰,面对着黑暗中突如其来的袭击,素子因为汗水而湿滑的**,不由自主的颤栗。视觉被剥夺,其他的感觉自然而然变得非常敏锐。

    被残忍地捆绑,被逼张开大腿,露出女性最隐密的地方,这种凄惨的境况,使素子感到羞怯。

    在黑暗之中,素子感到自己的身体,被一只颤抖不已的手轻轻地抚摸。

    「现在太太你先告sù

    我,你叫什麽名字啊?」州和的声音,在哲郎的身後响起。

    在计划之中,哲郎还未到说话的时候,如果哲郎太早出声,说不定就会被母亲听出来了,那计划就会被破坏了。

    「大、大和素子┅┅」迟疑了一下,素子轻声的说着。

    想到对方刚才连自己的名字都不晓得,竟然就这样被这班陌生人**了,素子不禁羞红了脸。素子却不知dào

    这班人不是什麽陌生人,而是她最爱的儿子,那相依为命的爱儿,现在却和朋友一起**妈妈。

    因为不知dào

    ,所以素子以为自己是在陌生人面前说出自己的私隐,自然感到十分羞赧,这些神态,都一一被少年们看在眼里。

    哲郎低下头,用嘴唇和舌头逗弄妈妈的**。**後的**散发着热气,小豆般的**仍然充血胀大,美丽的、呈倒覆碗状的**,布满了细碎的汗珠。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快、无弹窗!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