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6 部分阅读

作者:1145892305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鲇任锼礲yebye。「那三个狐狸精快把你魂给勾去了吧?」上楼的时候,妈妈冷冷地对我道。

    「是啊,她们真骚,比芥末还够劲!」我做深呼吸状。

    「要死了你!」妈妈大嗔,再也伪装不了矜持,粉拳落在我的肩膀上,我「哈哈」大乐。

    晚饭后,岛上的热气终于散了一些,我和妈妈到宾馆周围的树林里散步,凉风习习,听着海岛上的蛙声,真是舒心。

    妈妈穿着一袭碎花连衣裙,挽着我的臂弯,象少女似的靠在我的肩膀上,轻声道:「如果只是这样单纯的旅行,该有多好。」

    「是啊。」我附和着,心里暗想,如果真是普通的旅行,现在搂着你的就是龙青山,而不是我了。

    和妈妈在树林里一直走到天色完全黑了,虽然对妈妈手也牵过了,腰也搂过了,但是我大胆尝试着要亲她时,妈妈总是不经意地转头避开。我心下暗叹,不过心想第一天能发展到这个地步,已经很不容易了,也不能太强求。

    回到房间,我和妈妈各自冲了澡,洗浴完的妈妈雪白湿润,清香散发。她把头发松松地束在脑后,露出她天鹅般线条流畅的长颈,既高贵又成熟大方。妈妈穿着一件吊带的真丝睡衣,睡衣是淡水绿色的,轻柔地飘在她身上。

    吊带睡衣的胸口开得很低,妈妈弯腰拿电视遥控器时,身体前倾,我的眼光不期然地望进她深深的乳沟内。

    眼前奇景很快消去,妈妈上了床,腰部前倾跪坐着,这是她惯用的姿势。我看过一本书上说过,坐姿腰部前倾的女子通常都比较闷骚,妈妈应该属于这种女人。

    不过这姿势确实很诱惑人,突出了妈妈高耸的酥胸,颤颤巍巍的,有了刚才的春光乍泄,更增添我的遐想。

    电视节目里夹杂着不堪入目的av录像,妈妈赌气把电视关了,我提议把灯也关了,于是我们放松地躺在床上,在黑暗里聊天。

    「说真的,小瑜,你一个血气方刚的青年,对那些美貌性感的女子就不动心吗?」妈妈先开了个头,女人的好奇心总是很强。

    「嗯,欣赏是有的,但要我没有感情的跟她们交欢,我做不到。」

    「真的么?」妈妈低声问。

    「真的,我这人很独特的,也可以说,兽性比较少些,呵呵……」我努力使话题变得轻松一些。

    妈妈却许久没有答话,黑暗中她幽幽叹了口气,道:「其实我现在躺在这里,似乎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痛苦,这是为什么呢?」

    我知dào

    妈妈只是想倾诉,便没有回答。

    「这几年和青山过的日子实在很压抑,难道对他的爱意也在不断的消磨吗?」

    妈妈自言自语道:「今天看到他的样子,我虽然很难受,但是当我走出他的房间时,我突然有种终于摆脱他的快感,现在躺在这里,反而有种彻底轻松了的感觉,小瑜,你说我是不是很善变?」

    我委婉地道:「嗯,这两年在小镇上见到你,总觉得你眉宇间有挥之不去的忧愁。你现在终于解脱了,不但我很欣慰,我想小佳也会很高兴。」

    「嗯,是的,小佳,他一直在劝我离开龙青山,可是十几年的感情不是那么容易了断的啊。这几年,我好象一直在还着情债,压力让我对生活失去了信心,让我喘不过气来。」

    「十几年的感情?那你和小佳的亲生父亲呢?难道不是十几年的感情吗?」

    我忍不住问出这么尖锐的问题,这是替爸爸问的。

    妈妈没有做声,不知dào

    是否会疑心我怎么问这个问题。不过这个问题如骨鲠在喉,憋在我心里很长时间了,不吐不快,即使被妈妈怀疑也无所谓了。

    「小佳的爸爸?我怎么会对他没有感情呢?毕竟是十来年的夫妻了。」妈妈喃喃道,「每次背着他跟龙青山偷情时,我的内心总是深受煎熬的,回家面对他和小佳,我都愧疚得想去死。」

    「小佳一天一天地长大懂事,我不想再做一个不忠的妻子,不忠的母亲。我正准bèi

    跟龙青山结束这种关系,我们一家三口好好在一起生活时,龙青山出国了。」

    「他说出国的大部分原因是为了我,我还能怎么办呢?他告sù

    我,如果我不来,他就失去了活下去的意义。」

    「我只能做出选择。我忍痛离开了小佳的爸爸,我知dào

    非常对不起他,他将代我在国内承shòu单位同事、熟人们数不尽的闲话。我们签离婚协议时,看着他微微佝偻的背影,我的心都碎了……」妈妈轻泣着,再也说不下去了。

    原来妈妈曾经想回头啊,天杀的龙青山,他毁了我们一家三口的幸福!我的心碎了,唉,妈妈啊,你这是何苦。

    听了妈妈的倾诉,我从内心里已经原谅妈妈了,挪过去将妈妈搂在怀里,轻拍着她的背。

    妈妈回搂住我,将头埋在我的怀里,继xù

    诉说着:「他很爱我,也很爱小佳,但他知dào

    我更需yào

    小佳,也不愿意小佳留在他身边和他一起承shòu那些流言蜚语,于是没有跟我争小佳的抚养权。」

    「这么相爱的一家人,怎么就这样分了呢?」我痛心地道。

    「这都怨我,是我拆散了这个家,是我害了他们啊!」妈妈趴在我怀里,泣不成声。

    过了一会,妈妈慢慢止住了哭泣,接着往下说,她似乎要把憋在心里几年的话全部倾吐出来:「刚出国时,龙青山对我很好,他知dào

    我心里难受,细心地呵护我,他的温情慢慢抚平了我心灵的创伤。」妈妈的声音柔和,身体也舒缓了下来,似乎还在回忆那一段的美好时光。

    我不愿意妈妈过多地沉浸在对龙青山良好的回忆中,忙问道:「换了我是龙青山,得到你应该十分知足了,怎么还来这里乱搞呢?」

    「他这两年得了抑郁症,对我越来越暴躁,这些我都忍了,可是没想到,这一次他竟然做出这么出格的事来,完全没有顾及到我的感受,他再也不是我过去深爱着的龙青山了。」妈妈伤感地道。

    「这两年你们为什么不生一个小孩呢?这样可能会让你们的关系更牢固一些。」

    我故yì

    问道。

    「嗯,我们有努力过,可是,可是……。」妈妈不好意思说了。

    怎么努力?在床上高举着双腿受精吗?我心下暗恨,可到嘴边却成了安慰的话语:「几年来我在镇上一直默默地关注着你,看着你日渐憔悴,我的心也很痛。」

    我柔声道。

    妈妈幸福地在我怀里扭动了一下,道:「你一直都在镇上注意我吗?我怎么感觉不到?」

    「嘿嘿,你夏天到超市买东西时,穿着高跟凉拖,我就跟在你后面,偷看你的美脚,我还偷拍了几张你美脚的特写呢,呵呵……」

    「你好坏啊,竟然偷看人家的脚,小色狼……」妈妈不依地扭着身子,做势要挣脱出我的怀抱。

    我们嬉闹了一阵才停了下来,妈妈把头靠在我的怀里,道:「小瑜,我是不是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今天刚刚离开一个男人,这么快就投入你的怀抱?」

    「哼,得了吧,你才不随便呢,今晚几次想亲你都不让。你现在是心灵空虚,对前途充满未知的恐惧,需yào

    的只是我宽厚怀抱的安慰。如果我对你欲行不轨,说不定马上会被你踢下床去呢。」

    「嗯,你知dào

    就好。」妈妈很满yì

    我的回答,又在我怀里静静地趴了会,道:「很迟了,咱们睡吧,得养足精神,不知dào

    明天还会发生什么事呢。」

    「好啊。」我恋恋不舍地放开了妈妈,道:「我打地铺去。」

    妈妈迟疑了一下,道:「算了,小瑜,这床这么大,我一个人睡着也害pà

    ,你就在床上睡吧,姐姐相信你。」

    「真的?」我高兴地看着妈妈。

    「你要是心存歹意,床上和床下有区别吗?姐姐是无条件相信你了,你不要让姐姐失望。」

    「呵呵,放心吧,姐姐,我绝对是个柳下惠。」

    黑暗中,感觉妈妈正盯着我看,只听她道:「小瑜,不知dào

    为什么,我总觉得你很亲近,所以今晚不自觉的把我心底里的话都告sù

    你了,这些话我从没告sù

    任何人的。真奇怪,我才认识你不到一天啊。」

    「呵呵,这说明我们有缘分啊。」我暗暗心惊,我的化装不仅改变了脸部,而且纯阳功连体形气味嗓音全都改变了,却依然瞒不过妈妈的感觉啊。

    妈妈没有再说话,躺下来转过身去睡了。

    我不敢造次,在另一边躺了。

    这一天发生的事情太多,我很累,闻着妈妈身上传来的淡淡清香,很快就睡着了。

    半夜迷迷糊糊好象听到妈妈在哭,我实在醒转不过来,心里存了个偷懒的念头,妈妈现在可能更需yào

    独自发泄一下吧,就又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到餐厅吃早饭时,看见妈妈的眼睛还是肿的,我问道:「姐姐,昨晚没睡好?」

    「是没怎么睡,要提防小色狼啊。」妈妈揶揄道。

    我大胆地握住妈妈的手,道:「姐姐,昨晚听到你哭,想抱抱你,又怕你误会,只好陪着你心痛了。」

    清晨的阳光映着妈妈的双靥晕红,娇艳动人,她没有说话,只是用叉子轻轻拨弄着盘中的玉米粒。

    我轻摸着妈妈滑腻的手背,没有说话,此时无声胜有声。

    ※※※※※

    第二天的游戏内容竟然是选美,所有的女性都要不着寸缕地上台走秀,台下的男性游客充当评委,选出冠军、亚军、季军,还要评出「美乳女士」,「**女士」等称号。

    看到活动安排,妈妈眉头紧锁,不安的申请溢于言表。

    我紧搂着妈妈,暗暗焦急,心想这样妈妈不是被这些臭男人给看光了?

    在多功能大厅集合时,我和妈妈也没想出什么主意,只得走一步看一步了。

    几个旅游团的玩伴先**裸地站在台上搔首弄姿做示范,接着导游开始点名了。在旁边凶神恶煞的打手们威逼下,被点到名的女人一个个脱了衣服站到台上去,虽然她们中的大部分在性方面比较开放,但是这样在大庭广众展示**,还是令她们又羞又怕,在台上遮乳护阴,抬不起头来。

    相反那些男的参加这个旅游团,早就做好了女伴被共享的心理准bèi

    ,倒是很快适应了这气氛,三五成群地开始对台上的女子评头论足。

    点到一个叫苏珊的英国少妇时,她执意不肯上台,三个打手将她拖出来,对她拳打脚踢,苏珊的丈夫在旁边怯懦地不敢吭声。

    妈妈实在看不下去了,她义愤填膺站出来,地冲着那些打手道:「你们凭什么打人!」

    打手们脸黑沉沉的,没有回答。

    导游走过来,皮笑肉不笑地道:「尊敬的夫人,我很敬佩你的勇气,但这是旅游团的游戏规则,每个人都必须遵守。如果您过一会儿胆敢违反规则,将会受到跟她一样的待遇。」

    妈妈正色道:「你这是恐xià

    !我现在要求退出这个旅游团。」

    「no,no,no……」导游摇着他的食指,道:「旅游团的人数是事先安排好的,谁都不能随便退出,除非您的伴侣跟您一起选择退出,并缴纳十万美元的违约金,我们才会允许。」

    「这没问题。」妈妈转身对我道:「小瑜,你来告sù

    他们!」

    「好的!」看妈妈受到威胁,我十分愤nù

    ,对导游道:「我们现在马上退出,十万美元不是问题,我马上签支票给你!」

    「哈哈哈……」导游突然大笑,笑得我们一头雾水,只听他道:「我记得这位夫人报名时的伴侣不是你吧?」

    我和妈妈这才醒悟过来,看了对方一眼,虽然才短短的一天,我们已经把对方当成自己理所当然的伴侣了。

    妈妈在人群中寻找着龙青山,龙青山躲躲闪闪的不出来。妈妈走到他旁边,带着哀求的口吻道:「青山,当我求你最后一次,跟我一起退出,好吗?」

    「哼,现在想起我来了?昨晚和那个小子干那事的时候,怎么没想起我哪?」

    龙青山冷冷地道。

    妈妈没想到龙青山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她窒了一窒,道:「青山,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跟他没什么的。」

    「没什么?你们一个晚上什么都没发生?」龙青山笑了起来,比哭还难看,道:「你骗三岁小孩吧?」

    「青山,跟你相处那么多年,我是什么样的人你难道不了解吗?」妈妈难过极了,停了一下,她接着道:「我们之间即使有一些误会,这回去再说,现在我求你退出好么?」

    「哼,我还没玩够呢。」能报复妈妈,龙青山表现出恶毒的兴奋。

    「青山,你一点都不念这十几年来的感情?」妈妈颤声道。

    「感情?」龙青山冷笑道:「哼,好吧,我可以答yīng

    你退出,但是你也要答yīng

    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我要你今后不能再见这小子的面!」龙青山恶狠狠地指着我道。

    妈妈晃了一下身子,脸色苍白地看了看我,片刻之后,她低声却又坚定地道:「龙青山,我不是你的私人财产,这条件我无法答yīng

    。」说罢她转身离开了龙青山,再不看他一眼。

    龙青山在她身后歇斯底里地笑着:「哈哈哈,说什么感情,都是屁话!你才认识他一天,就比我们十几年的感情都重yào

    了?贱人,你这个贱人,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在龙青山恶毒的咒骂下,妈妈反而平静下来,她回到我身边,对我凄然一笑。

    我知dào

    妈妈此刻心很痛,握住了她的手,什么也没说。

    「你们商量好了吗?是退出还是留下?」导游听不懂中文,又问了一次。

    「我不会退出的!」龙青山大声道。

    「这么说,这位女士也得留下喽。」导游看着妈妈道。

    「从此刻开始,我跟他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他并不能代表我。」妈妈平静地道。

    我生怕弄僵了对妈妈没好处,急忙对导游道:「我代替那位先生,跟这位夫人一起退出行吗?你们要多少钱,开个价,什么事情都好商量嘛。」

    「这不是钱的问题,这是规矩,如果破坏了规矩,我们将一无所有。」导游慢悠悠地道:「所以,很抱歉夫人,如果您报名时的伴侣选择留下,您也必须留下。」

    妈妈没有答话。

    「现在该您上台了,尊贵的夫人。」导游做了个请的手势。

    「我不会再参加这些侮辱女性的活动。」妈妈坚决地道。

    「这可由不得您,夫人。」导游阴冷地道,他朝打手们摆了下头,三个打手恶狠狠地朝妈妈围了上来。

    我急忙护在妈妈面前,道:「导游先生,别这样,就没有其它通融的办法了吗?」

    「我知dào

    你喜欢这位夫人,但是很遗憾小友,这次我帮不了你了。」导游摊了摊手掌。

    谈判失败,打手们冲了上来,想把我扯开,无奈之下,我只能出手。

    那些打手一个个都是身高超过一米九,体重超过三百磅的大汉,我修liàn

    的纯阳功突飞猛进,挥出去的拳劲道十足,一点也不输给这些重量级大汉的铁拳。

    一开始这三个大汉十分小瞧我,丝毫也不避开我的出拳,被我痛击得哇哇大叫。

    「好厉害的中国功夫。」导游道:「蠢才们,要是被小娃儿打趴了,我把你们这些废物丢到大海里喂鲨鱼!」

    三个大汉被激得怒叫连连,气势惊人,仗着皮糙肉厚,他们象三座小山似的朝我压来。这回他们有了防备,我由于缺乏训liàn

    ,出拳毫无套路,十有**都落空了,很快身上就挨了几记重拳。

    在三个人挤迫式打法下,我的拳脚根本施展不开,他们的出拳又快又狠,我的头部又中了一记摆拳,登时眼冒金星,知dào

    不行了,只好护住头部,蜷成一团,就势往地上一倒,任他们打了。

    身上挨了无数拳头,要不是火德纯阳功护体,估计我早就喷血数升了。耳边听到妈妈不停地哭喊着:「别打了,求求你们别打了!」

    「停!」导游喝止了打手们,对妈妈道:「最后问你一次,你愿意继xù

    这个游戏吗?」

    「你们这群恶棍!」妈妈蹲下来,看到我被打得口鼻流血,她心疼地把我抱在怀里,颤声道:「别打他,他还是个小孩,你们要打就打我吧!」

    「不,我不是小孩了!」我从妈妈的怀里挣脱出来,道:「姐姐,你放心,我撑得住的。」

    我冲着导游道:「只要你们放过她,你们怎么打我都行!」

    「啪,啪,啪」导游一下下地拍着手掌,笑道:「好久没看到这么情深意切的场面,你们真是令我太感动了。

    「小友,看来是爱情的力量让你不顾一切地要保护这位女士,我很欣赏你。」

    导游道,「但其他团员的活动不能受到干扰,只好先把你关起来喽。至于这位夫人嘛,我要把她关到禁闭室去。」导游阴森森地对妈妈笑道:「夫人,考lǜ

    到你不愿意**上台,我的人将在禁闭室里将你脱光,然后绑起来,一个人呆着,直到你愿意出来参加我们的活动为止。」

    「你们无权这样做!」妈妈毕竟还是个女子,害pà

    得浑身颤抖。

    「整个岛都是我们集团买下来的,你说我们有没有权?」导游戏谑地道。

    眼看着打手们就要把妈妈抓去,我大急,冲上去拦住,转头冲着龙青山喊道:「姓龙的,我答yīng

    你,今后再不见卓夫人的面,现在求你救救她啊!」

    龙青山发狂地哈哈大笑,道:「小子,现在才求我,太迟了!昨晚你上她的时候很爽吧?怎么没有想到今天?你不是喜欢英雄救美吗?你救啊,你快去救那个贱人啊,哈哈哈!」

    我还想再说,只听妈妈道:「小瑜,别求他,他已经疯了!」

    眼看着打手们再度逼进,我无可奈何,只得冲导游道:「导游先生,请把我们关在一起,我会说服她的!」

    「哦?」导游莫测高深地一笑,道:「这倒是个好主意,我同意你的建议,小伙子。」

    我挣扎着站了起来,妈妈过来搀扶着我,我们被三个大汉押解着离开。

    大厅里的其他人看到我被打的惨状,一个个噤若寒蝉,没人敢说话。

    所谓的禁闭室在宾馆的地下室,一个不到二十平方的房间,房间里空荡荡的,靠里的一堵墙边摆着一个矮柜,四面墙都没有窗户,天花板点着一盏昏沉沉的灯泡,还有一个滑轮安装在上面。

    一个光头打手道:「你们是自己脱还是由我们来脱。」

    我跟妈妈面面相觑,难道真的要被脱光吗?

    一个络腮胡子不耐烦道:「你们害我们错过了上面的好节目,还想挨打是不是?

    我和妈妈只好背过身去,一件件脱下了自己的衣服。

    另外一个几乎全身上下都刺青的大汉从柜子里变戏法似的掏出两捆黑索来,熟练地将其中一段穿过滑轮。

    光头和络腮胡子把已经**的妈妈推到滑轮下站好,强迫妈妈举起双手,将妈妈的手腕用滑轮下面的绳子捆住,这样妈妈就被吊了起来。

    妈妈双臂上举,光头忍不住伸出舌头猥琐地舔着妈妈白生生的胳肢窝。

    妈妈娇呼着想躲,无奈双手被捆,根本无法避开。

    我愤nù

    欲狂,冲上去,却被络腮胡子一拳击倒在地,络腮胡子对光头喝道:「大锤,干正事要紧!」

    光头骂骂咧咧的,却也没再去动妈妈。

    刺青大汉熟练地调节着滑轮绳子的长度,直到妈妈的脚尖刚好能触到地上为止,然后将绳子另一端固定在旁边一面墙的圆环上。

    看着妈妈难受的模样,我站起来急道:「不如换我来被吊着吧。」

    话音未落,身上便挨了光头几记重拳,他显然是借机报复。我被打倒在地,三名大汉牢牢地摁住我,把我手脚都捆得紧紧的。

    光头飞起一脚,把我踢了几个滚,撞到墙上才停住。他道:「你这小子就在这陪你的美人吧,哈哈哈……」

    他们大笑着搜走我们的衣物,走出门去。这扇门是纯钢做的,门上开了几个小孔,做通气用,还有一本书本大小的小窗从外面锁上了。

    随着门咣铛一声关上,房间里沉寂下来,连妈妈的呼吸声我都能听的到。

    我和妈妈都是浑身上下不着寸缕,气氛有些尴尬,谁都没有说话。我在妈妈身后的墙角躺着,呆呆地看着妈妈双臂高举的**,一时忘了身上的伤痛。

    妈妈的第六感敏锐地感觉到我在背后偷窥她,她不安地扭动了一下浑圆的裸股,道:「小瑜,你怎样了?」

    可怜我本来就已经被打得鼻血长流,妈妈这一下无意识的扭臀动作让我的鼻血喷涌而出,我半真半假地痛哼了两声,道:「嗯,我没事。」这才觉得全身上下都痛,那些家伙下手可真狠啊。

    「小瑜,你有办法挪过来吗?让姐姐看看你的伤势。」妈妈焦急道。

    「哦」,我应了一声,如果我挪过去,跟妈妈就是裸裎相对了,不过妈妈好象更关心我的身体,并不在意这个。

    我的手脚被捆住,只好利用肩膀和腿部的力量,慢慢地挪到妈妈脚前一米处停下。到了前面,眼睛反而失去了自由,不敢朝上看,只好平视,盯着妈妈的裸足。

    妈妈的脚背绷得笔直,这样前脚掌才能勉强着地,十根兰花瓣的脚趾支撑着全身的重量,还好妈妈过去曾经练过舞蹈,因此尚能支撑住。

    妈妈看到我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心疼地道:「你怎么那么傻,他们三个如狼似虎的大汉,你怎么跟他们打呢?」

    「姐姐,那时看到他们想动你,我就什么都不顾了。」我道。

    妈妈担忧地看着我蜷缩着一动不动,却不知dào

    我一双眼睛正在偷看她脚趾头随着重心的转移而变化出各种美态。

    我想入非非,想着如果把妈妈辛苦的脚趾一根根放在口中安抚,该有多好,忽听妈妈道:「小瑜,你说他们会把我们关多久啊?」

    「不知dào

    ,不过看这架势,短时间内不会放我们出去的。」我道。

    「小瑜,要不然你装作妥协,让他们先放你出去,然后你在外面报警,再来救我,你看怎样?」妈妈道。

    「不行啊,你没听到他们说整个小岛都是他们买下的?况且他们现在对我有了防备,肯定不会把单独我放出去的。」我道「对不起,小瑜,都是姐姐连累了你。」妈妈道。

    「姐姐,快别这么说,我从诺尔镇跟你出来,所做的一切都是因为爱你,因此我从不后悔,内心只有为您付出而感到高兴。」

    「嗯,小瑜,你对我真好。」妈妈感动地道:「刚才他们要把我一个人关起来时,我害pà

    极了,后来你要和我一起关进来,我又觉得被关也不是那么可怕的一件事了,甚至有点……有点……」

    「有点什么?」我疑惑道。

    「不说了。」妈妈俏皮地笑了一声。

    「呵呵,你不说我也知dào

    ,有点甜蜜是不是?姐姐你对我还是有蛮有情意的,我太高兴了。」我使劲站了起来,直接面对着妈妈。

    「哼,给你点阳光你就灿烂,好臭美啊你。」妈妈笑道。

    「是的姐姐,你对我的每一点爱都让我心中充满了欢喜。」我深情地看着妈妈,身子慢慢地凑上前去。

    由于妈妈是踮着脚尖站着,我跟妈妈几乎是面贴着面了,妈妈羞涩地想往后退缩,却避无可避。

    「小瑜……」妈妈终于被我炽热的深情打动了,她星眸微闭,仰起了俏脸。

    在这个幽暗的地下室里,我和妈妈两唇相接了,我的心充满了欢喜,小时候即使亲妈妈,也只是亲到她的脸庞,如今竟然尝到了妈妈馥软的香唇,这是以前做梦都想不到的事啊。

    我的舌头大胆地侵入妈妈的檀口中,霸道地在妈妈两排洁白细密的牙齿上逡巡着,然后和妈妈的香舌纠缠在一起,尽情攫取她口中的琼浆玉液,妈妈在我的唇下娇喘着,无力地张着唇,奉献着她的一切。

    这个吻仿佛延续了一个世纪那么久,我和妈妈的双手都被绑着,无法抱住对方,只有唇舌相接在一起,努力吸住对方才不会分开,使这个长吻更显香艳刺激。

    后来我发觉妈妈站立不稳,努力保持着这种姿势对她而言并不好受,才依依不舍地离开妈妈。

    唇分时,我和妈妈互相看到对方眼中浓浓的情意,妈妈娇羞地低下头去。

    能获得妈妈这样的大美女芳心,我有一种极度受宠若惊的感觉,我又凑上去,左右亲着妈妈艳如桃花般的脸庞,证明我不是在做梦。

    妈妈羞得睁不开眼睛,长长的睫毛颤抖着,显出她内心的喜悦与慌乱。她任由我轻薄着,当我偶尔碰到她的嘴唇时,她嘟起唇和我蜻蜓点水地亲一下,又躲了开去,妈妈热恋中娇羞的模样真让我爱煞了。

    我逐渐往下亲吻着妈妈鹅颈上秀美的肌腱,妈妈线条清晰的锁骨挑动着我的心扉,越过这条性感的分界线,下面就是妈妈丰满的酥胸了,我正准bèi

    一鼓作气,投入妈妈宽广的怀抱时,妈妈突然扭了下身子,低低地呻吟了一声道:「小瑜,痛。」

    我吃了一惊,赶紧抬头道:「怎么了,姐姐,哪里痛?」

    「我的脚抽筋了……」妈妈痛楚地蹙着眉,咬着下唇。

    我恨不得打自己两个大耳刮子,只顾着自己享shòu

    ,没有想到妈妈踮着脚尖站了那么久,这种姿势最容易抽筋的。

    我急忙蹲了下来,只见妈妈的左脚已经无法站在地上,正痛苦地依附在右脚上,左脚的大拇趾由于抽筋翘了起来,其余四趾却凑在一起,以一个不正常的角度扭曲向下。

    我知dào

    这是小腿肚抽筋的典型迹象,急中生智,猛地躺倒在地,让妈妈踩在我身上,我再努力做了个仰卧起坐,将妈妈的脚夹在我的大腿和我的腹肌之间,尽量往上压,这样让妈妈的小腿筋得到充分放松。

    我努力保持着这个收腹抬腿的姿势,使妈妈的脚摆脱了长时间绷紧的状态,她忍不住呻吟出声道:「哦,太舒服了……小瑜,谢谢你!」

    我这时腹肌紧绷着,不敢答话。

    妈妈察觉到了,忙道:「可以了,小瑜,姐姐没事了。」

    我这才松了口气,躺倒在地。

    妈妈的脚仍然停留在我的腹部,她十分过意不去,道:「小瑜,你挪出来吧,我已经没事了。」

    「呵呵,那可不行,我可舍不得让你的脚再受折磨。」我憨笑着。

    妈妈感激地望着我,正好我也往上看,我们的目光在空中相遇,这次妈妈没有避开,虽然她在上,我在下,但这并不妨碍我们深情地对望着。

    「姐姐,你说我们是不是很有缘分,才相遇两天,就已经这么亲密了。」为了活跃一下气氛,我笑着道。

    「嗯……」妈妈低声应了一声,道:「我也这么觉得,两次都是你解救了我,要不是你在,姐姐可真不知dào

    该怎么办了。」

    「姐姐,那你要怎么感谢我啊?」我调笑道。

    「哼,刚才都让你轻薄去了,还不够吗?」妈妈嗔道。

    「够了,太够了,连续两天跟姐姐的**如此接近,又能亲到姐姐,不枉我几年来的苦恋了。」我呵呵笑道。

    妈妈的脸更红了,道:「你真的那么喜欢我吗?」

    「当然是真的,我爱姐姐胜过一切。」我发誓道。

    妈妈扭了扭身子,又羞又喜,恋爱中的女人哪,最爱听这些甜言蜜语。

    「小瑜,你趴过身去。」妈妈道。

    「怎么,姐姐,我没有乱看的。」我道。

    「谁怕你乱看了。」话说出口,妈妈方觉有语病,急道:「人家是怕你的腹部太软,承shòu不住重量,让你换背部来支撑的。」

    「哦,呵呵,是我误会了。」我笑着转过身去趴着,让妈妈的脚踩在我的背上。

    如果说刚才肚子承shòu妈妈的重量有点难受,那么现在换成背部就是享shòu

    了,妈妈的脚轻轻地在我背上刚才被击打的淤青处蠕动着,简直太爽了。

    「哦……姐姐,真是太舒服了,嗯,这里,再上一点,对了……再重一点,再重一点,噢……」妈妈的美脚错落有致地踩着我背肌与经络,让我舒服得叫唤出声。

    「小瑜,你喜欢这样按摩吗?」

    「喜欢,真是太喜欢了!」

    「嗯,今后我每天都给你这样踩背,好吗?」

    「哦,姐姐,如果真能那样,给我神仙也不换了。」我激动得想翻过身来,妈妈制止了我,道:「别动,小瑜,你伤得不轻,经络都有些结了,让姐姐好好替你送送筋骨。」

    「嗯,好,好。」我不再乱动,安心趴在地上,闭目享shòu

    着妈妈玉足的轻揉蜜按,妈妈的脚趾忽重忽轻地踩着我有些劳损的斜方肌,我舒服得就这样进入了梦乡。

    也不知dào

    睡了多久,醒来时妈妈已经停止了按摩,双脚仍然踩在我背上。

    我忽然想,妈妈这样双手被吊在上面,手臂的血脉肯定很不通畅,忙道:「姐姐,你醒着吗?」

    「嗯。」妈妈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声,。

    我费劲地站了起来,只见妈妈将头靠在自己的手臂上,打着小盹。

    我一阵心疼,问道:「姐姐,你的手臂是不是很难受?」

    妈妈醒了过来,努力睁着懵松的睡眼,道:「好象完全麻木了。」

    我道:「姐姐,我们还是先出去再说吧。」

    「嗯。」妈妈也没了主意,听凭我作主了。

    我挪到门边,用肩部撞门,喊道:「有人吗?开门哪!快开门哪!有人吗!」

    喊了数十声也没人答yīng

    ,耳边回响着我自己的喊声,嗡嗡作响。

    妈妈此时也醒过来了,担忧地道:「他们不会把我们给忘记了吧?」

    我虽然心里也这么担心,但脸上没有表露出来,这时候我这个男子汉就是妈妈唯一的希望了。

    我挪回到妈妈旁边,道:「姐姐,我们先想个办法放松你的手臂,再这样吊着可不成。」我想了想,道:「有办法了!」

    「什么办法啊?」

    「你骑在我的脖子上,身子抬高了,手臂就可以比较放松了。」

    「这,这能行吗?」

    「姐姐,我知dào

    你很害羞,但是我们现在也不是一般的关系了,为了你的身子,你就别在乎这些小节了。」我道。

    妈妈小声地「嗯」了一声,当是默许我的提议了。

    我背对着妈妈,弯下腰,妈妈修长的双腿张开,夹住了我的脖子,我慢慢地站了起来,这样妈妈的身子高出原来很多,手臂也终于得到放松。

    「哎哟……」妈妈痛呼出声,麻木的手臂这时应该是针刺般痛了,不过能感觉到痛还是好事,如果时间再长,手臂血流不畅,血管肌肉就会萎缩,那时就麻烦了。

    妈妈痛得浑身颤抖,我十分心疼,只能一边扭头亲着妈妈的大腿,一边安慰道:「姐姐,忍住,过一会就没事了。」

    过了好长一会,妈妈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身子逐渐恢复了平静。

    我知dào

    妈妈此时十分疲惫,因此也没有打扰她,让她好好歇息。

    又过了好长一会,妈妈才出声道:「好了,小瑜,没事了,刚才痛得要死呢。」

    「嗯,缓过来就好了。」我道。

    「可这样也不是办法啊,你这样扛着我不是更累吗?」妈妈道。

    「嗯,不累的。」我道。其实不但不累,还很舒服,妈妈**的下身就骑在我脖子上,颈骨隐约可以感觉到妈妈柔软的**贴在上面,妈妈蓬松的阴毛也轻扎在我的脖子上,刺得我浑身象过电般一阵阵发麻。

    妈妈也觉察到这种姿势带来的尴尬,但她无法向后退缩,为了保持平衡,妈妈只能使劲地往前凑,双腿紧紧地交叉夹住我的脖子。

    过了一会,妈妈突然在我背上扭动起来,我清楚地感受到妈妈的两片大**在磨擦着我的脖子,我的心怦怦乱跳,心想妈妈莫非动情了?

    只听妈妈艰难地道:「小瑜……你先把我放下来。」

    「嗯。」我嘴上答yīng

    着,却没有行动,心想这样的良机可不能错过。

    「快啊,小瑜,我……我憋不住。」妈妈张开大腿,努力想从我身上下来。

    我恍然大悟,忙问:「姐姐,你是来小的还是大的?」

    「是小的啦,你还不快点。」妈妈有些急了。

    「哦。」我不好让妈妈太难堪,慢慢蹲下,身子前倾,让妈妈两腿张开,髋部往后移,离开我的脖子。

    我的动作很慢,「噢……」妈妈可能实在忍不住了,腘部刚挪到我的肩膀时,尿液就激射而出,冲在我的背上,妈妈已经收不住膀胱括约肌了,大急道:「小瑜,快避开啊!」

    妈妈在我背上喷尿了!这让我头脑一片空白,完全忘记了闪躲,妈妈滚烫的尿液一股股地冲刷着我的脊背,哦,今晚刚刚享shòu

    完妈妈的足踩,又承接了妈妈的圣水,我的背是何其的幸福啊。

    好象有过了很长时间,妈妈还在喷,可能看到已经无法挽回,妈妈停止了动作,破罐子破摔了,就这样双腿张开搭在我的肩头,**对着我的背部,肆无忌惮地尿着。

    在相识不到两天的恋人身上撒尿,虽然是情非得已,但妈妈此时肯定十分羞恼。我镇定了下情绪,装作若无其事地道:「姐姐,我手上的绳索被水打湿了,好象有所松动。」

    妈妈没有答话,放尿到了尾声,括约肌一张一缩的,把膀胱里余下的尿液尽数撒在我背上。

    见妈妈尿完,我重又站了起来,妈妈的外阴还是湿的,湿漉漉的**就这样贴在我的脖子上,妈妈也不羞缩,双腿耷拉在我胸前。

    我心想坏了,妈妈一定是恼我了。心下惶恐,心想这下要是不能给出好的解释,妈妈肯定不会原谅我的。

    刚才妈妈大量的尿液从我背上流下,积在我被捆的手腕处,绳索被水浸泡,确实也没那么紧绷绷的了。

    我手腕上下磨擦,用劲蹭着绳子,暗想这是我唯一的借口了,如果能挣脱出来,才能将功赎罪。

    不知dào

    是否妈妈的尿液之功,还是我惶急之下爆fā

    出的潜力,我竟然真的蹭松了绳子!接下来就好办了,手指上勾,运劲扯断这圈绳子,余下的绳索也自然解了。

    「呵呵。」我乐得笑出声来,稍微活动了一下有些麻木的双腕,将妈妈的双腿慢慢放下来,举起双手到妈妈眼前,道:「看,姐姐,我真的解开了!」

    妈妈的眼中闪过一丝喜悦,接着又羞愤地别过头去,拒绝看我。

    我哪敢怠慢,将旁边的矮柜推过来,站上去解开了妈妈手腕上的绳索,妈妈的双手终于得以解放。

    我站了下来,妈妈揉着被捆得红肿的手腕,只不说话,我大着胆握住了妈妈的手腕,轻轻地抚摸着,妈妈挣了一下,没有挣脱,也就任我握住了。

    我陪笑道:「姐姐,这次真的不是有意的,而且无意之中浸湿了绳子,我们才得以解脱,这也是好事一桩啊,你就不要再生我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快、无弹窗!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