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5 部分阅读

作者:1145892305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年仅十五岁的我,为了一群女性的大屁股,在山中追逐着,想想都觉得可笑啊。

    我有意识地跟在龙青山后面,因为他刚才说是去追妈妈的,如果他追上了妈妈,我该怎么办呢?躲在一旁看他们野合,还是自己也去找一个爽爽?

    不知dào

    ,走着瞧吧。我的内心很矛盾,既希望龙青山追上妈妈,又希望他追不上。可是追不上,万一落在其他男的手里,不是更糟糕,特别是那几个猥琐的犬国人,想想都不寒而栗。

    龙青山体质明显不行,在酷暑下跑了一段就气喘吁吁,我只好打起精神,开始四处观望,一路上只见有些男的已经追上了女的,有的就地正法,有的抱到路边的草丛,树林里去了。

    那些女的有的是哭哭啼啼的,显然是被陌生人捉住交合,心理上十分害pà

    。

    在这里,似乎回到了原始社会,女人成了男人追捕的猎物。

    我顾不上同情那么多人了,认真观察其中有没有妈妈,还好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xiàn

    。

    跑在前面的龙青山似乎也有些急了,忽然看到前方几个女的「咯咯」笑着跑过,是那些「宝贝」们,龙青山「嗷」地大吼一声,象吃了兴奋剂似的,冲了过去。

    龙青山总算抓住了一个金发女郎,很显然,那个女的是故yì

    让行动迟缓的龙青山抓住的,否则男的如果总是抓不到「猎物」,岂不是很没趣?

    那个金发女郎被龙青山压在身下,眼光却瞟着我,似乎在诱惑我,又似乎怪我没有去抓她。我哪还有心思啊,都急死了,龙青山原来根本没打算去找妈妈啊,害我白跟了他半天!

    我恨不得一脚踹翻趴在裸女身上行事的龙青山,真太可恶了,枉妈妈对他那么信任。

    妈妈会在哪里呢?想起妈妈撑了把伞,目标很明显,又在等龙青山,应该没走多远。

    于是我就没往纵深处找,而是横向在树林中开始寻觅。

    一路上经过几对野合的鸳鸯,其中都没有妈妈。我有些急了,妈妈不会已经被哪个男的抓住干那事了吧,不敢想下去了。

    突然前面传来喊叫声:「不要,不要啊,放开我,求求你放开我!」

    是妈妈的声音!

    我登时象炮弹似的冲了过去!

    草地上,妈妈的小花伞丢在一边,无助地撑开,一个男的正在纠缠着妈妈。

    那个男的是个东方人,长得还没有妈妈高,精瘦的身材跟丰腴的妈妈成了鲜明的对比,这里的东方人除了我和龙青山之外,其余的就是那些犬国人了!

    看着妈妈被调戏,我火往上冒,想冲过去,突然看见不远处一个黑人大汉拿着棍子在巡逻。

    我急忙躲在一棵大树后,心「砰砰」直跳,好象要跳出胸口,「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如果冲出去把狗日的踹翻,一定会遭来那个黑鬼的干涉,我虽然炼了纯阳功,但不一定是这个黑塔般大汉的对手,即使打赢了他,下山也一样会遭受惩罚,妈妈还是逃避不了被污辱。

    不冲出去,难道看着妈妈被这个狗日的凌辱?!

    那个狗日的跟鼻涕似的粘在妈妈身上,两只爪子在妈妈身上乱摸着,妈妈奋力抵抗,却护得了上面护不了下面,比基尼短裤被扯落了半截,她的双腿被缠住,行动不便,突然被狗日的一把推倒在地。

    妈妈「啊」地惊呼一声,还没爬起来,那个狗日的便扑在了她身上。

    妈妈下体的阴毛露出来了,她慌忙去拉三角裤,狗日的挺狡猾,趁妈妈手往下伸的时候,双腿一夹,将妈妈手臂连同腰部一起夹住,妈妈顿时动弹不得,狗日的得yì

    的淫笑着,把妈妈的胸罩一把拉了下来。

    妈妈的一对美乳丝毫不顾主人的心情,蹦跳着跃了出来,白暄暄的两团软肉上一对粉色的**娇媚地上下抖动着,犬国人如获至宝,扑上去就亲。可怜妈妈的胸前双丸刚刚解脱了束缚,还没来得及呼吸几口外面的新鲜空气,便落入了犬国人的口中,惨遭蹂躏。

    妈妈又羞又气,使劲挣扎着,却因力弱而挣不脱。

    那个狗日的模仿av片,用唇舌咂吧着妈妈的**,大拇指和食指猥琐地搓弄着妈妈另一边奶头,妈妈急得快晕了过去,但是乳首却不听话地竖了起来,乳晕也开始变大。

    狗日的似乎很满yì

    他的杰作,「约西」声不断,在妈妈的两只**都沾上他的口水之后,开始揉面般玩起妈妈的**。

    妈妈不堪如此受辱,她猛地晃动身体,终于翻了过去!鬼子从妈妈身上摔了下来,但是不等妈妈爬起来,鬼子又从背后扑了上去,妈妈哀叫一声,又被压在下面。

    狗日的很不满妈妈这么激烈的反抗,扯下妈妈的胸罩,将妈妈的双手别在身后,三两下用胸罩的带子捆了起来,看来他常玩这一套,动作十分娴熟。

    妈妈冷不丁手腕被绑上,十分愤nù

    ,握着拳使劲挣扎着,却挣不脱,只能徒劳地在鬼子身下如条大白蛇般扭动着身躯。

    鬼子得yì

    地用双手拍打着妈妈的屁股,妈妈的香臀在鬼子巴掌下颤抖呻吟,看得我眼中直欲喷出火来!

    鬼子征服了妈妈这个大美女,可能想马上就要用他肮脏的**捅入妈妈肥美的肉穴中,忍不住嘿嘿笑出声来。

    我忍无可忍,正想不顾一切冲出去,忽然,一个热乎乎的**靠了上来,我一惊,只见一个红发女郎贴在我身上,腻声道:「甜心,干嘛看别人做呢?我们也来啊。」

    我气不打一处来,便想推开她,没想到她却抱得很紧,我一推推在了她高耸的**上,搞得她更来劲了,淫笑着在我身上乱摸,我无可奈何,焦急地朝妈妈那边望去。

    只见狗日的骑在妈妈的腿上,他心满yì

    足地扒下了妈妈的泳裤,他的双手根本按不住妈妈丰满结实的双腿,只能整个身子都伏上去,将头埋在妈妈臀间,深深地吸了一下妈妈胯下的骚味,然后满足地抬头闭着眼睛嘟囔着什么。

    鬼子再一次俯下身子,开始侵入妈妈的秘处,他扒开妈妈的屁股瓣儿,妈妈股间的生殖器露出来了,肥厚的大**愤nù

    地闭拢着,守卫着妈妈身上最后一点尊严。鬼子两眼放光,俯下头去舔。

    私处被一个恶心的男人湿漉漉地舔到,妈妈「啊」的一声哀鸣,象触电似的弹了起来!妈妈的三角裤被扯掉,这反而解放了她的双腿,平日里坚持锻炼瑜珈让妈妈的身子极富柔韧性,她猛地用肩部和膝盖撑起了身子,臀部使劲摇晃着,将犬国人再次甩下了她圣洁的身躯!

    「好!」我按捺不住为妈妈喝彩,妈妈听到了熟悉的乡音,想也没想便往我这边跑。

    犬国人被甩得并不重,他哇呀怒叫追赶着妈妈。

    我呆呆地看着心爱的妈妈,她的双手被缚在身后,秀发蓬乱,全身裸露,就象断臂的维纳斯,朝我跑来寻求我的庇护!

    妈妈双手被绑,还穿着高跟鞋,所以跑得并不快,犬国人马上就要追上了!

    我已经清晰地看到了妈妈下体飘扬的幽草,我不能让她再落入犬国人的手中遭受羞辱!我「呼」地站了出来,什么规则,什么黑帮,都不管了!

    那个红衣女郎仍然腻在我身上,我急中生智,抱着她迎向妈妈,故yì

    高声道:「呵呵,好啊,甜心,我们来玩个4p如何?」

    然后我低声冲妈妈道:「快,跑过去!」

    妈妈从我身边跑了过去,犬国人正要扑向妈妈,我「呵呵」笑着,猛地将怀里的红发女郎推在他身上,高声道:「来来来,你们一起玩玩!」

    眼光一瞥,那个监视的黑人似乎没注意到这边,以为这又是再平常不过的4p游戏了。

    将红发女郎推在犬国人身上后,我赶紧转身追妈妈去了,那个狗日被女郎扑到在地,十分沮丧,大声抗议着。

    我几步便追上了妈妈,道:「姐姐,别跑了,那个犬国人追不上了。」

    妈妈刚才全凭一股意志力支撑,这会再也支持不住,往前跑了两三步就瘫倒在地。

    妈妈躺在草地上,香汗淋漓,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我在妈妈的身后蹲了下来,天啊,长大后,虽然我看过妈妈上百次的**视频直播,但这么近距离地观看过妈妈的**还是第一次。妈妈浑圆的臀部就在我眼前不到一尺处,我甚至可以看到妈妈臀间挤出的一点**和上面毛绒绒的阴须,几乎怀疑是在梦中。

    要是将手伸进去,到妈妈桃源深处摸一把该有多爽啊,我咽了咽口水,定了定神,伸手想把妈妈捆在手腕上的胸罩解开,刚碰到妈妈的手,妈妈突然翻身避开,嘶声道:「不要碰我,你走开!」

    妈妈愤nù

    地盯着我,我急忙解释道:「姐姐,你别误会,我只是想解开你手上的带子而已。」

    「哼……」妈妈没有答话,胸口剧烈地上下起伏着。

    我努力使自己的眼睛不要停留在妈妈充满诱惑力的胸部上,看着妈妈道:「姐姐,请相信我,我不会伤害你。」忽然觉得这话很傻,妈妈怎么可能相信呢?

    我只好又道:「即使你现在不相信我,也要想想,现在你并不安全,周围都是那些色狼,如果没有伴的话,你很快就会被他们抓住的。」

    妈妈依然不答话。

    我只好转过身去,道:「姐姐,你先歇会吧,我在这看着。放心,不会有人来打扰你的。」

    四周不时传来男男女女的淫笑和尖叫声,身后躺着赤身**的妈妈,我的心扑腾乱跳,下身蠢蠢欲动,好几次想回头偷看妈妈的**都忍住了。

    后面传来悉悉嗦嗦的声音,可能是妈妈想挣脱手腕上的带子,过了一会儿,只听妈妈道:「嗯,你帮我解开带子吧。」

    那个犬国人可真有手段,一个胸罩都能把手捆得那么紧,我转回来,妈妈已经坐了起来,低头背对着我,双手仍然被缚着。

    妈妈瀑布般的黑发蓬乱地搭在肩上,裸背上的汗水沾了一些青草屑在上面,十分凄艳。我口干舌燥,**勃起,妈妈此刻双手还被绑着,我如果扑上去把她强奸,估计她也没办法反抗吧。即使不强奸,摸几下妈妈的屁股、**也好啊,一旦解开了束缚,可就没那么容易得手了。

    但如果那样做了,跟那个犬国人又有何区别?妈妈肯定会痛恨我的,我叹了口气,放qì

    那诱人的想法。

    虽然没少看着妈妈的裸照打手枪,但是当妈妈的**这么真实地呈现在眼前时,我却心惊胆战地不敢亵玩。我不由得苦笑,这真有点叶公好龙的味道啊。

    妈妈线条优美的裸背在我眼前展示着雕塑般的美,我按捺住亲吻她的**,费了很大劲才解开妈妈手上的带子,妈妈接过我递来的胸罩,理了一下,默默地带上。

    妈妈斜坐着,双手伸到背后扣上搭扣,这个美人负手戴胸罩的画面从此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深处,不可磨灭。

    「你是谁?你为什么要救我?」过了一会,妈妈终于打破了沉默。

    「嗯,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其实我也是诺尔镇的。」我早已准bèi

    好了应对之词。

    「什么?」在这个完全陌生的岛上中听到自己熟悉的居住地名,妈妈有些惊讶。

    我和妈妈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接着道:「在镇上我就注意到姐姐了,我,我……,这么说吧,我暗恋您很久了。」

    妈妈没有作声。

    「后来无意中知dào

    了你们出来旅游,我也参加了这个旅行团了,想多一点跟姐姐接触的机会。」

    我知dào

    妈妈现在对这个旅行团有多反感,赶紧接着道:「我发誓,来之前我根本不知dào

    这是个这样的旅游,我也是刚才在车上看了那张表才知dào

    这是个如此荒谬的旅行。」

    「嗯……」妈妈道。

    不管她相不相信,总之我要说完,我继xù

    道:「刚才在山脚下我看到您根本不愿意参加这个丑恶的活动,我就下定决心要保护您。」

    「开始我是跟在您的男朋友龙先生身后的,后来没看到您,再找过来时,已经迟了一会,幸好不算太迟,总算来得及把您救下。」这段话非常关键,既巧妙地攻击了一下龙青山,又表了下功,让妈妈想想看,如果没有我跟着来,现在是什么样的状况?

    这句话挺有效果,妈妈终于低声说了谢谢,道:「你叫什么名字?」

    「赵子瑜,卓姐姐您今后就叫我小瑜吧。」我道。『赵子瑜』这个名字可不少随便取的,我本姓于,跟「瑜」谐音,妈妈叫我「小瑜」,逐渐就会产生亲近感的。

    妈妈发了一会呆,道:「今后?还有一个月?」想到在这个可怕的岛上还要再呆一各月,妈妈感到一阵寒冷,她交叉着双臂抱紧了自己。

    我一阵心疼,恨不得把妈妈抱在怀里轻怜蜜爱,却不敢这么做,只能柔声道:「卓姐姐,你放心好了,有我保护你,保证你在岛上安全度过这一个月。」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花一大笔钱就为了保护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妈妈对我缺乏信心基础。

    「怎么能说素不相识呢?卓姐姐,我在镇上可是经常见到您,而且我的本意也不是专门来保护您的,我只是想通过旅游,多一点接触你的机会。」这些全是真心话,因此我说得很真诚。

    妈妈有点相信我的话了,她低声道:「小瑜,姐姐很累,让姐姐休息一会好吗?」

    虽然是艳阳高照,但是妈妈却冷到了心里,她双腿曲起,双手抱膝,将头靠在膝盖上,努力想温暖一下自己空荡荡无处着落的心灵。

    我刚才还想着趁机和妈妈大套近乎的,现在却怜意大起,暗责自己太自私,完全没有考lǜ

    到妈妈刚刚被爱人出卖,又被一个猥琐至极的犬国人羞辱,差一点连贞节都不保。怎么能要求妈妈以现在的心理状态,马上就能接受另一个陌生人呢?

    我不能在此时奢求妈妈**的回报,现在是到了我付出的时候,我要向妈妈付出我的真爱。

    我挪了过去,大方地拍了拍妈妈的肩膀,道:「卓姐姐,你穿上我的短裤吧。」

    妈妈瑟缩了一下,却没有避开我,这也正是我的目的,要让妈妈感受到男性自然宽厚的爱。否则妈妈可能会因为刚才的事,而陷入一个心结,认为所有男性的接触都象那个犬国人如鼻涕般的可厌。

    妈妈抬头看了看我,我很阳光地冲她笑了笑,将我的过膝裤递给了她。

    「嗯,」再回去拿那件被扯掉的三角裤明显不可能了,妈妈接过了我的短裤,前后翻了翻。

    「您放心,干干净净的,那个女郎扑上来的时候,我可是力保裤子不失啊。」

    我呵呵笑着。

    妈妈脸红了一下,道:「你转过去。」

    我听话地背过身去。

    妈妈穿上了我的裤子,道:「好了。」

    我转回来一看,裤腰大小刚好合适,可是臀部那里已经被妈妈撑得紧绷绷的了,妈妈的屁股还真是大啊。

    遮住了自己下体羞处,妈妈的心里总算稍微安定下来,敢于面对我说话了,她道:「谢谢你了,小瑜。」

    「不客气啊,能为卓姐姐效劳,是我的荣幸。」

    妈妈微微笑了笑,道:「我认出你了,在飞机上你就坐在我旁边。」

    「呵呵,是啊,我一直都只关注着卓姐姐您一个人。」

    妈妈有点受不了我这么直接的表白,她低头道:「小瑜,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嗯,看来关键时候,妈妈还是依赖我这个男人的,我挺了挺胸膛,道:「不如我们下山去吧,反正他们也没有规定什么时候可以下山。」

    「嗯,好吧。」

    妈妈跟在我后面半步,一路上不时可以见到那些疯狂野合的男女,妈妈不禁有些害pà

    ,不自觉的牵住了我的手臂,我趁机搂住她的腰肢,让她和我并肩行走,这样可以让她更有安全感,妈妈并没有阻止我的举动。

    看妈妈走的有些迟疑,我问道:「卓姐姐,你是不是要去看一下龙青山?」

    「嗯。」妈妈点了点头。

    看来妈妈心里还牵挂着姓龙的啊,我心里有些醋意,但一想,这样也好,让妈妈看看龙青山的丑态。

    我搂着妈妈往记忆中我和龙青山分手的地方走去,妈妈似乎既想又害pà

    见到龙青山现在的样子,她将身子贴在我的身上,寻求一点依靠。我哪能不如妈妈所愿?手上搂得更紧了些,搂着着妈妈软绵绵的腰肢,舒服极了。

    走着走着,我突然停了下来,妈妈疑惑地看着我,我叹了口气,往十几米远的草地上一指,那里有四个男女在草地上乱交。

    妈妈刚才不是没有看到这四个男女,只是她根本没有想到龙青山会在里头。

    可事实就是龙青山一边在狂干一个金发女郎,一边在为另一个站着的黑人女子**。

    妈妈摇着头,她无法相信眼前这个丑陋的男人就是她从少女到少妇时代,一直深爱着的龙青山!

    妈妈木然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脸如死灰。

    我搂了搂妈妈,道:「姐姐,咱们走吧。」

    妈妈却还是不动,浑身跟僵了似的。

    我有些慌了,急道:「姐姐,姐姐,你怎么了?」

    看着妈妈一副哀莫大于心死的模样,我心如刀绞,连搂带抱地扶着妈妈离开了这个地方。

    到了远处一处树林中我才停了下来,感觉到妈妈浑身都在发抖,我慌忙抱住了她,道:「姐姐,姐姐,你别吓我啊,你想哭就哭出来啊,求你了,姐姐……」

    说着说着我自己都带着哭腔了。

    我抱着妈妈,内心慌乱,我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少年啊,真的无法接受妈妈变成这副模样,要不是心智还算坚强,我差点撕掉伪装大声叫妈妈了。

    过了很长的一段时间,妈妈的身子才回暖,她靠在我的肩膀上,幽幽道:「他是我的最爱,也是我的生命啊,他怎么能这样对我,把我的生命、我的爱情这样的蹂躏,撕成碎片……」妈妈说着说着,泪水无声地从脸颊流下,浸湿了我的胸膛,「我的心已经死了,活在这个世上已经没有意义了,龙青山,你好狠心啊,你毁了我的一切……」

    我的心也同时碎了,龙青山在妈妈的心目中果然占有不可替代的位置,几乎就是她的全部。如果说刚才犬国人只是脏了妈妈的身,龙青山的龌龊行为则是彻底地伤害了妈妈的心。

    我抱着一线希望,道:「卓姐姐,你别这样,你还有你的儿子小佳,他还在家里等你回去呢。」

    「嗯,小佳,对,他是个好孩子,他懂得体贴妈妈,我真后悔,后悔没有听他的话,呜呜……」想到了伤心处,妈妈趴在我的肩头放声哭泣着。

    看到妈妈终于哭出来了,我反而放心了,松了口气,轻轻地抚摸着她的背。

    妈妈这一哭哭了很长时间,我支撑着妈妈的体重,脚都快站麻了,却一动也不敢动。

    好容易妈妈止住了哭声,但是身子仍在一抽一抽的,不知dào

    再想什么心事。

    我柔声道:「姐姐,能不能动一动,我都快僵硬成化石了。」

    妈妈害羞地点了点头,离了我的怀抱。她站也站不稳,我不敢放手,只是轻轻活动了一下双腿。

    我紧紧盯住妈妈的脸蛋,妈妈梨花带雨的模样真是爱煞人了,妈妈感觉到了我灼灼的目光,她双手掩面,嗔道:「不许看人家的脸,丑死了。」

    「怎么会?姐姐任何时候都是最美的。」我巴结道,腿脚活动开了,我又想把妈妈抱入怀中温存。

    「好了,不要你抱了。」妈妈却轻轻推开我,道:「你带纸巾没有?」

    「有啊。」我摸了摸身上,这才发觉裤子已经穿到了妈妈身上,我呵呵笑了一下,道:「姐姐,在你穿的裤袋里面。」

    妈妈的脸红了一下,她掏出纸巾背过身去,擦拭着脸上的泪水,肩膀偶尔还耸一两下。清理完后,妈妈转身面对着我道:「小瑜,带我下山吧。」

    「嗯。」我重重地点了点头,上前仍然搂住妈妈的腰,我们一起往山下走去。

    妈妈的高跟鞋跟比较高,走山路很艰难,我虽然很喜欢看妈妈高跟鞋美脚踩在路上歪歪斜斜的俏模样,却怎舍得她受苦,道:「姐姐,让我来背你下山吧。」

    「嗯,」妈妈抬头看了我一眼,道:「得了吧,刚才在你身上哭一会你都站不稳了,还背我哪。」

    oh,mygod,女人,原来都是小心眼的!

    跟女人讲理是不明智的,我蹲下身抄起她的大腿,将她背了起来。

    「快放我下来,你背不动的。」妈妈有些感动,挣扎着想下来。

    「不会,我是学校扔铅球第一名,劲可大了,背着你下山只当作免费锻炼了。」

    我开朗地笑着,稳步往前走,以显示我不是很吃力。

    妈妈被少年强有力双臂揽住双腿,挣扎了几下没挣下来,她只好趴在少年背上,少年的脊背给她一种很宽阔、厚实的感觉,这种感觉过去在另外一个男人身上也曾感受到,想到这,妈妈幽幽地叹了口气。

    我可没有听到妈妈的这声叹气声,心里乐滋滋的,背着妈妈使我的步履越发轻盈,手掌兜在妈妈丰满的大腿上,感受着妈妈大腿诱人的弹力,真是一种享shòu

    。

    妈妈显然累了,没有刻意用双臂撑着我的背,而是双手随意地交叉伸在我脖子前,这样妈妈的整个胸脯就顶着我的背了,妈妈胸前那两坨极富弹性的**,在我的背上忽然软一下,再弹一下,是我前进的绝佳动力!

    看着我走着辛苦,妈妈趴在我身上道:「嗯,想想我算是幸运的了,要不是遇上你这个莫名其妙的花痴,我现在还不知dào

    是什么样子哪。」

    「姐姐,爱情不只是对女人才那么重yào

    的,我愿意做你的花痴。」我道。

    听了这话,妈妈沉默了下来,不知dào

    在想些什么。

    过了一会儿,妈妈又在我背上低低哭了起来,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我的纸巾两下就用光了,妈妈也不管,将脸腻在我身上擦着。

    我摇头叹气,知dào

    妈妈的心里创伤没有那么容易恢复,只得由她去了。

    山脚下有车在等着,导游和司机在车上聊天,看到有人这么早下来,显得有点吃惊。

    走到近处,我将妈妈放了下来,导游一看是我背着妈妈回来,不禁哈哈笑道:「好小子,有你的,这么快就搞定这位大美人啦,恭喜恭喜,你可是得偿所愿哪!」

    我尴尬地笑了笑,妈妈低着头,不想让他们看得她哭肿的眼睛。

    向导游要了一些纸巾和水,我和妈妈坐到了最后排,我轻声安慰妈妈道:「姐姐,别再哭了,多想想你儿子吧,为那样的人哭坏了身子你的儿子会心疼的。」

    妈妈刚擦干眼泪,一听我这话,又难过道:「你说得对,我不能再自暴自弃了,小佳要知dào

    妈妈变成这样,肯定很伤心的。」说着又要落下泪来。

    我道:「你看你看,刚说了不自暴自弃的,又哭。」

    「我不是为那人哭的。」妈妈道:「我是想我的儿子,我真的很对不起他,他从小就跟着我出国,受了那么多的苦。」

    「嗯……」我大为感动,妈妈总算还记得我啊,我道:「卓姐姐,你放心,你儿子要是知dào

    你心里还记挂着她,一定会很高兴、很开心的。」

    「嗯,这几年我只顾迎合那个人,确实对小佳关心得太少了,回去我一定要好好补偿他。」妈妈道。

    噢,妈妈,我太感动了,忍不住紧紧地搂住了妈妈。

    「嗯,你干嘛?」妈妈受不了我这么亲昵的动作,想挣脱我的虎抱。

    我猛然想起我还是赵子瑜,但实在舍不得放手,就道:「姐姐,我这是替小佳抱你的,我实在太为他感动了,他有这么好的妈妈。」

    「你就是花样多。」妈妈听了我这话,心软了下来,也就任由我抱了。「对了,你怎么知dào

    我儿子叫小佳的?」

    「呵呵,你忘了我是你的痴心暗恋者了?你的情况我都打听得一清二楚了,小佳是个很好的小孩,看得出来他很爱你。

    「嗯,小佳从小就跟妈妈最好了,我现在很想他,真想马上就回到他身边。」

    妈妈,我就在你身边啊,我心下感动,却无法说出来,只能更紧地抱着妈妈。

    我们温存了一会,妈妈道:「小瑜,你去问问这车能不能提前先送我们回宾馆?我实在不想看到那些人的嘴脸。」

    「嗯,好。」我也有同样的想法,就过去跟导游说了,没想到导游一口回绝,多给他小费也不肯,说这是旅行社的规矩,一定要所有人一起行动,这个规矩绝对不能违背的。

    我无可奈何地回到座位上,怏怏地道:「不知dào

    这是哪国人办的旅行社,古板得要命。」

    「算了,也快到中午了。」妈妈道:「趁这个时间,说说你是怎么回事吧,怎么到诺尔镇的?」

    我胡编了一通,说我是到诺尔镇耶齐大学留学的,家人都在国内等等。我又说了诺尔镇上的一些景观,以及妈妈房子外观的一些特征,妈妈才相信我真的是住在诺尔镇。

    「没想到有你这样无聊的人。」妈妈听完了我的话,托着下巴似笑非笑地望着窗外,风姿可可,我都看傻眼了。

    我凑上前去便想再去搂妈妈的腰,这回妈妈却轻推了我一下,没让我靠近。

    我大感受伤,赌气坐到另一边角落去。

    我和妈妈望着大巴两边窗外,各想各的心事。

    过了挺长的一段时间,山上响起了尖锐的哨声,再过了一会,便有人陆陆续续地走下山来了。

    妈妈拍了拍身边的座位,我知dào

    妈妈是要我坐过去,她不想别人靠近她坐,赌气想不理会,可是脚还是不听使唤,只好挪到妈妈身边一屁股坐下。

    「生姐姐的气了?」妈妈柔声道。

    我「哼」了一声,扭头不理。

    「嗤……」妈妈轻笑了一声,道:「别小气包啦,你看看你那里的小恶棍,那么吓人,让姐姐怎么好意思啊。」

    我低头一看,恍然大悟,由于我阳气旺盛得不到发泄,阳物勃起得都贴到肚皮上了,又只穿一件游泳的三角裤,形状凸显得一清二楚。

    我大呼冤枉:「没办法啊,姐姐,我看了一个上午现场表演的五级片,又和你这么活色生香的大美人一起呆了那么长时间,能不兴奋吗?」

    「切,你少贫。」妈妈似嗔似笑的神情看得我双眼越发直了,对妈妈的一点埋怨早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龙青山也夹杂在人群中走下来了,他神情恍惚,似乎路也走不稳了,快到山脚下时,竟然被一块突起的石头给绊了一下。妈妈双唇动了动,欲言又止,终于还是扭过头不看他,但我看见她的眼睛里隐隐有泪光闪动。

    「要把这最后一丝感情也给彻底抹杀掉。」我在心里想着。

    龙青山上车后,看到妈妈坐在最后一排时,似乎有些羞愧,没敢过来,在前面随便找个位置坐下了。

    不一会,那个犬国人也上车了,看到我们,他愤nù

    地冲导游说着蹩脚的英语道:「导游,那个男的,他违反规则,他抢走了那个女人!」

    导游看了我一眼,问道:「他动手打你了吗?」

    「他将另外一个女的推到我身上!」犬国人笨拙地比划着。

    「哈哈哈……」车上的众人大笑起来。

    导游拍了拍他肩膀,让他坐下,然后从对讲机和保安对话,谈了一阵子后,他关了对讲机,对犬国人道:「保安说,你虽然绑住了那个女人,但还是被她逃脱了,她后来投入了那位先生的怀抱,是吗?」

    犬国人张口结舌,只得点了点头。

    「ok,那他们没有违规。」

    犬国人站起来,还想争辩什么,导游冷冷地制止了他,道:「你的事后投诉我收到了,我们征询了保安的意见,我说没有违规就是没有违规,ok?」

    犬国人尝过他们的手段,只得打落牙齿往肚里吞,恨恨地坐了下来。

    「今天才第一天,后面大家都还有机会的,不是吗?」毕竟都是付钱的,导游笑着安慰他道。

    犬国人恨恨地往我们这边看了一眼,目光极其淫邪,妈妈一阵恶寒,我急忙搂住她,握着她的手,轻声地安慰她道:「姐姐,别怕,有我哪,他别想碰你。」

    妈妈点了点头,朝我怀里又靠了靠。

    导游点了一次名,确定人都到齐之后,他宣bù

    :「ok,大家想必都有中意的伴侣了,下午和晚上大家自由活动,好好享shòu

    吧!」

    「耶!」在众人的欢呼声中,车子开动了。

    到了宾馆,我鼓足勇气对妈妈道:「姐姐,不如今晚你就跟我住一起吧,你睡床上,我打地铺。」

    经过上午的事,妈妈知dào

    目前在岛上只能依靠我了,她红着脸点了点头,道:「小瑜,陪我去房间拿一下洗漱用品。」

    「好啊。」我见妈妈答yīng

    了我的请求,心里乐开了花。

    319门关着,妈妈按响了门铃,门迟迟没开,却听到里面有声音。

    我们等了一会,正想叫服wù

    生开门时,门终于开了,是龙青山,他看到是我们,尴尬地道:「真真,你,你怎么回来了?」

    「我回来取我的东西。」妈妈平静地道,说着就往房里走。

    龙青山只得让开。

    我跟了进去,看见房间的大床上躺着一个酥胸半露的女人,那女人见我们进来,瞪大眼睛,奇怪地问龙青山道:「嘿,龙生,你说这是你的房间,他们是什么人?」

    「嗯,这位是我的夫人,她来取一些物品。」龙青山道。

    「哦,是你的夫人,她真漂亮!」那个西方女子由衷地赞美着。

    妈妈也不答话,自顾自收拾着衣物,她本来只说拿洗漱用品的,现在却什么都想带走,看样子,是不想再和龙青山住一起了。

    我暗喜,上前帮妈妈打开她的行李箱收拾着。

    「东方小伙子,你很幸运。」西方女子很开朗,道:「刚才那个犬国人配不上这位夫人,你很棒,和她真是一对!」

    这回轮到我尴尬了,我讪讪地笑道:「谢谢,谢谢。」当着龙青山的面说他的女人跟我是一对,估计龙青山肺都要气炸了吧。

    我和妈妈收拾完毕,匆匆逃离了319,后面还传来西方女子热情的祝福:「byebye,祝你们玩得愉快!」

    汗,狂汗,我看见妈妈脸色很差,不敢多说话,开了317的房门,让妈妈先进去。

    妈妈走进房间,突然回过头道:「你的女人呢?」

    我好一会才明白过来,道:「我是一个人来的,没带女人。」

    妈妈一言不发,走进卫生间把门锁上。

    我趴在门上,听见里面传来「嘤嘤」的哭泣声,不由叹了口气,唉,妈妈还是不能那么轻松地就放下十几年的感情啊。

    我放下行李箱,躺在床上,胡思乱想。

    过了好长一会儿,妈妈才走了出来,她蹲在地上,打开箱子,低着头往外面取着毛巾等用品。

    看妈妈眼睛哭得跟桃子也似,我噤若寒蝉。

    妈妈突然停下手中的动作,道:「我事先说清楚,你让我住这里,我很感激,但是这不意味着我就同意跟你乱来。你要干那事,趁早找别的女人去。」

    我叹了口气,道:「卓姐姐,别的话我也不多说,你如果相信我,我就在这房间打地铺保护您;你如果让我走,我再开一间房间去。至于别的女人,我没有任何兴趣,也请你不要再提起。」

    妈妈没有说话,又开始整理东西。

    我窃喜,知dào

    这招以退为进成功了。

    妈妈正往衣柜挂着衣服时,突然一阵难受,手捂着胸口跌坐在床沿。

    我急忙上前,道:「姐姐,怎么了?」

    「我整理这些又有什么用呢?也许明天我就在另一个房间了。」妈妈凄然道。

    我怜意大生,凑前搂住妈妈,安慰道:「不会的,姐姐你放心,我不会让其他男人碰你一下的!」

    妈妈摇了摇头,显然对我的信心不是很足。她歇了会,轻轻脱离我的怀抱,拿着洗漱用品到卫生间去了。

    我很无奈,说实话,我也不知dào

    这个见鬼的旅游团后面还有什么怪招。

    第九节母之过

    下午,岛上天气实在热得吓人,我和妈妈只得躲在房间里避暑。后来导游打进电话提醒我们宾馆六楼有游泳池,我们拎上游泳器具就去了。

    妈妈的水性一般,在池子里不紧不慢地游着。我在国内就是学校游泳前几名,到国外也没拉下,习了火德功后,肺活量、气力、动作协调性等更有大幅度提高,但也不想卖弄,陪在妈妈身边慢慢地游着。

    游泳池里面人并不多,很安静,只有偶尔的谈话声以及我们划水「哗、哗」

    的声音,我和妈妈正享shòu

    着这难得的宁静,突然一阵叽里瓜拉吵杂的声响,是那几个犬国人来了。

    六个狗日的带了三个旅游团的玩伴,肆无忌惮地在泳池旁追闹嬉戏,游泳馆不复平静。

    我和妈妈无奈地对望了一眼,妈妈道:「小瑜,咱们回去吧。」

    「嗯。」我点了点头,和妈妈一齐往池边游去。

    突然,上午那个鬼子发xiàn

    了我们,他哇啦哇啦地叫着,招呼着同伴围了上来,堵在了岸边。

    那三个女玩伴发觉不对劲,急忙过来劝解,她们对犬国人道:「嘿,别这样,现在不是游戏时间,你们不能骚扰他们的。」

    游泳池里的其他几人却不想多管闲事,只是远远地看着热闹。

    那些犬国人怪笑着,道:「我们没有骚扰他们,我们只是站在这里啊,哈哈哈……」

    我和妈妈无奈,只得往旁边游去,狗日的分成两拨,我们游到哪里,就有一拨跟到哪里,还不时地在旁边污言秽语:「三郎,你眼光大大地棒,这个女的身材真好,你看她的屁股,圆极了!」

    「嘿嘿嘿,三郎,你舔了她的屁眼没有?」

    「舔了,哇,那屁眼儿的骚味比芥末还刺激,直冲脑门,一级棒啊……」

    妈妈又羞又恼,脸涨得通红。

    我大怒,让妈妈在水中等着,我撑在池边先爬上去,一个犬国人过来踢我,我腾出一支手,拉住他的脚踝猛地一拽,池边本来就很滑,犬国人狠狠摔倒在地,我趁机上了岸。另外两个犬国人大呼小叫地过来推我,我一声冷笑,一个扫堂腿把他们扫翻在地。

    从容地把妈妈拉上岸后,那三个玩伴在旁边看到这一幕,竟欢呼雀跃着鼓起掌来,对我直竖大拇指道:「chinesekungfu,verygood!」

    我心下得yì

    ,第一次觉得这些旅游团内的玩伴率真开朗,倒也不怎么可厌。

    旅游团从世界各地挑选的这些美女身材高挑,纤腰暴乳,长腿丰臀,个个都是尤物,我如果愿意和她们来那么一腿,应该问题不大吧?正想入非非,忽然感觉芒刺在背,回头一看,妈妈正似笑非笑地看着我,我呵呵干笑两声掩饰一下,只好跟那三个尤物说byebye。「那三个狐狸精快把你魂给勾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快、无弹窗!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