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4 部分阅读

作者:1145892305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妈妈又低低地抽泣着。

    龙青山沉默了好长一段时间没有答话。

    过了一会,龙青山抱起妈妈,直视着妈妈的泪眼,道:「真真,我向你保,你的愿望不久就会实现的。」

    妈妈闻言娇躯一震,道:「青山,你这是什麽意思?」

    「我们很快就会在一起的。」龙青山重了一遍。

    妈妈狐疑地看着龙青山,道:「这怎麽可能,你的身份,你的地位,都不允许我们在一起的啊。」

    「身份,地位?我看透了……」龙青山自嘲地一笑。

    「可……」

    妈妈还想说什麽,龙青山打断她的话,道:「真真,你别管太多,给我点时间和信心,我会给你惊喜的。」

    「真真,这世上,你就是我的一切。」

    这句话让妈妈再一次泪如泉涌,和龙青山紧紧地抱在了一起。

    好长一会,两人并没有什麽进一步的举动。

    「还在想小佳?」龙青山打破了沉默。

    「嗯,对不起,青山,想着小佳生病了,我实在没有心情。」妈妈道。

    「嗯,没关,真真,这样抱着你我已经很满足了。」龙青山道,「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我刚才应该让你回去的。」

    听到情人这麽体贴的话语,妈妈抱着龙青山的手臂又紧了一紧。

    妈妈看来还是牵挂着我啊,我心里舒服了一些,算了,妈妈这时候要是赶回去,可就真不妙了。

    我用手机拨通了妈妈的电话。

    「咦,是小佳的手机号。」妈妈拿起手机,看了看来电显示。

    「喂,小佳,头疼好些了吗?」妈妈急切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让我心头一热。

    「嗯,妈妈,我没事了。」我活泼地道:「刚才又喝了很多水,躺了一会,现在头已经根本不痛了,还喝了你褒的土鸡汤,真好喝啊。」我装作满yì

    地咂了咂嘴。

    「噢……」妈妈跟龙青山相视一笑,道:「这样妈妈就放心了。」

    「嗯,妈妈,我就怕你不放心,才跟你打电话的。」

    「嗯,小佳最乖了。」妈妈欣慰地道:「头疼刚好,还是要多休息啊。」

    「没事了,妈妈,我看电视去了,你放心加班吧!byebye!」

    「嗯,好,小佳byebye。」

    放下电话,妈妈明显松了口气,道:「小佳没事,总算安心了。」

    龙青山笑道:「老婆,你可以放心加班了吗?」

    「好啊,我欺骗小佳已经很不安了,你还耍贫!」妈妈佯怒着用粉拳轻擂着龙青山。

    「呵呵。」龙青山也很开心,晚上又有戏唱了嘛,他起身给妈妈倒了杯水,道:「真真,来,喝杯水定定神。」

    妈妈感激了看了情人一眼,把杯子里的水喝了。

    看妈妈喝着杯子里的水,龙青山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我心里暗暗疑惑,莫非水里有什麽玄机?

    龙青山将妈妈抱进了房间,看来水里真的有类似催情剂之类的药物,不到十两分钟,妈妈已经嘬上了龙青山怒勃的大**,过去妈妈只会将龙青山阳物含在嘴里温存,这一次却大胆地伸出舌头,由下到上遍舔着龙青山的男根,还用舌尖频率极快地上下撩拨着龙青山的大**。

    龙青山被弄得爽翻了天,淫性大发,道:「哦,老婆,真快活死我了,你今晚真棒啊!哦……哦…真爽死我了,赶明儿我一定得好好买个礼物感谢小佳。」

    在平时,妈妈是绝对不会允许在**时拿我开玩笑的,可今晚因为催情剂的缘故,妈妈并没有阻止龙青山,只是扭了下身子不依道:「老公,你好坏……」

    龙青山一把将妈妈推倒在床上,举枪就上。

    妈妈张开双腿,让**承shòu吞入龙青山大**的插入,腻声道:「噢……真舒服啊。」

    龙青山使劲地**了几十下,插得妈妈浑身乱颤。

    「怎样,爽吧老婆?还想小佳吗?」龙青山学着一句广告语,打趣着妈妈。

    「噢……好舒服,老公,你不要提小佳了嘛……」妈妈残留着一丝理智抗拒着。

    「为什麽不提?我偏要提!」龙青山道,「刚才小佳一个电话,你就想回去了,是不是?根本没把我放在眼里!好,你走,你走啊。」龙青山做势要抽出**。

    「老公,人家哪有……」妈妈正被**到爽处,怎得屄中的恩物离开?急忙娇滴滴地抱住了龙青山的屁股,撒娇不让他抽出去。

    「瞧你现在这骚样,放你走你都不走了吧?」龙青山得yì

    地又是两下深击,顶得妈妈雪雪呼爽。

    「呵呵,可怜的小佳,他此刻恐怕还以为他妈妈正穿着制服,扶案加班吧?

    没想到他妈妈是在我胯下辛勤劳作啊,哈哈!「龙青山越发肆无忌惮地狂笑。

    「小佳,妈妈对不起你,骗你去加班干活,其实是被大坏蛋给干了。噢…」

    妈妈逐渐陷入了迷乱之中,欺骗儿子出去偷情的负疚感在强力催情剂的作用下,转化为黑色的火。

    两人一口一个「小佳」,我简直成了他们交欢的配角,这也让我火高涨,一个劲地撸着自己的**。我彷也喝了催情药水,不可遏止地再一次拨通了妈妈的手机。

    听到手机铃响,床上的两人并没有停止动作,妈妈拿起枕边的手机,道:「哎呀,说小佳,小佳就来电话了,怎麽办?」

    「接呗,让小佳听听他妈妈是怎麽加班的。」龙青山戏谑道。

    妈妈无奈接了手机。

    「喂,是妈妈吗?」

    「嗯,是妈妈……」妈妈正被到「九浅一深」的那一深,中断了一下。

    「妈妈,你干活累吗?」

    「不……不累……」我的话简直就是妈妈的催情剂,她耸着腰迎接龙青山的每一下**,根本顾不上回答我的话。

    「妈妈,你怎麽在喘气啊?柳城很热吗?」

    「嗯……是有点热。」妈妈被干得无法说话,断续道:「小佳,你早点休息吧,妈妈还要加班呢,不跟你多说了。」

    「好吧,妈妈,我好爱你。你也早点休息,不要太劳累了啊。再见妈妈。」

    我只好挂断了电话。

    那边龙青山正干得性起,道:「好个孝顺儿子,还关心妈妈干得累不累。」

    「呜……」妈妈在连续的刺激下,泪流满面,哭泣着,陷入了迷乱的状态,「不许你这样说小佳,小佳他是个好孩子,懂得疼妈妈,噢……小佳,妈妈也爱你啊!呜……小佳,妈妈对不起你!妈妈没在加班,妈妈是在偷情**啊!哦,小佳,妈妈明天一定回去好好补偿你,噢……噢……」伴随着妈妈的高声吟哦,她身了。

    ……

    这一次妈妈和龙青山幽会之後,没过多久,爸爸就回来了。

    妈妈好像什麽事都没发生似的,照样白天上班,晚上回家看看电视,偶尔和爸爸关起房门来做**。

    暑假就这样过去了。

    不久,发生了一件大事,龙青山潜逃出国了。我是从爸爸妈妈晚上吃饭时聊天得知这件事的,谈到这件事时,妈妈表现得很淡然,一点没有异样的表情。

    但是之後的日子里,妈妈就有点魂不守舍了,爸爸隐约察觉了什麽。

    第二年,两人终於离婚了,我被判给了妈妈。

    三个月後的一天,我和妈妈也出国了,去了龙青山「政治避难」的g国。

    第七节小佳的反击

    时光匆匆,一晃我和妈妈到g国已经过去半年多了。

    这半年来发生了许多事情。刚到g国时,妈妈带我来到一个名叫诺尔的小镇上落足。没过多久,妈妈在一个场合「偶然」遇见了龙青山,于是,经过短短两个多月的恋爱,妈妈就迫不及待地和龙青山同居了。

    其间,妈妈也曾征询过我的意见,我还能说什么呢?我们并没有多少钱,妈妈到目前为止也没找到合适的工作,除了依附龙青山,也没有别的办法了。我默默地点点头,把对龙青山的恨更深地埋入心底。

    我和妈妈搬到了龙青山在镇上的房子里。龙青山为了避人耳目,买的房子并不大,是一座两层半的房子,和镇上其它普通的房子别无二致。

    当天晚饭后,妈妈在我的房间里帮我铺好了被子,我的房间很大,这让我越发觉得孤独。妈妈搂着我在床铺边上坐下,道:「小佳,今后我们就住在这了。」

    「妈妈,我很想爸爸。」我依偎在妈妈的怀里,感受着妈妈身上的气息。

    「嗯,今后可以经常跟爸爸在网络上见面啊。」妈妈安慰着我。

    「哦。」

    我和妈妈静静地坐着,都没有再说话,时间仿佛凝固了一般。

    外面几声重重的咳嗽声打破了这片宁静,妈妈站起身,歉疚地对我说:「小佳,你好好休息,妈妈明天再来陪你。」

    我不舍地拉着妈妈温软的手,多想说:「妈妈,别走,留下来陪我。」,可是我看到了妈妈眼中的为难,我松开了手。

    看着妈妈走出房间,把门带上,我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从此龙青山可以名正言顺地夜夜抱着妈妈睡觉了,我将头埋在被窝里,无声地哭泣。

    第二天清早,我看见龙青山志得yì

    满地走出房间,妈妈一脸幸福地依偎在他怀里,两人看到了我,妈妈尴尬地想和龙青山分开,龙青山却紧了紧搂着妈妈的手臂,道:「小佳,起得早啊。」

    我重重地哼了一声,扭头不理他。

    妈妈轻轻挣脱了龙青山的怀抱,走过来道:「小佳,饿了吧?妈妈给你作早餐去。」

    我没答yīng

    。

    妈妈摸了摸我的头,走去厨房了。

    我看着妈妈睡衣下圆滚滚的屁股,恶毒地想着,这个大屁股不知dào

    昨晚被龙青山上了多少次!

    龙青山和妈妈每晚都睡在一起,而且大白天也**裸地表达着他们对对方的爱意,经常在家里公然亲嘴,完全不顾我在现场,做到了他们在国内所不能做到的一切。而我,却几乎失去了所有。我要报复,一定要报复这对奸夫淫妇!

    被龙青山滋润的妈妈如绽放的牡丹般明艳照人,她的心情非常愉快,在家连做家务时都哼着歌。而我的心情却跟妈妈截然相反,我毫不掩饰对龙青山的敌意,妈妈看在眼里,也没有强迫我叫他「爸爸」,只让我叫他「叔叔」。

    在国内苦心经营的偷窥计划,由于妈妈和龙青山光明正大地同居而失去了任何意义,我只得重新制定我的计划。

    当我有了台电脑后,龙青山的所有秘密对我几乎都是不设防的了。我轻易地在他的电脑上装了木马程序,一个月后,就获取了他网上银行帐户密码。

    我给自己也办了张卡,开始不敢多转,只从龙青山帐户上转了几百美元。过了几天,没有什么动静,又转了几千美元出来,用这笔钱中的一部分买了偷窥摄像头。

    当妈妈久违的**再一次出现在我的电脑上时,我心里暗道:「妈妈,我的女神,你的丘比特来挽救你了!」

    但是妈妈并没有听到我的心声,她和龙青山几度**之后,就这样裸着身子,静静地躺在龙青山怀里进入了梦乡,脸上还带着甜甜的微笑。

    沉浸在爱情中的妈妈分外美丽,我不由得痴了,我是否应该破坏妈妈的幸福呢?

    ※※※※※

    在诺尔镇安定下来后,我意wài

    遇到了一个名叫云照丹的青年,我们一见面就很投缘,他教了我一些火德气功的功法,我跟着他学打坐炼气,觉得颇有效果,阳气大盛,身材猛长。

    几个月后的一天,云照丹把一本《水火双修》的书交到我的手里,告sù

    我他要离开了。

    我接过书籍,感到很错愕,问道:「云大哥,你要去哪里啊?」

    「我有了妈妈的行踪,要去找她了。」云照丹一脸的平静,但我却看得出他平静下蕴含的坚定。

    「你妈妈去了哪里啊?」我好奇地问到。

    云大哥苦笑了一下,没有正面回答我,道:「小佳,其实我们的相遇不是偶然的,我在寻找妈妈的途中遇上了你,第一眼见到你,就知dào

    你我是同一类人,这不仅仅指你的火格之身。」

    「哦?」我有点不解。

    「你目前的能力不足以实现你的愿望,就象当年小时候的我,所以我决定帮你,跟你来到这个小镇,传你火德纯阳功。」云大哥道。

    「我的愿望?云大哥你指的是什么呢?」我仍然不解。

    「看完这本书,你就会理解我说的是什么。」云大哥拍了拍我的肩膀,道:「小佳,好好练这本功法,总有一天你会用得上的。」

    我似懂非懂,但还是道:「云大哥,祝你早日找到你的妈妈。」

    「谢谢。」云大哥转身离去,道:「珍重,兄弟,我们有缘还会相见!」

    回到家,我迫不及待地翻看云大哥交给我的《水火双修》。书中第一章讲述的就是云大哥教我的火德纯阳功;第二章讲述的是水灵神功,写明以水性女子练习为宜;第三章才是水火双修功法,在书尾有一行小字标注:「火德水灵合炼此功,阳长阴生,驻颜驻心。」

    联想云大哥曾经提到他的妈妈是水灵格,我隐约有些明白了云大哥所指的我跟他是一类人是怎么回事。心底里恋母的**被人发xiàn

    ,我颇有点难堪,但也有点遇上知音的欣慰。

    「云大哥,祝你成功!」我再一次衷心地祝福云大哥,同时也为自己鼓劲,如果云大哥可以成功,看来我和妈妈的前景也同样光明。

    云大哥曾经告sù

    过我,由于我炼功太迟,已很难达到他元神离窍的境界,我只好一边苦练火德纯阳功,一边继xù

    我的偷窥大计。

    从最近的偷窥中,我发xiàn

    了几点不对劲,在电脑日记上归纳了一下,作为下一阶段的行动参考:第一,龙青山由于担心被引渡回国,好象得了轻微的抑郁症,他通过纵欲来排解苦闷。几乎每个晚上都要和妈妈**,有一天晚上他射精后躺在妈妈怀里说:「真真,只有在你的怀里我才感到安全。」妈妈更紧地把他抱在怀里。

    第二,由于精神压力大,龙青山的精神体力大不如前,有时还背着妈妈吃伟哥来博妈妈一笑;第三,最近每次**,龙青山都没有戴套子,而是赤膊上阵,每一次都直接把精液射入妈妈子宫最深处;第四,这几天**,龙青山射精时,都是采用传统的男上女下姿势。妈妈用枕头垫着腰,象青蛙似的高举着双腿,双手拉着腘部。即使龙青山抽出**后,妈妈还保留着这种姿势很长时间,似乎是为了不让精液倒流出来。

    从以上几点我得出结论,龙青山想让妈妈怀上他的种,而妈妈也很配合。我怒火中烧,暗暗冷笑,有我在,你们想生孩子,别做梦了!

    去药店买口服避孕药太明显了,我依旧从网络上订购了药品,两天后货到了。

    从此,每天我都早早起来,给妈妈热牛奶,妈妈以为我懂事了,很高兴,摸着我的头说:「小佳,长大了知dào

    疼妈妈了,妈妈真开心。」

    我羞涩地靠在妈妈身上,心里暗笑,那牛奶都是我加过避孕药的。

    为了避免妈妈和龙青山搞混他们的牛奶,我索性连龙青山的牛奶里也加了料,呵呵……

    就这样过了几个月,妈妈毫无怀孕的迹象,一切尽在我掌握之中了。

    不知dào

    是不是我的避孕药起了奇效,还是龙青山纵欲过度的缘故,他越来越不行了,吃了伟哥也要很长时间的刺激才能勃起。

    龙青山越来越焦躁不安,对妈妈也不象刚开始那么客气了,经常为一些鸡毛蒜皮的事呵斥妈妈,妈妈知dào

    龙青山精神承shòu着巨大的压力,宽容地忍受了龙青山的暴躁。

    看来龙青山是逐渐得了被迫害想狂症了,他认为街上的许多人都是国内派来监视他,要引渡他回国的。他的性能力下降得更加厉害,每次都是很快就结束,根本满足不了妈妈。

    这天晚上,龙青山又一次草草完事,看见妈妈依然无怨无悔地举着腿,承shòu他的精液流入子宫深处,龙青山觉得颇为羞愧,他躺在妈妈旁边,道:「真真,最近可能精神太紧张,实在提不起劲来,太对不起你了。」

    「青山,别这么说。」妈妈柔声道:「能和你在一起生活,对我已经是奢侈的幸福了。」

    龙青山感动极了,两人抱得更紧了些。

    看到这一幕,我善良的心又开始反思,我是否做得太过了?让妈妈得到更多的幸福是否才是我该做的?

    正在矛盾中,只听妈妈道:「青山,我真想替你生个小孩,如果我们有了爱情的结晶,该有多好啊?」

    一听这话,我的火「噌」地就上来了,「爱情结晶」?那我是什么?既然妈妈你自始至终爱着这个龙青山,那我就是你敷衍爸爸完成的一个任务喽?我一阵气苦,眼泪不争气地留了下来。

    我更加坚定了我的目标,我要报复,不仅仅报复龙青山,也要报复对我有罪的妈妈!

    「我们要不要去医院检查一下?」妈妈道。

    「不用了吧,」龙青山道,「你我过去都生过孩子,这方面应该没有问题,可能是我最近精神过于紧张导致精液质量不行了。」

    细心的妈妈听出了龙青山言语中的不快,她轻轻地「嗯」了一声,便没有再说什么。

    「真真,我们要不要出去旅游一趟,散散心?」龙青山道。

    「好啊,」妈妈道:「我早就想和你一起去旅游了,怕你不喜欢,就没有提。」

    「为什么怕我不喜欢?」龙青山诧异地抬起头问。

    「嗯,没什么。」

    「你觉得我会不喜欢出去旅游?你是不是觉得我最近很怪?整体老想躲在家里,还神经兮兮的?」龙青山突然拉下脸,道。

    「没有啊,青山,你为什么这样说呢?」妈妈很后悔自己说错了话。

    「他们都巴不得看到我被抓回去,看到过去意气风发的龙青山是怎样一副倒霉样!」龙青山恶狠狠地道:「没想到你也是这么想。」

    「青山……」看着蛮不讲理的龙青山,妈妈虽然仍抬着腿,但是身子已经开始发抖,她辩解道:「青山,我抛弃了国内的一切,出国来和你团聚,为了什么?

    还不是为了我们的爱情?我现在只有你了,你如果发生了什么事,我,我……「妈妈哽咽着,说不下去了。

    妈妈的哭泣却丝毫不能让龙青山心软,他继xù

    冷言冷语地刺着妈妈道:「你怎么了?我被抓了,你一样可以拿着我留下来的钱,再找一个男人啊。」

    「青山,你不能这样说我,这对我不公平啊……」妈妈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公平?又有谁给我公平了?」龙青山道:「我在国内的时候,拼死累活,整天巴结上级领导,受我家中那个母老虎的气,辛辛苦苦积攒一些钱,为了什么?

    还不是为了你!「龙青山说得脖子上青筋暴跳,面目狰狞可怕。

    我在电脑前幸灾乐祸,姓龙的,你阳物勃起要有这么凶猛就好了,哈哈哈…

    …

    「青山,我知dào

    你都是为了我好,我们现在不是在一起了吗?」妈妈委曲求全,想让龙青山冷静下来。

    「可是我现在一点都感觉不到幸福!一点也不!」龙青山恶狠狠地抛下一句话,转身卖个冰冷的大脊梁给妈妈。

    听到龙青山如此无情的一句话,妈妈再也忍不住,她「呜,呜」地呜咽着,将手掌掩在嘴上,努力使自己不要哭出声来,高举的腿再也支撑不住,无力地瘫倒在一旁,一些已经液化的精液从她的**中淌了出来,流在她垫在屁股下面的毛巾上。

    我再也无法强装报复的快乐,泪水夺眶而出,噢,我的妈妈,我最亲爱的妈妈呀,你为这个臭男人受尽委屈,可曾想到你的儿子同样在为你哭泣?

    ※※※※※

    龙青山的旅游计划很快被我掌握了,他打的好算盘,这是一整个月的长旅行,我还没放假,自然无法参加,这样他就可以和妈妈过他们的两人世界喽。

    宽容的妈妈早就忘记了之前的争吵,让我在家好好念书,她已经开始整理旅行所需的物品了。

    我想象着他们在海滩上追逐嬉戏的场面,不禁怒火中烧,奸夫淫妇想这样就撇下我,没那么容易!

    旅游团可以网上报名的,入团费之高令我大吃一惊,一个月的旅游一对夫妇要二十万美元!而且这二十万还是暗的,发票上只开一万美元,去不去由你,这简直是黑团啊!奇怪的是,旅游团规定只有二十岁以下的可以单身加入,但是入团费仍然是二十万!我看了看旅游团的介shào

    ,不外乎是海底游,热带雨林游之类的普通旅游啊,真是不解诶。

    龙青山的电脑系统早就被我侵入,这半年来,我从他的账上陆续转了有三百多万美元过来。这占了他贪污巨款中不大不小的比例,已经有轻微精神病的龙青山根本没有察觉。

    幸好旅游团没有要求二十岁以下的男女要带伴侣,于是我毫不心痛地花了二十万美元加入了旅游团,并在学校请了个大假,g国学校对学生管理很宽松,看了我伪造家长的签字,也没疑心就批准了。

    龙青山和妈妈前脚出门,我后脚就跟出去了。出发之前,我戴上了网上高价订购的高科技产品,谍中谍ii中的人皮面具,看着镜中自己都认不出来的英俊少年,我嘿嘿笑着,这东西终于派上用场了。

    护照上的相片和人名也早就更换了,我的名字,叫「赵子瑜」。旅游团的第一个汇集地是新西兰的帕拉斯城市,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都集中在这里,一起出发。旅游团人数总共也就六十来人吧,我算了算,光这一趟旅行社就能赚几百万美元哪。

    我顺利地跟着旅游团登机了,旅客中多是一对对的男女搭配,女的大多颇具几分姿色,有几个还令人有惊艳的感觉,着装也性感暴露,看来能参加这个昂贵旅游团的都是有钱人啊。唯一令人不爽的是游客中竟然有好几对狗日的。

    同行的游客们奇怪地看着我这个半大不小的少年,我被瞧得好不自在,好在戴着面具。出来之前就做好了准bèi

    ,把自己当成另外一个人,厚脸皮,反正丢脸也是丢「赵子瑜」的,不是丢我的。

    有了这个觉悟,我行事就大胆了许多。换登机牌之前我塞了一笔小费给导游,暗中告sù

    他让我坐在妈妈的旁边,他看了看我指的妈妈,暧昧地笑了笑,拍拍我的肩膀,低声道:「mr。赵,这个漂亮的熟妇很多人盯着她啊!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妈妈被说成了熟妇,晕,这是什么导游,这么色迷迷的话也说得出口。

    「哇,好美,好骚,小兄弟你真有眼光!」导游冲我竖起了大拇指。

    我定睛一看,只见妈妈这时候正贴着龙青山的胳膊撒着娇,还真是有点小骚,狂汗。

    上了飞机,我果然被安排在妈妈身边,跟妈妈裸露的手臂挤挤挨挨的,心如兔撞。上次跟妈妈一起坐飞机还是出国的时候了,现在再一次从侧面近距离观察妈妈,发xiàn

    妈妈的胸部比以前又大了不少,这都是龙青山的功劳吧,我酸酸地想。

    妈妈只顾和坐在她另外一边的龙青山说话,也没理会我。我帮她递了杯茶水时,妈妈总算柔柔地对我说了声「谢谢」,呵呵,这真是奇妙的感觉。

    下了飞机,出了机场,才发觉这是一个荒凉的小岛,一眼看过去就没有什么象样的建筑,什么啊,这也值二十万!

    大巴停在一个五层的豪华宾馆前,这恐怕是全岛唯一一个三层以上的建筑物了,导游把我们集中在饭店前的空地上点名,当点到「卓韵真」时,妈妈脆生生地应了一声,我看到很多男的都朝妈妈看去,心里不由咯噔一下,既自豪又有些不安,这些男的眼光也太色迷迷了,而且毫不掩饰。

    我恨得痒痒的,狠狠地盯了那些人身边女伴的敏感部位以示回敬!

    导游确认人数无误后,突然双臂张开,发出一声大喊:「先生们,女士们,朋友们!欢迎参加恶魔岛之旅!」说完他把遮阳帽扔到了空中!

    「噢,耶!」人群中爆fā

    出各种怪叫声,男男女女都跟疯了似的,把自己身上能抛的东西都往上抛!

    我靠耶!没必要这么疯狂吧,这些人也太热情了,参加个把旅游就兴奋成这样。不过我很快就被感染了,把自己的墨镜、帽子也往天上抛去,尖声怪叫着:「恶魔岛,我来啦!」叫完觉得不对,怎么萨克斯岛成了恶魔岛了?

    我瞄了一眼妈妈那边,只见龙青山显露出他疯子的本性,歇斯底里地举臂喊着什么,不过在这些疯狂的人群中他的动作倒显得挺自然。妈妈在一边却没动,只是有些担心地看着龙青山。

    这次没给导游小费,导游也自觉地将我安排到妈妈房间的旁边一间,我是317,妈妈和龙青山在319。当天晚上,大家经过长途旅行,人困马乏,因此照例是休息,一夜无话。

    第二天清早,大家用早餐时,导游发给大家每人一张当天的「当日旅行表」,全是英文写的,对我虽然没什么难度,但我忙着用餐,没仔细看,反正到时候随大流走就是了。只见游客们一个个兴奋地盯着表看,那些狗日的还不时发出「噢,约西」的感叹,md,这些狗日的还真是没见过世面啊。

    用餐毕,回房间洗漱了一下,就到楼下集合了。令我吃惊的是,所有女性游客全部换上了三点式泳衣,太令人喷血了!

    男性游客们的眼光肆无忌惮地在女人们的身上逡巡着,有些还三三两两地品头论足。奇怪的是那些女人的男伴没有什么不悦的表情,女人大部分害羞地低着头,有几个还搔首弄姿地展示自己美好的身材。

    是这个世界疯了么?还是我疯了?

    我懵懵懂懂地跟着游客们上了大巴,我从没坐过如此香艳的一趟大巴,各种肤色、身材姣好的女郎身着各式各样的三点式泳衣,坐在那里任你欣赏,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我口干舌燥,看到了坐在大巴中部的妈妈,妈妈竟也穿着一套三点式泳装!

    以前保守的妈妈是从来只穿连体式泳衣的。这套白底红条纹的比基尼式样新潮,采用无肩带设计,妈妈36d的**被勒得圆鼓鼓的,两小块布片堪堪遮住了乳晕。

    坐在他旁边的龙青山还在研究那张「旅行表」,我的那张扔在房间里了,只好凑过去看。

    中文翻译如下:「当日旅行表:『追逐你的爱神』

    8∶30爱神山下集合;女性着比基尼泳装,三寸以上高跟鞋,可撑伞;男性着装自便。

    9∶00游戏开始,旅行社安排的另外爱神宝贝二十名一起加入。

    游戏规则:女性游客及爱神宝贝先出发十分钟,不得脱去高跟鞋,可在山上藏匿。

    男性游客十分钟后出发,身上不得携带任何工具,可以追捕任意一名女性,女性可以反抗,男女都不得伤及对方。

    如多名男性游客同时追到一名女性,由女性选择。

    男性今日追到的最后一名女性可以携回宾馆过夜。

    违反以上规则的将受到严厉惩罚。「

    我看得血脉贲张,难怪是二十万美元的旅游,感情这是一个**旅行团啊!

    龙青山为了满足他那变态的**,竟然出卖了妈妈,带妈妈参加这样变态的旅游!

    只听妈妈低声向龙青山道:「青山,给我看看这张旅行表嘛。」

    龙青山尴尬地笑了笑,道:「有什么好kàn

    的,呆会跟着大家一起走就是了。」

    「什么嘛,怎么会这么奇怪的旅游,哪里有要求一出门就穿泳装的,真羞死人了。」

    我吃惊看了看妈妈,只见妈妈一副害羞的神情,感情妈妈比我还糟糕,她还不知dào

    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我哭笑不得,心道:「妈妈,你也太相信这个龙青山了吧,他把你卖了你还不知dào

    。」

    还好我跟着来了,要不然……大热天我打了个寒战,不敢想象如果我没有来,在妈妈身上会发生什么样的事。

    这一年来,我的火德纯阳功不是白炼的,不仅让我十五岁身高就已经达到了将近一米八,而且练出一身强健的体质,这时我突然发xiàn

    自己的**已充血勃起得贴到了肚皮上,阳气真是过于旺盛了!

    我扫了一眼周围,发xiàn

    好几个男的正色迷迷盯着妈妈看,显然把妈妈当作了他们眼中的「爱神」,我狠狠地瞪了他们几眼,却没有效果。

    妈妈的美体几乎被他们看光了,她虽然落落大方,但也只好kàn

    着窗外,装作没看到。

    很快就到了所谓的「爱神」山下,这座爱神山如果在大陆上顶多算是个小山丘罢了,在这个小岛上却也显得突出,山上郁郁葱葱的好一片树林。

    男女一下车很快被导游分开了,妈妈有点莫名其妙,她问龙青山道:「青山,这是怎么回事,我们为什么要分开啊?」

    龙青山道:「真真,没事的,听他们安排。」说罢他急忙甩脱妈妈的手,走向男性的人群。

    妈妈不得已站到了那边去,站在美人堆中的妈妈还是显得那么出众,虽然不如有几个欧美女郎高挑,但妈妈这个东方知性美女还是吸引了大部分男性的眼光。

    这时,来了一队**美女,就是所谓的「爱神宝贝」吧,一个个果然是尤物,有金发碧眼的,也有东方人,甚至还有漂亮的黑珍珠。

    这队女郎高声谈笑着,尽情展露着她们美好的身躯,完全没有家属女性的局促,风头立kè

    盖过了她们。

    立kè

    有许多男性看得眼都直了,特别那几个日本人,馋得连口水都流出来了。

    我却对她们不怎么感兴趣,虽然这些美女是各国中精挑细选出来的,但她们只是玩伴,相比之下,那些象妈妈一样的良家妇女更能引起我的**。

    在林立的**中,我盯着各个美女的脚看,看来看去,还是妈妈的脚好kàn

    。

    妈妈的脚是我所见过最好kàn

    的一双脚,她今天穿了一双侧空流线型的中跟露趾凉鞋,金色的凉鞋使得妈妈的脚显得分外的白皙,饱满圆润的脚趾舒展微翘,没有涂任何趾甲油,就显得那么性感大方。

    我忍不住咽了口唾沫,心想今天要是有机会把妈妈的脚趾头含在嘴里亲吮,该有多好。

    我看到妈妈蹙着眉头在寻找着龙青山的身影,龙青山则在一片花丛中迷失了,他的眼神显得既狂热又茫然。

    游戏开始前,导游开始朗读那张「游戏规则」,妈妈吃惊地睁大了眼睛,终于知dào

    了这是怎么一回事。

    妈妈痛心地寻找着龙青山,龙青山已经缩到了人群中,根本不敢看妈妈。

    无奈之下妈妈只好举手,导游奇怪地看了她一眼,道:「这位夫人,有什么事吗?」

    「我的身体有些不舒服,想回宾馆休息。」妈妈道。

    「哦?」导游狐疑地看了妈妈一眼,脸色不太好kàn

    ,却也没有追问,他朝着男方这边叫道:「是哪位男士和这位夫人一起来的?」

    问了好几遍,龙青山才不情愿地站出来。

    「你,带你的女伴回去。」导游命令龙青山道。

    「什么?我可是花了钱的,为什么要回去?她自己坐车回去不就行了?」龙青山急了。

    听了龙青山这句无情的话,妈妈泫然欲泣,想不通自己所爱的人怎么变成这样。

    「不行!团里的规矩就是这样,要么一起玩,要么一起回去,否则男女比例会失衡。」导游冷冰冰地道。

    一些男的开始鼓噪起来,让龙青山不要浪费时间。

    龙青山很窘迫,他招手让妈妈过来,对她说着什么,他们可能认为旅游团中没有其他人会华语,因此他们没有刻意压低声音。

    「真真,你放心好了,呆会我肯定去追你的。」龙青山道。

    妈妈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显然并不相信龙青山的话。

    「真真,求你了……」龙青山知dào

    妈妈吃软不吃硬的性格,一个劲地求着妈妈。

    妈妈仿佛不认识眼前的这个男人了,这就是自己铭心刻骨所爱着的男人吗?

    为了自己一时的**而把他的女人往火坑里推?

    妈妈痛苦地摇了摇头,默默走回了女性的方阵中,烈日下一群**男女,看着孤独无助的妈妈,一时也都静默了下来。

    第八节妈妈美色惹的祸

    「好了,准bèi

    开始!」导游打破了沉寂。

    突然冒出几个戴墨镜赤膊的黑人大汉,导游再次提醒男性身上不得带有任何的工具。男性们都纷纷表示没有,有些性急的开始催促快点开始了,毕竟还要等女的先跑10分钟。

    「真的都没有了?」导游突然一挥手,那几个彪形大汉粗鲁地拨开人群,直接冲到那几个犬国人面前搜身,竟然搜出了什么东西。

    那几个犬国人抖抖索索地被拖出人群。

    「哼,还带着微型对讲机。」导游对大汉使了个眼色。

    大汉对着那些犬国人就是一顿痛揍,打得他们哭爹喊娘。

    几个犬国人的女伴赶紧交出了她们身上的微型对讲机,只有钮扣大小,即使别在比基尼上也看不出来。

    这几个犬国人是想让他们的女伴跟踪他们看上的美女,以方便他们追踪。但不知dào

    是什么时候被监控了,看这些大汉如此凶狠,这个旅行社看来还有黑帮背景啊。也不奇怪,除了黑帮,否则谁敢搞这样的旅游?

    「这次只是警告,下次直接开除出团,归队!」导游狠狠地道:「游戏开始,女方出发!再次警告你们,路上不得脱掉你们的高跟鞋,违者晚上将和这几个壮男关在一起!」

    先前的暴力场面,使女性家属们噤若寒蝉,推推搡搡地往山上跑去,只有那些「爱神宝贝」们依旧嘻笑打闹,不慌不忙地跑着。

    由于女性们都穿着高跟鞋,所以跑得并不快,顶多只是快走。这真是一个奇妙的情景,烈日下一群风姿卓越的女人,身着比基尼,脚踏高跟鞋,在沙滩上小跑着,一个个美丽的大臀弹动着,让所有的男人心摇神驰。

    我的目光主要盯在妈妈身上,在众多的美臀中,妈妈的屁股特别的雪白肥美,一小片比基尼短裤根本遮不住她硕大的臀部,三角裤两边各露出两弯下弦月形的美肉,随着屁股的扭动而忽隐忽现,令人有上去一手一边抓住的冲动。

    爱美的妈妈虽然涂了防晒霜,却还是怕晒太阳,她撑了一把小花伞。撑伞的只有东方的几个女性,我真是哭笑不得,妈妈这不是象打了招牌般的显眼吗?

    刚才被揍的那几个犬国人,此时似乎忘记了疼痛,凑在一起指指点点,活生生一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模样。

    我看着妈妈的身影消失在山道的拐角处,收拾了下心神,心想成败就在此一举了。

    10分钟后,导游一声令下,平日里衣冠楚楚的男士顿时成了一群恶狼,嗷嗷叫着冲了出去。我也是恶狼中的一员,最年轻的一匹狼。

    年仅十五岁的我,为了一群女性的大屁股,在山中追逐着,想想都觉得可笑啊。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快、无弹窗!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