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 部分阅读

作者:1145892305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妈咪十多年来所纍积下来的欲火,经过昨天让我点燃后,终于在这不怕被人现的情况下爆fā

    了,只见她双手不停的捉着我的头,屁股不停的往前迎合着我的**。

    「好我…啊……姐不行了…啊…你乾的姐死了…啊……姐又要爽死了…啊…再用力……让姐爽上天…快……用力干…啊……用力干妈咪的**……」

    「妈咪…嗯…喔…你的**也夹的我好爽喔……」

    接着我双手按着妈咪的膝盖,让妈咪的双脚开的更开后,我更疯狂的**着妈咪的穴,受到我如此疯狂**的妈咪,屁股也更用力的往前挺,好让我的大**能更深入她骚痒的**里。

    「啊……汉儿…妈咪太爽了…啊……好我…你比你爹还要棒…啊…乾的妈咪爽死了…快点…快啊……妈咪快活死了…要升天了……用力…啊…用力干死我……插死我…啊…」

    我的**在妈咪的穴里拼了命的插着,让妈咪爽的不停的淫叫着,幸好这附近能耕作的田不多,而且人也多回去了,要不然只要听到妈咪的淫叫声,任谁也知dào

    这母子在木屋里正在干嘛。

    「啊…爽死我了……妈咪的好丈夫……亲我…啊…用力……插死我吧……啊……妈咪好多年…没尝到…这种滋味了……啊……妈咪的穴爽死了……啊……妈咪死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就在妈咪刚刚从第二次的**回转过来的时候,突然在我的耳旁轻声说:「冤家,没料到你会要在此乾这营生,姐姐身边可没带着任何布条儿,待会儿可别把货交在我的身上,湿了裤档,姐姐可就上不了街,回不了家。」

    「妈咪!难不成让我把上了身的火,给硬是收了回去?」

    「嘻!我可不敢指望你有这般能耐。姐姐只要你待会儿想交货的时候,忍上一忍,通报姐姐一声,其我的就交给姐姐,姐姐担保你得痛快就是。」

    「一切听你的就是。」

    说着,我的屁股又动了起来,我又开始尽情的在妈咪的股间驰骋、追击着,很快的,又把疲于招架的妈咪,顶上另一次高峰,使妈咪的**因**的到临而不自主的收缩着。

    「啊…汉儿……插得真好…喔…用力点……啊…又插到姐的子宫里了…喔……妈咪的**都让你插穿了…啊…好我插死我这小荡妇吧……姐又要了……」

    妈咪**里的嫩肉因**而不断的蠕动的夹紧我的**,受不了这么要命舒服的我强忍着射精的冲动,急道:「妈咪!要射了!」

    「快让姐姐下来!」

    千钧一发的,我硬是把**从妈咪的体内拉了出来,那生气勃勃的**犹多情的颤抖着滴下妈咪的**,似乎不愿离开它的**窝。从矮柜跳下来的妈咪,在我的面前跪了下来,不假思考,两手抓住我**的**,一股脑儿的含了上去。

    「啊」妈咪的大胆动作,让我吃了一惊,当回过神来时,我发xiàn

    妈咪不但含了自己的**,且已用力的吸将起来,那每一次的吸动,都让底下原已胀大的**,又膨胀了几分。

    「喔…妈咪…啊…好爽喔…嗯…妈咪用力吸……啊…」

    妈咪含着我的**用力的吸着、上下的套着,灵活的舌头也不断的在我的龟上打转,这让我爽的不由自主的双手扶着妈咪的头,**起妈咪的小嘴来。

    「妈咪…快…啊…用力吸…啊……」

    终于,在妈咪嘴巴的催逼下,我啊的一声,射出了第一道精水。第一次尝到我精水味道的妈咪,就像得到人生的至味,心急的吸取我那第二道、第三道…精液,直到我被她榨乾了身上的最后一点精气。妈咪在我的**不再抽搐以后,又用力的握住我那话儿,顺着**的方向来回的挤压着,直到我的**再也挤不出任何精水,她才停了下来。妈咪满yì

    的在我的卵蛋掏了几把后,站直了身子,正待转身离去,不料却让我出手拉住,抱了个满怀。

    「姐,你刚刚让我射得好舒服,我那根东西都快让你含得化掉了!」

    妈咪没答腔,只是回过头指了指她那鼓起来的脸颊,并用力的挣脱出我的怀抱,急急忙忙的走到房间的一角,低着头把我射在她嘴里的秽物吐到地上的痰盂里。看着一串串的阳精由妈咪的嘴里吐出来,我既兴奋又不忍,兴奋的是我终于完全拥有了眼前的这个女人,因为她为了取悦自己甚至愿意尝自己那满是腥味的精液,但由妈咪微绉的眉头可以看出,她应该是第一次尝到这种怪异的玩意儿,一时间仍觉得心、不适,这让一旁的我十分不忍,道:「姐!对不起,我我只想到自己享shòu

    ,却让你吃苦了。」

    妈咪嘴里正含了一口刚倒的茶水,准bèi

    漱口,一听这话,心里好不温暖,于是她一边漱着口,一边往我走去,然后倚着矮柜,深情款款的抬起头与我四目相对,接着将口中夹杂着精液的茶水给咽了下去,并伸出舌头把残留在嘴角的秽物也舔进了嘴里。

    「汉儿,如今妈咪这个身子已经完全属于你的啦。只要能让你舒服,妈咪什么都愿意做,没有什么不可以的。从今起,任何时候只要你想要,你可以用任何方式把你的东西射进我的身体里,妈咪会把它们当作你留在我身上的烙印,让它们提醒我,你仍然爱着我,而我依旧能取悦你,令你舒服。」

    说完这话,妈咪又把头伸进我的腿间,仔细地舔食着残留在我阳物上的液体,末了她还把那已松软的**,含进嘴里用力地吸了几下,仿拂我的精液已成了世间美味,而她不愿错过可能剩下的任何一滴。

    一边抚着妈咪的秀发,我满怀感激的道:「妈咪,你对我太好了!」

    这时,妈咪已把我的东西舔得乾净,抬起头站了起来,用她那湿润的眼精看着我,一只手仍握着我的**柄儿有意无意的搓着,春意盎然的道:「我,姐姐…嫁给你好不好?」

    「怎么会有这样的念头呢?」

    「先别问为什么,你只要先回答我,你愿不愿意姐姐当你的新妈咪子?」

    「愿意,当然愿意,只是…」

    「只是,我终究是你的亲生妈咪对不对?」

    我点了点头。

    「那么,从现在起,就让我们正正经经地当一对正常的母子好了!」

    说着,就松开握着我**的那只手,转身就要离去,慌得我急着伸出手拉住了她,道:「姐姐别走,我不要你当我的妈咪,我要你…」

    妈咪回过头来,紧盯着我不说话,直到我缓缓的说道:「我要你当我的新妈咪子!」

    「你不后悔?」

    「我绝不后悔,我决定要和姐姐你厮守一生。」

    听了这话,妈咪满心欢喜的在我的脸颊上亲了一下,道:「我的小冤家,那你且养养神,等着今晚进洞房吧!今晚,姐姐就嫁给你当妻子。」

    说完后,妈咪整个人依在我的怀里,我抬起妈咪的头后,重重的在妈咪的嘴上吻了下去,同时我的手也握着妈咪的**不停的搓揉着,而妈咪的手也情不自禁的握着我的**玩着,我的另一手也伸到妈咪的**上,我将手指伸进妈咪的**里不停的扣着,而妈咪也因为我的手不断的扣着**,而扭着身子,同时她握着**的手也因为兴奋而加快套着,很快的年轻气盛的我,**又坚硬起来。

    「姐!我等不及了!我们先乾一次好不好?」

    「汉儿!我们从昨天到现在一共乾五次了,再干下去,你晚上怎么会有精神和妈咪洞房呢?」

    「妈咪!我忍不住了啦!再乾一次就好,晚上我也会好好的乾你的啦!来,妈咪快点,你趴在柜子上,我想从后面乾你。」

    「真是拿你没辨法?这样干下去身体怎么受的了。」

    妈咪虽然嘴里说着,但心里却也渴望着,必竟她纍积了十三年的**,才在昨天才有的宣,所以她实在也想都乾几次,好将她十多年来空白的**给补回来,但身为妈咪的她还是不得说说我,但她还是听话的将身子趴在柜子上,将屁股抬的高高的后说:「妈咪,算是怕了你了,来吧!」

    妈咪臀下狭长细小的肉穴因**的**使赤红的阴脣闪着晶莹亮光的**让我看的发壬,直到听到妈咪的摧捉之后才握自己坚硬的**在妈咪**的**上磨着,我并不急着将**插入妈咪的**里,因为我知dào

    眼前这个**是我亲生妈咪的,而妈咪的**从昨天起就完完全全属于我的了,所以我只是握着**不断的剌激着妈咪,而妈咪也因此而忍不住的摇着屁股,**里的**更不更的从**里顺着妈咪的大腿流下去。

    「汉儿…快…嗯…你不是要插姐姐……快啊…姐等着你乾呢…快来…姐的穴好痒喔…」

    我并没有理会妈咪的哀求,自顾自的不停的用着**磨着妈咪的**,反倒是妈咪不断的将屁股往后推,打算就这样将我的**给插进自己骚痒的穴里,而我也总在**插进妈咪的**里时,赶紧的拉出,让妈咪的心里更是急的发痒。

    「嗯……好我…啊…姐的**好痒…快…姐姐要我的大**乾…快…姐受不了了……快将你的大**插进姐的**……姐要痒死了……」

    我的**不停的剌激着妈咪的穴口,让妈咪心中的欲火燃烧的更加的旺盛,**里的花心更是骚痒难仍,不断的哀求着我,但我还是依然顾我的不肯将**插进妈咪的**里,也不是我真的忍的下心中的欲火,只不过我喜欢妈咪哀求的样子吧!

    「嗯……汉儿…妈咪的好我……妈咪的大**我…嗯…快…快将大**插进妈咪的**里……妈咪要你的大**…快干妈咪的**吧…」

    妈咪不停的摇着屁股催促着我,最后妈咪实在是忍不住,她伸手握着我的**往自己骚痒的**里塞,而我空出来的双手则捉着妈咪的细腰,将**顺着妈咪充满**的**里顶。

    「啊…对…好我…快…快把妈咪的**塞满……啊…对……将大**全插进妈咪的**穴…」

    妈咪骚痒已久的**此时正被我粗壮的**给挤开,那种充实的感觉让妈咪着双眼享shòu

    着我炙热的**慢慢插进自己骚痒的**,突然之间,我用力的一撞,将大**整插进妈咪的**。

    「啊…好棒…啊…汉儿的**好粗……喔…插的妈咪的**多快裂开了…啊…汉儿顶到妈咪的花心了……啊…快干妈咪的穴…快插妈咪的**……」

    随着我**的插入,妈咪**里的**也跟着被挤了出来,大量的**除了顺着妈咪的双腿流下去外,还不停的从妈咪的跨下滴下来。当我的**整根插进妈咪的**里后,我并没有马上开始**起来,我用着**顶着妈咪的花心慢慢的磨着。

    「嗯…妈咪的好我…哦…不要磨了…快干妈咪吧……嗯…妈咪的**痒死了……快插吧…让妈咪快活快活……插啊…」

    「妈咪…以后我们结婚后,我们乾穴时,我还可不可以叫你老婆?」

    「哦…可…以…嗯…以后我们乾穴时……嗯…你喜欢叫妈咪什么…就叫什么……现在快干妈咪吧…妈咪的穴痒死了……快…啊…」

    我双手扶着妈咪的细腰,慢慢的又将**抽出直到只剩下**后,「啪」的一声的开始用着粗硬的****着妈咪的肉穴,而妈咪也不断的将屁股往后送配合着她渴望已久的**。

    「啊…对…用力…啊…妈咪的大**我…用力干妈咪…啊…快…用力插妈咪的穴…大**我…啊…好…就是这样……啊…大**……用力干…啊…妈咪的花心快翻了…啊…」

    我开始疯狂的抽送着**,使得整间屋子也开始传来「啪、啪」的声响和妈咪骚媚蚀骨的叫声形成对比!

    「啊……大**哥哥……嗯……妈咪**美…美死了…喔……我的**好粗…啊……乾得妈咪**…又麻…又痒……啊…舒服死了……啊…妈咪的好丈夫…你插死妈咪了……」

    我扶着妈咪的腰,**无情的猛干着妈咪的穴,剧烈的**使得妈咪的两片阴脣跟着翻进翻出的,胸前两个雪白的你也跟晃来晃去,**更不停一泊泊流出。妈咪还是着媚眼,疯狂的**呻吟,享shòu

    着我凶狠的插穴快感。

    「妈咪…我的…**……嗯…乾的你舒服吗?」

    「啊…再乾…啊……好舒服啊……啊…**哥哥……喔……好爽……大**我乾的妈咪好爽啊……啊…亲丈夫……妈咪快活死了……啊…妈咪的花心爽死了…爽死我了……啊……啊……妈咪快…快丢了………」

    我大**在妈咪的肥臀后面拼命的向前用力挺刺,让的穴心阵阵趐麻快活透的妈咪竭力往后扭摆迎合,小嘴更不时发出令天下男人**不已的娇啼声。而小屋里不决于耳的「卜滋…卜滋…」的插穴声更是清脆响亮。

    「喔…大**哥哥…妹妹…快活死了…啊…大力干…妈咪要爽死了……啊…好我…妈咪要被你乾死了……啊……啊…亲我…妈咪不行了…快…再用力……喔…啊……」

    妈咪纵情淫荡的前后扭晃肥臀迎合着我的**,身体不停的前后摆动,使得丰硕肥大的**前后晃动,看着我忍不住的伸手将妈咪的**给握住不停的捏揉着。

    「喔…好舒服…爽死我了……会玩穴的亲…亲哥哥…亲丈夫…妈咪被你插得好爽……喔…亲丈夫…我受不了啦…勇猛的大**…乾的我美死了…爽死我了…」

    听到妈咪哀求的我,更是用**猛力的**,插的妈咪**不断的收缩吸吮着,穴口两片细嫩的阴脣不停的翻进翻出,**里热乎乎的**更是大量急出来,浑身趐麻欲仙欲死、舒畅的全身痉挛的妈咪激动的大声叫嚷着,毫不在乎自己淫荡的声音是否传到屋外。

    「哦……爽死我了…会玩穴的…亲丈夫…妹妹被你插得好爽…啊…汉儿…你的**好勇猛……啊…我受不了啦…妈咪给你乾死了…啊……受不了啦…姐姐的**要被你插破…不行了…又了…啊…死我了……」

    在妈咪不知第几次**时,我也跟着将**紧紧的顶着妈咪的子宫,享shòu

    着妈咪因**而不停吸吮着的子宫,直到妈咪的子宫停止吸吮后,我才将**给抽出。我将妈咪扶起来说:「妈咪!你不要紧吧!」

    「嗯、嗯…妈咪没事…哦…妈咪只是好久没这么爽过了…」

    「妈咪,我那我们继xù

    乾。」

    「嗯…好…不过这次你待射给妈咪了,不然再干下去,妈咪真的会给你乾死的,妈咪的好我,现在你想怎么乾你妈咪呢?」

    「妈咪我们换站着干好不好?」

    「嗯…那要快一点了,要不然有人来了就不好了…」

    「嗯…妈咪,那我们开始了…」

    说完后我轻推着妈咪,让妈咪的背贴在墙壁上。我挺着粗大的**,双手按在妈咪的细腰,嘴脣贴在妈咪的脣上,探索着妈咪的香舌,而妈咪也将双手绕过我的颈子主动的迎合着,并将舌头滑进我的嘴里,让我尽情的吸吮着,热情的深吻,让我们母子俩肉贴肉的忘情纠缠一团。

    我一边吻着妈咪,一手抬高妈咪的左腿,右手扶着**顺着妈咪湿润的**,顶到洞穴口,我的用着**对准妈咪的穴口后,双腿前曲,屁股往前一挺。

    「卜滋!」一声,一根又粗又长的**,已顺声尽没入妈咪的**中。

    「哦……好涨…汉儿的**插的妈咪的穴好涨……」

    我的**插入妈咪的肥穴后,我左手搂紧妈咪的腰,屁股开始左右摇动,前挺后挑的恣意狂插狠抽着妈咪湿滑的**。

    「哦…好我……这样真美……啊…好舒服……喔…用力顶……」

    左腿被我高抬着的妈咪,鲜红肥嫩的**显得比较紧窄,再加上我壮硬的大**尽根塞入,更让妈咪觉得小**被塞得满满的、被橕得紧紧的,不由自主的屁股也轻轻的扭转着。

    「啊…好我…你插的姐好美……喔…乾得……人家爽死了……啊…对…用力……啊……好我…你的**又粗…又硬又长…乾的妈咪的小**美死了……啊……亲哥哥…用力…对就是那里……再用力点……啊……深一点……」

    我刚开始只是轻轻的抽送着**而妈咪也只轻扭屁股配合着,慢慢的妈咪随着我的**刚刚稍减的欲火再次点燃,而我也因妈咪的淫声浪语而激动起来,于是我的**挺插和妈咪的浪臀款扭的速度,渐渐的急迫了。

    「啊……大**哥哥……嗯……妹妹的**美死拴…好我…你的**……好粗……啊…妈咪的**…被你乾得……又麻…又爽……啊…再用力插……啊…美死了……大**我……乾得妈咪好舒服…喔……爽死人了……」

    不一会妈咪就被我的大**乾的粉颊绯红,神情放浪,**里的淫液如波涛汹涌般的流出,不断的洒在我大**,浸湿了我的阴毛,让我更觉得妈咪的**里润滑的舒服,不知不觉的我的屁股挺动的更猛烈。

    「亲哥哥……啊…妹妹好爽……哦……大**顶得好深……啊…大**我…又插到妈咪的子宫了……啊……你的大**真行…插得妈咪我好舒服……我的亲我…大**哥哥……你乾的妈咪好爽……好哥哥…对…用力点……」

    妈咪双手搂着我的脖子,肥涨饱满的**正不停的受到我的大**顶撞,**壁被粗硬的**磨擦,花心被顶得浑身趐麻,不禁全身颤抖,秀眉紧促,小嘴大张,**不已。

    「我的大**…好哥哥…喔……亲我…你的大**……啊……又顶到了妈咪的**心了……啊……大**哥哥……快大力的插……妹妹的小**……受不了快…插死……**妹妹……妹妹爱死了亲我的大**了……喔……」

    「妈咪!…嗯…喔…小心点…啊…我要你抱起来了…嗯…」

    说完后我伸手将妈咪站在地上的另一只脚也抬了起来,我将妈咪的脚抬起来后,让妈咪的双腿夹着我的腰,这时候的妈咪双手紧搂着我的脖子,双腿紧紧的勾着我的腰,整个人便紧缠在周平的身上,让我那根又粗又长的大**,直直塞在她的**里。

    「妈咪的好丈夫……啊…这个姿势……插死妈咪了…哦……汉儿的大**……插的妈咪的**好…快活……啊…大**亲我…真会乾穴……喔……乾得妈咪舒服死了……啊……妈咪又快受不了……妹妹又要死了……啊……啊…」

    特别的姿势让我强壮、粗长的大**毫无保留的全插进妈咪的**里,让欲火高涨的妈咪,更加淫荡的摇摆着肥大的屁股,而我则一手抱着妈咪的腰一手抱着妈咪屁股不停的摇着,让自己的**磨着妈咪的**。

    「啊…大**哥哥……插的妹妹**快爽死了…啊…我的大**真…勇猛…插得…妈咪快爽死了…喔…好汉儿……妈咪的**穴又痒了…嗯…插吧…插死妈咪…好了…喔…快……妈咪的亲丈夫……嗯……妈咪的**好麻…好酸……快插吧…喔……」

    「妈咪!这次换你自己插…来……自己摆腰…动动看…」

    妈咪听到我的话后,开始试着将腰给抬起来,而而我的手也在妈咪的身后帮忙着,当妈咪抬起的屁股再次猛力的向下沈后,我的大**重重的撞击在妈咪的子宫深处,这让妈咪骚入骨子的舒爽涌上全身,慢慢的妈咪尝到这种姿势的快感,开始将腰快速的摆动起来。

    「喔……好棒哦……啊……好爽……哦…我快忍不住了…啊…好哥哥…妈咪的大**亲哥哥……啊……你插死妹妹的小**了……啊……我的亲我……妈咪的小**…要被你大**……啊…干好爽……啊…又插到妈咪**心了……啊…」

    自动摆腰忘情的套着我的**的妈咪双手勾着我的脖子,双脚紧紧的缠绕着我的腰,而原本紧黏着我的身体则向后倾着,她的身体像机器般的不停的上下摇动着,好让自己的**不断的套着我的**,而我双手抱着妈咪的屁股,配合着妈咪的腰不断的将大**顶进妈咪的**里。

    「啊…好哥哥…妈咪的大**我…喔…妈咪的小**爽死了……啊…快…用力插妈咪的小**……啊……妈咪又要了…啊…快要上天了……啊…大**又乾到人家的……穴心了…啊…爽死了妈咪了……」

    我一边干一边欣赏着妈咪淫荡的骚样,看着妈咪丰满的**不停的随着我的**而摇摆着,和她陶醉满足的淫荡表情,让我兴奋的又狠又急的挺动屁股,随着我的挺动,大**次次都插到妈咪的**深处,每次都顶到妈咪的花心。

    「妈咪…儿汉的大**……乾的你爽吧…喔…妈咪……你的小**……又骚…嗯…又紧…又多水……我……干好爽喔……」

    「好汉儿…妈咪的小**……啊……被你插得爽死了…啊……你大**又到妈咪**心了……喔…妈咪的**爽死了……啊…妈咪会被大**…哥哥乾死了……啊…小**又不行了……大**我……快再用力插……对……就是这样…用力插死妈咪…的小**吧……我的好我…亲丈夫……」

    我看妈咪又要身了,于是忙着抱妈咪来到矮柜上,我让妈咪躺在矮柜后,双手将妈咪的肥臀高高的抱起,就开始奋力的在妈咪早已有些红肿的****着,而且不停的用着**在妈咪穴心,狠命的顶着、磨着。

    「啊……好**……啊…亲丈夫……妹妹……快活死了…哦…爽死我了…亲我……妈咪的大**哥哥……**妹妹……要被哥哥的大**乾死了……快要…受不了…嗯……妹妹又要死了……啊…妈咪要被亲我的大**……乾死了…啊…好我陪妈咪一起身吧…不行了…快……再用力顶……」

    我看着妈咪双手紧抓着矮柜,头不断左右的扭摆的让秀发零乱不堪,我知dào

    妈咪正在紧要关头上,而此时的我也忍不了了,于是我更狂猛凶狠的用大**插着自己亲妈咪的**。

    「喔…小**妹妹…妈咪…嗯……你的亲我…喔…也忍不住了…啊…快给妈咪的小**了…喔……大**我…喔……要给妈咪了……哦……」

    「喔……大**哥哥………妹妹小**爽死了……啊…妈咪爱死你的大**…妈咪从来没这么爽过…啊……了…**爽死了……啊……」

    「妈咪…大**我…不行了…喔喔…………给……你了…哦……哦……好……好爽……」

    强烈的**让妈咪全身痉挛不停,子宫不断的收缩,滚烫的**一波又一波的喷洒而出,不断的浇在我的**上,受到刺激的我最后挣扎的插了几下,**一麻,一股热烫的精液,由**急射而出,浓烈的精液也全数射进妈咪的子宫深处,射的妈咪如痴如醉的喘息。

    「哦…哦……好我…你也射了……哦…射吧……全射进妈咪的**里…好烫……好强劲…射的妈咪好爽…嗯…喔…太爽了……」妈咪整个人爽的瘫软在矮柜上喘着大气沈醉在**中,而我也累得趴在妈咪那娇软滑嫩的**上休息着。

    一会后我看妈咪还躺着不动,于是我张口含着妈咪的**吸吮着,同时双手不停的爱抚着妈咪,不久,妈咪也从**中清醒过来,她双手紧抱着我的头说:「汉儿!还在吃妈咪的你啊!该起来了,待会人们就会回来工作了。」

    「妈咪,我刚刚又射进你肚子里了,怎么办?」

    「能怎么办,先用底裤擦一擦了,先起来穿衣服吧!」

    「嗯!」

    我从妈咪的身上爬了起来,而妈咪也在我将**抽出后,赶紧爬了起来,妈咪走到屋子的角落后,便蹲了下去,想把刚刚我所射进去的精液给挤出来。

    我一边穿着衣服一边看着妈咪的动作,一会妈咪站起来看着我一直盯着她看不好意思的说:「还看,都让你乾的肿起来了。」

    「妈咪!对不起嘛!谁叫你这么迷人,**又是那么紧,我只要一看到或想到就忍不住想乾了嘛。」我撒娇说。

    妈咪听我这么一说心理也觉的甜甜的,她边穿上衣服边说着:「真是的,嘴巴这么甜,难怪妈咪会被你骗到手!」

    「妈咪我看田里也弄的差不多了,下午你就休息好了!」

    「怎么好啊!怕妈咪晚上不能陪你洞房是不是?」

    我像是被妈咪说中心事的脸红着傻笑。妈咪看着我傻笑的样子也觉的好笑,于是也跟着笑着说:「算了啦!田里的那些杂草,明天再拔吧!你也累了,我们就在这休息,待会再回去吧!」

    「嗯!那我们休息一会,晚上才有体力洞房。」

    我将我平时用来睡午觉的木板打平放在地上后,就躺了下去,激烈的**和愉快的满足让我不一会就着睡觉了,而妈咪则将木屋收拾完后,也跟着躺在我的身旁,看着眼前这一手拉把长大的我,如今却成为自己满足**的对象,一想到这妈咪不仅脸红心跳了起来,尤其是一想到我那凶猛的大**的妈咪更是满心欢喜。

    回到家里后,我一心就等着晚上的到来,因为我早等不及要和妈咪正式的洞房了,看着妈咪不停的忙见忙出的,好不容易等到晚上了,妈咪却又将我赶到大厅上,不准我先进房去,于是我只好耐着心坐在客厅上等着,就这样我不知时间过了多久,才见到妈咪从房里走出来,只见妈咪凤冠霞批的走了出来,头上还盖着一条大红头巾,完全一副新嫁妈咪的模样。只听她站在房门口含羞地轻喊着:「汉郎!你…还不来牵我?」

    我这才会意过来,赶紧趋前牵住她手上红布令外的一头,并引着她走到那有着斗大喜字的红幛前,站定后,不约而同地对着前方的一对大红烛拜了三拜,然后转过身来互相拜了三拜,可能两个人都觉的此等事不宜让天地知晓,故那本该给天地的三拜就给省了。在外人看来,这种母子拜堂的是简直是荒唐透顶,但对此时红烛前的我们只子俩却是意义重大,妈咪甚至认为从此她就可以为我养儿育女儿,终生厮守。而我则已完全将她当成自己刚过门的妻子,急着想要与她行那周公之礼。所以,我一把抱起妈咪,三步并两步的往她的绣房走去。

    进得房来,我发xiàn

    妈咪已把整个房间重新布置过,几凡被单、床具都是喜气扬扬的大红色,衣柜上还点着两只大红烛,摇曳的光映在妈咪的大红外套外,让她显得格外诱人,于是我把她轻轻的放在床沿,隔着妈咪头上的大红布知趣的挑麻着。

    「妈咪!**一刻值千金,我们…」

    妈咪知dào

    我口中的妈咪其实是在叫自己的名字,而不是称呼我的妈咪,心中既高兴又期待的说:「汉郎!我的头巾…」

    我一听,才想到妈咪头上还盖着头巾,于是伸手把她的头巾掀了起来,只见妈咪低头,默不出声,我就在她的脸上轻抚着,然后慢慢的将她的扳向我,并深情款款地说:「姐姐!从今起我们就是夫妻了。」

    「嗯!」

    「那…你该叫我什么来着?」

    等了好久,才听到妈咪由她的喉里挤出一句几乎难以辨认的声音:「…相公……」

    「嘻,怎么像个小姑妈咪似的,叫得这么小声?害臊吗?」

    「讨厌,人家还不习惯那样叫你嘛!」

    「不成!不成!都已经拜过堂了,说什么也要你对我叫声好听的。」

    「好嘛,…相公,妈咪的好相公,这样可以了吧…」

    「对啦,这才是我我的好妈咪!好,那你再告sù

    我,今晚是我们的什么日子啊?」

    「今晚…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

    「那…洞房花烛夜都该做些什么啊?」

    「嘻,洞房花烛夜不就是,嗑嗑瓜子,聊聊天么?」

    「嘻,不错啊,洞房花烛夜里的男女一定都会聊天,只是…都是女人讲话给男人听就是…」

    「此话怎讲?」

    「嘻,就因为…你们女人比我们男人多了张嘴啊!」

    「你讨厌啦,你几时又听过那张嘴讲过话来着。」

    「嘻,姐,那张嘴平时是不会开口说话,可是当有东西吃的时候,她不但会悉悉唆唆的叫着,还会流出一道道的口水哪!」

    「坏死了,得了便宜还卖乖,不跟你说了…」

    「喔,生气了?」

    「……」

    「嘻,我的好妈咪子,你就别生气了,相公这就给你陪礼来了。」

    忍不住我的麻弄,妈咪终于噗嗤一声的笑了出来:「小贼头,今晚暂且饶过你吧!」

    「多谢妈咪子不杀之恩,小生理当以身相报…」

    「没正经…」

    「那…,我们是不是现在就开始…聊天罗?」

    妈咪没有答话,只是将头垂得低低的,自顾自地玩弄着她衣服上的缀子。对着妈咪那刻意打扮过的脸,和她那副骄羞的样子,我不禁看呆了。见我久久没有下文,妈咪于是偷偷的瞄了我一眼,发xiàn

    那个既是她的我、又是她夫婿的男人,正傻睁睁的盯着她看。不费一丝猜想,她心里就可以确定,我身旁的这个男人,已经澈底对她着迷了,她想:「这孩子还真是一个多情种子,我这身子算是没有白舍于我了…」

    此时,她心里除了幸福,还夹杂着几分感激的心情,她决定,接下来的日子里,她要像一个寻常的妻子般,全心地服侍我,让我能拥有作丈夫该有的尊荣及快乐。有了这一番想法,她终于对我完全抛开妈咪的身份,像一个急待丈夫爱怜的女人一般,偎进我的怀里洒起骄来:「夫君,你…就打算这样看我一个晚上么…」

    「妈咪!今晚…你好美,美得让我舍不得弄脏你,我…」

    「嘻,真的舍不得?」

    话才说完,她就在我那已经鼓胀起来的腿股间轻轻的拍了一下道:「那,这又是什么?」

    「唉,那是一条不听我使唤的船。」

    「长在你身上,怎会不听你的使唤呢?」

    「因为它患了急症,着想找个地方靠靠…」

    「它着想找的,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啊?」

    「它着想找的,是一个能给它温暖,能为它遮风避雨,又能让它随意进出的地方。」

    「那…它找到了没?」

    「找是找到了,可是它没法子进去啊?」

    「喔?感情是它少了力qì

    ,驶不动了?」

    「嘻,不是…」

    「不是?那…是…」

    突然的,我出手环住妈咪的脖子,将她一把推倒在床上道:「它没法子进去…是因为我还没脱掉你的裤子哪!」

    说着,就要来解她的裤带…不料,妈咪竟出手阻止了她,道:「汉郎!别急,且听我说…」

    「怎么?今晚…你这渡口…歇工,不接船了?」

    「接,当然接,姐姐这渡口就只接你这条船的生意,那还敢挑日子上工?」

    「那…」

    「是姐姐的一点私心,姐姐想,既然姐姐已经成了我你的妻子,今晚就该让姐姐能像一个真zhèng

    的妻子般,竭力的来侍候相公您吧!」

    话才说完,她就像一个顺巧的妻子一般,开始为我宽衣解带,直到我一丝不挂。然后回过头自个儿将身上的衣物一件件的解下来,直到身上只剩一条浅红色的底裤,然后,掩着下体在我的身旁躺了下来,两只手掩住脸部,两只乳儿不规则的起伏着,她就这样蒙着脸,等着我来脱自己的内裤,完成这婚礼的最终部份,忍耐多时的我,一点也没有让她等候,浓厚的气芬,让我甚至省略了前戏,一鼓作气地扒下妈咪的底裤,并拉开她那两只雪白的大腿,重重的压在她的身上,一声:「妈咪子!为夫的来了!」

    就将整只**硬生生的插入底下这刚和我拜过堂的女人的穴里。

    「轻一点,痛…」

    「喔,好姐姐,对不起,弄痛你吗?」

    「嗯,…还好,哪,你不用急,既然我们已经是夫妻了,只要你想要,姐姐没有不肯的,今晚就是你要姐姐陪你玩到明天早上,姐姐也是肯的…」

    「姐,你真好…」

    「冤家,姐姐只希望你不会怨我。」

    「怨你?怎会有这种话呢?」

    「姐姐是想…」

    「想什么?」

    「唉,姐姐是想,要是姐姐今晚仍是个闺女,就能让你为姐姐破身了!弟,你不会怪我吧,你会不会怪姐姐在这新婚之夜没能给你一个乾净的身子?」

    「没有的事,姐姐你这般的美,又这般的爱我,我觉得能拥有你,已经是我天大的福份,不能拥有你的第一次,也不是姐姐你的错,怎能怪你呢?」

    「下辈子吧,弟,姐姐答yīng

    你,假如下辈子我们仍能在一起,姐姐一定给你一个乾乾净净的身子,算是姐姐补偿这辈子对你的亏欠…」

    「姐,你又何必太在意这种事,事实上,这种事,只要我们把它当成第一次来做,那不就是我们的第一次了吗?」

    「嗯…」

    「那么,忍着点,我接下来的这一下,就要破你的身子罗…」

    说着,我一股作气的,将我的阳茎给全数送入妈咪的**里,道:「妈咪…破瓜的滋味如何?」

    「痛啊,亲哥,妈咪痛死了,快拔出来,痛死妹了…」

    突然,像一个初经人事的小姑妈咪般,妈咪的粉拳像雨点一般地落在我的胸前,嘴里还似假还真的轻嚷着:「别动,唉呀,人家叫你别动嘛,再动我就要痛死了…别乾了,哥,再干下去妈咪那里就要让你给乾破了!」

    「好妹妹,忍着点,哥这是在疼你啊…」

    「哥,求求你,轻点…,妹…,痛哪…」

    就这样,这两个人很有默契地扮演着一对出次登科的小夫妻,只是我们和真zhèng

    的新婚夫妻有它着太多的不同─除了年龄上的差距外,太过于熟练的动作,和太多由妈咪**流落到席上的**,任谁都不会认为今晚只是这对男女的初会,更没人想得到这对床上的男女竟会是亲生母子。

    话虽如此,房里的两个人却有这大大不同的看法…,只听妈咪这会儿又忘情的叫了起来:「哥,破了,妹妹的穴让哥你给乾破了…,好痛呀,亲哥,轻一点,妈咪就要让你给乾死了…」

    「妹妹!忍着点,待会哥的大**就会让你爽上天的!」

    说完后,我的大**就在妈咪充满**的嫩穴里慢慢的**起来,而妈咪虽然装作第一次不停的叫痛,但腰却早已忍不住的随着我的**往上抬。一时之间妈咪**里的**随着我的**发出「滋、滋」的声响。

    「妈咪…你听,你下面的嘴正说着话呢。」

    说完之后,我用着**特别用力的在妈咪的穴里重重的撞了几下,让**直顶着妈咪的花心,而妈咪也知趣的抬高臀部,露出**让我的**深深的插入她的**。

    「啊…哥…轻一点……妹妹的**受不了哥的大**…啊…亲哥的大**…把妹的**橕破了…啊…乾的亲妹妹穴好麻……啊……」

    「妹妹受不了,可是妹妹的**却忍不住要抬高让哥的大**乾!」

    说着脱着,我爬起来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快、无弹窗!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