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 部分阅读

作者:1145892305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鸵?媚闼懒耍?br/>

    「可是我憋得难受呀!好三舅妈,就让人家再来一次嘛,好不好?」我说着故yì

    逗她,将她扑倒在床上,挺着坚硬的大**一下子就插进了三舅妈的**中。

    三舅妈这下可慌了,一边推我一边说:「好仲平,别乱来,你真想要我的命呀?要不,让我用嘴来使你射精好不好?刚才我用嘴没帮你吸出精,你没尝到这种滋味,这可是我当年在青楼时的拿手绝技,多少嫖客出高价想尝还尝不到呢!」

    看着三舅妈这可怜相,我不忍再逗她,忙从她那迷人的玉洞中抽出了我的宝贝,吻着她说:「好三舅妈,我逗你玩呢,我怎么忍心要你的命呀?你们不能再来,我可以去找舅妈,明天我再来你这儿,一方面让春玲尝尝被男人射的滋味,让她真zhèng

    被男人过,做一个真zhèng

    意义上的女人,另一方面我想尝尝你的拿手绝技,好不好?」

    「好,就这么办,明天你就睡在这儿好了,行不行?」三舅妈当然乐得赞成。

    我又问春玲:「你明天愿意让我再吗?」

    这时的春玲正是初尝禁果、食髓知味的时候,怎么会不愿意,羞涩地连声答yīng

    :「愿意,我怎么会不愿意呢?别说明天,就是一辈子我都愿意!」说到这里,她不再羞涩,大胆地吐露心声:「我知dào

    我是个下人,配不上你,不过,我爱你,永远都爱你,在我心目中,你永远是我的男人,不论何时何地,就算我嫁了人有了丈夫,只要你愿意,我还是会毫不犹豫地让你!」说着她那双迷人的大眼睛定定地望着我,那模样,充分显示了她对我的爱意。

    我被春玲的真情诚意感动了,搂着她热吻着说:「好春玲,我也喜欢你,以后不论何时何地,只要你愿意,我都会你!」

    「好一对癡男怨女!好一个山盟海誓!那我呢?」三舅妈笑问。

    「你也是,想我时我就会来陪你玩的!」我搂着她俩亲热了一会儿,就穿衣告辞了。

    回到舅妈的房中,舅妈已经在床上等我了,我急不可待地脱衣上床,搂着她汇报我的战绩。

    舅妈早已等得春心难耐了,再听我活灵活现地向她讲我和三舅妈、春玲的「活春宫」,哪里还能忍耐,向我贺过喜后就迫不及待地自动送上香甜的柔唇吻着我,伸手捉住那根令她神往的坚硬无比的大**,插进了她那早已久候多时的**中……

    一阵阵**潮起潮落,在舅妈第三次大泄时,我再也控zhì

    不住,阳精喷射而出……

    到了第五天晚上,我先和舅妈玩过一次,弄得她大泄三次后,告sù

    她要去三舅妈那里,不用等我睡了,就到三舅妈那里,首先享shòu

    了三舅妈的拿手绝技──**,在她嘴中射了精。

    然后又了春玲,接着又三舅妈,最后又春玲,在春玲的**中射了精,灼得她的子宫乱颤,春玲大呼痛快,说被男人射精的滋味果然是女人的最高享shòu

    ……

    就这样,我在这里的十天,除了第一天晚上只了小杏一个人外,其余的九天里每晚都要两三个、三四个女人。每天她们几个人被我弄泄身的次数加起来不下十次。

    最后一晚上我甚至把她们主六人聚集起来,了整整一个晚上,每人都被我得死去活来好几次,而我却应付自如,丝毫没有力不从心或精神不振的情况。

    我的性能力果然又有了很大提高,妈妈和姨妈果然高明,想出这个办法让我提高性能力,以后我就能更好地和妈妈们、姐妹们颠鸾倒凤了,一定能把她们弄得每次都美上天。

    我在这住了十天,给这里带来了欢乐、带来了热情,也留下了两个儿子两个女儿,在她们依依不舍地送行后,胜利返回家中。

    第十七章姐妹情深同床乐…宝贝单枪会三姝

    我回到家时正好是中午时分,家中的女人们早已安排好了丰盛的午宴来给我接风,两个妈妈、三个姐妹,五张嘴乱七八糟地一阵嘘寒问暖后开始进餐。妈妈让在一边伺候着的女仆们都出去,只留下我们一家六口,然后举起盛着葡萄酒的杯子对我说:“来,妈先敬你一杯,为你胜利归来乾杯!”

    “你又没有问我此行的收获如何,怎么就要为我的胜利乾杯?”我故yì

    问妈妈。

    妈妈笑着说:“因为我相信我儿子的能力、功夫和手段!怎么样?尝到甜头了吧小鬼?”

    姨妈也接着说:“对呀,我们都相信你的实力!快坦白交待,是不是收获不小?”

    “不错,大获全胜!”我得yì

    洋洋地说。

    “这么说三个舅妈都和你好上了?真有你的!”大姐惊喜地夸我,丝毫没有一点儿的醋意。

    “真行呀宝贝儿!真是我们的好男人!”二姐也称赞着我。

    “这下你尝到甜头了吧?哥哥。和舅妈们弄美不美?有没有过瘾?”小妹和两位姐姐就是不一样,两位姐姐只是惊喜、称赞,而她开口就来调笑,真是个疯丫头!

    我还激着她:“和舅妈们弄美是美,不过还比不上和你弄美,和你弄最过瘾了!”

    大家都笑了起来,这下小妹倒不好意思了,羞红了脸娇嗔道:“去你的,哥哥,你真坏!”

    “谁让你先来调笑我?不过说实话,我和你弄确实过瘾,难道你不相信吗?难道你不过瘾吗?要不要表演一下让大家看看?”

    大家笑得更开心了,小妹羞得满脸通红,正要还击,姨妈知dào

    她不是我的对手,忙替她解围,问我:“三个舅妈都让你干上了?还有没有其他女人?”

    “当然有,除了三个舅妈,她们每人的贴身丫头都被我**了!”

    “这倒是情理之中,主人都被**了,贴身丫头怎能倖免?不过这样也好,一锅端了省得出什么事,一般来说,这种男女私情很难逃过贴身丫头的眼光,你把她们也**了,让她们也尝到甜头,堵住了她们的嘴,她们就不会出去乱说了。”妈妈考lǜ

    得果然周到。

    “那照你的意思说,是要让我把你们几个的贴身丫头也弄到手,好堵住她们的嘴,对不对?”

    “去你的哥,你可倒会顺杆爬,姨妈刚说句好话,你就想趁势让我们同意你把小平、小芙、小莲她们也佔了?你怎么那么贪心?有我们几个日夜陪你还不够吗?你已经有了这么多女人了,怎么还不知足?你自己的丫头小莺你弄不弄我不管,大姐的小平、二姐的小芙我也不管,反正我的小莲我不让你弄!”小妹吃起醋来了。

    “哟,小妹,你和小丫头们吃什么醋呀?你还怕宝贝儿会爱上她们而辜负我们吗?你怎么对他连这点信心都没有?难道你不爱他吗?既然爱他就要以他的幸福为幸福、以他的快乐为快乐,只要能让他高兴,几个下人又算得了什么?宝贝儿,从现在起小平就是你的了,只要你能弄到手,随便什么时候想**她,我都没意见,就算你想把她弄到你身边伺候你,我都同意!我的小平可是个好姑娘,姐给你保证她还是个百分之百的处女!”大姐对我的爱真是无私、博大,就连这种事都能容忍。

    “对,宝贝儿,我把小芙也许给你了。她可也是个好女孩,也绝对是个黄花大闰女,能不能到手就看你的本事了!要不要姐姐帮忙呀?除了不能帮你去强奸自己的同性,你让姐姐干什么都行!”二姐也表现出了对我的百分之百的爱心和信任。

    “那好吧,既然你们都同意了,我也只好把小莲献出来了,不过哥你可别指望让我给你帮什么忙,我可没有姐姐们那么伟大,也没她们那么傻,还要帮你去弄别的女人!”小妹依然有点放不开,不过这也是爱的一种表现,因为真zhèng

    的爱情是自私的!姐姐们之所以那么大方,是因为她们对我除了恋人之爱外,还有对我潜在的母性之爱在起作用,有那么点“爱子心切”的意味,所以才会容下我染指别的女人,而小妹对我是百分之百的恋爱,所以才会表现的那么自私。后来她们三人的丫头果然都献身於我,在我一生众多的女人中又添了三个处女。

    大姐对小妹说:“另外我再告sù

    你一件事小妹,小莺的事你不要说你不管,你就算想管也已经管不了啦,你不知dào

    小莺早已被宝贝儿给弄上了!”

    “真的?我怎么不知dào

    ?”小妹有点惊讶。

    “你想小莺那样的小尤物整日伺候在宝贝儿这样的男人身边,能免得了这个吗?她比你更早得到宝贝儿的‘临幸’,要按先后顺序来排,你还得给她叫姐姐呢!”大姐故yì

    逗她。

    “去你的大姐!怎么能把我和小莺相提并论呢?”小妹更不高兴了。

    “就是嘛!大姐,你怎么能把我们亲爱的小妹的小莺相提并论呢?小莺算什么?不过是个下人,我和她不过是逢场作戏,怎比得上对小妹的真情真爱呢?好小妹,别生气,今晚上哥好好陪你玩,好不好?”我赶紧逗她。

    大家都笑起来,小妹也“噗嗤”一声笑了,不好意思地说:“谁让你陪我玩呀!谁说我生气了?我只不过有点吃醋罢了。”小妹真是我们全家的娇宝宝,在我们面前也丝毫没有不好意思,说出了自己的真心话。

    “她们三个的贴身丫头都是小处女,你也看得上,刘妈和谢妈你要不要?你要想要,我们也送给你!”姨妈不怀好意,因为她身边的刘妈和妈妈身边的谢妈都已是快五十的人了,我怎么会打她们的主意?

    妈也落井下石:“就是,我们都爱你,怎么会拒绝你的要求?你就把我们家的女人一锅端吧!明天我就去帮你向谢妈求爱,好不好?”说完,得yì

    的笑了起来。

    “不和你们说了,怎么你们两个当妈妈的合夥来取笑我自己?看我怎么收拾你们!”说着,我就要上前去动手动脚,妈妈和姨妈忙连声求饶,姐姐们也帮着说好话,我这才放过她们。

    “对了宝贝儿,这次你弄的这六个女人中,三个舅妈是不说了,那三个小丫头是不是处女呀?”大姐念念不忘这个问题,她老怕我弄个丫头还弄个破烂,怕失了我的身份。

    “她们三个呀?唉,我也说不清楚,就算一个半处女吧!”

    “这是怎么一回事?是处女就是处女,不是就不是,一个就一个,两个就两个,怎么会有半个?”这下她们五个都迷惑起来了,你一句她一句地问起来。

    “是这么回事,大舅妈的丫头小杏是处女,经我开了苞;二舅妈的丫头俊环不是处女,舅舅在世时已经让舅舅**过了,是个浪货;只有三舅妈的丫头春玲是个例外,你说她是处女吧,她的处女膜已经破了,你说她不是处女吧,她又确实没有让男人**过,男人连她的边都没沾过,你们说她算不算处女?”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的处女膜是怎么破的?”小妹追问着。

    “是这么回事,春玲以前偷看过舅舅和三舅妈同房作爱,看着看着欲火起来了,忍不住就自己用手去自己那里玩儿,越弄越不过瘾,急得她难受,一不小心手指一用力,就把处女膜弄破了,但是她确实没有被男人**过,所以我才会说她是半个处女。不过因为她的手指太细,所以她的处女膜其实只被戳破了一点,她被我**时,处女膜才完全破裂,还流了许多血呢,你们说她是不是处女?”

    “原来是这么回事呀!她当然是处女了,只要没有让男人**过的都是处女,更何况她的处女膜还不是全部破了,你不是还把人家弄出血了吗?把人家的处女身破了还说人家不是处女,春玲真倒霉,白被你**出了那么多处女血!”妈妈愤愤不平地说。

    “就是嘛,你这小子得了便宜还卖乖,你会连这个都不懂吗?真不知你是怎么给我的三个宝贝女儿破的身!你妈对你的性启蒙教育没有给你讲清楚吗?”姨妈一箭双雕,调笑我和妈妈两个人。

    “去你的姐姐,净佔妹妹的便宜!我对宝贝儿的性启蒙教育没有教好,你后来不是给他补课了吗?怎么也没有给他讲清楚?还有翠萍你们姐妹三个,怎么也没有让他‘弄’明白?”妈妈更是高明,不但还击了姨妈,还连带着把大姐她们捎进去了。

    “哟!姨妈,你们姐妹斗嘴,怎么把我们小辈也都拉进去了?”大姐不愿意了。

    “就是嘛,姨妈,你怎么为老不尊,开起我们的玩笑来了?”二姐也兴师问罪了。

    “什么为老不尊,在宝贝儿面前,我和你们姨妈同你们没有什么分别,都是他的女人!你姨妈不过是想让我们更高兴罢了!”倒是姨妈又来为妈妈解围了。

    “怪不得你们会在我们面前开这么放肆的玩笑呢,原来是这样,对不起,姨妈。”大姐二姐忙向妈妈道歉。

    从此以后,她们母女五人的思想得到了进一步的沟通,在我面前,五个女人再也不分老幼,彼此同等对待、互相帮zhù

    ,老的帮带小的,小的促进老的,并不时开一些善意的玩笑,倒也其乐融融。

    我又想起了舅妈的事,就对她们说:“你们说春玲是处女,那舅妈呢?她也被我弄出了血,不过不是处女血,而是**口被我弄破了一点,她也出了血,那算不算处女呢?”

    “去你的,臭小子,你说她算不算处女?明知故问!”妈妈笑骂我。

    “对了,妈妈,姨妈,你们说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舅妈都三十好几了、结婚十多年了还被我弄破了**流了血,而大姐、二姐、小妹,还有小莺、小杏、春玲她们都才十八、九岁、而且都还是处女,却只被我弄破了处女膜而没有弄破**呢?”我提出了心中的疑问。

    “还不是因为你的大**太大了嘛!”小妹半是不懂装懂半是取笑我,她就是这么可爱,说话不知顾忌,“大**”张口就来。

    “你说的是什么呀,小妮子,他的**大怎么没有把你的**弄破?那是因为你们舅妈的**天生狭窄,而你们舅舅的**又不够大,所以才会被你哥哥的大**把她的**弄破的!”姨妈纠正小妹的错误,给我们做了解释,经过刚才她们母女间的沟通,姨妈也毫不做作,说起“**”、“**”随心所欲。

    “你怎么知dào

    舅舅的**不够大?难道你见过吗?难道你们姐弟……”我不怀好意地调戏姨妈,妈妈和大姐、二姐、小妹都掩口而笑。

    “去你妈的屄!你这个臭小子,是不是讨打呀?怎么什么话都能说出口?我怎么会见过你舅舅的**?你以为姨妈是什么人?我只不过是推断。如果你舅舅的**够大的话,他们结婚十多年了,早就把你舅妈的**弄松了,会轮到你来把她的**弄破吗?再说,他们结婚多年无子,而且你三个舅妈都没有生育,一定是你舅舅的问题,因此我想他的性能力不会好到哪儿去,所以他的**也不会大。退一步讲,就算他的**大,也不会有你的大吧?像你这样大的天下没有第二个!只要没你的大,不就是不够大吗?难道我说错了吗?真气死人了!”姨妈愤愤不平。

    “就是嘛,你这小鬼,怎么那么说你姨妈?真该挨打!还替我挣了骂,让你姨妈要去我的屄!当你妈真倒霉!你刚才真是胡说八道,别说你姨妈没有见过你舅舅的**,就算见过,那又有什么?姐姐看看弟弟的**,有什么大不了的?你们说是不是呀?翠萍、艳萍。”妈妈又把大姐、二姐拉进去了。

    文静的大姐早就被我们几个的淫声浪语刺激得羞红了脸,这下子脸更是红到了脖子根,她娇羞地反击说:“哼,姐姐看看弟弟的算什么,还有妈妈看儿子的呢!”

    “就是嘛,不光当妈妈的看,还有当姨妈的也看呢!”二姐也开口了,还连她们的亲妈、我的姨妈也带了进去:“不光看,她们还用呢!”

    “你们说的我怎么听不懂呀?翠萍说姐姐看弟弟的,看弟弟的什么呀?是脸蛋还是身材?妈妈看儿子的,又看儿子的什么呀?”妈妈故yì

    逗她们,也是为了替我除去她们姐妹的多余的羞涩。

    “就是呀,你们说话怎么这么难懂?艳萍说不光看、还用,看什么?用什么呀?怎么用呀?”姨妈也逗起了她的亲生女儿们。

    大姐低声说道:“你们两个当妈的怎么一个劲地逗我们?你们不就是想让我们说那两个字吗?你们当妈的都不怕不好意思,我们做女儿的还有什么好羞的?我也知dào

    你们是为了让我们更成熟、更大胆、更开放,是为了宝贝儿好,也是为了我们好。好吧,我不辜负你们的一片苦心,我这就说:**、大**、宝贝儿的大**,什么姐姐看弟弟的、妈妈看儿子的,看的都是宝贝儿的大**!行了吧?”真是本性难移,大姐说不羞还是羞,说完就羞得捂住了脸。

    “好,既然你们都说,我也不怕羞了,就把我刚才的话的意思说明白吧!”二姐接着大姐的话开口了:“我的意思是:不光当妈妈的看儿子的大**,当姨妈的也看儿子的大**,不光看,你们还用他的**,至於怎么用嘛……”说到这里,她不好意思地停了下来。

    “快说!快说!”其余的四个女人异口同声催促她,就连大姐也不例外。

    “说就说,反正你们心知肚明,就是用他的大****你们的屄!我也难得放肆一回,索性说个痛快。不光你们用他的大****你们的屄,我们姐妹三人也用他的大****我们的屄!我们母女五人都让他一个人的大****小屄!怎么样,我说的浪不浪?这下你们满足了吧?”二姐娇羞万状。

    “我这就用大****你们的屄,**你们五个人的屄,好不好?”就着,我快速掏出了被她们的淫声浪语刺激得坚挺无比的大**,逗得她们齐声大笑。妈妈笑骂道:“臭小子,吃饭桌上,把那玩意儿露出来干什么?不怕谁把它当午餐吃了呀!快装进去!”

    “我不怕,你来吃好不好?妈妈。”说着,我挺着大**来到她的面前。姨妈母女四人都笑了起来,大姐、二姐、小妹还火上加油地催妈妈快吃。

    妈妈倒是大大方方,笑着说:“吃就吃,有什么了不起的?咱们在座的女人哪个没有吃过他的**?在你们面前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以后我们几个都不应该互相忌讳,对不对?”说着,她真的低下头含住我的大**,我还来不及高兴,她就又吐出来了:“好了,我也吃过了,快把它放回去吧!我不过是给她们做个榜样罢了,就是要吃也要等到吃过真zhèng

    的饭呀,总不能把它真的当饭吃了吧?”

    我耍起了赖:“你给她们做了榜样,谁知dào

    她们是不是好好学习?不如现在就现学现卖,每人都吃一下吧!”说着,我挺着大**来到姨妈面前。

    姨妈当然不会拒绝我,也低下头含住我的**吮了几下,然后催着大姐来;大姐被逼不过,再说她经过刚才两位妈妈的启发教育也开放了起来,就羞答答地也含了一下我的**,不过很快就吐了出来;二姐倒也比大姐更开放一点,含着我的**也吮了好几下;等轮到小妹时才让两位姐姐知dào

    什么是真zhèng

    的开放,小妹毫不含糊地含着我的**猛吮了起来,逗得我欲火高涨,加上刚才我们母子、姨甥、姐弟、兄妹、母女六人的放肆**对我的刺激,就再也控zhì

    不住,抱着小妹的头,把她的小口当成了屄,快速地抽送起来。小妹知dào

    大事不妙,想摆脱我的控zhì

    ,但在我的强制下难以奏效,就顺水推舟地配合起我来。

    这还是我第一次在她们母女五人全部在场的情况下,在其中四人的注视下和其中一个发生性关系,所以感觉特别刺激,不大一会儿,我就在小妹的口中射了精,小妹一口不留地全吞了下去。这就是小妹的可爱之处,换上两位姐姐就不会这么放肆,最起码到现在为止她们还不敢当着两个妈妈和姐妹们的面让我**。我这也是因人而宜,所以才会挑小妹来达到**。

    在小妹口中射过精后,我挺着依然硬得发涨的大**想找人继xù

    ,但被两个姐姐强制着把**塞回了我的裤子里,我叫苦连天,惹得她们又一次哄笑起来。

    二姐调侃着小妹说:“小妹,你还吃饭吗?”

    小妹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不解地问:“为什么不吃?”

    二姐笑而不答,倒是大姐主动给小妹解开了谜团:“傻小妹,她在羞你你还不知dào

    ,艳萍是问你刚才吃宝贝儿的精液还没有吃饱吗?”说完,几个女人就娇笑成了一团。小妹先是不好意思,接着也跟着嘻笑了起来。

    妈妈真好,为了让我得到更好的享shòu

    ,为了让两个姐姐对我更开放,不顾一切地给我创造机会,给她们带头,这法子真灵,从那以后,她们在我面前果然开放了许多。

    正调笑着吃着饭,我感到有点不对劲,怎么姑姑不在?我问起姑姑,她们马上不言语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默默无语。我大惑不解,连声追问,最后妈才说:“你就别问了,吃完饭我再对你说,现在先高高兴兴把饭吃完!”我只好不再追问。

    吃过饭后,和姐妹们说好晚上再去她们那里,然后和妈妈、姨妈一起来到妈妈房中,妈妈关上门,对我说:“我有个坏消息告sù

    你,你先答yīng

    我不能过份难过,不然我就不对你说。”

    “好,我答yīng

    你,快说吧。”

    “你走后第二天姑姑就被婆家接走生育,第四天生了个儿子,可惜只活了两天就得了产后风,我和你姨妈赶到时已经来不及了,只好眼睁睁地看着婴儿夭折了。你姑姑受不了这种丧夫后又失子的双重打击,离家出走了,几天来急得我们四处寻找,到最后甚至动用了你三姨父的卫戍宪兵也一无所获。”

    我听了怅然长叹,虽然痛心疾首,却也无能为力,姑姑从此下落不明,从此姑姑的生死就成了我的一块心病。直到后来在台湾与她重逢,才放下心来,不过她已出家为尼了。这是十年后的事了,暂且不提。

    妈妈看我这种痛苦的样子,怕我伤心过度伤了身体,灵机一动,和姨妈脱光了衣服挑逗我,想藉此转移我的注意力。我知dào

    悲伤也不是办法,於事无补,而两位妈妈独守空房熬了十来天,一定已欲火如炽,我不能让她们也跟着我难受,加上我也受不了她们那丰满成熟的迷人**的挑逗,就也脱去衣物,抱着她们两人疯狂地弄起来,一方面满足她们的**,另一方面借此发泄我心中的悲痛……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车**战,她们轮换着被我弄得各自大泄三次,我才依次在她们的身体中射了精。

    射过精后,我猛然想起了临去舅妈家前的那个晚上和小妹在一块时发xiàn

    的问题,就问道:“妈,姨妈,我有个问题想问你们,现在我们几个人每天不停地作爱,万一你们几个中有人怀了孕,怎么办?咱家又没有别的男人,别人一定会说是我干的,到时候咱们怎么面对世人的闲话?”

    妈妈和姨妈对视一笑,笑骂道:“你这臭小子,现在才想起这个问题?早干什么了?光顾着**我们,要不是我们早有准bèi

    ,你早就把我们肚子弄大了!凭我们的家传医学,这个小问题会难倒我们吗?告sù

    你,我和你姨妈配了一种药,取名叫‘凤息珠’,凤指女人,息是休息,珠是取珠胎的含意,合起来的意思是女人暂时不能怀孕,是用近二十种名贵中药合成的,除了暂时不能怀孕外对身体绝无害处,反有滋补养颜之效,每天加在我们的夜宵中,我们几个人就能让你随便**而不会怀孕,一旦将来条件允许,可以让翠萍她们给你生孩子时,药一停就行了。我和你姨妈会这么不小心,对这么重yào

    的关键问题不早作准bèi

    吗?等你现在想起来,早把我们害死了!因为咱俩约定到你十八岁时让你**我,所以几年前我就已考lǜ

    这个问题了,早在你破身前,我就作好了准bèi

    ,我找上你姨妈商量着按祖传秘方配出了这种神药,不过那时她还不知dào

    我要干什么,后来她也和你好上了,我才告sù

    她真相,她也拍手叫好。我要不早作准bèi

    ,期限一到,你一**我,万一被你弄怀了孕,我还有脸活在人世上吗?不要说别人说不说闲话,就我自己都左右为难,你说我是把孩子生下来呢还是不生?不生吧,那是咱俩爱的结晶;生吧,你说生下来的孩子该放在什么位置,是让他给你叫哥哥呢,还是叫爸爸?是让他给我叫妈妈呢,还是叫奶奶?”

    姨妈一听,“噗嗤”一声笑了,调笑道:“就给宝贝儿叫‘父兄’,给你叫‘奶妈’,不就行了吗?”说完,她自己也觉得好笑,笑个不停。

    妈妈一听,反唇相讥:“哼,你还好意思笑我,要是你让他**大了肚子,还不是和我一样没法称呼?更何况要是你和你的女儿们都生了他的孩子,你说你的孩子该给翠萍她们叫什么?是姐姐还是姑姑?而翠萍她们的孩子又该给你的孩子叫什么?是平辈论交呢,还是以姨舅相称?你倒给我说个清楚!”

    姨妈连忙认错:“好妹妹,我是和你逗着玩呢,你怎么认真了?我知dào

    咱姐妹俩现在是拴在一条绳上的蚂蚱,同病相怜,谁也不比谁好到哪里去,对不对?别生气了好妹妹,别让咱儿子看笑话,好不好?”

    “我看什么笑话?我还不是和你们一样吗?不光你们俩,还有我、大姐、二姐、小妹,现在咱们全家都是一样,不过不是同病相怜,而是同呼吸共命运,一定要齐心协力、互相关心、互相爱hù

    ,才不会像姑姑那样伤心一世,才能共渡美好时光,同享人生乐趣,对不对?”

    她们一听我这样说,知dào

    又勾起了我的伤心事,忙连声称是,又引开话题,嘱咐我晚上去陪陪翠萍她们,她们都苦等了我十天,不能辜负她们的一番情意。

    晚上,我先去到大姐房中,大姐正端坐在床上。大姐现在更美了,她容颦为面,秋水为神,流彩的凤目,红晕的娇颜,一颦一笑都是美的化身,那隆起的胸脯纤纤的柳腰,修长的粉腿丰满的**,娉娉婷婷如一朵出水的白莲,阵阵的处女幽香,刺激得我心猿意马。我走上前,拉着她就要求欢。

    “宝贝儿,好弟弟,别再磨人了,听姐姐给你说,我听小妹讲了你临走前那天晚上的事,怀孕的事咱们都疏忽了,我们已经有过那么多次了,还不满足吗?以后日子长呢,我们人都是你的,何必急於现在呢?万一出了什么差错,我们怎么做人呢?好弟弟,乖,来让姐姐亲一亲。”姐姐温柔地抱着我亲了一下。

    “万一出什么差错?会出什么差错?”我故yì

    逗她。

    姐娇嗔地伸出玉指在我脸上轻轻戳了一下,笑骂道:“你这孩子,怎么这么调皮?你以为我不好意思说呀?!我们都已来过那么多次了,我在你面前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何况中午我们已经被两位妈妈启发、诱导过了,我和你二姐已经商量好了,以后要对你更开放些!一切都是为了你这个小冤家!你说会出什么差错?就是我们的肚子出差错呗!万一我们被你**大了肚子,你让我们挺着大肚子怎么见人?”

    “就说是你的亲弟弟我的孩子嘛,怕什么?”我继xù

    逗她。

    “去你的,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没一句正经的!这种事是能开玩笑的吗?人命关天呀!”大姐娇嗔着。

    我看她真的急了,这才给她讲明了妈妈早有准bèi

    的真相。

    “真的?那药对身体有害处吗?不会影响以后的生育吧?可别弄巧成拙呀!要知dào

    我们都梦想着为你生孩子呀!”大姐高兴极了。

    “放你的一百条心吧,姨妈也参与了这件事,她会害自己的亲生女儿吗?再说,她们也急着让你们生孩子,她们急着抱孙子呢!”

    “抱孙子?要是她们……”大姐说到这儿,不好意思的娇笑起来,眼中流露出狡诘、得yì

    的神色。

    “要是她们怎样?你怎么不说了?”我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

    “要是她们和你有了孩子,她们是抱孙子还是抱……”大姐说到这儿,再也不好意思说下去,娇羞地掩口娇笑着。我这才恍然大悟,没想到平日温柔贤良的大姐,可能是受了午饭时那番调笑的影响,今天竟也开起了我的玩笑,而且还是个这么隐晦、这么淫秽的玩笑,觉得她更是艳丽动人,再也控zhì

    不住,一把抱住大姐狂吻起来。

    大姐的樱唇已经火烫,粉脸发热,显然也已欲火沸腾了。她把香舌自动伸入我的嘴中,热烈地、毫不保留地热吻着我,看来,她也已经控zhì

    不住了。

    经过热情的长吻,我们的**都已到了爆fā

    的极限,呼吸也越发急促,衣服已经成了我们最大的障碍,被我们互相三两把就脱光了。

    我把姐姐放在床上,随即压了上去,挺起粗大的**,在姐姐那迷人的**上摩擦了几下,**沾上她那多情的春水作为润滑,对准她的玉洞一用力就闯了进去,开始疯狂地用力地抽挺起来。

    “啊……小弟……轻点儿……怎么你每次都是这么猛呢?姐受不了你那蛮劲啊!”大姐是属於淑女型的,受不了我的狂轰滥炸。

    “姐,我爱你呀,我要让你得到最大的快乐!”

    “让姐快乐也不能这么狠呀!像要把姐的花心插破似的!真把姐弄出毛病来你不心痛吗?把姐的**弄破了,姐倒不怕,姐心甘情愿,就怕你不能玩了,那不是连你也不好过吗?”姐温柔地劝着我。

    “不怕的,姐,怎么会弄破呢?以前弄了那么多次都没有破,现在怎么会破呢?你还是处女时让我开苞都不怕,现在都适应我这大**了,怎么会又受不了啦?”我继xù

    猛干着。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爱惜姐姐?姐真的受不了你的大**!姐以前是不忍心扫你的兴,怕你得不到满足,强忍着接受你的猛弄。现在你都有这么多女人陪你了,在我这儿不尽兴可以去找艳萍、丽萍或者妈妈们,让她们接着再来。你想让姐快乐,姐知dào

    你的心思,但也得因人而宜呀!你要是再这样整姐,姐可就要生气啦!”

    看来大姐是真的受不了我这种猛弄,要不是这种痛苦到了忍耐限度的极点,实在忍受不住,她是不会为难我的,像她那么爱我,怎么会舍得拂我的意呢?

    第二天我去问两位妈妈,她们仔细询问我每次弄大姐时**的感受,又去问大姐,大姐不好意思地讲了和我行房时阴部的感觉,然后她们要求察看大姐的**,大姐知dào

    事情的重yào

    性,顾不得不好意思,再说在两位妈妈面前她也没什么难为情的,就让她们仔细地翻弄检查了自己的**。

    最后在她们的一再要求下,娇羞无限地让她们现场观摩了我们**的情景,才知dào

    是因为大姐的**天生生得太浅,就是在性兴奋时充份扩展也只有四寸左右,加上**也不过五寸,而我的大**又太过於庞大,单凭她的**根本装不下,只好藉助**后的子宫来承shòu那多出来的三寸多长的半根**,所以每次弄进去都要插进她子宫中好大一截,整个大**和冠状沟都在子宫中,轻轻弄已经是不好受了,更何况我每次猛弄狂插?

    两位妈妈嘱咐我对大姐一定要爱惜,而我对大姐那么爱恋,知dào

    真相后,怎么忍心再肆意摧残我这位对我温柔体贴关怀如母、至爱厚恋深情如妻的大姐呢?从那以后,我每次和大姐**都耐着性子温柔体贴地慢慢弄她,慢慢引发她的**,而我也可以得到与我和妈妈们、二姐、小妹及其他女人**时不一样的感受,从而享shòu

    到与众不同的快感。

    “好吧,姐,我慢点行了吧!你最差劲了,不要说妈妈们比你能弄,就连小妹都比你强!”说着,我只好轻插缓抽、吮吻着她的柔唇、抚摸着她的**,大姐娇怯怯地躺在我的身下,默默地忍受着,接受着我抽弄。娇柔的大姐是这么可人,这么令人怜爱,我也真的不忍心再粗鲁乱撞了。

    经过一阵子的**后,大姐的双颊渐渐更加红润,桃源里的阴精一阵阵的发泄着,烫得我浑身麻酥酥的,我不知不觉地又用力起来了,不过比起从前的力量来要轻微多了,只不过是速度比刚才快了许多。而大姐经过我这一阵子的轻抽慢插,已经充份调动了性快感,**也得到了充份的润滑和扩张,大小**都充份膨胀,也从而增加了**的长度,所以也能适应我的快速**了。

    “噗嗤……噗嗤……”经过一阵的快抽疾送,大姐全身一阵颤抖,屁股用力地向上挺送了几下,**中猛烈地收缩了几下,就泄身了,一股股热精喷洒在我的**上,刺激得我也控zhì

    不住,丹田中热流上升,一股热流射进她的花心深处,我们两人紧紧地拥bào

    在一起。

    “好弟弟,这是我最舒服的一次!”大姐喜孜孜地说。

    “我也是,我也从未尝过这种轻柔地弄法弄出来的快感!从来就没有这么快活过!”我这可不是在讨好大姐,这是我的心里话,和大姐这样轻柔、缓慢、斯文地**,确实是别有一番风味。

    “对了,宝贝儿,你刚才埋怨大姐时说,我连小妹都不如,小妹都比我强,那你告sù

    大姐,你和丽萍是怎么个玩法?”

    “小妹最爽快了!不像你和二姐让人急得上火。你是畏畏缩缩的一切处於被动,二姐是又爱又怕,半推半就,小妹就和你俩的作风不同,最合我的胃口。”

    “那你说说三丫头是怎么个作风?又是如何个爽快法?”大姐好奇地追问着我。

    “小妹她说脱就脱,脱个一丝不挂;说干就干,干个淋漓尽致,而且敢说敢干,各种姿势来者不拒,在上在下毫不再乎。别看她年龄最小,却从不咬牙皱眉的,比起你们两个来,她可真是后生可畏!”

    “就像今天中午吃饭时那样,对不对?丽萍那小丫头本来就像是个野小子,你俩也许是天生的一对!只有她那样的野丫头才能受得了你这种蛮劲!”大姐调侃着我。

    “好大姐,你怎么越来越爱取笑人家?刚才取笑我和妈妈们要有了孩子怎么办,现在又来了!我实话告sù

    你,你们和我都是天生一对!我们是天生一家!我对你们都爱极了!”

    “这是怎么回事?你到底欣赏哪种类型的?”大姐又追问起来。

    “凭良心说,我爱你们三人是一样的,只不过因为年龄的关系,对你和二姐的爱意更重些,因为小妹毕竟还小,所以现在我对她的兄长之爱可能要超过恋人之间的两性之爱,而对你和二姐则完全是两性之爱了。

    我之所以说小妹最对我胃口,只不过因为她在床上的大胆作风对我的胃口,适合我的性能力,能让我大肆疯狂,那是因为她现在还未完全成熟,还很幼稚,所以少了成熟女性那种含羞带媚、表面羞涩、内里风骚的风韵,也就不会所谓的半推半就、顺水推舟等手法,因此在床上才会对我毫不保留,因为她也不知dào

    保留、还不知dào

    ‘含蓄是美’的道理;而你和二姐那种含羞带媚的含蓄之美其实才是真zhèng

    的女性风采,才最具有女人魅力,才最能挑动我的**。

    说句不怕让姐你笑话的实话,一见到你们那种含羞带媚的?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快、无弹窗!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