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 部分阅读

作者:1145892305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饷创笳饷创只拐饷从玻空媸歉鎏焐?墓治铮∪?寺枘募??饷蠢骱Φ亩?鳎空媾氯耍?缰猟ào

    就不答yīng

    帮你的忙了,不过当舅妈的怎么能对你言而无信?既然已经答yīng

    了你,那只好勉为其难,想法帮你把它弄软吧,让我先捋捋看能不能让它软。」说着,一只手揉着我的阴囊,一只手捋起我的鸡巴来,她先是温柔地慢慢捋着,接着越捋越快,越捋越用力…?br/>

    但天生神勇的我岂是她这两下就能打发的?**不但没有被她捋出精来而变软,反而越捋越硬,越捋越涨,我打趣地对她说:「好三舅妈,你捋得我好舒服呀!谢谢你,用点力呀!对,就是那样。不过,就凭这些你就想三下五落二打发我呀?这要捋到什么时候才能让它软呢?你是在帮我的倒忙,越捋越硬了!」

    「你别得yì

    的太早了,看我怎么对付你!」三舅妈并不服气,她弯下腰,张开樱桃小嘴,含着我的大**,开始施展舌功对付我。

    她那柔软而又温暖的香舌在我的**上来回旋转、滑动,又用舌尖顶在**中间的小眼上不住地蠕动,接着把我的**尽可能多地吸进她的口中用力吸吮,然后含住我的大**快速地来回吞吐、吸唆,弄得我舒服极了,但还并不足以舒服到要射精的地步。

    「怎么,你就这么点本事呀!凭这个就想帮我的忙呀?」我故yì

    激三舅妈。

    三舅妈吐出口中的**,不知是认真的,还是故yì

    逗我,笑着说:「我的本事多着呢,不过要帮你的忙就只能用这些了,我的那些本事是用来伺候我的丈夫也就是你舅舅的,不是伺候你这个外甥的,就现在这样也已经是越轨了!好外甥,就这样玩玩算了,明人面前不说暗话,你不就是想让我帮你达到**、射精使**变软吗?三舅妈一定让你射精,帮你弄软,我也算尽到心了,也对得起你对三舅妈的一片爱心了,好不好?怎么,你还嫌这样小打小闹不过瘾,还要真刀真枪地来真的吗?」

    「那当然了,这样怎么过瘾?你以为我把它露出来就是让你捋捋、唆唆那么简单吗?才不是呢!你不知dào

    我有多爱你!你不知dào

    我有多么想得到你!」我说着时已抱住三舅妈亲吻起来。

    三舅妈一把推开了我,笑駡道:「你这小子,这么说你想来真格的?要真的把我了才算过瘾?三舅妈也不怕你笑话,实话对你说,三舅妈也爱你,今天既然到了这个份上,咱们有啥说啥,冲着你对三舅妈的爱,除了不能让你屄外,三舅妈今天的身子随你玩……

    「三舅妈也不会让你失望,这个忙我一定帮,但我的屄肯定是不会让你的,帮忙的方法多了,难道非要让你我的屄才能让你射精吗?咱们就这样弄下去,不管用什么方法,不管用口还是用手,三舅妈身上除了屄以外什么地方都随你玩,直到让你达到**为止,而我也不用**,行不行?」

    「那怎么行?您也是过来人了,难道不知dào

    屄是一个女人的代名词吗?枉您爱我一场,您身上最重yào

    的女性标誌──屄都不让我,怎么能算爱我呢?」我不依不饶。

    「那好,三舅妈再退一步,就是这个屄也随便你玩,任你看任你摸,你要不嫌弃还任你亲任你舔,只要你不把**真的进我的屄中就行,好不好?」三舅妈迁就着我说。

    「不好,不让我怎么能算是随我便玩呢?就算按你说的,除了**进去外随我玩,那我把**在你的屄罅上磨擦行不行呀?这可不是进去吧?可是万一我控zhì

    不住或者一不小心一下子捅了进去怎么办?」我想起了第一次姑姐时,就是得寸进尺的「一不小心捅了进去」,对三舅妈也想照方抓药,就耍起赖来。

    「你这孩子,怎么得寸进尺呀?我只想陪你玩玩,满足你的**也就算了,你怎么要真的我?这怎么可以?我是你亲舅妈呀!」

    「亲舅妈又能怎么样?真zhèng

    的舅妈都让我过了,何况你还是个姨太太?更何况……」话一出口,我就知dào

    说错了,这一定是三舅妈最忌讳的,我不敢再说下去,怕惹恼了她。

    「姨太太又怎样?姨太太就低人一等吗?更何况什么?你大概是想说三舅妈是个妓女出身吧?就算是妓女接客还要看心情哪,今天我就是不让你!不但不让你,刚才说的都作废,你什么也别想干!现在就给我出去!」三舅妈说到后来已绷起了脸。

    我一时被她弄了个手足无措,不知该怎么办,心想:「现在只有快刀斩乱麻,霸王硬上弓的单枪直入,把她上了就不会再生气了。」只因此时脑中想起舅妈说的话:「就算你真的强奸了她,她心中说不定正在暗暗高兴呢。」

    遂不管三七二十一,抱住三舅妈就按在床上,这下她真的生气了,怒斥着:「喂~你想干什么?想强奸我吗?」

    「这可是你逼我的,谁让你把人家的**弄得那么硬了,又不管人家了?你又不和我合zuò

    ,我只好出此下策了,好三舅妈,你就饶了宝贝儿吧,你就让宝贝儿来一次吧,我保证让你得到最快乐的享shòu

    ,好不好?」我一边撒着娇,手已经伸进了三舅妈的内衣中,抓住她那丰满的**揉搓起来。

    这下三舅妈满脸通红,像是气愤到了极点,用力地挣扎起来,口中也大骂着:「臭小子!给我滚出去!再不放手,我可要救命了!」

    我一听,忙用嘴堵住三舅妈的嘴,并想将舌头伸进她的口中,但她紧闭着朱唇不让我得逞;我不管那么多,一只手用力抱着她,让她不能动弹,另一只手开始在她的**、阴部来回游弋。刚开始时她还用力挣扎,但过了一会儿,她就停止了反抗,一动不动地任我轻薄,也许一方面知dào

    她的挣扎毫无作用,另一方面因为我对她的亲吻、抚摸已经把她那勉强压制的欲火引得再次高涨。

    我一觉三舅妈停止了反抗,心中大喜,忙腾出手来,三两把剥光了她的衣服,然后快速脱光了自己,迫不及待地伏在她身上,挺着雄伟无比的大傢伙,对准她那已经**涟涟的美穴口用力一戳,「噗嗤」一声全根到底,接着用力地**起来……

    但弄了几下感到有点不对劲,她怎么一动不动地任我,却没有一点反应呢?忙向她脸上一看,这倒吓了我一跳,原来她正在无声地饮泣着,晶莹的泪珠一滴滴地从她美丽的丹凤眼中涌了出来,这下我慌了手脚,忙停止**,双手捧住她的脸问:「三舅妈,怎么了?是我把你弄疼了吗?」

    三舅妈并不回答我,只是哭泣的更厉害了。

    「好三舅妈,你不要哭了,求求你,你到底怎么了?你不要吓唬我好不好?」我语无伦次地哀求着。

    三舅妈只是无声地啜泣,在我的再三追问下,她终于忍不住了,哇地一声哭了出来,一边哭一边捶着我的胸膛哭诉着:「我哭什么?我恨我自己,为什么出身那么贫贱,为替父母还债被卖入青楼,受了那么多苦,到现在还让人看不起?我恨我为什么那么爱你,你心中那么看不起我,我还不忍心真的拒绝你,而半推半就任你得手?我恨我自己,为什么控zhì

    不住自己的**,一经你挑逗就不能自持,心中也想和你来弄个天翻地覆?你说我该怎么办?」

    三舅妈这番哭诉,不禁让我对她又爱又怜,忙软语相劝:「三舅妈,你可误会了我了,我怎么会因为你的过去而看不起你呢?我刚才的话并不是那个意思,我只不过想说:「更何况你比舅妈更年轻,更需yào

    男人爱的滋润。」而已,即使我心中想说更何况你当过妓女,也不是说你如何淫荡,而是说你既然曾经夜夜**,曾经过过那种生活,现在你要独守空房岂不是太折磨人了吗?

    「亲亲三舅妈,我从来就没有看不起你呀,当年舅舅都没有看不起你,我凭什么看不起你?我要是看不起你,我会来向你求欢吗?我看不起的女人我是不会和她上床的,好三舅妈,我的亲舅妈,求求你,不要再生气了,好不好?我爱你,爱死你了,你就不要再折磨自己了,也不要再折磨你的亲外甥了,好不好?」

    「你真的不是看不起我吗?你真的不因我的过去而瞧不起我吗?」三舅妈认真地问。

    「我对天发誓,如果我看不起三舅妈,那就让我……」

    三舅妈就捂住了我的嘴,连声说:「宝贝儿,别说了,别说了,三舅妈相信你,三舅妈相信你!」

    「那你就不要再一动不动地了,赶快和我配合呀!不然我们怎么享shòu

    这美妙的乐趣呢?」

    「我没有和你配合吗?我要是不和你配合,你能脱光我的衣服吗?你能把你那玩意儿插进去吗?我要是不和你配合,你以为那么容易就能得手呀?

    「告sù

    你,男人强奸女人可不那么容易,不是男人人多,就是把女人打昏或者用迷药麻翻,又或者是女人遇事自己先吓坏了,忘记了反抗而已;一个男人想强奸一个身体健康、意志坚定的女人是不可能的,这是我经过多年亲身经lì

    得出的经验,你信不信?」

    「我相信,我相信,我知dào

    三舅妈爱我,体贴我,这才暗中放行,要不然,我现在恐怕连三舅妈的边儿还没沾上呢。」

    三舅妈确实是暗中放了行,我才这么容易地占有了她,她要是闭门不纳,我可真没办法。

    「唉,不知怎么搞的,三舅妈被你勾引得神魂颠倒的,一见了你这根大**就没了主意,这才半推半就,让你的大**给了,可是我心中实在不甘,不甘心被你看不起,所以我才一动不动地任你自己弄,这样我心中才好过一点儿……

    「不过说实话,你的**确实太大了,大得让人意乱情迷,就是一见它我才没有了主意。我曾在风尘中滚爬过,说句不怕你见笑的话,我见过的**可以说不计其数,却从没见过这样大的**。

    「告sù

    你一个秘密吧,当年我正红的时候,你父亲也曾嫖过我几次,他的**是我见过最大的,性能力也最强,每次都把我弄得死去活来的,我爱死他了,后来嫁给你舅舅后,还和你父亲幽会过一次,衣服都脱光了,差点就要交合,但在紧要关头,我们猛然醒悟,我怕对不起你舅舅,他既怕对不起你的两个妈妈,又怕对不起他的小舅子,就控zhì

    住没有入港,这件事也到此为止,没有一个人知dào

    。不过,你父亲一直是我心目中最好的男人,我本来以为他的那东西已经是天下最大的了,没想到你的比他的还要大!」

    「原来你和我爸爸还有过这么一段情呢!噢,我明白了,刚才你一见到我的**,脱口而出的那句话,原来就是说我父亲?」

    「对,就是因为这段情,所以我对你也特别的爱hù

    ,你父亲去世后,我着实难过了好几年,后来你长大了,和他像极了,我不知不觉就爱上了你,要不,我今天怎会让你得手?我心中早就在想你了,有时夜里睡不着觉,就会想起你父亲,接着就想你,欲火难捺时就胡思乱想,想入非非,幻想着和你父亲交合,弄着弄着竟变成了你,你的**和他的一样大,你的性能力和他一样高强,弄得我快乐极了,清醒过来我就责怪自己,怎么会在潜意识中盼望着和自己的晚辈**?不过自责归自责,我还是控zhì

    不住自己做荒唐梦,有时做过梦后我就暗自猜测你的性能力到底有多强,不知会不会像在我的性幻想中那么厉害。我原以为自己的这些猜测这一辈子也没有证实的机会,没想到今天终于出现奇迹了,终于让我看到你的**了,刚才你一把它掏出来,真的吓了我一跳,没想到这么大,比你父亲的还大、还长、还粗,真是个巨无霸!你这孩子,怎么长了个这么大的**?你不知dào

    ,你刚插进去的那一下,真的是很痛,刚好我心中正难过,就趁势哭了起来。我真不明白,像我这样在妓院中混过的尚且受不了,别的女人怎么能承shòu你的**?琴姐和云姐是怎么和你好的?她们两个能受得了你这大**吗?」三舅妈好奇地问。

    「你受不了?你说像你在妓院中混过尚且受不了,这话可不对,可能是因为你的**天生就比较紧,你们女人的**不是有弹性会伸缩吗?不见得当过妓女就变松了吧?」我自以为是。

    「去你的,傻小子,不懂装懂,是你懂的多还是我懂的多?告sù

    你,女人的**虽然有很强的伸缩性,不会因为**而松弛,但是妓女被得实在太频繁了,有时整晚都不能闲,不停地接客,整个晚上**中都不停地有男人的**来回抽动,日久天长,还是会慢慢变松弛的,不过也是有限度的,只会松弛到她所经过的最大的**所能开拓的限度,你想,没有被更粗的东西憋过,怎么能松到更大的限度?而你的**实在太大了,当年我所经过的最大的也不过是你父亲的,也没你的大,所以我的**还没有扩张到能容下你的大**的程度,加上这两年多没有让**进去过,有点闭合了,所以我受不了。」

    「噢,原来是这样,唉呀,那我以后的妻子的**不是也会变得很松吗?那可怎么办?」我为妈妈们、特别是姐妹们担心。

    「傻孩子,你怕你把她的**弄松是不是?放心吧,一般女人的**频律哪有妓女的频繁,不会弄松的。」三舅妈温柔地解释着。

    「要是每晚都**呢?」我问的可是实情,我每晚都不会闲着。

    「你总不会整晚不停吧?就算那样也不要紧,我想天下没有女人的**会被扩到能顺顺当当容下你的大**的地步!退一步讲,就算到那个地步,也不过刚好容下你的大**,你还能得到最好的享shòu

    。」三舅妈很肯定地说,「再说,就算你妻子的**被你的大**撑成松得刚好容下你的大**,那对你来说更是一件好事,因为她们的**那么松,一般男人的**插进去根本就没有感觉,更不要说达到**了,只有你的特大号**才能让她们的**有感觉,所以,她们只有在你身上才能得到应有的享shòu

    ,因此她们就永远不会背叛你了,永远不会给你戴绿帽,你说对吗?」

    三舅妈又开起了我的玩笑,这真是天大的笑话,妈妈、姐妹们对我情深似海、无比爱恋,怎会做对不起我的事?就算我的性能力没有这么强、**没有这么大,她们也不会背叛我,更何况我的性能力有这么强、**有这么大呢?

    「去你的,三舅妈,开什么玩笑,什么背叛不背叛、戴帽不戴帽的,她们永远不会!」我斩钉截铁地说。

    「好,她们不会背叛你,你的好妻子们不会背叛丈夫,不会给丈夫戴绿帽,只有你舅舅的妻子才会背叛丈夫,才会给丈夫戴绿帽,只有你的舅妈们才会背叛你舅舅来和你**,只有你大舅妈、二舅妈和我才会给你舅舅戴……」三舅妈揄挪着我,又想起了什么停了下来,转移了话题,「对了,说到她们,我想你还没有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呢,我说我尚且受不了,琴姐和云姐是怎么和你好的?她们两个能受得了你这大**吗?」三舅妈好奇地追问。

    「你现在怎样?还受不了吗?舒服了吧?第一次总是要痛的,她们也不例外。不过舅妈和我好上是因为我让小杏在她的夜宵中放了春药,她控zhì

    不住才让我得手,那时她正在欲火难捺的时候,**已经充分润滑和充分膨胀,即使如此也把她的**弄破了一点,血都流出来了,痛得她叫苦连天,眼泪都流出来了。

    「二舅妈则不同了,她虽然只经过舅舅的**,但她那里却比你的还要松,因为她经常和香菱互相**,她俩的**都挺松的,所以也还算顺利,不过我的**确实太大了,她也曾被我弄得喊疼,好了,不要说别人了,三舅妈,你不是想就这样说一夜吧?你不想试试我的性能力吗?」说着,我用力**起来,粗大的**在她的**深处用力挺动,直抵子宫颈。

    「哎哟,你这孩子,怎么这么性急?三舅妈都两年多没来过了还不急,你这天天女人的还急吗?我相信你的性能力也一定比你父亲更强,更会女人,行了吧?」三舅妈取笑着我,开始迎合起来。

    经过这段时间的**,三舅妈已经欲火高涨,难以自持,一上来就是积极的进攻,**配合着**的**,疯狂地向上顶着,丰满的玉体像扭麻花似的发疯地扭动,水汪汪的丹凤眼,妩媚地望着我,口中也开始叫起床来:「啊……好……好狠……顶得好……再快点……啊……好热……好硬……好爽……插吧……吧……啊……啊……」

    我看着三舅妈被挑起欲火后的桃红脸蛋,她也看着我那英俊的脸庞,一股热浪同时涌上了我们的心头,胸中的欲火烧得更烈更旺更强,两人同时将对方搂紧,就是一阵狂吻,我猛烈地吸吮着她送过来的香舌,**又加快了速度,一连又是一百多下急抽猛插……

    「三舅妈,怎么样,舒服吧?」

    「啊……大**……得我……好舒服……让我喘口气吧……我的好宝贝儿……好外甥……小弟弟……亲哥哥……你的大**真长……真壮……真厉害……你是真zhèng

    的男子汉……是我的……亲男人……你真好……」

    「三舅妈,我爱你……」我吻着她刚说了一半,就被她打断了。

    「不要叫我三舅妈……叫我莲花……」三舅妈的芳名叫莲花。

    「好,亲爱的莲花姐,我爱你!」

    「我也爱你……宝贝儿……仲平……亲弟弟……亲哥哥……亲男人……你要死我了……啊……啊……好美……好爽……好舒服……啊……啊……」

    三舅妈一边用力向上挺动着**,一边**不已,我见她向上挺耸的速度越来越快,知dào

    她快要泄身了,就加快速度用力**起来,直得她娇喘不已,用力地挺着丰圆的屁股,迎接着我的**。

    「啊……美死我了……你要死嫩屄了……对……对……用力……好美……再深点……啊呀……入子宫去了……啊……有点痛啊……啊……不行了……要泄了……啊……啊……啊……」她用力地挺送了几下,再控zhì

    不住,**一阵颤动,子宫口一张阴精一下子喷了出来,她也随着瘫软了。

    「莲花姐,怎么样,我弄得好不好?你还满yì

    吧?」

    「好……好……你弄得我快上天了……三舅妈爱死你了。」她有气无力地回答着我,不知不觉中又成了我的三舅妈。

    「可是它还没有软呢,你这个忙还没有帮完呢!」说着,我挺动依然坚硬如铁的大**在她的**深处用力顶了两下……

    弄得三舅妈又是一阵颤抖,忙向我求饶:「好孩子,你就饶了三舅妈吧!啊呀……别动……好仲平,你饶了你的莲花姐吧!」

    「不行,你也是过来人了,你说我现在这种情况能停下来吗?」

    她也知dào

    这是实情,忙说:「那你也得让我稍微休息休息呀!」

    过了一会儿,三舅妈缓过劲来了,说:「看来我今天非死在你这根大**下不可!不过,我心甘情愿,来吧,三舅妈今天就豁出命来陪你!」说时挺起丰圆结实的屁股。

    我将手伸到她的屁股下,双手托住用力向上一拢,大**在嫩屄中开始转磨起来,她全身的神经还处在紧张状态之中,被我这一招《翻江倒海》的搅弄,直搅得她花心乱颤、穴壁奇痒,直搅得她气喘吁吁,直搅得她浪声又起……

    「哎呀……不行了……我投降了……快停止……我又要泄了……快把你那害死人的大**抽出来……我泄了……啊……啊……不行了……」她又一次泄了身,我不依不饶,继xù

    弄她。

    「哎呀,我的嫩屄要裂开了……喔……又到花心了……快顶到心口了!哎呀……真要命啊……哎呀……饶了我吧……」

    她的淫声浪语刺激着我,我控zhì

    不住了,把她的双腿架到我的双肩上,用力地**起来;她被我这一阵疯狂的**直插得**灼热、子宫酥麻、浑身酸软地瘫在床上,无一点招架之力,任我狂着。

    就这样直出直入地了她一百多下,只听她一声大喊,双手死命地抱紧了我,我觉得她的**中一股浓热的阴精从子宫中直冲而出,射在我的**上;我继xù

    干下去,直得她媚眼翻白,四肢无力,呼吸急促,我知dào

    她已经不行了,就也不再控zhì

    ,精关一开,阳精一下子射出去,直射在她的花心中,那股又烫又热的激流,刺激得她又一次泄出了阴精!

    我抱着她继xù

    轻柔地抽送着,以这种持续不断却又轻柔适度的刺激来使她尽快恢复。

    正在这时,只听得睡房门「砰」的一声,我不知是怎么回事,忙从三舅妈身上下来,走过去拉开房门一看,原来是春玲蹲座在门边,看来是她躲在外面偷看我们,看得她意乱情迷,脚软腿麻,控zhì

    不住而瘫倒在地,碰响了房门。

    我走到她身边,轻轻地问道:「你怎么了?什么地方不舒服?」春玲一抬头正好对着我那雄伟的大**,而**上还沾着**,刚巧滴在她的脸上;她实在欲火难耐,忍不住了,便「嘤咛」一声,一把抱住了我的腿。

    我见春玲如此,知dào

    她淫性已发,便蹲下来,在她耳边轻声问:「春玲,是不是你也很痒,想让我安慰安慰呢?」

    春玲轻轻地点了点头,算是默认。

    「让我把你抱进房中,在床上帮你发洩,好不好?」

    春玲更加害羞地点点头,表示允许。

    我把春玲抱进房中,放在床上,三舅妈早已明白是怎么回事,轻轻地叹息了一声,幽幽地说:「唉,可怜的姑娘!女人啊女人,怎么每个女人都逃不过欲火的煎熬呢?苦命的女人!宝贝儿你就帮帮她,让她也快活快活吧。对了,你刚泄过,还能不能再来?要不能的话,就用手帮她吧。」

    「你说什么话呀三舅妈,你外甥我会那么没用吗?别说是她一个,就算再来两个看我能不能让她们一个个都「死」上两次?你看,它这不是已经表态了吗?」我说着微微用气,将元气压向小腹,使那刚刚才射过精正要慢慢软下去的大**又渐渐硬了起来,眨眼工夫,就又翘了个半天高。

    三舅妈看得目瞪口呆,惊叫着:「啊,真伟大!你真与众不同,说实话,我在风尘中混了那么多年,不但像你这么大的东西没见过,而且像你刚才那样能得我连着大泄四次的就更是连想都没有想到过,普通的也就是能让我泄一次身,厉害点的能让我泄两次,你父亲够厉害了,也不过偶尔有两回能勉强让我泄三次,我以为他已经是天下第一的猛男了,没想到你更不象话,竟让我一下子死去四次!要知dào

    ,还有不济事的连一次都不能让我泄呢!你是天下第一!至于像你这样刚刚射过精就又能迅速勃起的就更是第一次见到了,你真太厉害了!真是个性神!」

    这是我第二次听人说我是「性神」,二舅妈昨晚上也这样说我,她们真的把我看成传说中的主管**之神了,她们都这样说,连我自己都有点认可了,要不是性神的化身,怎么会有这么巨大的性具和这么神奇的性能力?

    我得yì

    洋洋地向她们夸口:「这算什么?你不知dào

    我刚刚没来你这里之前,已经把小杏了个死去活来了!今天才干了你们两个,昨天晚上我把舅妈弄得连泄三次后,又去弄二舅妈,把二舅妈弄泄了两次后,还又把香菱弄泄了三四次,她泄得实在太多了,最后实在是没有阴精可泄了,把她弄得差点脱了阳气,差点一命归阴,我还没有泄身,二舅妈没办法又接着来,把她又弄得大泄特泄才算甘休!你说我厉害不厉害?」

    「真的吗?你真能干!那么你最多时一次过几个女人?」

    「最多时?让我想想……」我想起临来逸园前的那个晚上,我和大姐、二姐、小妹干过后,又和姑姐来了一次,就说:「到目前为止,我最多时才过四个,不过,我想,我的能力不止这么多,我想,我最少能夜战五女!」

    这是我最低的判断,妈妈和姨妈曾经说过我是纯阳体,发展下去最少能夜战十女,我不奢望能有那么多,我想妈妈、姨妈、大姐、二姐、小妹是我最爱的人,最低限度,我一定能、也应该能一次满足她们五个人,因为既然上天注定让我们一家人发生这种世上最亲密的性关系,那么上天应该安排我有这个能力。

    同时我自我感觉,那天晚上和她们四人弄了一夜后,我浑身还有用不完的劲想发洩,早上妈妈去叫我起床时要是不她催着我起身来逸园,说不定我又要和她弄个天翻地覆了,我真的还能干更多的女人。总有一天我要把她们聚在一起,一家人好好地玩个尽兴,以促进我们之间的亲情和爱情。

    「真的吗?你曾一次干过四个?你想你能夜战五女?我没有听错吧?我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怎么这么厉害?真怕人!更怕人的是你这种刚刚弄得一个成熟女人连泄四次后,自己也射过精刚要软下来就能立即再度勃起、超常勃起的能力!你不是性神是什么?」三舅妈发出了由衷的感叹。

    「表少爷,我……」春玲听着我和三舅妈的对话,更加忍耐不住了,终于羞红着脸向我发出了暗示。

    「你怎么了?是不是忍不住了?是不是想让我给你来一盘?」

    「好表少爷,你就不要问那么多了,好不好?人家都急死了!」

    「好,好,我不问了,刚才三舅妈让我用手帮你玩,那我现在就先用手帮你舒服舒服,好不好?」

    春玲更加害羞地点点头,表示应允。

    「那你先自己脱光吧?」我故yì

    逗她,看她是不是欲火高涨到自己宽衣解带送上门让我的地步,她果然已经欲火难耐,再也顾不得羞耻,自动地脱了个一丝不挂,只见春玲坚挺的**高高挺起,**也已勃起,**更是已经**直流了,她的**已经完全勃发。

    我伸手抚摸春玲丰满迷人的**,刚摸了几下,她就呻吟起来,捉住我的手就向她自己的阴部拉,另一只手也摸上了我的**。摸着她那骚水直流的**,我知dào

    她已真的忍不住了。

    三舅妈也对我说:「好性神,你就不要再折磨一个渴望得到你的爱的少女吧!快用你那神器一样的大**让她快乐快乐吧!」

    「好,那就来真的了!」我让春玲躺在床上,我伏在她身上。

    春玲倒是自动地分开了大腿,阴胯大开,期待着**的光临,我将**对准她的洞口,因为她那里早已湿滑无比,无需再润滑,加上她也是偷看主人**后忍受不住自动送上门来,我以为她和骚香菱一样,花心也早已大开,所以就臀部一沉,单刀直入,硕大的**直抵她的花心处……

    没想到她全身猛震,双手死命地推着我,两眼流出泪来,叫道:「啊呀!痛死我了!我下面要裂开了!快抽出来!」

    而我在刚才**进入她**的一霎那,凭着我给姐妹们开苞的经验,感觉出来是戳破了处女膜,知dào

    又一个处女被我破身了,知dào

    那种处女被我这大号**破膜的痛疼,忙安慰她:「春玲,对不起,我没想到你还是个处女,弄痛了你,你放心,一会儿就不痛了,每个处女第一下都要痛的,过一会儿就会尝到甜头了。」

    三舅妈也忙给我帮腔:「好春玲,乖闰女,他没骗你,每个处女第一次被男人都会疼的,马上你就尝到甜头了,你会美上天的!你刚才在门外偷看时没见我美得都魂都要上天了吗?再说,反正你已经被他的大难巴弄进去了,已经疼过一次了,不如忍着点,让他继xù

    **,好给你的**开通道路,经过他的大**的抽动,一会儿你的**就会适应了,以后你让男人弄就不会再疼了,苦尽甘来你才能尝到美味的!要是你现在不忍着点让他弄,让他把**抽出来,那不是白让男人把处女身破了而自己没有尝到屄的美妙滋味吗?要是等会儿你忍不住还是要让他,不经过他的**的来回抽动,你的**就不会扩展,再弄还是要疼的,那不是要疼第二次了吗?乖闰女,你就让他弄吧!宝贝儿,快继xù

    巳,我帮你刺激她。」

    说着,三舅妈的双手已经开始对春玲的酥胸进行抚摸刺激,我也不敢怠慢,忙将**在她的**中轻柔地来回抽动着,春玲也放qì

    了抵抗抱紧了我。

    我吻着她,经过我和三舅妈对她这上中下三管齐下的刺激,加上春玲本身就已经是欲火高涨,不一会儿,她就尝到了甜头,肥圆的**开始试探性地向上挺动,迎合着我的动作,我知dào

    她已经尝到被**的快感,**已经适应我的大号**了,就开始用力地抽送进来,直得她也叫起床来。

    「啊…好少爷…弄得美死了……真美……我受不了…不行了…」

    我继xù

    用力地快速她,因为春玲进屋前已欲火难耐,又是个处女,哪能受得了我这狂风暴雨式的**,不一会儿,她已经被得**直流,屁股直摇,**不已:「不……不行了……好厉害的……大**……弄得嫩屄美死了……要被大**……弄死了……快……用力……弄死我……算了……我情愿被大**……死……啊…啊…」

    我被这淫声浪语刺激得加兴奋,又见到春玲的屁股拚命向上顶,知dào

    她离**已经不远了,就更加用力地她,更加快速地弄她,狂抽猛插了三百多下,得她喘着粗气,眯着媚眼,如癡如醉,意乱情迷,把一个情窦初开的处女弄得像个淫妇荡娃的淫声四起。

    「啊……啊……得我美死了……吧……吧……用力吧……死我吧……我不想活了……我真想……让你把我上天……啊…啊……你的**真伟大……真厉害……要把我的小屄穿了……不行了……不行了……我要死了……啊…啊…」

    终于,她快速地向上用力顶了几下,阵阵阴精汹涌而出,喷洒在我的**上,而我因为刚刚才在三舅妈身体里射过一次,所以离射精的地步还远着呢,便继xù

    在她身上不停地运动着,直得她接二连三地泄着,到最后竟被我得昏死过去,陷入了极度**过后的半昏迷状态,瘫软在了床上,看着这处女第一次被弄得欲仙欲死后昏死过去、玉体横陈的令人怜惜的模样,我不忍心再她,因为在我心目中,春玲也是个小可人,温柔体贴,善解人意,我怎忍心把她和骚香菱同等对待,把她也弄得半死不活?加上我还要去舅妈那里,还要陪舅妈再玩个痛快,所以我见好就收,先在春玲的嫩屄中温柔地继xù

    抽送着,使她从昏迷状态中清醒过来,使她的性快感持续不断、得到**过后的更高享shòu

    ,然后才把**从她那依依不舍的嫩屄中抽出,带出了许多**、阴精和处女破膜的丝丝鲜血。

    三舅妈见状关切地问:「怎么停止了?你不是还没有射精吗?你不憋得慌吗?」

    「你怎么知dào

    我还没有射精?又不是在你的屄里,射精没射精你能感觉出来,在她的**里你也知dào

    我没射精?」我大感惊奇。

    「要连这都不知dào

    ,不是在风尘中混过的。」三舅妈得yì

    地说。

    「不错,我是没有射精,不过你看她现在这个样子,你说我忍心再继xù

    下去吗?」我怜惜地说。

    「说得也是,是不能再弄了,不过就这样也够她受了,一个处女第一次就碰上你这样的大**,让你那样疯狂地上一个多小时,明天她不痛才怪!不过你今天好事没有做到底,让人家尝到了被**的滋味,却没让人家尝到被男人射精的滋味,你说这能算一个女人真zhèng

    被男人过吗?」三舅妈一边说着一边拿来毛巾温柔地给我擦乾净**上的淫物艳渍,边擦边说:「又一个处女变成少妇了,你看她的血多鲜艳呀!快帮她擦擦。」

    我伸手接过毛巾,轻柔地给春玲擦去**上的血迹,她的**被我弄得又红又肿,还在汩汩地向外淌着淫精,我关切地问她疼不疼。

    「不疼,又酸又麻又酥又美,舒服极了,谢谢你,好少爷!」

    「谢什么呀,傻丫头,那是你那儿被他弄成麻木的了,现在不疼,明天你就知dào

    厉害了!」三舅妈笑駡道。

    春玲看着我那粗壮的大**,欲言又止。

    我察言观色,问春玲道:「你想说什么?有什么话就说吧,现在你还有什么害羞的?」

    春玲又犹豫了一会儿,才不好意思地说:「说了也不怕你笑话,其实我已经不是处女了。」

    「什么?你不是处女?那怎么还流了那么多血?」我和三舅妈大感惊讶,齐声追问。

    「我也感到奇怪,所以才会说出来我不是处女。」春玲说。

    三舅妈大惑不解:「怎么回事?你让谁弄过?我怎么不知dào

    ?」

    「谁也没有,是我自己弄的,我今年已经十八了,发育成熟的女人有时难免会春心大动,加上老爷在世时我曾偷看过他和你**,看过以后我也渴望着男人,但我又没有男人,欲火难耐时便想用手指学着老爷用**你那样伸进**中止痒,谁知伸不进去,我又气又急,一用力便把处女膜弄破了,很疼,当时也流了血,吓得我再也不敢用指头弄自己了,我后悔极了,白白自己毁了处女身,谁知今天让表少爷一,没想到第一下还是那么疼,更没想到处女膜已经破了还流了处女血,我也感到奇怪,太太你有经验,你说这是怎么回事?」

    「傻丫头,原来是这么回事呀!谁说你不是处女?你是处女!只要没有被男人过的女人都是处女!你说你用指头弄破了自己的处女膜,其实你弄破的只是一点点,你的指头有多粗呢?能和男人的**比吗?不要说他这个特大号的了,就是一般男人的**也比你的手指粗上几倍!你的处女膜其实大部分都还没有破,今天被他这个世上第一的大**一进去,才是真zhèng

    破了膜!你这才真zhèng

    由处女变成了少妇了!」

    三舅妈说到这儿笑了起来,笑駡道:「你这个小丫头,人不大心不小,竟敢偷看我和老爷**?今天又来偷看,你怎么知dào

    表少爷要来我呢?」

    春玲不好意思地笑了:「本来我并不知dào

    ,后来隐隐约约听到你的呻吟声,我才留上了神,仔细一听,又听到了你的叫声,才……」

    「才什么,才来偷看,是不是?这一偷看不要紧,被大**进去了,被大**了个洞,还直流血,这就是对你偷看主人**的惩罚!看你往后还偷看不偷看?」三舅妈笑駡着春玲。

    春玲羞涩地说:「这种惩罚我不怕!」

    「你可真浪!怪不得人们常说女人只要一被男人过自然就会发浪,真没说错!仲平,看你把一个文静的大闰女弄成了个浪货了!」三舅妈开起了玩笑,又关怀地问我:「不过,你不射精不难受吗?」

    「难受又怎么样?难道你想让我接着来吗?」我说着做势欲上。

    三舅妈忙连声讨饶:「别!别!好孩子,你饶了三舅妈吧,不能再来了,刚才泄得太多了,再弄下去,三舅妈就要让你死了!」

    「可是我憋得难受呀!好三舅妈,就让人家再来一次嘛,好不好?」我说着故yì

    逗她,?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快、无弹窗!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