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部分阅读

作者:1145892305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砘?澹?啦豢裳裕?钗野?皇褪帧?br/>

    「妈,你的**可真美呀!我从没见过比你的更美的**,真是个完美**,是不是天下最美的奶奶?真漂亮,真丰满!」我对亲妈妈的**发出了由衷的赞叹。

    「你少恭维妈,你才见过几个女人的身子,就敢说妈妈的奶是天下最美的?妈知dào

    自己的**大,但妈也有自知之明,要知dào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你怎么知dào

    妈妈的这东西是最美的?起码你姨妈的就和我的不相上下!还有你两个姐姐,你不是和她们弄过那事了吗?她们的**你也没少玩吧?她俩谁的也不比我的小吧?就是小,也小不了多少吧?何况她俩虽然人已长大,但并没有完全发育成熟,以后让你多几次,经过性激素的刺激,一定还会进一步发育,**就会更大了、更美了,到那时就会赶上我和你姨妈的型号甚至超过我们的!至于小丽萍,虽然你还没有直接欣赏过她的**,但你姨妈有那么大的**,她的亲生女儿们会小吗?换句话说,咱们家的女人没有一个是小**,都是丰满、挺拔的**房!都配得上你的大**!」

    妈妈没说错,小妹的**果然也是个大号的,后来经过我和她们姐妹三人的多次**,她们得到性荷尔蒙的充分刺激,身体进一步发育成熟,特别是**都更充分的发育成长,在大小、型号上真的略略超过了妈妈和姨妈,而后来她们姐妹们给我生的三个女儿,每个人的**也都是巨无霸型的,比她们的妈妈们、奶奶们有过之而无不及,真是「**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强」。

    妈妈的话让我又有了新的想法:「配得上我的大**?**怎么能和**配对呢?**是用来屄的,所以**一般是和小屄配对的,**怎么和**配呢?难道像屄那样**吗?」

    妈妈不好意思地说:「去你的,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你有一个与众不同的大号**,我们几个女人如果没有一样与众不同的大号的东西怎么配得上你?谁说要让你的**我们的**了?你的**我们几个的屄还不够呀?还想连我们的**一起?你用嘴亲、用手摸我们的**还不过瘾,还想用**来弄呀?真不象话!」

    「好妈妈,你就让我你的**吧,好不好?儿子求你了,从前你不是说过**和屄同是女人的性器官吗?那为什么我能用**你的屄,而不能用**你的**这个性器官呢?」我哀求着。

    「不行,这怎么可以呢?虽然**和屄同是妈妈的性器官,都是属于你的,但是**是用嘴来亲、用手来摸的,而屄才是用**来的,怎么能乱来呢?」

    「什么呀,怎么能这样分呢?你说**是用嘴来亲的,而屄是用**来的,可是你的屄不是也让我的嘴亲过吗?被你分配给**的嘴都亲过属于**的屄,那为什么被你分配给屄的**不能属于嘴的**呢?何况连不属于性器官的嘴都被我的**过,何况是**呢?」狡辩是我的强项,妈妈可不是我的对手。

    「妈妈不是要给你分什么区域,主要是性质不一样,东西也不一样,嘴虽然不是性器管,可也是用来表示爱意、表达感情的,亲亲你的**有什么不对的?更主要的是嘴和屄虽然一个在上一个在下,一个吃进东西一个排出东西,截然不同,但它们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都有一个洞!都能让你的**插进去!而**怎么弄?你的**怎么插进去?连眼儿都没有你怎么弄?」

    「这你就不要管了,能弄不能弄是我的事,我只问你让不让儿子弄?」

    「好,妈让你弄,只要是我的亲儿子、好宝贝儿想弄,别说是妈妈的**,就是妈妈的心,只要你能弄成,妈也让你弄!妈不是对你说过,妈是属于你的,无论你想怎么弄、想弄哪里妈都甘心!」妈对我的爱到了极点,什么都顺着我。

    我在性方面的灵感是与生俱来的,眼珠一转就有了主意:「妈,你的**虽然没有洞,但是有乳沟啊,洞和沟最大区别不过是洞的截面是闭合的圆,而沟的截面是三面环绕、一面不闭合的大半圆,不是照样能吗?来,你起来,跪坐在床上。」

    妈妈依言跪在床上,屁股坐在自己的小腿肚上,我站在她面前,将**插在她那深深的乳沟中,又让她双手从两边向中间掬着自己的**房,好使她的**完全夹住我的大**,这下倒让我误打误撞弄对了,因为妈妈的**太大了,乳沟本来就很深,再加上她双手把**房从两边向中间掬,虽然我的**很粗,但她的**房却更大,虽然两乳中间多了一个大**,但两乳绕过我的**却仍然会合了,也就是将我的**完全包在她的乳沟中!

    这下妈妈的乳沟就不是沟了,就也成了个洞了,成了她身上另一个暂时形成的洞!这不能不归功于妈妈的**房,如果换个小**,连乳沟都不一定有,更不要说洞了,我的**连放都没地方放,更不要说完全插进去了。这就是**房的好处,可以进行别具一格的「乳交」,因为两个妈妈、三个姐妹都是**族,所以后来都能和我进行这种与众不同的乳交,而姐妹们为我生的三个女儿的**更大,和我玩这种乳交游戏就更「得心应乳」了。

    我将**在妈妈这个「**洞」中来回**了几下,笑着对妈说:「怎么样,我弄成了没有?这不是又一个洞吗?你下身的洞叫屄,那这个洞叫什么呢?虽然这个洞不像屄是无底洞,而是个两头透风的短洞,但也能让我**来回**,也可以说是个小屄,对了,就叫它做「乳屄」好不好?」

    「啐~去你的,真调皮,什么「乳屄」不「乳屄」的,真难听!你这孩子,怎么什么法子都能想出来?还真的让你弄成了,以后你又多了个玩法了,对不对?」妈妈娇羞无限地说,并低下头来,伸舌在我那夹在她**之间的**头上舔了一下。

    这下刺激得我更加兴奋,就开始在妈妈这个独特的「乳屄」中抽送起来,她的**虽然大,能从两边包住我的**,但形成的「乳屄」的长度却不够,我的**每次向上一顶,都要从她的「乳屄」上方透出一大截,顶在她的下巴上。

    妈妈的想像力也够丰富的,被我顶了几下就低下头,檀口微张,迎接着我的**,我的**每次向上顶,都刚好顶进她的樱桃小嘴中,她也就抓紧时间用力吸一下,或者舔舔我的**,每次**进入她的嘴中她都有所行动,一下也不放过。

    我的**在她那别有风味的「乳屄」中来回**,在她那丰满、嫩滑、富有弹性的**上来回磨擦着,舒服极了,而**在她那柔软温暖的小口中进出,享shòu

    着她的樱唇柔舌的特别服wù

    ,更是刺激无比,在这种乳交加**的双重刺激下,不一会儿,我就到了射精的边缘,遂用力地快速抽送了几下,就一泄如注了,浓浓的热精激射而出,大部分都射进了妈妈的小口中,她大口大口地吞了下去,另有一小部分射到了她的下巴、脖子、胸脯上,妈妈伸手将她儿子的这些精华均匀地涂在自己的胸脯上,将酥胸前弄得湿润、光滑。

    这可不是我的性能力不行了,不能持久,而是这种方式是我从来没有尝到的,特别新颍,又特别刺激,比一般方式的**要刺激百十倍,所以我才会提前达到**,而这种乳交加**的快速刺激**方式,也就成了我和家中女人们的保留节目,除了平时使用外,在她们单独和我作战满足不了我时、受不了我的继xù

    **、想让我早点结束、而我也不忍心再继xù

    摧残她们时就派上了用场了,每次都能收到满yì

    的效果。

    这时妈妈已经被我发明的这种奇特**刺激得yì

    乱情迷,自动躺了下去,又捉住我的手,一把将我带到她的身上,一手抱住我的头,热烈而又不失温柔地吻着我,一手拿着我仍然涨挺勃起的大**,在她那已浪水四溢的**中不停地磨擦着,又用**来回地挑动着她自己勃起的阴蒂,那热烘烘的**,灸得我的**生出无限快感,看上去妈妈的样子,已经实在是饑渴了。

    我也被妈妈拿着我的**在她的**间来回摩擦弄得心中发痒,欲火大盛,就哀求着:「好妈妈,让儿子进去吧!」

    「你进得去吗?」妈妈真媚极了,在这关头也不忘开玩笑。

    「不是我要进,是我下面这个你的「小儿子」,他要进去找「妈妈」,好妈妈,不要逗儿子了,好不好?」

    「傻孩子,不懂得一点手法和情调。」妈妈白了我一眼,但玉手还是放行了,我腰一挺、**一送,顺利地插了进去,妈妈娇呼一声,打了个寒战,看来我的大**还是太大了。我忙停下来,她轻呼了一口气,媚眼望着我,展颜一笑,如春花烂漫,艳丽无匹!逗得我更加兴奋,**也觉得粗壮了许多。

    我两手紧紧搂住妈妈的纤腰,用力抽送着,妈也用双腿圈住我的屁股,挺起了**,用力地迎合着我,又用玉手紧紧搂住我的腰,用力往她腿间按,使我的**能更深地插入她的花心,以止她花心中的酸麻,又发动了她穴中的功夫,一吸一吮的,使我觉得自己的**上像有无数只小爪子在不停地抓挠着,又如同落进了一个无牙的虎口中,被上下左右、前前后后地嘴嚼着、吞噬着,还有股强dà

    的吸力,想将我的**吸进她的花心深处,美得我浑身酥软、麻木,也就极力迎合妈妈的心愿,用力地**着。

    我和妈妈就这样抽送着、迎合着、缠绵着、扭动着,两情融洽,灵欲一致,就像是一对久别重逢的恩爱夫妻,又像是一对情深意重的偷欢情人,我贪她恋,大家都欲仙欲死。

    又过了好大一会儿,妈妈在一阵颤抖中泄了身,一下子就瘫软了,那汹涌的玉液向我的**上猛烈地冲击着,弄得我舒服极了,我搂着她、吻着她,下面的**在她那「发了洪水」的**中继xù

    抽送着,在她那湿滑的玉洞中继xù

    穿插着,不过比刚才温柔多了、慢多了、也轻多了。

    「好儿子,真乖,得妈妈美死了!真知dào

    体贴妈!」

    「妈,再教儿子一些床上的本领,再教我几种姿势,好吗?」

    「傻儿子,你以为妈是什么,是**专家?是性学博士?妈会的也只是你爸爸在世时教我的那些,也已全都教给了你,妈对你还藏私吗?妈也想让你在床上成为一个真zhèng

    的高手!那样妈不也能得到更大的满足吗?」妈妈被我逗笑了。

    「不行,我们第一次屄时,你答yīng

    过我要好好教我的!」我耍起了赖皮。

    「你这孩子,咋恁无赖?妈妈真的不会了啊,怎么教你呢?」妈妈娇发着娇嗔的说。

    「那姨妈会吗?我让她教我怎么样?」

    「你姨妈和我嫁的不是同一个男人吗?她和别的男人玩过吗?她怎么会弄更多的呢?傻儿子,别想那么多了,就这样你还不满足吗?你那么能干,而我们母女、姐妹五个又这么爱你,也都这么卖力地伺候你,还不能让你满足吗?」妈妈温柔地劝着我。

    「妈,我不是那个意思,不是说你们不能满足我,而是我想掌握更多的技术、花样,以便更好地和你们享shòu

    ,难道我的想法不对吗?你不会了,那我们就自己摸索,怎么样?就像刚才那样,好不好?」我又转了念头。

    「好吧,妈怕了你了,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刚才不是已经让你在妈身上发明出了乳交吗?刚才妈不是已经给你说过了,妈是属于你的,只要你能弄得成,随你怎么弄、弄哪里都行!就算让亲儿子你把亲娘我死,妈也是毫无怨言的!」妈妈对我的爱真是无比深厚,对我千依百顺,任我肆意妄为。

    于是,我和妈妈就在床上开始探索,尝试,尽我们所能想到的,都逐一试验。一会儿是妈妈在下面我在上面;一会儿又变成了我在下面她在上面;一会儿是妈妈侧躺在床上,我坐在她下面的那条大腿上,将她上面的那条腿抬起来搂在怀中,将我的**侧着插进妈妈的**中抽送着;一会儿是妈妈爬在床上,我爬在她的后背上,将**从后面进她的屄中;一会儿是我反向伏在妈妈身上,我舔她的下身,她吮我的玉茎,两人互相为对方**……最后,我们结束时采用的是坐着的姿势:我盘膝坐在床上,妈妈面对着我坐在我的大腿上,**围在我的腰后,双手环抱我的脖子,我的**尽量地进她的**中,没有半丝在外,我俩就这样拥吻着、扭动着,让我那深入玉户的大**不断地磨擦着她的花心;妈妈也发挥了玉户内的特技,一吸一吐地尽情刺激着我,最后,妈妈在媚目迷蒙、快乐的呻吟声中泄了身,浑身发软,手足无力地伏在我的怀中。

    「妈,舒服吗?」我搂着妈,在她耳边柔声问道。

    「舒服极了,谢谢你,好儿子,让妈这么舒服。」妈妈娇慵无力地呢喃着。

    「不,应该道谢的是我,妈对我真是太好了,不论我想怎么干都顺着我,让我探索,任我胡来,真让我过足了瘾,不过,我……」我欲言又止,因为我知dào

    妈妈已经泄得太多了,不忍心再她了,真怕她受不了。

    「不过什么?哦,妈明白了,是你还没有射精,对不对?」妈也感觉到了我的**还是**地插在她的**中:「你这根**怎么这么厉害?越来越不象话,比你才学会屄时更厉害多了,我都被它得泄了两次了,**都快流干了,弄得妈妈这个「小妈妈」都已经快要麻木了,甚至都有点疼了,它还不射精,想把妈死呀?!

    ……怪不得你说把小莺得怎么怎么惨,这下我相信你刚才说的了,你真有把小莺成那样的本事,难道你真要把妈妈也得像小莺那样才行?这可怎么办?!我怎么生了个这么厉害、这么能屄的儿子!」妈妈娇嗔地用玉指轻戳了我的额头一下。

    「不要紧,妈,我不会那么做的,儿子再怎么不懂事,也会替妈妈着想呀!我那么爱你,怎么会把你和小莺一样看待?大不了我现在忍着,去找别人罢了。再说,刚才咱们乳交时我已经射过一次了,现在也不怎么难受。」我赶紧安慰妈妈,以免她担心、害pà

    。

    「别骗妈了,妈会不知dào

    你的能力吗?射一次怎么够?会不难受吗?你说去找别人,那怎么行?现在你那里挺得那么高,穿上衣服也会涨得像顶帐篷,根本就掩盖不了,怎么出去找别人?你体贴妈,难道妈就不体贴你?妈也忙活半天了,辛辛苦苦的都快要把你那些宝贵的「琼浆玉液」引出来了,妈也被你弄得快要乾涸了,正需yào

    你这些琼浆玉液来滋润滋润,怎么能让别人「抢夺胜利果实」呢?来,好儿子,亲儿子,亲妈给你吮吮!」

    妈妈让我躺在床上,她伏在我身上,用手握住我那雄壮的**,先用舌头舔弄几下**、茎体、蛋皮,然后张开小嘴含住**,粉颈一上一下、小嘴一张一合快速地吞吐着,舌尖在**上不停地舔弄着,还时不时地轻咬我的**,并一手快速地来回捋着露在她樱唇外面的大半根**,另一手在我的阴囊上轻柔地抚摸着,揉捏着里面那两粒睾丸。不一会儿,我就被妈妈这口手并用的**加**伺候得射了精,一股股的阳精全射进了妈妈的檀口中。

    妈妈就像我们刚才那样,又一次将我的浓精全吞了下去,又捏着我的**根部,暂时止住我的精液的喷射,快速地骑到我的胯上,将我那正在射精的**插进了自己的屄中,好让我的玉液去滋润她下面那乾涸的花田……

    **过后,我俩并排躺在床上休息,妈妈搂着我,温柔地吻着我,在我耳边腻声说着:「宝贝儿,今天你得妈太美了,真谢谢你,你真是妈妈的好儿子、乖儿子、妈妈的嫩屄中生出来的亲儿子!」

    我回吻着妈妈,对她说:「应该道谢的是儿子我,你弄得儿子也美极了,谢谢你让我随心所欲,妈,你对儿子真好,儿子想怎么弄你、想弄你哪儿你都不反对,真是我的好妈妈、亲妈妈!」

    妈妈娇嗔地在我头上点了一指,说:「谁让我生下个这么讨人喜欢、又这么能弄亲妈、又这么调皮的儿子呢?谁让我这么爱自己的亲儿子呢?你想弄妈,妈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反对呢?你想弄我哪里,说明我的那个地方值得你爱、值得你弄,是那个地方的荣幸,妈怎么会反对呢?今天妈算让你弄了个遍,上面、下面、中间都让你过了,这下你满yì

    了吧?这下妈妈的全身上下凡是能弄的都被你弄过了,不但有洞的地方都被你遍了,没有洞的地方你也不放过,真是把妈浑身上下都弄了!」

    我不怀好意地摸着妈妈的屁股说:「不对,我并没有弄遍,你光说了上面、下面、中间,怎么不说后面呀?你说你身上凡是有洞的地方都让我弄过,那你后面的那个洞呢?」

    「去你的,臭小子,得寸进尺,真不要脸,连妈妈的屁股你也要,那地方是能弄的地方吗?你不嫌脏妈还嫌脏呢!」妈妈生气了。

    我连忙改口:「对不起,妈,我是逗你玩呢,我怎么会你的屁股眼儿呢?别说那地方脏,不能弄,就算能弄我也不会弄,因为儿子的**这么大,而你的小屁眼儿又这么小,可能连指头都插不进去,若大**插进去还不把你给疼死?怎么舍得呢?儿子是这么爱你!」

    我说着伸食指轻轻地捅了捅妈妈的肛门,却出现了意想不到的情况,妈妈被我无意之中这个小小的动作弄得浑身颤抖,原来这里也是女人的性感区!真奇怪!我忙问妈:「妈,刚才感觉怎么样?是不是也很爽呢?」

    「去你的,什么爽不爽的,就是爽也不能弄,脏死了,好儿子,妈倒不是怕疼,为了我的亲儿子,妈死都不怕,还怕疼吗?主要是那地方太脏了,弄进去不是把你的好宝贝给沾了吗?要知dào

    ,你的**可是我们全家人的至宝!不光是妈,还有你姨妈、你姐妹,在我们的心目中,它是高贵、美丽、完美无瑕的!妈不能让它的形像受到损害!无论如何妈也不能让你弄!」妈妈说出了原因,原来,在她们的心目中是这么看重我的**的。

    「你放心,妈,儿子不会弄的,儿子不会舍得弄疼你的,我只是好奇,想知dào

    你那里是不是感觉也很灵敏,刚才那一下是不是很爽?好妈妈,给儿子说实话,好不好?」

    「妈什么都不瞒你,不错,刚才妈是感觉有点爽,行了吧?你这傻小子,什么都想知dào

    ,让妈在你面前没有一点**可言,从**到灵魂,都被你剥得光脱脱的!」妈妈娇羞地回答了我。

    「那不是很好吗?我们母子互相之间还需yào

    有什么**呢?我俩应该坦诚相对,儿子对你不也是毫无隐瞒吗?要换个外人,我就是想她的屁眼也不好意思说出来呀!好妈妈,这不正是我们爱到极点的表现吗?」

    「你这么说还差不多,妈也是这么想的。」

    「那以后儿子想什么就说什么,如果说错话你可不要怪我嘛?」我乘机猴在妈妈身上撒娇。

    「当然不会了,妈什么时候怪过你?以后你什么时候想妈、想怎么妈、想妈妈的哪里都只要对妈直说,妈都会满足你的!」妈妈慈祥地表明了态度。

    从此以后,妈真的是让我随心所欲,就连她最反对的肛门,如果我想摸,她就认真地洗得乾乾净净的让我抚摸;到后来,当台湾开始流行使用安全套的时候,因不再怕把我的**弄脏,她就做出更进一步的让步,忍着疼让我把戴着安全套的大**进她狭小的肛门中,疼得她在床上躺了两天才复原,自那次后我再也不敢她的屁股了。姐姐们和姨妈的屁眼我也就理所当然地没有福气弄,只有小妹是个例外,其中原因以后就会知dào

    了。

    看来,**太大虽然好,但也有其不利的一面,例如不能和妈妈们、姐姐们进行肛交就是大号**的缺陷,看来这也是上天注定的,什么都不能十全十美,什么事都不能尽如人意。不过后来我结识的几个洋女子却不怕这个,因为她们天生的屄深肛大,让我在她们身上尽兴的肛交都没问题,也算是一种补偿吧,这些都是后话。

    第九章?错认姑姑为姨母…**过姑妈干姨娘

    近来我的姑姐来了我家居住,她今年才三十岁,生性温柔、心地善良、与世无争、对人和蔼可亲。只可惜红颜薄命,八年前出嫁后,虽然夫妻恩爱,却一直没有生育,到今年刚怀了孕,姑丈却因车祸死了,年纪轻轻的就守了寡,对她的打击是可以想像的,她寻了一次短见,幸而被人救了未造成悲剧,两位妈妈怕她再出差错,就把她接回娘家居住,让她散散心。

    这两个月来因事过境迁,使她渐渐忘却了失偶之痛,心情也日益开朗了。她与姨妈最合得来,经常与姨妈在一起谈天,偶尔和姐姐们上一次街,除此以外都是闭户静坐,深居简出,真不愧大家闺秀。

    姑姐爱穿一袭淡黄色的洋绸旗袍,长可及足,下面是平底的黑缎鞋,这是当年最流行的少妇妆束,这种轻松的倩影,直到如今还牢牢地印在我的脑海中。

    这天晚上,我来找姨妈,准bèi

    和她干上一个晚上,以安慰她这几天来的孤单空虚,也想再次饱尝姨妈的浪屄,以获得心灵上和**上的双重快感。

    姨妈的房中只有床头灯亮着,在柔和的灯光下,一个线条优美的女体面向里、仅穿着一套内衣,背朝外侧躺在床上。我轻轻地走到床边,她还不曾发觉,我一下子就扑了上去,抱住她就是一个热吻,起先她像是被我的突然袭击弄得有点惊惶而企图挣扎,但因我全身压在她的身上而无法动弹,就这样我热烈地吻着她,双手也不安分地在她的丰乳上不停抚摸,下身坚硬的**也顶在她的阴部上挺动着,并用身体上所有和她接触的部位在她身上揉搓着,经过我这一阵有力的上下夹攻的抚摸热吻后,她也有点娇喘不胜了。

    「啊,宝贝儿,你欺负姑姐……」

    这回惊惶的是我了,我张口结舌不知所答,原来这位美人并不是姨妈而是姑姐;但见姑姐杏眼含春、脸泛桃花、媚目流盼情意绵绵,虽娇羞万状,却无恼怒的样子。看来,姑姐被我挑逗得已经动了春心了,要不然,一向不苟言笑的姑姐,被我如此无端侮辱,不打我耳光才怪呢!于是,我抓紧机会又抱住了她,一边温柔地吻着她的俏脸,一边在她耳边呢喃轻语:「姑姐,从小你就疼我惜我爱我,你知不知dào

    我有多么喜欢你?你知不知dào

    我有多么爱你?难道你忘了我舍不得你出嫁,当时还大哭了一场吗?难道你现在就不疼宝贝儿了吗?」

    「我知dào

    你爱姑姐,我也很疼爱你,本来就喜欢你,现在经你这么一弄,也已经爱上了你,可我是一个苦命的人、不祥的女人,是一个克男人的女人,别人说你姑丈就是给我克死的,不要让我再拖累了你,那样我的罪就更深了。」姑姐娇喘着轻微地反抗,但反抗是那样的软绵绵,更激起我对她的爱怜、更激起我的欲火。

    「不,姑姐,你是个好女人,你从前是那么疼爱我,现在怎么忍心拒绝我呢?」我撒娇的加紧挑逗着姑姐的性感地带。

    「嗯……姑姐也不忍心拒绝你,可是,你是我的亲侄儿,我是你的亲姑姐,怎么能做这种事呢?那可是**啊!你知dào

    吗?」

    我继xù

    吻她、挑逗她,渐渐她不再反抗了,显然,她那深埋的熊熊欲火已经被我挑起,燃烧着她的神经中枢、控zhì

    了她的身心,她已经无所适从,嘴上手上虽然推拒着我,可心里已经投降了,于是我决定采取迂回战略,一步一步来……

    「那好,我们不做那种事,只要我不把**插进你的**里就不算**,对不对?让侄儿好好亲亲你、看看你、摸摸你,好不好?」我一面哀求着一面继xù

    进攻。

    「唉~你这孩子真是的,怎么说话的,什么话都能说出口!什么**、**的!乱七八糟!既然你这么爱姑姐,看你这副可怜相,姑姐今天特别通融你,就随你的便吧!」

    姑姐迁就着我,答yīng

    了我的请求。其实,她的话大有语病,「随我的便」是指我提出的只亲她、看她、摸她,还是一切随我的便?是不是在暗示我可以她?我暗想不管那么多,走一步纫徊剑?凑?裉煳沂嵌?怂?模?br/>

    我乘机脱去她的内衣,轻轻地抚摸她全身,姑姐身形虽娇小,但曲线玲珑,凝脂般的肌肤无一点瑕疵;娇嫩结实的**,因为怀孕的关系胀得特别圆大、特别挺拔。我控zhì

    不住心情的冲动,低头去吻那丰满的**,吮吸那因准bèi

    哺乳而比常人略大的**。

    只一会儿工夫,就被我吸吮得时时冒出洁白的乳汁,鲜红的**下缀着一粒晶莹的乳汁,看上去煞是诱人。圆圆的小腹高高隆起,下面黑密的阴毛掩盖着鲜红的**,**已经有些发硬发涨了,也微微张开了口,屄罅中已经流出**,弄湿了她那茂密的阴毛,使那些可爱的柔草紧紧贴在她的大**上,也弄湿了我前去探宝的手指。我被姑姐这美妙的**刺激得热血膨湃,忙将自己的衣物也脱个精光,避开隆起的肚子,斜压在她那娇嫩的胸脯上,亲吻着、爱抚着。

    姑姐并没有意识到她的处境已经很不妙了,可能已意乱情迷了,连我脱光衣服她都没有反应,看来已经被我挑逗得欲火如炽,欲火已经烧昏了她的头脑,只见她媚眼斜眯,乌云散乱,樱口微张,粉面红晕,双手紧紧地搂住了我的背,双腿也来回扭曲缠卷着我的双腿,并在我耳边燕语呢喃:「噢……宝贝儿,姑姐的……下面好痒啊……」

    我伸手去摸姑姐的玉户,**外已经全湿了,我用中指向玉洞内探去,感到她的桃源洞中正津津地流着琼浆,我就用我那根坚硬的大**在她的两片玉瓣中间来回撩动,在她的**口不停摩擦着,并用**在她的阴蒂上用力挺动,继xù

    挑逗着她。

    「噢……好宝贝儿,行了吧,别再逗姑姐了,姑姐受不了……」姑姐终于控zhì

    不住了,向我求饶了。在我听来,她这句话又有问题,要我别再逗她,是要我停止挑逗她,还是要我来真格的?女人就是这么可爱,这么让人难以捉摸。

    我知dào

    时机已经成熟,就将**对准她的**口,稍一用力,巨大的**已插入一小半,姑姐一声惨叫,双手推着我喊道:「哎哟!宝贝儿,快停下,疼死我了!快拔出去!你说过不插进来的,怎么说话不算数?我们已经**了,怎么办?都是你不好!」姑姐呜咽着,眼中流出了珠泪,不知是被我弄得疼哭了,还是被我们已经**了这个事实急哭、吓哭了。

    「好姑姐,不要怕,什么**不**的,都是些伪君子骗人的,只要真心相爱,管他什么世俗偏见!姑姐,我只问你爱不爱我?」

    「姑姐当然爱你啦!不爱你怎会让你上身呢?可你是我的亲侄儿呀!你怎么能亲姑姐呢?」看来,姑姐还是解不开心结。

    「好姑姐,只要你爱我,我爱你,那就够了!管他什么关系、什么**!这些都不重yào

    ,重yào

    的是我们相爱,都互相深爱着对方!这还不够吗?」我又搬出相爱至上论、又轻轻抽动**。

    「哟……先别动!唉~事到如今,你让姑姐怎说呢?事已至此,我们不**也已经**了,姑姐也只好豁出去了,今天就真的随你的便吧,不过,你先别慌弄,刚才真的疼死姑姐了,姑姐不行了,让姑姐喘口气吧!」

    看来姑姐刚才说随我便,并不是故yì

    暗示我可以随便她,而是被我挑逗得六神无主之下的随口而出的无意之辞、可能也有走一步说一步的意思吧。不过,在她的潜意识里,也有那种暗示的含意,她也想到了所谓的「随你便」的另一层含意,要不然怎么会又一次说出了这个「随你便」,而且这次说的是「真的随你的便」?那第一次她说这句话时最低限度也有调侃我的成分。

    我亲吻抚摸着姑姐,但刚想进一步行动,被她制止了:「你这孩子怎么搞的,姑姐不是让你先别慌弄、让姑姐喘口气了吗?姑姐受不了,就像当年破身一样疼!你就不能轻点吗?弄得姑姐疼死了,一点都不爱惜姑姐,还口口声声说爱我呢!」姑姐娇嗔着。

    「对不起姑姐,我弄疼了你,不过也不是我不爱惜你,而是我的**太大了,我再爱惜你、再轻点也不行,第一下你肯定会疼的。」我既向她辩解不是我不爱惜她,又向她炫耀自己的宝贝的硕大。

    「真的吗?这么说是姑姐错怪你了?小孩子家有多大的东西,还来姑姐这里吹嘘?让姑姐看看有多大……」

    姑姐不相信我的话,说着就用手去摸我的**,刚一接触就惊叫了一声,接着像是不相信自己的手感,坐了起来使我的**从她的**中退了出来,仔细观看后大吃一惊:「怎么这么大?怎么还有血?是不是姑姐要流产了?」

    我也看到了**上有丝丝血迹,不由得惊慌失措,忙不迭地低头查看姑姐的**,只见她的**口上也有一点血迹,我忙伸手擘开她那两片丰满的**,却发xiàn

    **里面并没有血,血并不是从里面流出来的,只有**口有血迹,我忙问姑姐:「姑姐,你肚子疼不疼?里面没有血呀,只**口有血,是不是你的**烂了?」

    姑姐听了,自己弯下腰低下头来仔细查看了自己的阴部,不由得羞红了脸,伸指在我的额上轻戳一下,娇嗔道:「还好意思问是怎么回事,还说什么我的**烂了。一派胡言!姑姐让你破身了!」

    我迷惑不解:「什么?我给你破身了?难道你还是处女?」

    姑姐更羞了,不好意思地说:「姑姐当然不是处女了,不过姑姐也没有诬赖你,你也真的弄破了姑姐的处女膜!」

    我更加迷茫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好姑姐,告sù

    我好不好?」

    姑姐娇嗔道:「你是真不懂还是装模作样?姑姐告sù

    你,我不是处女是肯定的,肚子里孩子都有了,怎么会是处女?不过因为你姑丈的**太小,所以他并没有把姑姐的处女膜完全弄破,今天被你这个大**一弄进去,姑姐的处女膜才完全的破了,刚才姑姐不是说就像当年破身一样疼?原来真的是破身了,怪不得弄得我那么痛,姑姐还以为长时间没有让男人,才会那么疼,没想到真是因为你的这东西太大了,让姑姐第二次破了身!姑姐什么时候见过这么大的大东西?见都没见过,更不要说被过了,当然适应不了,这让姑姐怎么能受得了?你可千万要怜惜姑姐,小心点呀……」

    姑姐面色苍白,香汗津津,浑身无力,瘫软地躺在床上,我既爱怜被我再次破身的姑姐,怕弄痛了她,不忍摧残她,又怕动了她的胎气,只得按捺住心性,将我的**温柔地插进去一点,然后轻轻地抽了出来,接着再送进去,循序渐进,徐徐地挺送。这样一来可又给了我另一方面的刺激:每一次进入都像开山辟石般用劲,每一次抽出也被**壁紧紧箍住像不能抽身。好大一会儿终于将**全根插入,姑姐被刺激得浑身狂颤,不住地大口大口喘气,我忙吻着她的红唇,把元气渡入她的口中。

    「姑姐,怎么样?现在舒服多了吧!」

    「嗯嗯,舒服多了,姑姐怎么经得起你那股蛮劲?姑姐的嫩屄又怎么经得起你那根特大号的**那么猛干?真怕人,那么大!」姑姐娇羞万状地在我耳边说着。

    女人就是这么可爱,刚才她还在骂我说话乱七八糟,嫌我说****什么的,现在她自己倒张口就来,一会儿工夫就连说了两三次**,还连嫩屄都说出来了。

    我温柔地抽送着,姑姐也开始轻微地挺送迎合起来。姑姐的双颊渐渐又红润起来了,**也一阵一阵地发洩着,熨得我浑身痒酥酥的更激起了我的欲火,我不知不觉又加快了速度,用力抽送起来。

    我用力抽送了几十下,姑姐已被我得上气不接下气地猛喘着娇哼:「啊……好孩子……你真会……弄得姑姐美死了……啊……好宝贝儿……真厉害……啊……好美……好爽……」

    「好姑姐……宝贝儿干得好吧……得你舒服吧……宝贝儿也爽极了……你的嫩屄真好……」

    姑姐已经被我弄得欲火如炽,淫心大盛,**摇摆,上下迎挺,配合着我的抽送;姑姐和我配合得太好了,我向下插时,她就恰到好处地向上用力顶,我向外抽时,她就也向后退,我们两人真是前世有缘,命中注定要结合,虽是第一次和对方**,但却像一对整天在一起屄的夫妻一样,配合得天衣无缝!

    姑姐屄内的**源源不断地从子宫中流出,随着我**的进出向外溢出,顺着腿根流到床单上,床单早已湿了一大片。

    终于,姑姐媚眼微闭,樱唇半张,肥厚的**拼命地摇摆着,挺耸着,双手紧抱着我的背,越抱越紧,双腿也用力缠着我的屁股向下压,**尽量地向上顶着,口中轻呼:「噢……好孩子……啊……快用力……快……用力……再快点……」

    我知dào

    姑姐已经快要泄身了,就更加卖力地她,动作也随着加快,越越深,斜抽直插,直得姑姐娇躯一颤,大股大股的热流,从子宫中喷涌而出,直射到我的**上,刺激得我更加兴奋,更加用力地不停抽送。

    此时我身下的姑姐,娇柔无力地轻哼着,满头秀发,淩乱地散在枕头上,头在不停地摇摆着,俏脸如三月桃花般红艳、双目紧闭、樱唇微启、鼻孔嗡张、小嘴吐气如兰,一动不动地任我摆布。

    又经过一阵急抽猛送,她像是昏迷过去一样,全身一阵轻抖,又一次泄了身,把所有积存的阴精统统地排泄出来了,浓浓的阴精一阵又一阵地涌向我的**,我也丹田热流上升,再也控zhì

    不住精关,腰眼一阵酸麻,一股股阳精射进她的花心深处,那久枯的花心,乍受雨露滋润,美得她浑身颤抖,似乎融化了,升空了,欲仙欲死,如同全身飘浮在云端中。

    我爱怜地搂着姑姐的娇躯,**并不因射精而软缩,仍是坚硬如初地留在她的玉洞中,我轻轻地抽送了两下,她悠悠地醒来了,睁眼一看,发xiàn

    我的眼和她的眼相距不到两寸,正一下不眨地注视着她,羞得她马上又闭上了眼,我爱怜地吻着她的眼皮,她终于睁开了眼,癡情地注视着我,满足地拥吻着我,温柔地抚摸着我,紧紧地偎在我的怀中。

    「嗯……宝贝儿,我们一时冲动做出这种事,若让人知dào

    了那怎么办啊?」姑姐又害pà

    起来。

    「姑姐,不要管那么多,只要我俩真心相爱就行了。」我抚摸着姑姐娇嫩的**安慰着她。

    「好孩子,有你这番情意,姑姐就是死也瞑目了。」姑姐满足地吻着我说。

    「姑姐,它还是这么硬怎么办?」我不怀好意地问,同时又用那依然坚硬的大**在她**中抽动起来。

    这时姑姐也感到我泡在她**中的**还是**的,惊问道:「你这孩子怎么这么怪,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快、无弹窗!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