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部分阅读

作者:1145892305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你不知dào

    ,我是那么地爱你们,能让你们舒服、幸福是我最大的心愿,能达到这个心愿,我是死而无憾。让你舒服了,大姐还没有舒服,我忍心吗?常言道,「见者有份」嘛;再说,你们的亲弟弟、好男人我是与众不同、强壮无比的,就是现在再来一次都不会觉得累,你信不信呀二姐?要不要我给你当场表演呀?」说着我将**从大姐**里抽了出来,说来也怪,我下身的这根**,仿佛通灵性似的,虽已泄了两次,但面对两位姐姐的绝妙**,似仍不愿甘休,依然坚硬如初,如同示威一样的高挺着,莫非它也爱上了两位姐姐,也愿为她们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我将二姐按在床上,作势欲上,二姐吓得连声讨饶:「好好,我信,我信,你就饶了二姐吧。」

    「你呢,大姐?刚才干得你满足吗?要不要再来一次?你看,你的「小弟弟」还是这么硬。」

    大姐也免战牌高挂:「不要不要,我也不要,姐真服了你了,你刚才在艳萍的身体里不是也射精了吗?在姐这里面也射了这么多,射了两次还这么硬,真是个天下无双的好宝贝!我们真是好福气!」

    「你们好福气了,可我却倒楣了,还是这么硬,涨得难受死了,怎么办?好大姐,你就让宝贝儿再来一次吧,好不好?你不是才泄了一次吗?那怎么能满足呢?」我挺着大**哀求着。

    「那好吧,为了你,姐只好让你再来一次了,谁让姐爱上了你这个这么厉害的亲弟弟呢?来吧,看你能把亲姐姐蹂躏成什么样子!」大姐柔顺地躺正了身子,自动分开了双腿,迎接着我的再次冲击。

    这一来我倒不好意思再狠干大姐了,灵机一动,想出了个办法:「这样吧,大姐,你才泄了一次,我知dào

    你确实并没有满足到极点,宝贝儿再让你泄一次,然后让二姐接着来,好不好?」

    「去你的,艳萍被你弄泄了三次了,你还好意思再弄她?你怎么一点都不知dào

    爱惜你二姐?二姐白疼了你一场!」大姐骂我。

    「我不是那个意思,你误会了,刚才你没来时我吃过二姐的阴精了,二姐也想吃我的阳精,却因为下面的口更想吃而让给了下面的口,上面的口没有吃成,现在我想让她用嘴帮我射精,我也爽了她也尝到我的东西了,不是两全其美吗?这用不着她下面来承shòu,怎会受不了?我怎么会不爱惜二姐?我也是那么爱她的!」

    「原来是这样,姐错怪你了,不过大姐真的已经满足,要不,我俩都……」大姐停了一下,不好意思地说:「大姐也想……」

    「你也想尝尝?对了,你还没吮过我的**呢!我也还没有尝过你的玉液呢,正好让我也用嘴帮你再爽一次!好吧,你们都来吮吧。大姐,你来爬在我身上。」

    我躺了下去,**高高地向上挺着,大姐不好意思,我和二姐强把她拉倒在我身上,**正对着我的脸,我在她那诱人的玉户上舔了一下,然后对她们说:「你们也开始吧,别不好意思啦大姐,要不然我可要弄真的了!」

    大姐慌忙和二姐一起伏下身去,四只玉手两张柔唇一双香舌开始在我的**上忙活:一人用口吮,另一人就用手捋,然后互相交换,交替进行。

    我的手在大姐的丰乳上流连,口舌加强对她阴部的进攻,和刚才弄二姐一样,先用舌头在外面玩,然后把舌尖插进她的**中做**运动。

    不一会儿,大姐就被我弄泄了身,浓浓的阴精喷泄而出,我照旧全吞了下去;我也被两个姐姐又吮又捋刺激得控zhì

    不住,**跳跃着在二姐口中射了精,几大股射进去她的小嘴就已经盛不下了,而我的精液才射了一半,我捏着**根暂时止住射精,将**快速从二姐口中抽出插进大姐口中,耸动着屁股将剩下的大量阳精全部射进了大姐口里,她的小嘴也照样被灌得满满的,慌得她们俩连吞几口,才都一点儿不剩地全吞了下去,并和我一起连呼好吃……

    一番调笑后,二姐换过床单珍藏,三人互拥互抱,交颈而眠。

    第二天早上起床时,大姐先穿衣起来,才叫醒我和二姐,二姐也要下床,谁知刚一下床,一个踉跄,立即喊疼。

    「怎么了?」我和大姐异口同声。

    「下面突然很疼。」二姐说。

    「你昨晚艳萍的屄是不是用力很大?要不怎么会这样?」大姐质问我,同时给二姐脱下内裤查看。

    「没有呀,可能是开苞的关系。」我争辩道。

    「还说没有?骗别人可以,还想骗我?上次我也是和艳萍一样,被你干得下身很疼,难道我不知dào

    ?艳萍,躺着别动,姐给你拿药擦一下。」大姐白了我一眼,随即又羞红了脸,跑了出去。

    「很疼吗,二姐?」

    「嗯,里面火辣辣的,外边也不舒服。」

    我查看她的**,真的又红又肿,比开苞前也稍大了一点,我赶紧把她抱上床,嘱咐她不要乱动。

    大姐拿来药仔细地给二姐擦了起来,二姐感动地说:「谢谢你,大姐,你真是我们的好大姐!」

    「谢什么,自己姐妹有什么客气的?」

    大姐一边擦一边责駡我:「明知dào

    自己的傢伙奇大,我们姐妹都是处女,还这么摧残我们,有没有为我们着想?你到底爱不爱我们?还有小妹呢,她更小,这个东西大概也更小,更经不起你的狂暴,我还敢把她交给你吗?」大姐气得晶莹的泪珠在眼眶中直打转。

    吓得我赶紧赔不是:「好大姐,别生我的气,我也不知dào

    后果会这么严重,你也没告sù

    我上次把你弄疼了呀?那我怎知dào

    呢?我以为这是爱你们,是为了让你们满足,对不起,二姐,我爱你们,真的,我以后一定小心,好大姐,你饶了我吧!」我拉着大姐的手,语无伦次地哀求着。

    「让我们满足,也要等我们这嫩屄适应你那大号的东西以后,再蛮干也不迟呀!好了,下不为例,原谅你这一次!」大姐教xùn

    我时,也不忘关心我:「快穿上衣服,不怕着凉呀!」说着双颊又无端地飞起了两朵红云,我望着娇羞迷人的大姐,我不禁看呆了。

    「艳萍,今天你不要起床了,躺在床上休息一天吧。」大姐对我们的慈爱不下于两位母亲。

    「要是妈妈她们问起来怎么办呢?」二姐问道。

    「就说被他弄得疼的难受,起不来!」大姐像是故yì

    吓我。

    「好姐姐,不要嘛,别吓我了,求求你了!」我忙向大姐求情。

    「宝贝儿,不是大姐吓你,大姐疼你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吓你?你也不想想,能瞒过她们吗?妈妈们都是过来人了,更何况她们都精通医术,一眼就会看出来的!瞒是瞒不过的,还不如向她们直说呢,放心,她们不会怪你的,哪个处女不经过这一道?何况还是她们让你来弄我们的,所以不会有事的。至于小妹那里,就不能让她知dào

    真相了,姐怕她知dào

    后,会对男女**产生怕惧心理,从而不敢和你行房,大姐会不为你着想吗?大姐为你想得还不周到吗?」

    「好大姐,谢谢你,你为弟弟我想得太周到了!」我紧紧地拥着她,热烈地吻了起来……

    第七章浪丫头春心大动…俏少爷为其破身

    中午,我坐在房中一边看书,一边想着昨夜与两位姐姐的那番恩爱、那番缠绵。正在心神荡漾之际,服侍我的丫头小莺进来了,这丫头也已长大了:苗条身材、水蛇般的柳腰,走起路来似风摆杨柳,妆扮起来,比小家碧玉还要俊俏。虽然大姐的丫环小平、二姐的丫环小芙、小妹的丫环小莲等都是娇滴滴的美人,但我最喜欢小莺,我喜欢她的聪明伶俐、善解人意。不是吗?现在我刚觉得有点渴,她就端着一杯茶进来了。

    「少爷请用茶。」她把茶放在我面前,妩媚地给我送了个媚眼。

    大概由于女人早熟的缘故,小莺这丫头早就春心大动了,平时老喜欢在我面前搔首弄姿,还爱讲些男女情爱的事挑逗我,在服侍我起居时,有时偶尔有意无意地碰到我的身体,便娇羞满面,可能有了生理上的反应,这浪丫头可能早就在梦想着那美妙的男女**了。

    这么浪的俏丫头一天到晚泡在我房中,直到现在都还没有被我过,只因我以前惦记着和妈妈的「十年之约」,后来又忙着去找两个姐姐,所以放过了她,现在我和妈妈的心愿已了,又和姐妹们大事已定,今天终于有闲情逸志来对付这个浪丫头了,今天我一定不放过这个浪蹄子,一定要单「枪」直入,让她在我的「枪」下「**」,做我的「枪」下女人。

    我上下打量着小莺,这丫头今天打扮得特别漂亮,浓装艳抹,穿一身紫衣紫裙,看上去如同一个紫衣仙女,动人极了。我下意识地向她下身望去,发xiàn

    裙子下面两条雪白的小腿上,浮起了几个鲜红色的蚊咬痕迹。

    我急忙拉着她坐在床上,爱怜地问:「你怎么让蚊子咬成这样?痛不痛?痒不痒?」

    「多谢少爷的关心,这是我刚才烧水沏茶时让蚊子咬的。」小莺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粉面绯红。

    我找出万金油,蹲在她的身前,要为她的小腿涂抹。

    「少爷,这怎么成?这不折杀小莺了?怎敢劳您大架?」小莺惊慌失措了。

    「这有什么?你为我弄茶水才让蚊子咬成这样,我为你服wù

    一下,又有何妨?」我不由她再说,就开始为她抹起万金油来,由她的小腿慢慢地抹到大腿上,虽然她的大腿有裙子遮着不可能被蚊子咬到,可我却故做不知,一直向上寻找蚊痕;她也像有意似的,缓缓掀高裙子下摆让我为她「服wù

    」。

    由于常年不见阳光,她的大腿部分的肌肤更加雪白晶莹,我舍不得挪开我的手,缓缓地向上移动。慢慢的,已经不再是给她抹万金油了,变成了挑逗性的抚摸;我偷看她一眼,发xiàn

    她虽然满脸娇红,却不但毫无怒意,反而面带喜色,像喜不自胜似的,于是我色胆更大了,更加放肆地摸起来,手法也越来越有挑逗性。我越往上抚摸,她的裙子越往上掀,大腿也越张越开。

    我瞥见了她大腿根部一个女人最神mì

    诱人的地方,雪白的、薄薄的亵裤,现在已被里面缓缓溢流出来的液体润湿了一大片,那白绫质料的亵裤,被浪水浸湿后,变成了近乎透明,紧紧地贴在那饱满的**上,原来遮蔽在半透明的内裤后面的春穴,现在已凸凹浮现,暴露无遗了,透过那湿「水」后透明得近乎不存zài

    的绫片,粉红色的**轮廓分明,可以看得一清二楚,甚至那些黑黑的、稀疏的阴毛都能一根根看清,想不到这个浪蹄子这么不经挑逗就出水了。

    我的心跳得厉害,男性特征有了强烈的反应,虽有内裤挡着,仍控zhì

    不住地迅速膨胀起来,内裤被高高撑起,就像搭了一顶帐篷。

    小莺发xiàn

    我色迷迷地望着她的三角禁区,她也不禁向我的下身望去,看见我那高高隆起的「帐篷」,逗得她心神不定,意乱情迷,脸红得就像熟透的柿子,呼吸亦明显地急促起来,胸脯不住起伏……

    终于,她也许是控zhì

    不住了,也许是想让我早些来真格的──她浑身一软,整个人软弱无力地扑倒在我怀里;我趁机吻了上去,她的红唇早已火热了,我感到一股迷人的处女芳香扑进了我的鼻孔,这小丫头可真懂事,根本不用我引导、暗示,便主动把她那又香又甜又滑又软的香舌伸进了我的嘴中,任我吸吮,我吸住了她主动伸过来的舌尖,尽情地吮着、吻着,她也热烈地亲吻着我的嘴唇。

    她那高耸的乳峰紧紧贴着我的胸膛,我伸手进入她的衣内抚摸起来;她的**虽并不太大,但也坚挺结实,胸前的肌肤柔嫩光滑,摸上去舒服极了。我的另一只手解开她的裙带,穿过裙腰和内裤,由肚脐经过柔软的腹部,摸到**上,感到她的屄倒也蛮饱满隆突的,屄口湿粘粘、滑腻腻的,不停向外渗出的津津「春水」弄湿了我的手。

    我的手滑到她的**上时,她很敏感地浑身一颤,不由自主地伸手摸到我裤裆上来。小莺真是太浪了,太开放了,竟主动地去玩弄我的**,坚硬如铁的**被她那柔软的小手隔着裤子不停的轻撚着、重按着、抚摸着、揉搓着,这一来,弄得我更加兴奋,大**也更硬更大了。她也更加兴奋,我见她已满面通红,**内外全都是**,内裤和坐在身下的裙子都被弄湿了,湿得就像是尿裤了似的,我抱起她放在床上,并为她脱去了被「尿湿」的内裤,也脱光了我自己。

    我低头注视着裸露的玉体,只见她胸前的两座乳峰,如两个馒头置于胸脯上,又白又嫩,**似尚未开放的蓓蕾般坚挺,乳晕白中带红,令人越看越爱;小腹光滑平坦,大腿丰满圆润,**十分饱满,稀疏的阴毛如抹上一层油似的,油光发亮,两片红润的**微微张开,桃源洞口「露水」濛濛,如花生米的阴蒂此时已发硬突出,触手感觉到似在微微跳动。

    我知dào

    她已经欲火烧心难以忍受了,不忍心再逗她,就伏在她身上,用力吻着她的红唇,一手揉着结实饱满的**,尖尖红红的**被揉得胀大起来;另一手在她的**上尽情游弋,轻轻地抚摸着丰满的**,揉捏着勃起的阴蒂。

    小莺忍受不住了,又伸出小手玩弄我的**,这次可没隔着裤子,而是直接接触了。看她这么浪这么主动,我真怀疑她是不是处女。她缓缓地撚弄着我的**,也不知是因为我的大**太粗了,还是因为她的小手太小了,以至于她的一只手都握不住,无论怎么努力围拢都还合不严;虽然如此,可她还是毫不气馁地用手「半套」着我的**上下滑动着,并轻轻地在我耳边说:「好少爷,别揉了,人家难受死了你这东西怎么长得这么大?实在是太大了,这么粗这么长这么硬,我怕我会受不了。」

    「谁说我的**大?你见过小的吗?要不然怎么会说我的大?」因为她刚才的表现那么放浪,摸我的**那么自然那么轻车熟路,我想知dào

    她是不是处女,所以才这么问她。

    「没有,我谁的也没有见过,除了小孩子的,就算是小孩子的也是见你的次数最多,十年前就在你身边,小时候你可没少把这东西露出来让人家看。那时候你的这东西可没有这么大呀!现在怎么变得这么大?你这根**是我见过的第一个真zhèng

    大男人的**,只是因为你的确实太大了,和我想像的截然不同,我心目中还一直以为和你小时候一样大呢!」

    「去你的,小时候我什么时候把它露出来让你看?」

    「睡觉的时候呀,那时候你晚上睡觉不老实,常把被子踢开,一晚上我不知要给你盖几次,有时你的**就会从内裤边上露出来,我可没少看到。」

    「原来是这样呀,好你个骚丫头,这是你偷看的,怎么能说是我把**露出来让你看?」

    「就算是偷看好了,那么我帮你洗澡时,算不算是你自己露出来让人家看呢?那时你的这东西有这么大吗?好少爷,不说这些了,你这**真的太大,我真的好害pà

    !」

    「你放心,我会很温柔的,你看它头上不是软软的吗?」

    「哪有一点软劲儿,人家捏都捏不动,硬得像铁棒似的,吓死人了,还这么粗,这怎么能弄进去?」

    「你怎么知dào

    弄不进去?你知dào

    我要把**往你哪里插吗?」我故yì

    调戏她。

    「当然知dào

    了,我都这么大了,怎么能连这个都不知dào

    ?不就是要往人家下身这洞里插吗?人家这个洞这么小,怎么能插进去?」小莺可真是浪,什么话都能说出来。

    「你们女人的这个**连那么大的小孩都能生出来,这么细一点儿的**会弄不进吗?你可真外行!」

    「就算能弄进去,你这**这么长,这要全插进去不是要弄到人家的肚子里?好少爷,一会儿你只放一半进去,好不好?」

    小莺的浪态给了我莫大的鼓励,本来就**的**又跳了一跳,胀得她的手更握不住了。我伏在她身上,她倒是很内行地自然地分开了双腿,还自己用手分开了她那两片轻薄的**,并用另一只手将我的**轻轻一带,顶住了她的玉门关,夹在她两片**中间,好方便我的进入,我不禁对她这些内行的行动感到吃惊,问道:「小莺,你这么懂,一定和人过屄了,才会这样,你让谁过了?」

    「去你的,少爷,整日在你身边,你说我让谁过了?要有人那也是你,轮不到别人!人家可是黄花大闺女,你可别乱说!」小莺娇嗔着,浪态毕现。

    「你这么懂事?那是谁教你的?一定有人过你、教过你了,要不一个没开苞的黄花闺女,怎知dào

    这么多?还知dào

    自己分开「洞口」,还知dào

    帮我「抬枪」?」对小莺我可没有那么尊重,所以对她说话不用顾忌,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什么话刺激、淫秽、下流就说什么。

    「你说什么呀?什么分开「洞口」、帮你「抬枪」?我不懂,也从没人教过我,每个女人到这时天生都知dào

    怎么办,想让你,不把我自己的屄擘开,怎么能进去?想让你,不把你的**对准我的屄,怎么能保证你的准?怎么能保证你不弄错地方?不信你,试试看我是不是处女!」看来她真的急了,所以才会向我发出「不信你,试试看我是不是处女」的挑zhàn

    。

    我被她这些话逗乐了,真没想到她会这么说,如果她真的是处女,那她可就真是天生的淫种、荡娃,根本不用人教天生就能领悟到**的诀窍,摸起男人的**显得轻车熟路毫不生分,说起话来**长**短的,字、屄字张口就来,急起来什么话都能说出口,毫无遮拦,真是标准的荡妇,我以前怎么没有发xiàn

    她这么荡?

    「照你这么说,你真还是处女?真没人教过你?连女人也没有?」我追问她。

    「我当然是处女了!真的没有人教过我,哪个女人好意思教人屄的?你真气死人,到底你还我不了?你再胡说八道,我就不让你了!」她佯装生气,我才不怕她这时不让我呢,因为她已是欲火烧身了,不怕她不献身,可为了以后的方便,不能太过份,我也装做害pà

    说:「好,我不胡说了,那就让我试试看你让人过没有!」

    她那鲜红的屄罅中充满了**,我轻轻一顶,感到**顶住了处女膜,没想到这么浪的她竟真还是处女,是处女而懂这么多,要真没有人教过,那她可真是天生尤物了。我不敢过分心急,怕这次弄疼了她,吓坏了她,以后不好玩她,就往后抽了抽,让她将大腿用力向两边分开,然后我用力向前一顶,这下**尽根而没,她不敢高声,轻轻地呼疼:「喔…少爷,疼死我了!」

    我的**泡在她的**中觉得舒服极了,她的**暖暖的紧紧的,包裹着我的**,我缓缓地抽送了几十下,她慢慢不再呼疼了,我由轻而重,由慢而快,她双手紧搂着我的背,双腿紧缠着我的腰,肥圆的臀部也自动地掀起,摆来摆去,两片阴瓣紧包着我的**,阴部紧顶着我的下身,迎合着我的动作上下抖动着,挺送着。

    我见初开苞的小莺这么放荡淫浪,就加快了抽送的速度,更加用力地干她,她也更加放荡地迎合着。

    因为怕隔壁的大姐听到我们这神mì

    的浪声,我俩始终在悄悄地进行着,小莺虽然被我弄得十分舒服,欲仙欲死,也只能在面部表现出来,不敢放肆**。

    又经过一阵疾抽快送,小莺的阴精终于一泄如注了。她稍事休息就又开始挺动起来迎接我的抽送,我见她这么浪,就更加用力更快更猛地干她,直干得她的阴精一阵阵地不知泄了多少次,直泄得她双目紧闭,气喘吁吁,不住地轻呼讨饶,最后竟进入了半昏迷状态,四肢瘫软地躺在那里,任我恣意玩弄,我又疯狂地抽送了一百多下,打了一个寒噤,把一股热精直射入她花心深处,美得她娇躯狂颤,又苏醒过来,紧紧地搂着我,吻着我,那样子,看上去真是舒服极了。

    我无力地倒在小莺怀中,她热情地搂着我,脸上带着满足的微笑,拿过枕边的毛巾先替我擦去**上残留的淫液和她的处女血,然后才轻轻地擦着她那红红的屄罅,只见她的两片大**向两边分开,显得又红又肿,**口被插成了一个圆洞,洞口还没有闭合,还在向外汩汩地淌着我俩的混合精液,她泄得实在太多了,床单上已湿得一塌糊涂,而嫩屄中仍源源不断地向外流着,我取笑她:「小莺,你的浪水可真多,这要流到什么时候呀?」

    「去你的,少爷,那是我一个人的吗?你到最后向我的屄中射的是什么?那还少吗?把人家的屄憋得胀得难受,子宫都满了,现在流的都是你的!」

    小莺的嫩屄中的精液流个不停,总擦不净,她乾脆把毛巾用她的两片大**夹着,堵在她的洞口,这才偎着我躺下来,我们闭着眼相拥着,享shòu

    快感过后的温存……

    真佩服小莺这浪丫头,真是天生尤物,她的屄都被我成那样了,被弄成不闭合的圆**了,却不知疼痛,没过一个时辰,又浪起来了,那双小手不安分地又伸向我的下身,而我当然求之不得,于是我们又开始第二次的疯狂,这次直把她得昏死了过去,过了好半天才苏醒过来……

    虽然我们中午干事时小心翼翼,但是大姐还是有所察觉,晚上她把我叫到她房中,问我:「中午你在房中都干了些什么?」

    「没干什么,只是……」我吞吞吐吐。

    「只是什么?快老老实实地告sù

    大姐,大姐不会骂你。」

    在温柔贤慧大姐面前,我根本没有撒谎的勇气,当然,也没那个必要,于是就一五一十地告sù

    了她我和小莺发生关系的始末。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花心,有我们几个陪你,还不够么?怎么又把小莺给干了?」大姐娇嗔道。

    「姐,你不知dào

    小莺这浪丫头有多浪,她早就春心大动了,我是为她好,怕她憋出病来,何况我也没有用强呀!」

    「呵,你这孩子,说得倒好听,了人家还说是为了人家好,让你这么说人家还得感谢你呢?那你怎么不把天下的女人都给了?让她们都来感谢你?!」

    「不,我不敢,我怕我的好姐姐好妻子生气、吃醋!」

    「去你的,又胡说八道!」大姐似怒还笑,风韵迷人。

    「大姐,我们这是两厢情愿,我又不是强奸她,对不对?何况,还有大姐你的责任呢!」

    「关我什么事?」大姐被我弄糊涂了。

    「因为中午我想起昨天晚上你和二姐给我的好处,特别是又想起「强奸」你的情景,心中正在回味你那迷人的娇态,口中正在回味你的精液的滋味,所以正欲火难耐,小莺这浪丫头送上门来,你说我怎么办?反正不白不,了也白,对不对?好姐姐,你放心,我和她只是逢场作兴,并没有爱情,我不会背叛你们的!」

    「我知dào

    ,若没有这点信心,我们还敢把自己交给你吗?姐只是关心你的一切,想知dào

    你的一切罢了,你见大姐有怪你的意思吗?大姐是那么爱你,你的幸福就是大姐的幸福,只要你高兴,别说是你的丫头小莺,就算是大姐的丫头小平,你想玩大姐就也送给你。大姐会吃一个丫头的醋吗?一个丫头,了就了,有什么大不了的?你说得对,不白不,这个浪丫头你不自有人,早晚要让男人,你要不先她,还不知要便宜哪个男人呢,与其让别人,还不如让你呢,这叫「肥水不流外人田」,省得她让别人给了,对吗?」

    大姐对我永远是那么温柔,那么贤慧,凡事都依着我,让我感动极了,不由得抱紧了大姐,手又不安分起来。

    「好了,好弟弟,不要这样……」大姐挣扎着,但反抗显得那么无力,那么轻微,我一把抱住她,就向床边走去,大姐伏在我的怀抱里,温柔地吻着我的脸,媚笑着,突然又问:「小莺是不是处女?」

    「是处女,出了许多血呢!」

    「是就好,姐怕你个丫头还了一个破烂的,要那样,你就划不来了,姐想起来就不舒服。」

    「谢谢姐对我的关心。不过,小莺虽是处女,可真不像处女,要不是我亲自弄破她的处女膜,亲眼看到从她的嫩屄中流出那么多血,我真不敢相信她是处女;她实在太浪了,我只是摸摸她的腿,她就**四溢了;我刚去摸她下身,这个浪蹄子可不吃亏,径直去摸我的**,还撚弄个不停,弄得我想不她都不行!你说她浪不浪呀?」

    「她可真浪,真是个浪丫头,这下可对你的胃口了吧?」大姐取笑我,接着又骂我:「你说她浪,你也够浪的,对大姐说话就不能正经一点?说得那么难听!」大姐到斯文,现在还受不了我的浪话。

    「大姐,她算什么,你才对我的胃口呢,我的好妻子!」我避开她的责駡,转而调笑起来。

    「你胡叫什么呀?大姐对你的胃口?哪点对你的胃口?」大姐也放过了我,颇感兴趣地柔声问道。

    「哪点都对我的胃口,这脸,这眼,这眉,这唇,这酒窝,这琼鼻,这**,这小腹,哪里都对。」我在大姐的身上到处乱摸,最后按着大姐那高高隆起的**说:「特别是我这个「好姐姐」最对我的胃口了。」其实,大姐最对我胃口的是她对我的深情厚爱,我爱她,一生一世永远都真心爱她,而对她的身体只不过是爱屋及乌,不过这一切我们彼此清楚,一切尽在不言中。

    「去你的,你这个坏弟弟,坏丈夫,坏死了!」大姐也胡叫了。

    「好,敢说我坏,那我就坏给你看,让你看看我有多坏!」

    我将大姐压在床上,双手在她身上放肆起来,在她为助我的淫兴而故做的娇呼惊叫声中,脱光了我们两人的衣物……

    第八章重温母子恩爱恋…**之中见真情

    这几天,由于我忙着和两个姐姐幽会,可能冷落了妈妈,妈妈是我最亲的人,是她生下我,又是她不计后果敢于以生命为代价第一个和我**,教会了我人生最大的乐趣,她是我生命中的第一个女人,在我这么多女人中,我最爱的就是妈妈,最想和妈妈**。

    我走进妈妈的房间,看见她正躺在床上出神。

    「妈,我这几天没来看你,是不是在生气了?」我扑在妈妈身上,用身体在她身上揉着。

    「傻儿子,哪有当妈妈的和儿子计较的?我知dào

    你这几天忙──在床上忙,怎么样,又干了几个了?」妈妈慈祥而又温柔地问道。

    「你猜猜看,我干了几个?」我故yì

    反问妈妈。

    「唷,我怎么知dào

    啦?谁又知dào

    你有多大能耐,也许一个也没有吧?」妈妈也故yì

    逗我,想激我自己说出来。

    「什么呀,就凭我这杆威武雄壮的「宝枪」,和连你都受不了的「床上功夫」,怎么会一个也没有?告sù

    你,我干了三个。」

    「三个?她们姐妹三个全和你上床了?」妈妈又惊又喜的说。

    「不,不是,是两个姐姐,还有小莺。」

    「怎么把小莺也干了?我看那丫头可能还是个处女呢,你这冤家,又不爱人家怎么占了人的清白啦?唉~不过也难免了,这个俏丫头终日伺候在你房中,横竖逃不过你的手掌心,终究要受你这一「枪」,早晚要被你了的。」

    「妈,这你可说错了,完全是她自愿的,你不知dào

    小莺这丫头有多浪,浪得我想不她都不行,浪得我她一次她还不过瘾。」我又给妈妈讲了小莺的种种浪态。

    「你说小莺真的是处女?那她可真的是个天生尤物了,真是个天生和你对阵的**,这下可对你脾胃了?有没有被打败呀?」

    「你说什么呀妈妈,我怎么会被她打败?到最后直弄得她声声讨饶,差点被我死,昏迷了有大半个时辰,足足泄了有一脸盆的阴精和浪水,她的屄被我得红红肿肿的,**被弄得都快定型成一个肉窟窿了,都快不会闭合了,你说谁败了?」我逞能着说。

    「真的吗?我的好儿子可真厉害,我好怕呀!」妈妈作害pà

    状的双手捂着胸脯说。

    「你怕什么呀?」我大惑不解的问。

    「怕你把我也弄成那样子呀!怕你这些「豪言壮语」呀!你可真呕心,什么话都能说出来,什么「阴精浪水」「肉窟窿」?!真是的!不管怎么说,你过人家了,还是你给她破的身,虽说她是身份低微的丫头,可也算是你的女人了,你说话怎么能这么糟贱人家?你还要不要她?你还想不想再她?」妈妈有点怒气的质问着我。

    「妈,你还害pà

    她日后嫁不出去呀?」

    「她被你过了,「日后」怎么嫁?」妈妈故yì

    曲解我的意思。

    「不来了,妈你故yì

    逗我,我说的「日后」是以后的意思,不是你说的那么下流的「过屄之后」的意思。」

    「好小子,敢说妈下流,好,你不下流,你说,小莺以后嫁出去,能快乐吗?这小妮子第一次被就碰上你这么棒的男人,给了她至高无上的快感,这以后再让你多干几次,就会食髓知味,你让她以后去哪里找这么强壮的男人做她丈夫?她丈夫满足不了她,你想她能快活吗?说不定她会红杏出墙,做出对不起她丈夫的事,从而夫妻不和,那不是你害了她吗?」

    「哟,这我倒没有想到,那怎么办?大不了让她婚后多来找我,让我多替她发洩发洩罢了。」

    「嘿,臭小子,心眼倒不少,你大概舍不得白白放掉一个已到手的浪货,想多她、常她,故yì

    这么说,明为帮她实为自己,对不对?你不怕你将来的三个妻子吃醋吗?」妈妈柔声问道。

    「将来的三个妻子?你是说大姐二姐和……和小妹?这么说,妈你都安排好了?」我又惊又喜。

    「唉,妈为你这小子真操尽了心,妈和你姨妈都商量好了,现在**的军队快打过来了,许多达官显贵都往台湾跑,咱们也去……到了那里隐姓埋名,只说她们姐妹三人和你是两姨表亲,只隐瞒我和你姨妈嫁的是同一个丈夫就可以了,世上两姨表兄妹结婚的太多了,那时你们不就可以明正言顺地做夫妻了吗?」

    「好妈妈,你们两位妈妈为我们安排得太好了,这么说你不就成了她们姐妹三人的婆婆;姨妈不就成了我的丈母娘了?」

    「对,这样你就更应该给你姨妈叫妈了,不过,到那时,你们这丈母娘和女婿,再干那种事就不大好意思了吧?」妈妈童心未泯,又开起了我的玩笑。

    「去你的,妈真坏,难道咱们母子干那种事就好意思了?」

    「不好意思干,妈也要干,唉~妈真不敢想像没有了你,妈还怎么活下去。」妈妈幽幽地说。

    「妈,我爱你,我也是离不开你!」

    「嗯,对了,你两个姐姐怎么样呢?」妈妈转移了话题。

    「都很好,都爱死我了,我也爱她们,不过她们两个在床上就不如你和姨妈,大姐太斯文了;二姐虽不像大姐那么斯文,可也是半推半就,总没有你们两个干得好,好了,不说她们了,说说咱们吧,妈,儿子好想……好想……」我欲言又止。

    「妈知dào

    你想的是什么,妈比你想得更厉害,你每天都有美女陪你上床,虽然翠萍斯文,艳萍婉转,那是她们天性使然,不正是各有千秋、各擅胜场、别有风味吗?现在她们刚从处女过来,在床上还不好意思对你太开放,等时间长了,她们就会不太害羞了,那时,就会越干越好了,你就不会嫌她们保守了;妈反而怕你会嫌我和你姨妈跟小一辈一比,没有她们年轻貌美,又是残花败柳,就会想不起我们了,就会让妈……」

    「妈,对不起,我冷落了你。」我搂着妈妈,吻着她的红唇,把她的话堵了回去:「妈,在我心目中,你永远是神圣的,你是我亲生的妈妈,你如果是处女,我怎么会从你那迷人的屄中生出来?姨妈要是处女,这世上哪来千娇百媚的姐妹三人?没有她们姐妹三人让我享shòu

    ,哪会有这个处女与非处女的比较?」

    「那么你吃不吃你爸爸的醋?我和你姨妈这两个处女可都是让他给弄成了残花败柳了。」妈怎么也会有这么多稀奇古怪的问题?看来是受了姨妈的影响了。

    「我怎么会吃爸爸的醋?他老人家殆尽精力,在你的处女地上播下种子,创造出了我,在姨妈的处女地上播种,创造出了她们姐妹三人,供我享shòu

    ,还替我开通了你和姨妈的「通道」,替我扫清障碍,让我省了一道工序,我感激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怪他老人家?」

    妈被我这通怪论逗乐了:「看不出我这乖儿子倒挺会说话的,你说的虽听似荒诞,细想倒也有理,其实,每个女人只要生儿子,就注定她这一生中已经被两个男人干过了,因为生儿子时,儿子从她那**中出来,儿子的**不也是从她那**中通过的吗?只不过她们只让儿子过了一次,也就是只让儿子了一次,而我让你多过了几次,多了几次罢了,她们要笑我,那也只是五十步笑百步罢了。」

    「对,妈,那你还有什么顾虑的?」

    「我有什么顾虑?要有顾虑的话,当初就不会让你干了。」

    「那你是怪我这几天没有来陪你?如果你不高兴,那我就天天来陪你好了。」

    「傻孩子,哪有妈妈和女儿吃醋的?再怎么说,她们也算是我的女儿呀!妈是逗你玩的,妈知dào

    你爱妈,妈要怕你嫌弃,当初也不会让你去干她们了,来,让妈亲亲。」妈妈说完和我亲蜜地接着吻,将丁香小舌伸进我口中,任我吸吮个够。

    我继xù

    向下吻去,分开她的上衣,吻着她的香肩和酥胸,不由自主地去吮她的**,一股酥软甘香的感觉占据了我的脑神经;妈妈自然地脱去衣服,又帮我褪去了衣物,两个人**裸地纠缠在一起。

    我吻了一会儿,抬起头打量妈那迷人的玉体,只见妈妈粉面生春,媚目含情,**雪白晶莹,肌肤柔滑娇嫩,**挺拔耸立,**丰腴适度,阴毛乌黑卷曲,**鲜红欲绽,而那迷人的玉洞早已**的了,几束可爱的卷曲的茸茸柔草,就像刚被露水浸润过,水盈盈地散乱地贴在**上,那两片饱满匀称略呈淡红的晚荷,像带雨的莲瓣似的,红桃欲绽,令人陶醉,令人着迷,现在那娇艳动人的**,经我一阵注视后,越发红肿鼓胀起来,看上去就像两片正在呼吸的贝肉,微微颤动着。

    我色迷迷地盯着这优美绝伦的玉体,欲火难禁,伸手抚摸着那酥胸上的**房,在那尖挺的**上,来回随意地搓弄着;妈妈的两座结实尖挺的**,真太漂亮了,在**的中心有两朵红色的小花朵,在小花朵的顶端有两粒红萄葡般的**,真是美丽极了,那两粒红萄葡经我这阵子的抚摸,越发坚挺了,也变涨了一些,我抚摸着妈妈迷人的**,感到酥软滑腻,美不可言,令我爱不释手。

    「妈,你的**可真美呀!我从没见过比你的更美的**,真是个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快、无弹窗!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