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部分阅读

作者:1145892305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这孩子真顽皮,你还记得他小时候我们给他洗澡的情景吗?」

    「怎么不记?那时候他就很色,每次给他洗澡,非要人家也脱光坐在池里,他站在面前让我们给他洗,他的手有时候摸胸脯,有时候摸**,还乱捏一气,真可气。」妈妈恨声说道。

    「谁说不是,我替你给他洗澡,也要在我身上乱摸,有时他的小手竟伸到我的下面,摸我这块本属于他爸爸一人的「禁区」,还我的阴毛,弄得我浑身麻酥酥的难受死了,不让摸吗?他就哭闹,真气死人了。不过,现在看来一切都是天意,怪不得那时他就要和我们玩,就要侵占本来只属于他爸爸的「禁区」,原来命中注定我们最终是要和他玩的,命中注定我们这两块「禁区」是他们父子俩共有的。」姨妈也「揭发」我幼时的「不轨」。

    「我那时摸过你的「禁区」?你指的是哪里?」我故yì

    逗姨妈,在她**上玩弄的手也加大了力度。

    「你现在在摸什么?就是那里,你三四岁时就玩过我那里,明知故问!」姨妈恨恨地说。

    「那时你不让我摸,我就哭闹?那你怎么办呢?」我大感兴趣,追问不舍。

    「还好意思问,姨妈只好顺着你呗,只好让你那下流的小手去耍流氓,反正每次给你洗澡,你妈都不在,也没丫头伺候,没人知dào

    。有时被你摸得兴起,就玩你那比同龄孩子大得多的小**,搓搓揉揉捋捋,偶而还真能让你帮姨妈爽一下呢!只不过那种爽太微弱了,无异于饮鸠止渴,爽过之后引起了我更强烈的**,让我无法满足,弄得我浑身难受,恨得我用力敲你的小**,逗得你也哇哇直叫,有时急得我甚至用口猛吮你的小**,吮着吮着不过瘾,真恨不得一口把你的傢伙儿咬掉。现在想起来,觉得挺有意思呢,不过幸亏我没咬,要不然现在我们就不能玩了。」姨妈得yì

    洋洋地说。

    「好啊,姨妈欺负我,我帮你爽,你还敲我的宝贝,怪不得我的**现在这么大,原来是被你敲肿的!」我故yì

    叫起冤来。

    「去你的,姨妈对你那么好,还常喂你奶吃呢!更何况你的**怎么会是被你姨妈弄成这么大?那是因为遗传,因为你继承了你父亲的大傢伙儿,因为你天生就是个风流种,下流坯,上天才给你了个大**,让人一看就知dào

    你爱干什么。」妈妈出来「抱打不平」了。

    「哟,妈妈,你怎么这么说儿子?既然你这么说,那儿子可要说你了,你说我的大**不是让姨妈弄大的,那也对,不过也不是遗传,而是因为小时候你天天对儿子「非礼」,每天晚上按摩它,它才会长这么大的。」我转而向妈妈开火了。

    「对,这下你才说对了,想不到小色鬼还能蒙对一次。不错,那时我对你每天的按摩确实能起到一些增大的做用。说句公道话,你有这个特大号的宝贝,百分之九十是因为先天遗传,是你爸爸的功劳,百分之十是后天的助长,是你妈妈的功劳,这才是真zhèng

    的原因,说其他都是开玩笑,不过,就算你的**是被你姨妈弄肿了才变得这么大,那你也该感谢她还来不及,怎么能怪姨妈呢?」

    「对,臭小子,得了便宜还卖乖,不知报恩,还要怎样?」姨妈也笑駡我。

    「不来了,你们俩当妈妈的欺负儿子我一个,看我怎么对付你们!」说着,我更放肆地把手指伸进她们的**深处,抠弄起来,弄得她们美得直哼哼;她们也不示弱,为我打上香皂,就在我身上抚摸起来,借帮我洗澡之名,行「非礼」之实,不停地套弄我那一直都没软下来的大**,弄得它越来越胀,像冲天炮似的「直指青天」。

    妈妈一把抓住说:「怎么比「破身」时更粗大了?等会儿你会把我们两个死的。」

    「还不是在妹妹你那骚水中泡大的吗。」姨妈取笑妈妈。

    「去你的,要说是泡大了也只能是刚才在你的骚水中泡大的,要不然,怎么会说比破身时更粗大?那说明是刚刚才泡大的,要是在我的水儿中泡大的,都泡了一个月了,早就该大了,会等到现在?」妈妈奋起反击。

    姨妈另找突pò

    口:「是你给你儿子「破身」的?你这个当亲妈妈的怎么什么都管呀,连儿子破身也亲自操做?怎么破的?用什么破的?让我看看哪里破了?」

    「去你的,姐姐,光欺负妹妹!我就知dào

    你会看不起我,会说我们母子**,唉,早知dào

    这样,我就不让你来会宝贝了,那样你就不会瞧不起我了。好心让你享shòu

    ,救你出苦海,却落了个这下场!」妈妈愤愤不平。

    「好妹妹,姐姐是和你逗着玩呢,不要生气呀。我怎么会看不起你呢?要说你**,难道我和宝贝这不是**吗?我虽不像你是他的亲生的妈,可我也是他父亲的妻子,是他的大妈,也算是他的妈,更重yào

    的是,我是他的嫡亲姨妈,和他有直系的血缘关系,能和他屄吗?是你勇敢地追求幸福,才把我们两个救出苦海,这精神让我佩服极了,你得到快乐后,并不独吞,设法让我和宝贝儿相会,让我也得到了享shòu

    ,解脱了我十多年的煎熬,我谢你还来不及,怎么会瞧不起你呢?」姨妈真诚地对妈妈说。

    「我错怪姐姐了,对不起。从今以后,我们一定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幸福,千万不要再错过了。」妈也真诚地说,两人相对而笑,两双玉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姨妈又转移话题:「你说他的**比破身时更粗大了,我看确实是太大了,简直是个庞然大物,要不这样好了,我们来量量宝贝儿的宝贝,看看到底有多大,好不好?省得咱们屄都让他了,还不知dào

    他用来咱们的**有多大,那多没意思?」姨妈总有一些让人出乎意料的主意。

    妈妈也童心大起,拍手赞同,并起身去外屋中取来了一把尺子,她们就真的量了起来,两个人量得是那么认真,像搞什么科学研究一样,生怕出一点错。

    「哇!竟有八寸一分长!」姨妈首先喊道。

    「呀!直径一寸半粗。宝贝儿,你这孩子怎么长了个这么大的怪物?真怕人!」妈妈也讶声喊道。

    她们两人口中喊着怕,其实一点也不怕,要不然两人怎会这么爱我呢?妈妈故yì

    逗我,给我出难题,其实她这样说,一方面是为了增进我和姨妈的感情和关系,另一方面也怕姨妈怪罪我让她吮吮**也要先请示请示妈妈。

    我说:「这还不容易?本来就能、也应该叫妈嘛因为姨妈也是我爸爸的妻子嘛!好,我叫:妈,我的亲妈──」

    「哎,我的乖儿子!」姨妈也心安理得地答yīng

    了,我们三人都笑了起来。从那以后,我和姨妈在床上也就母子相称了。

    「妈,你愿意吮儿子的**吗?」我问姨妈。

    「太愿意了,妈求之不得呢,你妈说我早就给你吮过是不错,不过那时候你太小,我给你吮的不过瘾,我自己也不过瘾,别多说了,快让妈给你吮吮吧。」

    姨妈张口凑了上去,先是舔舐我的**、**,接着连阴囊、阴毛都没逃过她的柔唇和香舌,舔、吮、套、咬、吸,弄得我几乎升天,我也没冷落我真zhèng

    的亲妈,伸手在她的「要害部位」流连不止,美得她娇喘不已。

    「姨妈,不,妈,你的小口真好,真会吸,弄得儿子美死了。」我配合姨妈的吞吐挺动着,大**偶尔往她咽喉深处捅两下。

    「真过瘾,比那时吮你那小傢伙儿爽上一百倍!好啦,乖儿子,来干妈妈的屄吧,妈受不了了。」姨妈吐出我的**说。

    我走出浴池,来到姨妈身后,她也从池边下来,自动弯下腰,双手扶着浴池沿,丰满的**高高翘起,红通通的花瓣毫无保留地暴露在我眼前。

    我用手拨开姨妈的花瓣,将大**夹在她的两片肥厚的**中间来回拨动,并用**在她的阴蒂上轻轻磨擦,逗得她**直流,春心大动,屁股猛往后顶,口中**着:「好儿子,别逗妈了……妹妹,快管管咱儿子……」

    「臭小子,不准逗你姨妈!」妈妈说着,用一只手分开姨妈的**,另一只玉手握住我的大**,将我的**塞进那迷人的玉洞口,然后用力一推我的屁股,「滋」的一声,大**弄进了姨妈那久候的洞穴;姨妈立kè

    长呼了口气,显得很舒服、很畅快,而我感到大**在她灼热**的包容下,更是温暖,痛快。

    我开始抽送,手也在妈妈的身上来回抚摸;妈妈也帮我刺激姨妈,不停地抚摸姨妈那悬垂的**房。

    姨妈被我们母子刺激得魂飞天外,口中淫声浪语,呻吟不绝「好儿子、情哥哥、亲丈夫」乱叫一气。过了一会儿,她的丰臀拚命地向后顶,阴壁也紧紧夹住我的阳物,口中喊道:「啊!…啊…用力…用力……快……要泄了……啊……」

    我拚命地用力抽送,弄得姨妈娇躯一阵剧颤,阴壁猛地剧烈收缩几下,丰臀拚命向后一送,一股热汤似的阴精从她的子宫中喷射而出,洒在我的**上,随之无力地伏下身子。

    我转过身,对着妈就要开干,妈轻轻打了我的大**一下,笑骂道:「臭小子,先把你这个又是你妈,又是你情人,又是你妻子的姨妈弄到床上,当心着凉。」妈是在取笑姨妈,因为姨妈在**快到时乱喊一通,「好儿子、情哥哥、亲丈夫」叫了个遍。

    「对不起,我没想到会着凉。」我抱起姨妈向卧室走去。

    姨妈在我怀中有气无力地说:「妹妹,别笑我了,姐姐就这个毛病,你忘了吗?当年和他爸就是这样的,我还常给他爸叫儿子呢,为这他爸没少提抗议。」

    「你给我儿子叫丈夫,那我就是你的婆母了?姐姐,那你以后就得给我叫妈了?这我可不敢当。」妈妈吃吃娇笑着说。

    「去你的,你这个浪妮子,你让宝贝儿你,那你不也就是他的情人、妻子吗?宝贝儿给我叫姨妈、叫妈,你不也得跟着叫?咱们姐妹俩是彼此彼此,你还想羞我?真拿你这个小妮子没办法。」在姨妈眼中,妈妈永远是个调皮的小妹妹。

    我把姨妈放在床上,妈妈在我身后说:「你也累了吧宝贝儿?躺在床上,让妈来干你。」

    「谢谢妈妈的关心。」我躺在床上,妈跨在我的身上,自己用手分开她那娇美如花的**,夹住我的**,一分又一分,一寸又一寸地将整个大**吞进了她那「小口」中,开始上下耸动。

    「好爽呀……妈,你真会干……干得儿子美死了……」

    「好孩子……亲儿子……顶住娘的花心了……哦……」

    我现在看不到妈妈平日的矜持,只见她的淫、她的浪、她的荡。那上下耸动的娇躯,那蚀骨**的呻吟,使我快疯狂了,我配合妈妈上下套弄得节奏,向上挺动着下体,双手抚摸着她胸前那不停上下跳跃的**,这下刺激得妈妈更加疯狂,更加兴奋,套弄得更快更用力了;玉洞也更紧地夹着我的**,肉壁也更加快速地蠕动吸吮着。

    这时姨妈也恢复过来了,见我们两个都快要泄了,就用手托着妈妈的**,帮zhù

    她上下套弄着。

    「啊……我完了……啊──」妈妈娇喘着,高喊一声泄了精。

    「等一等……妈……我也要射了……」我在妈妈阴精的刺激下,同时射了出去,阴阳热精在妈妈的嫩屄中相会了、汹涌着、混和着,美得我俩都要上天了。

    妈爬在我身上,脸伏在我的胸前,不停地喘着气,脸上带着满足的微笑,温柔地吻着我,我也搂着她,享shòu

    这母子灵肉相交的至高无尚的绝妙快感。

    妈妈搂着我翻了个身,将我带到她身上,媚声说:「乖儿子,在妈身上睡吧,妈妈的肉软不软?」

    「软,太好了。」我伏在妈妈身上,妈妈一身白嫩的肌肤,如玉如棉的**,柔若无骨,压在身下妙不可言。

    姨妈也躺了下来,腻声说:「好儿子,还有一个妈妈呢!」

    于是,我斜身伏爬在两位妈妈柔软的玉体上,恬然入梦了。

    朦胧中,被两位妈妈的莺声燕语把我弄醒了。

    「咱们这个儿子在女人身上太强了,咱们都正是如狼似虎的年龄,还不能让他满足。」这是妈妈美妙的声音。

    「是啊,这还是咱俩一齐上阵才勉强满足他,可咱俩还都会武艺,身体比一般女人强壮得多,若换成一般女人,那得几个才能打发得了?更不要说换成不解风情的雏儿了!」姨妈无限爱怜地抚摸着我那软绵绵的**说。

    「别摸了,把他摸起了性,你能打发得了吗?」妈妈忙阻止。

    「这小子真是天生异禀,真是女人的克星,哪个女人是她对手?得多少女人才能对付得了?……对了,咱们不是还有三个如花似玉的女儿吗?一齐给他算了。」姨妈突发异想。

    「你舍得?那可是你的亲骨肉,再说,他们的关系……」

    「去你的什么关系吧!你我和他什么关系?现在都睡在一张床上了,何况她们?我的女儿我舍得,还有一点,这也是最重yào

    的一点,自己的女儿心中想的是什么我自己清楚。和咱们一样,已经对他情根深种了,你一点都没感觉吗?先说翠萍,都快二十了,我想给她找个婆家,她不愿意,被逼急了,给我扔下一句:「你给我找个和弟弟一模一样的人就行」,红着脸跑了,这是什么意思?分明心中只有她弟弟;艳萍也是一样,我注意到她看仲平的眼神,又温柔、又含情,等仲平看她时,却又羞得不敢对视。有一次傻乎乎地问我:「为什么要和二姨妈一起嫁给爸爸?」……

    小妮子大概怪咱们把她和仲平生成了姐弟,不能相爱,你说这都是正常的姐弟感情吗?小丽萍就更不用说了,从小就对她哥哥迷恋得要死,崇拜得五体投地,整天围着仲平转,她还小,还没有意识到兄妹不能相爱这一点,所以还无忧无虑,不像她两个姐姐那样整天忧心忡忡,不过,她们三人有一点一样──都深爱着仲平!」

    「怪不得呢,平日看她们看仲平的眼神、对仲平的态度就不大对劲,却没往这方面想,还是你这亲娘明白女儿的心,你这一说,我也想起来了,记得去年仲平去舅家住了几天,她们三个急得茶不思、饭不想,一天三趟来问我宝贝回来没有,什么时候回来,小丽萍还在我面前掉过泪呢。现在一想,这分明就是恋人之间的「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吗!」妈妈也明白过来了。

    我听她们这一说,也恍然大悟了,平日我就感到大姐、二姐对我关怀体贴得有点暖昧,我对她们的眷恋也不像弟弟对姐姐的感情,现在才明白,这就是爱情!她们在爱着我,只不过我不知dào

    ,其实我又何尝不喜欢她们呢?还有小妹,也是对我百依百顺……唉,我怎么这么笨,竟没发xiàn

    姐妹们对我的深情厚爱呢?我暗下决心,决不辜负她们的这番情意。

    我心里盘算着,耳朵却听得两位妈妈继xù

    聊下去:「她们姐妹能和这么强的男人好,是她们的福气,我是为她们好,再说自己女儿贴心,我这也是为咱俩打算,咱们也能「偷嘴吃」,要是让外面的女孩子霸住他,那咱两个可就苦了。」姨妈打算得倒挺周到。

    「好吧,看她们的缘份吧。咱们家真怪,母子恋,姨甥恋,姐弟恋,兄妹恋,真不知是上辈子做了什么孽!」妈妈叹着气说。

    「不,是上辈子积了德,才修来这情深意重的爱恋!」我突然发话说:「只要我们真心相爱,就不要在乎其他!」

    「臭小子,敢偷听,你怎么醒了?」姨妈问道。

    「香妈妈,还不是让你摸醒的!」我针锋相对。

    「好儿子,说的好!」妈妈给了我一个香吻,以示鼓励。

    「唷,不来了,你们两个欺负我。」姨妈娇嗔着。

    「香妈妈原谅儿子,儿子在和你开玩笑呢。」我伏在姨妈身上撒着娇,连连吻着她,抚摸着她。

    「嗯,好了,好了,姨妈不怪你,哪有当妈妈的责怪儿子呢?不过你妈呢,可就不好说了。」姨妈故yì

    刁难妈妈。

    「去你的,怎么只怪我自己呢?咱们儿子不就是吻吻你摸摸你,你就不怪他了?那我也会。」说着,妈妈就把我从姨妈身上推下来,她爬在姨妈身上,香唇压上了姨妈的柔唇,用力吻了起来,双手也在姨妈身上乱摸乱捏一通,弄得姨妈娇呼连连,不住讨饶:「好妹妹,姐错了,饶了姐姐吧!好儿子,快替妈求情呀!」

    「好了,玉妈妈,你就放香妈妈一马吧。」

    「咦?宝贝儿,什么玉呀香呀的?」两美妇异口同声地问。

    「哦,我觉得香妈妈身上有一股特殊的香味…」我用鼻子在姨妈的乳沟上嗅了嗅,用手抚着妈妈柔滑如玉的大腿说:「玉妈妈的肌肤就温润如玉,所以就这样称呼了。对了,我刚才说的对不对呀?」我转移话题,替姨妈解围。

    「对,对,太对了,我是香妈妈,你是玉妈妈;这都是上辈子积了德!」姨妈赶紧随声附和。

    「当然对了,要不然我怎么会爱上你这个臭小子?怎么会让你我?既然你都听见了,那妈问你,你到底爱不爱你姐姐妹妹?可要说真心话!」妈妈追问我。

    「爱,当然爱,大姐二姐对我体贴如母,温柔如妻,小妹对我一如纯真的情人,我哪能不爱?」

    「那好,你就去追求这几份情深意重的缘份吧,祝你成功!」两位妈妈同声说道,并一人给我一个香吻,送上美妙的**,任我……

    第五章缠绵绯恻姐弟恋…巫山**会翠萍

    自从和两位妈妈商定以后,我就开始注意寻找机会向两个姐姐和小妹「求爱」了。

    大姐翠萍和我住的是隔壁,因为她仅比我大了一岁,年龄相当,有许多共同语言,所以我们俩无话不谈,加上大姐对我关怀体贴,慈祥如母,所以她在我面前也没什么忌讳。

    不知是否别有用心呢,大姐经常穿着睡衣、短裤在我俩的卧室之间两头跑,久了倒也不觉得什么。但正因为如此,也在无形中制造了机会,开始了我们之间不同寻常的亲密关系。

    这天晚上,我走进大姐房中,因为天热,她只穿着胸衣和短裤,因为她对我从不避忌,所以并没有因我进来而披上外衣。

    以前看到大姐的这种「半**」倒不觉得什么,仅仅是觉得大姐真漂亮;但是今非昔比,现在的我不再是不解风情的浑小子,而是已和两位妈妈尝过了甜头、懂得欣赏女人的、真zhèng

    意义上的男人!今天再用男人欣赏女人的眼光来看大姐,觉得真是性感极了:圆圆的脸蛋,弯弯的柳眉,水灵灵的丹凤眼,红润润的樱桃小嘴,明眸皓齿,冰肌雪肤,显得高贵雅丽,风姿万千;露在胸衣外面的圆润的胳膊和丰满的**,散发出迫人的青春活力;高高耸起的**,似乎受不了那件小胸衣的束缚而要破衣而出似的;**虽然被三角裤紧紧包住,却也贲起得像座小山丘,看上去比两位妈妈迷人的成熟透了的**还要丰满、还要诱人,我不禁看呆了。

    大姐见我一双眼色迷迷地只往她胸前和下身溜,不禁羞红了脸,转过身去,娇斥道:「你怎么用那种眼光看我?」

    「我是看大姐长得太漂亮了,将来不知谁有福气娶到你。」

    「讨厌,你敢取笑大姐?」大姐娇嗔着。

    「说真的,大姐,你有男朋友没有?要不要我帮你找一个?」

    「不要!你这孩子,真无聊。」

    「那怎么行?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都快二十了,怎么能不说男人?小弟都替你着急,无论如何我非给你介shào

    一个不行!」

    「你想替大姐说媒吗?还无论如何非说不可?那好吧,谁让你是姐最心爱的弟弟呢,姐就给你这个面子,你说吧,先让姐姐听听,看你说的是哪家的臭小子,比不比得上我心目中的白马王子。」

    「原来你心目中早就有了白马王子?是谁呀?」我明知故问。

    「就是你……就是你最讨厌,要问这么多!」大姐脱口而出,说出了她的真心话,但由于羞涩,马上机警地改了口风转移了话题:「你到底说的是谁呀,你还想不想说?再不说姐可就不听了。」

    「说,说!就是你面前的臭小子,你的弟弟我,怎么样?」

    「少胡闹,你怎么可以?」大姐骂道,可眼角唇边分明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笑意。

    「谁说不可以?只要我们真心相爱就行!」说着我走到大姐身边,伸手搂住她细细的腰肢,涎着脸看着她。

    「去你的!敢对大姐动手动脚!」大姐羞红了脸,挥手推了我一下,由于我正魂不守舍的,不防她这一下,被她推了个趔趄,碰到了桌子上,我故yì

    惊叫了一声:「你怎么回事呀?疼死我了!」

    「唷~碰到哪里了,让姐看看…」大姐关心地拉着我的手问。我故yì

    捂着下身说:「姐,碰到宝贝的宝贝儿了……」

    这下大姐不好意思了,转过身去,低声说:「对不起,姐不是故yì

    的,要不要紧?」

    「没关系,还没有被你打掉下来,不过有点疼,姐,你要安慰安慰它。」我耍起了赖。

    「安慰谁呀?怎么个安慰法呀?调皮鬼,净说些姐听不懂的话来难为姐!」大姐娇羞地问。

    「你连这都不知dào

    ?是真的还是假的?」我惊讶起来。

    「什么真的假的,姐什么时候骗过你?姐是真的不知dào

    才问你的嘛!」大姐一脸茫然,看来是真的不知dào

    ,真是个纯洁姑娘。

    「我的好姐姐,你真可爱!」我指着我两腿之间那已经稍微有些隆起而显出了轮廓的东西说:「我说的就是它,我们男人的宝贝,也是你们女人的至爱,至于怎么安慰嘛……」说到这里我故yì

    停下来,不怀好意地看着大姐笑着,她被我的话逗得满脸通红,娇羞万状地低下了头,我出其不意地抓住她一只手,按在我的**上说:「我要你用手向它说对不起。」

    大姐温柔地轻捏了一下我的大**,又连忙将手缩开,娇嗔道:「可以了吧?小鬼,真坏,光想吃大姐豆腐!」

    此时我裤裆底下的玩意儿,迅速地暴涨起来,将裤子高高顶起,像支了一顶帐篷。大姐好奇地看着我那里,脸羞得通红,看上去越发动人,我走过去揽着她的柳腰,稍一用力,她整个人便倒进了我的怀里。她挣扎了两下,我却搂得更紧,并低下头去,看着她美丽动人的脸庞、吹弹可破的雪肤,红得像三月里盛开的杜鹃,可爱死了。大姐温柔地偎在我怀中,不再挣扎只是默默地、柔顺地凝视着我。

    「姐,我好爱你呀!」我慢慢地低下了头;大姐闭上眼,静静地迎接我的亲吻。越来越近,两张嘴唇终于胶合在一起了。

    就像一股电流,侵袭了我,也侵袭了她,我吻得好狂热、好缠绵;大姐也抱紧了我,双手在我背部揉抚着。

    我想把舌尖探进她口中,谁知她闭着嘴并不合做,我转过去吻着她的耳垂,在她耳边低声说:「好姐姐,你就给弟弟吧!」

    大姐睁大了明亮的眼睛,不解地问:「什么给你呀?」

    原来大姐什么也不懂,看来这是她的初吻了。我兴奋极了,低声说:「就是你的香舌呀,好姐姐,让弟弟尝尝嘛!」

    大姐娇羞地看着我,我又吻了上去,这次姐不再闭着嘴了,我的舌头轻易地伸了进去,吸着她的香舌吮吻了起来。

    一边亲吻着,一边我的手已爬上了大姐那神圣的乳峰,刚摸上去,就被大姐拉住了,讶问道:「这一切,你是跟谁学来的?」

    「好姐姐,这种事,怎么向别人学呢?就是想学,也没有人好意思教呀!」说着我拉开大姐的手,温柔地抚摸起来。

    大姐好象触电似的,全身不由自主地开始颤抖,并轻声呻吟起来。又摸了一会儿,她渐渐地浑身酥软了,我抱起姐的娇躯,她微闭星眸,柔若无骨似地瘫软在我怀里。

    我把大姐轻按在床上,吻着她裸露的玉肩,胸衣的带子一松,整个滑了下来,雪白、柔软、香喷喷的胸脯上挺着两个圆鼓鼓的**房,红润诱人极了。我一头埋在高耸的**上,口含着一个**,又吸又吮;右手抓住另一个**,轻捏那敏感的蓓蕾……

    只一会儿工夫,大姐的**就挺立勃起了,乳晕也扩散了。我的左手顺着她的胸腹摸下去,她的小内裤很紧,手插不进去,只好在外面抚摸,她的**十分饱满温暖,像出笼不久的小馒头似的。

    我感到大姐的裤裆已潮湿了,分明已经动情,于是我不再犹豫,把手从侧面硬伸进裤里去,直接在她的**上轻轻揉抚;她的**早已沁沁而出,弄湿了我的手了。

    大姐被我摸得双颊生春,**急剧起伏,一种麻酥酥的快感从两腿之间油然而生,双手抱紧我的头,用力地按在她的**之间。

    我趁机去脱大姐的内裤,却被她及时地拦住了,她说:「好宝贝儿,不要,好弟弟,不要,我是你的亲姐姐呀,到此为止吧,姐只能给你这么多了!」

    「姐姐,我爱你,我知dào

    你也爱我,对不对?」

    「是的,我爱你,事到如今姐也不怕你笑话了,姐爱死你了,直到永远姐都爱你,刚才姐不是说心目中已经有白马王子吗?你知dào

    吗,姐的白马王子就是弟弟你呀!姐早就爱着你了,要不然会对你那样好吗?要不然你的亲姐姐怎么会心甘情愿地让你调戏、让你亲、让你摸?可是,姐再爱你,也不能让你再继xù

    下去了,因为你是我的亲弟弟呀!」

    「不让我再继xù

    下去?我再继xù

    下去会干什么呀?你不是什么都不懂吗?」我打趣地问她,以缓解目前的窘况。

    「说实话,对男女之事,本来我真的是什么也不懂,一窍不通,就在这两天,妈无缘无故地给我讲了些这方面的知识,我才略有所知,不过还是一知半解,要不刚才怎么会听不懂你的话?姐不怕你笑我胡思乱想,接下去是不是想把我脱光了?老实告sù

    姐!」

    「不错,因为我太爱姐了,所以才想和姐**呀!」我直言相告,因为我面对温柔、善良、贤慧的大姐从来没有撒谎的勇气。我心中暗暗感激姨妈,已替我做准bèi

    工夫了,所以才会给大姐做性启蒙。

    「我就知dào

    你想干什么!姐实话告sù

    你,你想怎样都行,就除了这个!」大姐斩钉截铁地说,手拉紧自己的内裤。

    我心中凉了半截,哭丧着脸哀求道:「姐,你不要难为我好不好?求求你了,好姐姐!」

    大姐软语相劝:「好宝贝儿,好弟弟,姐不是故yì

    难为你,姐是那么地爱你,怎么会难为你?姐虽然爱你,可你终究是我的亲弟弟,我终究是你的亲姐姐呀!咱姐弟做了那种事你让姐如何做人?好弟弟,让姐亲亲,姐实在是无能为力,这件事你就放过大姐吧,除此之外,今天姐让你随便亲、随便摸,好不好?」

    我一听这话,心中又有了希望,于是就采取迂回战术:「那好吧,既然我的好姐姐这样说,就听你的,不做那种事了,不过,我想看你的全身,想亲你的全身,想摸你的全身,可以吗?」

    「臭小子,花花肠子真多,不就是想脱姐的内裤吗?你念念不忘的不就是姐内裤里面的那个小东西吗?好吧,谁让姐这么爱你呢?谁让姐答yīng

    让你随便亲、随便摸呢?今天特别迁就你,姐破例成全你这一次,来吧,你来脱吧,脱你亲姐姐的内裤吧!」姐又让了步,做出了爱的牺牲,松开了紧捂着内裤的手。

    我刚要去脱,大姐又拉住了:「不过你记住了,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好,好,下不为例!」我连声答yīng

    ,心中窍喜:「只要你让我脱光,再让我在你那里亲亲摸摸,凭我的本事加上你对我的爱,不怕你不让我;只要有了第一次,就不愁没有第二次、第三次,什么不为例,到时候你会离不开我的!」

    大姐终于又松开了手,我脱下了她的内裤,她已一丝不挂了,**裸的玉体仰躺在床上,我的目光在这美妙的**上尽情扫描:只见大姐那凝脂般的玉体,晶莹剔透,曲线玲珑,犹如一尊粉雕玉琢的维纳斯卧像;洁白如玉的皮肤,光滑细腻;艳若桃李的面容,娇媚迷人;富有弹性的**,圆润挺拔;修长丰腴的大腿,肉色晶莹;两腿之间的**高高隆起,像座小山丘,浓密的阴毛覆盖着朱砂似的**,非常悦目,那条屄罅微显濡湿,如牡丹盛开,艳丽无匹。

    「姐,你可真美呀!」看着大姐这散发着迫人青春活力的美妙**,我不由得发出了由衷的赞叹。我伏下身去,先轻轻地吻了吻她的樱唇;然后是眼睛、鼻子、耳垂、脖子,接着又吻上了她那挺拔如峰的**,又由峰顶一路吻下去,乳沟、小腹,直到那高高隆起的**,我轻轻地吻上去……

    「呀~」的一声娇呼,大姐如遭电击,颤慄着挺起了腰肢。我轻舔她的阴毛,然后是**,接着分开**,舌头轻轻舔了舔她那粒饱满红润的阴核,这下弄得她浑身剧烈地颤抖了一下,开始喘息起来。

    我用牙轻嗑着她的阴核,舌头顶着阴核端尽情地蠕动;接着,我又用舌尖在她的整个屄罅中用力地来回刮动,刺激着她的小**内壁和阴核及**口。她被我挑逗得娇躯不住抖动扭曲,酥胸急剧起伏,满脸红霞,喘息不已。

    我双手分开她那娇艳的花瓣,舌尖顶着她那狭小无比的桃源洞口就往里伸,刚伸进一点,大姐就气若游丝地轻声哼道:「呀…弟…不要……不可以……哦……不要这样……」

    大姐口中虽然如此说,却把粉臀上挺,以方便我的行动。我的舌头在她的三角地带不住地打转;过了一会儿,她的**流的更多了,双腿也不住地并紧又岔开,娇躯也剧烈地扭曲着。我知dào

    她已经被我将欲念高高挑起了,就开始更进一步的进攻了……

    「姐,我亲得好不好?你舒服不舒服?」

    「姐被你弄得浑身不知怎么回事,既舒服又不舒服,好奇怪的感觉,难以言表。」大姐已经欲火攻心,所以才会有这种感觉。

    「姐,我都亲你摸你了半天了,你怎么不亲我、摸我?这可不公平,我可吃了亏,我已看过、亲过、摸过你这宝贝东西了,你还没有见过我的,你不是也吃亏了吗?」

    「啐~去你的,什么吃亏不吃亏?拐弯磨角变着法儿想让姐上你的当呀?不过事到如今,姐也不瞒你,姐确实好奇,不知dào

    你那东西什么样子,既然今天咱姐弟俩破了一次例,那就索性玩个痛快,你就把你那东西亮出来,让姐也开开眼,长长见识,不过你休想干那种事,绝对不行!」姐真的是被我挑逗得欲火烧身了,要不怎么会让我得寸进尺?不过她还坚持着自己的态度,以确保最后的防线。

    我乐于遵命,迅速地脱去衣裤,露出了胯下的庞然大物。

    「哇,好大呀我好怕……」姐姐惊呼着。

    「别怕,弟弟会很温柔的。」我拉着她的手,让她去感受大**所发出的青春热力。

    大姐娇羞地摸了一下,马上把手拿开了。可是,好奇心占了上风,又慢慢地把手伸了过去,终于又触到了我的**。

    我怕她再次松手「逃跑」,就用我的手去「帮忙」,圈住她的小手握住我的**,而我的手握在她的小手外面上下滑动,带动她的手去上下滑动着捋我的**。

    大姐先是被我这一招弄得不好意思,但不一会儿就恢复了她温柔体贴的本性,白了我一眼,娇嗔道:「松手,我自己会来。」

    我奉命松开了手,大姐开始自己摸索,先是轻碰、轻抚、轻捏,最后终于不再怕羞,玉手一圈握住了**,上下套动,不停地抚摸起来。

    不一会儿,就把**弄得更粗更长更大了,大姐吓得忙放开手,不知所措地问:「怎么更大了?这可怎么办?」

    「怎么更大了?因为它太想你了嘛!怎么办?让它进去就行了嘛!好姐姐,你就让宝贝儿来一次吧,仅此一次,下不为例,行不行?」说着我就要开始行动。

    大姐忙一手掩着自己的**,一手拉着我的**说:「不行,你怎么出尔反尔?早知dào

    这样姐就不和你玩了!好宝贝儿,你冷静点,听姐说,姐也爱你,说实话姐也想,特别是现在被你弄得更想。可是,我们亲姐弟,无论如何不能干这种事!如果让别人知dào

    ,咱们如何做人?你就饶了姐吧,好不好?」

    「别管那么多,只要你我真心相爱就可以,姐,关系并不重yào

    ,重yào

    的是我们将永远真心相爱!重yào

    的是我们将永不分离!」

    「弟弟,我爱你!好吧,为了你,为了爱,姐就豁出去了,只要你高兴,姐就让你弄,来吧……」大姐呢喃着,那双原本拉着我的**和掩着自己阴门的手,变成紧紧抱住了我。

    我温柔地把大姐按倒在床上,慢慢地压了上去,轻揉她浑圆的**,吸吮那粉红的**,抚摸她那隆起的**……一会儿工夫,那丰满的**就更有弹性、更涨大了。

    大姐受不了啦,浑身发烫,欲拒无力,在沉迷中低哼着:「嗯…宝贝儿……嗯…好弟弟……」

    我挺着坚硬的**,慢慢地靠近了玉门。那两片丰隆的**,掩盖着红嫩的阴蒂,玉户中充满津液。我用**在她的阴蒂上缓缓摩擦,弄得她全身颤抖,轻咬我的肩头,这是一朵含苞未放的鲜花,让人不忍摧残。我万分怜惜、轻柔地将**往里徐徐挺送;她蛾眉紧蹙,银牙紧咬,似痛苦万状:「喔~宝贝儿,好疼呀!」

    「姐,第一次都是会痛的,把腿用力分开会好点呢。」

    大姐依言慢慢挪动**,**口也随之分开;我又往里挺进,感到**前似有什么东西挡道,不让我的宝贝进去享shòu

    ,这挡道的一定就是大姐宝贵的处女膜了。我心想长痛不如短痛,就用力一挺,「噗」一声,**就全根而没,**一下子顶进了她的子宫里。

    大姐「啊」地一声惨叫,娇呼连连:「啊唷!好痛呀,不要动,弟弟,好象裂开了,疼死我了!」她那美丽的丹凤眼中淌出了晶莹的泪珠。

    我唯有按兵不动,只用嘴不住地亲吻她,用手抚摸她、刺激她,终于,她不再推我,也不再叫疼了。

    「现在感觉怎么样了,我的好大姐?」我放开她的樱唇问。

    「嗯,坏弟弟,现在不太疼了,刚才差点没把姐姐给疼死!你怎那么狠心,要把姐给弄死呀?」大姐幽怨地望着我。

    「怎么会呀?我是那么地爱?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快、无弹窗!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