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6章 夏鸢的过去(一更)

作者:素衣红妆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吞噬星空 全职高手 从零开始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重生之贼行天下 网游之剧毒 超级无敌变身美少女 网游之最强房东 重生之恶魔猎人 死灵术士闯异界 武侠世界大穿越 异界职业玩家 重生之法神传说 电影世界大盗 网游之天下无双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一切还有机会。”夏鸢空灵悦耳的声音在言逍的耳畔响起,如同来自天边的梵唱,让言逍原本面临崩溃的情绪瞬间安定下来。言逍这才发xiàn

    ,他每次在凉亭都感受到的安宁,并不是因为这座凉亭本身,而是因为身边的夏鸢。

    夏鸢漂亮的水眸直直的看着言逍,她再一次重复道,“言逍,一切还有机会的。你觉得对不起魅杀,鬼杀和暗杀,你就带领他们重新走向世界,重新拿到总冠军,重现拿回那些失去的东西。你觉得对不起绝杀,就更要证明给他看,当初的你,是有不得已的苦衷,而现在,什么都无法阻挡你对电竞的心,你可以做到的。我相信你!”

    言逍有些错愕的看着夏鸢,脑海中反复回荡着夏鸢的话。他觉得对不起魅杀,鬼杀和暗杀,是因为他觉得当初他的突然离开间接的毁了他们的职业生涯,让他们才刚刚起步的电竞之路因为他而夭折了,更让鬼杀和暗杀放qì

    了在落叶战队可以进入总决赛的机会,陪着他重新打拼。

    可是夏鸢说得对,既然觉得对不起,他就不能够这样颓废,更不能够被愧疚操控了心智,他现在要做的,仅仅是把欠他们的,都还给他们,把那些错过的冠军一个个拿回来而已。

    至于绝杀,言逍相信,他对电竞的心和他一样坚定,即便是不在一支队伍,可是同样是为了电竞,又有什么区别。纵然遗憾难过,他也终究要面对,更应该证明给他看,他再也不会,被任何东西阻挡他的电竞之路!!

    本来混沌迷茫的心情,仿佛在一瞬间豁然开朗。言逍目光灼灼的看着夏鸢,若不是夏鸢一席话点醒了梦中人,他只怕还要再自责消沉下去,如果是那样的话,他就更加对不起现在一直信任着他的鬼杀,暗杀和魅杀了。

    夏鸢看着言逍眼中慢慢亮起来的光芒,知dào

    是她的话奏效了。正因为太清楚这种自责和愧疚,夏鸢才知dào

    ,所谓的,“不是你的错”,“你也是有苦衷的”,根本不可能安慰得了言逍。因为在他心里面,已经认定了是他的错,纵然不是有心,可是“你不杀伯仁,伯仁却因你而死”,这类似的话,根本不可能宽慰得了言逍。

    只是,她安慰得了言逍,却安慰不了她自己。因为对于言逍而言,一切都还有机会,而对她而言,永远都不会再有机会了。妈妈已经死了,她永远都不可能从愧疚的阴影中走出来了。

    言逍的情绪慢慢稳定下来,这才察觉到夏鸢情绪的异样,在夏鸢漂亮的眼眸中闪烁着点点泪光,尽管她已经极力控zhì

    ,可是她一瞬间情绪的低落还是没有瞒过言逍的眼睛,言逍不由蹙了蹙眉,紧张而关切的问道,“你怎么了?”

    许是长久以来将事情一个人闷在心里面实在是太难受,许是因为看到言逍刚才的样子不自觉的想起了自己之前的样子,许是对言逍的依赖和信任,夏鸢抬眸看了言逍一样,将埋藏在心底十年的秘密对言逍说了出来,“我妈妈是自杀过世的,你知dào

    吧。”

    夏鸢已经很努力的让自己的语气显得平静,可是在里面包含的愧疚自责还是流露了出来,言逍看着夏鸢楚楚可怜的表情,再联想到吴凡之前曾经说过的这件事情之后,夏鸢的性情就大变,不由蹙了蹙眉,又是心疼又是紧张的看着夏鸢。

    其实言逍一直很想知dào

    夏鸢的过去,想要知dào

    在她身上发生了什么,可是夏鸢今天好不容易愿意对他敞开心扉了,他却恨不得夏鸢不要再说下去,因为他实在不忍心看着夏鸢这样的表情。

    可是夏鸢的声音仍在继xù

    ,“她是自杀,是因为我。”

    言逍错愕的看着夏鸢,夏鸢的目光却穿越了他看向很远的地方,仿佛没有焦距,她一字字说道,“那个时候,我妈妈因为爸爸忙于工作忽略了她,爱上了别的男人,要和我爸爸离婚。我知dào

    之后,指着妈妈破口大骂,那个时候,我只知dào

    我心里面很痛,她怎么可以做出这样的决定,怎么可以这么狠心的扔下我?”

    听着夏鸢的话,言逍仿佛看到小小的夏鸢受伤的表情,感觉到她被妈妈遗弃的绝望,让他的心不由的揪了起来,可是比这更揪心的话,却继xù

    从夏鸢的嘴里面说出来,“可我要是知dào

    ,口不择言的后果会是眼睁睁看着她受不了压力而在我面前跳楼,就是难过到死,我也不会说出那样的话啊!她怎么可以这么狠心,这样决绝的丢下我?”

    夏鸢的话,字字泣血,每一个字,都像是这些年来加注在她身上的极刑,对她的心做着凌迟的酷刑,一行清泪从夏鸢的脸颊上缓缓流淌下来,夏鸢毫无焦距的目光慢慢收拢,看向言逍,哀伤的表情让言逍的心都跟着疼了起来,她说,“言逍,你还有机会。可我,永远都没有机会了。”

    可我,永远都没有机会了。

    那是怎样的绝望?又是怎样的自责和愧疚,才会将吴凡口中活泼开朗的夏鸢变成了现在沉默寡言的夏鸢?是因为对母亲死亡的自责,让夏鸢开始自我封闭,是因为眼睁睁看着至亲死在面前的打击,让夏鸢开始排斥和别人接触。

    她看起来高冷,可是她的心比任何人都需yào

    温暖。她看起来坚强,可是她的心比任何人都更加脆弱。言逍终于明白,为什么看着冷漠高贵的夏鸢,他会生出丝丝的怜惜了,因为,她本就是个让人心疼的姑娘。

    那样的经lì

    ,是言逍不敢相信的。那个时候,仅仅是看着母亲哭着跪在自己面前,他都自责到不行。现在,仅仅是因为和绝杀立场对立,愧疚都让他接近崩溃,而夏鸢,却是在那么小的年纪,被母亲抛弃,更因为自己的无心之言,间接逼死了自己的母亲,还眼睁睁看着母亲从楼上跳下去,变得血肉模糊,那该是多么沉重的打击?!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快、无弹窗!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