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3章 王子云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吕冰捡起浴巾,她想从身后把浴巾围在薛飞的腰上,可薛飞却偏不让她那么做。薛飞转过身子,示意从前边系。

    吕冰为了避免看到不该看的东西尴尬,她只能把头转向一边,弄了好半天才系好。

    薛飞趴在沙发上说道:“你可是把我练的不轻啊,给我按一按,放松放松。”

    吕冰来到沙发前,从肩膀开始按起,然后慢慢向下。当按到腰部的时候,薛飞把浴巾撤掉,盖住屁股说道:“给我好好按按腰,你知道的,腰对男人来说最重要了。”

    吕冰眉头紧锁,硬着头皮接着按。

    从肩到腿全部按完后,薛飞起身活动了一下胳膊腿:“嗯,手法不错。再接再厉,只要把我伺候好了,绝对没有你的亏吃。”

    晚上临睡觉前,薛飞又把吕冰叫了过来。

    吕冰还以为薛飞决定给她恢复工作了,结果到了薛飞的房间才知道,原来是让她给洗脚,吕冰别提多郁闷了。要知道吕冰至今都没给她爸妈洗过脚,但她却不得不给薛飞洗脚,没办法,谁让薛飞掌握她工作的生杀大权呢,只能忍气吞声,乖乖听话。

    看到给自己洗脚的吕冰,薛飞心里都没开了花。

    洗完脚吕冰就想走,这时就听薛飞说道:“把我哄睡着了你再走。”

    吕冰没听懂。

    “知道哄孩子睡觉吧,怎么哄孩子就怎么哄我。”薛飞躺在床上闭上眼说道:“来吧,开始吧。”

    “我不会,我没哄过孩子。”吕冰为难地说道。

    “这有什么不会的?女人哪有不会哄孩子的。你赶紧的,你认为怎么能把一个孩子哄睡着,你就怎么做。”

    吕冰欲哭无泪,心说你也太会玩人了吧?难怪你这么年纪轻轻就当了副部长呢,哄孩子这种整人的主意你都能想得出来,我算你狠!

    吕冰确实不会哄孩子,而且薛飞要真是一个孩子还好办,问题根本就不是,这对她来说真的是太难了。看着眼前的薛飞,吕冰攥了攥拳头,她真想给薛飞一拳,可惜她只能想想。

    哄孩子睡觉一般都要说一些话,吕冰也知道那些话,但她说不出口,因为她觉得哄孩子这种事压根就不是她这种人干的。所以她最终只是艰难地举起手,轻轻地拍打薛飞的胳膊,就算是哄薛飞睡觉了。

    薛飞显然不会满意吕冰的这种做法,不过他也知道这确实是很为难吕冰,就说道:“你给我唱首摇篮曲吧。”

    摇篮曲?吕冰心里一阵苦笑,你还真把自己当孩子了是吗?

    “那么多摇篮曲,你想听哪个呀?”吕冰问道。

    “月儿明风儿静那个。”

    吕冰清了一下嗓子,然后一边拍薛飞,一边唱道:“月儿明风儿静,树叶儿这窗棂啊。蛐蛐儿叫铮铮,好比琴弦儿声啊。琴声儿轻,调儿动听,摇篮轻摆动。娘的宝宝闭上眼睛,睡了那个睡在梦中……”

    吕冰唱到“娘的宝宝闭上眼睛”的时候,发现这是一个可以占薛飞便宜的机会,就故意唱了两遍,而且唱的时候不仅把“娘的宝宝”四个字唱的音很重,拍打薛飞的手也比之前重。

    “你在占我便宜是吗?”薛飞闭着眼忽然开口问道。

    吕冰还以为薛飞听不出来呢,听了薛飞的话,她没敢接茬儿,赶紧往下唱。

    一首歌唱完,吕冰没想到薛飞还真的睡着了。

    薛飞在训练中心呆了三天,可是把吕冰折腾的不轻,等三天一到薛飞走了,吕冰着实松了一口气。

    对于薛飞的英语学习,项瑾经过一番检测后,认为已经可以告一段落了,接下来她将着重教薛飞学习韩语。

    薛飞虽然英语的底子薄,但好歹从中学到大学一直都在学,韩语他可从来都没接触过,他怕学不好。而项瑾告诉他不用有任何的担心,韩语非常好学,只要掌握了要点,要比英语更容易掌握。

    于是,薛飞又投入到了韩语的学习当中。

    薛飞来到京天后,和欧阳锦绣与栾凤见面的次数还是比较多的,与曲媛媛经常联系,见面却很少,原因有二,一是没有合适的见面地点,二是曲媛媛是名人,见面容易被人偷拍。

    离薛飞近了,却不能见面,这对曲媛媛来说无疑是一种煎熬,一种痛苦。不过自从薛飞搞定了京天一號以后,两个人见面的次数迅速就多了起来,但两个人非常小心谨慎,从来没有同时出现过,都是分别到达,分别离开。而且曲媛媛每次去基本都是深夜,还戴着口罩,所以很难被人发现。

    薛飞把身体里的洪荒之力释放出去以后,靠坐在床上闭着眼,回味着无穷的五秒之感。曲媛媛则捂住嘴下床去了卫生间。

    回来后,意犹未尽的薛飞把她给按倒在了床上,刚要稀罕,手机响了。

    两个人都起身去看,是曲媛媛的手机,曲媛媛看了一眼就直接挂断了。

    “任远?”薛飞问道。

    “不是,是一个人烦人精。”曲媛媛厌恶地说道,随即就把手机关机了。

    “怎么回事啊?”

    “我前一段从外地回京天,在飞机上碰到一个男的,也就是二十四五岁吧,他主动跟我聊天,还要求跟我合影,我以为他就是个粉丝,因为平时见到太多了,根本都没往心里去。事后几天,我突然接到了他的电话,他自称叫王子云,说想约我吃饭。我问他怎么知道我手机号的,他没有说,就问我能不能和他约会。我怎么可能会跟他约会,就挂断了电话。从那以后,他就隔三差五的就打电话骚扰我,而且不分时间。也就是在这儿,要是在家里,我都不敢开机。”曲媛媛无奈地说道。

    “这件事任远不知道?”

    “不知道,我没跟他说,觉得没必要。”

    “你换个手机号吧。”薛飞建议道。

    “你也知道,我这个号码用了很多年了,亲戚朋友同事同学平时联系我都是打这个号,我要是换号码还得挨个告诉,太麻烦了。而且就算换了,万一这个王子云再知道怎么办,我不能因为他一直换号码啊,你说是不是?”

    薛飞点了点头:“要不我帮你解决这个麻烦吧?”

    曲媛媛摇手道:“算了吧,就是打个电话而已,还没到影响我正常生活和工作,他打我不接就是了。”

    王子云对于曲媛媛来说确实是一个麻烦,但只是一个小麻烦,薛飞是有公职的人,曲媛媛不想因为她的一个小麻烦而给薛飞惹出大麻烦。

    曲媛媛不让帮忙,薛飞没有强求,甚至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将曲媛媛搂到怀里就继续亲热了起来。

    转天,曲媛媛从录影棚里录完节目,在回家的路上又接到了王子云的电话,她照例没有接,直接挂断了。但随后又收到了王子云发来的一条信息,她看了以后脸色瞬间就变了。

    信息写道:昨晚在京天一號过的还愉快吧?你丈夫知道了会怎样?

    曲媛媛彻底慌了,她去京天一號的事情要是让任远知道了,一定会出大事的,该怎么办?该怎么办?曲媛媛满脑子都是问号。

    原本要回家的她,临时决定先不回家了,她怕被任远看出破绽,就让司机把车靠边停了下来,戴上墨镜就下了车。

    给薛飞打了一个电话,把事情给薛飞说了以后,薛飞安慰曲媛媛不要太过于担心了,不是什么大事,只要王子云没有拍到他们两个在一起,去会所并不能证明什么,该回家回家,不回家才更容易引起猜疑。

    听了薛飞的话,曲媛媛心里踏实不少,而且冷静下来一想根本不用担心,她和薛飞住的房间并不在会所的监控范围,王子云想要抓住她的把柄,除非到房间里安装摄像头,但这种可能性几乎是没有的。被王子云一条信息就给吓到了,实在是不应该。

    薛飞其实很在意这件事,在他看来,如果王子云只是打一打骚扰电话可以不用搭理他,但如今已经开始上升到跟踪的地步了,这就不是小事了,必须得解决掉这个麻烦,否则长此以往,很有可能真的会让他发现一些东西。

    向曲媛媛要了王子云的手机号,薛飞就交给手下人去查,很快就查到了王子云是京天大学教育学院的研究生。薛飞决定先给他点颜色,看看王子云会是个什么反应,他要是怕了这件事就算了,要是没完没了,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下午,王子云像往常一样,上完课后就径直离开教室,直奔停车场而去。

    京天大学虽然是与华清大学齐名的国内最好大学,但在学校园里,豪车却并不多见,这使得王子云的车非常显眼,因为他开的是一辆价值四百多万的红色法拉利。

    王子云老远就看到有两个人在他的车前转悠,他正纳闷是谁的时候,就见两个人拿着棒子就砸他的车,他见状紧忙就跑了过去:“哎,住手!你们俩谁?为什么砸我的车?”

    王子云跑到车前,不仅没能阻止两个人,反而还挨了一顿打。两个人下手特别狠,使得旁边围观的人没有一个敢上前阻拦的。

    将王子云胖揍过后,一个人在王子云的耳边小声说道:“离曲媛媛远一点,你要是听话,下次就要你的命。”

    说完,两个人拎着棒子扬长而去。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