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8章 我和牛德发长得像吗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晚上,吃完饭以后,薛飞打开电视,在病房里一边走动一边听着省台新闻,目的是让肚子里的食物消化一下。品书网

    走了差不多能有二十分钟,薛飞关掉电视就去卫生间洗澡。

    出来以后,看到蔡晓敏正在拿着足底穴位图在看,薛飞坐在床上示意可以开始了,蔡晓敏就坐在了椅子上。

    薛飞把脚放在了蔡晓敏的腿上,蔡晓敏看了看图,又看了看脚,找到胃的对应穴位就按了起来。蔡晓敏特别使劲,疼的薛飞直皱眉。

    “你轻点,使那么大劲干吗呀。”薛飞提醒道。

    “不使劲能有效果吗。是你让我按的,怕疼就别按,想按就忍着。”蔡晓敏说着话,就像电钻同了电一样,在薛飞的脚上一通使劲钻。

    薛飞知道小丫头这是在报复,为了不让她得逞,薛飞就强忍着,没过一会儿就基本适应了。

    蔡晓敏确实是故意的,薛飞这几天把她折腾的不轻,她要是不趁机报复一下,心里实在是憋得慌。

    看到薛飞表情痛苦的样子,蔡晓敏心里别提多高兴了,当发现薛飞脸上渐渐舒展开了,她马上又加了一些力气。只是她的力气毕竟有限,薛飞已经适应了,她后加的力气又很小,所以薛飞并没有什么反应。

    蔡晓敏觉得可能是穴位的问题,她就又换了几个穴位试了试,见薛飞还是没有什么太大反应,她的美好心情很快就消失了。

    蔡晓敏不经意的碰了薛飞的脚心一下,薛飞一下子就把脚收了回去:“别挠我脚心啊。”

    原来薛飞怕挠脚心,这对于蔡晓敏来说绝对算得上是意外之喜,于是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蔡晓敏就总是“不经意”的去挠薛飞的脚心,搞的薛飞又想笑又无奈又忍不住痒。

    “你有完没完?”薛飞算是被抓到死穴了,他不怕身上的痒,就怕脚心痒,蔡晓敏一个劲儿的挠他实在是受不了了。

    “怎么了?”蔡晓敏脸上没有任何,其实心里已经乐开了花。

    “你再挠我脚心我可对你不客气了。”

    “我没挠呢。”说着话,蔡晓敏就在薛飞的脚心上又轻撩了一下。

    “哈哈……”薛飞把脚收回去指着蔡晓敏说道:“蔡晓敏,这是最后一次,你要是你再敢挠我脚心你就死定了。继续按。”

    蔡晓敏不以为然,她不信薛飞还能傻了她。

    抱着薛飞的脚按了几下后,就又挠了起来,薛飞彻底被激“怒”了,他决定给蔡晓敏一点教训,于是就下了床。

    蔡晓敏早有心理准备,薛飞一动,她就立马起身抛开了,她不仅不害怕,还公然叫嚣:“你活该,谁让你一直欺负我来着,这是我还给你的。挠你痒痒就算是便宜你了,你爸要不是牛德发,我非好好教训你一顿不可!”

    “你爸才是牛德发呢,你给我过来!”

    “我就不,有本事你就抓到我。”蔡晓敏还挑衅地吐了吐舌头。

    “你这是找倒霉。”薛飞抬腿就朝蔡晓敏走了过去。

    如果要是普通的病房,蔡晓敏很快就会被薛飞抓到,由于是套房,有好几个房间,蔡晓敏又像只小兔子似的很灵活,薛飞还真没有马上抓到她。

    不过跑了一会儿后,蔡晓敏就被逼进了另外一个房间里,薛飞进了屋,随手就把门关了上,还把门给反锁了。

    “我看你还往哪儿跑。”薛飞一脸的得意。

    “你还没抓到我呢。”蔡晓敏左右观察了一下,她觉得床是她可以进行充分利用的,只要利用好了,薛飞就抓不到她,她还有机会可以从房间里跑出去。

    蔡晓敏想得是不错,就是在实际操作的时候有些手忙脚乱,前几次都轻松的跳上了床躲过了薛飞,但有一次她在慌忙之中没有看准床,一脚踩空,失去重心后就摔倒在了床上。

    薛飞哪里错过这样的机会,上去一把就按住了蔡晓敏,然后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伸手就挠蔡晓敏的痒痒。

    蔡晓敏很怕痒,就在床上打起了滚,同时还不忘试图进行反击,就和薛飞在床上打闹了起来。

    闹来闹去,薛飞就把蔡晓敏压在了身下,当两个人四目相对的一瞬间,谁都不动了,脸上的笑容也没有了,噼里啪啦的全都是火星子。

    蔡晓敏意识到了气氛的变化和敏感,就想伸手推开薛飞。到了这会儿薛飞哪里会起开,低头就吻住了蔡晓敏的嘴巴,蔡晓敏因为惊诧,还轻松的被薛飞攻破了齿关。

    这是蔡晓敏的初吻,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就像是过电了一样,被打的麻酥酥的。由于呼吸困难,脑子缺氧,她整个人好像都飘起来了一样,直到薛飞撕扯她身上的衣服,她才如梦方醒。

    蔡晓敏使劲推打挣脱,但根本无济于事。薛飞很少有一个星期不沾荤腥的,而这次出来慰问,又在医院里圈着,他可是“饿”坏了,好不容易逮着蔡晓敏这个食物,他又岂能轻易放过。

    蔡晓敏本来就被薛飞搞的没什么力气了,挣脱了几下以后身体就没有了半点力气,只能任由薛飞胡作非为……

    到了最关键的一步,薛飞马上就要如愿以偿,把这些天的火给泻到的时候,蔡晓敏兜里的手机响了。

    手机响并没有给薛飞造成任何影响,但蔡晓敏的反应却很大,声音就像是在提醒蔡晓敏,绝对不能让薛飞得逞一样,蔡晓敏便伸手去拦薛飞。都到了这一步,蔡晓敏显然不可能拦住薛飞了,可是薛飞最后还是放弃了,因为他看到蔡晓敏哭了。

    蔡晓敏的眼泪让薛飞的心软了,同时也感觉很扫兴,性趣没了一半,就翻身躺到了一边。

    蔡晓敏起身穿好衣服,下了床开门就去了。

    之后的两天,蔡晓敏在面对薛飞的时候表情始终是冷冰冰的,无论薛飞说什么她都不搭理薛飞,搞的薛飞很郁闷,知道是真的把小姑娘惹生气了。

    临离开安岭的前一天晚上,牛德发来到了医院。

    “不好意思薛省长,实在是抱歉,这几天出差去外地了,一直没在家,刚刚才下飞机,得知你在安岭,我马上就赶了过来。”牛德发进了病房便连忙道歉解释才来见薛飞的原因。

    蔡晓敏在饮水机前接水,听到牛德发的话,她直看薛飞,眼神中尽是惊愕之色。

    “没关系,牛书记有公务在身,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情有可原。牛书记坐吧。”薛飞看了蔡晓敏一眼,伸手示意道。

    牛德发坐下后关心道:“薛省长怎么样,身体恢复了没有?”

    “已经好了,就感冒发烧而已。其实没有多大的事,但医生建议调理修养几天,我就多呆了几天,明天就走了。”

    “别走啊,我这才回来,还没好好陪陪薛省长呢,哪里这么就走了呀,不行不行,再多呆几天。”

    “呵呵,牛书记我的心意我领了,省里还有事,我这趟出来的时间已经不断了,来日方长,以后有都是机会。”

    牛德发一脸的遗憾:“那好吧,有时间我去冰城,一定会登门拜会薛省长的。这些天在医院呆的怎么样,有没有不满意的地方?要是有薛省长就说出来,我一定严厉批评,绝不姑息。”

    蔡晓敏走过来把水往茶几上一放,瞪了牛德发一眼就进了里面房间。

    牛德发有点渴,没有注意水温,拿起纸杯张嘴一喝被烫个够呛。

    薛飞抽了两张纸巾递给他,牛德发接到手里说了声“谢谢”,擦了擦嘴,说道:“我听说薛省长和赵大海赵书记的关系非常好?”

    “啊,我们认识很多年了,关系确实不错。牛书记也认识赵书记?”薛飞问道。

    “不瞒薛省长说,我能有今天全都得力于赵书记的提拔。薛省长可能有所不知,我当初也是干公安的。在冰城干过,在省公安厅也干过,后来才脱下警服一步步的到的今天。”

    “哦,原来这样啊。”薛飞对牛德发这个人没什么好感,从第一眼见到就不喜欢,也没什么原因。想到之前蔡晓敏说过牛德发生活作风有问题,骚扰女下属,薛飞就打算敲打敲打牛德发:“来安岭这几天,虽然没出医院,却听到了一些关于牛书记的事情。”

    “什么事啊?”牛德发好奇地问道。

    “我听说牛书记特别喜欢和女下属谈心,还经常单独把女下属叫到办公室里进行身体上的互动,有这回事吗?”薛飞绷着脸看着牛德发的眼睛问道。

    牛德发被吓的身体一颤,准确地说是被薛飞的眼神吓的混身一颤,他从未见过如此恐怖的眼神,那是一种能够通过眼睛对内心造成的震慑,牛德发呆住了。

    “牛书记怎么不说话?默认了?”薛飞收回眼神问道。

    “是的……不是,没有没有,这绝对没有这回事,我可以以我的人格担保,我从来就没有干过那种事情,一定是一些居心叵测之人的诽谤,薛省长千万不要相信谣言。”牛德发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说道。

    “但愿只是谣言。牛书记在官场几十年了,应该知道什么样的人能碰,什么样的人最好别碰。牛书记前途不可限量,一定要洁身自好,千万不要自毁长城啊。”

    “我知道,我知道,多谢薛省长的提醒。”

    送走了牛德发,蔡晓敏就从里间走了出来。

    薛飞看着她笑问道:“我和牛德发长得像吗?”

    蔡晓敏很羞愧:“对不起,我错了,我误会你了,我觉得你这么年轻不应该是大领导,没想到……”

    “没想到我比牛德发的官还大是吧?”

    蔡晓敏点了点头,然后不敢相信地看着薛飞问道:“你真的是副省长?你看着只有三十出头啊,怎么会这么年轻就当了这么大的官呢?”

    蔡晓敏不懂官场之事,但她也知道副省长是一个很大的官。牛德发身为市委书记在面对薛飞时都是一脸的谄媚之相,可见薛飞要远比牛德发厉害的多。

    “这可不是一句话两句话能说清楚的事情。还生我的气吗?”薛飞问道。

    提起那天的事蔡晓敏就气不打一处来,她脸色一沉,身子一扭,说道:“生,你欺负我。”

    “我明天就回冰城了,在走之前怎么也得让你消气吧,我可不想带着遗憾离开。说吧,怎么样你才能高兴?”

    “我不知道,反正我就是生气。”蔡晓敏不是在跟薛飞撒娇,她是真生气,她长这么大还没交过男朋友呢,之前连手都没有让男人碰过,结果那天全都让薛飞给碰了一个彻底,要不是她最后哭了,恐怕连身子都会失于薛飞,她怎么可能会不生气呢。

    “那这样你还生气吗。”薛飞把蔡晓敏搂进怀里就吻住了她的小嘴。

    蔡晓敏瞪着大大的眼睛惊诧地看着薛飞,她没想到薛飞竟然又亲了她。

    天底下的女人都是一样的,嘴上总要说几句不要,身上最要象征性的挣脱一下,来表现自己的矜持,表示自己不是一个随便的女人。这其实并不是刻意去装的,而是一种本能。蔡晓敏也不例外,动了几下就被薛飞热吻所融化了。

    正在两个人全情投入之时,一个不开眼的人搅了两个人的好事,这个人就是龙一。

    “薛叔,我……”龙一寻思还没到休息的时间呢,也没有外人,就没有敲门,而是直接推门就进了病房,没想到就看到了不该看到的画面。

    龙一愣了一下,然后此地无银三百两地说了一句“我什么都没看到,你们继续”,说完关门就出去了。

    本来蔡晓敏很害羞,可是听了龙一的话,竟“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薛飞也觉得龙一说的“你们继续”很好笑。

    蓦然,薛飞伸手轻抚蔡晓敏的小脸蛋,认真地问道:“以后还想见到我吗?”

    蔡晓敏低着头敏羞答答地说道:“我不知道。”

    “那我想见你怎么办?”薛飞抬起蔡晓敏的下巴问道。

    “我……我不知道。”看着薛飞的眼睛,蔡晓敏的脸蛋更好了,她自己都更感觉到发烫。

    “想过去冰城工作吗?”

    蔡晓敏摇头,她从来没想过,因为她的家人亲戚朋友全都在安岭,她在冰城没有一个熟人,她能去冰城干什么?

    “那你就从现在开始好好想想,等过了年给我答复就行。去与不去全都在于你,如果不去,我尊重你的选择,如果去,工作上生活上你不用有任何的担心,各个方面条件一定都是最好的。”薛飞这个年纪这个身份,喜欢一个女孩显然不会再像二十几岁的小伙子那样进行山盟海誓的哄骗了,就是直接问,行自然好,不行就拉倒。

    蔡晓敏看了看薛飞,她脑子很混乱,没有再说什么。

    本文来自看书惘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