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6章 你跟我一起吃吧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我……我没说你长得像谁呀。品书网 ”蔡晓敏矢口否认道。

    “我都听到了,你最好跟我说实话。”薛飞一副你要不说实话后果就会很严重的样子。

    蔡晓敏见不说不行,就心一横说道:“我说你长得像牛德发,你不是他儿子吗?”

    蔡晓敏说出来以后,整个人感觉轻松了不少,她觉得说了又能怎么样?薛飞还能把她给吃了不成?

    薛飞知道牛德发是安岭市委书记,而且刚到安岭任职不久,之前是凤岗市长。

    “背后说人坏话不是不可以,但要有证据。我想听听牛书记怎么是禽/兽了。”薛飞看着蔡晓敏说道。

    薛飞没有否认自己是牛德发的儿子,这在蔡晓敏看来就是默认了。既然都薛飞都听到了,话也说道这儿了,蔡晓敏觉得也就没有什么好顾忌的了。

    “我姑姑在市委办公厅工作,是一个秘书,牛德发见我姑姑长得好看,就经常把我姑姑单独叫到办公室里,对我姑姑动手动脚的,我姑姑为了保住工作一直是敢怒不敢言。牛德发不仅打我姑姑的主意,来到安岭不久,就和市民政局的一个有夫之妇搞到了一起,两个人去酒店开房还被人拍了照片。结果牛德发知道后,就找到了拍照片的人,得知那个人是城管局的,不仅把照片全都抢走了,把那个人给开除了,还威胁说要是敢留底片让他发现了,就弄死那个人。这件事安岭人尽皆知,这就是你爸干的好事!”蔡晓敏一副豁出去了的样子说道:“我既然敢说,我就不怕你打击报复,你可以冲我来,大不了这护士我不干了。你要是敢打我家人的主意,我就跟你拼了!”

    薛飞看到蔡晓敏气的小脸通红,就有点忍不住想笑,心说这丫头有点意思,不仅有性格还挺可爱的。

    “鲁迅先生说,要打别人身上的鬼,也要打自己身上的鬼。你在说牛书记不好的时候,就没想过自己也有问题吗?”薛飞绷着脸说道。

    “我有什么问题?”蔡晓敏自认为身正不怕影子斜,没有任何问题。

    “你能到高干病房来当护士,难度完全凭的是自己本事,就没有走后门吗?”薛飞质问道。

    蔡晓敏一时语塞,不知如何应答。

    安岭市第一医院是整个安岭市最好的三甲医院,想进医院当护士的比比皆是,都挤破了脑袋。蔡晓敏只是个中专学历的小护士,她能进安岭市第一医院,还能到众人羡慕的高干病房到护士,确实是走了后门,她姑父的叔叔是医院的一个副院长。

    薛飞知道自己说中了,心里一笑,摆了摆手,示意蔡晓敏可以出去了,然后便躺下闭上了眼睛。

    蔡晓敏从病房里出来,圆圆紧忙上前问道:“怎么样,他都说什么了?”

    “他没说什么,我把牛德发的事情全都说了。”蔡晓敏沉着脸色说道。

    圆圆一惊:“啊?你怎么能全都说呢,你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

    “他都听到咱们俩说话了,我不说他能放过我吗?反正我都说了,爱怎么着怎么着吧,我不怕他!”蔡晓敏不在乎地说道。

    睡了一宿觉,第二天早上薛飞感觉好了不少,就按照原计划去基层派出所和消防队进行了慰问。

    十一点左右的时候,薛飞到了安岭市委市政府开了一个会,时间不长,四十分钟左右,然后就去吃饭了。

    本打算吃完饭稍作休息,下午就坐飞机回冰城了,结果吃饭的时候薛飞就又感觉身体不是很舒服,一摸额头,又发烧了,这让薛飞很郁闷,心说这是怎么了,平时身体特别好,好几年都不感冒发烧一次,这回一发烧还没完了。

    饭没吃完,薛飞就又去了医院,医生建议最好做一个全面的检查,薛飞想想也好,就花了两个小时检查了一下。

    结果显示并没有大碍,只是身体很疲劳,需要调理和休息,并建议薛飞最好在安岭把病养好了再走,不然容易反复。

    年前最重要的工作是就出来慰问,如今已经完成了,忙了一年到头,也是该好好休息一下了,省着到时过年也病怏怏的,薛飞就同意了留在安岭养病。

    龙一和两个安保人员留下来照顾薛飞,其他工作人员下午全都回冰城了。

    薛飞早上走了以后,蔡晓敏就以为薛飞不会再回来了,心里还松了一口气,因为对于昨晚的事情她还是有点后怕的,觉得自己不该那么鲁莽,好不容易得到这份工作,万一要是丢了,回家都没法跟她爸妈交代。

    没想到下午得到通知,薛飞又回来了,蔡晓敏就有种很不好的预感。给薛飞打针的时候她特别害怕,手一直在发抖,好不容易把针头扎进了血管里,就赶紧像逃一样离开了病房。

    薛飞一觉睡到了傍晚,出了一脑袋的汗,身体感觉轻松了不少。

    下床洗了个热水澡,出来的时候看到蔡晓敏正站在病床前,并没有搭理她,一边用毛巾擦着头发一边朝窗户走了过去。

    薛飞是裸着上身的,身上的肌肉线条优美又明显,蔡晓敏见了感觉很不好意思,心里骂了句“流氓”。

    “这是菜单,你看一下晚上吃什么。”蔡晓敏来到薛飞身边说道。

    蔡晓敏不说,薛飞还没想起饿来,听她一说,肚子就咕咕叫了起来。

    伸手接过菜单看了看,发现高干病房的伙食还真不赖,像安岭这种地方竟然还有鲜虾,薛飞还是挺惊讶的。不过有病在身肯定吃不下大鱼大肉,薛飞看来看去,说道:“两碗八宝粥,一个豆沙饼,一碟咸菜。”

    薛飞说完就把菜单递给了蔡晓敏,蔡晓敏转身刚要走,薛飞问道:“晚上是你值班吗?”

    “是,怎么了?”蔡晓敏语气透着一股不情愿的味道。

    “你吃饭了吗?”

    “还没呢。”

    “你跟我一起吃吧,你自己点一份。”

    “不行,规定不允许。另外我们医院有食堂,我去食堂吃就可以了。”蔡晓敏很谨慎地看着薛飞,她觉得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薛飞让她一起吃饭,搞不好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规定是死的,人是活的。你们医院食堂能有菜单上这些东西吗?你可以说是我要的,然后你吃,多好啊。去吧。”薛飞还真有事想让蔡晓敏做,但显然不是什么非奸即盗之事。

    “我真不能吃,被抓到会挨罚的。”

    “你要是不吃我现在就让你们院长把你给开除了,你信不信?”薛飞吓唬道。

    蔡晓敏敢怒不敢言,心想我才不会让人得逞呢,吃就吃,谁怕谁呀?

    工夫不长,蔡晓敏就拿着薛飞点的和她点的东西来到了病房,薛飞看到蔡晓敏并没有要什么好东西,只要一盒米饭和一盒蒜薹炒肉,估计还是担心被领导看到挨罚。

    蔡晓敏想出去吃,但薛飞让她在病房里和他一起吃,蔡晓敏只能听话。

    吃饭的过程中两个人没有任何对话,各吃各的,谁也不搭理谁。

    正吃着的时候,龙一敲门进来了,把蔡晓敏吓一跳,而龙一看到蔡晓敏在病房里吃饭很惊讶,瞥了一眼后来到薛飞身边,在薛飞耳边耳语了一句,薛飞点了下头,龙一就出去了。

    时间不长,病房门就再次被敲响了,蔡晓敏以为还是龙一,结果是院长和几个科室主任簇拥着安岭市市长走了进来。蔡晓敏见状紧忙收拾餐盒想出去,但由于慌张,不仅没收拾好,还把装饭的餐盒扣在了地上,刹那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珠。

    安岭市市长见了神情严峻,医院院长则眉头紧锁看身旁的干部保健科主任。干部保健科主任不敢看院长,但是看蔡晓敏的眼神却可以将蔡晓敏杀死了。

    干部保健科主任给蔡晓敏使了个眼色,示意赶紧出去。蔡晓敏吓得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赶紧捡起来就往出走。她实在是太紧张了,以至于开门的时候门没有完全来开就要往出走,脑袋一下子就撞在了门上,疼得她手上一松,手中的塑料袋就掉在了地上。

    再看干部保健科主任,那架势就好像要扑上去把蔡晓敏碎尸万段一样。

    蔡晓敏紧锁眉头,弯腰捡起来就出去了。

    薛飞看到蔡晓敏的样子忍俊不禁,要不是安岭市市长和医院的领导们在,他肯定就笑出来了。

    安岭市市长下班后就来到了医院,他过来就是探望一下薛飞。副省长在安岭住院,他这个市长来了不起任何作用,但要是不过来就容易被挑理。而且于情于理也确实应该过来看看。

    寒暄了几句过后,安岭市市长当着薛飞的面对医院院长等人说,一定要在各个方面做好保障,确保薛飞健康愉快的离开安岭。然后还对薛飞说,要是对医院不满意,或者有指示,随时给他打电话,他的手机是二十四小时开机的。

    从病房里出来,安岭市市长的脸色“唰”一下子就撂了下来,看着院长说道:“那个护士怎么回事?给副省长就配这样的护士?你这个院长不想干了吧?”

    不等院长解释,安岭市市长便抬腿就走了。

    院长受了气,就只能拿下面的人撒气。院长看着干部保健科主任怒吼道:“那个护士是谁安排的?懂不懂规矩,谁让她跑到里面去吃饭了?我告诉你,我是要是当不了院长,你这个主任也别想好。就现在,立刻马上把她开除了,安排她护理的人这个月的工资和奖金全都扣了!”

    院长刚走出去没多远,龙一就叫住了他:“方院长留步。”

    院长看到是薛飞的秘书龙一,就停住脚步,马上换了一副面孔:“龙秘书有事?”

    “薛省长说是他让那个护士进病房吃饭的,不赖那个护士,你们别惩罚她,跟她没关系,她表现的非常好。”薛飞知道蔡晓敏肯定会受到惩罚,所以就让龙一出来说一下。

    “我知道了,薛省长还有什么吩咐吗?”院长一听是这么回事,心情立马好了不少。

    “薛省长说在他住院期间,他希望都由那个护士来护理他。”

    “没问题没问题,就让她全程护理薛省长。”

    本書源自看書罔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