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1章 尘埃落定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冰南新区在冰城的最南方,而西格大厦在冰城的最北边,一个小时根本就到不了,窦云龙明显是在故意折腾薛飞,可是薛飞只能去。品书网

    于是便调转车头,赶奔了位于松江区的西格大厦。

    一个小时四十分钟后,薛飞到达了西格大厦,薛飞刚要打电话,技侦支队的侦查员便说道:“薛局,您尽量想办法拖延时间,多跟他聊几句,只有这样才能查到他的确切位置。”

    薛飞把打电话过去后,窦云龙那边马上就接了。薛飞说道:“我已经到了,你在哪儿?”

    窦云龙笑着说道:“我早就走了,你太慢了。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咱们一个小时以后开发区的服务大楼门口见吧。”

    薛飞知道窦云龙肯定又要挂电话了,就马上说道:“你先别挂电话,我想知道你有没有什么条件?如果你有条件你就提出来,你是要钱,还是想要车,还是想要飞机,我都可以满足你,我现在就准备。”

    “你不说我都差点把提条件的事情给忘了,既然你主动提了出来,那你就给我准备五百万现金,再准备一架直升飞机吧。”窦云龙想了想说道。

    侦查员示意薛飞再说几句,薛飞就又说道:“五百万你是要国币,还是要美元或者英镑?我建议你还是要外币,会比较好拿。要国币的话太多了,你不方便携带。”

    侦查员冲做了个OK的手势,薛飞一看显示器上的网络地图,显示窦云龙此刻在阳岛区郊外一个废弃的工厂里。

    梁国维也在一旁观看,然后就拿出手机下车去打电话了。

    “我要美元。”窦云龙说道。

    “好,我知道了,我会带着钱去开发区的,直升飞机随后就会赶到。”薛飞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梁国维一个电话打过去,一直在待命的大批巡特警和武警便马上行动,直奔阳岛区郊外。

    薛飞为了能够安全的将门筱解救出来,他真让人准备了钱和直升飞机。不过直升飞机是真的,钱只有一小部分是真的。

    薛飞赶到现场的时候,大批警力已经将一座废弃的厂房给团团围了起来。

    在薛飞没到之前,赵日天一直再向窦云龙喊话,让他把门筱放了,乖乖下来投降。窦云龙到了如今这个地步,根本就不可能会投降,否则他就不会绑架门筱了。窦云龙告诉赵日天,说赵日天没有资格跟他对话,让赵日天赶紧把薛飞叫来。还说楼下的人千万别上去,要是把他惹急了,他就崩了门筱。

    “什么情况?”薛飞从车上下来问道。

    “窦云龙手里有枪,他目前挟持着门筱在四楼。”赵日天说道。

    薛飞从赵日天手里拿过扩音喇叭喊话道:“窦云龙,我是薛飞,我来了。”

    很快,从四楼破碎的窗户前就看到了赵日天和被他挟持的门筱。门筱身上被绑着,嘴上贴着胶带,窦云龙一只胳膊搂着门筱的脖子,一只手拿着枪顶着门筱的太阳穴。薛飞看到门筱的那一刹那,心头就是一紧。而一直很坚强的门筱看到薛飞的时候,眼泪也忍不住流了下来。

    “我还想再折腾你几次呢,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找来了,你可以啊!”窦云龙冲下面大声说道。

    “窦云龙,你要的钱我已经准备好了,直升飞机马上就过来。你还有什么要求你可以提,只要你能保证门筱的安全,我就可以保证你离开这里。如果你伤害门筱,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肯定跑不了!”薛飞警告道。

    这时,天边传来了“呜呜呜”的声音,薛飞抬头看了一眼,直升飞机来了,便说道:“你看到飞机了吗,只要你把门筱放了,我让飞机停在楼顶,你马上就可以坐飞机走人。”

    窦云龙也看了看直升飞机,说道:“我可以放了门筱,不过在放了之前,我想和你聊聊,你上来吧。听好了,只许你一个人上来,不许带武器,更不许搞小动作。”

    薛飞想都没想便回复道:“好,你等着我,我马上就上去。”

    “你不能上去,太危险了。”赵日天阻拦道。

    “没错,现在窦云龙就是个亡命徒,他让你上去的目的肯定不是聊聊那么简单。”梁国维也不同意薛飞上去。

    “我不上去人质怎么办?眼下当务之急是把人质救出来,还要毫发无损的救出来。”薛飞态度非常坚决,他是一定要上去的。

    “实在不行可以牺牲人质,只要抓住窦云龙就行。”赵日天眼睛里放着凶光说道。

    薛飞眉头一皱,把手里的扩音喇叭网窦云龙的手里一塞:“绝对不行,可以杀了窦云龙,但一定要确保人质的安全。”

    换上防弹衣,赵日天将一把手枪递到了薛飞的面前。薛飞看了眼赵日天,接过手枪看了一下弹夹,里面上满了子弹。将弹夹推进去,将子弹上膛,薛飞就把手枪别在了后腰。

    薛飞抬腿朝厂房的门口走去的时候,所有警力全都在注视着薛飞的背影,他们既为薛飞捏了一把汗,同时也为这位非科班出身局长的勇敢所折服。

    梁国维觉得就这么让薛飞上去了实在太危险了,他就把特警和武警的队长叫到了一边,商量如何在保护薛飞的前提之前,寻找机会击毙窦云龙或者解救人质。

    整个厂房一共四层,由于是废弃的,这里本应该是没有电的,但不知道窦云龙怎么搞得,他和门筱所在的四层是有灯光的,而一到三层则是黑漆漆的一片。

    薛飞拿着手电筒照着台阶快速的往楼上走,这可能是他三十六年来走的最黑的楼梯,也是最漫长的楼梯。

    此时此刻,要说薛飞心里不害怕绝对是假的,谁都是一条命,没有人不怕死。但薛飞觉得处在他这个位置,害怕是没有用的,只能面对。作为一个男人,他不能保护一个刚刚为他生过孩子的女人,他算什么男人?作为一个警察,他不能抓住一个罪大恶极的罪犯,他算什么警察?

    所以即便害怕,薛飞还是快步往上走,他希望能够尽快见到窦云龙和门筱,尽快将门筱解决出来。

    还差几个台阶就上到四楼的时候,薛飞停住脚步做了两个深呼吸,然后一步一步的走了上去。

    窦云龙还以为薛飞不敢上来,当看到薛飞出现在四楼的时候,心里多少有些震惊。

    “你还真敢上来呀,可以,算个爷们,也不枉门筱跟你一场。”窦云龙像之前一样,一只胳膊搂着门筱的脖子,另外一只手拿着枪盯着门筱的太阳穴。

    看到薛飞还在往前走,窦云龙拿枪指着薛飞说道:“站住,别再往前走了!”

    薛飞停住脚步,刚要弯腰,窦云龙立马便叫住他:“别动,你想干什么?”

    薛飞晃了晃手中的手电筒:“别紧张,我只是想把手电筒放下。”

    薛飞放下手电筒后就直起了身子,此时他和窦云龙门筱的距离大概在七八米左右。

    “你没带武器吧?原地转一圈,速度一定要慢。”窦云龙说道。

    薛飞一听就知道他的枪是白带的,在后腰别着非常明显,窦云龙肯定会看到的。果不其然,当背对着窦云龙的时候,窦云龙就叫住了他。

    “我已经看到了,把枪拿下来了吧。记住,千万别轻举妄动,否则我的枪可能会走火。”窦云龙用枪用力的顶了一下门筱的脑袋。

    薛飞只能把枪拿下来,他在拿的过程当中动作很慢,他在观察是否有可以出手的机会,可惜没有,窦云龙整个人几乎都在门筱的身后,如果开枪是很容易误伤门筱的。

    “使劲把枪扔过来。”窦云龙命令道。

    薛飞没有直接站着扔,而是弯下腰想用推酒杯的方式把枪推送过去,他怕站着扔枪会走火。

    薛飞没有听窦云龙的使劲扔,而是故意收着劲往前一扔,大约也就扔出去两米不到,一米多的样子:“哎呦,没使上劲,我再往前扔一点。”

    薛飞说着话就往前走,窦云龙见了非常紧张:“站住,你给我站住!”

    薛飞故意不往远了扔就是想利用再扔的机会靠近窦云龙和门筱,窦云龙不让他再往前走,他只能停住脚步。

    “我只是想再往前扔一点,我没有其他任何意思。”薛飞解释道。

    “你少跟我来这套,往后退,离枪远一点,快点!”

    薛飞无奈只好往后退,退到了离枪差不多有两米多远的地方停了下来。

    “你身上还有枪吗?”窦云龙问道。

    “没了,不信你可以过来搜。”薛飞举起手又转了一圈。

    窦云龙当然不会过去搜,他看薛飞身上再没有任何凸起的地方,就判断薛飞应该只带了这一把枪上来。

    “下面我们就聊聊吧。此情此景,你想说点什么?”窦云龙一脸坏笑问道。

    薛飞重重叹了声气:“说实话,我挺为你感到可惜的,而且对你的所作所为也特别感到不解。虽然你和你爸是一丘之貉,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可是你爸拥有四百亿的资产,你是他的儿子,无论如何你都不会缺钱,你为什么还要知法犯法呢?我实在是不理解。如果你要是好好干,你的前途绝对是不可限量的,我们也绝对不会像今天一样站在这里。我们工作上会是非常好的同事,生活中会是非常好的朋友。是你硬生生把这一切给破坏了,所以……我挺也为你的人生感到遗憾。”

    窦云龙听了薛飞的话就像是听了一个笑话一样,哈哈大笑:“好同事好朋友?算了吧,如果说我人生最大的遗憾是什么,那就是不该主动和你靠近想把你拉下水,如果当初我不那么做,我可能就不会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更不会让你把门筱给抢走了。”

    “你说的不对,怎么能说我把门筱给抢走了呢?我可没有像你一样把门筱给绑起来,是她心甘情愿跟我在一起的,我没有胁迫过她。门筱,你说是不是?”薛飞看着门筱问道。

    门筱点了点头。

    “你看看,门筱都承认了。你要怪只能怪自己的魅力不够,门筱在我和之前,跟你也生活了好几年,可是她最终还是离开了你,这说明她不是一时冲动做出的决定,她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她认为你窦云龙给不了她想要的幸福他才会离开你。门筱,你说对不对。”

    门筱又点了点头。

    窦云龙很气愤:“你们俩在这儿干什么呢,在我们秀恩爱吗?”

    “窦云龙,你走到今天这一步完全是你咎由自取,没有人让人贩毒,更没有人让你私造枪支,所以我觉得你像现在这样挟持门筱挺没劲的。你哪怕挟持别的女人,哪怕是我老婆都行,你说你作为一个男人挟持自己的前妻算什么本事啊?”薛飞一边说一边往前慢慢挪蹭:“老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百日夫妻似海深,你和门筱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虽然离婚了,我相信你们之间也不可能一点感情都没有。还是赶紧把门筱放了吧,不然传出去太丢人了。”

    “丢人?”窦云龙冷笑道:“你睡了别人老婆你都不觉得丢人,我这样就丢人了?如果门筱不是因为你,她就是因为不想跟我过了,正常和我离婚,我窦云龙就是死,我也不会像现在这样拿她当人质。可她不是,她背着我跟你偷/情,不仅给我戴绿帽子,还怀了你的孩子。把我和她之间多年的夫妻情分全都给扔掉了,是她对不起我在先,所以她今天活该当人质,她甚至该死!”

    “你说这话你也是真好意思,她对不起你在先?你在外面有多少女人别人不知道,你自己还不清楚吗?别人不说,就说马佳瑶,你和她是什么关系?你们俩……”

    “别跟我提马佳瑶!”窦云龙怒不可遏地打断道:“薛飞你个王八蛋,你跟我说实话,马佳瑶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也是你的?她是不是你派到我身边的卧底?你跟我说实话!”

    薛飞见窦云龙情绪十分激动,怕说实话会激怒他,那样门筱会非常危险,便否认道:“马佳瑶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可能是我的?你也太有想象力了吧?你可别把所有屎盆子全都往我脑袋上扣,门筱生的孩子是我的,我承认,但马佳瑶绝对不是。别说我看不上马佳瑶,就算看得上,她天天在你身边,你认为我有机会让她怀孕吗?”

    “那视频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全都被打了马赛克?除了我,只有马佳瑶能接触到视频。再有,是不是你指使马佳瑶去的美国,把我的钱全都卷跑了,是不是?”窦云龙发现视频打了马赛克以后,就一直给马佳瑶打电话,打了好几天始终打不通。他让在美国的朋友去找马佳瑶,结果也找不到马佳瑶,完全不知所踪。在这个时间段突然失联了,他就怀疑马佳瑶八成跟薛飞是一伙的,他肯定是被马佳瑶给骗了。

    薛飞摇头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都到了这会儿,你就别栽赃陷害了。你以为这是在写编故事吗?我要是真有你说的那么厉害,我早就把你给抓了,我还能让你挟持门筱?窦云龙,你……”

    “你给我站住,你再敢往前走我就崩了你!”窦云龙才发现薛飞已经离枪只有半米远了。

    薛飞停住了前移的脚步,眼睛看着门筱,伸手下摆道:“只要你放下枪,放了门筱,我可以算你投案自首。另外你别忘了,你还有曲书记这根救命稻草呢,你爸现在已经出国了,你虽然走不了,但由曲书记出面,我相信你最多判几年也就出来了。”

    薛飞不知道窦云龙和窦肖龙之前是否有联系,但窦肖龙是在机场突然被抓的,所以他猜窦云龙应该不知道窦肖龙现在的下落。

    这时,薛飞余光忽然扫到在左右两侧窗户上各出现了一个蜘蛛人,是狙击手,他们正在拿着枪瞄准,薛飞的神经一下子就紧绷了起来。

    “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吗?鬼才会信你的话。我实话告诉你薛飞,我知道自己死定了,所以我根本就没想过要跑,我让你上来,就是为了和你同归于尽。”窦云龙的话音未落,就听到“嘭”的一声响,狙击手开枪了。

    但这一下并没有打到窦云龙,窦云龙的反应非常快,抬手就朝他右侧窗户上的狙击手开枪。

    薛飞见状一步弯腰就把枪拿了起来,窦云龙看见后就向薛飞开起了枪,薛飞就地一打滚躲了过去。

    由于有狙击手的牵制,窦云龙不能完全把注意力放在薛飞上,就在他向两个狙击手还击的时候,门筱突然身子往下一蹲,薛飞对着窦云龙的脑袋抬手就是一枪。

    本部来自看書罔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