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7章 达成一致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薛飞我跟你拼了,你个混蛋你……”

    出了家门,曲媛媛积攒了一肚子的怒气再也憋不住了,就跟学薛飞动起了武,连踢带踹的一点都不留情。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曲媛媛的反应是在薛飞意料之中的,薛飞也能理解曲媛媛的心情,他没有躲闪,也没有阻拦,任由曲媛媛打他,甘心当出气筒。

    曲媛媛打够了,也打累了,最后就蹲在地上呜呜哭了起来。

    “喂,曲媛媛,你把我打了一顿,你还哭,应该哭的人是我才对吧?”薛飞忍着混身酸痛蹲下身,从脸上挤出一丝笑容说道。

    “你滚,你离我远点,我再也不想见到你。”曲媛媛伸手推了薛飞一把,把薛飞给推坐在了地上。

    “你不见我怎么能行啊,你可是我女儿的妈妈呀。”

    “你……”曲媛媛一听薛飞说这话哭的就更凶了。

    薛飞咬着牙凑到曲媛媛身边说道:“我知道你特别生气,但我这么做是有原因的,你听我解释好不好?我相信你听完以后一定能理解我的。你要是理解不了,我就随你处置,你要是杀了我,我都可以替你作证不是你干的。”

    薛飞的话把曲媛媛给逗乐了,曲媛媛擦了擦眼泪说道:“你都死了还怎么替我作证?”

    薛飞见状把曲媛媛从地上拉起来说道:“我生的的鬼,死是你的死鬼。我的鬼魂会为我作证的,还会每天跟着你,你睡觉的时候我就在旁边守护着你,你要是睡着,我就给你讲故事……”

    曲媛媛听了直皱眉,使劲推了薛飞一把:“你滚!”

    回到潘齐的公寓,薛飞把他为什么要说出孩子一事的前因后果全都说了出来,曲媛媛听后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你可以事先跟我说一声啊,你知道你在我爸妈面前突然说孩子的事情我多被动吗?”曲媛媛能理解薛飞,但她还是生气,她怪薛飞自作主张不跟她商量一下。

    “姑奶奶,我要是提前跟您说,您能同意吗?”薛飞真是不得已而为之。

    他不想离开冰城,还想搞定窦氏父子,那唯一的办法就是必须搞定曲海波,而搞定曲海波也只有把孩子拿出来,否则曲海波是不会害怕的。

    至于窦云龙送的东西交给曲媛媛,他既是没办法,又是刻意而为。当初收礼完全是为了让马佳瑶取得窦云龙的信任,而交给曲媛媛则一箭双雕,可以把东西收下,同时还能保证不会出事。如果窦云龙要是拿送礼的事情进行威胁,东西都在曲媛媛的手里,曲海波能坐视不管吗?

    没想到窦云龙并没有拿送礼的事情威胁,但把东西交给曲媛媛还是发挥了一点作用。

    “不能。”曲媛媛肯定的摇了摇头。

    “所以我只能先斩后奏了。”薛飞摊手道。

    “哼,我现在在我爸妈面前算是彻底成了坏人了,嫁给了任远,却生了你的孩子,你让我以后怎么面对我爸妈呀?”曲媛媛现在唯一庆幸的是只有她爸妈知道孩子的事情,要是让外人出去,她就真的没脸见人了。

    “孩子的事情也不能赖我吧,当初可是你要跟我入洞房的,我是被迫的。”薛飞一副很无辜很委屈的样子说道。

    曲媛媛眼睛一瞪,恼羞成怒地指着薛飞:“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薛飞一边往远处躲一边说道:“我没说什么呀。”

    “你给我过来!”

    “我不。”

    曲媛媛追薛飞跑,追来跑去,曲媛媛就把薛飞给逼进了卧室里。曲媛媛把房门一关,门锁一锁,就朝薛飞扑了过去,很快就把薛飞给扑倒在床上,并骑在了身下。

    曲媛媛坏坏一笑,像一个女流氓似的说道:“看你还往哪儿跑。落到我手里,你就认倒霉吧。”

    说完,曲媛媛的手就在薛飞的身上游动了起来。

    薛飞抓住曲媛媛的手,一副害怕的要死的样子:“你要干什么?我可是名花有主的人。”

    曲媛媛甩开薛飞的手说道:“但今晚是属于我的。”

    曲媛媛说着话就动手解起了薛飞的裤腰带。

    “不是吧,你还要来真的?我被你打的哪儿哪儿都疼,今天就算了吧。”薛飞求饶道。

    “不行,该交的粮食必须交了,这也是对你私自说出孩子一事的惩罚!”曲媛媛的态度非常坚定。

    “说出一个孩子,就得再生一个孩子是吗?哪有这么惩罚人的?”

    “那我不管,反正今晚的粮食你是交定了!”

    “救命啊,鬼子要抢粮食了……”

    这一夜,薛飞的粮库被曲媛媛榨的连一粒米都没有了,薛飞最后筋疲力尽昏昏睡去。而曲媛媛则心满意足,在回味中进入了梦乡。

    相比他们俩睡的又香又甜,又沉又稳,住在省委一号院别墅里的曲海波和茹芸却在床上翻来覆去,毫无困意。

    薛飞的话始终在曲海波的脑子里萦绕,挥之不去,如同恶魔缠身。曲海波实在是睡不着,就起身下了床去了楼下。

    点上一根烟,一边抽一边在客厅里来回踱步。

    依照目前的形势来看,曲海波觉得他别无选择,只能按照薛飞说的去做,否则他和曲媛媛都会身败名裂。他一把年纪了,可以豁的出去,曲媛媛不行,她还年轻,正是事业最好的时候,家庭也和睦,一旦孩子的事情要是让任家知道了,就全都毁了。

    可要是听薛飞的,窦肖龙那边该怎么办呢?窦肖龙这几年送了他不少东西,万一要是偷偷录了像,手上有他的把柄,他也好不了。另外他听说窦肖龙手里藏有不少价值不菲的文玩,要是窦氏父子被薛飞抓了,他可就没机会把那些东西据为己有了。

    究竟该何去何从?曲海波一时拿不定主意,心里始终是患得患失。一直快到天亮,他实在是熬不住了,躺在沙发上就睡了过去。

    “曲书记,薛飞的事康书记没有意见,您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吗?如果没有,我就先把白河市委副书记的帽子给薛飞扣上,让他马上就去白河走马上任。”傍晚快要下班的时候,安全来到曲海波的办公室说道,

    “算了,还是不要让他去白河了。”曲海波板着脸说道。

    安全十分诧异:“为什么呀?您不是希望让他远离冰城吗?”

    “还是让他在冰城呆着吧。”曲海波不想多说,摆了下手,示意安全可以出去了。

    曲海波下了逐客令,安全虽然心里疑惑不解,却只能转身走人。

    安全刚出去,曲海波的手机就响了,是窦肖龙打来的,说有点事情想请曲海波帮忙。

    下了班,曲海波就去了钻石豪门酒店。

    “想让我帮什么忙啊?”曲海波坐下后问道。

    要是以往,曲海波会觉得给窦肖龙帮忙很正常,毕竟拿人家东西了,就应该有所回赠。但听了薛飞的话以后,曲海波就谨慎了起来,心里本能的就想和窦氏父子划清界限

    窦肖龙看向窦云龙,窦云龙笑着说道:“对您来说只是小事一件。想麻烦您把薛飞从冰城调走。”

    曲海波听了心里有点想笑,但脸上没什么表情:“为什么呀?”

    “薛飞经常找龙城集团的麻烦,也经常找我的麻烦。要不是薛飞从中作梗,我现在应该都是市公安局的副局长了,结果就因为他的排挤,搞的我现在只能到地铁分局当一个局长。另外薛飞在公安局也干了五六年了,也该给他挪挪地方了。”窦云龙相信曲海波肯定愿意把薛飞调走,不冲别的,就冲薛飞和曲媛媛过去的事情,曲海波就不会拒绝。

    其实把薛飞调离冰城的想法窦云龙去年就有了,只是当时曲海波已经对常委会失控了,他知道找曲海波也办不了,就压在了心底。这回曲海波当了省委书记,他觉得机会来了。原本想在送青花瓷瓶那次就说的,但窦肖龙觉得不合适,还是应该先把关系恢复起来,曲海波刚当书记就提帮忙容易破坏气氛,让他另找时间再说,就改到了今天。

    “行,这件事我知道了。”曲海波说道。

    窦云龙以为曲海波答应了,心里特别高兴,他已经开始想薛飞离开冰城的那天他该怎么庆祝了。

    第二天,曲海波主动给薛飞打了电话,把薛飞叫到了他的办公室。

    “窦云龙想让我把你调走。”曲海波说道。

    “您答应他了?”薛飞笑着问道。

    曲海波摇头道:“我已经决定不把你调走了,我也不会插手你和窦氏父子之间的事情。”

    薛飞鼓掌道:“您真的是太明智了,我相信您多年以后回想起这件事情的时候,您一定会为自己现在的决定而庆幸的。”

    曲海波的妥协是在薛飞意料之中的,他不相信曲海波会为了保全窦氏父子而牺牲自己和曲媛媛的前途和幸福,那个代价实在是太大了,是曲海波所承受不起的。

    曲海波话锋一转:“不过我也有条件。”

    “哦?什么条件?”

    “两个条件。第一,一定要保证我平安无事。第二,我想要窦肖龙手里的所有古玩。只要你能做到这两点,我就能做到你想让我做的,同时我可以保证你在动窦氏父子的时候,不会有任何去插手干预。”曲海波能在这个时候把古玩当成一种条件提出来,可见他是有多爱那些东西。

    薛飞还以为曲海波会提出他很难接受的条件,听到是这两件事,他想都没想就答应了:“没问题,这两个条件我都能答应你。尤其是第一个,怎么说你也是我和媛媛孩子的姥爷,我是不希望你出事的。”

    曲海波微微皱眉,感觉姥爷两个字从薛飞嘴里说出来有点刺耳。

    “窦云龙想让我离开冰城,其实我也想让他离开冰城。这个忙您得帮我。”薛飞说道。

    “为什么要让他离开冰城?”曲海波不明白。

    “下手方便。”这是之前薛飞和梁国维等人所制定抓捕方案中的第一步,即调虎离山,为了确保行动万无一失,把窦云龙调离冰城再下手无疑是最稳妥的。

    看書罔首发本書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