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5章 曲海波改变了主意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曲海波担任省委书记半个月之后,京天方面公布了欧阳信盛的去向,他被任命为了西江省委书记。品 书 网    . v o d t  . c o m

    欧阳信盛终于开机了,他主动给薛飞打了个电话。

    原来欧阳信盛并不知道他要被调走的事情,这是欧阳家族瞒着他所做的决定。原因是欧阳信盛曾表示他想在林江多干几年,其实跟奚韵有很大关系,他想在任期内好好照顾照顾奚东升的企业。但欧阳家族有自己的考量,又怕欧阳信盛不愿意接受这种安排,就故意没有告诉他,想的是任命决定一下来,到时木已成舟,欧阳信盛也只能接受这一事实。

    薛飞从奚韵口中得知,欧阳信盛对家族的安排十分不满,不仅和欧阳信中大吵了一通,还关机玩失踪表示抗/议。但曲海波成为林江省委书记已经是事实,是不可逆的,欧阳信盛除了接受也没有别的办法。

    “薛局,咱们的行动?”姚绪成见抓捕计划定下后却没了动静,心里急得不得了,实在忍不住了就跑过来想问问是怎么回事。

    “现在不能行动,得再等等看。”

    “为什么呀?”

    薛飞看了看姚绪成,姚绪成以为自己说错话了,紧忙说道:“我是不是话多了?”

    “省里发生了人事变动,对行动有很大的影响,只能从长计议。”薛飞无奈的叹了声气,他现在每天都在为这件事发愁,在想解决的办法。

    姚绪成听了薛飞的话,就想到了曲海波,他对曲海波与窦肖龙的关系也有所耳闻。

    “那是不是我们就办不了他们了?”姚绪成觉得如果曲海波插手这件事,想要抓窦氏父子几乎是不可能的。

    “当然不是,我们那么辛苦搜集他们的犯罪证据目的就是为了将他们绳之于法,这一点到任何时候都不会改变,也绝不会半途而废。只不过现在看来,要把抓捕的时间往后稍微挪一下,仅此而已。”薛飞十分肯定地说道。

    五一假期,马佳瑶在美国诞下了一个男孩,窦云龙还特地为此去了一趟美国。

    马佳瑶特别希望窦氏父子能尽快被抓,她的想法是等案子了结后,她就回国。

    以前没去过美国马佳瑶不知道,总听别人说美国是天堂。马佳瑶亲自去了以后,发现在很多地方确实是比国内强,这是不能否认的。但谁也不认识,语言又不通,她实在是受不了,每天蹲在别墅里就像蹲监狱似的。而且马佳瑶觉得说国内不好的人一定是穷人,有钱人在哪儿都一样,她更喜欢呆在国内。

    可是当听说曲海波当了省委书记后,马佳瑶也知道想要办窦氏父子将会非常困难,窦肖龙早就把曲海波喂得饱饱的了,曲海波如今又成了林江的一号人物,这一关确实不好过。

    马佳瑶生完孩子后给薛飞打了个越洋电话,除说了孩子一事外,还安慰薛飞不要着急上火,车到山前必有路,只要是人干的事,人终究能想出解决的办法。

    薛飞告诉马佳瑶,在美国什么都不用管,只要把孩子带好就行。另外最好再买一处窦云龙不知道的住所,以备不时之需。

    曲媛媛春节过后,把大部分精力全部被都投入到了备孕当中,除了每天会吃很多有营养的东西,一周至少去四次健身房锻炼身体。

    任远也在为要二胎的事情做着积极的准备,只是他不知道,他再怎么准备,他的种子也种不到曲媛媛那片肥沃的土地。

    五一过后,曲媛媛感觉她的身体状态已经调整到了最佳,又赶上排卵期,就以看她爸妈为由来到了冰城和薛飞造人。

    “你怎么了,是不是又没什么烦心事啊?说出来听听。”曲媛媛把吊带睡裙穿在身上问道。

    曲媛媛这次一见到薛飞,她就看出了薛飞像是有心事,脸上一直没什么笑模样,总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你爸当省委书记这件事你之前知道吗?”薛飞看着曲媛媛问道。

    “我不知道,所以当时我特别惊讶。后来才知道是我公公所为,他想到林江来投资,我爸要是当了一把手,可以最大程度的对他的生意进行关照。怎么,你和我爸是不是又产生什么矛盾了?”看到薛飞张嘴就提她爸,曲媛媛怀疑薛飞不开心可能和她爸有关。

    “去年你为了你爸找过我一次,后来你爸自己又找过了我一次,如果不是我当时帮忙,他不会有今天。我跟你说这些并不是想跟你讨要人情,我是想说你爸总是和一些身份敏感的人来往,时间长了是要出大事的。别以为当了省委书记就可以高枕无忧了,一旦那些人出事,他肯定是要受到牵连的。”

    曲媛媛听了满脸忧虑:“什么人啊?”

    “什么人你爸最清楚,我希望你能劝劝他,有些事情要适可而止,如果陷得太深,谁也没法拉他。”薛飞点到为止,并不多说。

    薛飞的话曲媛媛全都听进了心里,她看得出薛飞是为了她爸好,也看得出事情很严峻,就决定回家跟她爸谈谈。

    转天晚上吃过晚饭,曲海波坐在书房里正在看一本关于古玩的书籍时,曲媛媛推门走了进来。

    曲媛媛手里拿着一个果盘,放到写字台上说道:“您吃点水果吧。”

    曲海波放下书摘掉眼镜,拿起一块西瓜就吃了起来。

    “您到了新的工作岗位还适应吧?”曲媛媛坐下问道。

    曲海波笑着说道:“你爸都当了大半辈子官了,在省里也工作了十几年,你说我适不适应?”

    “适应就好。您现在跟过去不一样了,您是别人眼里的林江第一号人物,所以言行举止各个方面都要比过去更加注意才行。尤其是在与人交往上一定要多加小心,一些不三不四的人尽量离他们远点。”曲媛媛提醒道。

    曲海波一听话里有话,就放下西瓜片,拿纸巾擦了擦手,说道:“你有话就直说吧,跟我还用拐弯抹角吗。”

    “去年您让我去找薛飞帮忙的事情您还记得吧,我不希望再发生那样的事情。”

    曲海波心里一紧,脸色也阴沉了下来。

    去年在韩敬伟和陈敬尧的事情上虽然薛飞帮了忙,可是曲海波却并不领情。相反在他看来,那是他的耻辱,他为了保全自己,不仅牺牲了曲媛媛,还低三下四的去找薛飞求情,让他在薛飞面前丢尽了面子,他非常不愿意想起这两件事,现在曲媛媛忽然提了起来,一下子就刺中了他的痛点。

    “你不是和薛飞见面了?”曲海波冷声问道。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您要洁身自好,您要是再出事就没有人能……”

    曲媛媛话没说完,曲海波“啪”地拍了一下写字台就怒气冲冲地站了起来,用手指着曲媛媛说道:“你给我听好了,你是名人,也是有夫之妇,真正要洁身自好的人是你,不是我。你最好给我离薛飞远一点,不要再跟他见面,否则你小心被人家休了,身败名裂!”

    曲媛媛觉得曲海波简直是不可理喻,她好心提醒是希望他好,他不领情就算了,还反过来说她,真是好心当作驴肝肺。

    曲媛媛懒得跟曲海波再说什么,起身就出去了。

    曲海波坐在椅子上闭上眼做深呼吸,想让自己平静下来,可是他发现根本做不到,那两件事始终在他脑子里萦绕,让他怒气难消。

    曲海波当了书记以后不是没有想过要用手中的权利打压薛飞,但想来想去还是算了,薛飞和他根本就不是一个等量级的,工作上薛飞也基本上不可能给他制造什么麻烦,他也没必要非收拾薛飞不可,但曲媛媛的话让他改变了主意。

    第二天上班,曲海波把安全叫到了办公室。

    “下面哪些市长需要动一动了?尤其是离冰城远的。”曲海波问道。

    安全想了想说道:“白河、木佳、凤岗的市长全都干了三年以上,其中白河的市长马上就要干满一届了。您想安排谁呀?”

    “薛飞。”曲海波想把薛飞发配走,眼不见心不烦。

    安全愣了一下,随后笑着说道:“白河这个地方不仅距离冰城远,还是省里四个最贫困的城市之一,薛飞不是搞经济有一套吗,让他去白河是最合适的。”

    “嗯,那就让他去白河,你着手办这件事吧。”曲海波忽然又想到一件事,意味深长地说道:“记得跟康书记说一声。”

    安全心领神会,点头表示知道了。

    安全从曲海波的办公室出来,就去了康泰的办公室。

    “康书记忙着呢?”安全笑着问道。

    “有事?”康泰面对安全从来没有笑模样,曲海波那个主子他都不放在眼里,安全这个狗奴才自然更加入不了他的眼。

    “白河市长马上届满了,是时候该给他换换地方了,我认为冰城市政法委书记的位置还是比较适合他的。”

    康泰的脑子反应非常快,立马就明白了安全的意思:“打算把薛飞安排哪儿去啊?”

    “让他去白河当市长。”

    “这是你的意思,还是曲书记的意思?”

    “我们俩都觉得这么安排是比较合适的,如果康书记没意见的话,我马上就安排人找薛飞谈话了。”

    康泰心里一声冷笑,心说曲海波还真是可恶,都已经决定的事情还假惺惺的让安全来问他的意见,这不是成心恶心他,想告诉他即便反对也没用吗。小人就是小人,并不会因为升了官而发生本质的变化。

    “薛飞不同于一般的干部,对于他的人事安排省里必须要重视。这样吧,谈话的事情就由我来做吧。等我跟他谈完话以后组织部再走相关的程序。”康泰说道。

    安全没想到康泰会提出要跟薛飞谈话,但想想也没什么,现在的林江是曲海波的林江,谁也别想翻起任何的风浪。既然康泰愿意去谈,那就让他去谈好了,反正改变不了任何的结果。

    安全走了以后,康泰就给薛飞打了个电话,让他到自己办公室来一趟。

    本部来自看书罓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