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4章 晴天下大雨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马佳瑶到了美国后一边旅游一边在四处看房子,她所去的城市不是纽约、洛杉矶、芝加哥这样的大城市,就是迈阿密、夏威夷、旧金山这样的旅游城市,一个月下来,马佳瑶看上了好几处房子。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过年的时候窦云龙去了美国,马佳瑶带着窦云龙把她看上的房子全都看了一遍,窦云龙也觉得非常不错,还夸马佳瑶不仅有居住眼光,还有投资眼光。

    马佳瑶一听窦云龙夸她,就说想把所有房子买下来,想住的自己住,不想住的租出去,就当做是一种投资。窦云龙没有意见,于是就一口气买下了五套豪宅,总价值超过一个亿美金,所有房子写的都是马佳瑶的名字。

    对于普通的老百姓来说,一个亿美金绝对是天文数字,甚至是外太空数字。但对于窦云龙而言,也就相当于他总资产的六分之一,还不算他持有的龙城集团的股份。

    别看窦云龙从毒品和枪支方面赚的钱数以亿计,但这是通过非法手段获取的,真要论凭真本事做生意,实际上窦云龙并没有什么天赋。而在这方面马佳瑶无疑要比他厉害的多,他也相信马佳瑶的眼光。再加上他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在美国的一个投资顾问,所以有马佳瑶和专业人士在一起所作出的决定,他是非常放心的。

    回国后,窦云龙把钱陆陆续续的从国内向美国转移,马佳瑶拿到钱以后存起来一部分,剩下的钱全都用作了投资。马佳瑶的投资并没有局限在美国,比如她还在加勒比海地区花了3000万美金买了一座150平方公里的岛屿。

    四月份的时候,窦云龙告诉马佳瑶,能动的钱他已经全都汇到了美国,马佳瑶算了算,整整四亿五千万美金。

    马佳瑶告诉了薛飞后,薛飞觉得时机已经彻底成熟,该是对窦氏父子下手动刀的时候了。

    为了避免打草惊蛇和走漏消息,薛飞没有开局党委会议进行商议部署具体的行动,而是秘密召集了梁国维、刘承宇、姚绪成等人进行了商讨。

    就在确定了具体抓捕方案,马上准备行动的时候,来自京天方面的一个人事安排,一下子打乱了薛飞等人的计划。

    经研究决定,欧阳信盛不再担任林江省委书记、常委、委员职务,由曲海波接任书记一职。

    这个消息太突然了,事先一点动静都没有,就犹如太阳当空照的时候忽然天降大雨,不仅是薛飞,所有人都感到震惊和意外。

    薛飞得知后,第一时间给欧阳信盛打了电话,结果没有打通,打了好几个一直提示手机不再服务区。

    薛飞就给何清毅打了一个:“爸,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

    何清毅说话永远是不紧不慢的:“任建雄和欧阳家族做了一笔交易,开出的筹码非常丰厚,而条件是让曲海波担任林江省委书记。欧阳家族权衡一番后,认为这两年在林江的商业布局已经差不多了,欧阳信盛离开林江对欧阳家族并没有什么太大损失,相反还能得到一大笔好处,就同意了。当然,任建雄也不傻,他给欧阳家族的好处,他一定会通过曲海波从林江赚回来的,他做这笔交易,主要也是看上了国家这几年对林江的巨大经济支持。”

    任建雄是任远的父亲,全国最大的商业银行,兴民银行创始人、董事长,也是国内外多家上市公司的大股东,一直雄踞百富榜前三位。

    “任建雄的支持者是谁呀?”薛飞觉得任建雄和欧阳家族做的这笔交易,应该只是让欧阳信盛离开林江而已,让曲海波当省委书记,肯定是任建雄自己活动的结果。

    “陈副主席。任建雄的小女儿嫁给了陈副主席的儿子。”何清毅说道。

    薛飞猛然想起了年前曲媛媛带着孩子来冰城看他的时候,跟他说过这件事,当时他并没有往心里去,没想到曲海波竟然会借了光。

    “让曲海波当书记是什么时候定下来的?”

    “半个月以前吧。”

    薛飞眉头一皱:“您怎么没提前跟我说一声啊?”

    如果何清毅要是在半个月之前把这个消息告诉薛飞,薛飞那个时候要是采取行动,将窦氏父子抓捕归案,即便现在曲海波当了书记,也改变不了什么了。薛飞不知道这个消息,所以一直是不慌不忙的,他甚至还想等过了五一以后再行动呢,现在全都泡汤了。

    何清毅听出了薛飞话里有透着一丝埋怨,便问道:“怎么了?曲海波当书记对你有影响?”

    事到如今薛飞薛飞觉得埋怨何清毅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还会惹何清毅不高兴,也就没有再跟何清毅多聊,便挂了电话。

    不过对于欧阳信盛在这之前是否知道自己要被调走一事薛飞很好奇,如果不知道自然谈不上告诉,如果知道,按理说应该是会告诉他一声的,没告诉就一定是有意而为之了,至于目的薛飞现在想不到。

    不管怎么说,现在曲海波是林江省的一号人物了,他和窦肖龙又私交甚笃,这下再想要动窦氏父子,恐怕是难了。

    如果不了解曲海波的政/治生涯,只看他的履历,一定会认为他一帆风顺。因为从副省长到省委副书记,再到省长、省委书记,可以说得上是一步一个脚印,走得很坚实。但真正了解曲海波的人知道,他这一路走来并不顺畅。

    在副省长的位置上差一点就退了二线,之后得力于好同学孙越在京天的帮衬,才得以相继当上了省委副书记、省长的宝座。尤其是当上省长以后,曲海波一时间风光无两,甚至架空了一把手欧阳信盛的权利。要不是因为薛飞上串下联,恐怕欧阳信盛将会一直是一个愧疚书记。

    被欧阳信盛控制住了常委会以后,对曲海波的打击还是比较大的,后来又相继经历了韩敬伟和陈敬尧的事,他为求自保,不惜低头向薛飞求情,那个时候曲海波已经对自己的政/治生涯不抱任何希望了,他觉得能平安混到退休就行了,况且他也从来没想过要当省委书记。

    然而曲海波的命运就是这么的跌宕起伏,与过山车别无二致,差的时候就差到最低谷,好的时候就好到最巅峰。他做恶梦也没想到他能当省委书记,可他就当了,当他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他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他怀疑这就是一个白日梦。

    但回想过年去京天时与任建雄的一番对话,曲海波才明白他为什么能够成为封疆大吏。

    “曲省长在林江干了这么多年,接下来应该去其他地方干个一把手了吧?”任建雄问道。

    曲海波笑着摇了摇头:“不会了,年纪大了,也没有那么强的好胜心了,现在就等着退休了。”

    “瞧曲省长的意思是在林江干的不太开心啊,与欧阳信盛合不来?”

    “没有什么合不合得来,官场上的事任总应该明白,主要看上面和后面,上面有人,背后有拥趸,干什么都会一帆风顺。欧阳信盛虽然不是林江本地人,可是他背后有欧阳大家族,在林江自然就会无往而不利。其他人再反对也是无济于事。任总可能有所不知,欧阳信盛在林江的这几年,欧阳家族在林江大搞商业布局,只要能挣钱的行业几乎他们全都参与了,赚了个盆满钵满。”

    任建雄听了曲海波的话眼睛烁烁放光。

    想到国家这几年对林江在经济发展上的巨头投入,任建雄就明白了欧阳家族为什么会把欧阳信盛安排到经济并不发达的林江去了,敢情是过去当商业布局的监工去了。

    “林江的土地还能挖出来东西吗?”任建雄问道。

    “太能了。国家队林江的投入还没有结束,林江本身也存在着很大的发展空间,任总如果有意去林江发展,当下还为时不晚。要是再过个两三年,那可就不好说了。”曲海波作为林江省长,他对林江的经济情况无疑是最了解的。

    任建雄没有说话,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得知任建雄是贵人,曲海波就想打电话表示感谢。只是不等曲海波把电话打过去,任建雄就把电话打了过来,除了对曲海波表示祝贺之外,任建雄还说自己刚到冰城,想和曲海波见一面。

    曲海波把见面的地点安排在了钻石豪门酒店。

    任建雄没有拐弯抹角,而是开门见山告诉了曲海波帮助其当省委书记的目的,曲海波表态,从今以后他就是任家在林江的代言人,只要他当一天书记,他就会为任家的事贡献自己全部的力量。

    窦肖龙是个彻头彻尾的势利眼,当初曲海波压制欧阳信盛的时候,他几乎每周都要请曲海波吃饭,每个月都会奉上一份大礼。然而当曲海波反被欧阳信盛压制,也就是没有拿下新机场项目以后,窦肖龙对曲海波的态度可以说是急转直下,大不如从前,只是过年过节会送点东西,还不怎么值钱。平常也就偶尔打个电话,两三个月能吃回饭就算不错了。

    这回曲海波当了一把手,窦肖龙马上又恢复了当初的热情程度,甚至比当初更热情,他给曲海波打电话,请曲海波务必赏脸到封爵岛吃饭,

    对于窦肖龙的反复无常曲海波并不放在心上,他觉得这很正常,他和窦肖龙既非朋友同学也不是亲戚关系,无非就是相互利用而已。现在他又有用了,也意味着他又可以从窦肖龙那里得到好处了,是没有任何理由不跟窦肖龙来往的。

    “曲书记,您还记得您第一次来这里我说过的话吗?我说您封爵只是时间的问题,怎么样,灵验了吧?我这可不是马后炮。”窦肖龙笑着说道。

    “呵呵,你这话我还真不好反驳,你确实说过。”曲海波对窦肖龙当时说的话记忆犹新。

    “我今天就把话撂这儿,不出一两年,您准能去京天,至少政/治局委员起步。”窦肖龙举起酒杯说道:“曲书记,咱们就拭目以待吧。”

    没有人不愿意听好话,曲海波也一样,尤其是想到窦肖龙之前的话都灵验了,曲海波心里也不禁偷偷在想,难不成还能被窦肖龙再言中一次?

    两杯白酒下肚后,窦肖龙冲一边的侍从抬了下下巴,侍从出去后很快就和一个人抬着一个大箱子回来了。

    将箱子轻轻放在地上后,窦肖龙亲手将箱子打开,然后把里面的东西拿了出来,是一个高度在六十公分左右的青花瓷瓶,瞬间就吸引住了曲海波。

    “曲书记,您给长长眼吧。”

    窦肖龙拿起瓶子放到了一边的桌子上,曲海波起身走过去接过放大镜仔细看了看,瓶子通体布满石榴、桃子、花枝等图案,花纹十分精美,做工非常精细。

    曲海波让窦氏父子把瓶子翻过去,又看了看瓶子底部的印章,判断瓶子是产于清乾隆年间,而且应该是御窑专门为类似于颐和园那种地方烧制的精品。

    “我看是真品。”曲海波放下放大镜说道。

    窦肖龙竖起大拇指夸赞道:“曲书记好眼力,果然是行家啊呀。”

    “这个瓶子你多少钱收的?”

    “65万美金,在英国的一个拍卖会上收的。”

    “值这个价,要是在国内,恐怕还会更高。”曲海波的眼睛就像长在了瓶子上似的,嘴上说着话,眼睛始终没有离开,一直在打量,眼神中透着喜爱。

    “曲书记封爵,我也没有什么东西可送的,如果曲书记不嫌弃,我就打算把这个瓶子当做礼物赠送给曲书记,希望曲书记笑纳。”窦肖龙知道曲海波就好这一口,为了能够把关系恢复到往日的程度,窦肖龙深知光请吃饭是不行的,必须得动点真格的,就只好把这个他十分喜爱的青花瓷瓶舍出来了。

    “这不太好吧。”曲海波假客气道。

    “没有什么不好的,只要曲书记喜欢就行了。另外我以后还会多多留意文玩这方面的东西的。”

    “肖龙,你是个有心之人,我心里有数。”曲海波满意地拍了拍窦肖龙的肩膀说道。

    窦肖龙都懂得讨好曲海波,那些省委省委们自然不会不懂。不需要表现的是安全和田香莉,他们俩在曲海波之前几乎完全失势的时候也没有离开曲海波投奔欧阳信盛,他们的忠诚已经说明了一切,根本无需再证明什么。

    其他人就不一样了,作为曾经倒戈过的人,他们是急需要表现的,而且一个个还都争先恐后的。他们要是不抓紧时间和机会好好表现,以后不仅会无利可得,甚至还可能遭到曲海波的报复,谁敢怠慢?

    大多数人是不敢怠慢的,但总有另类,这个人就是康泰。他从来就没有把曲海波放在眼里,虽然曲海波这回当了书记,可在他的眼里无非就是小人得志,穷人乍富,他不屑于再与曲海波为伍,连装样子他都懒得装。

    本书源自看书王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