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0章 无辜的赵日天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窦云龙在冰城爪牙众多,卡捷琳娜又不是天天在家里呆着不出门,所以很快卡捷琳娜还在冰城的消息就传到了窦云龙的耳朵里。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提前结束合作却并没有离开冰城,这让窦云龙感到很不解,于是就让小丘在卡捷琳娜的住处蹲坑,看看卡捷琳娜平时都做什么。

    薛飞无疑是卡捷琳娜家里的常客,虽然每次去都很小心谨慎,但架不住小丘天天盯着,所以就看到了薛飞出现在了卡捷琳娜所住的小区。一开始小丘不敢确定薛飞一定是来见卡捷琳娜的,毕竟一个单元里住着几十户人家。不过当看到两个人一起在小区里散步,卡捷琳娜还挽着薛飞胳膊的时候,小丘就赶紧向窦云龙汇报了此事。

    薛飞?竟然又是薛飞!

    窦云龙听到薛飞和卡捷琳娜在一起的时候,立马就把手机给摔了,怎么哪里都有薛飞呢?而且专挑他身边的女人下手,他们俩上辈子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啊?

    窦云龙不知道薛飞和卡捷琳娜在一起的目的是什么,但他知道卡捷琳娜提前和他结束合作肯定与薛飞有关。

    “呦,这么巧,我还以为你已经回俄罗斯了呢。”看到卡捷琳娜拎着东西从超市里走了出来,窦云龙便下车拦住了了她。

    卡捷琳娜看到窦云龙多少有些惊讶,心想他怎么会知道我住在这儿?

    “我是准备要回的,只是在冰城这边还有一些事情没处理完。怎么,你也住在这里?”卡捷琳娜微笑道。

    “是处理和薛飞的事情吗?”窦云龙冷笑道。

    卡捷琳娜一听就明白了窦云龙此行的目的:“你有话就直说吧。”

    “作为曾经的合作伙伴,我认为我有必要提醒你,薛飞这个人不简单,而你是干什么的,你心里最清楚,你最好不要和薛飞在一起,否则你早晚会后悔的。”虽然卡捷琳娜已经和他没有关系了,但窦云龙就是看不惯卡捷琳娜和薛飞在一起,即便他什么好处都没有,他也希望能够拆散两个人。

    “谢谢你的提醒,还有别的事吗?”卡捷琳娜一副丝毫不放在心上的样子。

    “你还是赶紧回国吧,或者去其他地方,你已经不适合再冰城继续呆下去了。”

    “哦,我知道了。”

    窦云龙见卡捷琳娜这副态度,知道再往下说无异于对牛弹琴,便上车走了。

    透过后视镜看着卡捷琳娜,窦云龙心说不听我的话,早晚有你后悔的那一天。

    晚上薛飞下班过来,卡捷琳娜把窦云龙找过她的事情说了,还问薛飞是不是和窦云龙有矛盾?薛飞显然不可能跟卡捷琳娜说的太多,只说在工作上确实有一些矛盾,窦云龙已经不是第一次在背后给他拆台了。薛飞还叫卡捷琳娜不要把窦云龙的话放在心上,如果窦云龙以后再找她,别搭理他就行了。

    此外,薛飞还特别提醒卡捷琳娜,一定要提高警惕,窦云龙喜欢搞偷拍,千万不能给窦云龙任何可乘之机。

    窦云龙来找卡捷琳娜薛飞并不感到意外,他也不怕让窦云龙知道他和卡捷琳娜的关系,他觉得只要他小心一点,不再被窦云龙拍到任何东西就没有任何问题。

    “赵队,今晚……”刑警支队一大队大队长岳来在赵日天的耳边嘀咕了几句。

    “消息可靠吗?”赵日天听了以后整个人显得很兴奋。

    “绝对可靠,连发车时间我都打听好了,晚上十一点准时发车。”岳来肯定地说道。

    “给兄弟们谋福利的机会到了。去安排人手,绝对不能让它离开冰城。”赵日天狡黠地笑道。

    “你就等我的好消息吧。”岳来说完拿出手机就走到一边打起了电话。

    晚上九点半,吉成钢和黑哥从钻石豪门酒店吃完饭后,坐车来到了位于冰城开发区的物流中心。

    黑哥在国内贩卖枪支这个圈子里名气很大,他主要是从国内收货向境外销售,这一点上他和窦云龙之前做的毒品生意很像,但不同的是窦云龙是自产自销,黑哥不自己产,只做二手贩子。

    黑哥之前一直跟西南地区的一个地下兵工厂合作,但前一段那个地下兵工厂被警方给端了,这使得黑哥不得不寻找新的合作伙伴。

    其实吉成钢一直希望能够和黑哥建立合作关系,他们之间也早就有过联系,可惜那个时候他们生产的货实在难以恭维,而黑哥对货的要求非常高,所以就没有达成合作。但自从卡捷琳娜来了以后,他们货的水准有质的飞越,当再次与黑哥联系,看黑哥看过样品后,黑哥感到很吃惊,没想到这么短的时间质量提升的这么高,绝对是国内最顶级的货了。可是由于黑哥那时有固定的合作伙伴,也没有马上跟吉成钢合作,只说有机会一定合作,然后一直保持着联系。当失去了原有的合作伙伴,需要找新货源的时候,黑哥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吉成钢,为此他还特地来了一趟冰城。

    黑哥在参观了窦云龙的地下兵工厂,看了其生产能力,以及其他型号的货品后,就表示要和吉成钢建立长久的合作关系,以后他的货全都从吉成钢这儿进,并且当场下单,两种型号的手枪两千把,微型冲锋枪五百把。

    由于要用货车运输,为了安全起见,吉成钢没有安排车直接在地下兵工厂装货,而是先用小车把货拉到了物流中心,把货混到玩具里再装到大货车上,从而达到掩人耳目的目的。

    来到物流中心的时候,装卸工人正在往大货车上装一箱箱的玩具,吉成钢和黑哥见差不多了,就让停在一边的小车倒了过来,开始装他们真正要运输的东西。

    几箱货很快装上车以后,又接着装玩具,一直装到十点四十左右才全部装完。

    货车发车的时间定的是十一点,之所以要选择这个时间,是因为最近出省出市的路口都有查车的,但一般过了十点半以后就没有了。为了避免意外发生,尽量让时间充裕一些,就故意延后了半小时,选择十一点从物流中心出发,这样等上高速的时候估计怎么也得十一点半了,查车的肯定就不再了。

    十一点,货车准时离开了物流园区,黑哥不跟着货车走,他是明天的机票坐飞机坐。

    吉成钢和黑哥目送着货车走远后,刚要上车回钻石豪门酒店,忽然如神兵天降一般,出现十几个人将他们团团围住,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把枪。

    “别动,把手举起来!”

    吉成钢和黑哥对视了一眼,不敢不听话,赶紧就把双手举过了头顶。

    “你们是什么人?”

    “警察。”一个人亮了一下警察证说道:“带走。”

    茶楼的包间里,窦云龙看着对面的赵日天满腹狐疑。

    平常赵日天很少主动联系窦云龙,只要联系必然有事。而今天主动联系窦云龙,坐了快两个小时了却一直在闲聊,没说任何正经事,这让窦云龙感到很奇怪。

    以窦云龙对赵日天的了解,肯定有事,只是究竟是什么事,他一时还猜不到。

    突然,赵日天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响了,是岳来打来的,赵日天接了电话,就听岳来说道:“赵队,成了。”

    挂了电话,赵日天看着窦云龙问道:“今天晚上是不是往出运东西啊?”

    窦云龙愣了一下,随后心里一紧,就说赵日天不可能无缘无故地找他喝茶,敢情是在这件事上等着他呢。

    窦云龙拿起手机就要给吉成钢打电话,赵日天说道:“别打了,人车全都扣了。”

    窦云龙心里跟明镜似的,赵日天这么做无非就是想要好处。把手机往桌子一放,窦云龙叹气道:“说吧,我怎么做你才能高抬贵手。”

    “兄弟们最近日子过的都有点紧,想改善改善生活,我这也是没有办法,你别怪我。”窦云龙伸出两个手指说道:“怎么也得二百吧,太少了不够吃啊。”

    这趟货由于是第一次和黑哥合作,给的是极低的友情价,两千五百把枪都赚不到二百万,赵日天居然张嘴就要二百万,窦云龙不由得眉头紧锁,心里直骂赵日天真他妈贪婪。

    可是窦云龙不敢不给,因为毒品生意现在基本相当于瘫痪了,军火生意刚刚有所起色,又和黑哥这样的大客户刚刚建立关系,这第一单生意要是做不成,对声誉将会产生极大的影响,再想开拓更大的市场将会非常困难。另外像赵日天是绝对不能得罪的,之前因为没给钱,就把图围给抓了,这回要是再把吉成钢抓了,他可没地方去找吉成钢的替代者。

    “我明天把钱给你,但你现在得把车和人全都放了。”窦云龙说道。

    “没问题。”赵日天不怕窦云龙会反悔,他们之间这一点信任还是有的。赵日天拿起手机找到岳来的手机号拨了过去:“我说过多少次了,工作要认真,不要总是闹误会,赶紧放了吧。”

    离开茶楼,窦云龙给吉成钢打了一个电话,手机通了一直没人接,心想可能是在忙着招待黑哥,就把电话挂了,没有再接着打。

    通常情况下,如果吉成钢要是没能在第一时间接到窦云龙的电话,那么在发现有窦云龙的未接电话时,肯定会在发现的第一时间打回去,不管多晚都会打。

    第二天早上,窦云龙看到并没有看到吉成钢打来的未接电话,感到很奇怪,难怪是昨晚喝的太多了现在还没醒酒?窦云龙把电话拨过去,提示不在服务区,窦云龙就又给钻石豪门酒店打了个电话,结果得知吉成钢和黑哥昨晚吃完饭离开酒店后就再也没有回去。

    这两个人跑哪儿去了?难道他们昨晚也被赵日天抓了,赵日天骗他放人,实际上还没有放?

    窦云龙赶紧联系地下兵工厂那边的人,问他们昨晚是否知道吉成钢和货车的情况,得到的回复是货车昨晚被警察截下之后又放了,现在正在高速上,但吉成钢昨晚就失联了,打电话一直没人接,已经问过很多人了,都没有他的下落。

    窦云龙想了想,然后便破口大骂:“赵日天你这个王八蛋,你是他妈真孙子!你太无耻了!”

    让马佳瑶赶紧准备了三百万现金支票,随后给赵日天打电话约了一个见面地点,窦云龙就开车赶了过去。

    “日天,你太不讲究了吧?没有你这么干的知道吗?都说好的事,你怎么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呢?”窦云龙真是气急了,见了赵日天的面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通指责。

    赵日天直发愣,眨了眨眼睛问道:“你说什么呢?我怎么不讲究了?”

    “昨晚是怎么说的?是不是二百是你说的,我说把人和车都放了?”

    “是啊,我放了呀,我当你的面打的电话,你看见了。”

    “你少跟我来这套,货车你是放了,吉成钢呢,他你怎么没放啊?你要是想多要钱你就直说,用得着搞这一套吗?”窦云龙觉得赵日天肯定是昨晚把吉成钢和黑哥也给抓了,但故意没跟他说,目的就是今天再多敲诈他一笔钱。

    “我手底下的人没抓吉成钢啊,只是把货车给截了。”赵日天一脸的无辜。

    “咱们俩不管是什么关系,也认识这么多年了,你这样可就没有意思了你知道吗?”

    “不是……我……”赵日天拿出手机说道:“我现在就给我收下打电话,我开免提,你听好了啊。”

    赵日天为了证实确实没有抓吉成钢,就给岳来打了一个电话。

    “赵队,什么事儿啊?”岳来问道。

    “你昨晚带人截车的时候看到吉成钢了吗?”赵日天问道。

    “没有啊,货车上一共就三个人,没有吉成钢。”

    “你也没有抓吉成钢吧?”

    “没有,我都没看见他。”

    “确定没有?”

    “真没有,我能骗你吗。”

    赵日天挂了电话看着窦云龙:“听清楚了吗,没看见,根本就没抓。”

    窦云龙冷笑道:“可是吉成钢现在失联了,找不到了。”

    “你找不到你就赖我呀?你应该想想他是不是昨晚喝多了,又正好赶上手机没电了,或者关机了,现在正在某个地方睡大觉呢,可能中午就有消息了。”

    “行啦,你也不用说那么多了。”窦云龙根本就不相信赵日天的话,他觉得刚才给岳来打的电话肯定是事先商量好的在演戏。从兜里把两张现金支票掏出来,窦云龙将那张二百万先塞到赵日天的手里说道:“这张是我昨晚答应你的,你看好了,正好二百。”

    “这张是一百的,我也给你。”窦云龙又塞到了赵日天的手里:“你赶紧把吉成钢和另外一个人放了,一百换两个人可以吧?我求你了行吗?”

    “我……”赵日天此时此刻有种跳进黄河洗不清的感觉,他把那张一百万的现金支票塞回到窦云龙的手里,气愤地指窦云龙说道:“你给我听好了,我最后说一遍,我没抓吉成钢,你要再敢诬陷我,我他妈就干你媳妇!”

    说完,赵日天气呼呼的就走了。

    本书源自看书罔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