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5章 唯一的办法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晚上,马佳瑶和几个朋友在外面吃完饭以后,就带着朋友去了仙崎居泡温泉。品书网

    在会所的大厅里马佳瑶碰到了吉成钢,当看到吉成钢身边的女人是卡捷琳娜的时候,马佳瑶心里一惊,她怎么会和吉成钢在一起?

    “钢哥这是刚来还是要走啊?”马佳瑶笑着问道。

    “我在这儿吃的饭,现在走。和朋友过来玩?”吉成钢看了一眼马佳瑶身旁的人同样笑着问道。

    “过来泡温泉。”马佳瑶搂着吉成钢的胳膊走到一边小声问道:“钢哥可以啊,都骑上大洋马了,你的腰行吗?”

    吉成钢知道马佳瑶在说卡捷琳娜,便摆手道:“佳瑶你想多了,我和她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

    “那是什么关系?”

    “她是龙哥从国外请来的专家,专门负责枪支研发的。”吉成钢在马佳瑶的耳边小声说道。

    马佳瑶现在不仅是窦云龙犯罪集团的核心成员,更是是窦云龙身旁的第一红人,平时和吉成钢的关系也不错,吉成钢认为没必要瞒着马佳瑶,就把卡捷琳娜的身份如实相告。

    马佳瑶点了点头,然后笑着说道:“长得多漂亮啊,不上白不上。”

    吉成钢摇头道:“算了吧,我的腰不行。”

    马佳瑶并不负责军火生意,所以对于军火那边的人员情况她也不了解。现在弄清楚了卡捷琳娜的身份,马佳瑶认为不管薛飞是否知道,她都应该告诉薛飞一声。

    让人把朋友先带去了温泉那边,马佳瑶则去了办公室给薛飞打电话,打了两个没人接,就只好去了温泉找朋友。

    马佳瑶打电话的时候薛飞正在赵大海家里的书房和赵大海聊天,马佳瑶打的那个手机薛飞放在了楼下的包里,而且还静音了,所以就没有接到。

    “您最近身体还好吧?”薛飞关心道。

    薛飞晚上没有在赵大海家吃饭,他是准备回南宫府的时候路过赵大海家,想到有些天没跟赵大海和景春玲聊天了,就打了个电话,结果景春玲没在家,赵大海在家。

    “赵日天要是好好的,我就一点事儿都没有。”赵大海笑着说道。

    “哈哈,原来日天是您健康的晴雨表。”薛飞也笑了。

    “他要不气我,我身体一点事儿都没有。婚后这段时间他还老实吧?”赵大海希望赵日天能够家庭稳定,不要再乱折腾了,如果家里不和谐,将来对仕途会有非常大的影响。

    “他现在挺好的。人总是需要经历一些事情才能够成长,我想经历了一段失败的婚姻,日天对待婚姻的态度肯定也会有所改变的。另外余珺可是个狠角色,我发现日天好像挺怕他的。如果真能把日天降服住,那还真是个好事。”

    “他能好好过日子就比什么都强。不过说起来奚韵那个姑娘真是不错,离婚真是有点可惜了。她现在还是一个人吗?”从赵大海的内心来说,他更喜欢奚韵这个儿媳妇,长得好看,还知书达理,关键是家庭条件特别好,这一点显然不是余珺能够比的。

    “听说别人给介绍了一个男朋友,正在谈着,能不能成现在还不好说。”欧阳信盛和奚韵现在聊的不错,每天都有联系,但一天不确定关系,薛飞就不能往出说他们的事情,毕竟欧阳信盛的身份在那儿摆着呢,不能让别人说他的闲话。

    “虽然离过婚,可是年龄毕竟不大,条件又好,我想她要是再婚,也一定可以找一个好人家的,祝福她吧。”

    薛飞点了点头,他没有就赵日天和奚韵的事情说下去,而是把话题引到了窦氏父子身上。

    “赵叔,您和窦肖龙的关系怎么样啊?”薛飞问道。

    听到薛飞突然提起了窦肖龙,赵大海特地看了看薛飞,然后问道:“你小子是想知道我和窦肖龙有没有狼狈为奸吧?”

    薛飞确实是这个意思,但没想到赵大海会用“狼狈为奸”这个词,不过想想这个词用的还是挺准确的。

    “您应该知道,我一直在调查窦氏父子,目前已经取得了一些进展。我怕您会遭到他们的连累。”薛飞最担心的就是赵大海会成为他查办窦氏父子最大的阻碍。

    “我和窦肖龙曾经有一个时段走的确实比较近,但是后来当我发现他和叶向辉有很多利益往来的时候,我认为很危险,所以自那之后便和他减少了来往,一直保持着现在不远不近的关系。”

    赵大海这个人无论干什么事情都追求“安全”两个字,也就是说他做的事情,一定是他认为万无一失的,即便有风险,也是可控的。

    窦肖龙是个什么货色赵大海一清二楚,和窦肖龙走近的目的,无非就是搞一些好处,改善改善生活,他帮窦肖龙办的事,也都是挑不出大毛病的小事。而当得知窦肖龙和叶向辉之间的事情以后,赵大海意识到了危险,要是继续和窦肖龙勾搭连环下去,恐怕会被窦肖龙拖下水。赵大海可不是一个要钱不要命的人,所以就及时抽身了。

    事实证明赵大海的判断是非常准的,后来叶向辉出事,牵扯了很多人。在赵大海看来,那一次窦肖龙也是在劫难逃的,可叶向辉被抓后,他并没有供出窦肖龙,为什么叶向辉要保窦肖龙呢?这件事一直让赵大海百思不得其解。

    叶向辉出事,让赵大海对窦肖龙更加警惕,并提醒赵日天,不要和窦氏父子及其龙城集团的人走的太近,以免引火上身。也就是说赵大海和赵日天对于窦氏父子的所作所为很多都是知道的,但他们并不想查办。赵大海和薛飞不一样,他并不是一个喜欢出风头的人,在赵大海为官的字典里,没事就是本事,只要窦氏父子不搞出太大的事,保持现状挺好的。

    但赵日天对龙城集团一直虎视眈眈,他总觉得那是一座金山,要是不拿一点,万一等哪一天窦氏父子出事了,想拿可就拿不到了。这就是为什么赵日天喜欢敲诈勒索窦云龙的原因,而赵大海对此是不知道的,他要是知道,他绝不会允许赵日天这么干。

    所以这也是为什么赵日天在和薛飞谈到窦云龙的时候总是三缄其口,说一半留一半,他不想让薛飞知道他从窦云龙那里弄钱,也不希望薛飞把窦氏父子给办了,只要窦氏父子在冰城,他就不愁找不到向他们要钱的理由。

    “日天跟他们也没什么来往吧?”薛飞问道。

    “肯定没有,如果有,他就不会去抓图围了。”赵大海十分肯定地说道。

    薛飞一直觉得赵日天和窦云龙的关系不一般,否则窦云龙凭什么承担赵日天婚礼的全部开销?但抓图围一事,又让他感到很不解,他有点搞不清楚两个人到底是怎样一种关系。

    “有您的话我就放心了。在查办窦氏父子的事情上,您有什么想要对我说的吗?”

    “安全,一切都要以安全为主。”

    上了车,薛飞才看到马佳瑶的两个未接电话,打过去以后,马佳瑶说方便的话最好能见一面。

    半个小时以后,两个人在如月江南会所见了面。

    马佳瑶把卡捷琳娜的身份告诉薛飞后,薛飞因为早就猜了个大概,所以并没有感到太惊讶,只是心里有点可惜。

    薛飞挺喜欢卡捷琳娜的,希望能够和她一直保持当下这种关系,但卡捷琳娜为窦云龙效力,帮其制造枪支,这意味着他们不是同一条路上的人,一旦有一天对窦云龙下手,面对卡捷琳娜,那无疑会是一件非常残酷的事情。

    “你觉得窦云龙现在对你的信任达到了什么程度?”薛飞问道。

    马佳瑶想了想说道:“除了银行密码以外,他的事情我基本都知道。”

    马佳瑶和窦云龙的床上关系是其他人所不能比的,这也是为什么马佳瑶会是窦云龙身边第一红人的最重要原因。

    “我和老婆门筱……这件事他现在知道了,他跟你说了吗?”薛飞又问道。

    “没有。他怎么会知道啊?”薛飞和门筱的事情马佳瑶早就知道,因为她在会所里多次看到过两个人在一起。

    “是我太大意了,他在家里按了摄像头拍到了。现在他拿着视频作为筹码在要挟我,让我没办法对他下手。你是唯一一个能够和他贴身接触的人,我想让你把视频找到,然后销毁。”薛飞对马佳瑶是绝对信任的,所以他并不担心马佳瑶知道了他和门筱的事情会对他有任何的不利。

    让马佳瑶去找原视频,是薛飞现在能够想到的唯一解决视频危机的办法,薛飞知道这不是一个非常好的办法,甚至有可能让马佳瑶暴露身份,但行不行总得试一试,不然就要一直受制于视频而无法做任何事情。

    “没问题,这件事交给我了。”马佳瑶答应的十分痛快。

    “辛苦了。”薛飞由衷的感谢道。

    “你就别跟我客气了,你这样我不适应。”马佳瑶笑着说道。

    除了让马佳瑶找,薛飞还去了窦云龙和门筱的家里找,虽然知道窦云龙藏在家里的几率微乎其微,但考虑到两个视频都是在家里拍的,至少要找到摄像头才行。

    窦云龙自从和薛飞摊牌以后,他就很少回家了,而沉浸在美好爱情和要孩子当中的门筱根本没有去想过原因,她只是觉得永远都不回来才好呢。

    薛飞给门筱打电话,说要去家里吃饭,门筱就积极准备了起来。

    到了家里,门筱在厨房做饭的时候,薛飞就楼上楼下的找摄像头。之前是因为没想到窦云龙会偷拍,所以从来没有留意过,也就没有发现。如今仔细一找,很快就发现了针孔摄像头,让薛飞惊讶的是,楼上楼下,每个房间都有,一共有三十几个,也就是说整个房间是无死角的,无论身处哪里,无论干什么都在监控之中。

    可是这些针孔摄像头所拍摄的东西都传输到了哪里呢?薛飞并没有找到操控的后台。不过所有针孔摄像头全都是无线的,这意味着操控的后台肯定在无线网络的范围之内,太远就连接不上了。

    楼上没有,想必就应该是在楼下了,不然也没有其他地方了。

    薛飞坐电梯来到地下室,一番查看后,发现了棚顶有一个信号接收器,上面的提示灯或长亮或闪烁,意味着正处在工作当中。有一个房间的门是锁着的,薛飞打电话给门筱,问她是否有钥匙,门筱说没有,那个房间是窦云龙专属的,里面存放着窦云龙的一些珍贵物品,不让任何人碰。

    薛飞判断针孔摄像头的操控后台就在这个房间里,他让门筱把楼上的网断了以后,再一看信号接收器上面的提示灯,全都变成了常亮。

    回到楼上,门筱问薛飞为什么要断网?薛飞没有跟她说实话,随便找了个理由就应付了过去。

    转天晚上薛飞又去了门筱家里,这次他不是一个人去的,还带了另外一个人。门筱感到很奇怪,问那个人是谁,薛飞说等一会儿就知道了。

    来到地下室,把带锁的房门撬开后,打开灯一看,果不其然就是针孔摄像头的操控后台,里面有一台显示器,还有可以调节摄像头远近的控制按钮,门筱见了吃惊不已。

    “你昨晚让我断网就是……”

    薛飞点了点头,示意没错,就是因为这个。

    “那你和我……”门筱一直以为窦云龙不知道她和薛飞的事情,没想到居然偷偷安了摄像头,那她和薛飞岂不是被拍到了吗?

    “应该没有拍到。你想想,窦云龙是不是最近才很少回家的,我们俩最近并没有在这儿做什么,所以他偷拍也应该就是最近的事,很少回家只是想给咱们俩创造机会。”薛飞想来想去还是不打算把视频的事情告诉门筱。

    门筱不放心,查看了一下监控存储,看到并没有之前她和薛飞办事时的记录,心里踏实了许多。

    “接下来该怎么办?”门筱现在脑子很乱,一点主意都没有。

    “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只要他拍不到咱们俩在一起,他这监控安的就没有任何意义。”薛飞轻抚了一下门筱的脸蛋说道。

    “老公我想跟窦云龙离婚。”门筱搂着薛飞的腰,仰着头看着薛飞,一副要哭的样子。

    “再耐心等等,我不会让这样的日子持续太久的。”薛飞在门筱的额头上亲了一下,然后就把门筱紧紧地搂在了怀里。

    本書源自看書王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