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4章 水箱里的手枪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喵!你猜猜我是谁?”窦豆背着身子,扭了扭屁股说道。品 书 网    . v o d t  . c o m

    看到窦豆身上穿着一件黄白相间的虎形睡衣,不仅头上有两个耳朵,屁股上还有个尾巴,薛飞就忍不住想笑。

    “你这老虎学什么猫叫啊?”薛飞一边换鞋一边问道。

    “因为人家是母老虎啊。”窦豆像兔子一样蜷着手腕,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嗲声嗲气地说道。

    “你对自己的定位很准确。不过母老虎也终究是老虎,再怎么装嗲也永远成不了猫。”

    “成不了怎么了?难道你还敢嫌弃我?”窦豆虎一掐腰,视眈眈地看着薛飞。

    “你看看,把本性暴露出来了吧。”薛飞把窦豆搂到怀里,在她的脑门上亲了一口:“生日快乐。”

    今天是窦豆的生日,原本在外地拍戏的她,特地向剧组请教两天,飞回冰城和薛飞一起过生日。

    窦豆伸出双手问道:“没有生日礼物吗?”

    薛飞开门从外面拿进来一个蛋糕:“没想到吧,其实我买了蛋糕。”

    “坏人,居心叵测,居然让人家吃这么甜的东西,不知道人家是女明星,吃甜的会发胖吗?不过我喜欢。”窦豆从薛飞的手里拿过蛋糕,用港台腔说道。

    薛飞准备去厨房做饭,窦豆拦住他说道:“等等,生日蛋糕可不是生日礼物,我要生日礼物。”

    薛飞拍了一下她的手掌说道:“还不到拿出生日礼物的时候了,着什么急呀。”

    下厨做了几个拿手硬菜,在窦豆的逼迫下,又唱了生日歌,然后两个人就美美地吃了起来。

    窦豆跟薛飞讲了很多娱乐圈的内幕潜规则,薛飞问她有没有遭遇过潜规则,窦豆说遇到过,但不是一般人想象的那种陪人睡觉,而是制作方原本定她演一个角色,后来却把她给换了,这种事她刚进行的时候遇到过几次。

    窦豆还说哪个行业都是店大欺客,客大欺店,后来她渐渐有名了,这种事情就没有再碰到过。而现在的她,很多人求她去演她还未必去呢,谁敢换她呀?

    生日餐吃到尾声的时候,窦豆又跟薛飞要生日礼物,薛飞说还不到揭晓的时候,叫她稍安勿躁。

    收拾了碗筷,薛飞让窦豆去洗澡,他则利用这个时间把房间检查了一遍。因为视频的事情,使得薛飞只要到了他不熟悉的地方,他本能的就会有一种可能被偷拍的感觉。所以为了安全起见,还是仔细检查一下为好,绝对不能从一件坑里摔倒两次。

    着重检查了卧室,其次是客厅,发现并没有任何的可疑之处才放心。

    洗完澡,薛飞和窦豆就上床腻歪了起来。

    “等等,我的生日礼物呢?”窦豆叫停道。

    “生日礼物就是……我给你一梭子!”薛飞一脸坏笑。

    “啊!你戴套,你戴套……”

    半个小时以后,窦豆红扑扑的脸上透着浓浓的怒意,她伸手打了薛飞一下说道:“你等着,我要是怀孕了我跟你没完!”

    薛飞美滋滋地喝了一口红酒:“你不是母老虎吗,你把我吃了吧,不过就怕小老虎生下来之后没有爸爸,多可怜。”

    窦豆看薛飞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抢下薛飞手中的红酒放到一边,就骑到了薛飞身上打薛飞,只是打着打着,两个人就又情不自禁的合为了一体。

    “你说实话,我和我嫂子相比,我们俩谁在床上更棒?”窦豆看着薛飞,又露出了她那标志性的笑容。

    薛飞脸色一变:“你是怎么知道的?”

    “想知道就能知道喽,这算什么呀。不过你放心,我不会跟我哥说的。”自从那次门筱突然造访以后,窦豆就知道薛飞肯定早就清楚她的身份了。

    “你真没跟你哥说?”

    “真没有,我能骗你吗?我发誓我没说。”窦豆举起手发誓道:“是不是睡了别人的媳妇,做贼心虚的感觉会特别强烈啊?”

    “和你睡了别人老公的感觉差不多吧。”听到窦豆的话,薛飞的第一反应是窦云龙知道他和门筱的事情,可能是窦豆说的,可是看窦豆的样子不像是在说假话,心里又打消了这个念头。不过这种事情窦豆都不告诉窦云龙,足可见两兄妹的关系确实是不怎么样。

    “切,那可不一样。我是未婚,你可是已婚。咱们俩在一起,你最多算是搞小三。你和门筱在一起,你就是搞破鞋。”

    “去你的吧,瞎说什么呢,在我心里你们俩是一样的,都是好女人。”薛飞的手在薄薄的被子里一边游动,一边问道:“你爸对你们俩谁更好啊?”

    窦豆稍微想了一下:“都差不多吧,但我觉得对我更好一点,这可能也跟我常年不在家有关。所以说你多幸福,有我这么一个美女大明星上赶着你,多少男人做梦都梦不到的好事。”

    薛飞与窦豆十指紧扣,在她的手背上亲了一下说道:“既然你爸对你们俩差不多,那肯定在家产的分配上也差不多了?”

    “这我就不清楚了,我爸活的好好的,估计还没想到分家产的事儿呢。不过我确实是龙城集团的大股东,我手上还有集团旗下的几个上市公司的股票,市值得有几个亿吧。”窦豆忽然十分警惕地看着薛飞:“你干吗这么关心我家的家产?你不是想要谋夺吧?”

    “哈哈,你还真有想象力,我倒是想谋夺,请你给我一个可以谋夺的方式。我只是想告诉你,你心里要有个数,万一,我是说万一你爸哪天有个三长两短的,在家产分配上你可别吃亏。我要是你,我一定让我爸多给我一些股份,最好是能转化成现金,然后存到国外的银行。”

    “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呀?”窦豆感觉薛飞话里有话。

    “就是一点建议而已,听不听是你的事。”薛飞笑笑说道。

    五一假期一过,何苗就去了江沪为她的工作室选址。一共在江沪呆了有半个月,看了很多写字楼,最后在云朵的帮助下,选择了一处位于外滩的地方。

    何苗在出发去江沪之前就问薛飞在那边有没有朋友,因为她对那边人生地不熟,自己过去的话完全是两眼一抹黑,要是能有个熟人帮忙就再好不过了。

    薛飞首先想到的就是云朵,因为云朵公司的总部就在江沪,就给云朵打了电话,把何苗的事情一说,云朵十分爽快的就答应了帮忙。

    其实薛飞找云朵还有另外一层用意,何苗以后要长时间呆在江沪,希望云朵可以多多的关照何苗,同时也算是给云朵在江沪找了一个朋友。两个女人都是他深爱的女人,如果她们能成为朋友无疑是好事。

    自从何苗生了孩子以后,家里就很热闹,因为除了薛飞他们一家三口之外,何苗的手语翻译丁嘉怡也住在家里,还有一个带孩子的保姆也住在家里,另外奚韵偶尔也到家里住。但随着何苗带着孩子去了江沪,家里一下子就变得清静了下来,只剩下了薛飞一个人,大有孤家寡人的意思。

    何苗去江沪,对于薛飞来说有好处也有坏处,好处就是他不用担心何苗的安全问题了,同时在女人方面他有了无限开火权。坏处是他不能每天都见到何苗了,也不能每天都见到孩子了,虽然何苗说她最多半个月一定回来一次,可薛飞的心里还是有种空落落的感觉。

    何苗一走,凌梓玥就高兴了。凌梓玥平时总抱怨薛飞陪她陪的少,现在何苗走了,在凌梓玥看来薛飞就彻底归她了。

    事实也确实如此,现在薛飞只要回南宫府,基本就是去隔壁凌梓玥那儿,回自己的家一般只是换衣服。

    必须要承认的是,凌梓玥比何苗更细心,也更会照顾人,只要薛飞回家,凌梓玥也有时间的情况下,她基本都会下厨给薛飞做饭,而且变着花样的做,给薛飞吃各种大补的东西,薛飞想肾亏都做不到。

    薛飞对这样的生活相当满意,只是天天这样谁都受不了,隔三差五的总得调剂调剂,换换口味,一般这个时候薛飞就会选择开洋荤,去卡捷琳娜那里品尝一下异国风情的味道。

    和凌梓玥在一起,薛飞完全不担心凌梓玥会偷拍他,但是到了卡捷琳娜那里他还是会趁着卡捷琳娜不注意的时候检查,不仅会寻找有没有摄像头,就连手机照相机都会检查,薛飞因此都快做病了,大有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意思。

    卡捷琳娜和薛飞在一起从来不用担心睡眠质量不好,因为每次在一起,薛飞都能把她折腾的死去活来,倒头便睡,而且第二天早上要不是闹铃响,她绝对不会自然醒。

    办完事,卡捷琳娜脑袋一沾枕头就睡着了。薛飞从卧室里出来,关上门后去了书房。

    现在是薛飞和凌飞爷俩的聊天时间,薛飞打开电脑登陆QQ,凌飞在美国那边看到薛飞的头像亮了,立马就把视频发了过来。

    薛飞这边是台式机,没有摄像头。凌飞那边用的是笔记本电脑,所以两个人视频,凌飞看不到薛飞,薛飞可以看到凌飞。

    看着自己如花似玉的大女儿,薛飞总是有种不真实的感觉。虽然和凌飞接触只是这三年来的事情,过去十三年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有这么个女儿,但其实在薛飞心里,在目前所有的孩子中,他最喜欢的就是凌飞。也可能是凌飞比其他孩子都大吧,总之他对凌飞的感觉和对其他孩子是不一样的。

    “我过一段放假回国,你能去机场接我吗?”凌飞打字问道。

    “冰城机场还是京天机场?如果是冰城机场绝对没问题,如果是京天机场就要看时间了,我会争取的。”薛飞打字回道。

    “当然是京天机场,我不可能直飞冰城啊。”

    “好吧,我争取去机场接你。等你回来带你去吃好吃的。”

    “您跟我妈熟悉,她这些年一个人不容易,如果有合适的,您给他介绍个男朋友吧。”凌飞一直希望凌梓玥能够再婚,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呵呵,好啊,只要你妈愿意,我肯定帮忙。只是不能白帮忙,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薛飞心想你妈估计这辈子是不会嫁别人了,要嫁早就嫁了。

    “您说。”

    “你认我当干爸,我就答应帮你这个忙。”薛飞打这几个字的时候心情有些忐忑,他不知道发过去以后凌飞会如何回复。

    通过视频,薛飞看到凌飞笑了,然后回复道:“可以啊,不过别叫干爸了,直接叫爸不是更好吗。”

    薛飞的心脏突然快跳了起来:“你真的愿意直接叫我爸?”

    凌飞冲着视频点了点头,还对着视频叫了一声,薛飞虽然听不见声音,可是此处无声胜有声,眼睛一下子就红了,有种想要哭的冲动。

    “可惜您已经结婚了,不然您和我妈在一起就完美了。”凌飞在这段文字的后面配上了一个难过的表情。

    凌飞和薛飞聊天的时间,是她休息的时间,她还没有吃午饭,下午还要上课,所以和薛飞聊了大约一个小时就下线了。

    薛飞因为凌飞叫的一声“爸”而激动不已,导致原本就没有睡意的他变得更加亢奋了。

    退出QQ,薛飞一边想着凌飞,手上一边随意的点击着桌面上的文件和图片。

    无意中薛飞点开了一张微型冲锋枪的构造图,仔细一看,上面详细的讲述了枪的每一个部分。看到卡捷琳娜的电脑里竟然还有这种东西,薛飞很奇怪,不过转念一想俄罗斯是一个战斗的民族,也就不足为奇了。

    关了电脑从书房里出来,薛飞去了卫生间放水。放完水冲水的时候,发现马桶水箱上冲水的按钮按不下去,怎么回事啊?

    薛飞拿起水箱的盖子,想要看看是不是什么东西别住了按钮,结果发现水箱里有个塑封的袋子,薛飞把盖子放到一边,把塑封袋拿出来一瞧,登时一惊,竟然是一把手枪。

    这里怎么会有手枪呢?

    薛飞原本没关卫生间的门,看到手枪以后他紧忙把卫生间的门关上并反锁。

    打开塑封袋,把手枪拿出来看了看,是一把93手枪,不过仔细观瞧,薛飞马上就辩驳出这是一把仿制的手枪。拿下弹夹一看,证实了他的猜测,确实不是原版的,弹夹里放的不是子弹,而是钢珠。

    马桶冲了水,薛飞坐在马桶盖上一边看着手枪,一边琢磨,当想到卡捷琳娜在龙城集团工作的时候,薛飞就不由得想到了窦云龙在做军火生意一事,难道卡捷琳娜和军火生意有关?

    把手枪物归原处,薛飞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回到卧室就去睡觉了。

    转天早上,薛飞在和卡捷琳娜吃早饭的时候,很随意地问了一句卡捷琳娜在龙城集团做什么工作?卡捷琳娜说龙城集团旗下公司对俄罗斯每年会进出口很多东西,在俄罗斯也有一些投资,她主要是负责这方面的工作。

    薛飞点了点头,没有多问,但心里却想卡捷琳娜不会和毒品也有关系吧?

    本书首发于看书网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