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0章 从长计议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早上,薛飞正在看上半年一季度的财务收支情况时,办公室的工作人员给他送过来一个快件,说是快递刚送过来的。品 书 网    . v o d t  . c o m

    薛飞经常会收到一些快件,不过基本都是一些投诉检举的信件。今天的快件和以往的都不一样,是一个小盒子,晃了晃,哗啦哗啦直响。打开后一看,里面有一个优盘。

    把优盘插到主机上,电脑的桌面上就弹出了一个闪存盘,点开以后,里面有两个视频文件,当把播放视频文件的时候,薛飞目瞪口呆,竟然是他和门筱昨晚在床上的视频。

    大脑空白几秒钟后,薛飞马上又点了另外一个视频,发现是之前一次他和门筱在客厅沙发上激战的片段。

    玩偷拍这种事情可以说是薛飞的拿手好戏,以前他没少整别人,没想到这种事竟会发生在他的身上,这让他有点接受不了,一向沉着冷静的他这会儿变得心慌意乱。

    没办法,这个把柄太致命了,一旦窦云龙要是把视频公之于众,薛飞的政法委书记和公安局长肯定干不了了,因为这种事情谁也没法保,影响太恶劣了。而且还会身败名裂,搞不好何苗还会跟他离婚。

    在女人的事情上,薛飞一直自认为保密工作做的非常好,没想到百密一疏,还是被人钻了空子。

    仔细地看两个视频,又回想了一下沙发那次是窦云龙吃饭吃到一半的时候突然接到一个电话走了,昨晚则是叫他到家里吃饭,窦云龙自己却没回家,现在看来这是早有预谋。他也终于明白了窦云龙昨天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为什么那么淡定从容了,敢情是早就知道他和门筱有事,故意在给他下套,还下了两次,他还竟然十分配合的全都上套了,看来他还是低估了窦云龙了。

    薛飞恼怒地攥着拳头狠狠地砸了一下办公桌,但这根本无济于事,事情已经发生了,只能选择面对,想办法解决。

    要说薛飞毕竟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他的自我调整能力非常强,虽然窦云龙手里有他的视频,可是想到他手里也掌握着窦云龙的重要犯罪证据,他并不是完全被动的,很快就稳定了心神。

    临近中午的时候,头昏脑涨的薛飞接到了窦云龙的电话:“薛局,中午一起吃饭吧,昨晚没能在家陪你,中午向你赔罪。”

    薛飞没有拒绝,欣然接受,他决定以不变应万变,看看窦云龙到底想干什么。

    中午,薛飞和窦云龙在市局附近的一家餐厅见了面。

    窦云龙满脸的春风得意,就差在脸上写下“我手里有你把柄”几个字了。而薛飞虽然遭了算计,却并没有表现在脸上,他一切如常,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你爸没事儿吧?”薛飞关心道。

    “没什么事,年纪大了身体难免会有毛病,今天早上已经出院了。”窦云龙盯着薛飞的脸问道:“你还好吧?”

    窦云龙觉得薛飞收到视频后,一定会非常的惊慌失措,就试图从薛飞的脸上看出一些什么,可惜看来看去什么都没发现,这不禁让他感到惊讶,薛飞也太淡定了吧,难道薛飞根本就不在乎那两个视频?

    薛飞微微一笑:“我很好啊。怎么,你看我的状态不好吗?”

    “挺好的,我就是关心你。昨晚和门筱吃的还好吧?”窦云龙嘴角微扬,露出一丝狡黠地笑容。

    “非常好,门筱的厨艺又长进了不少。就是可惜昨晚你没在家,你要是在家能陪我喝一点,那就更棒了。”

    “哎,我也想啊,可是我爸去医院了,实在是没办法。改天吧,改天我让门筱再做一顿,到时咱们俩喝个痛快。”

    吃饭的过程中,窦云龙多次提及门筱,想刺激薛飞。然而薛飞不为所动,始终从容应对。

    “我听说前两天从粤州抓回来两个逃犯,局里打算怎么处理啊?”打了半天太极,见薛飞一直从容不迫,游刃有余,窦云龙就直奔要害,看薛飞如何接招。

    “你的消息还真挺灵通啊。”薛飞放下筷子,一脸严肃道:“当然是要公事公办,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对了,那个廖川原来好像是龙城集团的员工,你应该很熟悉吧?”

    窦云龙一愣,他没想到薛飞在这个时候居然还会挑明廖川原来的身份背景,心里就不免有些犯嘀咕,薛飞这是什么意思啊?难道视频对他真的没有产生一点影响?

    “我还真不熟悉,龙城集团旗下的员工成千上万,我认识的人屈指可数。”窦云龙否认自己认识廖川。

    “哦,那就好。我还以为你熟悉呢,如果要是你的熟人,那肯定就不能公事公办了,无论如何也得网开一面。”

    “薛局可一向都是一个铁面无私的人,能说这样的话,不容不易啊。”见薛飞收起强硬的一面,态度又软了起来,窦云龙犹如丈二的和尚,完全弄不清楚薛飞心里在想什么。

    “我这个人就是这样,谁对我好,我就对谁好,你对我一向够意思,在你的事情上我又怎么可能不关照呢。不过在有些事情上也不能太过分了,要适可而止,毕竟咱们彼此是知根知底的。”薛飞看着窦云龙笑着说道。

    “说的没错,确实是知根知底。咱们俩认识的时间也不短了,你应该也知道我是一个希望你好我好大家好的人,只要别人不欺负我,我也并不想骑在别人的头上作威作福。”窦云龙见薛飞亮出了底线,他也随即亮出了底线。

    薛飞的话时硬时软,软硬兼施,其目的就是想让窦云龙知道他的态度,你别以为你手上有视频就可以为所欲为,你别忘了我手里也有你的把柄,你不要轻举妄动,相安无事对谁都好。

    而当得知窦云龙也是相同的态度时,薛飞的心里就更踏实了。

    其实窦云龙还是希望能够借助视频压薛飞一头的,但了解了薛飞的态度后,他只能退而求其次,因为廖川在薛飞的手里,他不可能不顾忌。

    另外实话实说,窦云龙也从来没想过要扳倒薛飞,他只是想要把薛飞拉下水,做他的保护伞而已。目前来看虽然还没有拉下水,但掌握了薛飞与门筱的视频,窦云龙相信把薛飞拉下水是迟早的事情。

    下午姚绪成去了薛飞的办公室,表示应该立即采取行动,将窦云龙犯罪集团一网打尽。

    “现在时机还不成熟,我们需要掌握窦云龙犯罪集团的全部证据。军火一事是我们之前不知道的,所以接下来的工作重点就是把这件事调查清楚。不过这不意味毒品方面的工作就告一段落了,项群这个人是窦云龙向俄罗斯售卖毒品非常重要的一环,必须把他的情况完全摸清楚了。这件事让别人办我不放心,你亲自走一趟绥县吧。”

    随着廖川的交代,实际上关于窦云龙的事情值得去调查的已经很少了,如果没有视频一事,薛飞也觉得时机已经成熟,可以对窦云龙下手了。可是现在的情况不一样了,他必须得从长计议。

    虽然现在动不了窦云龙,但薛飞从来没想过要放过窦云龙,对于要将窦氏父子及其龙城集团铲除掉的想法,他一分一秒也没有动摇过。等他想到了解决视频的办法之日,就是对他们动手之时。

    傍晚下了班,心情郁闷的薛飞没有回家,他怕他的不良情绪会影响到何苗,就去了如月江南会所,一个人独自排解忧愁。

    喝过酒的人都知道,酒入愁肠愁更愁,而且寡酒难饮,平时可能一斤白酒的量,要是独饮,最多半斤就会头晕目眩。薛飞就是这样,两瓶红酒进了肚,他整个人就已经处于半醉半醒的状态了。但他还要继续喝,又让服务员给他拿了两瓶红酒。

    正喝着的时候,卡捷琳娜打来了电话,她说想薛飞了,问薛飞在干什么?薛飞说他正在会所,如果卡捷琳娜没事,可以来会所找他。

    大约半个小时以后,卡捷琳娜来到了会所,看到薛飞的心情似乎不是很好,就问怎么了?薛飞别看喝多了,其实心里明镜似的,他显然不会跟卡捷琳娜说实话,就说没什么事,还叫卡捷琳娜陪他一起喝。

    卡捷琳娜没有陪薛飞喝,她觉得以薛飞现在的这个状态,要是一直喝下去,肯定会不省人事,对身体的伤害太大了。为了阻止薛飞喝酒,卡捷琳娜就把薛飞给拉走了,说她想游泳,让薛飞陪她一起游泳。

    当卡捷琳娜换上泳装的时候,薛飞的眼睛瞬间就直了,嗓子眼也冒起了烟。他这是第一次见到卡捷琳娜穿泳装,发现其魅惑程度丝毫不亚于情趣套装,在酒精的作用下,他就忍不住对卡捷琳娜动起了手脚。

    卡捷琳娜叫他不要乱动,被人看到了不好。

    卡捷琳娜的提醒非常管用,因为这让薛飞想到了他和门筱的视频一事,顿时就没有了任何想法。

    会所的游泳馆很大,但由于时间和会员制的关系,此时馆里人不是很多,只有十来个人。即便如此,当薛飞和卡捷琳娜出现的时候,还是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因为他们走在一起就是名副其实的俊男靓女,实在太耀眼,太养眼了,无论是谁,都很难做到熟视无睹。

    马佳瑶也在游泳馆,她刚刚游了几圈,此时正在岸边的椅子上休息,所以她也看到了薛飞和卡捷琳娜。

    马佳瑶是会所的会员,她经常过来休闲健身,她也知道薛飞经常来,可是在游泳馆里看到薛飞还是第一次。当看到薛飞身边是一个外国女人的时候,马佳瑶眼睛一亮,她之前在会所里见过卡捷琳娜,只是没想到卡捷琳娜竟然和薛飞认识。两个人能一起来游泳,想来关系应该是不一般。

    马佳瑶刚要和薛飞打招呼,薛飞把身上的浴巾一扔,“噗通”一声就跳进了泳池里,也不做任何的热身就游了起来。

    卡捷琳娜在岸上做了一些拉抻动作,当拿掉身上的浴巾时,就连马佳瑶作为一个女人都不禁羡慕,身材真的是太好太完美了。

    薛飞游的很猛,也游的很快,丝毫不做任何的休息,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释放身上的压力,游的时候全神贯注,什么都不去想,等游累了以后倒床便睡,一觉到天亮。

    薛飞一直呆在游泳馆池里始终没有上岸,以至于马佳瑶想要找个和他打招呼的机会都没有,在岸边坐了一会儿就走了。

    卡捷琳娜看到薛飞的样子很担心,就一直在旁边跟着薛飞,担心他有危险。

    当晚两个人在游泳馆呆了很久,一直到游泳里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他们还没有离开。

    本書首发于看書罔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