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9章 窦云龙的救命稻草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荣金山被抓后显得非常冷静和淡定,在接受审问的时候他提出要求见薛飞,并且要和薛飞单独见面,否则他什么都不会说。品书网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姚绪成把荣金山的要求转达给薛飞后,薛飞想了想,然后同意了与荣金山见面。

    “这屋里的摄像头关了吧?”荣金山抬头看了一眼墙角的摄像头问道。

    “关了,在这里无论说什么,只有你我两个人知道。”薛飞说道。

    “你猜猜我为什么要见你?”荣金山看着对面的薛飞,笑着问道。

    “如果我没猜错,你肯定不会是想通过栾龙威胁我,让我对你从轻发落。”薛飞从利用栾龙那天起,就想好了万一有一天栾龙出事的应对之策,他会把栾龙说成是为警方做事的卧底,就像马佳瑶和苏志坚一样,所以他不会惧怕任何人拿栾龙来威胁他。

    荣金山冲薛飞竖起大拇指说道:“我不知道栾龙是在为你做事,还是被你利用了,其实我早就怀疑栾龙是你想要钓我这条鱼的线了,说实话我完全可以不咬钩的。但我之所以会冒如此大的风险回到冰城,挣钱是其次,主要是我想我女儿了,在外面飘了这么多年,我想回家了。”

    “所以你见我,是想跟我说你女儿?”

    荣金山使劲点了点头:“这一段时间我通过洗钱的方式给了倩怡几笔钱,我不知道你们是否知道这件事,但倩怡不知道那些钱的来历,我也没有给她说我在贩毒。我希望你们不要去查那些钱,因为那些钱只是我这些年贩毒所得的很少一部分,我想当做给倩怡的补偿,你能答应我吗?”

    薛飞只是看着荣金山,没有吱声。

    荣金山接着说道:“我也不希望你们把我被抓的事情告诉倩怡,反正我已经消失那么多年了,在消失一次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我知道你和路涛的关系非常好,相信你也一定希望路涛能过更好的日子。只要你答应我这件事,其他事情我可以全部交代,不做任何保留。”

    荣金山现在唯一后悔的事情就是没能多给荣倩怡转一些钱,要是早知道这么快会被抓,他至少会把剩下的钱一半想办法交给荣倩怡。除此外,他没有任何后悔之事,甚至没有任何遗憾,因为在被抓之前,他已经见过荣倩怡了,对他而言这就够了。

    “我可以答应你,但这要取决于你的态度。如果你能够如实交代你的犯罪事实,积极帮助警方抓捕你的贩毒和制毒同党,我可以保证你之前转给荣倩怡的那些钱不被追究。”薛飞本来也没打算追究那些钱,否则也就不会在这个时间段抓捕荣金山了。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你可以走了,让其他人来审我吧。”荣金山相信薛飞绝对不会骗他,所以心里非常踏实。

    荣金山一五一十的将他这么多年贩毒和制毒的情况全都说了出来,非常的详细,包括都哪些省份哪些城市有他们的销售网点,以及主要的负责人都是谁,去哪里可以找到他们。

    冰城警方向上通报了此事后,随即由公安部禁毒局主导,全国十几个省份公安干警集体行动,抓捕了涉毒人员上千人,这是建国以来最大,也是涉及省份最多的一起贩毒制毒案。

    栾龙并不知道荣金山被抓了,但是随着荣金山的消失,以及新闻上不断报道有毒贩子被抓,栾龙就怀疑荣金山出事了,这让栾龙感到十分恐惧。

    “姐夫,山哥是不是被抓了?”栾龙眉头紧锁,脸色十分凝重。

    “没错,他是被抓了。”薛飞没打算瞒着他。

    “那我不会有事吧?”栾龙的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

    “你记住两件事,第一件,你不是真正的贩毒,你一直在为警方做事。第二件,从今以后绝不能再碰毒品,如果你以后要是因为毒品出事了,那就是你活该,你别指望我还会救你。”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你就告诉我,记没记住?”薛飞用手指指着栾龙问道。

    栾龙点了点头,表示记住了。

    “你现在有老婆有孩子,不能出现任何的闪失,你对自己负责,就是对他们负责。”薛飞摆了摆手,示意栾龙可以走了。

    这场震惊中外的扫毒行动不仅让栾龙感到害怕,也让窦云龙如临大敌。

    为此,窦云龙召集了所有核心骨干在一起开了一个会,包括负责军火生意的吉成钢。窦云龙要求制毒和贩毒两条线全面暂停工作,何时复工再议。军火生意在交易的时候必须确保万无一失,否则宁可不做。

    窦云龙以为这样就安全了,然而接下来的一个消息犹如晴天霹雳一般,让他不敢相信的同时,也恐惧到了极点。

    “廖川被抓了。”武钢关上窦云龙办公室的门说道。

    窦云龙一下子就站了起来:“真的?”

    “千真万确,我为此还特地去了一趟看守所,廖川现在就在看守所光着呢。”

    武钢是冰城市公安局禁毒支队支队长,与窦云龙私交甚笃,薛飞之所以会把姚绪成从七河调到冰城,就是因为他不信任武钢,但他又不想动武钢,担心会打草惊蛇。

    虽然姚绪成的所有行动都是瞒着武钢的,可是武钢终究是支队长,想要做到让武钢一点都不知道,实在是太难了。

    武钢之所以会知道廖川被抓了,还真不是有人故意泄密,而是他在看刘庆春的审讯口供时,无意中看到里面提及了廖川,然后就询问了前一段一直出差去粤州的几个侦查员。支队长问话,他们哪敢隐瞒,只好如实交代。武钢为了避免同名同姓,就特地去了一趟看守所,发现还真是一直跟着窦云龙混的那个廖川,就赶紧跑到了地铁分局告诉了窦云龙。

    窦云龙瘫坐在了椅子上,脸色极其难看,好半天才回过神来:“他有没有招供?”

    “全都招了,一点都没保留。”武钢看过了廖川的口供,把窦云龙的事情全都说了。

    窦云龙心头一紧,眉头一皱,那一瞬间心里只有两个字:完了。

    窦云龙紧闭双目,一声不吭,形如活死人一般。

    “趁着薛飞还没有动手之前,你得赶紧想办法,等他要真动了手,可就一切都忘了。”武钢明是为窦云龙着想,其实也是为他自己考虑,如果窦云龙出事了,他以后不仅从窦云龙这里拿不到好处了,还会受到牵连,所以他的心情也好不了哪儿去。

    薛飞?

    武钢的话让已经六神无主,仿佛下一刻就要接受审判的窦云龙想到了他还有薛飞这根救命稻草,刹那间窦云龙的精神为之一震,整个人也渐渐冷静了下来。

    “你先走吧,不会有任何事的。”窦云龙睁开眼睛,衣服镇定自若的样子。

    “你想到办法了?”武钢见窦云龙的情绪忽然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他感到很惊奇。

    “嗯。”窦云龙很肯定的点了点头。

    武钢走了以后,窦云龙便拿起手机拨通了薛飞的电话,笑着说道:“薛局,咱们可有些天没聚了,晚上去家里吃饭吧。”

    虽然没有亲眼看到,但是通过窦云龙的声音,薛飞能够清晰的感受到窦云龙此刻是一种淡定从容的状态。

    窦云龙给薛飞打电话之前,薛飞接到了姚绪成的电话,姚绪成说武钢知道了廖川被抓一事,并且武钢在去了看守所以后,去了地铁分局。薛飞觉得这意味着窦云龙肯定已经知道了廖川被抓,按常理说窦云龙应该惊慌失措,惴惴不安才对,如此淡定从容,又不像是装的,究竟是窦云龙心理素质好,还是另有原因呢?另外窦云龙在这个时候叫他去家里吃饭,又是在打什么算盘呢?

    临下班之前,薛飞给门筱打了个电话,问她是否知道自己要去她家吃饭?门筱说知道,窦云龙早就给她打过电话了,她此刻正在开车回家的路上。

    下班后,薛飞打车去了东江逸林别墅,到了门口没有看到窦云龙,就给窦云龙打了电话。窦云龙说他手头有点事儿,还在局里,薛飞要是进不去就给门筱打电话。

    薛飞进了进了屋,自然是免不了要和门筱进行一番亲热的,他没有向门筱透露半点关于廖川的事情,他担心门筱害怕,而且他觉得像这样的事情门筱知道的越少就越安全。

    饭菜做好后全都上了桌,还不见窦云龙回来,门筱就给他打了个电话。结果窦云龙说他爸身体不舒服被送到了医院,他目前正在医院,叫门筱先陪着薛飞慢慢吃,一旦医生说他爸没事了,他马上就赶回去。

    薛飞和门筱边吃边等,快要吃完的时候,窦云龙打来了电话,说他爸的情况比较危险,医生说需要住院观察,他今晚就不去了。窦云龙还让门筱把电话交给了薛飞,向薛飞表示了歉意,说下次他一定好好请薛飞吃一顿,今天有突发情况,实在是没有办法。

    要是放在以往,薛飞不会多想,在这个节骨眼儿上,窦云龙叫他到家里吃饭,又突然说有事不回来了,这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啊?薛飞百思不得其解。

    门筱听到窦云龙不回来了,高兴的不得了。

    因为之前一直没怀孕,门筱一直在喝中药调理,前两天刚刚把所有药喝完了,而这两天又赶上她是排卵期,最容易中弹的时候,所以窦云龙不回来,薛飞正好可以留下来种种子。

    薛飞由于心里有事,不太想留宿,可是架不住门筱又是撒娇,又是哀求,还跟他动手动脚的,很快就把他的那股火给撂了起来,他只好留下。

    收拾完碗筷,薛飞和门筱就上楼去了。两个人先到卫生间洗了个澡,在洗澡的过程中,门筱还双手合十祈祷今晚一定要中弹,惹的薛飞忍不住直笑。

    为了能够在造人的过程中充满情趣,让薛飞干劲十足,洗完澡,门筱还特地换上了薛飞喜欢的黑丝小高跟。

    就在薛飞和门筱全情投入,激战正酣的时候,在别墅的地下室里,窦云龙正在喝着啤酒,通过显示器看着两个人的表演。

    本书首发于看书蛧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