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4章 心和行动不一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快到南宫府的时候,薛飞收到了何苗发来的信息,问他什么时候回家,薛飞说马上就到了,何苗叫他记得到超市买包卫生巾,家里没有了。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到了南宫府的大门口,薛飞就让出租车司机停了下来,交钱下了车,就去了小区旁边的超市。

    何苗用什么牌子的卫生巾薛飞是知道的,到了货架上拿了一包,转身准备去结账的时候身前突然出现一个人拦住了他,把他给吓了一大跳。

    “哈哈,是不是很惊喜?”窦豆像是从地里钻出来似的,张开双臂笑着说道。

    “惊喜个屁,你吓死我了!”薛飞摸了摸胸口,皱着眉头问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薛飞和窦豆一直有联系,之前窦豆一直在外地拍戏,两个人不是打电话就是发信息。

    “两个小时之前刚下飞机,然后就跑到你家门口来等你了,我乖不乖?”窦豆扑进薛飞怀里,拿起脸上的大墨镜,嘟着嘴撒娇道。

    “别在这儿乱来,容易被熟人看到。”薛飞赶紧拿开窦豆的手,左右看了看。

    “那咱们俩就找个遇不到熟人的地方不就行了吗,走吧。”窦豆拉着薛飞的胳膊就要走。

    “不行,我得回家送这个。”薛飞晃了晃手里的卫生巾。

    “那你就赶紧去送,然后再出来。你最好是出来,不然我会去敲你的家门呦。”窦豆用手在薛飞的胸口敲了敲,露出了她那标志性的,带有意思小邪恶的笑容。

    别人说这话薛飞不相信,窦豆说这话薛飞还真是不敢不信,以这丫头的脾气秉性可是绝对做的出来的。

    所以把卫生巾送回家后,薛飞就找了个借口又出来了。

    窦豆是开车来的,薛飞就没有开车,两个人离开南宫府先去了冰城一家有名的粥屋打包了一点吃的,因为窦豆还没有吃晚饭,然后就去了富丽花园公寓。

    进了屋,饥肠辘辘的窦豆坐在沙发上就吃起了粥:“你先去洗澡吧,等你洗完了我差不多也就吃完了。”

    薛飞没有听她的,坐在一边的沙发上说道:“我没打算从这儿住,呆一会儿我就走了。”

    其实薛飞是不太想来窦豆住处的,无奈窦豆是公众人物,去一些公共场合容易引起骚乱,只能到家里来。

    眼下已经掌握了窦云龙的一些犯罪证据,基本不需要再通过窦豆去了解什么了,所以薛飞认为有必要和窦豆保持适当的距离,否则一旦要是和窦云龙翻了脸,到时有窦豆在其中,对他办案会非常不利。

    “你干吗呀?咱们俩都多见没见了,我好不容易回来一次,我连家人都没有见,就饿着肚子去找你了,你就这么对我?薛飞你能不能别假正经啊?心里明明喜欢我,想跟我那个,却总是口是心非,你有意思吗?我就问你有没有意思?”窦豆一听薛飞要走就急了。

    “咱们俩这样不合适你知道吗?我有老婆有孩子,还是国家公职人员,你是单身大明星,要是发生点什么传出去,对谁都不好你明白吗?”

    “我明白,那又怎么了?咱们俩的保密工作做的不是挺好的吗,不让别人知道不就行了吗。你不用跟我说什么老婆孩子,我又没逼你抛弃妻子让你娶我,我对你的要求很简单,就是想单纯的和你在一起,我不图你别的还不行吗?”

    “不行,我认为咱们俩还是做朋友更合适。”薛飞看了眼时间说道:“时候不早了,你吃完早点休息吧。”

    薛飞说完起身就要走。

    窦豆把手中的筷子使劲往茶几上一摔,愤怒道:“你走吧,你要敢走,我就让你明天在新闻上看见我。”

    薛飞眉头微皱:“你什么意思啊?”

    “你不跟我好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我不活了!”窦豆说着话就朝窗户跑了过去,拉开窗户就要跳楼。

    薛飞见状赶忙过去抱住了她:“你疯了吧你?”

    窦豆一哭一边挣脱道:“我就是疯了,你别拦着我,我不想活了,你走吧。”

    薛飞把窦豆抱回到沙发前,把她摁倒在沙发上,无可奈何地说道:“姑奶奶,你是我亲奶奶,你别闹了,我不走了,我不走了还不行吗?”

    薛飞知道窦豆十有八九是在演戏吓唬他,可是他不能把只将其视作演戏,万一窦豆真跳下去怎么办,他得后悔一辈子。

    “你说的是真的吗?”窦豆坐起身擦了擦眼泪问道。

    “我发誓,绝对是真的。”薛飞举起手说道。

    “那你去洗澡吧。”

    薛飞真是谁都不怕,就怕窦豆,绝对是他的克星。

    进了卫生间没多大一会儿,门就开了,窦豆一丝不挂的进去后,将薛飞推靠在淋浴下,踮起脚尖就吻住了薛飞的嘴巴。

    两人认识这么长时间,从来没有真枪实弹的干过那个事,薛飞不是不想,之前是不了解窦豆,之后是担心窦豆的身份,所以每当到了关键时刻全都咬牙忍了下来。毕竟经历了那么多的女人,身份地位和过去也不一样了,定力自然也就比过去强大了许多。

    但今晚薛飞再想咬牙坚持就困难了,原因是在洗澡的时候,窦豆就展示了一下她的口枪舌剑,把薛飞搞的晕头转向的。等洗完澡,薛飞哪里还顾得上这个那个的,抱着窦豆进了卧室就滚起了床单。

    “等一下。”窦豆从抽屉里拿出她之前早就买了的,但一直没有用上的安全套。从里面取了一个,翻身骑到薛飞的身上,一边用勾人心魄的眼神看着薛飞,一边晃了晃手中的东西。

    “别用这个了,我不喜欢。”薛飞现在是越来越不喜欢做保护措施,所以对于不想要孩子的女人来说,每一个都是小心翼翼的,坚决不在排卵期的那几天和薛飞同房,以此来降低受孕的可能性。

    “那可不行,现在是我的事业上升期,绝对能怀孕。如果你想让我给你生孩子,那你得等我的事业稳定一些再说,到时我可以以休假为借口出国呆个一年半载的,到时孩子在国外一生,身体恢复以后再回国,神不知鬼不觉。所以现在你不喜欢也不行……”窦豆用牙齿一下子就将包装袋给撕开了。

    本想保持距离,结果却搞成了负距离接触。

    女人是心口不一,男人是心和行动不一。

    窦豆这生米被薛飞煮成了熟饭,窦豆就更粘薛飞了,每天都要和薛飞见面,薛飞每次嘴上都说忙,实际上心里早就奇痒难耐了,然后身体就会情不自禁的奔向富丽花园公寓。

    和窦豆在一起的时间长,就意味着和其他女人的时间断了,卡捷琳娜还好,反应最大的就要属门筱了,今天她在给薛飞打电话的时候下了死命令,晚上在他们的爱巢,她必须要见到薛飞,否则一切后果由薛飞负责。

    薛飞也觉得确实得去安慰安慰门筱了,就告诉窦豆,他今晚确实是有事,不能陪她了。

    晚上下了班,薛飞没有让司机送他,而是打车去了嘉利公寓。

    薛飞不知道是,窦豆一直在后面跟着他。

    窦豆在接到薛飞的短信后,为了验证一下薛飞是不是真的有正经事不能陪她,闲着无事可做的她就开车到了公安局门口等着薛飞下班。看到薛飞没有坐公车,也没有开自己的车,而是坐出租车走,她就觉得肯定有情况。

    一路跟着薛飞来到嘉利公寓,看到进了一个单元楼后,窦豆就躲在外面盯着薛飞,待薛飞进了电梯,她就来到电梯前看着显示器上几秒钟跳跃一次的数字。

    电梯最终在二十楼停了下来,之后就没有再动过,这意味着薛飞是在二十楼下的电梯。

    窦豆回到车上,拿起手机就打了一个电话,让人查一下薛飞所到的二十层所有住户的名字。

    窦豆作为窦肖龙的女儿,窦云龙的妹妹,在冰城想要查一个人简直是易如反掌。

    工夫不长,电话就打了回来,当听到住户中有门筱的名字时,窦豆大吃一惊,随即她就想起了去年门筱突然造访她那里,看到她和薛飞在一起就走了,但薛飞很快也跟着走了那件事。当时窦豆就怀疑两个人有事,只是没有任何直接证据能够证明。现在看来,两个人还真有事。

    像薛飞这样的男人,在窦豆看来,外面有女人很正常,相反没有才不正常呢,只是她嫂子竟然和薛飞有一腿,她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肯定谈不上高兴,但也谈不上不高兴,因为她知道窦云龙不是什么好货色,这些年没少搞别人的媳妇,如今窦云龙的媳妇被搞,也算是一种报应。

    窦豆可不打算把这件事告诉窦云龙,她觉得门筱一定是心甘情愿的,她没必要干棒打鸳鸯的事情。而且真要是让窦云龙知道了,会对薛飞不利。她不希望薛飞出任何事情,所以就让窦云龙好好戴这个绿帽子好了。

    自从谈论过生孩子的事情以后,薛飞和门筱在办事的时候就从来没有做出任何安全措施,但是门筱的肚子一直没有任何动静,事实证明薛飞的身体是绝对没有任何问题的,要是有问题,一定是出在门筱的身上。

    门筱有些害怕,担心自己会不孕。薛飞叫她别吓唬自己,找时间去医院检查一下,应该不会是什么大问题。

    门筱不敢耽搁,第二天就去了医院做检查。如薛飞所说,问题确实不大,医生建议门筱找一个好一点的中医配几副中药喝,调养一下就能够正常受孕了,门筱听了着实松了一口气,然后赶紧把检查结果告诉了薛飞。

    看书辋首发本书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