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2章 你也有今天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唐春青供出了龙君庭,这相当于给薛飞出了一道难题,到底要不要保龙君庭?

    龙君庭的事情可大可小,往大了说,要多严重有多严重,开除公职,开工党籍,可以直接押到法院接受审判。品 书 网    . v o d t  . c o m往小了说,他并没有对肖金贵被杀一案的调查造成太大的影响。当然,这也和薛飞及时把他撤换掉有关,如果继续让龙君庭担任专案组组长,薛飞不过问的话,那么张子彪的事情就不会被揭露出来,邬建文和陈敬尧等人也就不会落马。

    “进来。”听到敲门声,薛飞说道。

    龙君庭推门进了薛飞的办公室,满脸阴沉。

    “有事儿吗?”薛飞明知故问。

    “薛局,我错了,我知道我不该那么干,可我当时真是没有办法。”龙君庭知道纸包不住火,如果不向薛飞坦白,他这个常务副局长肯定是干不下去了。

    龙君庭没有再隐瞒,就把去澳门赌博输钱,以及窦云龙主动借他钱,向曲海波要一百万的事情全都如实交代了。

    “对不起薛局,我一时官迷心窍,才会轻易听信了曲省长的话,他找我之后,我就应该向你汇报的。我真知道错了,我不希望被肖金贵的案子牵涉,我希望还能继续跟你一起搭档工作,请你给我一次机会。”龙君庭态度诚恳的恳求道。

    薛飞听了龙君庭的话就气不打一处来,他铁青着脸一语不发。

    半晌,薛飞叹了声气道:“我来局里马上就五年了,和你建立朋友关系是最早的。你应该知道,在局里我一直是最信任你的,所以你干出这样的事情我感到非常失望。但我是一个念旧情的人,所以这一次我可以保住你,不过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咱们俩打交道这么长时间,我的脾气秉性和办事风格你是知道的,你更应该了解我到底有没有本事做这个局长。记住了,不要骗我,因为你根本骗不了我。还有,以后应该跟谁走近,应该跟谁保持距离,你心里要有个数,有困难可以来找我。如果类似的事情再有下一次,不管别人,我第一个办你。”

    “谢谢薛局。”龙君庭冲薛飞深深的鞠了一躬,然后转身就走了。

    既然帮了,薛飞就决定帮到底,让佟大志从如月江南会所的账上拿了一笔钱给了龙君庭,就说是跟朋友借的,让龙君庭把钱还给窦云龙,让他不要再和窦云龙掺和,省着有一天被窦云龙给拉下水。

    这一边薛飞刚保下了龙君庭,马上另一边又接到了曲海波的电话。

    当得知电话另一头的人是曲海波时,薛飞马上就想到了正在被双规接受调查的陈敬尧,就知道曲海波打电话过来是为什么了,心里就不禁一声冷笑,你曲海波也有今天?也有求我的时候?

    薛飞本想拒绝与曲海波见面,可是最后他还是答应了,原因只有一个,他想看看不可一世的曲海波将会怎么求他,想必那种感觉应该比在床上和女人激战更能让人快乐吧。

    曲海波从来都是等着被人接待的,什么时候主动等着接待过别人啊,可谁让他要求薛飞呢,就必须表现出该有的姿态。

    曲海波和薛飞定的是晚上六点半见面,而薛飞七点半才姗姗来迟,并非是单位有事,也并非是路上堵,他就是故意的,就是想让曲海波等他。

    “曲省长,久等了吧?”薛飞笑着问道。

    “没有,也就等了一会儿。”曲海波其实不到六点就来了,他至少等了一个半小时,虽然心里不痛快,但脸上却笑容可掬。

    来到包间坐下后,点了东西服务员就出去了。

    “曲省长主动请我吃饭,我真是受宠若惊啊。”薛飞玩味地说道。

    “其实早就想叫你一起吃顿饭了,只是一直忙没有时间,今天难得有时间,就给你打了电话。要说咱们认识差不多得有十年了,你从当年的一个小小科级干部,成长到了如今的位置,我可以说是一路见证了你的成长啊。”曲海波一副感慨颇深的样子。

    “您不仅是见证了我的成长,我觉得我能有今天,多少也有您的功劳。”

    “哦?这话怎么讲啊?”

    “如果当年您同意我和媛媛在一起了,恐怕我就没有今天了。是您用实际行动,鞭策必须要成为一个更出色的人。现在我不敢说自己已经是一个很出色的人了,但我想我能到今天,一定出乎您的意料之外,这就够了。”

    薛飞并不是一个喜欢记仇的人,可仇也得分是什么仇,曲海波这个仇,薛飞觉得他可能永远都忘不了,因为曲海波当年是看不起他,认为他和曲媛媛在一起是为了攀龙附凤,但他如今证明了,他没和曲媛媛在一起,没靠他曲海波,一样混的很好。

    这叫什么,这就叫打脸。

    曲海波听了薛飞充满讽刺的话,脸上的表情非常不自然:“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不提也罢。”

    薛飞摇头道:“有些事情永远是过不去的。其实您应该庆幸当年媛媛的执着,她嫁给了我可能不会大富大贵,但至少可以平平安安的。她要听您的跟了叶良辰,我真的很难想象会是什么样子。我不知道媛媛她还会不会像今天过的这么好,但我知道您肯定不会有今天的。都说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可见老人言也未必都是对的,年轻人还是应该拥有自己的主见。尤其是在看人方面,要有战略性的眼光,而不是鼠目寸光。”

    薛飞知道曲海波可能会不服气,或者是不认可他今天取得的成绩。但对薛飞自己来说,他今天获得的一切都心安理得,他相信就算他没跟何苗结婚,没有何清毅这个岳父,他也可以到今天这个位置,因为他清楚自己是怎么回事,至于外人说什么,他根本不会放在心上。

    薛飞的话像一根根针扎进了曲海波的心里,扎的曲海波非常难受,可是他必须得忍着,还要装出一副高兴的样子,而这就是薛飞过来的目的,薛飞觉得这是他应该承受的,是自作自受的结果。

    看了一眼面前的空杯,薛飞问道:“您不打算给我倒一杯?”

    曲海波强忍着怒火站起身,拿着酒瓶就来到了薛飞身边,准备给薛飞倒酒的时候,薛飞用手捂住了杯口。

    “还是给我倒一杯白水吧,我今天不想喝酒。”

    曲海波只好放下酒瓶,拿起水壶给薛飞倒了一杯水。

    薛飞喝了一口水,放下说道:“您今天请我吃饭,恐怕不止是要跟我叙旧吧?”

    曲海波强颜欢笑道:“什么都瞒不过你,事情我不说你应该也已经知道了,我希望你能够帮帮忙,帮我度过这次危机。”

    要说求人,曲海波最不想求的人一定是薛飞,他最清楚他和薛飞的关系如何,但他还是来求了,只因真的是没有办法了。

    韩敬伟的事情过去以后,曲海波以为他就彻底平安了,因为他坚信肖金贵被杀一案有龙君庭在,绝对是可以摆平的。没想到不仅没搞定,事情反而更大了,牵扯出那么多人不说,就连陈敬尧都被双规了,这让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

    上回已经让曲媛媛出马找过薛飞了,如果这次还这么做,曲海波觉得恐怕是不行的,必须得他亲自去求薛飞才可能获得帮助。他在给薛飞打电话之前就已经想到了可能会遇到的种种情况,可是跟官位和安危比起来,那又算得了什么呢?

    “上一次因为韩敬伟的事情,你让媛媛找过我一回,我记得当时我让媛媛转告过你,那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以后我不会再帮你。我不知道是媛媛没跟你说,还是你记性不好啊?”薛飞冷笑道。

    “媛媛跟我说了,可是……我真的是没办法了,我知道你跟欧阳信盛的关系好,只要你愿意帮我,跟他打个招呼,我的事情就过去了。薛飞,你就看在媛媛的面子上,帮叔叔一次吧。”曲海波乞求道。

    “哎呦,曲大省长可千万别这么说话,您可是正省部级干部,林江省的第二号人物。我说破了天也不过是个厅级干部,您这么求我,这可不像话,传扬出去还不得被笑话死啊。”

    “叔叔知道过去在很多地方都对不住你,你别跟叔叔一般见识,叔叔老糊涂了,你不能见死不救啊,对不对?”

    薛飞点了点头:“嗯,您这话说的有道理,佛语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要是救你,虽然救的不是什么好人,但对于我自己而言,也算得上是积德行善。只是想让我帮忙,不能就这么简单吧?您得动点真格的吧?”

    “需要多少钱你说,只要我能拿得出来,我马上就给你筹钱。”

    薛飞晃了晃手指:“我可没您那么傻,什么人的钱都敢收。您真应该反省反省,您是怎么到的今天这个地步。您要是不收钱,用得着吓成现在这个样子吗?别说我不缺钱,就算缺钱,我也不会要你的钱。”

    “那你想要什么?”

    “上一次媛媛来求我,您知道我为什么会答应她帮您吧?您可别以为我是为了什么同学情谊,那都是扯淡骗人的。是因为媛媛她……”看到曲海波正在十分紧张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薛飞故意停顿了一下,然后一脸的回味:“虽然媛媛生了孩子,但身材还是那么好,皮肤还是那么白……那天的事情我至今记忆犹新啊。”

    曲海波听了薛飞的话,面如死灰,非常难看。双手在下面抓着桌布,气的直发抖。

    “想让我帮您,就把媛媛叫回来,只要把我服侍好了,一切都好说。否则您就另请高明吧,您听懂了吧?”薛飞一副气死人不偿命的样子说道。

    薛飞其实已经决定再帮曲海波一次了,理由同样很简单,他想让曲海波知道如今的他,是有能力改变一个省长的政/治命运的。

    不过他不想马上告诉曲海波,他就是想难为曲海波,就是想让曲海波着急上火,被恐惧所笼罩。同时也想看看曲海波为了自己,会不会像当年一样去牺牲曲媛媛的幸福。

    事实证明曲海波没有让薛飞失望,一天后,曲媛媛就回到了冰城。曲海波在曲媛媛面前半真半假,痛哭流涕,让曲媛媛无论如何也要再帮他一次,找薛飞帮帮忙,求求情,说如果曲媛媛不帮他,他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曲媛媛肯定是不想再为了她爸的事情跟薛飞张嘴,可是她也做不到眼睁睁地看着她爸成为阶下囚,所以只好硬着头皮去找薛飞。

    当薛飞看到曲媛媛的时候,哈哈大笑,他不是笑曲媛媛如此愚孝,而是笑天底下竟然真的有曲海波这等无耻之徒,为了自己,他真是什么都能豁得出去。

    薛飞把事情跟曲媛媛说了,曲媛媛气的够呛,发誓这是最后一次,如果再有下次,她连回来都不会回来的。

    最终,曲海波将之前陈敬尧和韩敬伟给他的一百万英镑交给了中纪委,并表示他从来没有打算收过这笔钱,他早就看出陈敬尧和韩敬伟等人有问题了,没有把钱及时交给纪委,只是想看看他们还有没有其他的违法犯罪证据,打算找到后一并上交。

    这样的理由显然只有傻子才会信,可是想要过关,必须得有这样一个理由。曲海波交了钱以后,他的事就算是了了。

    曲海波不知道薛飞和曲媛媛的关系,想到他已经没事了,就提醒曲媛媛,以后没事不要回冰城,更不要和薛飞联系,还说薛飞不是什么好人,一定要跟他保持距离。曲媛媛一句话没说,听曲海波说完后就挂断了电话。

    龙君庭把薛飞借给他的钱还给了窦云龙,窦云龙很诧异,龙君庭怎么会突然有这么多钱?

    开始的时候窦云龙只是以为龙君庭这个人不喜欢拖欠别人欠,就东拼西凑把他的钱还了,仅此而已。后来先后几次约龙君庭出去吃饭,龙君庭都婉拒了,窦云龙才知道龙君庭这是在跟他保持距离,并且怀疑是薛飞让龙君庭这么干的。

    窦云龙可不想就这么轻易放过龙君庭,他就不信龙君庭当了这么多年警察,会一个污点都没有,于是就让小丘去调查龙君庭,并下令一定要挖地三尺,往祖坟上刨。

    本文来自看书網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