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1章 水落石出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自从到龙城集团上班了以后,梁诚去窦肖龙私人动物园的次数就少了很多,不过只要有时间,他还是能够保证一周至少去一次。品书网

    每次到动物园,梁诚都能够受到郎豹的热情招待,两个人也总得坐在一起吃顿饭喝几口,俨然已经成为了很要好的朋友。

    郎豹拿起酒瓶,一边给梁诚倒酒,一边说道:“兄弟,不瞒你说,以前我从不相信什么朋友兄弟,感觉都是酒肉之交,逢场作戏,这个世界上哪有什么真正的朋友啊,大家不都是相互利用吗?可是自打认识你以后我发现我想错了,不是没有真朋友好兄弟,只是之前没有遇到罢了。我说了可能你都不信,我觉得人一辈子可以没有亲戚,但是不能没有朋友。亲戚之间很多事情你是很难张嘴的,而且搞不好还会变得生分。朋友就不一样,只要感情到位了,真是掏心掏肺啥都行。前两天我闲着没事看杂志,上面说,没有星星的夜晚不算美丽,没有朋友的人生不够精彩。想想还真是。”

    梁诚笑着说道:“朋友就像找老婆一样,可遇不可求,其实我们生活中都不缺少朋友,可是朋友这个词实在太宽泛了,因为朋友也是分三六九等的,有的只能吃吃喝喝,有的是相互利用,有的则是君子之交,但是能像你说的掏心掏肺的,其实少之又少。人一辈子能有三五个知己已经是非常大的福气了,如果只有一两个,哪怕只有一个真正的朋友,那也不算少,因为没有血缘关系,也不是一个被窝里睡觉的关系,但却能不是兄弟胜似兄弟,你说这得是多深厚的感情啊。所以如果生活中真有那种趣味相投,平常还能推心置腹的聊天,关键时刻还能帮上一把的人,应该要好好珍惜。”

    郎豹点了点头,表示认可:“你发现了吗,很多时候朋友比爱人更靠谱。两口子一被窝能睡十年,可一旦要是离了婚,基本就是陌生人一样,甚至很多人都是仇人,你很难想到他们当初如胶似漆的样子。而朋友只要不触及到底线,用心去交往,很少会闹掰。而且很多时候闹掰也是因为女人从中作梗,比如咱们俩做生意,可能我媳妇就会说梁诚他占你便宜,可能一开始我不会多想,但时间长了我就会琢磨,我媳妇天天跟我睡一被窝,她能坑我吗?再一想某些事情上,你好像真的是做的过分,最后就掰了。其实如果中间没有这个女人,哥俩坐在一起话一说开了就没事了。可就是因为有这个女人,让很多好朋友都变得有了距离。现实生活中这样的例子非常多。”

    “所以说男人到什么时候还得有原则有主见,不能听风就是雨。媳妇的话也不是不听,而是要做到对的听,不对的就用委婉的方式回避掉。过去都说娶了媳妇忘了娘,要是有了媳妇没了朋友,这也不是什么好事。也许朋友不是人生的必需品,但有了朋友一定会让你的生活变得更充盈,更美好。”梁诚举起酒杯说道:“所以咱们得为友情这两个字干一杯。”

    “干杯!”郎豹喝了一口酒,放下酒杯,话锋一转,一副有些难为情的样子说道:“兄弟,我有个事求你。”

    “说吧,什么事?”

    “我最近手头有点紧,你要是手里宽绰的话……”

    “你就说需要多少钱吧。”

    郎豹伸出一根手指说道:“十万。”

    梁诚一点不含糊:“你明天给我打电话吧。”

    “兄弟,谢谢你啊。”郎豹感谢道。

    其实这已经不是郎豹第一次跟梁诚借钱了,之前他就借过五万还没还呢。刚刚跟梁诚大谈朋友如何,其实都是铺垫,目的就是为了最后跟梁诚借钱。

    郎豹以为梁诚会拒绝他,没想到梁诚这么痛快就答应了,心里不禁有些很感动。

    “客气什么呀,人难免遇到困难,好朋友之间不就是应该相互帮忙吗,这是应该的。”梁诚这个人就是一样,一旦要是得到了他的认可,他怎么样都行,借钱自然也就不在话下了。

    侯睿凡接手肖金贵被杀一案后,专案组兵分两路,一路专门负责审问唐春青,另一路秉承之前薛飞曾说过的,要对肖金贵的工作以及社会关系进行了侦查。一个星期下来,收获颇丰。

    经查,肖金贵与一个叫张子彪的人关系密切,而这个张子彪是冰城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主任,由于肖金贵协助邬建文分管城建,正好是张子彪的上司。

    张子彪自幼家境贫寒,只有初中学历,最初只是冰城冶炼厂的一个工人,后来通过当统计局局长叔叔的运作,一步步从工人变成了公务员。

    九八年初,张子彪担任了冰城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主任,级别为正科级。

    零二年底,冰城市体改委撤销,原从属于该委的市房改办,直接归市政府管理,与冰城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两块牌子一套班子,张子彪因此升为了正处级。

    不仅如此,冰城市下辖的区县所有住房公积金划归市级管理,资金总额高达八亿元。而两千年初,冰城市各银行流动资金总额不过二十亿元。

    所以张子彪就成为了冰城各大商业银行花大力气拉拢的财神爷。

    专案组走访了一些银行,一些信贷部的人说,谁给张子彪更大的好处,他就把公积金存到哪家银行。

    在冰城各大商业银行以信用社,张子彪开设了数十个公积金账户。张子彪时常因为一些要求得不到满足,动不动就扬言要把资金撤走。

    张子彪在担任冰城市公积金管理中心主任这些年,可以说是捞了太多的好处,而身为顶头上司的肖金贵,可能会仍由张子彪一个人吃独食吗?

    通过调查新绿洲宾馆的入住人员信息,专案组发现在肖金贵被杀的当晚,张子彪也住在新绿洲宾馆,而且与肖金贵还是同一层,这只是巧合吗?

    专案组决定深挖张子彪这条线索,在调查的过程当中,发现张子彪存在挪用巨额公款的违法问题,将此事反应给了冰城市检察院,随即反贪局便立案侦查此事。但此时张子彪并不在冰城,而是在粤州休假,反贪局的人就秘密前往粤州。

    张子彪在粤州番禹区有一栋别墅,反贪局的人担心张子彪知道是来抓他的会拘捕逃跑,就事先让物业公司的人将将张子彪的别墅的水电给断了,之后张子彪就致电物业公司询问是怎么回事,然后反贪局的人就化装成水电工前去查看。

    成功进入了张子彪的别墅后,反贪局的人就将张子彪抓捕归案,押解回了冰城。

    张子彪对于挪用公款一事拒不承认,问什么都是三个字“不知道”。张子彪之所以会撑着,是因为他心里有底,他知道他被抓了,一定有人会为他活动,这个人就是他的大老板邬建文。

    肖金贵被杀邬建文稳如泰山,而张子彪被抓,邬建文却惊慌失措,他几乎动用了全部关系网去打探案件的侦破情况。

    说来也巧,陆建军去银行办事,在和一个银行职员闲聊天的时候得知张子彪因为挪用公款去澳门赌博被抓了,认为这是一个大新闻,就给路涛打了电话。之后两个人通过多方打探,得知确有其事,转天就在各自所在的报社报纸上进行了报道。

    消息出去以后,各路媒体蜂拥而至,不光是林江省内的媒体,外地的媒体也全都来到了冰城进行采访报道。

    此事引起了陈敬尧和邬建文的震怒,因为张子彪在滥用公积金方面牵扯到很多人,媒体报道之后就再也盖不住了。于是陈敬尧就干了一件隔着锅台上炕的事,他作为林江省的副省长,竟然到冰城市委去召集所有常委开会,这让新上任不久的冰城市委书记王襄阳感到非常不满,可他是个外地人,在林江毫无根基,只能选择隐忍。

    值得一提的是,陈敬尧召开在这次常委会,并没有通知薛飞参加,他怕薛飞会不按他的指示去办。

    这次会议高度保密,会场几百米外全部都由武警把手,但会上的消息还是很快就传了出来。陈敬尧在会上表示:“如果媒体来曝光,就把他们的摄像机、照相机砸了!”

    会后,陈敬尧又通过手中的权利迫使最先报道张子彪被抓事件的《新晚报》和《林江晨报》,也就是路涛和陆建军所在的报社公开道歉,称涉及张子彪的案子报道失实。同时,陈敬尧还扬言要“双规”路涛和陆建军。

    事件刚刚平息下去没多久,很快文泉县的拆迁事件引起了全国轰动,这件事不仅让冰城市委市政府承受了很大的舆论压力,更是导致邬建文直接落马。

    文泉县和薛飞曾任职过的天泽县一样,都是国家级贫困县,但不同的是,薛飞主政天泽县以后,经过正确合理的规划和发展,再加上后任领导的努力,如今的天泽县已经摘掉了贫困的帽子,是林江省有名的富裕县。而文泉县则不然,人多地少,地理位置又不好,加上执政领导急于出成绩,就走上了全国各地都喜欢干的那一套大拆大建,快速致富的道路。

    这么干势必会侵害到一些老百姓的利益,有些老百姓就不同意拆迁,结果就引来了强拆。再一次强拆过程中,是由已经落马的韩敬伟的女婿鲍起平带着人干的,鲍起平在场下令,谁敢阻拦拆迁就收拾谁,无论谁被打,或者是被打死,都算是暴力抗法。

    鲍起平的言论引发了老百姓的不满,先是嘴上吵,慢慢就演变成不了动手,最后就发生了警察和老百姓的大规模斗殴,最终导致三个百姓死于当场。

    韩敬伟出事了,鲍起平能安然无恙,那是因为韩敬伟没有交代鲍起平的任何事情,同时与陈敬尧和邬建文等人达成协议,他可以不检举揭发,但陈敬尧和邬建文必须保鲍起平平安无事。

    要说韩敬伟对于鲍起平这个女婿还真是够意思,可是鲍起平就没这么局气了,拆迁死了三个人,他很快就被冰城市检察院的人给带走了,不等审,他自己就主动交代了所有事情,然后还曝出了之前检察院所不曾掌握的重大线索。

    在天泽县的鱼塘矿区,韩敬伟曾为那些需要瞒报矿难的矿主开过22张条子,每张条子索贿100万。

    鲍起平被抓,并交代了这件事情,在韩敬伟看来并不是鲍起平的问题,而是陈敬尧和邬建文等人没有保护好鲍起平所产生的结果。事情到了这种地步,韩敬伟认为也没必要再隐瞒什么了,就把陈敬尧和邬建文的事情全部都交代了,其中就涉及张子彪和邬建文勾结挪用公积金的事情。

    随即,陈敬尧和邬建文相继被双规。

    张子彪一看邬建文被抓了,心里仅存的一丝幻想也破灭了。为了争取宽大处理,他就交代了所有事情。他一交代,让什么都不说的邬建文也全都交代了,成了一个连锁反应。

    凭借着大老板邬建文打开绿灯和乱批条子,张子彪先后44次作案,贪污公款5800万,挪用公款5900万,赴澳门赌博输掉了8000多万。

    而专案组在问起肖金贵被杀一案时,张子彪表示这件事跟他没关系,当晚他确实在新绿洲宾馆,但真正指使人杀肖金贵的不是他,而是副市长邬建文。

    邬建文与张子彪勾结贪挪公款,作为处在两个人之间的肖金贵自然是不可能不知道的,肖金贵并没有打算去检举揭发两个人,而是打算跟着分一杯羹。

    一开始邬建文对于肖金贵提出要求全都一一答应,可是后来肖金贵的胃口越来越大,邬建文便颇有微词。肖金贵对此不以为然,他觉得他就是跟着喝汤,和邬建文张子彪拿的钱比起来,他得到的不过就是九牛一毛。所以肖金贵不仅不收敛,还威胁邬建文说最好是有财大家一起发,否则他要是管不住自己的嘴让上面知道了,谁都没有好果子吃。

    邬建文对于肖金贵的威胁恼羞成怒,就动了杀意。

    经过策划,邬建文假装要给肖金贵一笔钱,就将肖金贵骗到了新旅游宾馆,让其开一个房间,在房间等着,会有人把钱送过去。之后邬建文便指使唐春青假扮成送钱的人去了肖金贵的房间,这也是为什么肖金贵会开门的原因。唐春青进了房间后,就将肖金贵给杀了。

    邬建文交代了,唐春青那边只能认罪,承认并非是见财起意,而是受了邬建文的指使杀害了肖金贵。

    同时,唐春青还交代,他之前说见财起意才杀害了肖金贵,都是龙君庭和杨志鹏让他这么说的。龙君庭告诉他如果承认是受人指使,那就是蓄意谋杀,罪过非常大。因为抢劫而导致临时起意的杀人,法院在量刑的时候将会从轻处理。

    本书源自看书網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