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7章 情绪低落的龙君庭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看出龙君庭情绪低沉的不止薛飞一个,还有窦云龙,而他可是比薛飞清楚龙君庭为什么会如此。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窦云龙和龙君庭平时并没有什么往来,以前窦云龙在便衣侦查支队工作的时候两个人见面的还多一点,因为都在市局办公。后来窦云龙因潘瑞一事被停职了,又被调到了地铁分局,两个人见面的机会就更少了。所以两个人只是非常一般的普通同事关系,要是见到也只是打个招呼,仅此而已。

    这就使得当龙君庭接到窦云龙邀请吃饭的电话时,感到很诧异,但他还是去了,原因是窦云龙说可以解决他目前遇到的困难。

    “窦局长怎么会知道我的事情?”龙君庭很纳闷。

    “这个不难,我在澳门有朋友,看到了龙局长,得知龙局长遇到了困难,就把这件事情告诉了我,我哪能袖手旁观啊,这不就把龙局长请到这儿来了吗。”窦云龙笑着说道。

    过年期间龙君庭一家和一个要好的朋友一家,两家人去了澳门旅游过年。众所周知,澳门赌场世界闻名,龙君庭寻思好不容易来一趟,怎么也得去赌场逛一逛看一看,不然怎么能叫来澳门呢?结果进去以后,架不住朋友的撺掇,从小玩几把就变成了越玩越大越输越多,最后输了四百多万。

    龙君庭虽然干警察干了这么多年,但他并没有搞多少钱,在这方面他的胆子很小,这一下子输了这么多钱,怎么办?从家里的存款出,家里没有这么多钱,即便有钱也在他老婆那里,他怎么跟他老婆张嘴?可是不给钱是走不了的,他就向当地的高利贷借了钱。

    别看龙君庭不是澳门当地人,但当地放高利贷并不担心他不还钱,对于龙君庭的工作单位、家庭住址、身份证号多少了解的一清二楚后,还给龙君庭录了一段承认借高利贷的视频,如果三个月之内龙君庭把钱还上,视频就会被销毁,双方谁也不认识谁。如果三个月之内还不上,视频就会寄送到龙君庭的家里和单位。

    这个高利贷公司是当地非常大的一个公司,信誉绝对是没问题的,也就说你不用担心还完钱以后他们会拿着视频敲诈你,他们不会砸自己的饭碗,他们只挣高利贷这个钱。龙君庭对于这一点也放心,可是三个月上哪儿去弄连本带息,将近六百万的高利贷啊?所以可想而知,他的心情要是能好就怪了。

    窦云龙没有跟龙君庭说实话,他根本就不是通过什么朋友知道的龙君庭在澳门赌博欠高利贷,而是他本人过年期间也去了澳门玩,在赌场里碰到了龙君庭,只是龙君庭没有看到他而已。

    当时窦云龙看到龙君庭还很吃惊,心想他怎么也来这种地方?就让手底下的人跟着,然后才得知龙君庭欠了几百万的高利贷,这也才有了现在请龙君庭吃饭。

    “让你见笑了,说起来这件事还真是惭愧啊。”龙君庭汗颜道,感觉都有些没脸见人。

    “哎,龙军中的话严重了,这才多大个事儿啊,不就是玩几把,输点钱吗,你千万别往心里去,更别着急上火,这个钱我帮你还了。”窦云龙十分慷慨地说道。

    “你真能帮我?”龙君庭知道龙城集团有都是钱,区区几百万在窦氏父子的眼里可能根本就不算钱。

    “当然了。谁一辈子还不会遇到点困难啊,我既然有能力帮龙局长,我就绝对不会在一旁看笑话。别看咱们之前交往的并不多,但我对龙局长的人品和工作能力那可都是久仰已久的。希望我们从今以后能够多来多往,多亲多近,我也好多多向龙局长请教。”

    随着窦云龙离公安局的核心圈子越来越远,他已经意识到,不能指着薛飞这一棵树上吊死,也得发展发展去他关系。他知道薛飞非常信任龙君庭,而龙君庭又是常务副局长,这样的人对他乃至整个龙城集团都是非常有用的,既然有这么个可以和龙君庭走近的机会,他自然是不会错过的。

    “谢谢你。不过你要是还我钱,我一时半会儿的可能会还不上。”龙君庭认为有必要告诉窦云龙一声。

    “咳,还钱的事你根本就不用考虑,什么时候有什么时候给,而且不用打欠条。”窦云龙心说只要你能为我所用,别多是还这点钱,再给你几百万都行。

    “不打欠条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呀,我还能信不过龙局长吗。”

    钱的问题有了着落,龙君庭心里就踏实了,同时对窦云龙的出手相助也是感激不尽。

    转天,窦云龙就让马佳瑶把钱拿给了龙君庭,龙君庭通过银行转账的方式把高利贷的钱给还了,笼罩在他心头的这片乌云也就随之散了。

    窦云龙并没有打算真的让龙君庭还钱,可是龙君庭觉得这钱他必须得还,但怎么还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想要靠工资还将近六百万,估计他回到二十岁重新上班都挣不了这么多钱。所以龙君庭觉得撑死胆儿大的,饿死胆儿小的,想要尽快把钱还了,他的胆子必须得大起来才行。

    肖金贵被杀一案的犯罪凶手日前抓到了,名叫唐春青,是新绿洲宾馆的保洁员。

    归案后,龙君庭不让专案组的其他任何人审讯唐春青,只由他和专案组另外一个叫杨志鹏的人来审。

    曲海波得知唐春青被抓后,就又打电话催促龙君庭尽快大事化小,速速结案。

    “曲省长,我已经审问过唐春青了,他说是受了人指使才杀的肖金贵,要是按照您的意思,想要大事化小,恐怕不花点钱是不行的,总得给唐春青一个听话的理由吧,您说呢?”龙君庭已经顾不上自己能不能当局长的问题了,眼下对他而言,钱是最重要的,所以他甚至不惜跟曲海波张嘴要起了钱。

    其实肖金贵被杀的细底究竟怎么回事,曲海波也不知道,他只是一个帮忙的,所以他肯定不会出这笔钱。

    “需要多少钱啊?”

    “怎么也得以百。”龙君庭不敢要的太多,可是觉得机会难得,要少了又会吃亏,想想一百万这个数应该还是可以的。

    “你等我电话吧。”

    曲海波告诉陈敬尧,二百万能解决肖金贵被杀一案,陈敬尧二话没说,当即就表示钱两天之内就能到位。

    两天后,龙君庭收到了一百万,这是他第一次通过手中的权利弄到这么多钱,心里有些紧张,但更多是兴奋,仿佛他刚知道权利这东西是如此之好。

    “薛局,肖金贵被杀一案可以结案了。”龙君庭拿着案子的卷宗来到薛飞的办公室说道。

    “这么快就可以结案了?”薛飞一副怀疑的口气。

    “案发当晚,宾馆保洁员唐春青看到肖金贵一个人呆在房间内,就动了抢劫的念头,但他并没有想杀人。可在实施抢劫的过程当中遭到了肖金贵的顽强反抗,所以他一时失手就将肖金贵给杀了。看到肖金贵死了,唐春青害怕的不得了,以至于都忘了自己要抢劫一事,就没有动唐春青的任何财务。事实非常清楚,唐春青对自己的所作所为供认不讳,所以我认为这个案子可以结了。毕竟肖金贵不是一般人,案子一直这么拖下去也不合适。”龙君庭认为他说的天衣无缝,薛飞毕竟不是专业公安出身,从消除影响的角度来说,薛飞也一定是希望快速结案的。

    “案子拖不拖不是取决于被杀的是谁,而是取决于侦查结果是否立得住。必须把所有疑点全部解开才行,否则绝对不能考虑所谓的影响就匆匆结案,这是对肖金贵本人及其家人的不负责,也是对我们自己工作的不负责。”很显然,薛飞和龙君庭想的不一样。

    “那你的意思是?”

    “这个案子我看没那么简单,如果唐春青所说属实,那么他在进肖金贵房间的时候,应该穿保洁员的衣服才对,至少能让肖金贵相信他是进去打扫卫生的。视频你看到了,唐春青穿成那个样子,换位思考,如果是你,你能给一个不认识,而且那样打扮的人开门吗?这是不符合常理的。而且唐春青从肖金贵的房间出来,完全不是逃命的样子,他是大摇大摆离开的宾馆。所以他所说的是因为劫财遭到肖金贵的反抗,从而起了杀意,最后导致在害怕的情况下才没有拿走财物,我看是不成立的。从案发现场来看,他干的干净利落,没有留下任何的蛛丝马迹,要不是他因为醉酒跟朋友说出了杀人一事,恐怕一时想要抓到他是非常困难的。所以这说明他是早就预谋好的,绝对不是临时起意才要杀人的。所以这个案子绝对不能就这么了结。”薛飞非常精准地指出了案子里仍然存在的疑点,龙君庭无言以对。

    薛飞看着脸上阴晴不定的龙君庭说道:“年后局里的事情比较多,你作为常务副局长一直负责这个案子不是很合适。这样吧,从今天开始,这个案子就由侯睿凡来负责。”

    龙君庭顿时心里一沉,眉头紧皱,非常心急地说道:“薛局,侯睿凡还年轻,这么大的案子由他来负责,恐怕不妥吧?”

    “没有什么不妥的,侯睿凡作为刑侦支队的副支队长,如果这样的一个案子他都侦破不了,我看他这个副支队也就不要干了。这件事就这么定了,你和侯睿凡做一下交接。”

    龙君庭看出了薛飞心意已决,便没有再说什么。

    龙君庭出去后,薛飞失望地摇了摇头,原来他还自认为对龙君庭很了解,现在他才发现,他对龙君庭知之甚少。

    当得知唐春青归案后,龙君庭只和杨志鹏对其进行了审问,不让其他人接触的时候,薛飞就知道这个案子不能再由龙君庭负责了,龙君庭一定是受到了曲海波等人的指使,希望能够大小化小,小事化了。事实证明确实如此,龙君庭作为干刑侦出身的老公安,在肖金贵被杀一案有如此清晰的疑点没有解开的情况下,就想要结案,他暴露的太明显了。

    薛飞希望龙君庭能够不要陷得太深,及时回头,否则真出了事,再后悔也就晚了。

    侯睿凡来到薛飞的办公室说道:“薛局,我和龙局长已经交接完了,您还有什么指示吗?”

    “那个杨志鹏不能再用了,他是龙局长的人。对于肖金贵这个案子,我对你的唯一要求就是四个字,实事求是。该是怎么回事,就要让它回归到本来的面目。再有,这个案子,你的直接上级只有我一个人,你不需要对其他任何人汇报,同时还要做好保密工作。如果遇到外面的人进行干涉,要及时向我汇报,我可不希望看到你干假公济私的事情。”薛飞认为有必要提醒侯睿凡,因为清酒红人面,财帛动人心,真正在金钱面前,是没有几个人能够受得了那种诱/惑的,所以他得提前给侯睿凡打预防针。

    “薛局您放心吧,我不会让您失望的。”侯睿凡表态道。

    年后赵日天恢复了工作,他在上班的同时,也在和余珺积极的筹备他们的婚礼。当然,在筹备婚礼之余,赵日天也没有忘了解决他的量大后顾之忧,也就是在外面给他生孩子的那两个女人。

    为了看孩子方便,但又不能让他们在冰城,赵日天决定将他们安置到临省的省会常秋市。虽然是两个省,可是开车也就两个半小时的车程,并不遥远。

    赵日天在常秋市没有房子,他想要把两个女人三个孩子安置过去,就涉及到住房的问题。在冰城他们住的房子一个是自己的,一个是赵日天的。而去了常秋市,赵日天为了他们能够安稳的在那边呆着,就决定在那边买两套房子。

    常秋和冰城的房价差不多,想要在好一点的地段买两套一百平米左右的房子,全下来怎么也得二百万,赵日天能拿出这么多钱,可是他不想从自己兜里套,他打算让窦云龙替他出这个钱。

    本書源自看書蛧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