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6章 爆炸案告破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石跃军被抓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韩敬伟的耳朵里,把韩敬伟吓的够呛,一时慌了神,不知该如何应对。品书网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韩敬伟去找陈敬尧,陈敬尧就给曲海波打了电话商量对策。毕竟花了那么多钱,陈敬尧期盼曲海波这个时候能够起作用。

    经过商量,三个人一致认为当下第一要务是要和看守所里的石跃军取得联系,只有里外达成一致,才能保证里外都是安全的。于是曲海波亲自给刘承宇打了电话,让他想办法将石跃军从明远县看守所转押到文泉县看守所。这么做的目的是因为韩敬伟的女婿鲍起平在文泉县公安局担任政委,一旦到了文泉县看守所,想要见石跃军就会非常方便。

    刘承宇接完曲海波的电话,随即就向薛飞做了汇报。薛飞告诉刘承宇,就按曲海波说的做,看他们能耍出什么花样。

    石跃军被转押到文泉县看守所以后,韩敬伟就通过鲍起平转达了他的意思,告诉石跃军一定要管好自己的嘴巴,只要他不承认,警察抓不到郑加力和邓望春,就无法证明他有罪,到时刑拘限期一到,公安局就得放人。

    如果事情按照韩敬伟等人的设想发生发展的话,过了最长拘留期限,公安局找不到石跃军的犯罪证据,确实得将石跃军释放。然而就在石跃军被拘留了二十天以后,从外地传来了消息,邓望春在坐火车的时候被抓到了,随即冰城警方就派人将邓望春带回了回来。

    经过审问,邓望春供认不讳,承认是石跃军指使他和郑加力,在湖天大酒店门口策划的爆炸案,分别给了他们一百万。人肉炸弹马小明是他和郑加力联系的,马小明得了绝症,他们给了马小明五十万块钱,马小明见临死之前还能挣这么多钱,为了给还在上学的儿子留下一笔钱,就同意了跟他们合伙一起谋杀周银元。

    邓望春的招供让即将就要被释放的石跃军感到很绝望,但再次审讯石跃军的时候,石跃军称根本就不认识邓望春,对于邓望春所说的事他一概不知。

    虽然如此,但专案组认为已经可以对石跃军进行正式逮捕了,然而在向检察院申请逮捕的时候,检察院认为不够批捕条件,应当将石跃军立即释放。

    薛飞对于检察院给出的结果不太满意,可是公安局又不能不执行,只是就这样把石跃军给放了实在是可惜,薛飞就决定将刑事拘留变更为监视居住。

    石跃军回到家一周后,另一个被通缉的犯罪嫌疑人郑加力落网了。

    通过审讯,郑加力所说的情况与邓望春如出一辙,基本无异,公安局就再一次向检察院申请逮捕石跃军,而检察院又再一次以不够批捕条件为由,决定不逮捕石跃军。

    薛飞非常恼火,把冰城市检察院院长田志新叫到了他的办公室批了一顿后,按照相关规定,直接向林江省检察院提请复核,由于景春玲是林江省检察院副检察长,所以很快复核的结果就下来了,决定批准对石跃军进行逮捕。

    石跃军被逮捕后,专案组的人告诉石跃军,他的犯罪事实已经非常清楚,无论他承认与否,都将会被起诉到法院,最终受到法律的制裁。如果石跃军能够坦白交代,并检举揭发,到时法院一定会从宽处理。

    此外,专案组还打了感情牌,让石跃军想想两个刚出世不久的孩子,如果还想活着,还想能够出去,应该知道自己要怎么做。

    石跃军整整想了一个星期,虽然这期间还有人叫他咬牙挺住,可是石跃军已经不想再那么做了,他就向专案组交代了所有事情。

    石跃军不仅说出了是他指使郑加力和邓望春策划了湖天爆炸案,还承认了韩敬伟是他的保护伞,这么多年来前前后后向韩敬伟行贿超过七千万。

    具体的每笔行贿金额,石跃军都有记录,专案组通过石跃军的供述找到了记录的笔记本,经过计算,一共是七千三百五十万。

    石跃军的招供,还揭开了为什么冰城市检察院两次都没有对其进行批捕的原因。

    原来,在韩敬伟的安排下,石跃军的弟弟石耀军一次性给了石跃军的法律顾问阮子林一千万,阮子林通过韩敬伟的介绍,分别给了冰城市检察院常务副检察长许旺实和另一位分管批捕的副检察长陈丽云三百万,阮子林自己留了二百万,剩下的二百万用作其他打点。

    专案组将情况向薛飞做了汇报后,薛飞随即就向省里做了反应,省里认为必须马上对涉案人员采取强制措施,于是以韩敬伟为首的一干人全部被抓。

    省纪委在搜查韩敬伟的家时,搜出了八千六百万,显然这其中大部分都是石跃军所孝敬的。

    韩敬伟被抓,令一些人很恐慌,其中最坐立不安的莫过于曲海波和陈敬尧。

    贪官都是这样,看到钱的时候脑子里不会想别的,可一旦要出事了,就会特别后悔当初收钱。只是钱已经收了,后悔是来不及了,只能想办法化解。

    陈敬尧找曲海波,希望曲海波能够赶紧想出一个应对的办法,绝对不能让韩敬伟乱说。

    曲海波一筹莫展,到了这会儿,他哪里还有办法可想。得知韩敬伟被抓后,曲海波整个人看上去一下子老了好几岁。

    “曲省长,要不你让媛媛试试?”陈敬尧试探着问道。

    “你什么意思啊?”曲海波不明白。

    “依我看,你要是想化险为夷,只能求助于薛飞帮忙。但我知道让你亲自去求薛飞是不可能的,媛媛和薛飞不是同学吗,老同学的情谊可是非常深的,让媛媛求求薛飞,只要薛飞答应,我相信薛飞就一定有办法让韩敬伟不乱说话。”

    “这是什么主意?不行不行,绝对不行。”曲海波想都没想就否决了,他觉得如果真让曲媛媛去求薛飞,那岂不相当于主动承认他牵扯其中了吗?这么干太不明智了。

    “那你还能想到别的主意吗?”陈敬尧是想不到了,他也知道这不是什么高明的办法,但试一下可能还有一线生机,要是不试,就只能坐以待毙了。

    曲海波也想不到,可是低三下四求薛飞这种事,他认为谁都可以干,唯独他不能干。

    不过眼下显然不是要面子的时候,如果死撑着不低头,到时丢的可能就不止是面子了。

    经过了几天激烈且煎熬的思想斗争后,曲海波决定向曲媛媛求助,让曲媛媛去找薛飞,因为他希望在官场最后的几年生涯中能够安全度过,平安落地,而不是锒铛入狱。

    把曲媛媛叫回到冰城,把事情一说,曲媛媛感到非常为难,这种事情她怎么好意思跟薛飞张嘴啊?可是她又不想看不到她爸出事,只能硬着头皮去找薛飞。

    曲媛媛把跟薛飞说了以后,怕薛飞不同意,就把他们的女儿给搬了出来:“老公,我求求你了,你无论如何也得帮我爸一次,你就算不看他不看我,你也得看看咱们的宝贝女儿啊,我爸他特别疼女儿。如果将来女儿长大了,要是知道你有机会没有帮她外公,她一定会怪你的。”

    曲媛媛来求情薛飞本来就生气,听到曲媛媛还拿孩子说起了事,就更加气愤了:“曲媛媛你什么意思啊?你是在威胁我吗?你给我听好了,我敢睡你,敢让你怀孕,我就不怕你将来拿着孩子威胁我。有本事你现在就去纪委检举我!”

    曲媛媛见薛飞怒火中烧的样子吓得不轻,赶忙解释道:“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别多想,你当我没说过还不行吗?”

    曲媛媛一着急就哭了出来:“那你说我该怎么办啊?你要是我,你能忍心看着自己的父亲身陷囹囵不管吗?”

    薛飞一想到曲海波就气不打一处来,曲海波要是真出了事,他觉得就是自作自受,活该,应该受到党纪国法的处置。但曲媛媛来求他,他无法真正做到不去考虑曲媛媛的感受,不管怎么说,曲媛媛是他深爱的女人,是他女儿的母亲,所以他真是左右为难。

    “行啦,别哭了,闹不闹心?”薛飞被曲媛媛哭的心烦意乱。

    “那你到底帮不帮啊?你给我哥准话,我也好告诉我爸,不然他问我怎么说啊?”曲媛媛抹着眼泪哽咽道。

    薛飞无奈的叹了声气:“回去告诉你爸,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叫他好自为之。”

    曲媛媛见薛飞答应帮忙了,高兴的一把抱住薛飞,在薛飞的脸上连亲了好几下,激动的一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薛飞真的是无法拒绝曲媛媛,尤其是想到保曲海波,就得同时保陈敬尧,他心里就不舒服,可是他能怎么办呢?但要是换个角度去想,这一次保曲海波,也等于是抓住了曲海波一个大把柄,这样一来他以后要是再想在一些事情上作梗,他就会掂量掂量。

    目前韩敬伟被省纪委带离了冰城,正在接受调查。想要把事情不扩大化,保曲海波和陈敬尧的平安,至少得需要通过两个人才能把做到,一个是欧阳信盛,一个是卢岚。

    薛飞先去找了欧阳信盛,他没有提曲海波和陈敬尧与湖天爆炸案有关,他只是从大局出发,认为爆炸案一事应该到韩敬伟这里为止,如果要是再出现更高级别的人物,应该慎重对待。林江可以成为全国的焦点,但不能总成为负面新闻的焦点,这对林江的发展是非常不利的。

    另外薛飞还隐晦的表示,通过韩敬伟一事,有些人以后应该会夹着尾巴做人,不大敢再像之前那样嚣张跋扈了。

    虽然薛飞没有明说是来替曲海波求情的,可是欧阳信盛一听就听了出来,因为他知道薛飞和曲媛媛的关系,更清楚他们之间有一个孩子。从欧阳信盛的立场来说,他当然是希望将曲海波这个眼中钉肉中刺除掉的,但他也不能不顾及薛飞的感受。再有,曲海波目前来看已经很难再对他形成威胁了,通过韩敬伟这次的事情,想必会更加收敛,所以得饶人处且饶人,他也不想赶尽杀绝。

    所以欧阳信盛就表示他和薛飞的想法一样,事情确实不宜再扩大化,不宜让全国看林江的笑话。

    欧阳信盛同意了,在薛飞看来就相当于成功了一大半。再去找卢岚的时候,卢岚心里不大愿意,可欧阳信盛都同意这么办了,她也不好说什么,表示纪委这边知道该怎么做了。

    曲媛媛回家告诉曲海波薛飞答应了帮忙后,曲海波如释重负,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没想到让曲媛媛出马还真见了奇效。

    但这件事也多少让曲海波起疑,这么大一件事,就算薛飞答应帮忙,也总该提出一些条件吧?什么条件都没提,曲媛媛去求助,薛飞这么爽快就答应了,难道薛飞和曲媛媛还在藕断丝连?

    曲海波认为有这种可能,只是可能性似乎又不是很大,曲媛媛现在一年到头也回不了冰城几次,而且已经结婚生孩子了,怎么想都觉得两个人不太可能有什么事。应该是他想多了,薛飞帮忙应该只是出于同学的情谊,或者过去和曲媛媛在一起的旧情。如果真是如此,那薛飞还真是不错,看来薛飞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可恶。

    曲海波松了口气,陈敬尧却并没有跟着轻松下来,因为对他而言,湖天爆炸案没事了,肖金贵被杀案还没有结果呢,那件事一旦要是查出来,对他的影响绝不会小于湖天爆炸案,所以他就通过曲海波催促龙君庭,尽快想办法结案,以免夜长梦多。

    过了年放假回来,龙君庭的情绪就很低沉,就好像刚刚过去的不是春节,而是清明节一样。

    薛飞注意到了这一点后,专门和龙君庭一起吃了顿饭,想套套他的话,因为薛飞怀疑龙君庭的情绪不佳有可能跟肖金贵被杀一案有关。可惜龙君庭口风森严,并没有透露任何与案情相关的信息,也否认了自己心情不好。

    本部来自看书蛧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