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4章 对赵日天的提醒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龙哥你看,嫂子……哦不是,门筱,她去年新买了一套房子,小区叫嘉利公寓。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丘拿了一沓张照片给窦云龙看。

    小丘是窦云龙的心腹,平常就干一件事——跟踪。

    自从发现薛飞和门筱的关系异常后,窦云龙就让小丘跟踪门筱,想通过门筱的行踪知道她和薛飞一般都在哪里见面,以此来找机会抓薛飞的把柄。窦云龙不敢让人直接跟踪薛飞,因为门筱的警惕性显然是不能跟薛飞比的,一旦被薛飞发现,以后再想跟踪可就难了。

    “接着说。”窦云龙一边翻看照片一边说道。

    “门筱和薛飞每次见面都很小心谨慎,他们从来没有同时出现过。比如说去嘉利公寓,不是门筱先去,就是薛飞先去,出来的时候也一样。所以你看我拍的这些照片,没有一张是他们两个人在一起的。除了嘉利公寓,他们平时还会在如月江南会所见面,那里是薛飞经常去的地方。”小丘说道。

    “这么说想要找到他们在一起的证据是不可能的事了?”

    “目前来看想通过跟踪是比较难的,即便拍到了,也证明不了什么。”小丘想了想说道:“最好的办法是偷拍,要是能拍到两个人干那个事,那就铁证如山了。”

    “这我也知道,可是谈何容易啊。无论是嘉利公寓还是会所,你觉得能有机会进去拍吗?”

    “这两个地方肯定是不行,但是你家里可以啊。你可以趁着门筱不在家的时候,在家里安装上针孔摄像头,房子的每一个地方都要安装,然后给他们创造在家里见面的机会,只要他们真是猫,你还怕他们不偷/腥?”

    窦云龙觉得这个主意好,就决定按照小丘说的做。

    这是窦云龙给薛飞打电话之前发生的事情,这次叫薛飞到家里吃饭,窦云龙主要是想先试试看,如果两个人真背着他在一起,他下一步就安装针孔摄像头。

    晚上窦云龙在家里安排的不是炒菜,而是火锅。在冰天雪地的林江,冬天吃火锅是最合适的。另外马上就要过年了,吃火锅的寓意是新的一年红红火火。

    薛飞到东江逸林别墅的时候,门筱正在厨房洗菜,窦云龙在打下手。

    要说窦云龙确实都能隐忍的,自从发现薛飞和门筱的事情以后,他在面对门筱的时候和过去没有任何的不同,甚至还比过去对门筱更好了。虽然他这么做很违心,可目的就是不希望被门筱发现什么,只有这样小丘才能更好的去跟踪门筱。

    “薛局,今天晚上可不能喝饮料,马上就要过年了,必须得喝点酒,而且还要不醉不归。”窦云龙笑着说道。

    “好啊,客随主便,听你的。”薛飞瞥了一眼厨房的门筱说道。

    窦云龙拿出了两瓶白酒,并不是什么知名的品牌,但窦云龙说这酒不错,纯粮食酿的,口感特别好,薛飞尝了以后,发现确实很好喝。

    吃饭的过程除了窦云龙在喝酒上非常自觉以外,跟以往没什么不同,就是边聊边吃,薛飞和门筱也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异常。

    因为昨晚和今天上午薛飞和卡捷琳娜折腾的不轻,所以过来吃饭火锅,薛飞就没想过要留宿,吃火锅的时候也就没有灌窦云龙,心里想的是吃好喝好然后就走人回家。

    可是架不住窦云龙自己灌自己,一个人喝了大半瓶以后,趴在桌子上就不动了。薛飞和门筱一起搀扶着窦云龙,将其送到了楼上的卧室。

    关上门从楼上下来,门筱小声说道:“你今晚别走了。”

    “还是算了吧,咱们俩尽量少在你家里见面,容易被窦云龙发现。”薛飞不想留宿。

    “今天又不是你主动来的,是他叫你来的怕什么。你就留下吧。”门筱抱着薛飞的胳膊撒娇道。

    “要不咱们俩明天去嘉利公寓那边吧,好不好?”

    “好,但是今晚我也想让你留下。”门筱趴在薛飞的耳边说道:“我买了你喜欢的情趣款,难道你不想看?”

    薛飞今晚是真不想留宿,可是门筱趴在耳边的这一句话让他一下子就改变了主意,不冲别的,就冲这“情趣”儿子,薛飞觉得他也要舍命陪佳人。

    帮着门筱收拾了一下碗筷,薛飞就去了一楼的房间。

    门筱来到楼上先洗了个澡,然后到衣帽间换上她新买的情趣套装,在外面穿了一件睡袍。打开卧室门,确认窦云龙正在熟睡着,关了灯就下楼去了。

    大约半个小时左右,窦云龙像诈尸一样,在床上坐了起来。他没穿拖鞋,光着脚下了床,轻轻打开房门就出去了。

    踮着脚尖一步一步的往楼下走,一直来到了一楼房间的门口。

    将耳朵趴在门上仔细一听,就听到了门筱的声音:“啊……啊……老公你好棒,用力……”

    窦云龙紧紧地攥着拳头,真恨不得立即冲进去捉两个人的现行,但他知道小不忍则乱大谋,转身就悄无声息的又回到了楼上。

    转天早上,窦云龙睁眼一看,门筱在他旁边躺着。

    他离开房间来到楼下,发现一楼房间的门是开着的,薛飞不在,卫生间也没有人。到门口再一看,薛飞的鞋不见了。

    离过年还有三天的时候,薛飞接到了景春玲的电话,说晚上赵日天会带着女朋友回家,叫他晚上过去一起看看。要是别的事薛飞还真未必去,因为过年这几天他的应酬很多,可是赵日天有了新女朋友,这个事他得看看,因为他怀疑赵日天有可能为了恢复工作一事,找个假女朋友糊弄他爸妈。

    晚上去景春玲和赵大海的住所,开门的是赵日天。

    “薛飞来了。”赵日天冲屋里喊了一声。

    这时从客厅走过来一个女人,脸上有些羞涩的冲薛飞微微点头:“薛局长您好。”

    余珺?竟然是余珺。

    薛飞有点发愣:“你们俩?”

    赵日天把余珺搂到怀里,一脸的幸福骄傲:“我老婆。”

    余珺难为情的将赵日天的手拿开说道:“我没同意嫁给你呢。”

    薛飞对赵日天和余珺的事情有所耳闻,两个人冤家居然搞到了一起,这可是让他大吃一惊。

    “你们俩真的在一起了?”薛飞有点不相信。

    “当然了,给你证明一下。”赵日天说着话就在余珺的嘴巴上亲了一下。

    “你们俩不是在演戏?”

    “你要干吗?难道还想让我们俩把衣服脱了直接在这儿办事是吗?”

    “你说什么呢。”余珺嗔怒地瞪了赵日天一眼,脸上都快能挤出红水了。

    余珺并不是赵日天请来演戏骗赵大海和景春玲的,他们两个真的在一起了。

    自从佟大志和文秀的婚礼以后,赵日天因为上不了班,一天也没什么事情可做,就天天去骚扰余珺。一开始是跟着余珺去上班,余珺这么赶也赶不走。之后余珺下班的时候他也像影子似的形影不离。当赵日天发现自己喜欢上了余珺后,就直接杀到了余珺家里,先和余珺的爸妈打成了一片。把二老搞定了以后,才向余珺发起追求的攻势。

    起初余珺是完全不同意的,她觉得她和赵日天就不是一类人,怎么可能在一起呢?可是经不住赵日天软磨硬泡,再加上赵日天可是情场老手,知道怎么讨女人的欢心。

    直到有一天,赵日天从余珺家吃完饭出来,余珺送他下楼,两个人在坐电梯的时候,赵日天忽然将余珺往墙上一推,就强吻了起来。余珺使劲挣脱了几下之后,身子就软了。

    就这样,两个人就在一起了。

    他们的事情不由得让薛飞想到了另一对欢喜冤家佟大志和文秀,感觉他们的情况差不多,都是一开始势不两立,到最后鱼水和谐。

    不过最让薛飞觉着有意思的,是余珺和文秀这两个表姐妹实在是太像了,都是警察,都那么霸道,简直是绝代双骄。可佟大志和赵日天不一样,所以余珺能不能像文秀降住佟大志那样降住赵日天,现在显然还不好说,但经历了一次离婚的教训,薛飞认为赵日天应该会更加珍惜这一段婚姻。

    正式动筷子之前,赵日天说道:“对于我之前做的事情我感到非常后悔,我确实是太混蛋了,所以今天我要对你们二老说一声对不起,儿子错了。通过这么长时间的停职反省,我想了很多,尤其是关于婚姻生活。上一段婚姻的失败责任完全在我,是我没有懂得珍惜。但经历了失败以后,我发现我才真正的成熟起来,我知道了我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空口无凭,我会用实际行动来证明一切的,希望你们二老还有薛飞能够监督我。至于余珺,我已经想好要娶她了,我会对她好,不会辜负她。新一年我的目标就是娶余珺,然后抓紧生个孩子。”

    听到赵日天说生孩子,余珺脸上刚刚退去的红潮就又泛滥了起来。

    “人不怕犯错,就怕犯了错以后不能够改正。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马上就快四十岁的人了,刚刚你的话我们听到了,薛飞听到了,余珺也听到了,我们都会看着你,这是你最后的机会,如果你不好好表现,从今以后没有人会再相信你。”赵大海绷着脸提醒道。

    “我知道。”赵日天使劲的点了点头。

    赵日天知道这是他最后的机会,他也确实是不想再出之前的那些烦心事了,可是外面有两个女人都给他生了孩子,他是必须要负责的,这两个女人及其孩子怎么处理,他还没有想好,这是他最大的隐患。

    吃完饭从家里出来,赵日天想送余珺回家,余珺没有让,因为她是自己开车来的,赵日天要是送她,到时还得打车走,太麻烦。

    余珺走了,赵日天问薛飞是否着急回家,要是不着急,他想和薛飞聊聊。

    两个人来到一家茶楼,要了一壶茶和一些小吃,赵日天将他的隐患跟薛飞说了,希望薛飞能给他出出主意。

    薛飞沉思半晌,说道:“这件事想从根儿上解决是不可能的,因为你不可能不管那三个孩子,管孩子你就得管孩子他妈,只要你去跟他们见面,你就还是有可能像之前一样被发现。”

    “你跟我说句实话,你是怎么做到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的?”赵日天在这件事情一直很羡慕薛飞,这也是他想让薛飞给他出主意的最重要原因,薛飞有经验。

    “这件事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对于家里那个,你必须得让她有事情可做,分散她的注意力,这样她就没时间把眼睛盯在你的身上了。外面的一定得是真爱你的,愿意为你做出牺牲的,并且最好她们也都有事可做,不会动不动就来缠你,让你娶她们。如果她们只是心甘情愿的和你在一起,不求名不求利,甚至愿意配合你一起瞒着你老婆的时候,你觉得你老婆想要知道她们的存在是不是会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要是我让我给出主意,最好的办法就是别让她们在冰城呆着,全都弄到外地去,这样危险就会大大降低。在冰城你可以出去玩,但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尽量不要确定关系,更不要生孩子,明白吗?”这种话薛飞跟别人是绝对不会说的,也就是跟赵日天这种关系才会掏心窝子。

    “我明白了,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受教了。”赵日天高兴的举起茶杯说道:“我以茶代酒敬你一杯!”

    干了一杯茶,赵日天放下茶杯,拿起茶壶一边续水一边问道:“你把窦云龙调到地铁分局,他一定特别不高兴吧?”

    薛飞淡淡一笑:“他有什么不高兴的?就他干的那个事儿,没把他降到副处级安排一个闲职他就偷着乐吧。”

    “你说实话,你是不是一直在调查窦氏父子和龙城集团啊?”赵日天看着薛飞的眼睛问道。

    薛飞没有躲避,与赵日天四目相对:“你和赵日天之间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啊?”

    两个人的这番互问,让气氛瞬间就变得诡异了起来,而两个人的对视则多少充斥着一丝较量的意味。不过最后还是赵日天败下了阵来,因为至今还没有一个人能在与薛飞对视的时候战胜薛飞的,几乎最后都会被薛飞眼神里的杀气,全身如核电站一般所散发的强大气场所逼退。

    赵日天拿起茶杯喝了口茶水,笑着说道:“我和他之间能有什么秘密,你应该知道,我是最看不上他的。”

    “最好如此,因为你一定比我更了解窦氏父子和龙城集团。而你对自己的情况应该是最清楚的,赵叔很快就要退了,咱们俩的关系没的说,但你最好不要搞出什么大事,否则我很有可能会力不从心。”

    薛飞不知道赵日天和窦云龙,乃至龙城集团是否有着什么秘不可宣的关系,但他认为他有必要提醒赵日天要和窦氏父子保持好距离,如果真有一天窦氏父子倒台了,里面要是牵扯到了赵日天,还是很大的事,他真怕到时保不了赵日天。

    赵日天心头一紧,但脸上没表露出任何内容。

    本書源自看書罔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