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6章 获得重用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对于警方是收获,对于窦云龙来说可就是重大损失了。

    曾经最倚重的四大金刚,如今可以说是死走逃亡,图围藏在封爵岛已经无法再用,廖川叛逃不知去向,印明海又被枪杀了,只剩下了一个吉成钢,接连折损大将,窦云龙的心情可想而知。

    不过日子还得过,生意还得做,窦云龙觉得只要有他在,天就塌不下来。当初四大金刚是他一手培养起来的,现在没了三个,那就再培养三个把空出来的位置填补上就是了。

    说起来容易,可做起来难,让谁来填补?外人肯定是不能用的,只能内部挖潜。

    窦云龙把认为可以重用的人全都写在了纸上,整整十个人,然后就在这个十个人里面选最合适的。

    每个人窦云龙都在脑子里仔细的过了一遍,结果挑来选去,最终纸上只有两个人的名字没有被他划掉,一个是马佳瑶,一个是苏志坚。

    因为薛飞的关系,窦云龙早就想过要将马佳瑶纳入到他的核心圈子里。而且通过对马佳瑶这么长时间的观察和了解,窦云龙认为马佳瑶别看是一个女人,却头脑过人,比绝大多数男人都要厉害,最重要的是值得他信任。加上现在确实也是无人可用了,所以眼下正是将马佳瑶真正拉到他身边的最佳时机。

    窦云龙对马佳瑶的定位是替代廖川之前在他身边的角色,他相信经过他的调/教以后,以马佳瑶的能力是可以胜任的。

    窦云龙对苏志坚的印象一直非常好,虽然印明海是一个喜欢意气用事之人,但苏志坚在他身边从来都是不疾不徐,看起来非常的踏实稳重。而且苏志坚这么多年做事情始终任劳任怨,恪尽职守,窦云龙就觉得这个人也是值得信任和重用的。

    除此之外,窦云龙最看重苏志坚的一点是苏志坚跟了印明海这么多年,虽然没有接触到核心机密,可是对毒品的事情已经非常了解了,所以让苏志坚负责毒品生意,绝对是最合适的人选。

    “知道我为什么把你们俩叫过来吗?”窦云龙看着马佳瑶和苏志坚问道。

    两个人摇了摇头,均表示不知道。

    “廖川和印明海的情况相信你们俩应该都有所了解,太具体的我就不跟你们说了,总之你们知道这两个人以后不会再出现就行了。他们不在了,就需要有人顶替他们,我认为你们俩是最合适的人选。”窦云龙此话一出,马佳瑶和苏志坚都是大吃一惊。

    他们很清楚廖川和印明海在窦云龙身边所扮演的角色,绝对是心腹中的心腹,核心里的核心,现在居然要让他们来扮演这样的角色,简直难以置信。

    但吃惊过后,两个人心里都是一阵欣喜,窦云龙信任他们,重用他们,就意味着他们将能够接触到窦云龙犯罪集团的核心机密,到时将确凿的证据交给薛飞,就是窦云龙倒霉的日子。

    “给我做事我肯定不会亏待你们,除了会给很高的职位,还有很多的好处。具体好处是多少,我不敢保证,但每年八位数总是有的。但你们想要拿到这八位数并不容易,你们需要为我做一些事,一些很危险的事,至于危险到什么程度……”窦云龙停下来看了看两个人,然后说道:“可能会掉脑袋。”

    马佳瑶和苏志坚对视了一眼,谁都没有说什么。

    “我想你们应该或多或少知道我会让你们去做什么,尤其是小苏,跟了印明海那么长时间,情况可以说是非常了解了。干与不敢,决定权在你们的手里,我绝对不会强迫。干了,以后就是我的人,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不干,只要你们出去乱说,我们也不是仇人。我知道这件事对于你们来说很突然,所以我可以给你们时间去思考,三天时间应该够了吧?三天后给我答复吧。”窦云龙不急于让两个人表态,毕竟不是小事,他认为两个人是需要时间去考虑的。

    苏志坚找这样的机会都找不到,现在机会从天上掉下来了,还正好砸在了他的脑袋上,他岂能不伸手接住。

    “龙哥,我不需要想,我跟着干。”苏志坚态度坚定地说道:“虽然之前我一直跟着印明海,但我知道我其实一直是在为你做事。如今有这么好的一个可以直接给龙哥做事的机会,我不想错过。我也不会说什么华丽的语言,我只想说我会比之前更加努力用心的。”

    窦云龙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看向了马佳瑶,意思是你呢?

    马佳瑶一直都很清楚薛飞将她安插在窦云龙身边的目的就是为了今天,现在窦云龙主动提出要重用她,她自然也是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的。

    “我早就是你的人了,你觉得我还会做其他选择吗?”马佳瑶表态道。

    “好,既然你们都愿意,那我们从今以后就是兄弟姐们,就是一家人了。”窦云龙高兴道。

    马佳瑶和苏志坚并不知道彼此的底细,但他们共同晋升为了窦云龙的心腹后,他们都分别向薛飞做了汇报,并把对方的情况也告诉了薛飞。

    薛飞没想到窦云龙会让马佳瑶和苏志坚去顶替廖川和印明海留下的位置,但这对于警方来说无疑是天大的好消息,尤其是马佳瑶这条线,安插在窦云龙身边这么长时间,终于要发挥真正的作用了,绝对算得上是功夫不负有心人。

    不过在高兴之余,薛飞觉得马佳瑶和苏志坚还是要小心为上,窦云龙要重用他们,除了肯定信任他们之外,恐怕也带着一些无奈的成分在里面,因为没人可用了,只能启用新人。这就意味着一开始窦云龙对他们不会是百分之百的信任,一定会是试用的态度,所以他们必须得好好表现才行。

    薛飞特别提醒苏志坚,以后如果没有特别重要的事情,他们俩轻易不要见面,也不要联系,如果被窦云龙发现了,不仅现在得到的信任会失去,可能还会有人身危险。

    至于马佳瑶,薛飞让她保持原来的状态就行,但一定要表现出对窦云龙是绝对忠诚的,对他只是要好的朋友而已。

    佟大志和文秀的婚礼如期而至,两个人的婚礼是在冰城大酒店举行的,薛飞也没什么好送他们的,就承包了所有酒席的开销。

    为了参加佟大志的婚礼,薛仁贵和张凤霞特地从云海赶回了冰城,薛岩和隋雪菲带着两个孩子也从七河来到了冰城,薛家人一个没落下,全都到齐了,这让佟大志非常的感动。因为薛家人就是他的家人,一家人全都来见证他人生当中最重要的时刻,他真是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在婚礼当中还出现了一个小插曲。

    处在停止反省期的赵日天一天也没什么事,听说佟大志结婚了,他给薛飞打电话,说想过来凑凑热闹,薛飞自然表示欢迎,大喜的日子,多一个人就多一份欢乐。而赵日天来了可没空手,他还随了五千块钱的份子钱,这在薛家强的亲友当中,现金随礼的可以排在第三位。最多的是薛家强,拿了两万,薛慧和薛岩各拿了一万。

    两家收礼的人是挨着的,两张长条桌,一左一右,赵日天在上礼的时候,碰到了文秀家那边也有一个上礼的,而这个人赵日天还认识,就是之前查他酒驾的女交警余珺。

    余珺今天不上班,所以穿的是便装来的。穿便装的余珺少了几分麻辣之气,却多了几分女人柔媚之气。由于她本身长得就很漂亮,身材也好,再一打扮,如果不知道的,真是猜不出她是干什么的。

    余珺也看到了赵日天,第一反应是冤家路窄,第二反应是没想到赵日天竟然认为佟大志。余珺瞥了赵日天一眼,上完礼后就朝婚礼现场走了过去。

    “站住!”

    余珺一听就知道赵日天在叫她,就停住脚步把身子转了过去,面无表情地问道:“你有事吗?”

    “你少还跟我在这儿演戏,上次的事我可还记着呢。”赵日天看到余珺就气不到一处来,不为别的,主要是一想到他被余珺走了一顿,他就憋气。他是谁?堂堂的副省级城市公安局党委委员,刑侦支队支队长,副局正处级干部,竟然被一个交警大队的副大队长给打了,这口气要是不出了,他得记一辈子。

    “那又怎么样?你酒驾逆行,我处理你有问题吗?因为自己是市局领导,被处理了感觉没面子,所以现在想要找我麻烦?”余珺面对赵日天毫无畏惧。

    “我没说你处理的有问题,但你打我你总得有个说法吧?还别说我酒驾逆行,我就是把谁给撞了,哪条规定允许交警打人了?你凭什么打我?”

    余珺微微皱眉,有点无言以对。

    “我告诉你,你今天必须向我道歉,还得是鞠躬道歉,否则我是不会原谅你的。”赵日天再生气也不可能以牙还牙打余珺一顿,只能是让余珺给他道歉。

    “我可以向你道歉,但我不会鞠躬,你要是能接受你就接受,接受不了我也没办法。”口头道歉是余珺所能接受的最大限度,让她鞠躬她做不到。

    “不行,必须鞠躬!”赵日天毫不退让。

    “我做不到!”

    “你做不到我就让张劲松处分你,你信不信?”

    “我信,但我会去局里检举你,我就说你酒驾逆行,以权谋私,打击报复。”

    薛飞在一边早就看到了赵日天,他不认识余珺,一开始还以为两个人在聊天,后来发现两个人竟然吵了起来,声音还越来越大,已经引起了不少人的围观,薛飞就走了过去。

    “干什么的?”

    看到薛飞过来了,赵日天不吱声了。

    余珺当然不可能不认识薛飞,虽然很惊讶薛飞会出现在这里,但还是向薛飞敬礼打招呼:“薛局长好。”

    薛飞看了赵日天一眼,然后打量了一下余珺:“你是?”

    “我叫余珺,是市局交警支队四大队副大队长,我是文秀的表姐。”

    “你们俩这是干什么呢?”

    余珺看了看赵日天:“您还是问他吧。”

    薛飞看向赵日天:“怎么回事?”

    又不是什么露脸的事,赵日天不敢说,怕说出来薛飞会说他,就白了余珺一眼,信口说道:“她追求我,我不同意,但是怎么甩都甩不掉,我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余珺听了怒火中烧,要不是薛飞在身边,她可能就又动手了:“你胡说八道,谁追求你了,薛局长您别听他瞎说,事情根本就不是他说的那个样子,是他有一天晚上……”

    “哎呀,行啦行啦,咱们俩的事情咱们俩解决,就不要麻烦薛局长了。”赵日天拉起余珺的胳膊就离开了婚礼现场,薛飞站在那儿则一头雾水。

    出了婚礼现场,余珺就克制不住了,抬腿就给了窦云龙一脚,窦云龙显然没法还手,就警告她别乱来,结果就又挨了一脚。

    接下来两个人在酒店里楼上楼下就追跑了起来,等他们回到婚礼现场的时候,婚礼都已经结束了。

    赵日天似乎没跑累,而是跑出了乐趣,吃饭的时候故意挨着余珺坐,两个人这顿饭出的极其热闹。余珺在桌子底下一通踩赵日天的脚,赵日天除了躲以外,在桌子上面不断给余珺捣乱,余珺夹什么,他就去抢什么,把其他人看得是忍俊不禁。

    吃完饭从酒店出来,赵日天一直跟在余珺的身后,余珺去哪儿,赵日天就去哪儿,搞的余珺都要无奈至极。

    “你有完没完?你到底想干什么呀?”余珺质问道。

    “我的驾驶证上的分全都扣没了,开不了车,你送我回家吧。”赵日天靠在余珺的车上说道。其实赵日天在那晚被扣完分以后,第二天分就全部回来了,他是为了刁难余珺才故意这么说的。

    “没门,我凭什么送你呀,你离我车远点。”

    “你把分扣没了,你不送我谁送我?你要不送我我就不走。”

    “你怎么这么无赖啊?我真纳闷你是怎么当上局领导的?你花钱买的吧?”

    “你说对了,好了好几千呢。”

    两个人又吵了一通,赵日天不走余珺也没办法,只好答应将赵日天送回家。

    不过到了赵日天家以后,赵日天又跟余珺要手机号,余珺不给他就不下车,余珺只好给了。

    余珺走后,赵日天得意地看了看手机,心说来日方长,看我怎么折磨你。

    看書惘首发本書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