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5章 不小的收获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窦云龙被撤职,相当于是接连遭到了第三个打击,这让他的情绪非常低落,非常不稳定,动不动就会发火。品书网

    印明海见状,认为将廖川干掉的终极机会来了,就向禁毒支队打电话举报,说位于信和区的龙崎洗衣粉厂实为一个制毒厂,里面藏有大量成品和半成品毒品,以及制毒原料。

    接到举报后,禁毒支队就迅速组织警力,秘密赶奔了龙崎洗衣粉厂。经查,果然是一个制毒厂,没有之前的鸿运食品厂规模大,但还是搜出了一千公斤的成品K粉、三千公斤半成品冰毒、以及多达九吨的K粉制造原料,抓获犯罪嫌疑人24名。

    廖川在得知了这个消息后立即就跑了,他很清楚,这一次窦云龙不会再放过他了,他要是不跑,小命不保。

    其实在印明海给禁毒支队打电话之前,苏志坚就已经给薛飞发信息了,告知印明海将要对廖川下杀手。

    查抄了龙崎洗衣粉厂后,薛飞给苏志坚打了一个电话:“印明海把廖川已经咬的差不多了,是时候该让廖川去咬印明海了。想办法联系廖川,告诉他一切都是印明海所为。”

    窦云龙被潘瑞打折了三根肋骨都没有住院,而龙崎洗衣粉厂一事,让窦云龙直接就住进了医院,而且还吐了血,显然接连的打击让窦云龙的身体已经无法承受了。

    住院期间,窦云龙没有让门筱去医院照顾他,一是门筱公司有事,二是现在他一看到门筱就会想起那件事,他怕自己装不住被门筱看出什么来,索性还是不见面为好,就让马佳瑶贴身照顾。

    窦云龙真是恨透了廖川,他命印明海和吉成钢派人对冰城进行地毯式的搜索,如果廖川在冰城,一定要将其找到,能活捉或干掉廖川者,一律奖赏五百万。

    苏志坚正愁不方便去找廖川呢,窦云龙下了这个命令后,他每天不干别的,就是想尽一切办法打听廖川是否在冰城。也是赶巧了,还真就让苏志坚给打听到了。

    由于事发突然,廖川的家底又都在冰城,他根本没有时间将其变现,为了尽可能带走所有家产,他只好铤而走险留在冰城,并委托一个叫斌子的人帮他找下家,能租的租,能卖的卖。

    斌子不是廖川最得力的手下,但却是最忠诚的手下,因为当年廖川曾在窦云龙手里救过斌子一命,致使斌子对廖川感恩戴德,一直在廖川下面效力,廖川对他也确实不错。就眼下这个节骨眼上,斌子明知道窦云龙在四处找廖川,还敢替廖川办事,就可见两个人的关系有多好了。

    苏志坚认识斌子,不过两个人只是点头之交,并没有什么深交,但苏志坚知道斌子对廖川很忠诚。

    其实苏志坚在找廖川的过程中,根本就没想起来要通过斌子找廖川,但通过斌子找到廖川纯属于偶然。

    中午,苏志坚从路边的小饭店里出来,抬起手腕看了眼时间,正想着接下来该去哪里打听廖川的消息时,斌子就从一旁走了过来。

    斌子手里拎着一个塑料袋,里面装着四个餐盒,看样子像是刚从饭店里打包出来。

    “斌子!”苏志坚看到他就叫了一声。

    斌子看到苏志坚神经一下子就紧绷了起来,因为他知道苏志坚是跟着印明海混的,而印明海和廖川之间的关系很不好,要是让苏志坚知道了廖川的下落课不上什么好消息。

    “小苏,这么巧。”斌子笑着回应。

    “我刚从这儿吃完饭,你这是?”苏志坚看着斌子手里拎的东西问道。

    “我媳妇感冒了,我这和几个朋友在外面吃饭,吃完又要了两个菜,寻思给我媳妇拿回去。”斌子手里拿的确实是菜和饭,但可不是给他媳妇拿回去的,而是给廖川。

    “你媳妇能嫁给你还真是幸福啊。”苏志坚收起笑容,压低声音问道:“川哥有消息吗?”

    斌子摇了摇头:“我上哪儿知道去,应该是离开冰城了吧,我要是能知道,我估计龙哥早就找到他了。”

    苏志坚点点头,然后叹气道:“哎,别人可能不知道怎么回事,其实我是最清楚川哥是被谁陷害的,整个经过我都知道,可惜就是没机会告诉川哥了。”

    苏志坚这会儿显然不清楚斌子知道廖川的下落,他这么说完全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他相信如果斌子要是知道的话,斌子一定会把他的话转告给廖川的,到时廖川可能就会联系他。

    斌子听了心里一动:“你真知道?”

    “我骗你干什么,只是具体情况我没法跟你说,所以说要是能见到川哥就好了。对了你有我的电话吗?”

    “有,之前留过。”

    “好,那改天有时间再聊,我还有事,我先走了啊。”苏志坚拍了拍斌子的肩膀,走到路边上了车就走了。

    斌子对苏志坚的话半信半疑,他觉得有可能是真的,也有可能是一个陷阱,如果廖川要是因此联系了他,或者跟他见面,他再告诉窦云龙或者印明海,那廖川还有个好?

    不管是真是假,斌子认为这件事都应该告诉廖川,至于廖川信与不信就有廖川自己去判别了。

    去了廖川藏匿的地方,斌子就把路上碰到苏志坚的事情说了,廖川听后脑子里第一个浮现出来的人就是印明海?心想难道这几次的石权,都是印明海所为?

    有些事情不想则罢,一旦动了心思,不搞个水落石出,心里就像有无数只蚂蚁在爬一样,非常难受。

    廖川决定给苏志坚打个电话,但为了保护斌子和他的人身安全,他让斌子出去买了一个新手机卡,然后亲自给苏志坚打了一个电话。

    “喂,哪位?”是一个陌生的号码,苏志坚不知道对方是谁。

    “我是廖川。”廖川声音低沉道。

    “川哥?真的是吗?”苏志坚不是假装激动,是真激动,完全是本能的反应,没想到偶遇斌子竟然产生了奇效。

    “是我,你知道是谁害我?”

    “知道,是印明海。”苏志坚毫不保留的把他所知道的所有事情全都说了出来,为了增加廖川对印明海的仇恨,苏志坚还添油加醋做了一些夸张。

    虽然想到了应该是印明海,可是听苏志坚说了以后,廖川还是气了个半死。他一直以为都是栾龙在坑他,没想到他冤枉了栾龙,真正害他的人竟然是印明海,他真是太大意了,把印明海想的太简单了。

    “印明海对你那么够意思,你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廖川很疑惑。

    “对我够意思?”苏志坚冷哼了一声:“可能在外人的眼里是这样的,但实际上我他妈都恨死印明海那个王八蛋了,你知道吗川哥,那孙子差一点把我媳妇给强/奸了……”

    不得不说苏志坚的脑子转的是够快的,强/奸的故事是他即兴发挥的,目的就是为了博取廖川的信任,否则他一直跟印明海混,凭什么这个时候出卖印明海啊,必须得有足够充分的理由才行。而杀父之仇,夺妻之恨的理由无疑最充分。

    “不瞒你说川哥,你负责毒品生意以后,我就想跟着你混,因为这些年在印明海身边,我一直都是负责毒品的,轻车熟路,我认为我对你也能够有不少帮助。可印明海说什么都不肯,还说我敢投靠你,就让废了我,还拿枪指着我的头,所以我真是恨死他了。川哥,现在别的事情我可能帮不了你,但如果你想干掉印明海,我绝对可以助你一臂之力。”苏志坚说完后,就等廖川那边的反应,他不知道廖川是否会相信他,毕竟现在是非常时期。

    廖川沉默半晌,问道:“你真想帮我吗?”

    苏志坚信誓旦旦道:“川哥,我要是骗你忽悠你,我苏志坚就是他妈乌龟王八蛋,出门就被车撞死。”

    “三天后的晚上,你想办法把印明海叫到北行区的欢天喜地KTV去唱歌,这就是你对我最大的帮助。”

    “没问题,我肯定能做到。不过川哥,我要提醒你一句,按照目前的情况,就算是你把印明海给做掉,窦云龙也不可能再信任你了。”

    “我知道。”

    与廖川通完电话,苏志坚马上就给薛飞打了电话,把事情告诉了薛飞。

    薛飞觉得这个是一个好机会,先让廖川把印明海干掉,这样就有了抓廖川的借口,而眼下窦云龙四处追查廖川的消息,肯定是想将其杀人灭口,所以一旦要是抓到了廖川,相信他会对窦云龙的底细和盘托出的。

    打定主意,薛飞就开始安排人手,为三天后做准备。

    三天后的下午,苏志坚对印明海说道:“海哥,咱们这段找廖川那孙子找的可是有点辛苦,晚上是不是应该去放松放松啊。”

    印明海一听放松两个字就坏笑了起来:“怎么,和你媳妇搞腻歪了,想到外面找找新鲜感?”

    苏志坚笑着否认道:“你理解错了,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去KTV唱歌放松放松,那次听你歪唱版的《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感觉特别有意思,就想再听一次。另外现在不管能否找到廖川,你回去执掌毒品都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难道我们不应该庆祝一下,高歌一曲吗?”

    印明海一听觉着苏志坚说的很有道理,确实是应该庆祝庆祝,就同意了晚上去KTV唱歌。而苏志坚说北行区的欢天喜地KTV是新装修的,环境好,机器也都是新的,去那唱过瘾,印明海表示可以。

    晚上,印明海和苏志坚又叫了四个人,他们先去吃了饭,然后就去了KTV唱歌。

    苏志坚不知道廖川打算对印明海如何下手,在包间里,苏志坚不挨着印明海坐,离的远远的,就怕廖川假扮个服务生什么的进来突然开枪,万一看不准再打到他可就倒霉了。

    直到快结束的时候,也不见廖川的踪影,苏志坚心想是廖川不敢来啊,还是在忽悠他呀?

    唱完歌离开包间后,苏志坚故意不和印明海挨着,尽量靠边走,另外时刻保持着警惕。

    从KTV里出来,几个人说了一下各自怎么走,印明海和苏志坚就从台阶上下来了。

    这时一个头戴鸭舌帽的男人迎面朝印明海和苏志坚走了过去,左手拎着一个小布兜,右手则伸在兜子里,苏志坚一愣,他认出了对方是谁,就没有再往前走,而是站住了。

    印明海见苏志坚不走了,转身刚要问怎么不走了,这时就见那个头戴鸭舌帽的人从兜子里掏出了一把手枪,对着印明海的脑袋连开两枪,印明海当即死尸倒地。

    头戴鸭舌帽的人转身抬腿就跑,可惜没跑两步,他就被包围了。

    “警察,别动,把枪放下!”

    头戴鸭舌帽的人恍然大悟,知道自己中计,转身就想开枪打苏志坚,不过不等他转身,他的腿上就先挨了一枪。他自知杀了人被警察抓到不会有好下场,就咬着牙,将枪口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扣动了扳机。

    警察上前一看,人已经死了。

    苏志坚跟着印明海混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看到杀人,而被杀的就是印明海,虽然心里对场面有预期,但真正发生在眼前的时候,发现就像是在看电影似的,当时感觉很刺激,事后一想则害怕的不得了。

    刚刚印明海挨了两枪后,苏志坚就想赶紧跑,可惜他的双腿已经根本不听他的大脑支配了,要不是警察出手果断,搞不好他都可能会有性命之忧。

    带鸭舌帽的人不是廖川,而是斌子,这也是为什么苏志坚会突然停住脚步的原因,苏志坚以为廖川会亲自来干这件事,没想到来的竟然是斌子。

    其实本来廖川是要来的,但斌子说还是由他来干比较合适,如果是陷阱,他可以及时收手,对方看到他也不见得会把他怎么样。要真是印明海,他就将其干掉,然后到时跑路。而廖川去了,不管是不是陷阱,都有可能有去无回。人都是自私的,廖川一见斌子这么踊跃,也就没有推辞。

    为了保证廖川的安全,斌子给廖川买了当晚的飞机票,也就是说斌子在欢天喜地KTV门口枪杀印明海的时候,廖川已经都离开冰城了。

    当初廖川救了斌子一命,如今斌子又把这一命还给了廖川,也许冥冥之中早有注定,廖川当时救斌子一命,就是为了今天替他去死。

    廖川没能来薛飞感到很可惜,但好在印明海死了,这也算是一个不小的收获。

    看书网首发本书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