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4章 撤职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哎,别走啊,怎么我一来你们就要走啊。品书网 ”潘瑞连看都没看窦云龙一眼,说话的时候,眼睛始终在女人的身上上下打量。

    女人一看潘瑞的穿着打扮不凡,就挺了挺胸,但没有吱声,而是看身旁的窦云龙。

    “你谁呀?”窦云龙醉醺醺地问道。

    “美女,跟我走吧,哥带你走。”潘瑞从兜里掏出法拉利的车钥匙,套在手指上转圈,女人一看眼睛就亮了起来。可是一想到身旁的窦云龙,她就有点犹豫,一时间不知道要跟谁走了。

    “我他妈问你话呢,你谁呀?”窦云龙见潘瑞不搭理他,还盯着他的妞儿,不高兴了,伸手就推了潘瑞一把。

    “我他妈你大爷!”潘瑞抬手就把杯中酒泼在了窦云龙的脸上。

    窦云龙哪里受过这气,举拳就要还手,但潘瑞比他出手要更快,抬腿就是一脚,窦云龙被踹的连退了几步,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正常动手,潘瑞显然不可能是窦云龙的对手,窦云龙今天实在是喝的太多了。坐在地上后,挣扎着想起来,竟然没起来,可想而知已经到了什么状态。

    潘瑞平常总打架,但基本扮演的都是挨揍的角色,今天一看一脚就搞定了窦云龙,特别高兴,心说看来自己的武功有长进啊。

    人都喜欢挑软柿子捏,潘瑞也一样,一看对方打不过他,潘瑞一是为了解气,二是想在女人的面前展示一下自己的男人气概,走到窦云龙身边就是一通拳打脚踢,而窦云龙毫无还手之力。

    酒吧里的人和西门剑过来拉窦云龙,窦云龙大喊“谁也别拦着我,打坏了东西我赔”,然后骑在窦云龙的身上就是一通老拳,足足打了得有十几分钟。

    其实潘瑞在打窦云龙的过程中一直是在地上,根本没有毁坏任何东西,但为了有一个漂亮的结尾,潘瑞把钱包里的所有现金都掏了出来,大约五千块钱左右,往天上一扔,拉着女人的手就潇洒地走了。

    窦云龙被打的不轻,被120拉到医院一检查,不仅身体多处有损伤,还折了三根肋骨。

    医院通过窦云龙的手机没有联系到门筱,而是联系到了马佳瑶,马佳瑶赶到医院后给窦云龙办理了住院手续,然后还把事情告诉了薛飞。

    转天早上窦云龙醒来后,肋骨的疼痛让他忍不住直皱眉。

    想到昨天发生的事情,窦云龙觉得那可能是他有生以来最倒霉的一天了,白天发现了自己老婆和别的男人搞在了一起,晚上还挨了顿揍,谁还能比他更倒霉?真是憋闷。

    看到趴在床边睡觉的马佳瑶,窦云龙舒了口气,他伸手摸了摸马佳瑶的脸,心里似乎得到了一些安慰。

    忽然,窦云龙的手机响了,窦云龙拿起来一看是门筱打来的,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接听了电话。

    薛飞早上给门筱打来个电话,把窦云龙的情况给她说了一下,让她给窦云龙打电话,但注意别说漏了。

    门筱问窦云龙在哪儿?窦云龙说他在医院,昨晚喝多了走楼梯不小心摔伤了。还说不严重,不用过来看他,然后就把电话给挂了。

    窦云龙在跟门筱通话的过程中,一直强压着心中的怒火,他知道现在不能把门筱和薛飞的事情捅破,因为捅破,将意味着他之前对薛飞做的所有努力就全都白费了。

    但窦云龙可不打算一直吃这个哑巴亏,他发觉要是换个角度去看待门筱和薛飞的事情,也未必全都是坏事,这件事相当于给他提供了一个可以抓住薛飞把柄的机会,如果他能够拿到门筱和薛飞在一起的确凿证据,他就再也不用愁薛飞不能为他所用了。

    如果说之前门筱对窦云龙来说还算重要的话,那么现在跟窦氏父子的利益比起来,她已经一文不值了。所以窦云龙觉得没必要为了一个不值钱的货跟薛飞撕破脸,最好的报复是杀了薛飞,而是将薛飞拖下水。窦云龙甚至在想,如果要是早知道门筱能有这么大的作用,他就早应该把门筱献给薛飞,也省着他之前白白给薛飞送了那么多东西了。

    窦云龙已经彻底想开了。

    不过昨晚挨的那顿揍他可没打算从长计议,挂了门筱的电话,他就给便衣侦查支队的手下打了个电话,让其到酒吧去看一下监控,昨晚打他的人是谁,然后找到他。

    潘瑞以为昨晚的事情就那么过去了,他完全想不到他将会为此付出惨重的代价。而他之所以会如此,西门剑至少要承担一半的责任。

    昨晚和潘瑞猜拳赢了以后,西门剑走过去立马又回来了,是因为他认出了窦云龙,知道窦云龙是干什么的,但他可没跟潘瑞说,潘瑞连薛飞和赵日天都不认识,怎么可能认识窦云龙。如果当时西门剑告诉潘瑞,潘瑞就算再傻,也不会跟公安局的人对着干的。由此可见潘瑞交的都是什么朋友。

    潘瑞在冰城富二代的圈子里名气不小,印明海到酒吧一调监控,身边就有人认出了是潘瑞,想找潘瑞的住址自然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印明海就派人去抓潘瑞。

    昨晚把女人带回家,潘瑞折腾到凌晨三点多才睡觉,这一觉就睡到了中午。

    把女人叫起来,一起洗了个澡,两个人就出门准备去吃饭。结果刚一出门,潘瑞就被两个人给架住了胳膊,刚要说话,肚子上就挨了一记闷拳,疼的潘瑞根本就说不出话来,然后弄到车上就拉走了。

    窦云龙虽然折了三根肋骨,但并没有严重到必须要长期住院的程度,当天经过检查和相应治疗后,下午他就出院了。

    让马佳瑶把他送到仙崎居,就把马佳瑶给打发走了。

    潘瑞已经被带了过来,当看到窦云龙坐着轮椅出现后,潘瑞傻眼了,敢情抓他的人是昨晚被他打的人,心说这下坏了。

    好汉不吃眼前亏,潘瑞想跟窦云龙道歉,窦云龙哪里会给他机会,想整死他的心都有,一摆手,几个便衣侦查员围住潘瑞就是一通揍。

    要说潘瑞可不是窦云龙集团的人,可窦云龙觉得光打潘瑞还不解气,就决定对潘瑞进行“赏赐”,执行家法剁手指。

    窦云龙是够狠的,让人按住潘瑞的手,亲自操刀,一刀就剁掉了潘瑞的四根手指,潘瑞当时就昏了过去。

    西门剑第一时间赶到了医院,得知潘瑞被剁掉了四根手指,就想到昨晚的事情,虽然跟他没有关系,却吓的出了一身冷汗。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必须得通知潘瑞的家人,西门剑就拿着潘瑞的手机打电话。西门剑是想打给潘志峰的,但是打不通,结果就找到了潘齐的电话打了过去。

    拿下了新机场的工程项目后潘志峰就走了,潘齐没有走,深蓝酒店有一些事情需要他处理,所以西门剑打电话的时候潘齐就在冰城。

    潘齐非常不待见潘瑞这个弟弟,因此两个人平常没有任何来往,但听到潘瑞被打了个半死,还被剁了手指,潘齐还是非常震惊的。

    潘齐问西门剑他爸是否知道这件事,西门剑说打了电话没打通,潘齐怕潘志峰知道了会受不了,就告诉西门剑不要再给他爸打电话了,这件由他处理。

    到医院去看了一下潘瑞,看到潘瑞体无完肤的样子,潘齐又恨又气。恨是觉得潘瑞这是咎由自取,一定是在外面惹了麻烦遭到了报复。气是觉得对方下手太狠了,多大的仇恨至于把人弄成这个样子?

    “你知道是谁干的吗?”从病房里出来,潘齐看着西门剑问道。

    “应该是窦云龙。其实这事起因不赖窦云龙,昨晚在酒吧是潘瑞跟窦云龙抢女人,还把窦云龙给打了。我估计窦云龙怀恨在心,今天就报复了潘瑞。”西门剑表情沉重道。

    果然是潘瑞主动惹事,真是活该!

    虽然心里这么想,但不管怎么说也是一个爹生的,另外想到龙城集团和窦氏父子这些年在冰城的所作所为,潘齐觉得这事儿不能就这么算了,必须让窦云龙为此付出代价。

    “哥,你出去可别说是我说的,要是让窦云龙知道了,下一个躺进医院的就是我。”西门剑胆战心惊的提醒道。

    之前警察过来询问,西门剑没有跟警察说酒吧的事情,就怕窦云龙会报复他。但他知道潘瑞出事跟他有一定责任,觉着要是不跟潘齐说的话,良心会不安,就告诉了潘齐。

    从医院出来,潘齐给薛飞打了个电话,把潘瑞的事情说了。薛飞对潘瑞没有一点好印象,可是窦云龙为了报复竟然剁潘瑞的手指,实在是太过分了。薛飞告诉潘齐,这件事他一定会公事公办,严肃处理的。

    挂了电话,薛飞就让明奇志去调查了此事,通过小区里的录像,很快就找到了带走潘瑞的人,当得知是便衣侦查支队的人时,薛飞无比震怒。薛飞以为窦云龙是让手底下的打手们干的,没想到竟然是便衣侦查支队的人干的,窦云龙简直是把侦查员当成了自己的打手,假公济私,岂有此理。

    通过审问,几个人如实交代了窦云龙指使他们抓潘瑞、打潘瑞,以及亲眼看到窦云龙剁了潘瑞的手指。

    这几个人都是之前警校招来的,并不是国家公务员,薛飞召集所有局党委委员开会,经研究决定,将他们全部辞退。

    而对于窦云龙,薛飞其实完全可以借此机会将其调离公安队伍,可是他不想把事情搞的太大,但也不想就轻松放过窦云龙,于是就给予了窦云龙党内严重警告、行政撤职的处分,并让其好好反省,然后视反省情况另做工作安排。

    窦云龙很后悔,不过他后悔的不是报复潘瑞,而是不该让便衣侦查支队的人去干,要是让印明海去干,估计就没这事儿了。

    另外窦云龙认为薛飞对他的处分太狠了,竟然把他给撤职了,这又不禁让他想到了门筱的事情。

    “薛飞你给我等着,有你哭的那天!”

    看書惘首发本書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